創作內容

0 GP

《艾莉絲的第二次機會》44-特訓(下)

作者:杏里|✿│2021-03-21 17:04:21│巴幣:0│人氣:55
大小姐要學習的課業很多。在歷史課後,稍微休息一陣子,接著就是學習宮廷禮儀的時間。

所謂的宮廷禮儀,是上流社會間交流時所約定的規範。比如遇到身分比自己低位的人時該怎麼行動才不失身分、遇到地位較高的客人時該站在哪裡才能顯示尊敬、和同等身分的人併排站立時手擺放的位置等等。

為了消彌社交時的可能產生的誤解,增進帶給彼此的好印象,而隨著年月漸漸地被固定下來的一系列繁瑣規則,這就是宮廷禮儀。並不是因為被王宮制訂或採用才得名的。

因為爸爸媽媽過去都曾是與貴族有所關係的人,我從小就有稍微被灌輸些基本站姿以及行走的儀態。在進入學習院後,除了模仿周圍大家的舉止外,包含措辭也好好地練習過了──幸好不必從頭開始教起,夏璐璐女士鬆了一口氣地說。

但是,結合上面所有的動作,令它們能在社交場合自然地被組合成流暢優雅的舉止,其實非常地不容易。

「宮廷禮儀就好像是劍術,必須要透過重複的練習來刻進身體裡面,臨場反應才不會出錯。」在此之前,母親大人是這樣子說的。

而且最難的是因社交對象與場合的不同,甚至性別、立場的區分,要做的事情也有著若干差別。想要把它在短時間內全部記住,就算是我併用年幼孩子的大腦柔軟性與成年人的理解力都很困難,只能先記個大略,接著再用不斷的練習來習慣它。

「──手的弧度再小一點!動作再輕一些。」

「是!」

「錯了錯了,妳這時候是該站到門外!」

「不好意思!」

現在要做的,是行走以及上下階梯的練習,因此在夏璐璐女士以及佐葳的引導下,我在館內的走廊走動著。

然後佐葳,作為在這個家服務了二十年的資深侍從,在禮儀課上擔任了夏璐璐女士的助教。

練習的路上雖然沒有遇到太多在館內服務的傭人,不過倒也並不是沒有撞見的時刻。大約一半的傭人見到我練習的景象,依然會停下動作問好,不過也有相當比例的傭人視而不見,甚至是面露輕視的。

……畢竟,我對外宣稱的身分,是維克爾父親大人的私生女。內心中無法接受我一步躍為巴納夫家的一員,對於長年在這個宅邸服侍的他們而言,這樣的心情短期內難以消彌吧。

肯定等我回到學院上課時,在學生間也會產生反彈的聲音。也因此我決定自己務必要盡快的掌握到能被夏璐璐女士認可程度的禮法,藉此向大家證明我相稱於身上的地位才行。

「──好,維持這個姿勢,下巴再高一些,站到這個沙漏漏完為止。」

重複了不知道幾次的失敗,終於達到最後一關了。

只要中途有任何一個環節做得不好,都必須要重頭來過。

「……佐葳,我有事想要一問,可以嗎?」

「大小姐想問什麼呢?」

「為什麼要往我的頭上放書本呢?」

被當作樂高積木零件一樣堆在我頭上的書本是從夏璐璐女士的袋子中拿出來的,有著和厚重的外觀相符的重量,在重力的作用下不斷壓迫我的脖子,有些辛苦。

讓十歲的小孩頂厚重的書,這難道沒有虐童嫌疑嗎?

「這是能夠讓大小姐強健身體的練習。只要熟練的話,隨時都能自然的保持紋風不動的漂亮站姿了。」

可是這樣的重量負荷,我很害怕脖子會突然「喀擦」地一下啊……

因為擔心書掉下來砸到腳會很不得了所以拚命地忍耐,看著眼前砂漏裡的砂終於流到剩下一點點。

三、二、一、結束!

「做得很好,今天的課題完成了。」

「謝謝夏璐璐女士。」

總算能鬆一口氣。雖然練了一個下午很是疲勞,但如果就這樣鬆懈姿勢的話又會被責備的,還是得維持體面的站姿。

「──艾莉絲,妳在做什麼?」

就在這時候,背後傳來了意外的聲音。

因為匆忙地要轉過身,沒注意到還在頭上頂著的書本,它們就這樣從我的頭頂滑了下來,不巧地正好砸中我的腳趾。

「──痛!好痛……」

雖然隔著鞋襪,但畢竟是辭典般厚重的書,更糟的是碰撞時衝擊都集中在一個點,我痛得快要哭出來了。

「……沒事吧?為什麼要頂著這麼多書呢?」

「回少爺。大小姐方才在進行宮廷禮儀的練習。」

代替一時間說不出話的我,佐葳從旁回答了。

「原來如此,是儀態的練習啊。」

「機會正好,少爺能示範一次給大小姐看嗎?」

「現在正好有空,稍微的話沒關係。要做什麼呢?」

於是佐葳將我剛才練習的情境告訴給路易。路易聽完以後,便以夏璐璐女士為模擬對手,順暢且端正地一次完成了。

這段期間,我也總算對自己的腳施完治癒魔法,把瘀血的地方給治好了。魔法的治療大多不會留下任何痕跡,真是太好了。

「一開始的時候我也覺得這些很複雜,不過想著自己不想要在場合中失敗,慢慢地會掌握到訣竅的。」路易結束後,神情認真地對我說道:「就好像剛進學習院,要在台上致詞前我也非常地緊張。那時候能夠順利地成功,也多虧了在那之前做的各種練習。」

「所以大小姐,我們還有點時間,要不要做額外的練習呢?」

露出意義深長的微笑的她在這之後向夏璐璐女士出賣了我早上在餐廳的失態,結果今天的練習多了一個項目,那就是要在搔癢攻勢下引忍住情緒浮動,保持優雅微笑並且正常對談的訓練。我的休息時間變得更少了。

明明是我的侍從……怎麼能這樣對待妳的主人呢?



除了學問和禮儀的指導外,我還接受了音樂的課程。

某個偉大的人曾說過:「音樂是所有貴族的共同愛好。」──不如說是以陶冶性情為名,所有貴族都被強迫學習過。這就好像在現代社會,富有人家都會將孩子送去鋼琴教室或者小提琴班,甚至是合唱團一樣。

在本館的三樓北側,有一間像是教室般稍大的房間,那裡是館內的琴房。至於擔任我的音樂老師進行指導的,則是母親大人。

「──艾莉絲真是聰明,學得很快呢!」

最初是從記譜法開始學起。雖然樂譜從五線譜變成了七線,記法也和地球的不一樣,但音階與音符系統卻是大致類似的。因為這樣的原因我很輕鬆的就能替換成地球上知道的東西,比起宮廷禮儀,很輕鬆就能記住。

這些是為了第二步的準備。作為淑女,必須要學會至少一種樂器的彈奏。

「具體來說,妳在亮相的宴會上會需要獨自演奏一到兩首曲子。」

真的假的!

以前的我雖然很喜歡聽音樂,但演奏就是另一回事了。翊絢時期的小學時有跟著學校的音樂老師接觸過一陣子的鋼琴和豎笛,還莫名其妙地被拉進學校樂隊擔任風琴手,但完全只有小學生初入門的程度。

若要對比的話,那時有個剛上小學就被送去才藝班的堂妹,只花一年學琴就彈得比我還要厲害了。每當親戚聚會時她都會被送上稱讚的話語,在她上中學後曾被推派參加過幾次地區比賽,也得過幾次獎項。

因為是家族裡同世代的女孩子,我們彼此被親戚拿來直接比較的次數很多。外貌清秀又擅長藝術的堂妹經常被奉承得如同仙女一般,總是受到矚目;而唯獨只有在學校的成績不錯這點能算是優點的我,就不怎麼受到親人們重視了。

總之,我不覺得自己是擅長音樂的,甚至還對演奏樂器懷抱著一些陰影。即使如此,我現在卻不得不決定一項喜歡的樂器,在這一個月內盡可能地熟練後,用它在宴會上公開演奏。

「現在開始練習的話,就能趕在宴會前學會幾曲的。」

「會盡可能努力的……」

雖然話是這樣說,但我並沒有多少自信。除了公開發表會感到緊張外,我也想像不出自己擅長演奏樂器的景象。

「拿出信心來!大家也都是從零開始學起,而且從信上莉莉安也有說,妳的手指很靈巧的喔!」

「媽媽那樣地寫的嗎?」

腦海中能想到的,大概是冬天學習縫紉的時候吧。

「手指靈巧的話,對於練習樂器也會有幫助的。總之今天來尋找適合的樂器吧。」

母親大人首先從櫃子中拿出一只像是長笛的管樂器。

「這是琉朗特,用吹奏的,像是個這樣子。」

她將琉朗特橫持著,就好像那是長笛那樣,輕輕吹奏出一小段的旋律。

雖然只有一小段,也不是多麼複雜的旋律,但我聽得出來母親大人的吹奏技術非常地好。

「像艾莉絲這樣清秀的女生,我最推薦這個了。要試試看嗎?」

「好。」

我接過琉朗特。吹口的地方就位在四分之一的地方,上面共有十二個鍵,照著指導的方式按住基本音的鍵位輕輕吹出空氣。

因為不太熟悉,一開始吹的時候發不出聲音。稍微增加送進去的空氣後,劇烈地鳴響了。這不太容易控制。

而且,指法也有許多不規則的地方,感覺短時間內記不太住。

我決定嘗試下一種樂器。

「我覺得這對我而言有點難,想試看看別的。」

「那麼……這個是提林,路易學的樂器正是這個。對了,他也會在亮相宴上演奏哦!」

提林有著曲線型的外觀,像是小提琴一樣是用弓弦拉奏的,不過是坐著演奏的設計。

「路易也要嗎?」

「對。因為你們同年,這是一個很好的展示機會。他為了不想輸給妳,最近可是很努力練習的哦!」

在路易的心中,我好像成為強勁的對手了。明明我在學習院考試的總成績一次也沒贏過他。

「希望他能考慮一下後面追趕的人的心情呀。」

由於是路易正在學習的樂器,我不想被別人拿來和他比較,所以就婉拒了。

「克文琴。用這邊的鍵盤來演奏,和琉朗特一樣是許多人喜愛的樂器。」

克文琴的外觀像是長方形的盒狀,看起來就好像文藝復興時期流行過的處女琴。然而,彈奏起來的聲音和大鍵琴不同,更加地帶有厚度一點,大概介於大鍵琴和鋼琴之間。

因為是鍵盤樂器,因此相當地博得我的好感。而且,它的鍵盤排列和鋼琴幾乎一模一樣,這也是很重要的加分。

如果要在宴會上發表演奏的話,選擇熟悉的樂器大概比較好上手。

「我想要學這個。」

稍微碰觸一下,琴鍵的觸感和電子琴相當類似。我指著克文琴說。

「不再考慮其他的樂器嗎?」

「就這個就好,我喜歡它。」

「那就決定是學克文琴了。」

母親大人牽著我的手坐到克文琴前的棕色原木椅子,開始教我鍵盤的按法。一邊聽著母親大人的說明,我的手指在上面慢慢移動。

直到習慣並且熟練為止的話還要許多的練習吧!但是,僅僅單手彈出旋律似乎不會太難。



……就這樣在母親大人的看顧下練習了幾天,我突然有種豁然開朗的心情。那就好比最初在迷茫的山峰雲霧間找不著前行的路,已經放棄的時候,被人推動了一把,眨眼間在面前浮出了筆直的山野小徑一般。

前行的路肯定仍是充滿崎嶇的吧!往白茫茫的地平線望去也看不見小徑的終點。但是,至少它為我呈現了前進的方向,使我願意給予自己「再試一次」的機會。

一旦開始了前行,兩旁所見的景色便隨之流逝起來,漸漸地我也能好好地彈出一首最簡單的練習曲了。

這天,當我憑著隱隱約約的記憶,試著彈起〈愛的禮讚〉的主旋律直到自己滿意時,母親大人非常歡喜地看著我。

「多麼美妙的曲子!妳很有音樂的才能也說不定!」

「不,我沒有……只是把印象中的旋律嘗試著彈出來而已。」

我拚命地搖著手否認。就算只有主旋律,把整份譜背起來是不可能的。實際上剛剛就摸索了很久,也有好幾處彈得很奇怪。

雖然這幾天琴技有了進步,但我仍不認為自己有成為音樂家的才能。和付出的努力相應的收穫倒是有的。

「好吧。我想我大概可以這樣修改……」

母親大人說完便伸出手,像我剛才那樣將〈愛的禮讚〉的主旋律彈了出來。接著,稍做思考後,很高興地對我說:

「我覺得這首曲子很適合做為妳公開演奏的曲目。」

「真的嗎?」

接著母親大人告訴我,這首曲子有兩大優點。

首先,它並不是首廣泛流傳的曲子,能給大家留下新鮮的印象。第二點是曲調溫和婉約,很適合我這樣的女生來演奏。

關於後面這點我很認同,因為我也很喜歡它的優美,喜歡到我曾經主動找譜來當作音樂課豎笛發表的自選曲,雖然最後華麗地搞砸了。

但是,如果要在宴會上用克文琴演奏的話,左手和弦和裝飾的部分絕對是必要的,然而這裡沒有譜。

「關於這點,就放心交給我吧。四天……不,兩天就能完成吧!」

發出如漫畫中的貴婦人那般「呼呼呼」那樣的笑聲,心情似乎非常愉快的母親大人要我期待最後完成的琴譜。見到她這副自信的樣子,我也不禁輕輕地笑了出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0130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異世界|女性主角|日常向|轉生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eizeho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艾莉絲的第二次機會》4... 後一篇:《艾莉絲的第二次機會》4...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yu15826大家
最終境界命運重生已更新,一位少女在過往受到的心之傷將化為林祐誠將來的難題,而之前的斗篷人也再度出現…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0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