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艾莉絲的第二次機會》43-特訓(上)

作者:杏里|✿│2021-03-21 17:03:27│巴幣:0│人氣:33
睜開眼,視線的前方是一片粉色的布幕。

「沒見過的天花板……」

偶然浮現了翊絢的記憶中某句有名的動畫台詞,順勢吐了出來。

我是艾莉絲。雖然剛才說出了那樣的話,但這其實是我第七次在這張床上迎來早晨了。

讓我躺著的這張床舖,有著即使主人多麼地幼稚、毫不自重地翻滾都能妥善包容的寬度。表面如同羽毛般的鬆軟,但當人完全躺下後,卻又能維持著恰當的彈性,令人解放整日蓄積的壓力的舒適。

床架附有頂棚,以及遮蔽光線用的簾子,上面飾有可愛的圖案與花邊。床單與枕頭也是成套的,大概是絲綢縫製的,每一件都是過去無法想像的高級品。

兩邊的牆上掛著魔力燈的燈台,角落則立著一面等身長的穿衣鏡,地毯則用魔法吸塵器打理得一塵不染。

雖然裝潢並不豪華,但論生活品質卻毫無疑問地是上級貴族的房間。



直到不久前,我都還是個平民的女孩,在普通的家中和父母哥哥過著平凡的日子。然而因為一些因素,不得不讓擁有侯爵爵位,立在這片凡倫涅斯切領地最頂點的維克爾大人夫婦所收養,離開原本的家人而得到「德‧巴納夫」的貴族家名。

作為領主家族的成員之一被迎入城堡的我,日常生活和過去有著天與地的差別。但我也只有習慣一途,因為只有這裡是我新的容身之處。

「……如果是夢的話,現在就希望醒過來呀。」

即使怎麼樣捏自己的臉,都沒有要醒來的跡象。不如說,現在非常地清醒。

「早上好,大小姐。」

突然間,籠罩著床鋪周圍的簾子被人拉起,於是明亮的光線透了進來。因為覺得陽光刺眼,我反射性地舉起手臂遮住眼角。

在瞳孔稍微習慣亮度以後,這才伸著懶腰,緩緩地坐起。

在我的面前,看上去年方十五六歲,將燦爛的黃金色長髮用黑色絲帶紮成單馬尾的女性,正一邊用帶子固定住拉起的布簾,朝著我看過來。

被黑色女僕服所包裹著的她,仔細一看,有著相當清秀的細細臉蛋、工整精巧的五官,粉紅水嫩的嘴唇以及白嫩的肌膚,簡直是青春的代言人──真是個美少女啊!我不禁這樣地思考。

如果讓她穿上禮服走進宴會廳的話,肯定能吸引無數年輕男士的目光。

她是走在路上每遇見十個人,必定十人都會不禁回頭的美少女。在那其中或許會有人手捧著花束,下跪向她求婚的吧!

然而,其實她已經四十多歲了。

佐葳父母之一的種族,卡芬族能擁有比起我們人族長達數倍的壽命,即使是卡芬族的半混血,自然下也能活到兩百多歲左右吧!從這樣的標準來看,她倒的確還算個年輕的少女。

「早安,佐葳。幾時了呢?」

「三刻鐘四十分了。」

每一刻鐘可以再被分為一百分,四十分換句話說即將要三刻半鐘了。

比平時晚了不少啊……大概是因為昨晚太疲倦的緣故吧!



起床後的第一件事首先是盥洗。接著在佐葳的幫助下把寬鬆的睡衣脫下,用毛巾擦拭全身以後,在肌膚上抹上乳液保養。之後依序穿上內衣與襪子、襯裙,最後在套上輕飄飄的洋裝,這樣才算是完成。

貴族的淑女在早晨要做的準備有很多。為了能讓我起床後能夠立即迅速地打理好儀容,身為我的專屬的佐葳必須在比我更早許多的時間醒來。

雖然我也希望能自己動手盥洗整理儀容就好,那樣就能讓佐葳休息久一點。但這樣的行為作為一個侯爵家的女兒,卻是不能被接受的。

對於身為我的專屬侍從的佐葳而言,服侍我是她的工作,在這裡拒絕她執行正當業務,也不會讓她的心情感到輕鬆。而一個侯爵千金每天由自己動手盥洗也不是多麼名譽的事,傳出去反而會讓收養我的父親大人們被人質疑「是否做出不正當的對待」。違反規則並不會只帶來好結果。

若想要成為一個值得她認真侍奉的好主人,我就該靜靜地在梳妝台前坐正,像個洋娃娃一樣,方便讓她梳理我的頭髮,這是幾天來我總算學會的事情。

佐葳在我的頭髮上仔細地綁上緞帶後,我在穿衣鏡前看了一下自己的模樣。

小小的臉上點綴著彷彿閃爍著光芒的紫羅蘭色瞳孔,亞麻色的柔順長髮微捲,髮絲被護理得整整齊齊散發出光彩。同時,繼承了媽媽細細的濃眉與好膚質,膚色雖然偏白但又恰當地透出自然的紅潤。

我試著對鏡子露出微笑。對面的她嬌小的嘴唇彎成好看的角度,一時間不禁令我看傻了。這樣講也許是在自誇,但我想如果是在地球的話,我也可以被分類到可愛漂亮的那一類去吧!

「大小姐,怎麼了嗎?」

和身邊的佐葳相比,我的身材明顯屬於比較嬌小的類型。最近兩年雖然身高長了點,但腰圍倒還是和四肢一樣纖細。

「我覺得大小姐的身姿十分地令人憐愛,相當刺激男士的保護慾喔。」

「佐、佐葳妳在說什麼啦!」

一瞬間,鏡子中的女孩羞紅了臉。發現到那是自己,匆忙地遮了起來。



「總之先去餐廳吧。」

當我到達餐廳時,大家都已經到了。我加緊速度在平常的位子就坐後,一如往常地由父親大人帶頭祝禱。

館內的早餐通常是生菜與馬鈴薯泥,有時則是麥粥。配上烤得鬆軟的餐包、濃湯與水果。

飲料除了果汁外,也有提供新鮮牛奶。牛奶是在運用魔法殺菌後,利用名為冷藏桶的魔道具進行保存,從附近的農村直送到館內的,鮮度並不比現榨的要差。

雖然對於二十一世紀的地球人而言,早晨能喝到鮮奶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然而在中世紀的餐桌上,僅有從事著放牧的家庭才有機會喝到。

那是因為新鮮的牛奶在常溫下會迅速地繁殖細菌,無法以小時為單位保存。這個問題一直到十九世紀末,高溫殺菌法被應用在食品工業時才大幅改善。而在這個世界中,這樣的問題被魔法與魔道具所解決了。

雖然因為價格問題而不能大量取得,但對我而言能喝到牛奶就是值得高興的事情。

「──其實,我最近有件很在意的事情。」在早餐上得差不多時,我開口說道。

「什麼事情呢?」

「雖然我和路易現在是兄弟姐妹了,但我在想,公開場合要如何稱呼路易比較好?比如說『兄長大人』之類的。」

「哎,的確我忘了,這很重要。路易是在下秋月四日生的,艾莉絲的話呢?」父親大人回答。

「我只知道自己是在秋天出生的,詳細的日期並不清楚。」

因為沒有過生日的習慣,對於平民而言出生的日期並不是重要的事。

「那麼就只好找路……」

就在父親大人正要回應時,喝完牛奶放下杯子的母親大人突然插進話。

「艾莉絲出生後莉莉安有寄信給我,沒記錯的話,是在正秋月生的。找一下櫃子或許能找到當時的信。」

「哦!有留下紀錄的話就好了,所以艾莉絲這邊比較早?」

如果我是正秋月出生的話,那麼我的年紀就比路易大了一點,這樣子彼此是姐弟呢!

「路易,叫姐姐!」

因為翊絢是獨生子女,而就算成了艾莉絲,也是家裡最小的。出於新鮮感,我向路易投以滿懷期待的視線。

是因為一直都是以名字稱呼而突然感覺到害臊嗎。他的臉頰泛紅,以畏縮細小的音量說道:

「……姐、姐姐大人?」

「哇啊我要抱緊!」

「大小姐請冷靜……」

──姐姐大人!

這是何等的衝擊力!平時已經習慣了充滿自信威嚴,可稱為皇帝般的路易,如今在害羞的反差下,真是讓人難以忍耐!

因為動作太激烈的緣故,雙肩被身後待命著的佐葳按到椅子上了。

感覺身體頓時受到了拘束,失控的心情這才逐漸地平復下來。

「艾莉絲。」母親大人向我投來嚴厲的目光:「在公開場合務必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緒不要激動喔,妳很聰明,一定能做得到的。」

雖然是微笑著但眼神非常地冰冷啊……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餐廳的氣溫是不是下降了?總覺得開始起雞皮疙瘩了。

「好了,康絲坦翠,她已經在反省了。」

「說的也是。」

在父親大人協助勸說之下,室內的溫度終於恢復正常,我趕緊將剩下的早餐吃完。



「我吃飽了。由於要準備學習,請容我先行告退。」

「繼續保持認真喔,艾莉絲。」

「是的。」

從餐廳離開以後,我先回到書房拿參考書與筆記用具,再到家教的房間。

房間的中設置著三套桌椅,兩套在中間的附近,在那正前方牆邊則設置了一面黑板,第三套桌椅則在那旁邊。我在正中間的桌椅坐下,佐葳則很自然地到隔壁的房間沏兩杯茶。

離上課的時間還有一點,在那裡先稍微用參考書預習。不久,夏璐璐女士很準時地提著看起來很重的包走了進來。

她把包包放到第三套桌椅上,從裡面抽出了一本稍舊的書。

「那麼開始上歷史課。昨天講到國王理查德瑞森大人,今天就從他逝世以後開始吧。」

「好的。」

接下來是專注學習的模式。

「──理查德瑞森大人沒有立下遺囑就回歸眾神懷抱了。他的孩子,當時是第一王子的安布魯瓦茲三世大人與第三王子佛雷瓦洛克大人為繼承權而發生了大規模的政爭,演變成數個領地軍事對峙甚至衝突,這就是薩拉威戰爭……」

黑板上畫著當時弗魯加登王國的大略地圖,夏璐璐女士很迅速地標上了主要參戰的東方領地貴族。

因為最近在地理的課堂上有學到,所以能夠想起那些主要領地的名字。

「然後,當時北方的鄰國安道恭皇國,由於理查德瑞森大人的兄長費羅汀克大人其女兒瑪莉安娜大人嫁給那邊的貴族,因此皇國以支援瑪麗安娜大人之兄長,萊茲名譽伯爵費爾南‧德‧萊茲成為繼承人的名義,向我國派兵。」

在地圖的一點鐘方向,被畫上了兩條大大的箭頭。

那些箭頭的前端,用一條弧線表示皇國軍推進的前線,其對面則劃上了王國軍的防線。在那附近標註有一座城市。城市的名稱我很熟悉,就是凡倫涅斯切。

「當時原本是宮庭魔導士,子爵家次子的菲利浦‧德‧巴納夫駐守在這個城市,在鄰近奧盧賽巴爾領騎士團的支援下,成功在這附近擊退皇國的軍隊。」

由於菲利浦大人支持當時的第一王子,眾諸侯預期那份力量會在政爭上有所發揮,使得不少中立的有力貴族投入第一王子陣營。

對比下,第三王子陣營在現今的默爾罕諾領一帶防線遭到突破,折損了不少力量。兩方實力消長,不久之後第三王子派便逐漸瓦解……」

「那麼請問艾莉絲大人,薩拉威戰爭對我國政治最大的影響是什麼?」

「是王位繼承的規則發生了改變?」我憑著預習教科書的印象立刻做出了回答。

「大致正確。在這次的政爭以後,成為王的安布魯瓦茲三世為了避免未來發生類似的對峙爭權,便在多數上級貴族的支援下重寫繼承法,令未來當王位懸宕時下任王將由王族以及符合條件的貴族共同投票選出。」

這個條件在現今,是無論永世或是名譽貴族,只要擁有子爵以上爵位,都可以在王國會議中對王位繼承人投票。其中,擔任國家重要職位的官員以及七位被稱為「選侯」的地方領主擁有比其他貴族更多的票數,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影響重大政策的決定。

「並且,《薩拉威繼承法》又增訂當所有貴族──包含王族本身──在新一代繼承時,其兄弟姐妹會同時失去繼承權的規則以解決旁系繼承的問題。因此不僅王族,一般貴族的繼承習慣也從此發生了轉變。」

這個制度沿用至今已經兩百年了,歷史上再也沒發生多少嚴重的繼承騷動。

而由於菲利浦‧德‧巴納夫的軍功,他被提拔為巴納夫伯爵,將原本這附近的國王直屬地以及對安道恭皇國和約中獲得的領土劃為他的領地,這就是凡倫涅斯切領的建立歷史。

也因為菲利浦得到了足夠的功績,他被伯登雷兒家允許和他的初戀對象──該家的長女結婚,伯登雷兒家也因為支援戰爭的功勞而提升為侯爵。

「貴族間的婚姻,還真是複雜啊……」

不僅僅要考慮彼此所屬的勢力集團,如果魔力量相差太多也會遭受到周圍的反對。在門第不相應的時候,以菲利浦的情況,就必須建立某種功勳,來提高自己的身分地位才行。

即使這個國家如今風氣比起過去,更加推崇起戀愛結婚,但在其背後往往也隱含著政治手腕的成分。

「因為婚姻就好像人與人之間的繩結,不僅僅是相戀的兩人,其背後的家族也會同時產生聯繫,擴大了利益涉及的範圍。就好像安道恭皇國得以用那樣的藉口插入薩拉威戰爭一樣。」

「原來如此。」

「為了避免自身的利益落入外地的貴族手中,和旁系的親族,或者重臣家的子女婚姻,這也是如今許多貴族常用的手法。」

實際上,即使是平民,與從事著相似職業的家庭婚姻,用婚姻來建立家庭間穩固的互助關係而牽制競爭對手,這樣的事情也很稀鬆平常。孩子最終會繼承上一代的職業,連帶著兩方父母的力量一同發揮更大的影響。

雖然聽起來和現代地球的主流價值觀背道而馳,但這也是這個世界還很重視家人的血緣關係的證明。

在地球的新聞上經常能見到結婚後就離開家鄉追隨另一半的孩子,因為關係衝突而放任年邁的父母親獨居造成社會問題的報導。

現代社會和親戚的互動相對過去更容易切斷,實際上翊絢的父母親雖然是出於無奈,但和親戚聯繫甚少也是事實。尤其是在父親的葬禮以後,那幾位叔叔就再也沒有見過了。

究竟哪一邊的社會文化比較好,我也難以區分出來,各有優劣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10129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異世界|女性主角|日常向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eizeho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艾莉絲的第二次機會》4... 後一篇:《艾莉絲的第二次機會》4...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ihi0832告解
我又該跟誰承認當初選擇跟你交往是一個錯誤。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