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TFCC 官網小說〈離弦走板——第五章〉自製翻譯

作者:路人乙│百變金剛 (Beast Wars)│2021-03-14 22:35:47│巴幣:0│人氣:399
 
離弦走板:第五章——解困於苦惱河之畔
Derailment: Part 5 - Succor at the Shores of the Acheron
 
作者:Jim Sorenson & David Bishop
譯者:廖皓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前)
        第四章(後)
 
        一
 
        「末日」後 4.42
        埃亞空,「至高亭」特區廣場
 
        熱破過幾分鐘才發現戰鬥結束了,而且居然是第一師團和反抗軍獲勝。
 
        第一道線索是載具金剛穩如泰山的隊形開始崩解,天上的浮空型和直升機型機兵開始散開。熱破本人沒注意到,不過眩暈及時通知他。然後他們開始奪回廣場上空的空優。浮空型和直升機型的機兵仍然佔有壓倒性的數量優勢,卻似乎沒辦法再進行任何組織戰鬥,紛紛被微型金剛和反抗軍僅剩的飛行員擊落。
 
        地上的敵人也開始鬆開,不過畢竟這裡是二維空間,光是向前亂衝也相當具威脅性。這時危狼想到「走廊戰術」——也就是讓天上的飛行員炸出幾條路之後,再把群龍無首的坦克、重戰車和摩托型機兵引離他們的防禦處。這條計謀花了兩個多小時執行,而且時不時還是有幾臺機兵闖進廣場中,不過熱破已經有自信讓半數部隊退下充電。
 
        這場戰鬥莫名其妙的結束後,他就一直有點緊張——這大概和坐在身邊的那個藍金相間的極限獸有關。過去數小時,他們都在互相討論戰術或觀測敵軍動靜。現在塵埃落定之後,熱破卻不知道要拿這個昨天還是不共載天的敵軍將領怎麼辦。
 
        「所以,呃,爆音魈……這場仗還真精彩啊」
 
        爆音魈明顯也和熱破有相同感想。他之前焦躁到在圍牆上爬來爬去,但現在他只是趴在一臺被用來當桌子的推車上。熱破還有精力想之後的事,爆音魈則徹底精疲力盡。「熱破啊,我不行了」
 
        「不行怎樣?」
 
        爆音魈望向熱破的表情像是看著笨蛋一樣。誰知道,搞不好我真的是笨蛋。
 
        「我就是不行。不行回去。回到以前那樣。這個」他頭也不轉,只是揮向圍牆外疊超過一公尺深的坦克和摩托和直升機型機兵的殘骸。「這個嚇垮我了。戰爭。這個可怕的武器。我再也不要帶人上戰場了。我再也不要負這種責任」
 
        熱破覺得他的話語和表情似乎有些熟悉,就坐到他對面的椅子上。「嘿,聽著,我懂。我真的懂你在想什麼。我是說——你也知道我很久以前當過博派領袖,對吧?」
 
        爆音魈抬頭,但眼神呆滯。熱破繼續說下去。「我不會騙你說這會變好。因為它真的,真的不可能變好。不過我會說:要是生命狠狠揍你的腦袋瓜一拳,有時最好的做法就是讓它揍下去」
 
        「好好去聽這個宇宙對你說的話吧。搞不好這場戰爭已經打完了;搞不好一覺醒來,我們的部隊就想起他們恨透彼此,非互相殺個片甲不留才開心。可是無論大小,你都能影響世界的走向。而且,要我說啊,現在建制者大會都死光了——」
 
        熱破想起萊克議員在敵人全面來襲前,就和其他幾個非戰鬥人員躲到廣場下方的避難室了。「——我是說,幾乎死光了,我想根本沒理由還要我們繼續互打吧。所以我們好好休養一下,再來幫世界推向更好的路吧」
 
        爆音魈緊緊握住他的手。熱破沒有太意外。
 
        二
 
        「末日」後 4.53
        「巨神之首」外
 
        詐鏢還在講話,但匕首聽不進去。她坐在瓦礫堆上,還沒從與載具金剛的戰鬥中冷卻下來,現在她腦子裡只有疲累。診斷系統一直說有幾個重要系統受損或缺乏能量,可是她就是沒力氣去管。
 
        直到「巨神之首」爆炸前,這場戰鬥簡直就是場活生生的惡夢。她在天上一邊閃躲浮空型機兵、一邊還要提供地面部隊目標位置;在地上她也不斷的和敵人一場接一場的近身肉搏,簡直什麼狀況都碰過了。而且她變形的次數多到她確信自己的變形齒輪已經燒壞了。
 
        她想起火箭筒與他的犧牲、工程金剛們也不知道有幾個能活下來、還有失蹤的鋼鎖……以前的倖存者愧疚創傷弄得她的頭又痛了起來。除了超負荷的系統外,她在這場世界末日幾乎毫髮無傷。我怎麼能這樣?
 
        少自以為啦,妳從頭到尾都是傷啊。我跟妳保證妳受的傷簡直嘆為觀止。越射的聲音說。
 
        「我們贏了。世界沒有毀滅」匕首擠出笑容。
 
        是這樣沒錯。我也是鬆了一口氣啊,有好一陣子都不知道狀況會怎樣變。
 
        匕首笑了笑。「我很想說我從來沒懷疑過……」
 
        妳本來就不會說謊啦。連我都看不見結果,而且我現在可是接近全知了。這真的很可怕。
 
        匕首想了一會,望著遠方的火光與陰影——在她眼中那看起來依舊像是有人在戰鬥,像是對上「巨神之首」時的混亂。「說真的,你到底知道多少?」
 
        越射沉默了好一會,匕首知道他在好好思考。
 
        現在結果定下來了,所以很難說明。對我來說事情和以前不同,沒那麼……一直線。我知道有什麼巨大的黑暗要來了。我以為那是指「心宿二八人眾」,可是他們只是序幕而已。我也知道有什麼事會在這裡——在「巨神之首」再次上演、回歸原點,「神諭」喜歡這種封閉迴圈——簡潔有力。
 
        「你說『回歸原點』是什麼意思?」匕首閉上雙眼向後躺。
 
        細節很模糊,不過自從上一次變形金剛族對上「巨神之首」、雷霆翼被兩派聯軍擊敗、「地窖」落入賽博坦地心以後,械化生物就陸續出現、演化並繁殖到前所未見的規模。我想「神諭」是刻意允許——如果能這樣說啦——雷霆翼破壞賽博坦,好讓這顆星球能再次恢復生機。
 
        匕首看見一隻「尖嘯蝠」在火光周遭轉圈。「我根本沒法想像死氣沉沉的賽博坦是怎樣」
 
        然而很多建制者都清楚記得。我想他們把野獸——械化生物的出現,當成這顆星球正在腐朽、能量耗盡的證據。他們認為自己沒辦法繼續照料自己的花園之後,它就被雜草和害蟲淹沒了。
 
        「這什麼老掉牙的功能主義思想啊」
 
        他們當然錯得離譜。械化生物是行星重生成一個能自給自足的環境的好預兆。「野獸升級」讓我們逃出載具金剛的魔掌,不過只要好好運用,它也能讓我們脫離永無止境的能源戰爭,讓我們終於有辦法成為一個可敬的銀河文明——當然啦,前提是妳們要的話。
 
        「我現在只想好好充上一整天的電,以後再來想一族的未來要怎麼辦。銀河文明什麼的就先等等吧」匕首轉動並伸展肩部關節。「那結果如何?」
 
        就算我真的知道……也不是說我不知道啦……
 
        「你也不能跟我講……好吧,就知道是這樣」這時匕首發覺越射的話有哪裡不對勁。「你剛說妳『們』是什麼意思?」即使看不見,匕首也察覺越射正在微笑。
 
        我有預感好一陣子了。抱歉,看來就到這啦。我已經拚盡全力要滯留人世,可是「神諭」在催我回去。
 
        匕首想說自己理解,而她某種程度上也的確能。讓一個已逝之人待在自己的腦袋裡,本來就不是什麼該永遠維持下去的事。
 
        「你覺得……?」她察覺越射已經不在了。「拜拜」
 
        再會啦,小妹。
 
        三
 
        「末日」後 11
        斯丹尼斯,生命線紀念醫院
 
        通常會以為人要恢復意識是一瞬間的事,不過就萊歐康柏的情況來說,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首先是好聞的氣味——某種甜美而充滿生機的氣味——在他的嗅覺感應器周遭打轉。接著是飽足感——好像全身的電路都紛紛開啟、能量源源不絕的流遍全身、每塊中繼器、每顆電容和每片微晶片有生以來首次充至最飽一樣。然後他感到有手指——比自己要纖細的手指——正握著自己粗壯的白色手指。
 
        自己還沒死。要是自己死了,那所謂的來世可遠比原本以為的真實太多了啊。萊歐康柏檢查平衡電路,發現自己處於仰臥姿勢。自己的系統充滿能量——幾乎充過頭了,所以他接著檢查吸收口狀態,這才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充電床上——還是一張用上所有尖端科技的充電床。
 
        萊歐康柏睜眼,看見黑蜘蛛用右手握著自己,左手則拿著一塊資料板,時不時用拇指滑過,全神貫注的讀著上面的文字。他看著後方的燈光照著她優美而危險的身影,過了一分鐘。
 
        黑蜘蛛似乎注意到目光,便轉向他的方向。兩人目光相交,接著喜悅自她的臉龐溢出——看起來有點怪,萊歐康柏這才發現自己從沒看她這麼高興過。他看過她因為打勝仗而興高采烈的樣子,但這不同,是更加純粹,更少負擔的喜悅。
 
        資料板落到地上,黑蜘蛛抱住他。「你回來了」她不斷說著。
 
        「怎麼做到的?」萊歐康柏的聲音沙啞。他的發聲器已經維修完成,診斷系統立刻反應過來,不過它顯然是從重傷中救回來的。「那個病毒……」
 
        「電子病毒」黑蜘蛛說。萊歐康柏想起之前有個前線醫官提出的理論,說電子病毒能停住病毒擴散。「我們花了十天把你從零開始組起來。強熊貓也不敢保證你能醒來」
 
        「衷心感謝,我的摯友」萊歐康柏環顧病房,看見一間寬敞的房間。四周布滿各種醫療機械,從稀鬆平常的基礎設備到古怪的新型裝置都有。還有好幾張桌子,上面塞滿光纖花、影像卡片、帶著禮品標籤的雕像……一類的物品。萊歐康柏馬上看出這表示什麼。「我們……我們贏了!」
 
        黑蜘蛛的笑容退去不少。「我們贏了……勉強算吧。但代價慘重啊,獅王。海德拉斯、佩普帖斯和斯丹尼斯——就是這裡——完好無損。然後是烏拉雅,不過那裡狀況本來就不怎麼樣。美狄安、埃貝克斯和哈蒙內斯都遭到攻擊,不過撐了過來。就這些了。好消息是我們的軍隊有半數存活」
 
        「的確是很高的代價。不過告訴我,建制者怎樣了?載具金剛呢?」
 
        「『巨神之首』爆炸後——是狂暴炸的,你敢相信嗎——載具金剛就亂成一團。它們還是很危險,不過似乎沒辦法再組成五臺以上的群體行動。它們還在埃亞空到處跑,所以那裡有好幾年都不能住人了,埃亞空的邊境州之後也得忙著擋住它們。至於建制者呢,嗯,他們大多數根本跑不掉。要是現在這顆星球上還有一萬名舊型金剛的話,我可是會大吃一驚。他們的時代徹底結束了」
 
        萊歐康柏覺得自己似乎應該要哀悼一下。再怎麼說,他們都是賽博坦數百萬年來的主人。可是他就是沒勁去關心他們——他們太過腫大、太過自私、太過放縱,還差點毀了整顆星球。他們是墮落的神、他們遺留的腳印只會令人恐懼,幸虧他們的時代在此完結。
 
        萊歐康柏注意到黑蜘蛛的用詞。「妳說『舊型金剛』因為自己放出的瘟疫而滅絕」
 
        「哎呀,發現了嗎?」黑蜘蛛眨眨眼——和以前一樣。一切似乎都回歸正常,人適應狀況的能力可還真強啊。「我們不是唯一一個失去多數領地,但保有相對完整軍隊的勢力。熱破的第一師團也活下來了。而且因為前線部隊的殘兵在黑克西瑪和他會合,現在第一師團的人數比我們進攻『至高亭』那時還多」
 
        一個黑白相間的極限獸熊貓走進病房。看來他就是猛熊貓了——這名字對一個醫生來講還真血氣方剛。他檢視萊歐康柏的重要系統,同時兩人繼續談話。「極限獸民國和獨立掠奪獸國協呢?」
 
        「和我們相反。他們的領地沒受多少損傷——靠北,極限獸民國根本沒受半點傷!——不過他們的軍隊幾乎全滅。現在外頭的局勢很詭異。你不在的這幾天內,沒人挑起新的戰爭這點,簡直是另一個奇蹟」
 
        醫師咳了一聲。「先這樣吧,病人還很虛弱。不,不要這樣做!」他見萊歐康柏想起身,連忙阻止。
 
        萊歐康柏拔掉幾根生命維持管線(這使他想起建制者身上的維生裝置),並揮手要醫生退下。即使自己的頭越來越昏,這件事情也重要到不能再等。
 
        「不。仇恨與戰爭的循環現在就得終結。用上我們有的一切資源,讓所有人知道我們要開一場高峰會。選一個狀況完好的中立地帶,不管極限獸、掠奪獸、微型金剛還是其他什麼人,全部都邀過來。賽博坦承受不住下一場大戰」
 
        黑蜘蛛想反對,但萊歐康柏提起手掌示意自己還沒說完。他的意識逐漸流失,他不知道這是因為猛熊貓給自己打了一針鎮靜劑、或者只是精疲力盡。
 
        「一定要做」他想加強語氣,卻有氣無力。「現在就做。要是十天內沒辦成的話,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萊歐康柏再次沒入黑暗,不過這一次他確信自己能重返光明。
 
        四
 
        「末日」後 19
        海皮里斯,「龍黷聖堂」
 
        萊歐康柏的要求在期限內達成。反抗軍總司令官在意識邊緣浮動的同時,黑蜘蛛和爆音魈日以繼夜的建立各種通訊管道,試著為高峰會找一個所有人都能接受的地區。
 
        最後他們選在海皮里斯——震瀑的領地。震瀑和反抗軍及極限獸民國都有簽訂友好條約,他的掠奪獸身分也讓國協方面能夠接受。海月后提議過要來海月國舉辦,不過她領有的三座城都遭到載具金剛嚴重破壞,海皮里斯則幾乎毫髮無傷。
 
        各方代表一個一個來到此地。黑蜘蛛望向爆音魈。她在「至高亭廣場戰役」後,第一次見到爆音魈時,他幾乎要崩潰了——儘管他成功保住近四萬名士兵的性命。
 
        之後他著了魔似的為了萊歐康柏那道指令,對各方倖存或新生勢力的領袖乞求、辯解、飆罵、威逼甚至是拍馬屁,說什麼都要他們同意參加高峰會。
 
        他發現黑蜘蛛盯著自己,便轉向她。「怎樣?」
 
        黑蜘蛛搖搖頭。「沒事,爆音魈。只是——我想你天生就是要做這種事的人」
 
        爆音魈露出大大的笑容。
 
        五
 
        密卡登的胸膛打磨的光鮮亮麗。他才剛打蠟、拋光完畢,簡直像是剛從生產線走下一樣。
 
        他的「黑暗面」確實比其他勢力更撐得住載具金剛的風暴。現在它成了整顆星球上唯一一個真正的跨國勢力了,密卡登打算榨乾這所有的價值——想必是相當值得的吧。
 
        「哈哈哈哈哈」「黑暗面」高階成員中的新成員大笑。搬倉鼠在被載具金剛肆虐過的普羅希瑪斯城中,一座廢棄的安保隊基地裡找到這個人。
 
        「什麼那麼『好笑』,狼蛛?」胡蜂終結者問。
 
        「噢,我只是在想匕首看見晚宴賓客的名單時,會是什麼表情」
 
        密卡登看著眼前這群胸無大志的人,搖了搖頭。拉攏一個高階秘警隊叛徒來當顧問,是絕不能錯過的大好機會。狼蛛聰明、無情,又人脈廣泛。這是他的價值所在,不過這同時也表示自己無時無刻都要提防著他——密卡登相信潛在的叛變能鍛鍊自己保持機警。
 
        有了狼蛛後,密卡登猜想自己會鍛鍊得更加敏銳。
 
        然也。
 
        六
 
        「我還是覺得……你那怎麼講的來著?蠢到家了」衝角皺起眉頭,可是蠍神還是不禁覺得他在演戲。他粗魯的外表下深藏老奸巨猾。榮譽、勇氣、野心、狡猾、傲骨,甚至是犧牲……衝角確實是名可敬的掠奪獸。
 
        他問蠍神要不要加入新生三重掠奪獸聯盟時,她不太願意。加入它就像是承認了數十年前,他們陷害掠奪者的行徑一樣。不過寒蟬背叛蠍神的人生導師那時,衝角還沒加入聯盟。最後,她抓住自己的野心,任衝角說服自己。
 
        「就我個人經驗,化敵為友絕不是『蠢到家了』」聯盟的第三個成員——熔岩王說。蠍神兩個禮拜前才初次遇見這個人,但他的人品令她不禁深感佩服。
 
        「好啦!」衝角雙手一攤,一臉憤怒——真是這樣嗎?蠍神看見他的雙眼似乎正發著光。她決定在他面前要更小心點。衝角每次鬧脾氣或嘴硬時,背後可能都有更深的算計;與其同等危險的是,他搞不好真的只是在鬧脾氣。
 
        無論如何,衝角、蠍神和熔岩王——新生的三重掠奪獸聯盟一同踏進萊歐康柏的高峰會會場。
 
        七
 
        「末日」後 20
        海皮里斯,「龍黷聖堂」
 
        高峰會才第二天,豹子就快累死了。各地代表勉強擠出一套架構——看起來會是一個以維和為目的的國際代議組織。
 
        豹子作為極限獸民國的一員,參加其中的會議(老實說,它的激烈程度可遠遠超過所謂的「會議」)。他盡可能拉攏自己在反抗軍時的熟人、也用上了和蠍神間那為時尚短,卻是自戰火淬鍊出的友誼。
 
        現在豹子正在等極限獸最高議會倖存的四名議員演說完畢。他決定效仿掠奪者書中所言(他後來才知道掠奪者真的寫了本書!),趁這時候閉目養神。
 
        「醒醒啊,小貓」白虎說。
 
        「哦,是大貓啊。有什麼事嗎?」
 
        「議會同意我們應該繼續維持高峰會架構,不過卡在最好的做法是什麼上。沒人明說,但我們都同意我們需要第五個成員,所以現在正在爭論人選問題。假如說我們找你的話,你有興趣嗎?」
 
        豹子想了好一會。「這是我的榮幸。不過——老實說啊,大貓,我不太想統治國家。代表它倒是有點興趣。我是說,如果你們願意開職缺給我的話,大使或許不錯。或者,嘿,談判員、大會委員……無論你們打算怎麼稱呼。重點是,我想我比較適合為一個國家發聲,而不是,嗯,去治理它」
 
        白虎點頭。「有如此自知之明很好沒錯。可是這也表示我們的人選名單更短了」
 
        「只是好奇,那條名單有多長啊,大貓?十個人?」白虎搖頭。「五個?三個?」
 
        「現在剩不到三個了」
 
        豹子有點臉紅。「哇,這真的是我的榮幸。不過我們最好先充個一小時的電吧,明天還長得很」
 
        八
 
        「末日」後 22
        海皮里斯,「龍黷聖堂」
 
        高峰會進入第四天。就鐵風看來,它似乎進行的不錯。至少各方勢力的代表目前為止還沒掏槍,只是互相吼叫或是翻桌摔椅子而已。各個派系維持這個脆弱平衡越久,有人開槍的機率就越低。
 
        鐵風是會場的保安人員,負責保護裡面那些大人物,等他們討論出變形金剛族的未來。他的夥伴粉碎點是個極限獸,先後當過安保隊警官與國民軍士兵。鐵風花了幾天才和他熟悉起來,不過一同在最前線,活過如今人稱「載具金剛末日」的災難的經歷,成了牢不可破的羈絆。兩人一邊巡視會場周遭,免得哪臺載具金剛、死硬建制者保皇黨或反抗軍鷹派份子闖進來搞破壞,一邊聊著戰時經歷。
 
        「是說啊,六年前開戰時,我壓根不知道會這樣結束」粉碎點說。
 
        「你是指和平高峰會嗎?」
 
        「不,不——等等,這也是啦。不過我是說那顆飛天大頭,一邊尖叫一邊把雷射光束射得到處都是」
 
        「有道理。和尤尼克隆那時有點像」
 
        「你還信尤尼克隆那套啊?」粉碎點說。
 
        「你是問,我信他真的是什麼『混沌邪神』嗎?不。可是我信有個變成星球的超巨大機器人差點吞了賽博坦嗎?當然信。歷史寫得一清二楚」
 
        「其實呢,有些說法認為……」
 
        鐵風翻了個白眼。信這款「邪神陰謀論」,這年頭的極限獸真價是喔……
 
        九
 
        「末日」後 24
        海皮里斯,「龍黷聖堂」
 
        「須知:我控制群星,因而控制未來!」刃爪說。他是趁「大革命」時,將賽博坦的三顆衛星占為己有的軍閥。
 
        「噢是嗎?」猛瑪挑釁。他是反抗軍僅有幾艘星艦的指揮官,在戰時為了三顆衛星的領土,和刃爪有過數度衝突,最後自然是刃爪得勝。
 
        海月后的回應一樣令刃爪不悅。「誠然,君自月衛一號遠道而來——」
 
        刃爪無法對她故意使用錯誤措辭這點置之不理,於是要她放尊重點。「須知:我等稱其為『黑卡蒂』」
 
        「君自『月衛一號』遠道而來,卻如此無禮。而我等海月國,乃賽博坦最優太空港所在之處」
 
        「須知:我等『黑卡蒂』、『阿特密斯』與『賽勒涅』之民,始終嚴守我等對天際的支配。倘若妳不願激怒我等,就須尊重我方所支配的領域」刃爪堅持用正統名稱稱呼胸無點墨者口中的「月衛一號」、「月衛二號」和「月衛三號」。
 
        萊克開口。「那麼,你說的『尊重』詳細來說要如何執行?畢竟你也知道,賽博坦的三顆衛星運行軌道相當不穩定。我們必須謹記,決定一方在『議院』中有多少代表權時,必須——我們還要叫這個組織『議院』對吧?」
 
        「我覺得可,這個名字以前沒人用過」紫黃相間的矮小極限獸說。刃爪一直記不住她叫什麼名字,他也不知道那隻鳥怎麼進來的、又代表哪個國家或勢力,搞得他老大不高興。
 
        「我們還在辯這玩意的名字到底該叫啥嗎!?我附議就訂在『賽博坦議院』啦」衝角說。
 
        「不行,衝角。你忘了嗎?我們還在討論基礎程序,不能投票」爆音魈嘆氣。
 
        衝角一臉(又)要翻桌的樣子。熔岩王和蠍神連忙叫他冷靜。
 
        刃爪伸出一根手指要說話——事情已經偏離他想討論的宇宙航道議題太遠了。這時參噸插嘴。「怎麼說呢,即使您說得不錯,爆音魈閣下也的確有道理」
 
        「吃屑啦,這不是廢話嗎!」衝角大吼。刃爪已經搞不懂衝角到底是同意還是不同意參噸了,他進一步懷疑衝角自己也不懂自己在講什麼。
 
        「有完沒完啊!」神鷹也大吼一聲,開始和衝角對嗆。
 
        參噸抬起雙掌試圖要雙方冷靜,卻讓刃爪覺得他很跩。「我們就先用『賽博坦議院』作為內部稱呼吧。還有人對這個名字有什麼不滿的嗎?不,衝角,給我放下你的手,這名字是提的!」
 
        刃爪不耐煩的怒吼,甩開門走出會議室。事後來看,三顆衛星或許應該找別人代表它們參與程序。
 
        十
 
        「末日」後 27
        海皮里斯,「龍黷聖堂」
 
        狂雷在當地的「查歐孟」酒館喝得酩酊大醉。甚至沒注意到猛咬走了進來,坐到他旁邊,直到猛咬第三次拍他握著酒杯的手為止。
 
        「噢,嘿,能碰上另一個『更生人』真好啊。現在我們沒剩幾個了」
 
        猛咬換到他對面的座位。「對呀。熔岩王帶著詐鏢去治理國家了、匕首則跑去忙那堆……管它是什麼的事」
 
        「她發現那個混帳是密卡登的代表團成員時一定超不爽的啦」狂雷說。
 
        猛咬笑了幾聲。「同感。不過她們都還活著。鏟斗、速混和清道夫忙著幫同伴處理後事。火箭筒、高塔、碎骨魔、拖斗、鋼鎖、狂暴……火箭筒。都走了」
 
        「這名單好像不太對啊」狂雷脫口而出。
 
        「鋼鎖嗎?我想他的確不太算『更生人』啦。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走了。我後來回去——你知道吧,埋住他的那堆廢墟那?」
 
        狂雷不知道猛咬去過那,也沒精神管那件事。
 
        「不過『巨神之首』還在垂死掙扎那時……」猛咬偏題了。
 
        「抱歉,不對,是狂暴。我是說,我知道他死了,真的死了,沒有人活得過那種爆炸。可是就——不太習慣,你懂我的意思嗎?他看起來真的是不死之身,而且不只是因為他是『萬中選一者』什麼的」狂雷說。
 
        「對啦,可是他塞到胸口裡的那顆核心炸彈會直接從火種吸取能量。你是工程師,有些事情就是……你也知道嘛,不可能」猛咬說。
 
        狂雷思索片刻,舉起酒杯。「我想你說得對。敬狂暴」
 
        猛咬也舉起手中酒杯。「也敬火箭筒——星辰間最好的飛行員」
 
        「敬火箭筒」
 
        十一
 
        「末日」後 29
        海皮里斯,「龍黷聖堂」
 
        「賽博坦議院」的最終樣貌,總算自永無止境的爭吵、怒罵、妥協和疲累中破蛹而出。成員每個月都會到各國首都開會。議院本身由十六名代表各方主要勢力的議員組成。反抗軍、獨立掠奪獸國協和極限獸民國,理所當然是最大的三個代表團。
 
        反抗軍代表團決定把在議院裡的三票交給爆音魈、和豹子並列為最早的反抗者之一的波坦妮卡,以及對賽博坦星外的宙域有豐富知識的猛瑪。
 
        極限獸最高議會後來選了極限獸學院的校長——獅頭做為替補小獅的人,並決定讓神鷹兼任議院代表團領袖。另外兩名掌握投票權的代表分別是豹子(黑蜘蛛看到他跳槽不禁有些懊悔)和巔峰——他是個橘藍相間的巨大四變金剛,出身極限獸民國的官媒「極限獸之聲」的主管。
 
        獨立掠奪獸國協的人選是最具爭議性的。他們派三重掠奪獸聯盟中,資歷最長的衝角做代表團領袖——然而眾所周知,衝角也是三人中最火爆的。這個選擇表示國協對「賽博坦議院」的事務明顯毫無興趣。
 
        第二名代表天影勉強能算一線曙光——他以前是國協駐極限獸民國的大使,眾人只能寄望他當好衝角的煞車了。第三名代表暗影豹原本是掠奪獸秘密警察隊的領袖,這個人身上纏著重重謎團——有人說他是改造成掠奪獸的原狂派;還有人說他的火種是外星人創造/改造出來的。看到這個人出現在光天化日之下實在是幅奇異的光景,尤其對和他同一副軀體型號的白虎而言更是如此。這三個人選究竟意味著什麼,成了各方勢力揣測的焦點。
 
        建制者在「賽博坦議院」中還是保留了兩席。不出意料,他們把這兩票交給一直以來的穩健派人物熱破和建制者大會僅存的萊克。
 
        另外三人分別代表主要地方軍閥。須知:掌握「黑卡蒂」、「阿特密斯」與「賽勒涅」三顆衛星的刃爪,命自己麾下的優秀將領與左膀右臂——黑曜岩作為代表;而海月后之擇乃為皇家總管天羅。
 
        本次會議的東家震瀑要自己的部下用戰鬥決定誰能當代表。於是殤蟻和催化劑便進入「海皮里斯競技場」,在各國代表面前搏鬥。在這場和平集會上舉辦「遊戲」似乎是個不祥預兆。最後殤蟻奪下催化劑的綠色鞭子和代表權,那隻紅中帶金的花豹只好默默溜走……至少這場「遊戲」不是打到至死方休啦。
 
        匕首身為不屬任何國家的中立城市的代表進入議會。傳聞說她親眼見過「神諭」,不過她對此沒多說什麼。
 
        最後一名掌握投票權的代表是「黑暗面」集團的領袖——密卡登。他不假手他人,親自代表自己。他的企業和地下帝國則交給嘍囉們管理了。塵埃落定後,密卡登環顧議場,一副要把在場所有人吞下肚的樣子——誰知道,他哪天搞不好真的會這樣做。
 
        總的來說,各方角力協調出了個奇形怪狀的分配,不過算是某程度的平衡——七名極限獸、七名掠奪獸和兩名建制者。要通過有強制拘束力的法案,需要三分之二的絕對多數同意。萊歐康柏猜這個條件大概很難辦得到。不過也好,多數贊成的惡法依舊是惡法。
 
        萊歐康柏望著議場裡的人辯論,確定自己做出了對的選擇。他以身體健康為由,幾乎不參與其中。他看向自己的步行機,不禁有點反胃——自己居然變得跟建制者從各方面都如此相像。
 
        不過萊歐康柏又看見衝角朝瞪著他的殤蟻大吼大叫、密卡登和巔峰吵得不可開交,熱破想和兩方講道理卻進一步惹毛他們……他更加確信這個新體制能夠成功團結所有不同派系,做出讓所有人都一樣不滿,卻能避免生靈塗炭的妥協。
 
        第一條法案以十三比二通過。議院決定「巨神之首」毀滅的二十五天後、也是「大革命」第六年四個月又十五天的今天為「眾志日」,並訂它為全星假日。
 
        這是個充滿希望的徵兆,萊歐康柏在心中為自己一族——苦難重重,卻多采多姿的變形金剛一族——獻上祝福。
 
        然後他一跛一跛的轉身離開。
 
        十二
 
        「眾志日」後 2
        反抗軍領域,海德拉斯太空港
 
        「你一定要走嗎?」黑蜘蛛眼角泛淚。
 
        「一定要。我在這裡的事已經做完了,而且現在我這個人的爭議太大,不能留下」
 
        「才怪,你……」萊歐康柏用一個眼神打斷她。他們在過去六年來幾乎已能心靈相通。「好吧,你說得對。可能吧。可是這不公平」
 
        「人生什麼時候公平過了?」萊歐康柏笑。
 
        黑蜘蛛也笑了幾聲,接著語調轉回嚴肅。「遠比六年前要公平,獅王」
 
        「或許吧,不過接下來的路會更艱難。反抗軍從來就不是為了『創造』,而是為了『破壞』而生的。它是為推翻建制者、大會、階級制度和它們所代表的一切而生的。現在我們的領域受到嚴重破壞、勢力也大不如前,可是我們手中還有一大部分的賽博坦。現在『賽博坦議院』上路之後,我們——妳們——需要新的身分」
 
        「交給我們吧。爆音魈已經在籌備把反抗軍改組成自治聯邦的事務了」
 
        「我相信妳們」萊歐康柏的聲音一如往常,令黑蜘蛛不得不相信自己。反抗軍的過去、現在與未來閃過黑蜘蛛的眼前——由各個自治城市組成的聯邦,一同進退,又保有自己的特質。這或許就是通往明天的路。
 
        即使現在的反抗軍只是一群經歷戰火創傷的倖存者,有一天他們或許能脫胎換骨,成為指向希望的路標、證明賽博坦值得也能夠如此美好。現在這幅光景的輪廓還是相當模糊,許多細節都還看不清——不過有一天一定能看見的。
 
        「你知道嗎?我當初回到這個宇宙時,想要去地球說服人族插手。當時我想得到最有力的盟友。有誰想得到我會在這裡、在賽博坦上找到那個人呢?」黑蜘蛛指向天空。
 
        「的確,有誰想得到呢?或許我在旅途中會遇見他們。我們和人族之間有著極深的傷痕,或許變形金剛族的下一步就是去治癒它」萊歐康柏說完,轉身走向他的太空船。
 
        「或許吧」黑蜘蛛低聲說道。
 
        萊歐康柏蹣跚走進太空船內並關上艙門。幾分鐘後,引擎噴出火焰,帶著黑蜘蛛所知最偉大的變形金剛離開地表。
 
        太空船化為一條光束,飛往繁星點點的夜空。
 
        十三
 
        「眾志日」後 57
        奧提黑斯南部,「洛迪文的蠢事」大坑洞
 
        人稱「洛迪文的蠢事」的大坑,在普羅提黑斯城在「載具金剛末日」中毀於「神風彈」後,就從賽博坦地表「最大」的破洞成了「第二大」的。現在它寒冷且充斥著放射線的焦黑底部,有什麼正在萌發。分子在量子糾纏影響下,開始共振並靠向彼此。
 
        過程相當緩慢。這些極小微粒只差一點,就要消失在大坑裡四處飄浮的放射性粒子(它們是當初造成這個坑的毀滅性能量的副產品)中。然後一顆原子一顆原子、一粒分子一粒分子……微粒逐漸聚集併攏。
 
        它們逐漸組合成命中註定的形狀。首先是金屬尖刺的頂端,接著尖刺長成爪子、爪子長成手掌。韌帶一條一條連結起來,把手掌拖過粗糙不平的地面,接上同時成形的手臂。
 
        臟器成形之後,是內部骨骼、外部框架、腦部結構、神經網絡……直到最後,這個生物張開全新的雙眼。他巨大的腳爪踩在地上,搖搖晃晃的起身。感官系統重新啟動的瞬間,周遭一切聲音、光線、溫度、觸感……盡數流入。
 
        意識無可避免的再次浮現的下一瞬間,他跪倒在地上,長著觸角的頭部後仰,朝天發出撕心裂肺的哀嚎——畢竟他才剛從自己渴望已久的死亡中復活。
 
        淒厲的哀嚎聲不斷拉長,直到好幾分鐘後,那道聲音失去最後半點意義、他的發聲器也終於磨損殆盡為止。然而聲音一停,喉嚨中就傳來搔癢感——它再次復原了。
 
        眼見宿命如此,狂暴忍著全身痛楚,變形成螃蟹模式,從深淵底部向遠處的微光緩緩爬去。
 
        (完)
 


        原文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9577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百變金剛 (Beast Wars)|變形金剛|Transformers|百變金剛|Beast Wars: Uprising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zaraku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TFCC 官網小說〈離弦... 後一篇:TFCC 官網小說〈一去...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jfl20180818天外Mystina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4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