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只有自己能決定自己-假面騎士AGITΩ二十周年回顧

作者:拉麵叔叔│假面騎士 顎門│2021-03-14 02:01:20│巴幣:12│人氣:160

適逢〈AGITΩ〉二十周年,從頭回顧了這部舊平成騎士裡相當經典的一部,也同時是我人生中第一部接觸的騎士作品。

面臨千禧年,假面騎士面臨轉型危機,昭和時期的改造人間悲劇英雄、反法西斯等左派色彩濃厚的設定已不再受到轉型為新自由主義社會的日本民眾歡迎,於是作為昭和平成交界的〈BLACK〉, 〈BLACK RX〉兩部便為第一次也是假面騎士之父—石之森章太郎試圖拋棄舊有設定的嘗試,改為超自然的力量、陽剛氣質的象徵,以及變換型態的設定等都陸續影響到後續被譽為平成第一部作品的〈空我〉;〈空我〉更大膽的轉型:以連續劇方式拍攝、以超古代力量與不同物種作為反派、主角循序漸進的成長,以及回歸特攝片核心之一的人類面對災難的智慧等等,都讓假面騎士系列重新在平成年站穩腳步,而〈AGITΩ〉正是在前作獲得莫大迴響的壓力下,仍具有獨樹一幟的色彩的成功作品。

〈AGITΩ〉的基調在於遠古的兩股力量的爭鬥,通稱闇之力與光之力,影響到現代。闇之力,如同神的存在,創造了人類,試圖完全控制人類,相當於其兄弟的光之力不認同這種作法,更希望相信人類的可能性;在纏鬥後,光之力敗退,在散去之前將自己的力量散布到全世界的人類體內種下種子,讓人類有機會更進化到下一階段,成為"AGITΩ"這種生物。到了現代,津上翔一在名為「破曉號」的郵輪上遭遇闇之力的使者攻擊的引發的船難,受到光之力的幫助,覺醒成AGITΩ,從而與闇之力的使者戰鬥,但意外落水,漂流到岸邊後從此失憶,輾轉到了女主角美杉真魚家中寄住。

與此同時,同為「破曉號」的乘客們也同時間接受光之力影響,逐漸覺醒不同的超能力,朝向成為AGITΩ的道路前進。另一方面,警署考古出土了遠古的部件,在裏頭發現的疑似DNA的雕像,從而以此為基礎進行實驗,卻不知其為復甦闇之力的關鍵,而使這位神甦醒;為了控制人類防止其進化,闇之力派出使者們開始追獵這些受光之力啟蒙的乘客,以及部分自我覺醒的人類。警方陸續接獲這類「不可能犯罪」與使者的目擊情報,將其命名為"Unknown"並打造了特殊裝甲G-3系統與之對抗。AGITΩ、Unknown與人類,三個物種的交錯就此展開。

本作就特殊的地方便在於反二元論的善惡辯論。
其中的神並非一般宗教中想像的善良,卻也非邪惡,闇之力曾親口說,正因他深愛著人類,才不希望人類進化,而是一直維持他創造人類本有的樣貌就好。對於光之力,主角也一度對此提出疑惑,說道AGITΩ的人們是不是被AGITΩ之力綁架,非得要與Unknown對抗,為什麼不能以人類的身分生存就好?警方激進派代表的北條透,甚至也在故事接近尾聲時,質疑若Unknown全部滅亡,AGITΩ是否就成了全人類更大的威脅?

AGITΩ對於闇之力的威脅在於,其乘載的光之力會使人類有無限進化的可能(劇中騎士不同的進化型態為其象徵);但當闇之力以為AGITΩ族群是唯一的威脅時,G-3系統的著裝員冰川誠在最終決戰時以超乎常人的毅力替翔一與第二騎士Gills的變身者,葦原涼爭取恢復的空檔,闇之力驚呼:「你明明沒有AGITΩ力量,為什麼?你到底是誰!」「我就只是個普通人!」冰川以他的角色間接傳達了本作對人類的期望:不管闇之力或AGITΩ,人類一直以來都是以人類自己的身分堅定地活著。
故事尾聲,曾一度被闇之力選作其使者卻背叛選而保護AGITΩ的澤木哲也,與闇之力下了賭注,他選擇再相信人類一次,人類會接受AGITΩ並理解AGITΩ是人類這個物種的進化之路,「我一定會贏的。」下玩這樣的豪賭後,哲也便死去了。

〈AGITΩ〉劇中其實共有四位騎士:津上翔一的AGITΩ、葦原涼的GILLS(AGITΩ的不同型態)、冰川誠的G-3/G-3X,以及「破曉號」乘客的主要人物木野薰的AGITΩ(官方稱另類AGITΩ)。四個人分別代表了超越精神(津上的天真與細膩)、超越本能(涼的悲劇與狂野)、超越智慧(G-3系統代表的人類智慧)與超越自我(薰自我進化成的AGITΩ)。同時,四人分別乘載了不同的色彩,翔一從一開始的天真卻也細膩的心思,到後來他尋回記憶時的苦痛,對自己無知的自責並試圖放棄AGITΩ力量,最後接納自己同時是人類也是AGITΩ的豁然;涼因力量的覺醒使自己的未來被毀,周遭所愛的人不斷死亡,最後正視無情的命運,決心創造自己的未來;誠的耿直與笨拙使自己曾經無法勝任G-3著裝員的責任,後來接受自己的笨拙,並將其化為自己不認輸的優勢成為傑出的警員;薰因自己的弟弟死在面前難以走出過去的陰影,補償心態下試圖與翔一、涼爭奪AGITΩ的地位以確保自己能拯救所有人避免如弟弟的悲劇,到某次翔一發生意外,他再次以自己作為醫生的身分救活翔一,正視自己的價值,卻也隨後因失去AGITΩ力量而死去。

與多數的特攝作品的強烈人道主義色彩不同,〈AGITΩ〉更接近海德格的「向死存有」。劇中擁有能力的人們時時刻刻受到死亡威脅,最終主角群們認知了自己的身分與力量並接納,進而成為了真正的"AGITΩ"。可以說在劇中不斷的善惡辯論中,AGITΩ表現上似乎更像是一股會引來死亡的力量,但主角群選擇利用這樣的力量創造自己,幫助其他的AGITΩ,以及人類。〈AGITΩ〉的說教力道也相比之下更弱,而是先以每個角色的悲劇、掙扎、弱小出發,甚至不少角色都是因為AGITΩ之力而失去了原有的人生,從而重新思考人生如何重新出發,甚至劇中也常給出「你想怎麼做是你的自由」這樣非說教而是保留態度的答案。但劇中對生存意義的辯證或許更像是希望人們先有過各樣的嘗試,在不同的挫折與創傷中習得什麼後,依舊選擇了結自己的生命也無所謂,重點是不要錯過任何的可能性,好比澤木最後選擇相信「人類無限的可能性」一般,又或者說如同卡謬認為人不斷地反覆地對抗荒謬,薛西弗斯不斷推動石頭上山,這種苦痛又真切的可能性,這才成就了人的價值。

在翔一知曉了自己的姊姊試最初的AGITΩ並因為無法控制力量而誤殺真魚的父親,開始否定AGITΩ力量時,真魚又對翔一說了全劇最常出現的台詞:「翔一就是翔一啊。」這樣的話聽起來似是而非,卻正是整部劇的核心。沙特對存在的定義:「存在先於本質。」自己的存在先出現在這世界上,但存在不只是個人的全部,而是不停止的一系列行為,一個人選擇做出什麼行動,這才後來造就了一個人真正的全貌。人是自由的,正如同劇中保留卻也不否定自我終結生命的道路,不管是繼續生存與否,那都是一個人自己的選擇,是他的自由與意念,一個人就是他自己,是他決定成為了自己。

或者說,當你想成為AGITΩ,你就是AGITΩ,不需要誰來賦予你任何超古代的力量。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9497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假面騎士 顎門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lanlanlu666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水泥與叢林...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z29036985想要妹妹ㄉ巴友們
來看我新畫好ㄉ妹妹塗鴉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