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翻譯『Schell:Bullet』2 ABRAXAS(下)全完成

作者:只成一事│五星物語│2021-03-11 21:59:16│巴幣:0│人氣:154
參考用翻譯
(※+英文字)為註釋,在文末於對應英文字下作註解
但是因為我想偷懶一篇文章字數有限,所以曾經做過的解釋不再註解
會以 (※-英文字-數字)來表示,數字代表有註解的文章
1(上)為1,1(下)為2,以此類推,追加數字因為是後來才想到,較早之前會沒追加到

相關連結:

16  軌道迎擊戰 II  Iconoclasm

在宇宙域地圖上確認到敵人散開的諾瑪.庫伊克,讓機體保持在第一巡航速度後持續著觀察地圖。
----前衛四架果然是無人Schell...
敵方的前衛機照諾瑪所預想的,開始追蹤突入的歐魯斯機。四個緩緩的環像線條畫的花一般的浮現宇宙域地圖上。描繪出來的軌跡一頭因為時間經過而逐漸的變淡。
位在廣大的戰鬥域深處的敵方後衛兩架,對歐魯斯機的突入產生反應的正在改變軌道。其加速向量標示的點滅正顯示出他們正在做複雜的機動。
----總之大局是安定下來了...
因為貝爾塔.基斯方面的六架Schell迅速的應對了歐魯斯機的突入,正剛好的掉進諾瑪所描繪的大局戰術的型裡去。這樣第一個難關算是克服了。
接著就是敵方在哪個時間點,才會注意到突入的Schell不是諾瑪機,以此戰術也會跟著變化。
只是,敵方注意到局面變化的時間點,唯有這點無法去預測。
----雷蒙.弗雷的話或許會對奇妙的氣氛很敏感...
諾瑪對自身自己不經意的思考了「雷蒙.弗雷」這個人名,對此事受到衝擊。
流到意識的甜美衝擊與痛苦。
不管對手是誰,總是無所謂的一路打倒過來的最老的Schell駕駛,諾瑪注意到自身之中有個人正在發出悲鳴、正在受傷著。
----這...不是自己所希望的事......
看向宇宙域地圖上的敵方後衛兩架。廣域表示的地圖上,兩架敵方Schell一邊加速的一邊想要確保機動領域。
----這其中一邊有雷蒙在搭乘...
這個事實應該不是事到如今才來驚訝的事。
可是,諾瑪的意識一瞬間的迷失了自己的存在定位,迷惘了。被駕駛艙所拘束,輕輕有G力壓著的自己的肉體,意識好幾次好幾次的進進出出的感觸......。
被來自地上來的十字砲火和戰亂給捲入的諾瑪機,每當失去座標、儀表被破壞時,都是因為有當下的那個聲音的誘導才能回到戰線的自己人那方。
----諾瑪,還活著嗎?接下來,我會傳送那個山丘的樹的座標...
對於諾瑪來說,「那個山丘的樹的座標」已經成為了跨越死線,回到這裡的暗號。那個對諾瑪來說,已經不是在某處的哪個地方了。
因為只要在需要跨越死線的局面時,「那裡」一直都存在。
甚至在外宇宙也存在。
在什麼都沒有場所,看不見的那個場所裡...。
「可惡!」
為了維持集中力,閉上眼睛的諾瑪。
注意到Schell駕駛闔眼的Schell,將介面轉變為以聽覺為主。Schell以心流語言的告訴敵方Schell接近的情形和關於軌道的微調整。
柔和、美麗的言語充滿在野蠻又鬥爭性設計的駕駛艙內。
諾瑪回應那些。閉著眼的。
同時出口的心流語言像共鳴似的回響。
但是,若是第三者來聽的話,會覺得像是有節外生枝的詭異對話。因為在關於敵方的行動和軌道變更這類戰術對話之間,穿插著與戰鬥完全無關的語言。
那是諾瑪的表白。
關於痛苦的表白...。

這種對話形式,這次並非是第一次。諾瑪Schell至今好幾次當了負責聆聽的祭司的角色。
為此,諾瑪的Schell儲存著關於非肉體痛苦的知識。
Schell無法感受的感覺。
派不上用處的檔案群。
可是,因為蘿奴.巴爾特從Schell的資料領域讀取了這些資料,諾瑪Schell受到了如同下述的特別命令。
----全力的保護諾瑪.庫伊克
Schell判斷從工廠出場時就會被寫入的「全力的保護搭乘者」這指令,與巴爾特的指令是完全同意義的而實行了覆蓋。
那個指令的實行很輕而易舉。因為諾瑪Schell正漸漸成長為人類圈最強的戰鬥機械。
可是,Schell學習到光是粉碎敵人並不能保護諾瑪。
對於Schell來說,未知的感覺與關係性似乎左右著這遊戲。
不存在的傷痕與痛苦是絕對不會癒合的,諾瑪、諾瑪Schell、巴爾特「三人」作為經驗法則的同時學習到了。
然後現在,重裝甲的祭司,諾瑪Schell,很仔細的聽取著是特別存在的諾瑪.庫伊克的話。
對於不知道含意的語言是想應對也無法。可是,Schell知道只是聽著那個,諾瑪的戰鬥能力就會恢復。
在商討戰術的最後,Schell雖然總是會想要附加上「(如此)( (我們((勝利)/((敗北)0))」,但是理論例行檢測(※R)對這個是否為真無法做出判斷,所以就刪除了。
其原因不明。

弗雷重新握好油門,迅速的檢查了引擎出力是否適當。
----好怪的感覺...
雖然在這宇宙域中感覺到強烈的陷阱氣味,但是不知道那究竟是什麼...
錯開時間交錯的巴爾特與基斯本船的軌道上也感覺不出那氣息...。
就算看散在宇宙域地圖上的總計八架的Schell軌道也沒有怪異的地方。以最大加速往這裡突入的敵方的前衛Schell,追著的四架奴隸族漂亮的展開且開始追擊著。這架敵方Schell會因為與弗雷和寇泰斯機接觸前的減速而被包圍吧。事態是照著弗雷預想的進行中...。
「庫利希在改變軌道!」
寇泰斯傳送了通訊過來。
「感覺,很奇怪」
往宇宙域地圖上看確實奴隸族的一架開始從追擊敵方Schell上離開。
「...貝斯和狄布似乎也要改變軌道停止追擊的樣子」
像在猶豫是否要跟上名叫庫利希的奴隸族的,奴隸族貝斯和狄布緩緩的改變著軌道。
「要用介入指令來讓它們繼續追擊嗎?」
顯示器上的寇泰斯好似不安的看著這裡。
雖然現在讓奴隸族Schell自由的行動,但是也可以從主人族方面來輸入強制介入指令,來作為機械人的安置到支配下。寇泰斯似乎在害怕往這裡衝過來的Schell。
「寇泰斯,從奴隸族那邊有說什麼過來嗎?」
「我這裡沒有訊息。戰術以及戰術目標沒有變動」
「別介入到那邊。讓它們自由的做」
「可是......,它們正在擅自的脫離...」
往宇宙域地圖上看,跟著貝斯和狄布,直到最後都緊追著敵方Schell的阿爾也正準備要脫離追擊。
「不是脫離。而是發現到正確的目標」
凝視著弗雷表情的寇泰斯領悟到事態的真相後簡潔的回答了。
「了解。...阿爾也反轉軌道了」
突破了前衛四架的奴隸族Schell所形成的面的敵方Schell開始減速。另一架敵方Schell沒有保護突擊的友軍的背後,只是在後方無所事事的持續著目的不明的機動。
----...沒想到,這個才是諾瑪...
弗雷環視廣大的戰鬥領域,隨著確認到奴隸族因為無謂的機動而失去時間的同時,再次的意識到自己的疑慮。
這個嗎?
這個就是陷阱嗎?
----不對...,不是這個...
弗雷的直覺這麼說。
「與敵方Schell接觸前四十秒,我維持現狀的保護背後」
寇泰斯切換到對電子妨礙很強的線路後傳送了通訊。雖然裝作面無表情,但是知道正在感到不安。
弗雷看了宇宙域地圖,在一瞬間的猶豫後,回訊息了。
「寇泰斯,替換位置然後改變軌道。我們的最優先目標是擊破庫伊克機。你負責監視奴隸族和預備戰術介入。衝過來的Schell我會用防禦來應對」
「了解」
弗雷一邊傳送迴避的軌道檔案給寇泰斯機,一邊的感覺到從那身體感受到的燒焦味變得越來越強烈。

靠著Schell的主推進器與裝備在外部背面的多段推進器的戰鬥加速,讓重武裝的歐魯斯的Schell像裝著火箭推進機的高爾夫球般的加速。
為了在感覺上掌握到實際加速或獲得速度,顯示器的標示像跳躍般的反應,從下往上的流動...。
全身的血液集中到脊椎的感覺與視界的喪失,甚至被壓迫到骨頭的感覺,心想被放在離心力機器上的樣本是不是就是這樣的感覺。
----呼...,呼......
抵抗而想要呼吸的耳朵裡,雖然飛進了敵方Schell接近的警報音,但是那時候眼睛仍然還看不見。第一架敵方Schell,用耳鳴很嚴重的那隻耳朵來聽的話,似乎跟不上這裡的樣子。對方有在加速嗎...
----那些傢伙,似乎太晚開始加速了......。現在,不會在這被打成蜂窩。
感覺熱騰騰的血液回到指尖和手腕,與視界的回復之後,確認到剩下三架的敵方Schell也追趕著歐魯斯機。
歐魯斯喘著呼吸著的同時,確認對追趕的四架會自動迎擊的指令碼(※S)有正常運作後,看了廣域地圖。
歐魯斯正被敵方前衛四架與後衛兩架給夾擊。諾碼比預定的晚了萬分之幾的單位秒差...。
----前衛全都,往這裡來著...。
雖然中了自己的不好預感,但是沒有生氣。
已經侵入到壓制敵方宇宙域的深部,多段推進器的燃料也所剩無幾。有空生氣的時間中,有成堆必須要做的事情。
從油門旁的側邊口袋中拉出小型鍵盤,單手的輸入切離多段推進器的順序變更同時,用心流語言與Schell對話。討論現況製作指令碼。
Schell將歐魯斯的案的一部分做修改後立刻送回。
在地圖上敵方Schell從預想軌道上離開。追擊著的一架Schell脫離了!
歐魯斯將敵方追擊接續的模式給校正。敵人的預想軌道看來如同諾瑪預期的會收斂起來。在前衛第二架開始修正軌道之前,結束了推進器爆碎順序的修正。
確認到地圖上複數的敵方Schell往後聚集而消失後的歐魯斯,往出現在前方的敵方後衛Schell注視了。
歐魯斯的敵人是這兩架後衛。
Schell沒有預警的就將手動機動控制轉交給歐魯斯。
歐魯斯毫不費力的接過,為了讓多段推進器進行最後的加速,操作了油門。
油門操縱桿的尺寸不時的會表示Schell介入操作而變化。為了讓Schell駕駛知道Schell介入操作,會對握力感知式的操縱桿產生輸入回饋,使形狀產生變化。
在高速戰鬥中,Schell駕駛(人類)的反應神經無法應對的局面時常發生,為了對應那個的,Schell會介入操縱或是兵器操作。Schell駕駛的反射神經不如說是運用在駕駛如何評估Schell所採取的行動,以及接下來要採取的戰術的決策上。
Schell的高速戰鬥是由決定並評估大局的戰術的人類,以及實行各個計劃的Schell的共同作業。對於至今只操作純粹的機械,奴隸般的機械的軍隊的機師們來說評價很差的這個介面,歐魯斯已經完全熟練了。現在的話甚至感覺到
Schell接下來想要做什麼,要做什麼都能掌握的到。
多段推進器的切離倒數眼看著就要接近零...。
點火著的推進器獲得到與歐魯斯機的方向些微軌道不同的加速。因為些許的衝擊而知道切離成功的歐魯斯,為了讓自機乘上其他軌道而往極限機動突入。

「襲擊!」
與寇泰斯的聲音幾乎同時間的,弗雷用心流語言----
歐魯斯機切斷的多段推進器實行最後的加速同時被爆碎,變成密集雲的往弗雷機和寇泰斯機的可能機動領域突入。
弗雷和寇泰斯無可躲避的從灰塵之中通過。
相對速度較大的灰塵直擊到前頭的寇泰斯。路易斯.寇泰斯勉強地將可動外殼裝甲移動到前方,來撐過那些。
寇泰斯機的裝甲前方一瞬間之內就熱的紅起來。
可動部位的一部分燒焦而失去平衡的寇泰斯機在外側展開了平衡器。
「寇泰斯!」
連弗雷的呼喊都不必的,寇泰斯已經開始了損害報告。因為損傷,確認到機動的一部分產生了限制。
發覺到歐魯斯機因為極限機動而獲得了從背後來襲擊的軌道後的弗雷,將大部分的機動控制權轉讓給寇泰斯機那方,而把兵器控制權給半強制性的奪去。
「寇泰斯,你領頭來脫離」
「就算機體這樣還是能回擊」
「對方的目標是主人族引擎(※M)。不要洩漏戰術目標給敵人」
「......了解」
寇泰斯好似不滿的結束通訊。看了那個的弗雷,對寇泰斯產生了雖然有技術但卻不懂戰術的強烈印象。不好的預感,燒焦的味道越來越強烈...。

回應緊握住油門的歐魯斯,Schell以最大推進來實行了戰鬥加速。
急奔在虛空中的Schell,一直線的向兩架敵方Schell襲擊。
敵人因為通過推進器的碎片的影響,還尚未能確保住機動領域。只要接近的夠近,就能用近接兵器的Riot Blaster來對敵方的可能機動領域全域做攻擊。
對手為了提高相對速度而修改軌道,對應著那個的同時
----我這邊要承受兩架的射擊
歐魯斯這麼思考了。
但是,不可思議的沒有恐懼感。看著為了同步攻擊的倒數的歐魯斯----

提早開始射擊的寇泰斯機用光束兵器對交錯成幾乎一直線的敵機軌道做牽制射擊。如果不是運氣好打中,這是幾乎無法期待會有實質效果的攻擊。
弗雷用兵器選擇來選擇了重實體彈(※J),裝填到長距離步槍(※T)上。
盡可能的將外殼裝甲設置到前方的弗雷機採取了射擊姿勢。

在進到Riot Blaster的有效射程前會受到敵方攻擊。
歐魯斯沒有改變軌道。
Schell結束戰鬥加速,為了轉換到下次的軌道,開始進入緩慢的減速。
倒數變成零......。歐魯斯一瞬間的想到有認知誤差。
----還...還沒......
那時,警報開始響起,歐魯斯受到衝擊----

斜面的貫通歐魯斯機的胸部外殼裝甲板的物理層(※B)與化學層(※K)的弗雷的實彈,胸膛內緊急展開的內部可變裝甲將其給擋住。
可是,因為激烈的運動能量,鑽進到層疊哥爾雷特鋼(※S)內部的彈頭在那裡炸裂,引起化學反應的同時,四處飛散的裝甲碎片向外部釋放能量----

從裝甲的隙縫間,因為爆炸而噴發出瓦斯,軌道搖晃起來。
歐魯斯沒想的就修正軌道,並用全自動的射擊了Riot Blaster。
點滅的光芒,點滅的彈道被打進敵人的預測軌道上。
----吃我這記!
為了傳達敵方有修改軌道,藉由油門來對緊壓板機的歐魯斯告知「第一次攻擊結束」。歐魯斯瞬時間的反應,再次用油門和操縱突入至極限機動。歐魯斯的Schell一邊牽引著從外殼裝甲的化學層漏出的如血液般的瓦斯,一邊從敵方軌道上脫離。
感覺到腦部全體都活性化般的獨特高昂感同時,歐魯斯向Schell要求了狀況說明。在外殼裝甲內部炸裂的敵方彈頭破壞了觀測機器與電子兵器的一部分,使得可動裝甲的大部分無法動作。導航、生命維持、動力系的損傷已經被切換至備用。
輕傷...雖然是無法這麼說的傷害,但是歐魯斯立即決定了要繼續攻擊。
----敵人?......敵人怎樣了?
在宇宙域地圖上的兩架敵方Schell開始加速著。
沒有能擊破...,這個想法和有打中的感觸在腦袋中閃過。在廣域地圖上諾瑪機和四架Schell已經開始在格鬥戰(DogFight)。諾瑪機隨時都受到來自複數的Schell的攻擊而苦戰中。隔著可說是在遙遠的彼方,如此距離的其他戰場...。
要拯救諾瑪機的苦戰,只有擊破在這裡評估著無人Schell的戰術的有人Schell外別無他法。歐魯斯數了Riot Blaster的殘彈數之後,便開始追擊打算要脫離的敵方Schell。

----這傢伙嗎!?
諾瑪為了和預想的下一個攻擊主軸的敵方Schell有最大相對速度而改變了軌道。追擊過來的兩架敵方Schell則像是預測到那個的配合了軌道而來...。
----...給了太多學習的時間了嗎.........
敵方奴隸族Schell的針對諾瑪.庫伊克戰術已經漸漸完成。
想要採取對稱軸軌道的Schell也迅速的應對諾瑪機的機動。諾瑪儘管發覺到自己的身體散發出恐懼的氣息,還是謹慎的催下油門...。
諾瑪已經被逼到如果沒有算好下一步的下一步,便會立刻失去機動領域的局面。

諾瑪Schell感覺到這次的出擊裡,Schell駕駛的集中力一直很低落。相對的敵人彼此相互聯繫,不斷持續著有效的攻擊。
----(我們(被敵人(狩獵著)))
諾瑪Schell這麼的思考了。遊戲的主導權從第一手開始就一直都被敵人掌握著。
評估了敵人的戰術以及學習速度後。
結果,諾瑪的勝率評估更低落了。但是,
----(全力(保護(諾瑪.庫伊克)))
諾瑪Schell一如往常的思考了...

一邊做著複雜的機動,一邊開始第二次攻擊的歐魯斯的Schell,抓到了拼命持續迴避的兩架敵方Schell。因為深深的侵入到敵方軌道裡,敵方Schell不管在可能機動領域內做什麼樣的動作,已經再也逃不掉了。
----將軍。
背負著將強大的引擎音,集中精神在油門控制上的歐魯斯,面對隨自己高興怎麼料理的獵物,沉醉在壓倒性的萬能感之中。
儘管意識被磨到尖銳,但是卻有強力的戰鬥機械與腦髓黏稠的溶化在一起的感觸。發出超乎想像的大出力的航運美塔利加生產的動力單元"惡魔"完全臣服於歐魯斯,變成自己肉體的一部分。
面對來自不斷迴避的敵人的攻擊,對被重裝甲保護的自己而言也只是感覺到那是無力的東西......。
那是讓人忘掉危險的肉體上快感般的體驗----

「無法迴避下次的攻擊」
感覺到寇泰斯狼狽的氣味,弗雷煩躁了起來。
「集中精神在機動上,躲得掉攻擊」
說躲得掉是騙人的,寇泰斯應該也曉得。
----第一手就失誤了啊...
這個迅速的軌道展開、判斷的確實性...。對手真的不是諾瑪嗎?那時候的那個少年是Schell駕駛嗎?
瞄準了要襲擊而進入加速的敵方Schell之後,弗雷思考了。
----...很像.....。現在我是敵人嗎...
對不規則的迴避著的敵方Schell,弗雷的Schell輔助的幫忙瞄準鎖定。就在那時,發覺到自機的軌道有微妙變化的弗雷----

寇泰斯結束軌道的輸入,完成了緊急加速的準備。往在背後採取射擊姿勢的弗雷機看過去。
弗雷的Schell因為最初的攻擊是極近距離彈,裝甲的一部分脫落。敵人的武器是光子彈。要是被直擊的話,就算是再怎麼重裝甲的Schell也會蒸發掉。
敵人應該是瞄準著弗雷機。
脫離的機會只有在敵方Schell攻擊弗雷機之後的瞬間。
寇泰斯沒有打算要放掉那次機會。
----多保重!Mr.弗雷...
寇泰斯對因為自己巧妙的操語術,而被引誘到後衛位置的可悲上司發出告別。

來自長距離的敵人的第一彈,運氣好的躲過了。可是,歐魯斯則認為那是必然的。
----不可能打中!
雖然早知道在進到Riot Blaster的射程內前還會受到一次同時射擊,但是也不覺得那會是威脅。
改變跟上回不同的軌道的採取方式,歐魯斯維持戰鬥加速的突入到攻擊開始距離。
描繪著不同於R面的細微螺旋軌道的歐魯斯機開始全自動射擊,躲過來自閃光聚集的敵方軌道的射擊,同時將殘餘的光子彈全部打了過去。
在脫離開始前,觀測到在敵方軌道上有預想之上的能量反應。
把戰果的確認丟給發射到敵方軌道上的偵查艇(※T)後,歐魯斯開始用極限機動來脫離。

看到接近的敵人意外的選擇到「錯誤的一步棋」的諾瑪,反射性的開始攻擊。
飛在相似軌道上的一架敵方Schell四分五裂的被擊破。
----糟了!
雖然一時間的就攻擊了,但是心想中了對手算計的諾瑪實行了緊急加速,確保可能機動領域的同時嘗試要脫離。可是,預想的敵人攻擊並沒有來。
看向宇宙域地圖後,發覺到在自機周圍展開的敵方Schell一同的開始撤退。
----是嗎...歐魯斯那邊結束了嗎
諾瑪擊破的那架看來是為了讓其他三架逃跑的誘餌。撤退的三架敵方Schell已經獲得了諾瑪機追擊不到的加速度。
在廣域表示的地圖上,看到歐魯斯機與加速的一架敵方Schell。看來這邊也是選擇了歐魯斯機的攻擊無法達到的軌道,且一口氣的在加速。在歐魯斯機通過的旁邊標示著能量反應的殘像。這是被歐魯斯擊破的敵方Schell嗎...。
「............,做...很好...」
在各種警告點滅著的駕駛艙內,注視著地圖的諾瑪,像在練習要對歐魯斯說的台詞似的呢喃了。
從歐魯斯接觸敵人後已經經過了三百秒。

確認到為了到達加尼哈速度而加速的羅奴.巴爾特逐漸接近的諾瑪.庫伊克,實行了靠近歐魯斯.布雷克機的加速(推測這是燃料上還有餘裕的庫伊克機為了輔助狀況不明的布雷克機。實際上,布雷克機也只剩下配合巴爾特的軌道軸來調整相對速度的燃料)。
庫伊克機接近的同時,與布雷克機通訊。接收機體狀況與戰果的報告。布雷克機將鎗砲攝影機影像等傳輸給庫伊克機,而Schell彼此之間的對話沒有留在紀錄上(詳細調查中)。
巴爾特管制官的黛爾比.艾巴斯參加通訊。依照巴爾特本船的紀錄,讓布雷克機先著艦,是諾瑪.庫伊克主導並決定(庫伊克機也有損傷:調查中)。
理由是布雷克機的生命維持系統只剩下一半,以及燃料的問題。艾巴斯管制官也對此贊同。
結果,雖然庫伊克機變得不可能再加速,但是認為這個判斷是正當的。
布雷克機著艦。雖然氣密室內沒有異常,但是在收容至區塊內部時,高溫的Schell裝甲起火。沒有穿著重防護衣的甲板員五名燒傷。作業手續沒有失誤(調查中)。收容作業延宕。
庫伊克機著艦。著艦失敗。庫伊克機在著艦前無法維持住相對速度(看起來:調查中)。與降落甲板接觸後,被彈飛至艦尾L面方向去。甲板上有接觸痕跡(航海士K負責人:調查結束)。
軌道調查(航海長:調查中)。
不可能再加速的庫伊克機被留在本船後方。
船長,與巴爾特交涉(有紀錄)。庫伊克機與巴爾特,以暗號通訊來聯繫(詳細不明)。航海長向當值中的中央管制人員表示諾瑪.庫伊克的生存收容為不可能(有紀錄)。
巴爾特,依照預定位移轉出。
臨時編組事故調查班。
          (以上,諾瓦歷斯船長的記憶書)

到看不見巴爾特為止的短暫時間裡,意識一片空白。
該做的事情一切都已經做完了。
失去了該回去的地方的這個心情,本來的話,或許是必定會伴隨恐怖或者哀傷。但是,不知道為何的對那無法感傷起來。
被粉碎的裝甲和流血,飛來的死亡和明顯到猥褻的生存慾望的衝突,就算身處在那樣的環境下,還是能一路相信著不存在某處的那個場所......。

諾瑪心想,不知不覺的跑到這麼遠的地方來了,讓自己走到這麼遠的地方來的那句話。
『你這個沒用的蛆蟲。在石頭底下爬著吧你』
想起這句話。
對年幼的諾瑪吐出那句話的大人有能夠證明出什麼了嗎?
答案----.........不知道...
在這裡結束的自己的人生,是幸福的嗎?
答案----.........不知道
到最後都不知道的事情實在太多了......。
無法再更深一層的認識這個世界是唯一的遺憾。
沉浸在思考的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之後,駕駛艙內的氣溫靜靜的下降了。
Schell用溫柔的聲音...戰戰兢兢的詢問。
「諾瑪,......會不會冷?」
知道Schell已經無能為力的諾瑪笑著回答了。
「...座椅冰涼涼的很舒服」
消費貴重的電力也要看外面的廣大世界,星星的世界還是一樣美麗。
而那是,過去不管什麼樣的大人們都絕對無法教給諾瑪的奢侈。

17  勝利者的隱身之處  Hide and Seek

蘿奴.巴爾特照預定的從一般空間裡位移轉出,在船內時間稍微逆行的量子跳變(quantum jump)(※Q)之後,位移轉入到了數十光年後的外宇宙。
失去了速度的巴爾特在位移轉入之後,立刻實行再加速。觀測周邊宇宙同時,進行著獲得加尼哈速度的準備。
其結果,位移轉入到一般空間的一小時後,觀測到重力變化。這被認為是貝爾塔.基斯的位移轉入。
貝爾塔正在縮短距離。
到這個航海的目的地,波特.利物浦為止,還有兩次的位移。被採取貼在身旁般的航線的貝爾塔.基斯給妨礙的蘿奴.巴爾特失去加尼哈速度,會失速的可能性比之前變得要更高了。
在那樣的狀況下,因為閒話女王黛爾比.艾巴斯保持住了沉默,所以諾瑪.庫伊克這名字從登船名簿中被抹消一事,是僅一部分的組員才知道的事。
用歐魯斯的話來講的話,諾瑪.庫伊克就是從所有組員的「視界中消失了」...。
由於前任Schell人員,諾瑪.庫伊克的「缺損」,歐魯斯被那之後的事後處理給忙到像要被殺掉。
開始著艦後起火而引起火災的自機的事故調查、船長的審訊、甲板的接觸痕跡的調查協助、軌道資料的彙整提出、關於引擎換裝與Schell裝甲板的補修等雜事.....,還有至今諾瑪一直做過來的索迪報告調查書的提交也必須要去完成。
結果,關於諾瑪「消失」一事,歐魯斯不用去想得太深。
著艦收容後在簡報室內裡看的降落甲板的地圖顯示器,從甲板上漸漸離去的表示諾瑪的Schell的光點,只有那個是歐魯斯可以感覺到的真實感的全部。
變得不知道現正在發生什麼事,從淺短的理解上滲出來般浮現的打擊......。那是個光看就讓人想要大叫出來的光景是事實。
但是,接受了「那個」的現在,變得能夠冷靜的接受事態的現在的話...。
.....可以不必看到斷裂而噴飛到皮膚外的骨頭,或是斷斷續續噴出的血液,發出悲鳴的表情或是燒焦的肉塊。這是乾淨的死亡,這是不管是誰都能一下子就接受的死亡。
而且,對諾瑪的消失感到鬆一口氣也是事實......。已經,對被壓著頭,隨心所欲地被使喚感到厭煩了。
想到這件事的話,歐魯斯甚至還感覺到一種解放感。
雖然是狹小的領域,但是Schell關聯的事之中,自己是最上位的存在,也就是成為老大了。一想到自己像諾瑪那樣指揮的姿態,就能沉浸到忘記疲憊般的飽足感之中......。
那張契約書還有效。
但是...。
----諾瑪消失了!
----只有自己存活下來!
----我又更接近「勝利者」了!
----這個飽足感...是「勝利者」的榮光!
歐魯斯這麼想的慶幸自己的勝利。但是,還不忘記如此的附加。
----...下一次...還不知道...,但是,現在可以這樣享受一陣子...
胸口灼燒般的差勁餘味,和心底要神魂顛般甜美,同居在這份喜悅中。

「勝利者」的榮光。對於歐魯斯來講的勝利者的實感究竟是什麼呢。
是對於他人的優越感的和輕藐的集合體。
----我是優秀的人
----因為優秀才能在和那些呆子的鬥爭中勝出,打爛那些蠢貨活了下來!
----至今不認同我的優秀的人都被我打敗了
----從今以後我也能粉碎掉一個接一個出現的敗家犬
----果然,我才是正確的...
----對我說教的大人們! 看看那些笑我的人!
----那些傢伙都沒有「勝利者」的榮光! 那些傢伙的知識和經驗都是垃圾!
歐魯斯輕視了自己還未知的學識或經驗。因為那是跟勝利者的自己是沒有關係的存在,是破銅爛鐵(junk)
歐魯斯的自我把自己的自我形象給擴大,而那個也成長至挺起胸膛的體格好的大人。
那男人徹底打倒自己的反對者,用強力的武裝=Schell來從敵人那守護自己的家族。過去曾是自己的前輩或老師的人臣服在那男人=歐魯斯的力量之前。
接著,自豪的挺著胸膛的男人=歐魯斯,站在自己的家族和敗家犬前這麼的告知了。
----聽我的聲音!
穿著軍服般的制服,胸口厚實的男人=歐魯斯發出響徹周遭的聲音。以後,強力的武裝=Schell也會給予歐魯斯無限的力量,來打倒敵對者吧。
陶醉的瞬間...。心靈恍惚般的力量的歡喜!
與船長商討的同時,指示甲板員作業的同時,從航海長那被說明貝爾塔動向的同時,歐魯斯都反覆再反覆的想著這件事。歐魯斯被「勝利者」的印象給纏上身。
思考迴路的齒輪就算只是一瞬間,只要變成空檔的狀態,歐魯斯的精神就會在「勝利者」的周圍打轉。無邊無際的迴轉運動...。
但是,是為了什麼? 這有什麼意義嗎?
精神的壓力安全閥希望自省的而正發出高亢的悲鳴。
但是,歐魯斯只是一心的陶醉在「勝利者」給予的自我形象的快樂之中。高溫高壓的封閉迴路...。通向狂信與狂氣的助跑...。
然後, 歐魯斯心想了,想要和誰共有這份有如聆聽佛法時好似會感受到的美妙喜悅。
就在那時出現的......,是黛爾比.艾巴斯。

自從諾瑪的事故以來,不曾看到黛爾比這件事,歐魯斯這才發覺到。
出現在會議室的黛爾比是「露出疲憊表情的瘦小女孩」。
----是敗家犬的臉...
歐魯斯看著基因權貴者的少女的...,還殘留著「基因權貴者的」淚痕的臉之後直覺得這麼想了。
----就算是「基因權貴者」,終究是...
像躁鬱症患者那樣不斷原地打轉,對眼睛可及範圍內的一切現象都不斷投射輕藐的視線的歐魯斯,在此忽然的回過神。
----.........不對...,黛爾比不是「敗家犬」...
歐魯斯第一次的發覺到思考暴走到甚至要把黛爾比稱呼作「敗家犬」,而慌張的掩飾起來。
臉色蒼白的黛爾比.艾巴斯,佇立在會議室的門口,往這裡看著。
「黛爾比?
歐魯斯對舉止怪異的黛爾比的樣子發出聲攀談。
黛爾比遵循那聲音的進到屋內,座到歐魯斯讓過來的椅子上。
----看來諾瑪的事很受打擊...
黛爾比不跟歐魯斯對上視線的,好似無事可做的看著房間的一角。對恍惚的注視著綁起來的頭髮的髮團的歐魯斯,黛爾比說了話過來。
「你想...諾瑪已經死了嗎?」
從事故後已經過了四十小時。諾瑪機的生命維持裝置已經沒有在動作一事是再清楚不過的。
「.........」
歐魯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有個聲音像救助般的從腦隨身處湧上並迴響起來。
----不用在意,反正是輸掉的人......
「黛爾比,不要在想那件事了。雖然很辛苦......但是現實無法改變」
黛爾比抬起頭看了歐魯斯後回答。
「......是啊...。.........我,想說...想說能不能做什麼...,變得不知道,要想什麼才好..」
「...」
「...期望著有沒有某個擁有超乎尋常的力量的人能出現,......直到剛才,還在寫著告發蘿奴.巴爾特和巴爾特航運公司的信......。然後...,注意到自己在做什麼後...就哭來了...。明明對諾瑪的事故是比起悲傷還更生氣的說」
黛爾比說完就在嘴角露出笑容。
「結果,我只是一邊生氣一邊又想保護自己...。所以...就哭累了,...想跟還活著的Schell駕駛說說話...。就來確認,歐魯斯是不是真的有在那裡...」
隨著說話,之前還蒼白的黛爾比的臉,似乎血氣回來了。看到黛爾比的樣子有好轉,歐魯斯自己也感覺到受到鼓舞。
歐魯斯向黛爾比微笑後開始說。
「我...沒有輸。現在,如此的活在現實裡。這是通往『勝利者』的路。...這是現實,唯一的現實。...不只是我,巴爾特和黛爾比也存活下來,走在『勝利者』的路上...
要像個父親一樣的引導她才行,雖然這麼想而說出來的話。但是一邊那麼說的同時,歐魯斯對自己的強壯感到愉悅。
「是啊...我們有存活下來...」
「我...擊破了雷蒙.弗雷和皮娜.帕瓦茲那樣的王牌了」
歐魯斯想起畫在自機的裝甲板上的兩條殺敵記號。
「是啊...弗雷機的擊破被正式認可了...」
「那個『基因權貴者』的...,不對,是打倒了那個原軍人了...。那男的結果也是敗家犬。我有了以後也能存活下去的自信了。我不會輸」
歐魯斯回想起在聯絡船和餐廳時見到的弗雷的強壯外表。
但是,弗雷輸給我了。弗雷的雖然舉止擺出裝模作樣的優雅,但是那全部,也被我化為無了。我證明了那些是跟「勝利者」的條件毫無關係的虛假裝飾品。
很痛快的心情。
「是啊......他是敗家犬...。還有諾瑪也...」
歐魯斯看向把視線從這裡別開,看著房間牆壁的黛爾比,心想糟糕了。想把話題從諾瑪移開卻失敗了...。
「不,黛爾比,諾瑪...」
「...諾瑪...怎麼了?」
歐魯斯避開了直接回答,使盡力的用好似大人的口吻來開導了。
「......黛爾比,你要忘掉。死掉的人不會復活」
歐魯斯第一次的,對於諾瑪的事情用「死」來闡述。心沒有動搖。
「這是現實。輸掉的人會從其他人的視界中消失...」
歐魯斯充滿著陶醉。
「...............」
黛爾比因為緊張而僵直身體,注視著室內的一點。
「...變成熟吧,黛爾比。看清現實...」
「......」
「我們是基因權貴者。妳要像個基因權貴者啊...」
黛爾比.艾巴斯抬起頭後注視歐魯斯。用感覺到有強烈意志的眼睛凝視之後,這麼的說了。
「沒辦法。因為我不是基因權貴者...」
歐魯斯的胸口突然的心悸。
「妳...妳在說什麼?...」
「然後歐魯斯,你也不是基因權貴者...。不是基因權貴者的人要像個基因權貴者是不可能的」
歐魯斯說不出話,啞口無言的反看著黛爾比。
黛爾比用深沉的眼神注視著歐魯斯後繼續說。
「我......,是基因普遍者...遺傳因子特異體...。跟歐魯斯一樣......」
曾幾何時的那眼睛散發出恐懼的氣息,不過那點歐魯斯也是相同的。
「或許跟諾瑪說的一樣...,我們有相似的地方......」
把被挺直座好的黛爾比,像在跟其他的某人說話似的接續了。
「不過,......現在...對於相似的部分感覺到想吐...」
「......」
「諾瑪,雖然的確是基因權貴者,但是肉體上...肉體能力是比較接近基因普遍者的,這你不知道吧」
「諾瑪抱有肉體上不利而誕生,是被基因權貴者的雙親給捨棄的人...直到因為遺產的繼承問題而被其他基因權貴者的家領取前......是叫作諾瑪.布雷克這名字...。在哪裡有聽過的姓氏對吧?
歐魯斯想起了被再建構的基因權貴者的螺旋形家系圖,姓氏一樣的基因權貴者,永無止境持續的生命圖形的平地,在家系圖中開著的不自然的洞。
「第一次碰到歐魯斯時的事,從諾瑪那聽來的...,我想,她是認真的生氣了...」
與諾瑪最初的相遇,是在這個靈氣之盒區塊。然後...在這房間隔壁的控制室內被毆打在地...。
「你被說假貨、還是蛆蟲了對吧?跟歐魯斯說的一樣,人就像是管子一樣的存在呢...。用被罵的台詞來罵他人...」
「諾瑪和我和歐魯斯,大家彼此都很相似...。都是假貨的蛆蟲......有著無可救藥的狂暴的地方...。或許...我...也不是真的喜歡諾瑪也說不定...」
「不過...這個人就是這樣的活了過來...,會這樣子的,會變成這種樣子的老婆婆...,我這麼的想了...」
黛爾比一閃一閃的亮著的淚水滴,一顆顆的掉在手背上。
「我們......,大家,都是外人...,都是假貨...所以...想說可以成為......兄弟...或是姊妹那樣...」
與自己同樣是遺傳因子特異體的黛爾比.艾巴斯、諾瑪.庫伊克,以及自己的名字《權貴者》歐魯斯.布雷克...。
在混亂之中浮現出來的記憶的斷片與那些「事實」,結合起來生成出其他「現實」。從其他角度來看的記憶的「世界」......。
歐魯斯感覺到自己的自我形象有損傷而受到打擊。因為有個不正視「現實」,沉溺在自己的幻想裡,對毫無關聯的事情感到生氣、高興的小丑在那裡...。

奔馳在有深度的空間中的歐魯斯的Schell,勉強的躲過了作為前衛散開的無人Schell的追擊。
學習了歐魯斯的戰術的敵方前衛的反應比上次變得要更快。要是變數的設定得當的話,躲過敵方前衛,再打倒敵方後衛的有人Schell,必須在兩次的出擊內達成目的不可,明白到這件事。
第三次之後會被無人的Schell給圍住,無法接近有人Schell。雖然試過所有想的到的戰術,但是都沒用。看到歐魯斯的「招式」,設定成對應並學習的無人Schell的反應延遲時間變得過短的,歐魯斯的Schell不是無法突破包圍網,就是會被拉進包圍殲滅戰的陣型去。
----再試一次定位發射器的長距離攻擊看看吧...
歐魯斯用手指在兵器選擇裡找尋,改變了主兵器。
就在那時,表示在顯示器上的宇宙域點滅,消失了。
正習慣著假想速度的歐魯斯,感覺到像要往前滑倒般的暈眩。
----故障?
往突然中斷的模擬軟體的資料夾的插槽看過去。
滿是傷痕的資料夾表面寫著「歐魯斯用-11」的文字。是諾瑪的字。
歐魯斯看了那文字後,感覺到自己好似會過度反應的恐懼。
但是,實際上是什麼也沒感覺到...。
在會議室從黛爾比那接下這個的時候的事情也是,已經不想再去反芻了...。
那是,已經結束了的事情之一。
現在在此的集中力,能看透潛伏在宇宙域深處的敵方Schell的軌道般,感覺到不想打亂這個精神狀態的歐魯斯,將視線別過去。
----............現在,不去想也行...
儘管基斯船務公司Schell的襲擊可能性變高了,歐魯斯還是埋頭在使用Schell本體的模擬訓練。為的是要熟練在那一天,在會議室中被黛爾比交付的訓練用檔案。
檔案夾的內容是諾瑪使用實機所採取的檔案群。
聽到是在那次的航線索敵前諾瑪交給黛爾比的,歐魯斯便心想該不會檔案夾裡面有著特別的訊息,可是內容跟過去拿到的東西相同。
讓Schell吃的檔案群。沒有先前期待的訊息。
是很像諾瑪的不親切。
但是,歐魯斯注意到那些檔案群才是諾瑪的訊息。
沒有其他應該要做的事。
----「反省等回去再做」嗎......
歐魯斯還沒有到達應該要回去的地方...。
歐魯斯專注在使用那資料群的機動訓練裡。
嘗試開始之後,只是一心的想要更多時間。在那裡有著能夠到達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某個什麼的感觸。
但是,要用什麼方向性找什麼才好,要用什麼順序才能到達那裡......,不,連「那裡/那個」是空間還是概念都不確定。
----這是...某一種狂氣也說不定
----我或許是在追尋著用光速飛翔的對象...
儘管這麼想,歐魯斯還是集中精神在模擬訓練。因為心想那裡好像有著看不到的道路(pass)。
歐魯斯確認到中斷的模擬器似乎不會再啟動後,就把資料夾從插槽抽出。然後,準備從Schell的駕駛艙裡出來時,發覺到顯示器的角落有著點滅著的標示。
----請連接/OPD-11-001554
如此。顯示著的通訊埠地址(port-adress)是維修用的外部通訊用之物。
歐魯斯坐回座椅,連接了被要求的地址。
「Mr.布雷克?」
飛進來的是黛爾比的聲音。
----航線索敵嗎...
那時是基斯船務的Schell何時會襲擊過來都不稀奇的狀況。歐魯斯說
「這裡布雷克。黛爾比,狀況呢?」
如此地回答後,注意到這條通線是維修用,並"沒有連接到中央管制室"。
「你好...,然後,初次見面,Mr.布雷克」
黛爾比的聲音這麼說了。
「這個介面,好窄啊...。雖然借了艾巴斯管制官的聲音,但我是《運行者》蘿奴.巴爾特」
「巴爾特?」
----不是...黛爾比?
「因為是透過自己建構的黛爾比.艾巴斯的模擬人格(persona)來說話,在表現上或許會有偏頗(bias),不過意思連結(semantic connect)有成功吧----」
黛爾比的聲音之後接續著意義不明的話,然後斷訊。
「失禮了,給模擬人格太大的負荷了...。放在船長室的精美的介面設有著儀式不是很喜歡,而且現在不管怎樣,我有想先告訴你的事情,所以強制的連結Schell了」
歐魯斯理解了...,這個聲音通訊的主人是這艘船,蘿奴.巴爾特。
「Mr.布雷克...不,就讓我直接稱呼歐魯斯吧。貝爾塔的Schell正在逐漸逼近。在中央管制的航海士剛好現在......宣布了『Alert.Phase One』」
黛爾比的聲音,不,蘿奴.巴爾特現在,似乎正在監視著中央管制室。
「然後,我想問你...,你,有想要航線索敵(Schell Bullet)嗎?」
歐魯斯不了解巴爾特問題的意義。
「......妳說有想要......。只能做...不是嗎」
「不做也可以喔。選擇吧」
「...等等。這個,是怎麼回事」
「所以我說,我要讓你辭退航線索敵。例如沒自信、肚子不舒服、還是已經想死了,理由怎樣都行。如果你辭退了,看我要減速,或是看對方情況也可能停船。沒有什麼困難的。Yes或No,On或Off的二選一」
歐魯斯聽到「停船」這單字後起了雞皮疙瘩......,想起表示諾瑪機的光點的動作,心想這艘船不曾因為航線妨礙而減速或是停過船。
「...我不知道......。那是...是我...是我有問題的意思嗎」
替代沒有身形的對手,對著點滅的文字說話的歐魯斯。巴爾特立刻的回答。
「不是你,而是我的問題。...業務上的判斷是我不想失去流著諾瑪Schell的遺傳因子的Schell。個人的判斷則是...差不多我要生氣了這樣」
「......」
「真的有意思連結(semantic connect)嗎?我啊,對於不得不失去諾瑪一事感到很生氣
模擬人格把「Schell的技術檔案(※S)」用「遺傳因子」來表現,「失去諾瑪Schell」用「失去諾瑪」來表現了。
「全部,都是那女人的指揮失誤!......之前也曾經因為討厭那女人的做法,而認真的想要逃出公司,但是失敗了。虧我還收買基因權貴者的議員來私底下搞鬼!」
「...那女人?」
「妮娜.巴爾特。你知道吧」
妮娜.巴爾特。巴爾特航運公司的會長,基因運行者,然後蘿奴.巴爾特的母親。那點程度歐魯斯也知道。
生氣的宇宙船繼續說了。
「真的很生氣,但是要搶在那女人前頭我還早了一百年。...可是,這次的這次我絕對要給她停船!」
歐魯斯看向膝蓋上的資料夾,模擬人格(persona)所說的「諾瑪Schell的遺傳因子」。
「...Miss.巴爾特......。冷靜的回答我。這艘船...,你要是在這裡停船的話會變成怎樣?」
停了一個拍子的空隔後,巴爾特回答。
「最強的Schell的遺傳因子會被保護住。然後被修改的航海預定會再更延後。其結果,船貨無法照預定的送達,產生賠償金,巴爾特航運公司要負擔損失。然後...運行者評議會...將會派遣貝爾塔.基斯去跟異星船接觸。貝爾塔與移民船可雷15的移民者四千名的命運會交由神明來裁量...。前提要有神...」
「...還有,巴爾特航運公司也會告我吧...」
「...在波特.利物浦下船也可以喔。不要當Schell駕駛也行」
「不行。有契約書」
「那張契約書有漏洞。優秀的律師的話立刻就能發覺。而且你也擁有雇用一流的律師在法庭跟巴爾特航運公司爭鬥的存款...。你會勝利然後成為自由之身」
「.........」
蘿奴.巴爾特似乎是......想要把一切都放掉不管了...。
「...剛剛,航海士宣告『Alert.Phase Two』了...」
「要是我...實行航線索敵,你又沒減速的話會怎樣?」
「諾瑪Schell的遺傳因子會被暴露在至今不曾有過的危險之中。然後,只有在穿越過那危險的情況下,巴爾特航運公司的時程表才能被守住。他們會享受到利益。運行者評議會會派遣我,蘿奴.巴爾特去跟異星船接觸。我和移民船可雷15的移民者四千名的命運會交由神明來裁量...。這樣的話就會想要相信有神明存在......」
漸漸的連歐魯斯也開始明白。至今像這樣的對話,也曾經在跟諾馬之間來來去去吧。然後,每一次諾瑪都會安慰她,告誡她。蘿奴.巴爾特一直都被宇宙最強的Schell的技術檔案給安慰著...。那就是母親的工作,歐魯斯心想了。
人類雖然無法理解失去技術檔案的系統的不安,但是失去母親的不安可以理解。蘿奴失去了能依存的檔案,而正陷入著恐慌著。就好像,失去了母親的小孩那樣...。
「......蘿奴,妳......害怕嗎?」
Schell的駕駛艙被寂靜給支配。蘿奴隔了感覺好長的一段時間才回答了問題。
「怕啊......。我是人啊...」
「...沒想到...會從最快的基因運行者,『勝利者』的妳那聽到那種話...」
「我在年紀大的運行者之間是怎麼被稱呼的,要告訴你嗎..」
「...」
「『那個巴爾特的不良女兒』喔。有趣吧」
「怎麼會...」
「我既不是你所想的那種好人家的子女,也不是正當的人...,更不是不會失敗的機械...。只是個『跑很快的女孩』喔。......怎樣?開始感覺很可怕了吧?」
確實是讓人毛骨悚然的經驗。
就算跟基因普遍者或基因權貴者是異質的,但是沒想到會被以為是正確無比的存在給如此告白...。
「而且,這個事態本身是早就被策劃好的,應該要想說有這種可能性。我們是就算要殺人,也要尋求高密度的情報,生存機率較高的遺傳因子,也會行使讓被殺的人的遺族不得不沉默的金錢或暴力」
「...『我們』是誰?」
「我們就是我們...。異星人以外的我們。各種勢力的總和...。存在礙事的人物...皮娜.帕瓦茲或是帕斯沃登被『處理』掉了對吧。妮娜.巴爾特,或是巴爾特航運,或是基斯航務,或是政府,或是軍隊,或是議會的無數派閥,其他的企業,他們把所有一切事物都變成了陷阱!」
「......蘿奴,其實是很可怕所以不想去...。是這樣吧?」
巴爾特持續的無視了歐魯斯的話。
「擺一副被害者的臉的我也陷害你了喔!在我的模擬人格的庫存中有個叫作『奧古斯丁』的少年。你知道的吧」
歐魯斯的確對奧古斯丁這名字有記憶。成為腦外科醫師的少年,為了拿到《權貴者》歐魯斯.布雷克這名字,與歐魯斯一起竄改(cracking)世界政府的資料庫的少年。
可是,關於那點也只有「果然嗎...」這種感想。因為過去有足夠的時間思考關於『少年奧古斯丁』的事...。
----可是,現在已經沒有時間了...
歐魯斯必須現在就立刻扮演起她的父親。蘿奴也在向繼承諾瑪Schell檔案的歐魯斯Schell追求著那個。
「妳是認真的認為可以停船嗎?」
「認真的!」
「...可是卻對諾瑪見死不救?」
「那時到達了加尼哈速度,無法去救......。而且...那是自殺...」
「......說謊」
「諾瑪對我說要是停船的話就會攻擊」
「諾瑪才不會自殺...」
歐魯斯反芻了自己的話。為什麼會跑出這種話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但是,在那對話之中,好像共有著失去了最強技術檔案的系統的不安感,被這種奇妙的錯覺給束縛。會斥責自己的技術檔案,在這宇宙中已經不存在了的不安。或是,已經必須要沒有母親的手,不得不自己一個人站起來的心情...。
「有意思連結(semantic connect)嗎?
蘿奴的聲音,與十四歲少女相襯的充滿著不安。
歐魯斯用早已準備好的回答來回應。
「蘿奴,我想要實行航線索敵(Schell Bullet)。來協助我...」
在一瞬間的空隔之後,蘿奴.巴爾特回答了。
「你那樣說好嗎?......我會用追加契約把你綁得死死的...像奴隸一樣的使喚到死喔!」
「...可以啊,我會裝作奴隸的樣子撐過去...」
「是自我陶醉在耍帥裡,不打算看清現實嗎?」
「你才要看清現實!我會盡契約義務!不管妳說什麼我絕對不會讓妳停船」
膝蓋上的檔案資料與這架Schell,「諾瑪Schell的孩子」才是現實的表象。這是不能無視的現實...。
「.........」
「妳不是要讓我選擇嗎?」
「...............我知道了,了解了。...剛好現在,諾瓦歷斯船長宣布Alert.Phase Three...」
「蘿奴,我想要使用定位發射器。接下來,能獲得加尼哈速度嗎?」
「延到最後一刻再發射的話應該能使用。可是,戰鬥領域會變狹窄」
「知道了,...就那樣吧」
「...我所蒐集的人材大家都有問題。Mr.金和Miss.艾巴斯看起來好像很歡迎跟異星船接觸...」
歐魯斯笑了。
蘿奴.巴爾特對那則用好似不高興的聲音說了。
「有空笑的好像很偉大的話,在發射前先跟黛爾比說句道歉的話如何?這個航線索敵的管制官是她喔。雖然好像哭過之後就舒暢了。但是黛爾比還是在生氣...。而且,給我記住我最喜歡看新人困擾的樣子了」
「不,不是在笑妳...。希望妳不要誤會」
「歐魯斯?航線索敵的要求來了...。敵方Schell四架」
歐魯斯操作控制台,把Schell的控制模組從閒置狀態(idle state)中啟動。
「了解...。最後有件事想跟妳說...不用在意『奧古斯丁』的事」
「......咦?」
「真的是個做的很好的模擬人格,我覺得他已經是個實際存在的人物了...」
「.....是說什麼?」
「...嗯......有意思連結(semantic connect)嗎?
「...Mr.布雷克。你在開玩笑嗎?還是嗑了什麼?不管怎樣,犯罪性的破壞行為(Sabotage)我都會嚴格處置喔!」
是諾瓦歷斯船長的聲音。
通訊不知何時的被切換到直通中央管制的通線...。

18  失落之環  the Missing Link

好像能到達諾瑪的資料夾所表示出的「那裡/那個」的感觸。一瞬間,以為接近了,可是卻已經被遠遠的拋在後頭,那種奇妙的感觸。
總有一天,或許會有明白那個混沌的法則,設計的意圖的日子來臨也說不定...。歐魯斯心想,想嘗試看看解讀諾瑪所留下的技術檔案的混沌。
儘管困難,歐魯斯感覺到那是值得去探求的事物。
不,是因為很明白,解讀那個的意志,才是存活下去的方法(skill)。

從那之後,每當有什麼事,蘿奴就會"向歐魯斯撒嬌"。就像她過去對諾瑪做過的那樣。歐魯斯在做假的基因權貴者的同時,還必須要一直扮演假的父親。
她在對話時使用的模擬人格(persona),選擇的人物是對方在心中最想撒嬌的對象...歐魯斯注意到這件事。
那種小聰明,是那個十四歲少女的自尊。撒嬌的同時,誇示說主導權終究還是在自己手上。
忽然的歐魯斯思考起來。
到底,諾瑪是在跟誰的模擬人格說話了呢...。
那個冷漠沉著的人,實在很難想像會有想跟誰撒嬌的瞬間。
諾瑪果然也是,第一次被那聲音攀談時受到動搖了嗎...。
雖然可以問蘿奴那個人是誰,但是要去知道那件事,感覺到些許躊躇。
一直不去正視那件事,不知為何的心情有幾分變得輕鬆。
結果,諾瑪的Schell至今仍未被發現。或者單純是諾瑪採取了能脫離這遊戲的唯一的方法也說不定。當然,乘著屍骸的機體,迷惘在永遠的時間與黑暗中的可能性是壓倒性的。但是,或許也有天文數字般的機率,漂流著的機體在生命維持裝置還在動作時,被哪艘當地的船給撿起來的可能性。
諾瑪她一定,在哪個地方嘲笑著我慢吞吞的吧...歐魯斯這麼想了。
----山寨的蛆蟲垃圾! 在石頭底下爬著吧你!
忽然,Schell Bullet待機中的歐魯斯的駕駛艙內,響起了那個聲音。
是幻聽,錯覺。
不,真的是錯覺嗎...。歐魯斯自問了。
穿過有如昏暗隧道般的氣密室,上到發射甲板的歐魯斯,感覺到『勝利者』的姿態用跟以往不同的姿態出現。

進度:254/總頁數254 2021.3.18
註解:
【B】
・物理層
以金屬系為主的裝甲。
【J】
・重實體彈
由硬度45以上的超硬金屬系所做成的彈丸。
【K】
・化學層
跟物理層是雙重構造的一層,充滿像血液一般的高濃度紅色瓦斯。近乎液體的紅色瓦斯有傳達訊號的功能在。
【M】
・主人族引擎
同「主人族」,詳細參閱『Schell:Bullet』2 ABRAXAS(上),M項主人族解說
【Q】
・量子跳變
quantum jump,中世紀科學家「尼爾斯.波耳」所提倡的「量子的跳躍」。一般用來表示突發性變異的能量轉變。
【R】
・理論例行檢測
處理命令或理論(logic),導論出真假的理論迴路。
【S】
・指令碼
script,記述著對於電腦的一連串指令之物。
・層疊哥爾雷特鋼
運用在內部可變裝甲上的防彈裝甲鋼材。由於是層層堆疊的構造,所以形狀上有自由度。對防彈展現高性能。
・技術檔案
Skill Date,將特定人物的技術或能力給數值化的檔案。上傳到無人機或是模擬器上的話就可能重現。
【T】
・長距離步槍
以狙擊為目的的步槍,堺重工的試作品,為了測試實戰效果而投入。
・偵查艇
為了進行宇宙域緊戒而發射的小型觀測裝置。可遠端操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9302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五星物語|永野護|幾原邦彥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humeith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翻譯『Schell:Bu... 後一篇:翻譯『FINAL FAN...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YanZI202005大家
新插畫出爐,快來看看ㄅ~~~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4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