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你願意為和平付出多少代價 048-只能陪你到這裡了

作者:Non│2021-03-10 18:00:13│巴幣:16│人氣:157
  
  ※2021.03.15更新

  首先,先上一張真實比例的地圖。

  紅標是聖譽界總部﹝馬爾他騎士團﹞,黃圈是結界的範圍,給各位朋友方便了解故事裡真實的大小,如果圖太小,點擊可以放大。


  那故事開始了。





  現在仔細想想,我好像真的沒看過娜菈卡用過攻擊技能。

  在無垠地獄裡的九年多我們實戰了很多次,結果都是被她的無限閃避玩弄到投降,我一直以為,是我的實力差到沒讓她出手的必要,沒想到真相大白,竟然是她根本沒有攻擊技能。

  「不是啊妳身為思念體異能者創造攻擊技能應該很容易啊!好歹也有個一兩招吧!?」

  「完全沒有喔。」

  娜菈卡似乎很引以為傲的搖手。

  「因為打架一定會受傷,受傷一定會痛,其實我超怕痛的,所以能閃則閃幹嘛找自己麻煩呢?」

  「……」

  我超級無言,這就是所謂的我怕痛,所以我把閃避點到全滿嗎?

  「喂!!!」

  「!?」

  這時,我的視線忽然天旋地轉墬向地面。

  餘光裡,總是從容的娜菈卡竟然露出了我不曾見過的表情,那同時是錯愕、是出乎預料、是不敢置信。

  在她面前、也就是我剛才所在的位置被一個人影給取代──與其說是人,不如說是隻發狂的猛獸。

  是格薩爾。

  全身佈滿黑色焰氣、眼睛泛出殺戮流光的格薩爾。

  ……怎麼了?

  娜菈卡姐……妳不是擁有先手的極致、一切都在妳掌控之中嗎?怎麼還會露出那種表……情……?



  ……



  「……小鬼快起來!」

  「!」

  睜開眼後,我發現自己正掛在娜菈卡的肩膀上,她不斷用違背物理定律的方式高速移動,而回到我手上的烈鋒帚正流出生命氣息。

  我死了,是一擊秒殺。

  「醒了嗎!?」

  娜菈卡的語氣罕見的相當急迫,我趕緊握緊烈鋒帚從她肩上跳起來。

  「白癡別亂動!」

  「!?」

  來不及了。

  我才剛轉身,格薩爾就從我們兩人之間閃過,我的下半身直接炸成血霧消失了。

  這……是什麼鬼?

  娜菈卡隨即抓住我展開空間之門,但下一秒──

  「還想給老子跑啊死蟲子!!!」

  唰──!

  空間之門,被粉碎了。

  形同朽木、形同糞土一樣被格薩爾轟成一片片碎片,彷彿是要讓我們明白他可是獨霸一方、能打破一切規則、「老子才是規則」的格薩爾。

  格薩爾一把拉住我裸露的腸子把我當成鏈球甩向地面,然後追上娜菈卡和她在空中展開纏鬥,這一摔我差點又死,我拄著烈鋒帚撐起身體吐出一大口濁血,正打算等身體復原去幫娜菈卡時,我的頭頂,被巨大的陰影給遮住了。

  碰轟──!!!

  茲米的龍爪落下,將我和方圓十幾公尺的地面全夷為平面,毫不留情的龍火接著噴出把變成肉泥的我烤成焦炭。

  烈鋒帚的絕對護主發動,在火海中用勁氣幫我開出一個空洞,浴火重生的我抓住烈鋒帚衝向龍頭,往他身上唯一的傷痕斬下去,但茲米完全不為所動,他只是眼皮一閉就把斬擊化為烏有,兩隻龍爪馬上揮了過來,把我像蚊子一樣拍成血渣。

  「幹──!!!」

  我對自己的弱小感到可悲,黏在他手上復活的我用盡全力揍向龍爪才稍稍的把龍爪給震開,然而,茲米卻似乎毫不在意我的攻擊和存在,他竟然轉頭看向娜菈卡那裡。

  另一邊芙迪重新加入了戰局,娜菈卡完全被壓制,雖然她還能閃掉攻擊,但無法使用空間之門等於是少了借力反擊的手段,她一路節節敗退,眼看就要被逼到結界邊緣。

  「媽的你有種就別理我!!!」

  我用烈鋒帚往茲米的指縫插下去,成功讓他發出不舒服的吼聲瞪向這裡,直接和我的深邃之眼對上。

  『!』

  他像是失魂似的愣住了。

  火紅的雙眼先是瞳孔放大陷入無盡深邃,接著從中燒起熊熊怒火,毫不掩飾的射向格薩爾。

  成功了,連異能者也生效了。

  這是我在制裁網路砲狗時,意外發現的深邃之眼新用法。

  人們出於本能,身體會主動避開自己害怕的事物,基於這個原理,我現在可以脅迫中深邃之眼的人去執行我的命令,否則他們將會看到自己最害怕的恐懼。先前的無人島之戰,我就是利用這個成功操控了日本和美國的軍艦。

  我給茲米下的命令,正是去攻擊格薩爾。

  茲米展開翅膀一振,強勁的風壓把我給吹飛,他飛上空中朝激鬥中的格薩爾俯衝過去,高舉龍尾甩向他。

  「!?」

  龐大的體重加上重力形成無比的破壞力,儘管格薩爾已經意識到,還是無法擋下被砸向地面,而且這還沒結束,茲米收起翅膀追了下去,舉起雙腿瘋狂的踐踏,像是恨之入骨、像是要置他於死地的完全不給活路。

  「你在幹什麼啊混帳──!!!」

  芙迪傻眼。

  「是幻術!姐姐龍叔中幻術了!」

  熟悉幻術的卡莉法馬上看出端倪朝我衝過來,她很清楚攻破幻術最快的方法就是攻破施術者。

  我不會如她所願,當然,娜菈卡也是。

  就在長槍刺中之際,我的背後即時冒出一隻手臂把我拉進空間之門──我原本預期的發展是這樣。

  但沒想到。

  「咳啊!」

  金屬冰涼的觸感滑進肋骨,我身體一陣抽搐,眼睜睜看著長槍貫穿我的胸口。

  ……咦?

  ……娜菈卡……人呢?

  我顫抖的視線望向遠方,才發現娜菈卡也一臉無奈和抱歉的看著這裡。

  她受傷了。

  她的右臂上有條不斷滲出鮮血的撕裂傷,傷口深到幾乎無法動彈,她被迫按著傷口的同時還得閃躲芙迪的攻擊,所以別說來幫我了,她自己都自顧不暇了。

  卡莉法掐住我的臉硬是將我的頭扳回正面,對視的雙眼開始扭曲起來。

  糟了,是幻術。

  要是再中一次無垠地獄那種等級的幻術我可能就結束了。

  我趕緊閉起眼睛盲目的亂揮烈鋒帚,但這只是垂死的掙扎而已,卡莉法猛力一推長槍把我釘在地上,兩腳踩住我的雙手,直接用手扒開我的眼皮。

  妳他媽……居然做到這種程度嗎!?

  呼──!

  「!?」

  正當我萬念俱灰時,卡莉法的臉忽然被一道銀白色的身影撞上。

  那是一隻幽美的人型野獸,有著銀白色的長髮、血紅色的貓眼、白如病態的肌膚,以及青春永駐的容顏與肉體,她像魅影一樣纏住卡莉法並撲倒,兩人在地上滾了好幾圈。

  卡莉法率先踢開少女,敏捷的用最短時間起身重回戰鬥姿態,少女則是在半空優雅的翻了一圈,四肢朝下輕盈的落地。

  「……咦?」

  這不請自來的銀白少女讓卡莉法愣住了,不僅是她,我也是,連插在身上的長槍也忘記拔起來。

  「為…為什麼──」

 「為什麼這裡會有艾絲特莉!!!???」

  卡莉法準備要說的話早一步被芙迪的怒吼蓋過,明明芙迪就沒在這裡,卻彷彿內建艾絲特莉雷達一樣敏感。

  是的,是艾絲特莉。

  而且是身上只有脖子圍著一條碎布、其他地方全都赤裸裸的艾絲特莉。

  在場符合這個身份的,也只有她了。

  是阿波絲──不,是小艾。

  小艾瞪了我一眼,我馬上理解她的意思,她為了不讓自己有任何「阿波絲」的線索才犧牲色相出場,我心懷感激的連忙拔起長槍,卡莉法見狀正要回頭阻止我時,小艾立刻撲上去將她給推倒。

  「艾絲特莉妳幹什麼妳忘了我們有條約嗎!?難道妳也被操控了嗎!?」

  「妳又想讓歷史重演嗎畜生!!!???」

  小艾成功吸引了卡莉法和芙迪的注意,目的達成後她頭一甩就往廢墟裡竄走,芙迪這一分心,也讓娜菈卡總算找到機會用空間之門逃走。

  「等……混帳──」

  碰轟──!!!

  地上的所有事物,全被震到懸空了。

  茲米腳下的地面爆成蜘蛛網狀,噴出一股猶如來自地心的焰氣,焰氣貫進他的腹部爆出強大的衝擊,直接穿透龍麟擴散到全身。

  「──……!」

  茲米發出無聲的嘶吼,嘴裡噴出鮮血。

  「別給老子太囂張了死蜥蜴──!!!!!」

  嘴角和鼻孔滲出血絲的格薩爾從地下衝破地表,一拳又一拳的把茲米當成沙包不斷往空中轟上去,就像是中了格鬥遊戲裡的終結技能,茲米完全沒有還手之力,只能任憑衝擊波在他全身上下炸開。

  格薩爾最後抱住茲米的尾巴雙臂爆出青筋,把他龐大的身軀甩向天頂撞上結界,結界激起淡黃色的漣漪,被吸收的力量反彈回來颳起強風,瞬間吹散芙迪召喚的烏雲,總算重新露出了午後的天空。

  這一擊,分出勝負了。

  茲米癱軟的黏在結界上,兩眼翻白失去意識。

  可是,其他人的目光卻沒有在被打敗的茲米身上。

  大家的目光,聚集在他的身後。

  因為,結界裂開了。

  芙迪曾親口說過,能抵擋核爆的結界竟然裂開了。

  嗖!

  幾乎在這同時,娜菈卡抓著我穿過空間之門來到裂痕前,而我的烈鋒帚也早已蓄滿氣,斬向只差一擊就會瓦解的結界。

  真是感謝你了,格薩爾。

  這根本是天上掉下來的救命稻草。



  「妳休想──!!!!!」



  「「!?」」

  天地,翻轉了。

  原本的天空,忽然變成顛倒的城市,我的斬擊變成斬中地面的建築物。

  ……咦?

  天空……去哪了?

  我們頓時陷入空間迷向失去方向感,連娜菈卡也愣住了,我下意識地拉著她往反方向飛去,結果這才發現另一邊居然也是地面。

  不對,這不是天地翻轉。

  而是只有結界裡的一切翻轉了。

  結界裡彷彿變成一顆顛倒的雪花球,原本的城市現在在我們頭頂,而我們的腳下則是變成了長達兩公里的巨大坑洞,只有聖譽界總部突兀的懸浮在坑洞正中央。

  「小鬼快跑──!」

  娜菈卡的呼聲把我拉回眼下。

  她叫我快跑,知道為什麼嗎?

  當雪花球顛倒後,會發生什麼事?

  對。

  原本沉在底部的雪花,全部都會灑下來。

  頭頂上的城市,下墜了。

  沒有固定的盆栽、餐盤、刀叉、傢俱、腳踏車、轎車、公車、河水、戰鬥後的殘骸猶如暴雨傾盆落下,緊接著是整片顛倒的城市,以及長達兩公里、滋養著萬物的大地。

  娜菈卡展開空間之門,正要拉著我穿越時,我們之間,閃過一道金黃色的閃光,讓她不得不及時放手。

  但我的手掌仍被切斷了,只剩空虛的斷面。

  「想去哪裡?娜菈卡‧阿惟祈。」

  「「!?」」

  在阿波絲的故事裡,有個因為艾絲特莉而發怒的魔女。

  在娜菈卡的故事裡,也有個因為另一個自己而發怒的魔女。

  如今那個魔女,正在我眼前。

  芙迪手裡抓著我的斷掌,當著我們的面捏成肉泥,接著她的手背上亮起術式的黃光。

  轟隆──!!!

  整座空間響起震耳欲聾的巨響,最外圍的結界開始以聖譽界總部為中心迅速收縮,所有撞上結界的物體全部灰飛煙滅。

  「找到你啦死小鬼!!老子還沒找你算帳啊!!!」

  在這節骨眼上,格薩爾竟然還無視即將毀滅一切的結界,一路轟爆下墜的物體朝我衝過來。

  現在唯一的活路,只剩聖譽界總部了。

  我和娜菈卡對看了一眼,馬上明白對方都在想同一件事,但就在眼神錯開前的最後一秒,我似乎看到她臉上浮現一抹淡淡的微笑。

  「再見了,臭小鬼。」

  她似乎在這樣對我說道。

  芙迪和娜菈卡隨即化成兩道殘影,不斷在殘骸間碰撞並一步步靠向聖譽界總部,我當下也沒辦法多想,馬上跟了上去。

  「他媽還想跑啊──!!!???」

  轟──!!!

  格薩爾從我下方一拳轟上來,那誇張的破壞力即使讀心術已經預判到我也做出閃避,還是將我的左腳炸成血渣。

  緊接著第二拳,是我的左手。

  第三拳,是我的右腳。

  第四拳,是我僅剩的右手。

  「幹──!!!!!」

  身體被破壞的速度遠快於重生的速度,我只能咬住騰空的烈鋒帚,用深邃之眼瞪向筆直而來的格薩爾。

  拜託了。

  一定要有效果啊──!!!

  「幻術對老子沒用啦──!!!」

  「!?」

  我最後的掙扎,連同身體一起被不講理的拳頭粉碎。

  眼看聖譽界總部就在咫尺,我卻什麼都做不了,只剩一顆無力的頭顱往深淵墜去。

  ……結束了。

  ……真的……結束了。

  原來……娜菈卡的笑容是這個意思……嗎?



  「才不是這個意思呢傻徒弟~」



  「!」

  那帶點戲弄、卻如同救贖的嗓音在我耳邊響起。

  「抱歉失禮一下啦,你可別辜負我的期望喔。」

  娜菈卡舉起腿,一腳把我的頭當成足球踢向聖譽界總部,我就這樣飛進大廳,不偏不倚的落入某個人的手裡。

  「呀啊啊啊啊啊啊這什麼鬼東西啦──!!!???」

  七孔流血眼歪嘴斜的我和薩莫里爾死死的對視,他發出女孩子般的尖叫聲昏了過去。

  轟隆──!!!

  將方圓兩公里的一切吞噬殆盡的結界最終在總部門外停了下來,大廳在輕微的晃動後陷入一片不尋常的死寂。

  怎麼了?

  為什麼那麼安靜?

  掉在身旁的烈鋒帚不斷流出生命氣息,每秒都像有幾月幾年這麼漫長,我等不到身體完全復原,就死撐起半殘的身體望向大廳。

  「!?」

  大廳左邊,是擺好架式隨時準備開戰的蘭芷和馬歇爾。

  大廳右邊,是擺好架式隨時準備開戰的小冶和風行者。

  兩派人馬的中間,是趴在地板上昏迷的茲米和守門者,以及站得直挺挺、槍頭抵著娜菈卡喉嚨的卡莉法。

  娜菈卡大字形的躺在地上,左手被格薩爾十字固定、右手被芙迪十字固定,她的雙腿則是被穿回衣服、變回阿波絲的小艾腳踝固定──乍看之下是如此。

  「啊啊啊啊死老太婆別亂動很痛啊──!!!」

  「混帳死瘋狗你才別亂動!!!」

  「嗚……」

  那三人不是抓住娜菈卡,而是被娜菈卡抓住了。

  他們的雙腿互相卡在一起、手掌以下陷進空間之門,三十根手指在糾纏的腿間用非常極限的角度卡死,只要有一方出力,三人就會同時承受關節反折所帶來的劇痛。

  「快放開格薩爾大人!」蘭芷和馬歇爾的劍指著芙迪。

  「你們才是!快放開部長!」小冶的戰斧和風行者利氣的指著格薩爾。

  「警告你們都別亂動!小鬼你也是!」卡莉法的槍頭依然抵著娜菈卡,雙眼則是瞪著蘭芷他們和我,幻術蓄勢待發。

  四邊全都繃緊神經屏息以待,只要有一邊輕舉妄動,就會瓦解這危險的平衡並讓其中一邊賠上性命。

  但就在這時。

  「阿以憐!把娜菈卡殺了!!!」

  平衡,被芙迪打破了。

  這超越大局、充滿私心的選擇讓卡莉法當場傻住,她不敢置信的看向芙迪,像是在確認自己沒有聽錯。

  「給我動手──!!!」

  「不准動──!!!」

  「「「!?」」」

  「嗚嗚……對不起…對不起……」

  所有人的視線,全都聚集到我這裡了。

  薄藤色長髮少女邊流淚邊怯生生地發出像羔羊一樣軟弱的道歉,她被我一手抓著頭擋在面前,一手用烈鋒帚抵著脖子。

  她正是杏潔,也是三位部長曾經的視如親人的好朋友──阿爾瑟雅的女兒。

  「把結界解開!不然我就殺了她──!!!」

  「混帳東西……你竟然敢動她!?」

  這舉動徹底激怒了三姐妹,連站在我這邊的阿波絲也燃起怒火。

  「你這小鬼活得不耐煩了嗎!?」「部長還是先解決小鬼吧!」「格薩爾大人現在該怎辦?」「等等老子全部把你們幹飛啦──!!!」

  快點給我解開──!!!!!」

  混亂中我也發狂似的吼道,把烈鋒帚的前端刺進少女彷彿未染塵囂的脖子,一滴滴的流出鮮血。

  然而,這不是命令、也不是威脅,而是乞求。

  ……是的。

  老實說……我已經想不出任何辦法了。

  躲在杏潔背影後面的我咬著牙,強忍著害怕的淚水,只乞求芙迪能放我和娜菈卡一條生路。

  …………混帳……混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大廳肅殺的氣氛,被芙迪突如其來、崩潰般的叫聲一起給沖散了。

  到底為什麼你們要做到這種程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平穩的過日子不好嗎!?當個平凡的異能者不好嗎!?你們都已經是萬中選一超越普通人的異能者了到底還想怎樣啦──!?每個時代、每個國家總是有自以為是的傢伙想要改變世界到底是怎樣啦!?西元前也是、西元後也是!你們就不能安分一點、沉浸在自己身為異能者的小確幸裡就好了嗎為什都要出來搞事啊!?我知道世界很爛,但這已經是我們不斷努力不斷維持和平之後的結果了!你們到底哪裡還不滿意啊!?走在路上不用擔心會被異能者搶、住在家裡不用擔心會被異能者入侵,還能優閒地能享受咖啡和電視都是我們的功勞你們知道嗎!?為什麼你們不感謝我們!?為什麼你們還要跟我們作對!?就是因為你們覺得這種和平是理所當然、沒看見我們在背後的付出才會覺得無聊啊!我們什麼都沒欠你們好嗎!?我們也沒苛求你們好嗎!?所以到底為什麼要這樣針對我們!?我們只是想要一個能夠自由自在、能夠做自己、不會再失去任何珍惜的事物的世界而已啊──!!!!!」

  一長串發自肺腑的真心話和淚水一起湧了出來,芙迪像是受盡委屈的小孩,完全不顧形象的開始放聲大哭。

  「你們想走就走吧!你們想殺就殺吧!之後怎樣我都不管了!因為我已經受夠了──!!!!!」

  啪唰──!

  外頭的結界碎成淡黃色的碎片,一片片的落向深不見底的黑暗中。

  結界沒有了,芙迪的阻饒也沒有了,卻沒有人急著從這裡逃走。

  所有人都默默低著頭,看著不斷抽泣的芙迪彷彿在反思她的話語以及自己的過錯,連格薩爾也一臉彆扭的閉起嘴。

  因為在場有資格反駁她的人,一個都沒有。

  無論是走過的歷史,還是對聖譽界的奉獻,每個人和芙迪相比都是望塵莫及,這兩千年下來,她背負的不僅是部長的頭銜,還同時是一場戰爭的勝負、一個政權的轉移、一個國家的盛衰、甚至是一個種族的存亡。

  能力越強,責任越大,這無與倫比的壓力已經不是用「你能不能承擔」一句話來衡量,她不知道忍受了多少懷疑、多少否定、多少絕望與崩潰才造就出今天的堅強、和義無反顧為聖譽界挺身而出的決心。

  我想,就是因為芙迪的付出已經遠遠超越我們能觀測的範圍,所以我們才會認為現在的和平是理所當然吧。

  我們否定世界的作為,在她眼中就像是在踐踏她曾經的努力,即使現在停手了,幾十幾百年後仍然會有新的異能者重蹈覆轍。

  一年復一年、一亂再亂,成為最後一根稻草的我們,終於讓她累積到極限的厭煩與無力全都爆發來。

  我不清楚芙迪是真的受夠了,還是只是在說氣話而已,我也不敢說我們會不會因為這些話而有所改變。

  但至少我敢肯定的,是這場戰鬥已經沒有打下去的理由了。



  「…………果然,祈莉莎還是以前的祈莉莎呢。」



  娜菈卡充滿感嘆的嘆息,總算讓不知道該從何結束的場面回到正軌。

  「我想,妳的心願已經清楚的傳遞出去了,不僅是我、不僅是格薩爾,在場的所有人都確實的接收到了,當然,我的傻徒弟也是,對吧?」

  「……咦?」

  我還沒反應過來,娜菈卡就彈起響指,分別在蘭芷他們、小冶他們,卡莉法以及我的腳下展開空間之門。

  「「「「!?」」」」

  「好啦~~老屁股們,我們就先安心的休息一下吧,等著看看沒有我們的干涉世界到底會變怎樣吧~」

  她背上的凍齡結界忽然閃出亮光,張開一道淡黃色的護罩將芙迪、格薩爾、阿波絲還有她自己給包覆,然後向外膨脹包住聖譽界總部。

  「妳幹什麼娜菈卡──」

  『臭小鬼。』

  「!?」

  娜菈卡的聲音,清楚的傳進了我的心中。

  她露出豁然開朗卻又不捨的笑顏,像是在餞別的目送我離去。



  我還沒跟你道謝呢。

  謝謝你相信我。

  謝謝你把我解救出來。

  也謝謝你,讓我聽見祈莉莎的心聲。

  雖然還有很多話想說,但抱歉了,

  我的職責已盡……不,應該說,我的職責現在才要開始。

  所以,最多只能陪你到這裡了。

  之後的未來,可是充滿很多變數,你可要小心、可要深思熟慮後再做出決定。

  請放心吧。

  這不是掰掰,是再見喔。

  我會滿心期待我們下次再會的。

  因為。

  你可我的徒弟呢。



  「等…等等──娜菈卡姐──!!!」

  我完全栽進空間之門裡。

  就這樣連道別的原因、之後的結果都不清楚,又被娜菈卡的獨斷給擺了一道。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9197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小說|小說|輕小說|Peace|奇幻|反社會|邪道|戰鬥

留言共 1 篇留言

Non
更新紀錄
2021.03.11-添加一小節新畫面、重新編排後半段的段落。

03-11 11:26

Non
2021.03.15-在芙迪崩潰後新增四百多字的內容03-15 17: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r101361013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你願意為和... 後一篇:[達人專欄] 你願意為和...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ason990505各位巴友
歡迎各位巴友來我小屋觀看文章 或單純交流認識!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1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