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舊詩倉庫

作者:旅人│2021-03-07 02:09:58│巴幣:2│人氣:137
能容忍作品在資料夾裡存活個幾年沒有全部銷毀,仍然在繼續更新黑歷史的現役怪胎。

想了一下,決定開一個倉庫整理過去寫過的詩。包含還很拙劣,但是忠實反映當時感性的陳年作品及近年反覆推敲的舊作。

業餘寫作,還請多包涵。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8909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文學||文字創作

留言共 11 篇留言

旅人
十五歲時的兩首。

****

一個人是孤單而

寂寞
是人群的喧囂包覆耳膜
噪音流入體內 卻一句給自己的話都沒有

空虛不由自主從眼角流出
的無所可依

【孤與寂】

*****

顫慄 瞳孔藏整片黑森林
逼近的巨影將星辰一一掐滅

囚她 於觸不到邊界的大黑箱
(腳鐐是利齒抑或胸口的重壓?)

呼吸被緘默 遠去
成串的珍珠色幻影
(此處禁止攜夜鶯歌聲入內)

那些美麗的童話
畢竟代替不了照明
(他們說 宇宙仍在持續膨脹 死寂的令人發狂)

翌日晨曦踮著腳尖走入玻璃方塊

意外發現──水族箱裡
一隻魚 溺斃於深藍的憂懼

【nightmare】

03-07 02:17

旅人
十八歲時。
****

這樣的黃昏讓人想起隔著老家紗門看出去的大街

兒時總不斷在草蓆上臆想
無數次將人生推展至老死而嚶嚶哭泣

方才願意睡去

祖母不在的時候,我是不會溜出去作小流浪貓的

那時一張椅子便算作我圈起的領地,一扇門便隔著整個宇宙

多麼單純易解的世界

【二三事】
*****

沒有終站的公車

向著比認知的遠方更遙遠的彼端
到誰也不認識的地球盡頭

腦內旅行一小時。

硬幣叮叮噹噹的落在許願池底部
人們都在向誰祈願自己的落腳處?

逃亡慣犯翻轉硬幣

正面是漂泊的夢境入口
反面是思念的家園門扉

下車鈴於是無奈宣告:
又一場假警報

限時的流浪演習
將切換回日常循環模式

自我放逐或許無限制延期

直至世界末日

【一日漂流】


****
他偷竊,將那些至寶擺放在名為腦的洞窟
像任何一隻龍一樣嚴加看守它們

他近乎執著地啃食,咀嚼每片說書人血肉的滋味

他開始排列,用那些珍貴的寶物
一次次堆砌堡壘而後推倒它們,自發性的箱庭療法

他笑了,有一百種剽竊,就有上千種切割傷口的方式
用來體現無可計數的貪婪
……
關於寫與讀。

【饜.藏】

03-07 02:18

旅人
堆砌症狀的開端。

****

夜央 月光浸透我的眼球
沿輕而軟的透明弧面

漏進幽幽深深 掙脫不出的溶洞

子時零分 給糖果罐餵飽了水
夢再也浮不起 予我些許扼殺的快意

不可描述的睡意陳屍於淋浴間
點對線 在壁面投影出一日樂園

時間感太黏稠 揉合點放射粒子
再鎖上腦內每個突觸 好在神經裡投毒

既然無法觀測
何不讓貓在箱子裡 捉捉蝴蝶

黎明時分犯嫌回到現場
為前夜幽靈睡過的棺中獻上花束
真兇是 白瓷時鐘忘記取下的假面

然今日我依舊倖存
驗昨夜瞳孔放大臨終的指針


【更漏子】

****
過飽和 時間是甜的
沾著昔日妳未刪減的笑聲
銀茶匙旋紐三圈半
到正來信的時刻 上鎖

噪音汙染切不了靜音
窗外便要溶化 摀住叨念不停的耳膜

忘卻的已讀信綿亙至周三
知覺麻醉 空投 降落傘

紅郵筒裡躲雨的貓等待回音

回音 恍恍惚惚
窗紗後掠過來誰的呼吸

小刀削去六分之一日的睡眠
我伏窗 等待回音

【雨霖鈴】

****

昨日午時電視機宣告雨季
忽然來到

臨時陣雨 隨心更換毛皮
虎斑 三花 純黑
即使藍漆窗台瞌睡的白貓 也絕不過時

撫摸耳後只許五分鐘 請把握限度

暗室專用顏料 竄改樓層的路標
向晚 塗鴉用它們新生的翅羽飛翔
帶著飽含夜光的故事歸巢

回收文字無所謂先後
解不開謎語 就禁止向腦內通行

一窩亂髮被水氣 堆積在頭顱兩翼

要用來打造圍籬嗎?
這樣就誰都聽不見細雨裡的街了

手邊待寫的瓶裝物
趕不及午茶遂倒進糖罐

在爐上熬煮至 電源過熱急需冷卻

暮時蟬騷的中心是
重金屬連鎖偏頭痛

正值雨季的空繩症候群

不拒絕晾曬含水百分之六十的
梔子香

請給倦極的耳膜
一個可休憩的平面去夢
......
為了參加某論壇活動創作小說期間所作。

【耳機結繩記事】

03-07 02:26

旅人
偏重抒情唯美時期。

****
號誌是遺失在 地平線彼端的落日

禁止追逐過往 是嗎
電漿態的時間 在艷麗中燒灼殆盡

青色信號燈 久候不至

橫越天路只見
急行軍擦傷的雲痕


鋼青夜幕

我仍在等待通行的暗號
誤認剪影就是 一度遺失的起點

然光陰並非
以回旋曲式再現的二輪劇目

四次元時軌的縱走
卻只能用二維扁平的手勢留下
謝幕前一秒的定格
未免太不公平

世界完結的前夜
舞台即將倒數 不允許眨眼

燈泡裡極其漫長的黃昏
強留我於十字路口眺望
對向起伏升降
永不停歇的旋轉木馬
......
作於某年12/31。

【前夜輪旋】

****

雨句揮發
收不回露水隱約的觸覺

文字若要出逃 全部飲下也無妨

蒸散的思緒將天地間織起
線與維度

具象的


在紙面的乾旱到來之前
翻掌 作一個祈語的手勢

縱身隨窗外及時雨落下
.........

如果忘了想寫什麼,就把靈感嚼碎了重新來過。

文字如水,只要存在腦中便能生生不息。
無心才是最好的,潛意識自然知道它想說什麼。

【及時語】


03-07 15:09

旅人
鐵欄杆 拘束暗室的眼
如若夏風裡逃走了曾經的笑
就去向緊握的掌心追討

她奔走於塔尖所指
乘蒼穹裡難以目視的大犬

過熾的瞳孔烙痕 黑 不是子夜
上一秒的光將 不復存在
錯過了 才給予毀壞的映像

瓶中 畢竟是去年的雪了
微涼 是因為那玻璃房 殘有冰的氣息

琉璃瓦 群青至走調
只是蜃樓 她獨居的荒城

空近似無色 目眩的她失去了
講述永恆的聲音 化為泡沫

指尖無聊捎來風鈴竊竊的詩語
這宜於眺望的小窗
從未有蟬聲的暴雨 轟然

她夢見白晝之夢 橫越夏的晷
靜寂等待下一朵花拆

儘管屋頂上飛逝的雲影 美麗不再

.....
靈感來自攝影。

相機誠實反映上一秒的光,會因取景失敗而毀了好不容易抓到的那一瞬間。

儘管視覺的連續攝光,使腦產生月亮位置始終不變的錯覺。
每一秒都有獨一無二的故事在發生。

正因時光有限永不回頭,才如此美麗。

【蝕夏錄】

03-07 15:09

旅人
緊鎖的黑暗裡盛開了
從前枕邊哼唱的鈷藍小調

鐵絲網尖銳的斷面
用指尖溫柔 抹上墨水
訴說痛覺綻放的 一千種方程式


嚼食皮膚下 失眠的神經
沿骨節描畫自己 一吋起伏一吋抽高
雖然今夜沒有離地 飛行的幻覺

每夜的紀事 是明日的遺書
緊絞的胃 書寫過度的手指 啃咬缺口的甲

都被包裹起來 沉積
獨缺了骨骼被拉開的痛 在琥珀裡

足夠了 給未來的自己送去贈禮
幾億年後可供 觀賞


她曾在深深的夜 深深的夢裡
翱翔在沒有家的 幽涼的無垠

卻又在黎明來臨時 翅翼燃燒而墜落
鐵絲網包覆的行星


窗戶曾經是開的 夢 還未醒
看 那個稚女多麼恬然 睡在樹梢

狹室裡 荊棘林兩棲於夢
刺傷了指尖 為心臟送去含有痛楚的鮮血


夜中熄燈 回望能看四十四次夕陽的房間
輕掩門扉 不曾流淚

即將熔化的視線
遇見那年夏夜的自己
微笑著和還一無所覺的她 道了再見


摘取鐵絲網上凝結的過往
樹脂似甜蜜的流金

她走過 獨自一人在只有剪影的黃昏
為自己 簪一朵夜裡遲來的花香

.....
夜裡萬物悄悄生長,少年的骨骼的拉扯彷彿也是有聲的。

夢是自由的,甦醒則如一種墜落。幼年害怕入睡,失眠的寂寞是母親在枕邊哼唱小曲的餘音,猶帶暖意。如今一人輾轉難眠,也只能由自己消解自己的失眠之苦。

於是每逢深夜,我開始數日出何時到來,幻視到流金色的意象在腦中流淌而過,因腦皮質的亢奮而焦灼,因將眠而未眠的疲憊而失溫。

【子夜旅唄】

03-07 15:10

旅人

當項圈扎進喉管的倒刺與組織融合,乾涸的孔洞便形同不存

被馴服者應得的勳章
湮堵傷口和嗓眼裡的吶喊

多少時候我們以為無知無覺是保護
而掩住耳目,默不作聲

如永凍土下的一顆種子,等死


索性一口氣揭去瘡痂吧,縱使鮮血淋漓痛覺復甦
攢積的晦暗情緒將在其後,迸發成燎遍原野的花拆

荒野中凶獸畏怖的火炬,原只是旅人苦思淚盡後眼裡堅定的光

無需害怕冷雨澆熄
因為那光本源自於你的靈魂,不求人也無誰能真正奪走

你說要有光,於是就有了光

【繭裂】

03-07 15:15

旅人

貝母的流雲在右時
我的左肩 不再有人相陪

獨自誕生獨自上路又
漸次在途中從歡笑 走入沉默

當你孤單你會想起誰?

困於思念 然誰都不能永遠
做誰的旅伴的

眼看天就要黑 領著孤獨至我跟前
在空無一人的鄰座落腳

我要把左肩留給寄宿於心臟
那隻毛皮如夜 擬態的貓去盤踞

她是獨眠時入耳的白噪音
也是好大好暖 一張漆黑的被褥

瞳孔在髮間擷取虹 無暇流淚
光 在滲透 纖髮挑染了斜陽

右耳靠在玻璃上正忙線中
欲叨擾左耳內的其他聲音
請稍後再撥

至少現在 讓我安靜地聽
胸腔裡心臟舒張的呼嚕

為她哼一首貓歌 關於渴睡的呢喃
和絲樣的鬚緣 日將隱沒的光燦
......
靈感來自<當你孤單你會想起誰>

【日沒歌】

03-07 21:44

旅人
迷上文字遊戲的時期。

****
出航撈夢以來
逐漸厭了白晝腦海裡枯燥的作業

夜夜就著衣料墨寫冗贅的譬喻
除待洗衣物的積累毫無收穫

船旅日久
便成了南徙的一部航海誌
可供作半永久的指南

然近期於甲板曝衫時
喻依往往不翼而飛

於是將曬繩比作釣繩
自衣鉤垂下文字陷阱
翌日便捕到一隻大貓

好個貪食的不速之客

慢條斯理把餌吞了
嚼了嚼 牠鬚擬的倒裝詞

見我到來 才慌忙用尾巴轉舵
在滿帆的風裡意圖

賣弄牠滿腹的墨水好使
貓脫鉤

而船拋錨於海

............

靈感拋錨時的文字遊戲。

【拋錨】

03-07 21:49

旅人
醒後腦內來了潮信 將昨夜的夢洗刷
沙地上手指畫出的脆弱篇章
溶解回歸水面下 龐大的藍

藍到近黑
無法辨明的字詞 緩緩下沉

缺氧肺部遭壓縮 下潛到
未定邊際亦沒有深度標誌的 無光世界

打撈起 水淋淋彼此糾纏的
柔軟的影子 在瓷盤上曝曬
齒列咀嚼 乾燥含鹽結晶到發苦
尚未組合的詞列也 是種滋味


久未進食 欲語夢還休
而鏡中影忽就在盥洗室 煙霧塗抹的車窗後頭
拉響汽笛 把泥濘在睡意的我 拋下了

搖盪的國境線 用指針一刻也不瞬目的節奏
向軌道盡頭滑落

時間總在收網時背叛我
只有當日的可燃物
體內的囈語殘渣 燃燒後暖意還未散去

儘管文字的饑餓讓
感性產生美味而無法停止咀嚼的錯覺

理性卻附耳:
「昨夜當作晚餐而 從舌根摘下的妄言
對白乾燥 咬勁如棉花充填的怪異情節
肯定是罐裝的乾料」

齒仍在咀嚼 仍只是紙
空無一詞 是太窮乏了

芽齒還在厚軟羽毛枕下 未曾被親吻祝福
依舊只是蜷縮睡床 沉眠的球莖

霜結花蕾插枝的窗畔
今朝 未聞花訊
............

意圖透過記錄夢境來捕捉靈感時所寫。

【緘聲信標】

03-07 22:00

旅人

傾斜二十三點五度 仰角世界
想抹去南移的焦躁但 夏讓一切光直落

過度曝光的 灼傷顯影

灰白照片裡他的 笑容來不及斂去怒意
(惱羞不合時宜打翻一地如加了鹽的黑咖啡

收拾時間一次又一次的 落髮
用於纏絡 輾轉反側的經緯

子午線呈拋物線滑翔過 合攏眼皮下擬態的睡眠
看 網住日夜多少行蹤

回聲暈眩在黑膠唱片上
指甲用力刮毀某人的滑舌
教室裡記憶蛇行過走道而來 束縛他的頸項

縱然以冷漠的日光
於這具無人注視的身軀 黥上

一道永不消融的回歸線

鐘面的候鳥 猶是不留情 在季節的沉默中飛逝

庭前植栽的 樹是冷了
脫去千層 風起便欲飛的白

紙鶴悠悠落腳 春未造訪的箱中
為他捎來滿窗寧靜暴雪

而花開否?

他轉頸顧盼 西風漂流走鄰座誰的回答
只是一捧銀杏葉 脈管裡湧著燦陽

***
自療用文字遊戲。

【諦求】

03-07 22: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blackjourne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後一篇:詩【冷的自煉】...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enny1053048喜歡公會社團的巴友
宣傳一下新創2週左右的公會 搜尋Jenny龜~ 想聊什麼都可,加入時請打一下自介 歡迎大家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