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羽澤鶇的扭曲仙境 18(赤紅的暴君篇X) 暴動

作者:亞爾斯特│2021-03-06 10:14:59│贊助:16│人氣:135
前情提要:眾人與特瑞再次見面也得知了里德爾的過去,這時克羅利也現身並告訴大家可以透過決鬥來取得宿舍長的位置,大家也準備為決鬥做準備。

  「我就直說了,妳算哪門子的女王陛下!妳只不過是任性又壞心眼的暴君而已!」

  少女的怒吼響徹了整間房間,鶇睜開眼睛後看到的是站在證人席上的愛麗絲對在法官位置上的紅心女王破口大罵,而鶇也開始思考這些夢境的含意,畢竟第一次作夢的時候遇到準備為玫瑰上色的凱特,第二次作夢的時候則是因為栗子塔的事情使里德爾暴怒,在她的心中也已經認為這些夢就是所謂的預知夢。

  「呵呵,妳剛剛說我是什麼?」紅心女王就好像是快要爆發的不定時炸彈,憤怒地看著底下的愛麗絲,而笑臉貓也坐在紅心女王的頭上依舊露出笑容說道:「她說妳是任性又壞心眼的暴君~」

  笑臉貓的話就如同細針一樣,戳破了紅心女王最後的忍耐,紅心女王對愛麗絲憤怒的吶喊著:「給我把她的頭砍掉!」

  這時,鋪天蓋地的撲克牌士兵全都蜂擁而上,打算將愛麗絲拿下並取下她的首級,愛麗絲看到這群撲克牌士兵眼神透露出一絲的恐懼,所有的撲克牌士兵都不約而同地說出這句話:「這是女王的命令,砍掉她的頭!」

  鶇猛然的睜開了雙眼,臉頰上滑過了一株汗滴,如果說這個夢境會以某種方式成真的話,那麼里德爾有可能會做出對艾斯和杜斯相當危險的行為,一想到這點鶇就不由得為今天感到害怕,因為今天就是他們對里德爾發起挑戰的日子。

  「鶇,妳醒過來了!」格利姆笑容滿面的看著鶇,似乎是確信自己可以將戴在脖子上的項圈取下,而艾斯也走進來一臉認真的看著鶇,「今天是決鬥日!好了,快點走吧。」

  艾斯在說出這句話後就準備出發前往哈茲拉比魯宿舍,但是鶇卻滿臉憂愁的看著他的背影,便叫住了他,「艾斯,可以先等一下嗎?」

  「怎麼了?不會是像特瑞學長一樣要勸阻我們不要與宿舍長決鬥嗎?」艾斯有些不耐煩的看著鶇,畢竟在他們決定要去挑戰里德爾的時候特瑞他就三番兩次的告誡他們與里德爾戰鬥是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雖然這些話老早就被艾斯他們當成耳邊風忽視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我希望無論決鬥的結果如何,你和杜斯不要做出會讓里德爾先生生氣的事。」鶇認真地說出這句話,艾斯一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顯得有些吃驚,不過看著鶇那認真的神情,艾斯也有些無奈地說道:「好吧,我答應妳了。」

  鶇在確認艾斯的話後就有些高興,畢竟如果夢境的內容會成真的話那麼艾斯和杜斯的處境就有可能會有危險,而要避免這樣危險的辦法就只有想辦法不要讓里德爾生氣了,隨後鶇也準備前往哈茲拉比魯宿舍…


  「你聽說了嗎?好像有人要向羅茲哈德宿舍長發起挑戰了。」

  「向那個宿舍長挑戰?他是認真的嗎?反正不出五秒會被砍頭的!」

  「但是這可是自宿舍長就任以來的第一位挑戰者!當然要去湊熱鬧啊!走吧!」

  聽聞艾斯他們與里德爾之間的決鬥,所有哈茲拉比魯的學生們都紛紛前往決鬥的地點玫瑰迷宮,但是這些人全部都是帶著湊熱鬧的心態去看決鬥的,根本就沒有人把希望放在艾斯他們身上。

  「小艾與小杜居然為了爭奪宿舍長的寶座而向里德爾發起挑戰?還有小鶇也同意這件事?這是真的嗎!」凱特一得知這個消息就相當震驚,畢竟里德爾的獨有魔法可是某種意義上的魔法士的剋星,一旦挑戰的話絕對會敗的一蹋糊塗。

  「我基本上是有阻止過他們…」特瑞無奈的搖頭,這些日子他希望艾斯他們不要與里德爾戰鬥,但是他們都沒有人願意聽進去,就連鶇也一樣,這讓特瑞對他們感到些許的擔憂。

  「真是的,居然做出這麼魯莽的行為~更何況還有那些傢伙在…只希望事情不要更加惡化。」凱特環視了一些準備觀戰的幾人,特瑞也從這些人的身上看出了些許的黑色氣息,看到這些氣息特瑞的臉色相當沉重,而作為本次決鬥的主角,作為挑戰者的艾斯與杜斯還有做為被挑戰者的里德爾紛紛來到了現場。

  「真的不會有問題嗎?」鶇抱住格利姆看著艾斯與杜斯的背影,盡管已經做好了準備,但是她的心情還是忐忑不安,更別提今天做那個不祥的夢,但是格利姆絲毫沒有注意到鶇的擔憂,只是對艾斯他們大喊:「你們幾個可要給本大爺爭氣一點,至少要好好的教訓那個傢伙!」

  「現在即將舉行哈茲拉比魯宿舍長的爭奪戰,挑戰者是艾斯.特勞伯拉與杜斯.斯佩德;而接受挑戰的是現任宿舍長的里德爾.羅茲哈德!」作為決鬥的見證者與主持人的克羅利來到了現場,並神色嚴肅地看向了里德爾,「那麼,根據決鬥的規則請解開對挑戰者不利的項圈吧。」

  里德爾聽到克羅利的話後不發一語,便只是彈一聲響指,套在艾斯脖子上的項圈畫作星光消散,艾斯摸了脖子後彷彿就好像是把身上的重物全部卸下,便伸懶腰說道:「啊,總算是解開了。」

  「反正又會給你重新套上去的,你就好好享受片刻的自由吧。當我聽到你們要向我決鬥的時候我還以為我聽錯了,你們是認真的?」

  里德爾的話語中帶有著蔑視,臉上的笑容更是表現出來,不過他提到決鬥的時候,蔑視的神情被收回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直掛在他臉上的嚴肅,但是艾斯卻沒有膽怯地說道:「當然了!」

  「我們不會拿決鬥開玩笑!」杜斯也相當的認真,而里德爾在看到杜斯的時候臉色後更加嚴肅,「算了,那就開始吧。不過那邊的新生,你可不要以為自己的運氣可以一直陪在你身邊。」

  「里德爾,請問今天的下午茶你要什麼呢?」凱特似乎是為了緩解現場的氣氛跑到里德爾身邊詢問,但是里德爾卻用冷淡的眼神看著凱特,「愚蠢的問題,我的下午茶都準時在下午四點。」

  「但是,現在已經過了下午三點半喔…」凱特將自己的手機拿出來看了一下時間,不過里德爾並沒有將凱特的提醒放在心上,冷靜地回覆:「你認為我會遲到?反正一瞬間就會分出勝負了。」

  「我還有事情要處理,所以沒什麼時間。而且一個一個來實在是太麻煩了,全部都一起上吧。」里德爾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就有著十足的傲氣,周遭的學生聽到後便大聲的加油,「說得好,宿舍長!輕輕鬆鬆地解決他們!」

  在所有的學生為里德爾加油的同時,就只有特瑞一人無奈地搖頭,因為他看到那些為里德爾加油的同學身上有著那些黑色氣息,而有這樣氣息的人都是對里德爾心懷不滿的人,不過這樣的氣氛讓艾斯他們顯得相當不快。

  「還真敢說啊。」杜斯對里德爾的傲慢感到不快,在鶇懷中的格利姆也不高興的說道:「真讓人不爽啊!」

  「我們這邊可是有好好的制定策略的!」艾斯自信滿滿地看著里德爾,只是里德爾根本沒有把艾斯的話放在耳裡,只是看向克羅利說道:「學院長,請發起決鬥的口令吧。」

  「當我丟下手鏡,手鏡破碎的聲音就意味著決鬥的開始。那麼,預備…開始!」克羅利朝天空將一面手鏡丟出去,而這面手鏡在天空滯留了一小段時間後就開始下墜,當他與地面接觸的瞬間,清脆的聲音響徹了現場。

  「砍下你的首級(OFF WITH YOUR HEAD)!」里德爾的獨有魔法發揮了作用,原本所有人都在想里德爾使用獨有魔法之後這場決鬥就會立刻結束,但是挑戰者中就只有艾斯被砍頭,杜斯則是相安無事,這讓在場所有人都為之震驚,而克羅利看到杜斯的表現便露出笑容,「既然能夠利用先佔的原則來對付羅茲哈德同學的魔法,看得出來斯佩德同學有好好的用功。」

  沒錯,先佔就是指搶先佔領的意思,魔法沒有辦法對已經施展相同性質魔法的目標起作用,就以一塊木頭當範例,艾斯對這塊木頭施展了火魔法,那麼相同性質的火魔法就沒有辦法施加在木頭上,而封印魔法是由防禦魔法演化而成的,就如同手持盾牌的戰士們團團包圍住一個人是一樣的,所以只要先對自己施展防禦魔法,那麼封印魔法就無法起作用。

  「真有一套,不過如果你們認為我是靠獨有魔法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里德爾將類似紅心女王的權杖對準了杜斯,一顆碩大的火球飛出來擊中杜斯的身體,而杜斯被擊中後身上出現了燒傷的痕跡,隨即倒在地上。

  「可惡!連魔法具現化的時間都沒有,而且那個魔法也太犯規了吧!」

  「沒想到居然會如此的束手無策…」

  艾斯與杜斯狼狽地倒在地上,鶇看到他們兩人被打倒的時候便跑到他們的身邊「艾斯!杜斯!」

  「魔法的強度與想像的強度是成正比的,如果能在腦海裡正確地浮現出魔法的效果,魔法的正確性與強度也會相對的提升,這就表示羅茲哈德同學的魔法越來越精湛了。」克羅利對里德爾的表現相當滿意,但是格利姆便害怕地說道:「力量的差距未免也太大了!」

  「哼,雖然花了點時間不過還是解決了,只有這種程度的實力還敢向我挑戰?你們都不覺得羞恥嗎?果然不遵守規則的傢伙什麼都做不好。母親大人果然是對的。」里德爾冷冷地看著幾乎已經敗北的艾斯他們,而杜斯強忍疼痛站起身看著里德爾說道:「確實,是人的話都應該要遵守規則,但是將荒謬的規則強壓在人的身上,不過只是蠻橫而已!」

  「什麼?不遵守規則就要接受懲罰。在這個宿舍我就是規則。所以不遵守規則的人就算被我砍頭也不能有任何怨言!」里德爾的這句話,無疑是點燃了鶇內心中的怒火,鶇認真地對里德爾說道:「你錯了!要是規則之中有錯誤的話只會讓大家更痛苦!」

  「是對是錯應該是要由我來決定!你居然連這個最簡單的道理都不知道嗎?你到底是讀什麼書長大的,反正你是被不會使用了不起魔法的父母生下來,周圍都是一群蠢貨的地方長大的吧?在來到這所學校之前都沒有接受正規的教育吧?我真是替你感到可悲。」

  「收回去…」里德爾看到鶇的表現的時候就有些疑惑,但是鶇與里德爾對視的時候,她的雙眼早已經被淚水浸濕,「把那句話收回去!確實我在的地方大家都不會使用魔法,但是這不代表他們一無是處,明明什麼都不瞭解就不要對我的朋友說三道四!」

  「我當然有那個資格,畢竟我可是這間宿舍最強的,而你就只是一個不會使用魔法的人而已…」里德爾的語氣還有神情都無疑帶有著對鶇的鄙視,杜斯看到鶇被人這樣瞧不起就憤怒地往前走,「你這混帳…」

  「你少給我開玩笑了!」那瞬間,時間彷彿靜止,所有人的臉色中帶有著困惑與驚愕的神情,艾斯的拳頭烙印在里德爾的臉頰上,而里德爾也因為衝擊而朝後面飛了一小段距離。

  「里德爾!」

  「羅茲哈德同學!」

  「啊!宿舍長被打了?」

  「他用右拳漂亮的打了那傢伙的臉!」

  「艾斯…」

  現場除了格利姆,所有人都對艾斯這個舉動感到不解,鶇有些擔憂地看著,「艾斯,你…」

  「啊,夠了。不管是決鬥、宿舍長還是約定什麼的,全都無所謂了。」艾斯緩緩地吐氣,彷彿好像是不管別人是怎麼看他的,里德爾則是撫摸帶有著刺痛的臉頰露出不可置信地的神情,「我居然…被打了?」

  「孩子不是父母的獎盃,孩子的言行也不能代表父母的價值,父母更無法為孩子決定所有的一切。你會變成這樣的混帳不是父母也不是因為某個人的關係我剛剛總算是明白了!你入學了一年卻還沒有交到可以指責你蠻橫行為的朋友全都是你自己的問題啦!」

  「你說什麼?」

  「雖然你會這樣確實可能是你那教育死板到讓人窒息的老媽害的,但是你成天開口閉口都把媽媽掛在嘴邊!你完全不會自己思考嗎!什麼深紅的支配者?你不過只是魔法能力比較強的大嬰兒而已!」

  「嬰兒…你在說我嗎?」被艾斯講成嬰兒的里德爾,站起身怒視著面前的艾斯說道:「你明明什麼都不知道…你明明什麼都不瞭解!」

  「啊,我的確是不知道,我怎麼可能會知道啊!你用那種態度就奢望別人了解嗎?不要撒嬌了!」艾斯對讓哈茲拉比魯所有人心生畏懼的里德爾緩緩地吐出冷淡的話語,可是這句話無疑是讓里德爾爆發的源頭,「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給我閉嘴!母親大人是正確的!所以我也是正確的!」

  「里德爾,冷靜下來!決鬥已經結束了!」

  「柯洛瓦同學說的沒錯!挑戰者因為施行暴力而失去資格了!再繼續爭鬥下去就違反規則了!」

  特瑞與克羅利制止處於爆發邊緣的里德爾,希望他可以念在規則的面子上冷靜,但是圍觀者中出現一句話:「新生說的沒錯…我已經受夠了!」

  一顆生雞蛋冷不防地擊中里德爾的腦袋,那鮮紅的頭髮被蛋白和蛋黃浸濕,特瑞看到這樣的局面疑惑地說:「這是雞蛋…是學生丟的?」

  「是誰!是誰對我丟雞蛋…」里德爾望向圍觀群眾的瞬間,一顆鐵罐子擊中里德爾的額頭,特瑞見狀便趕緊護住里德爾,隨後哈茲拉比魯的學生們開始朝里德爾丟垃圾。

  「我們原本想要好好的過著平凡的學校生活,但是自從你來了以後我們就一直提心吊膽!」

  「說什麼不想砍頭?我看你其實很享受自己是唯一可以使用魔法的人吧!」

  「像你這樣的傢伙我們不需要!下台吧你!」

  下台這句話就像是魔咒一樣不斷的圍繞在所有人的耳中,鶇他們因為眼前的情況嚇到,畢竟根據夢境的結果應該是撲克牌士兵去攻擊讓女王憤怒的愛麗絲,但是他們的目標卻是里德爾,鶇有些害怕地說道:「大家,都怎麼了?」

  「不知道,我以前是有看過類似的場面,但是這樣的情況我可是第一次看到啊。」杜斯看著這群暴民額頭上流下冷汗,而凱特也大聲地對所有人說道:「大家,你們不要再這樣了!雖然我知道你們平時對里德爾心懷不滿,但是這樣未免也太超過了!」

  「你們現在是怎樣?之前明明都對他悶不吭聲,現在卻要他下台…」艾斯看著這樣的局面顯得有些火大,雖然他對里德爾是很火大沒錯,但是這些人和一言不合就要砍頭的里德爾完全沒有任何差別,而克羅利義正嚴詞的看著哈茲拉比魯的學生,「各位同學請冷靜下來!如果你們還不冷靜的話我就要施以嚴懲了!」

  「大家,快點住手啊…」特瑞看到了所有學生身上的黑色氣息越來越濃厚,就彷彿猛獸一樣要把在他懷中的里德爾吞噬,特瑞知道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隱忍和里德爾的暴政才導致的結果,但是他不能放任學生們傷害里德爾,就在這時在特瑞懷中的里德爾發出了冷笑,而這個冷笑讓人感到不寒而慄,特瑞他看著現在的里德爾有些疑惑,隨後里德爾用魔法將特瑞推開。

  「特瑞!分裂的卡片(SPLIT CARD)!」凱特看到飛出去的特瑞就使用自己的獨有魔法召喚出分身接住了他,特瑞立刻抬起頭想要知道里德爾的狀況,卻看到了里德爾用防禦魔法將所有的垃圾全部都擋住了。

  「受夠了?受夠的那個人應該是我吧!不管我砍你們的頭多少次,不管我對你們多嚴格你們還是會違反規則!全部都是自說自話的笨蛋,好啊,既然你們希望我砍頭那麼我就如你們所願!我要把你們的頭全部都砍下來!砍下你的首級(OFF WITH YOUR HEAD)!」

  里德爾大聲的喊出那句咒語,同時也用魔法將之前丟到他身上的垃圾全都返還到學生們,這些垃圾就像是暴雨一樣無情的擊打在學生們的身上,而由於他們的魔法已經被封印了,所以他們根本沒有辦法對付這樣的攻擊。

  「快逃!」

  「可惡!魔法被…」

  「救命啊!」

  學生們的哀號此起彼落,這讓鶇還有特瑞與心不忍,但是這些哀號卻在里德爾的耳邊就彷彿天籟之聲一樣,便放聲大笑,「啊哈哈!怎麼樣!不管是誰都對我沒有辦法!嚴守規則的我果然是最正確的!」

  「請不要這樣!這樣根本就不能算是遵守規則,只是單純的施暴!」鶇憤怒地對德爾大喊著,而克羅利也一臉嚴肅地看向里德爾對里德爾說道:「羽澤同學說得沒錯,你這樣根本不像是平常會嚴守規則的你!」

  「特瑞,這下不妙了吧?他再這樣繼續使用魔法的話…」凱特看到里德爾手中的權杖上的魔法石的時候露出大事不妙的神情,那是因為魔法石的上面都有著大大的黑色斑點,而凱特他們是熟知那個斑點的人,特瑞對里德爾大喊:「里德爾,已經夠了!」

  「喂!我說你!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會順你的意思好嗎?就是因為像這樣發脾氣所以才說你是大嬰兒!」艾斯的話讓里德爾氣的臉如同番茄一樣紅通通,便對艾斯怒吼:「給我收回那句話!想被刺穿嘛!」

  「我才不要,絕對。」艾斯的冷淡完全讓里德爾的怒火達到極限,凱特見狀便著急的對艾斯說道:「這下子真的大事不妙!你們快逃!」

  里德爾他高舉手中的權杖,彷彿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將附近的玫瑰樹全部都連根拔起漂浮在半空中,這個景象讓格利姆害怕的說道:「庭院裡的玫瑰樹全部都飄起來了!」

  「這個魔法未免也太龐大了吧!他該不會打算把那些全部都丟過來吧?」杜斯看到這些蓄勢待發的玫瑰樹對此感到驚慌失措,而里德爾他把自己手中的權杖對準了艾斯,便大聲對玫瑰樹命令:「玫瑰樹,現在給我把那傢伙的身體撕碎!」

  玫瑰樹如同接受命令的士兵一般,樹根如同鋒利的長槍一樣對準了艾斯,隨後便直直地往艾斯的方向飛去,克羅利看到後便驚呼道:「不好,快避開!」

  「艾斯!」鶇看到這一幕便衝上前,推開了艾斯,而艾斯則是看到原本要攻擊自己的玫瑰樹,將會把鶇那脆弱的身體給粉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8825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學院|迪士尼 扭曲仙境|魔法|少女樂團派對

留言共 1 篇留言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身為一名統治者若沒有足夠的器量,便很容易使民眾心生不滿。
眾人與統治者,彼此的聲音交織成革命交響樂。

03-06 12:3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tyu158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RE:最終... 後一篇:[達人專欄] 羽澤鶇的扭...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ndy567892peko
[吊飾] 兔囚佩克拉( >Д<`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5:2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