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細胞神曲》人物談:初鳥創2

作者:saiki│2021-03-04 23:59:24│巴幣:4│人氣:829
※敬告※本篇文章含有劇透,建議看過原作劇情後再來觀賞。
劇透範圍:COE本篇、DLC、隱者之間(初鳥創)
說明:我對初鳥創的一些感想雜談


大家好,經歷過前一篇文的難產過程後,休息了兩個月多,終於又有心力來寫剩餘的部分啦!在上一篇文的最後寫道:預計接下來寫我對初鳥創這個人的看法和與之對應的人物等等,嗯……俗話說計畫趕不上變化,這篇文章就沒照預計走啦~基本上就是隨我興致的各種想法雜談。

一、對初鳥創的初見印象

在COE本篇,前期最好奇的當然就是至高天研究所在幹嘛、阿藤春樹的真實身分是什麼等等;後期最在意的就是宇津木為何會變得如此瘋狂以及初鳥到底在想什麼。原先只覺得初鳥是符合想像中的那種充滿慈愛的宗教領袖,受到宇津木的背叛而變得半死不活。然而當A路線終於見到他時,他幾乎沒有做什麼解釋,最後還表明他對阿藤春樹說謊了,就這樣到達了有點毛骨悚然的A路線結尾,從這時開始我對初鳥就一直抱持著不信任感。

在收集到的回憶中,初鳥總是笑笑的站在一旁也讓人很想打他,尤其是宇津木冰串教徒的那段──不得不說當時看的實況主把原田實的那種激憤情緒配得太好了,讓我蠻能和原田共感的──實在無法諒解初鳥,甚至開始懷疑他其實並不真的對原田感到抱歉,即使他自述無法選擇哪一邊,他的表現也太過無動於衷了吧!而到了S+路線的終末,初鳥不顧宇津木的哀號,露出一種很病的表情說要去地獄,更是讓人懷疑他絕對沒那麼單純。(附帶一提,片尾曲角色圖變彩色都是往正向陽光的路線,唯獨初鳥看起來很有病!怕!)

大概是因為從本篇就對初鳥抱持不信任感,來到DLC,諾亞篇的初鳥對諾亞說「セオドア死了是一種救贖」,當下便懷疑セオドア的死跟他有關;磯井來篇,來和初鳥說完話就去看晴己,隨後就接到本篇有看過的向初鳥求救的回憶片段──我立刻察覺:這種狀況下,原田去機場的事不就只有初鳥知道嗎!!!在這裡就確定去抓原田父子的那夥人跟初鳥有關。

儘管對初鳥有各種懷疑,總歸一句還是「到底他在想什麼」是最大的疑問,然而初鳥篇太多資訊轟炸了,包括原田家系、セオドア以及碎片的事情,第一次看完初鳥篇時只覺得腦袋一片渾沌,比起瞭解初鳥,更多的成分是對他身世的驚訝,還有セオドア究竟是誰等等。

後來我看了很多次DLC(比起本篇,看DLC的次數多了很多),大致建構出初鳥的印象是:情感不全(因此無法同理他人)、對セオドア幼稚滿點的賭氣、辜負宇津木的超級負心漢(我不認為初鳥有錯,只是基於對宇津木的同情而罵)。不過就如前一篇文章所言,當我真的想寫文章談初鳥時,才赫然發現這些印象太過粗淺,我根本不了解初鳥的內在,於是就有了那長達六週的研究過程與超過萬字的文章誕生了。



二、本篇與DLC的銜接

這部分算是抱怨和批評──當我在寫前一篇文章時,頭痛的部分有很多,DLC與本篇的初鳥形象差距之大便是其中一大頭痛來源,甚至有一度想乾脆捨棄本篇,單純只論DLC的初鳥,畢竟後者比較完整。

DLC以七名角色的視角來深化各自的角色塑造,絕大部分都很成功,包含諾亞、宇津木,從DLC可以看到他們如何漸漸變得瘋狂,尤其是宇津木的形象整個大翻轉卻不會讓人覺得矛盾,非常佩服作者的功力。唯獨初鳥,他的問題在於他早就瘋了,在本篇卻一副很正常的模樣,特別是溫室對話一幕,讓我不禁大力吐槽到底要怎麼一邊維持本篇如聖人般的微笑,一邊在內心狂喊我贏了!我真覺得這是本篇和DLC最難以銜接之處。

初鳥向來習於以微笑示人,旁人難以看清內心想法,因此上述情況倒也不算是角色形象矛盾,唔……我介意的點大概是感到「作者有意欺瞞」吧,我在閱讀小說時對這點最為反感,簡單來說就是沒有給線索讓讀者察覺端倪。初鳥在本篇的表現再怎麼看也只能看出他不如外表單純,實際上到底不單純到哪裡去是難以查知的,另外就是初鳥受到セオドア影響甚鉅,在本篇卻近乎被完全抹去,溫室談話時春樹提到セオドア名字時初鳥的反應極為淡薄,在本篇是完全看不出他們有任何超出工作共事以外的關係,等到DLC揭曉時便格外有被欺瞞的感受。

※額外一提
關於初鳥形象前後銜接問題,原本還有一個難以彌補的大漏洞,就是春樹問初鳥「その使命を後押ししたのが、セオドアという男ですか?」原本以為意思是セオドア單方面的將救世主使命加諸於初鳥,而初鳥予以肯定的回答,這就與DLC的劇情完全矛盾,因此有一度讓我備感絕望(?) 後來發現問題僅是翻譯造成的誤解,「後押し」的意思接近於後援、提供幫助之意,セオドア確實就是這樣的角色,完全沒有矛盾問題。



三、初鳥擁有欺騙技能

本篇的初鳥絕大多時候都是顯露出「我有罪、下地獄是我應得的結局」這樣的態度,看起來非常真誠,直到S路線被春樹當面拆穿才知道那是假的,在DLC更發現初鳥根本完全不覺得自己有罪──也就是說本篇劇情中的初鳥一直都在演戲。

我曾有很長一段時間堅信初鳥不會說謊,因為說謊是一種罪,初鳥如此服膺於神應該不會說謊──更確切的說,我認為初鳥不會說「假話」,他說出口的話或許有隱瞞部分事實、或許有誤導他人的意圖,但是他所言「皆是真話」(在他主觀意識中是真話),在寫前一篇文時也是這個前提去分析他。不過在經過那一段時間的研究後,我不得不改變想法,初鳥是會說謊的,他處心積慮欺騙我們(主角&玩家)相信他善良、無辜、不夠堅強以至於對至高天研究所衰敗無能為力,因此感到愧疚而想結束一切。

初鳥的欺騙不僅包含各路線中和春樹的對話,在更早之前透過細胞藉春樹之口說出的話也是如此,例如在舊實驗棟他對研究員說對不起他不是神之子是災厄。初鳥說謊唯有一個目的就是讓人可以殺他,這點在蛇淵篇的對談中可略見端倪。我猜初鳥大概明瞭到愛他的人是殺不了他的,對以宇津木為首的一干教徒們是沒什麼指望了,他雖然對蛇淵說將我這顆蘋果樹燃盡吧,不過我猜他最主要是指望蛇淵可以對付宇津木吧,只要宇津木無力阻止初鳥自殺就等同於目的達成。

初鳥寄予厚望的可能還是α和β這兩個獨立的存在,可惜波奇β太過不穩定,信濃β不夠完全體,唯一指望剩下α了。初鳥看準阿藤春樹對於過去一無所知,並且渴求於回到平穩的日常,於是他假造形象將自己定位為災厄,對春樹述說著自己想要一死來斷絕悲劇的鎖鏈,春樹雖然存有疑問卻也沒再追究,結果初鳥的計謀得逞,這是A路線的狀況;從S路線初鳥的反應來看,他原本是沒有預料春樹會拾回過去碎片甚至能拆穿謊言,可見他本來確實是想用欺騙手段。

想到這裡不由得連帶開始懷疑春樹看到的往事vision是否也是騙局中的一環。就α所言春樹看到的vision是α繼承初鳥的「不可抹滅的過去」的強烈記憶,然而真的是如此嗎?例如宇津木打傷初鳥那段劇情,前半部在本篇、後半部在DLC,怎麼看都是後半部比較重要,偏偏春樹沒繼承到後半部;還有和セオドア在後院吵架那段我覺得也很強烈啊~好吧,或許初鳥本人覺得和愚蠢狂徒的對峙沒什麼好記憶的吧(聳肩)。另一方面,有段vision是宇津木長篇大論開導某信徒不該以膚淺心態看待細胞能力,這算是初鳥不可抹滅的過去嗎……搞不懂標準,總覺得記憶繼承有經過黑箱作業篩選過啊。

我個人不認為初鳥有能力控制細胞繼承的記憶,真要說的話我倒是懷疑α進行了篩選,比如他覺得宇津木看似病嬌的那部份比較令他印象深刻啦、小諾亞很可愛要讓她出場一下啦~之類(開玩笑der)。至於沒有セオドア的記憶反而最沒疑問,這一定是神秘力量不讓顯現的。

可能有些人不知道還是說一下,本篇到達S+路線後,如果再跑一次S線會發現關於セオドア的資訊徹底被抹消,相片中少掉他的身影,相場君只會說「不知道叫什麼名字的外國資產家」。有人認為是セオドア自行處理掉自己殘留的足跡,我個人另有別種看法,目前是持「某個神祕存在試圖抹掉セオドア存在痕跡」的猜想,セオドア正是知曉這樣的情況才如此排斥拍照,畢竟看到照片上自己的身影被P掉不太好受吧,別人看到又很麻煩。



四、初鳥自命不凡的傲慢

這部分要談的是神知大學研究室暴走事故,比較初鳥與春樹的初次能力暴走,後者發作的契機是生命遭受威脅以及長期被霸凌產生的恨意,相對的初鳥的契機就讓人頗為摸不著頭緒,就初鳥斷斷續續的說詞,至少他本人也不太明白自己為什麼能力會暴走。可是至高細胞絕對忠實主人的意志,如果沒有強烈殺意不可能會搞到整間實驗室都變血海的程度。那麼究竟初鳥當時內心真正的意念是什麼?

(一)無法接受細胞共有

在前一篇文中多次提及初鳥非常重視自己的特殊性,不管是正面還是負面的部分,他畢生追尋著自己擁有特殊性的理由與意義,最後自認為唯一之星而殞落。從這個觀點回頭來看神知大學研究室事件,我認為教授的確懷有貪欲讓初鳥感到不快,但真正引發強烈殺意的另有其他。

「他們說想和我看到一樣的東西,所以那是總有一天大家會共有的東西!?」
「我只是沒辦法原諒他說的話,我想要阻止他,然後他的身體就飛出紅黑色的圓球。」

看看初鳥用了「!?」又驚又疑的語氣,後面他接著說不明白自己的心情是悲傷還是憤怒,只是沒辦法原諒他說的話,然後教授就死了。單純只是無法原諒某人說的話有必要讓對方慘死嗎?唯一可能解釋就是那句話真的非常非常難以讓人接受,由此導出一個推論:初鳥害怕失去至高細胞的獨有性,那麼自己就不是「特別的」了。

(二)無法接受自己是災厄(力量非用於救世)

「接下來大家都罵我怪物,我的心情變得一片黑。」
「我認為自己的能力和身體是為了救世而存在,想到有可能不是這樣就感到非常非常悲傷。」

原本初鳥應該只對講出那句話的教授迸發殺意,然而一方面他對於自己殺人感到震驚,一方面旁人都開始尖叫狂罵他是惡魔和怪物,使他心情跌落谷底,因此能力持續引發,最終造成整個研究室人員全亡。

(三)正確的理解神之愛並向大家傳達的救濟之星

經過宇津木的安撫與鼓勵,初鳥重新界定了自己的生存意義。這部分在前一篇文已談過,在此略過。

(四)オリジン

我不知道セオドア對於初鳥能力暴走知道得多詳細,也不知道他怎麼勸初鳥成立阿卡夏之民。我個人猜想セオドア的一大目標是要研究至高細胞,原本打算找神知大學合作不料卻發生事故,初鳥恐怕也不願意再隨便相信莫名其妙的人了,於是セオドア只好更改方針,找尋初鳥能信任的夥伴組織起來。

前面提到我持的論點是初鳥無法接受細胞普及,那麼為什麼他還願意提供細胞給宇津木、榎本夫妻呢?主因當然是因為信任他們、喜歡他們,也或許因為初鳥想要有同伴。在此之外,我還想到一個有趣的觀點,我們知道至高細胞無論傳遞幾代最終源頭仍是初鳥,這也是為何他會被稱作オリジン──可是這究竟是至高細胞固有特性,亦或是服膺於初鳥內心潛藏意念的結果?至高細胞最大特性便是讀取意志並將其實體化,會不會是細胞讀取到初鳥不願意放棄特殊性而產生了這樣的性質?



五、那個存於心中的背影:セオドア

首先必須說在看到隱者之間前,我從沒想過初鳥有把セオドア當作父母看待,其實我覺得他們滿平起平坐的。神知大學實驗室事故一幕,有看到其他粉絲形容初鳥就像孩子般無助地呼喊セオドア,在DLC宇津木篇提過那時初鳥像孩子般哭泣。像孩子這一點我有體會到,但他會呼喊セオドア單純就只是因為他是唯一知曉細胞特異性的人,我的意思是說我認同初鳥信任セオドア,心態上卻不一定是將他當作父母吧?

唔嗯……總之,在看到隱者之間的描述後,不得不說當自己所認知到的和作者表明的不同,心裡難免還是會有點疙瘩啊!既然隱者之間都這麼寫了,重新回過頭去審視劇情,的確在許多地方都說得通,上述提到的也在其中,所以這部分就當作是我太遲鈍吧。

在套入初鳥將セオドア當作另一個父母看待之後,在前一篇文的寫作期間,我對兩人關係的詮釋漸漸起了變化,中心概念是「孩子是看著父母的背影長大的」這句俗語。在前一篇文中的一些想法,例如「初鳥的自殺行動出於為了證明自己是人」──這個解釋背後隱含著我認為初鳥牢記著セオドア所言「死亡是人必經的經過點」之語;斷頭老鼠肇因於セオドア所言「你不是救世主」也是如此。

此外「セオドア、君が私の思い描いた星<しるべ>ではなかったように、私もまた、そうではなかったというのか。」這句亦是我用來詮釋兩人關係的關鍵句,這句話有兩個看點,其一是初鳥曾經將セオドア視作引導之星,其二是初鳥從這件事連結到「我也不是他人以為的星」,都顯示出セオドア對初鳥的影響深遠。

大致說來,我認為初鳥潛意識裡極度看重セオドア所說過的話,就像父母對孩子的影響無形卻深刻。正因如此他才格外無法原諒セオドア意圖褻瀆神之愛,他在某種程度上將對方當作榜樣、深信對方是引領自己前往至高天(=尋求我為何物)的星星,沒想到自己只不過是那傢伙的利用工具。這樣的模式套用到一般親子身上也說得通,例如出賣兒女以獲得金錢與地位的父母,這樣就不難理解初鳥的怨恨了,更何況セオドア違逆的是構築初鳥的最大特質「fear of the lord」,以我個人經驗可以說:被父母否定的感覺真的超級難受。在前一篇文中曾提到我認為初鳥自認救世主乃天性,父母的期待只是恰好順應初鳥的特質,就這角度來看,初鳥夫妻和セオドア正好是對比的存在。俗話說沒有比較沒有傷害,或許初鳥因此感受特別強烈吧。



這篇文章大概寫到這裡,我覺得自己對寫初鳥這個主題已經感到厭煩了……如果有機緣再增補吧……

此外我對細胞神曲的熱度下降了許多,對這個作品的愛竟然能夠讓我願意寫這麼多字的文章,已經覺得很足夠了,倒也不會感到遺憾,不如說還有點高興,因為我還有其他想寫的東西,如果一直陷在細胞神曲裡,時間和心力不夠分配啊。

有點可惜的是,在最沉迷的時期有很多很多想寫的東西,偏偏都用來寫需要反覆查找資訊的分析文,反而沒空寫單純的感想。可惡,我為什麼要先寫初鳥主題啦,明明就不是喜歡的角色!唉,應該要選一些比較淺而廣的主題才對。不管如何,我絕對無法接受最後一篇文是初鳥主題,所以至少還會再寫一篇文,預計是無雷推薦文。再之後還有沒有興致繼續寫就不確定啦,等推薦文寫完再看情況。

完成於2021/3/4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8715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細胞神曲

留言共 1 篇留言

蔴吉兔
恰巧看到您撰寫的系列文章,它們對於讓人理解細胞神曲非常有幫助啊!
很感動在遊戲已經出了數年的現在仍有人如此用心地寫分析。細胞神曲本身的人物刻畫、情感轉折以及台詞腳本等可說比大多數的恐解RPG要來的細膩與複雜,而透過閱讀您的這次剖析,則能使更多和本人一樣、原先對鳥言鳥語(刪)半懂不懂的人們更加充分地感受這部作品呈現出來的「初鳥創」。
您的文章非常的棒,對於您付出的心血致上深深敬意。

03-06 17:36

saiki
謝謝你,看到你的留言很開心[e12][e16]
細胞神曲很值得做分析與探討,它的人物塑造非常優秀且栩栩如生,不同玩家或觀眾對於人物的看法會產生很不一樣的看法,是這個作品如此有魅力的因素之一。只是胞粉們似乎比較喜歡用二創的方式來表達對作品的愛,網路上很難找到感想文,這對我來說有些失落03-07 00:1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kazane201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細胞神曲》人物談:初鳥... 後一篇:三年後的現在&發...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vicpetsshu大家
分享流螢cos試裝嘿嘿有興趣可以來逛逛小屋> <祝大家抽到6+5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