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羽澤鶇的扭曲仙境 17(赤紅的暴君篇IX) 革命前夕

作者:亞爾斯特│2021-03-04 08:21:13│贊助:16│人氣:175
前情提要:眾人參加沒什麼日的派對,但是因為違反紅心女王的法律而被趕出去,而就在眾人一籌莫展的時候,出現了神秘的切尼亞,而在切尼亞的提示下眾人決定去尋找特瑞…

  「紅心女王的法律,第兩百四十九條『餵食紅鶴的時候必須要穿粉紅色的衣服』,今天負責餵食的人是你對吧。為什麼沒有穿上粉紅色的衣服?」在哈茲拉比魯的談話室中里德爾認真地看著面前犯錯的學生,在里德爾旁邊的特瑞與凱特對這名學生露出同情卻又無可奈何的神情。

  「非常抱歉,衣服還在洗…宿舍長!求求你,不要砍我的頭!」那名學生慌張地看著面前的里德爾,希望他可以大發慈悲,然而里德爾卻冷冷地說道:「這已經是你第二次破壞規則了,不能就這樣放過你。砍下你的首級(OFF WITH YOUR HEAD)!」

  「哇!」學生的脖子上戴上了項圈,十分的痛苦,畢竟自己身上的魔力全部都被截斷,對魔法士而言就好像是手腳被人斬斷一樣,里德爾他冷冷地看著他宣布他的處罰,「五千字的檢討書以及在庭院除草一星期,做完後我就會解除了。」

  「嗚嗚…怎麼這樣?」那名學生跪在地上痛哭,畢竟處罰只要有除草和檢討書就夠了,根本就沒有必要砍頭啊,看著這名學生,里德爾露出無奈又悲傷的神情,「我也不想這麼做!但先破壞規則的是你們?不重視並違反規則對你們一點好處都沒有,知道嗎?特瑞,凱特,把他帶出去。」

  「好,宿舍長。」特瑞和凱特兩人扶起了那名學生,離開了房間,而在帶著那名學生的時候在走廊的學生們也看到這一幕。

  「又有一個人被砍頭了…」

  「他的衣服真的在洗滌,宿舍長根本就沒有再聽他解釋啊。」

  「這樣的生活到底還要持續到什麼時候?」

  「該不會要等到他離開這所學校才可以真的解脫嗎?」

  「我看我還是早點轉到別的宿舍比較好。」

  「不如我們寫信向學院長投訴,希望他可以解決這次的問題。」

  「真是個好點子,我看哈茲拉比魯遲早都要被他毀了。」

  「說什麼不想砍頭,明明砍的超起勁的。」

  「特瑞,你沒事吧?」凱特注意到特瑞的表情變得相當嚴肅,而特瑞只是對凱特說道:「不好意思,凱特,我想起我要去圖書館還書。這名學生可以拜託你嗎?」

  「嗯,不過你真的沒事嗎?沒什麼日派對後你就看起來沒什麼精神。」特瑞聽到凱特問題只是露出一抹微笑後就默默地離去了,但是凱特看的出來那個笑容只是強顏歡笑,也只嘆氣說道:「這下子…該怎麼辦啊?」


  到了圖書館,特瑞把水果塔的書放回書櫃中,但是那些學生們身上的黑色氣息也在沒什麼日派對後變得相當濃厚,同時那些學生對里德爾的怨言就如同小刀一樣刺入特瑞的心,特瑞比任何人都明白一件事,那就是里德爾他是真心為大家好,只是做法有些偏激而已,只要有點耐心大家就會…

  「你想說大家都會明白是嗎?可是讓哈茲拉比魯和里德爾變成這樣的人不就是你嗎?」彷彿是聽到過去的自己的聲音,特瑞猛然的回頭,但是後面什麼人都沒有,特瑞無奈地敲在書櫃上,「我已經說過…我什麼都做不到啊…」

  「不是吧?是你假裝你什麼都做不到,然後視而不見。盡管你知道這麼做不對,但是你還是不斷的將沒有辦法這句話塗抹在自己身上。」過去的自己彷彿就好像是不斷的責備特瑞,特瑞對過去的自己怒吼:「我已經說我什麼都做不到…你還要我說幾次!」

  「特瑞先生…你沒事吧?」聽到鶇的聲音,特瑞發現鶇他們已經站在自己的後面,隨後便趕緊恢復理性,看著四人說道:「是你們啊?不好意思嚇到你們了。」

  「不,沒關係。」雖然剛剛特瑞的行為嚇到了鶇,但是比起恐懼,鶇更加擔心特瑞的狀況,而杜斯看著特瑞說道:「我們有些事想要問你,想說只要在圖書館埋伏就可以遇見來還書的柯洛瓦學長,只是我們好像來的時機不對。」

  「我們,果然還是無法認同宿舍長的做法。」聽到艾斯的這句話,特瑞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便無奈的搖頭,「我想也是…」

  「你實際上是怎麼想的?從小開始就像現在這樣對他低頭嗎?」艾斯的質問如同拿榔頭往特瑞的頭上用力的敲下去,特瑞驚訝後用嚴肅的神情看著艾斯說道:「你這是從誰那裡聽來的?」

  「是一個叫切尼亞的人跟我們說的,栗子塔也被當作情報費拿走。」聽到杜斯的解釋,特瑞臉色仍是嚴肅,「切尼亞…原來如此,是他嗎?」

  「現在想起來,你的年紀比里德爾還大嗎?嚴肅的對他生氣一下不就好了嗎。」格利姆對特瑞抱怨幾句,特瑞看著眾人無奈地說道:「當然,必要的話我會訓斥里德爾…但是我還是做不到。」

  「為什麼啊!」艾斯憤怒的上前,而杜斯和鶇也拉住艾斯避免他做出什麼事情來,但是特瑞卻只是冷靜地說道:「因為里德爾的一切,全部都是從嚴格的規則中創造出來的。」

  這句話加深了眾人對里德爾的疑惑,特瑞也繼續向眾人說明里德爾的過去,「里德爾的父母是當地有名的魔法醫術士,尤其母親是一位優秀的人,所以對里德爾也是以優秀作為標準。里德爾每天從起床到入眠,學習計畫都是以分為單位來安排的,他是這樣生活的。」

  「诶?以分為單位?」格利姆聽到這點就有些驚訝,因為能夠以分為單位對他來說根本做不到。

  「吃的東西,穿的衣服,從消耗品到朋友全部都是被決定好的,里德爾的父親也因為無法忍受妻子的做法和教育方針因而離婚。」聽到離婚這個詞,鶇也有些驚訝,這就不是和杜斯一樣了嗎,而特瑞也繼續解釋:「即便如此里德爾為了回應母親的期許,全部都默默承受了。年僅十歲就完成了那個獨有魔法,成績也是從小學開始就一直保持學年第一。這到底是多麼困難的事我都無法想像。」

  「所以里德爾先生會如此注重規則,是因為母親…」鶇瞬間就明白里德爾為什麼對規則如此的執著,而特瑞也是明白似的對鶇點頭,「里德爾認為用嚴格的規則束縛對方是為他著想,他堅信用嚴格的規則來束縛然後用恐懼支配可以使對方成長,就如同過去的自己一樣。同時,他認為打破規則就是絕對的惡,因為…」

  「如果肯定規則可以被違反的話,那麼被嚴格規則創造的自己就會被全盤否定…就是這個意思?」艾斯似乎明白特瑞想說的話並搶先一步說出來,而特瑞也無奈地說道:「我知道你們覺得里德爾很蠻橫,也知道他的作法不對,但是我還是做不出訓斥他這件事,我真的做不到。」

  聽完了里德爾的過去,杜斯與格利姆露出憐憫的神情,畢竟他會這樣也是因為母親的關係,但是鶇卻認真的說道:「特瑞先生,如果里德爾先生真的對你很重要的話,那麼只是在旁邊看著是不行的!」

  「诶?」特瑞被鶇的這句話嚇到,隨後鶇也繼續說道:「以前我和我的童年玩伴曾經在一起也組了樂團,但是因為我們重視彼此所以不敢把話說白,也差點讓我們分崩離析,但就是因為我們把彼此的心聲吐露出來,我們才能繼續在一起的,所以如果里德爾先生真的很重要的話就不能只是在一旁看著他,要在他做錯事之前阻止他!」

  「鶇,你居然有那樣的經歷嗎?」杜斯對鶇的過去有些驚訝,但是特瑞仍舊固執己見,「鶇,我應該說得很明白了,我…」

  「小鶇說得一點也沒錯,況且聽完你講的故事後我終於明白了,把宿舍長和哈茲拉比魯變成現在這樣的人是你吧。」艾斯那出言不遜的個性,讓所有人都相當震驚,而特瑞也把過去自己的話和艾斯的話重疊了。

  「里德爾宿舍長無法選擇父母是無可奈何的。但是,你至少從以前就知道宿舍長母親對他做的事情是不對的吧?」聽到艾斯的話,特瑞也不知道如何反駁,艾斯繼續追擊說下去,「如果覺得現在的宿舍長在做和他母親一樣的事情那就好好地說出來,把他導正回來啊。覺得他好可憐就同情他讓他撒嬌能做什麼?就站在一旁等著他被所有人討厭孤立嗎?」

  「喂!艾斯!」

  「已經夠了,不要再這樣!」

  杜斯和鶇想要試圖勸阻艾斯不要再把話說得那麼難聽,但是艾斯依舊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還是說因為什麼?因為你害怕被砍頭所以就像其他人一樣悶不吭聲嗎?遜斃了!你算哪門子的童年玩伴?和AFTERGLOW相比你連普通的朋友都算不上!」

  「我說你們幾個!在圖書館要安靜一點!」忽然,克羅利他跑到眾人的身邊對所有人大聲的訓斥,在鶇還有杜斯道歉之前格利姆無奈地對克羅利說道:「你現在才是聲音最大的那個。」

  「啊,不好意思。」克羅利在知道自己的聲音太大後便對眾人輕聲細語:「真是的,圖書館是讓人安靜學習的地方。」

  「對不起,不過克羅利先生你來這裡是做什麼?」聽到鶇的問題,克羅利便開始回答:「為了找出可以讓羽澤同學你們回去原本世界的辦法,我可是還記得一清二楚,因為我是很溫柔的,說到調查果然還是到圖書館比較實在。絕對不是因為在意新入庫的小說的後續想要比別人還早借書順便逃避現實才來的。」

  聽到後面的話,鶇用無奈又有點生氣的表情看著克羅利,而克羅利似乎察覺到鶇的怒氣所以就看著大家說道:「話又說回來,大家怎麼都一臉可怕的聚在一起?」

  「那是因為…」杜斯無奈的向克羅利解釋了事情經過,而克羅利也似乎明白什麼的說道:「原來如此是這麼回事,不想為了取下項圈而道歉,但也沒有辦法心服口服的說服宿舍長。是這樣嗎?」

  「差不多就是這樣。」艾斯一臉不悅的回答克羅利,克羅利也只是無奈地嘆氣,「其實現在想起來,我現在也因為羅茲哈德同學而相當苦惱呢。」

  「里德爾…讓學院長你感到苦惱?」特瑞聽到這件事的時候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畢竟里德爾從來都沒有做出違反規則的事情,克羅利看到特瑞的臉後便解釋道:「在羅茲哈德同學成為宿舍長之後的不久,常常會有些匿名投訴信寄到我這裡來,內容基本上是抱怨羅茲哈德同學的暴政,而這次的匿名投訴信也相當的多。但是因為羅茲哈德同學並沒有做出任何違規的行為所以我也無能為力。」

  「是這樣嗎?」鶇聽到後就有些擔心的看著特瑞,特瑞在得知這些事情的時候臉色也相當的難看,克羅利也看著艾斯說道:「不過如果真的無法說服他也還是有轉到別的宿舍的選擇,一旦你不是哈茲拉比魯的學生那麼紅心女王的法律自然就管不到你了。不過你現在的宿舍是黑暗魔鏡通過你靈魂的資質所選出來的,如果真的要換的話就必須通過麻煩的手續和儀式。」

  「轉到別的宿舍啊。但是這樣的話感覺好像是因為輸給他而逃跑讓人不覺得痛快。」艾斯露出相當嚴肅的神情,對於自己被里德爾逼走這件事情感到不快,克羅利在看著這樣的艾斯便露出笑容說道:「那麼你向羅茲哈德同學提出決鬥,然後由你成為宿舍長不就好了嗎?」

  「诶!」眾人一聽到克羅利的第二個提議就忍不住驚呼,克羅利看到大家的反應並把食指放在嘴前,並向前嚴肅地小聲說道:「等等,聲音太大了!」

  「還不是因為學院長你剛剛說奇怪的話。」艾斯也小聲地回應的克羅利,但是克羅利卻只是用稀鬆平常的語氣繼續說道:「這有什麼好奇怪的,羅茲哈德同學也是透過這樣的方式來獲得宿舍長的寶座的。」

  「宿舍長是可以透過決鬥來決定嗎?」鶇對於克羅利的這個提議有些困惑,而杜斯也一樣對克羅利詢問:「說起來,黑夜烏鴉學院究竟是用什麼方式來決定誰是宿舍長的?」

  「本大爺好像記得里德爾他是入學不到一周就坐上宿舍長的寶座。」格利姆回憶起了里德爾的消息,而鶇也似乎可以聯想到是里德爾將前一位宿舍長打倒然後坐上宿舍長的寶座,克羅利也看著困惑的所有人解釋:「除了被前任的宿舍長指名,或向現任的宿舍長提出決鬥並獲勝之外,還有很多別的方法。決鬥算是最簡單的做法。」

  「可是,學校不是禁止我們用魔法進行私鬥嗎?」艾斯滿腹疑惑的向克羅利提出問題,克羅利也露出笑容解釋:「那是私鬥,通過正規的手續並有學院長做見證的話決鬥本身就沒有問題了。」

  「我記得在決鬥之前妨礙對手本身是禁止的,這樣的話就算不用向里德爾道歉也可以取下項圈,可是…」特瑞在說出這句規則的時候露出擔憂的神情,不過克羅利仍就把目光放在艾斯的身上,「向宿舍長發起挑戰的權力從入學的時候就賦予給所有的學生,怎麼樣?特勞伯拉同學,你要向羅茲哈德同學發起挑戰嗎?」

  「好啊,一不做二不休。」艾斯爽快地接受克羅利的提議,在旁邊的杜斯也認真地附和,「那麼也算我一份!」

  「本大爺也要!」格利姆自信滿滿地說出自己也要成為宿舍長的想法,不過克羅利馬上就在格利姆的頭上澆冷水,「格利姆同學,很遺憾的是別的宿舍的學生是不行的。」

  「也是啦,這樣就感覺好像會變成一所宿舍控制另一所宿舍的樣子。」鶇也明白這個規則的意義,克羅利聽到鶇的話後就露出笑容,「真不愧是羽澤同學,真是明察秋毫啊。」

  「什麼?那本大爺的項圈到底要怎麼辦才好啊!」格利姆慌張地抓著自己的項圈亂跑,而艾斯露出笑容對格利姆說道:「放心吧,等我成為宿舍長就會命令他幫你解開的~」

  「可惡,這明明是本大爺大顯身手的機會啊…」格利姆不滿的看著艾斯他們,恨不得自己也是哈茲拉比魯的學生,鶇在旁邊安撫道:「這也沒辦法啊,這次我們就當啦啦隊為艾斯他們加油吧。」

  「你們是認真的嗎?況且我也想不到杜斯居然也會說這樣的話。」特瑞嚴肅且難以置信看著眾人,畢竟與里德爾戰鬥並取勝簡直是天方夜譚,但是杜斯卻認真地說道:「是嗎?作為男人難道不會想要成為頂點試試看嗎。要挑釁的話當然是要去找組織的老大啊。」

  「杜斯,臉!」聽到鶇的話,原形畢露的杜斯慌張地說道:「糟了,不好意思。」

  「那麼,決鬥的手續就由我來包辦吧。」克羅利笑容滿面地看著眾人保證自己的行動,而艾斯則是笑嘻嘻地看著大家說道:「那麼大家有什麼好點子嗎?」

  「如果是魔法的話我沒什麼自信,但是拳頭就不一定了…」杜斯握緊雙拳,又露出不良少年時期才會有的笑容,格利姆也在旁邊露出邪惡的笑容說道:「那傢伙確實看起來弱不禁風的!」

  「不可以打架啦!」鶇看著杜斯認真的說道,但是杜斯卻笑容滿面地說道:「放心吧,這是決鬥。而且我只要把那傢伙打得滿地找牙之後你應該就不用擔心了…」

  「問題不是那個啦!」鶇看著杜斯相當認真害怕他真的會做出痛毆里德爾的行為,克羅利也認真對杜斯他們說道:「一點都沒錯,在決鬥的時候魔法以外的攻擊方式都是被禁止的。」

  聽到決鬥的規則杜斯的霸氣就已經煙消雲散,而克羅利便笑著說道:「遵守規則愉快的決鬥!決鬥的手續明天就能完成,發起挑戰的時間請隨意。那麼我先告辭了。」

  克羅利笑著離開大家的身邊,但是因為克羅利的話無疑是增加了他們的壓力,艾斯苦笑的看著鶇,「放心啦,小鶇。雖然對魔法沒什麼自信但總是會有辦法的!」

  「嗯,是啊!」杜斯也認同艾斯的話,但是從他的額前流下的汗珠可以知道杜斯對這次的決鬥相當的緊張,鶇看著他們兩人這樣的時候想到了辦法,「對了,那麼我們就找找看有沒有對付封印魔法的方法。」

  「這是指?」格利姆對鶇的想法好像有些不解,但是鶇很快就解釋了:「雖然說里德爾的砍下你的首級是他自己的獨有魔法,但是這個世界上應該還是會有類似的魔法,況且杜斯在上次也沒有被砍頭,所以只要找到相關的書籍與知道要怎麼做的話應該可以找出應對方法。」

  「真不愧是小鶇,腦子動的還真快!」艾斯看著鶇露出笑容,而在旁邊的特瑞卻一臉無奈,「你們幾個…」

  「如果我當上了宿舍長就一定要讓他對所有人說『對不起,是我錯了』!還有要廢除用奇怪的規則束縛學生!」艾斯大聲的對特瑞說出自己的決意,隨後就和其他人去尋找資料,只留下迷茫的特瑞。


  「這下子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啊。」特瑞回到了哈茲拉比魯,但是才剛回來就看到凱特慌張的神情,而凱特也來回踱步思考到底要怎麼做才好,「怎麼辦,這下真的麻煩大了!」

  「凱特,發生什麼事了?」看到陷入苦惱的凱特,特瑞走上前向他詢問到底在苦惱什麼,凱特聽到聲音的時候就知道特瑞已經回到宿舍了,而當他看著特瑞的時候,臉露出找到救星的神情,「特瑞,你總算回來了!你聽我說,事情已經快要變的一發不可收拾了!」

  「這什麼意思?」

  「你還是先看看這個吧。」凱特把一本筆記交到特瑞手中,而特瑞也知道這本筆記是里德爾的東西,當他翻開頁面的時候,上面全部都寫滿了對里德爾辱罵,而且旁邊還寫了大大的「我是作弊的」,特瑞看到這些臉色變得異常嚴肅,「這是誰做的!」

  「是從以前對里德爾心懷不滿的學生做的,我看到他們偷偷的拿出里德爾的東西便上前阻止,結果卻還是讓他們在這本筆記上面寫了一些對里德爾不好的言論,而且他們也打算把這本筆記交給學院長來汙衊里德爾啊。」

  「居然做這種事…」特瑞對這件事難以置信,而且要是被學院長誤會的話,那麼里德爾在這所學校就再也抬不起頭了,凱特也相當慌張,「總之我用分裂的卡片把這些東西全部都處理掉,但是天知道事情會不會變的更糟糕。」

  「抱歉,凱特,請給我一個獨處的時間。」特瑞把筆記還給了凱特就奔向宿舍了,凱特看著這本筆記也只是無奈地嘆氣,並慢慢地到了旁人不在的暗處處理這個筆記。

  而特瑞回到自己的房間後就無力敲打了牆壁,特瑞神色難看的說道:「真的是我,造就這一切的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8654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少女樂團派對|迪士尼 扭曲仙境|魔法|奇幻|學院

留言共 1 篇留言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人無法決定自己的出生,但可以決定自己的未來,只要願意拋棄枷鎖的話。

03-04 12: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tyu158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巨神戰記1... 後一篇:[達人專欄] RE:最終...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ucky74181大家
《我超強我就喜歡在異世界開掛》柳皓彬你是神嗎?❤睡前音樂:Trevor Daniel - Forgot❤妳一定忘了我不再需要你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0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