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紅焰幻想 第六十二章

作者:邪惡布丁│2021-03-03 00:13:50│贊助:14│人氣:94
紅焰幻想 第六十二章

劍光一閃,水花激起,刀劍碰撞的同時,平靜的湖面被徹底地擊碎。

「如何,我的刀怎麼樣?」

佩格一甩手中的刀,對著眼前的男人說道。

手中那散發著奇妙氣息的刀刃,在觸碰到了腳下的湖面的同時,湖水迅速地消散。

「……」

大陸最強騎士,蘭斯洛特,面對佩格的話,沒有任何的言語,只是以自己手中的劍回應。

「真的是……連話也不會說了嗎?!」

刀一橫,與蔚藍的劍對撞,佩格準備直接接下蘭斯洛特的攻擊。

然而,佩格似乎低估了蘭斯洛特的力量。

「嗯……?!」

這一瞬間,原本緊握住劍柄的雙手,其中一隻手立刻放了開來,並迅速地移到了劍身的位置。

隨即以劍身做為阻擋,佩格就這麼承受住了這次的衝擊。

沉重的力量由上而下,一路傳入了佩格腳下,甚至直接把地面給壓出了裂痕。

明明只使用一隻手揮劍,卻僅憑這隻手的力量,徹底壓過了用雙手抵擋的佩格。

意識到自己的力量,根本無法接下這擊時,原本撐住劍身位置的那隻手,立刻鬆開。

隨之劍尖落到了地上,將原本破碎的地面,再一次震個粉碎。

緊隨其後的是,蘭斯洛特的劍順著刀鋒的弧度,就這樣順勢落到了地上。

原本事情應該這麼發生。

但沒想到的是,在劍落到地上的前一刻,劍鋒一轉,直襲佩格的脖頸而來。

霎那間,一整片的雪白,突如其來地出現。

那些雪白不是別的,而是佩格的能力,『元素』——紙片。

宛如是一座城牆一般,無數的紙片擋在了兩人。

「……」

然而,眼都不眨一下,像是在切奶油一樣,這座牆連阻擋都做不到,一劍被劈成了兩半。

但是,當蘭斯洛特看到後方的景色時,眼角不禁微微抽動。

紙牆的後方,幾顆紙球正往蘭斯洛特而來,上頭還連接著冒著火花的引線。

接著,雪白的紙片一變,炸彈取代紙球的存在。

下一秒,伴隨著高溫和巨響,爆炸的火光吞噬了兩人。

突然,一道藍光閃過。

剎那間,爆炸的濃煙被劈了開來,接著蘭斯洛特的身影從濃煙中出現。

除了盔甲上原來的破損外,上頭連一點髒污都沒沾染上。

別說是傷到了,就連有沒有碰到身上的衣物,都是個問題。

「……只差一點呢。」

視線停留在被染紅的劍身上,顯然對剛才的事情發生的事情,根本沒放在心上。

「真的……有點太小看你了……」

捂著冒著血的脖頸,完全看不出原先的從容。

「你的右手是受傷了嗎?要是兩隻手握劍的話,那麼我現在大概已經被劈成兩半了吧!」

指出自己感覺到的不協調,佩格將手從脖頸上移開,接著一張紙片貼在了傷口上。

雖然每個人的習慣多少有些不一樣,但不至於在對劍。

更何況,蘭斯洛特整條右臂上,都纏滿了繃帶。

右臂上傳來痛楚,來自加雷斯拼死的一擊,幾乎可以說是,廢了蘭斯洛特一條手臂。

「……隨便你怎麼想。」

眼神沒有任何的變化,蘭斯洛特平穩地回道。

「而且……和前幾次見面不同,你身上的魔力似乎也少了不少,再加上……」

「……你的話本來就這麼多嗎?」

話直接被中斷,面對蘭斯洛特如此的反應,佩格只是將刀刺入地面,手肘倚靠在上頭。

「嗯……?難得能和最強騎士談話,不管是誰,都會想多聊聊吧?還是說……」

「……因為有人已經闖進去城內了,所以你才會這麼著急?」

「……」

似乎是承認了佩格的話,蘭斯洛特只是以沉默回應道。

「看來我沒說錯,畢竟我和你不一樣,我有許多有前途的後輩,和只有『一個人』的騎士團不同。」

「與需要做所有事情的你不同,我唯一要做的事情只有一個,就是在這裡將你擋下。」

一拔刺入地上的刀,佩格將刀指向了蘭斯洛特。

不過對於佩格這番言論,蘭斯洛特沒有否認,甚至可以說是認同。

但是他卻搞錯了一件事情。

「……你好像搞錯了些什麼,一個人的騎士團?」

海藍色的光芒,覆蓋在劍身上,宛如是身處於巨浪當中。

而就在這一瞬間,佩格全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如同本能一般地,他的身子向後仰去。

緊接著,光芒從眼前掠過,劃過了天際,穿過了厚實的城牆。

「單純是因為『一個人』,比較不會波及到其他人罷了!」

收回了揮出的劍刃,聲響隨後從城牆上傳了出來。

「這就是……『大陸最強騎士』嗎?」

望著身後的城牆,佩格只是淡淡地說了這句話後,再次揮刀往蘭斯洛特而去。

紙旋和巨浪相互碰撞的同時,空氣被撼動,紙片和水滴肆虐起周圍的一切。

有如利刃般的紙片,在飛舞的同時,直接被雨滴吞噬。

夾帶劍氣的水滴,在落下的同時,當場被紙片劈開。

就在刀劍碰撞出火花,雙方的紙片與水滴相互抵銷之際,他們身後的城牆,碎石從裡頭噴濺而出。

下一秒,伴隨上頭裂縫的擴散,再也承受不住,整面城牆直接滑落下來。

宛如天崩地裂一樣,裂縫不停地吞噬著一切,連同那破爛不堪的城門一同,全都坍塌下來的城牆給掩埋。

「呼……這還真是個怪物!」

佩格內心發出這樣的感嘆來,接著刀光彈開了劍鋒,想試圖從這片深海尋求一點突破。

然而,眼前出現的卻是,更多的巨浪襲來。

每一滴水、每一片浪、每一道洋,這個時候都如同死神的鐮刀一樣。

只要觸碰到就會喪失生命。

不過話雖如此,佩格卻瞬間反應了過來。

手先是一轉,接著刀光一閃,先一步到達的巨浪,直接被劈成了兩半,消散至空氣當中。

緊接著,原先在空中飛舞著的紙片,先是一轉,隨後鋒芒一閃,劍氣當場噴濺而出。

一片、兩片、三片、四片,無法計算數量的劍氣,徹底地撕碎了這片深海。

連一滴水都沒有漏掉,佩格完全壓制住這股巨浪。

甚至反過來要吞噬對方。

宛如是一頭老虎撲過來一樣,紙片中夾帶著劍氣,直撲蘭斯洛特而來。

劍技——漩渦!

僅僅是劃出了一個圓,猛虎直接被捲入其中,並從蘭斯洛特身旁略了過去。

而在這一瞬,佩格沒有放過這個機會,原本四散紙片迅速地整合,在他身後摺出了個三角形。

摺紙——紙鐵砲!

巨大的紙鐵砲一甩,完全展開的同時,音波連同衝擊,向前震開了前方的一切。

一時間反應不及,又或者說沒有應對的方式,蘭斯洛特直接接下了這一擊。

當場,蘭斯洛特整個人被震得向後退去,甚至握著劍的手,都離開了身體前方。

「……」

嘴角邊滲出了鮮血,身上的盔甲爆出了裂痕,顯然是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但是,對蘭斯洛特造成這點傷害,不是佩格主要的目的。

最主要還是讓蘭斯洛特門面大開。

腳步一踏,雙手一擺,刀向前揮了出去,直衝毫無防備的蘭斯洛特而來。

連腳步都站不穩,整個人幾乎是向後仰的姿勢,就連手臂都無法及時收回,幾乎可以說是破綻百出。

而就在此時,原本握著劍的手放開,手腕接著一轉,反手握住了劍柄,從正手揮砍的手勢,變為了向下刺擊的動作。

「不妙!」

意識到自己太過衝動的佩格,才停下自己的腳步,準備拉開距離之際,已經來不及了。

劍技——漣漪!

水波從劍尖的位置傳出,才剛穿過佩格的身軀,嘴邊流出了一絲鮮紅。

下一秒,血管當場破裂,全身的皮膚瞬間爆裂,鮮血從口中噴濺而出。

「咳啊!」

口中吐出了鮮血的佩格,直接跪倒在地。

天上飛舞的紙片,也隨著佩格的手中的刀落到了地上,完全停止了動作。

「呼……呼……」

在恢復原來的姿態後,蘭斯洛特將劍刺入地上後,口中發出了沉重地喘息。

很顯然地與佩格的打鬥,也已經消耗他不少的體力。

但也僅僅是短暫地喘息罷了,調整完呼吸後,蘭斯洛特隨即從地上站了起來。

「接下來該……」

然而,站起來不只有蘭斯洛特一人而已。

「你……不是『人類』對吧?」

在見到眼前發生的景象後,蘭斯洛特只是說了這麼一句話。

「咳!我是不是人類這很重要嗎?不過確實啦……我是混血的沒錯!」

渾身被染紅的佩格,從地上爬了起來後,用手抹去了嘴邊的鮮紅,並撿起了掉在了地上的刀來。

隨後紙片從佩格身後湧出,接著一張張的紙片,貼在了他身上的傷口。

轉眼間,佩格整個人變得如同一具木乃伊一般,全身被雪白的紙片包裹著。

「……」

望向了佩格的樣子,蘭斯洛特也再次擺出了應戰的姿勢。

而這一次,他身上不會再出現任何破綻。

而就在此時,佩格卻伸出手來,示意要對方停下。

而佩格他全身上下都在搖晃,整個人殘破不堪,給人一種隨時倒下,都不意外的感覺。

「老實說……就算有『種族優勢』,我大概也不行了……我頂多……能在使出最後一擊……」

說著,雙手緊握住劍柄,接著雙手向後一擺,龐大的魔力從他的身軀湧現。

「你應該不會拒絕吧……畢竟逃離這種決鬥……可不符合騎士的精神……對吧?」

「……」

面對佩格的提案,蘭斯洛特沒有說任何一句話,只是以劍上湧出的魔力作為回應。

而在見到對方的反應後,佩格微微地笑了出來。

「你這麼想真是太好了……畢竟這真的是我最後能做出的攻擊了……」

語畢,兩人就這麼望著對方,各自握著自己手中的武器,雙方的魔力也隨之膨脹。

三人成虎!

一剎那,一連揮出六下的砍擊,捲起了巨量的紙片,渾身散發著劍氣的紙老虎,隨之露出利爪撲向前去。

河川匯入湖泊當中,湖泊在流入大海當中,原先覆蓋在地面上的湖水,就這麼匯入蘭斯洛特的劍上。

劍技·奧義——瘋狗浪!

巨浪從蘭斯洛特身後湧現,隨著手中的劍揮下,宛如狂狼般的浪花,鋪天蓋地地吞噬一切。

猛虎和獵犬,相互露出自己的尖牙和利爪,試圖將眼前的敵手,徹底地撕成碎片。

下一秒,猛虎咬穿獵犬的毛皮,獵犬撕開猛虎的喉嚨,雙方的魔力隨之向周圍四散。

地面變為了紙張,接著又沉入水中,雨滴先是浸濕了紙片,紙片又吸收了雨滴。

水和紙相互變化,根本已經分不清兩者間的差別,也沒有人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最後,隨著魔力消逝,周圍歸於平靜。

#

「嗚……好痛!」

「怎、怎麼了?」

看著捂著自己的耳朵,神情痛苦不堪的帕斯,萊特只能不知所措地待在她的身旁,什麼也做不了。

「……那邊一直傳來很強烈的魔力碰撞,耳朵好痛!」

「看來應該是因為體質的關係……確實魔力動盪的很厲害。」

與帕斯不同,雖然艾琳多少也能感覺魔力的流動,但卻沒有像她如此敏感。

「而且能造成魔力如此波動,到底是……」

雖然不清楚是什麼事情,才造成魔力如此動盪,但至少能確認這股源頭,與自己有段距離。

但就是這點,才讓人感到擔心,畢竟距離這麼遠還能造成影響,就已經說明這股動盪有多麼龐大了。

而就在帕斯痛到,眼淚都要噴出來時,黑影直接壓在了她的頭上。

「借給妳,這樣應該比較好了吧?」

長耳被整個塞入帽中,緋特將自己頭頂的高禮帽,直接按在了帕斯頭上。

「啊……嗯?對!不是……裡頭好像有東西在蠕動?!」

似乎是對緋特的行動感到意外,又或者對其他事情注意到其他事情,帕斯一時間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妳把妳唯一的特色拿走了,這樣妳不就不能扮成『小紅帽』了?」

「……這樣不就好了?」

對於李德提出的疑問,緋特稍微掃視周圍一圈後,接著直接把一旁掛在窗口上的紅色窗簾,一把給撕了下來。

隨後在經過一番撕扯後,緋特將那變得破爛不堪的窗簾,直接披在肩上。

「……某種程度上來說,現在這個樣子,還比較符合小紅帽的形象!」

彷彿是頭巾一樣,這塊破布包裹著緋特的腦袋,從裡頭露出一對龍角。

「……妳為什麼還要繼續扮演『小紅帽』?這個身份有這麼重要嗎?」

「那隻兔子說得沒錯,妳繼續扮下去也……等一下!妳剛才說什麼?!」

不只是李德做出這樣的反應,就連緋特也轉過身來,雖然根本看不出,現在面具下是什麼表情。

「你們不會以為別人看不出來吧?雖然她的魔力真的多誇張,但藍白焰還不至於會被剛才的蟲族壓制,更何況……」

帕斯的視線轉向了艾琳。

「……從一開始她的反應,就根本沒有要隱藏的意思吧?」

「不要用那種表情看我,當時那個場景,不管是誰都會笑吧?!」

『她說得沒錯,當時真的是蠻好笑的。』

「……」

面對艾琳和青龍言語雙重夾擊,緋特臉上的面具變成通紅,幾乎都快要燒起來了。

「……我們快點找到雪姬,然後離開這裡吧。」

似乎是不想再多說些什麼,緋特一甩身後的幾人,加快了在走廊的速度。

「妳不要走這麼快,萬一遇到歐梅迦帝國的人就不好了。」

像是想將其他人甩開一樣,艾琳的話根本傳不進緋特的耳中,後者只是持續地加快腳步。

現在,緋特一行人早就離開了地下迷宮當中,並來到了位於迷宮入口的地面上。

也就是位於霍普城中心的霍普堡當中。

這裡曾是王族的居住地,但在歐梅迦帝國的肆虐過後,這裡只剩下少數留下來留守的騎士們。

曾經輝煌的王宮,已經不復存在。

本以為要花上不少時間,才能離開地下迷宮。

但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沒想到剛好因為遭遇安忒襲擊的關係,反而開鑿出一個距離入口不遠的捷徑。

雖然那個捷徑對李德而言,根本是地獄般的路途。

但是離緋特來到這裡的目的,還有一大段距離,畢竟她到現在還是不知道,雪姬到底被帶到了哪裡。

「……青龍,你覺得雪姬到底會被關在哪裡?」

『這種事情不要問我,而且說不定她早就被殺了,畢竟無名蟲族的性命,可一點也沒有人在乎。』

「……」

似乎是覺得自己的說法不恰當,又或是是想安慰緋特,青龍隨後又補充道。

『不過這也不一定就是了,畢竟她可不是無名蟲族,而是有妳取給她,名為雪姬的名字。』

「……希望是這樣。」

話一剛落,緋特身旁就出現一個,向下的階梯。

「是通往地下室嗎……為什麼這種地方的結構都要這麼複雜,難道不能像我們家一樣,只要幾個房間而已嗎?」

『王宮多少要有些牌面,而且聽說王宮地下室會有監牢的存在,說不定……』

沒有等青龍將話說完,緋特就轉過了身,往地下室的階梯走去。

等到緋特來到階梯的最底層,這裡確實出現了不少由鐵柵欄構成的房間,讓她不禁想起當時與李德相遇的情況。

然而,柵欄當中,卻連一個人都沒有,更不要說雪姬的身影了。

「看來找錯地方了……」

面具下露出失望的神情,就在她準備轉身離去之際,深處卻傳來了巨大的聲響。

伴隨著金屬撞擊的聲響,一聲怒吼從後方傳了出來。

「給我安靜一點!小心我把你的大顎拔掉,你這個臭蟲族!」

此話一傳入緋特耳中,她立刻開始狂奔了起來。

而腳步才稍微深入其中,才發現這地下室的空間,比自己想像中要來得大得多。

龍焰纏上了手臂,而覆蓋在上頭的龍鱗,也隨之膨脹起來。

緊接著,微弱的光芒前方從轉角處傳來,就在緋特轉過彎的同時,裡頭的景色映入她的視線中。

雪姬正用著自己的大顎,啃咬著監牢的欄杆,而在監牢的另一頭,一名只帶著頂頭盔的騎士,正作勢要揮砍雪姬。

「你、你是誰?!為什麼會出……」

火箭!

沒有來得及將話說完,拳頭砸在了騎士的腦袋上,連同扭曲變形的頭盔一同,直接將對方鑲入了牆內。

「雪姬,妳沒事吧?」

無視那個鑲入牆中的騎士,緋特拔腿來到了監牢前。

在見到被鎖起來的大鎖後,緋特握緊了拳頭,準備再次使出水火箭。

而就在此時,緋特卻突然想起李德的話。

「……」

看著纏在自己龍爪上的龍焰,緋特一改握拳的動作,將手給張了開來。

「退後一點……」

下一瞬,宛如是將餅乾切開一樣,隨著緋特將龍爪揮下,欄杆直接落到了地上。

「這招……還真的有用?!」

看著原本蔚藍的龍爪,都已經變成火紅,緋特突然意識到李德的話,不是隨口胡說的。

但現在比起這個,更重要的是將雪姬給救出來。

「好了,我們離開這裡,這裡不適合久待。」

用另一隻沒燒紅的手,拉住了雪姬的手後,緋特準備就這麼帶她離開。

但似乎是在反抗緋特一樣,雪姬的身軀沒有被拖動,反而是將對方給拉住了。

「……怎麼了,是哪裡受傷了嗎?」

在發現雪姬的異狀後,緋特立刻蹲在了她面前,查看起她的狀況。

「拜託……救救她……」

「救……?要救誰?!」

明明其他的事情都沒放在眼裡,甚至連自己都不怎麼理會的雪姬,這個時候怯說出這樣的話,著實讓緋特有些吃驚。

「那個人……救了我,明明蟲族的性命根本不重要……」

口中傳出斷斷續續的言語,似乎是受到了巨大的衝擊,又或者說價值觀的不同。

「……這件事等一下再談,看來要先處理一下眼前的人。」

先將雪姬留在了原地,緋特從地上起身的同時,龍焰隨著身後披風燃起。

本已經被鑲入牆中的騎士,這個時候扔開頭上那變形的頭盔,從裡頭爬了出來。

「你、你……這該死傢伙,我要把你給砍了!」

劍發出了藍色的光芒,與地上那有著水紋的頭盔相互應著。

==========================

作者的碎碎念:

        其實這場戰鬥,是打從這個篇章被想出來以後,就一直沒有更動過的,其他劇情多少有出現一些更動,甚至還因為更動的關係,臨時多想了一、兩個新角色出來,而且這個戰鬥也讓我想很久要怎麼描寫,畢竟這類型的劇情描寫,很容易前期出現的角色,因為後期設定的關係,結果戰力一整個變得很可笑的樣子,尤其又是這種冠上頂點VS最強這種戲碼,畢竟我是想描寫出,不愧對雙方稱號的戰鬥,不過這也要看讀者的反應才會知道,而且這場戰鬥打完以後,這個大主線的劇情也進入收尾的地方了,如果可以的話,我是蠻希望在七十章之前進入新篇章,不過看起來是很困難啦

        我現在在練楓之谷的燃燒精靈和新職業墨玄,結果這導致我現在看到楓之谷就想要吐了,畢竟我是很討厭重複做一樣事情的人,然後精靈才練到163等,墨玄127等,重點是又要不停地刷怪刷怪刷怪再刷怪,怪物都快要絕種了啦,而且因為裝備的關係,我本尊也基本被榨乾,尤其是在打不過女皇和混四的情況下,裝備根本是一個大問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855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蒼天落葉
一個人的騎士團=邊緣騎士團

03-03 19:03

邪惡布丁
並沒有,不要瞎掰好嗎!03-04 15:00
白煌羽
辛苦了

03-03 22:05

邪惡布丁
不會啦03-04 15:00
悠路
喔喔,終於救到雪姬了,好耶(公主:啊我勒?

03-06 18:28

邪惡布丁
認真來說啦,緋特不去救公主也挺正常的啦,畢竟人家來這裡的目的就只有救雪姬,更何況緋特跟公主也不熟(茶03-06 19:0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edward10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楓葉故事 ... 後一篇:[達人專欄] 楓葉故事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love487《克蘇魯的黎明》
❤ 奇幻小說 每日更新 長篇連載 魔法與真氣的世界 詭譎怪異的敵人 精彩刺激的冒險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1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