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聖劍傳說LOM.續尼機塔販賣商道(完)

作者:韶雩│聖劍傳說 Legend of Mana│2021-03-01 23:06:28│贊助:4│人氣:70
聖劍傳說Legend of MANA(31)
13.0 續.尼機塔販賣商道(完)

  帝國、月夜小鎮、燈、奸商兔、珠魅、小偷……

  工藝品、雙胞胎、魔法、鳥人、好色笨人馬……

  寺廟、妖精、萌系貓人、肌肉好酒友聖騎士……

  窩在大樹上的帝茲,腦海不斷跳出這陣子遇到的相關字眼,中間夾雜不少個人評語,不斷思索其中的相關性亦或找尋其他關鍵,碧綠色的雙眼眺望著遠方,手上則是把玩著前不久才收到的謝禮:工藝品──顫抖的銀匙。

  莉芙並未將顫抖的銀匙交給帝茲,理由帝茲不清楚,他也知道莉芙在收到的當下隱瞞有這個工藝品的存在,但是,它就是出現在帝茲的眼前,彷彿有意識般,或者在裡面的事物刻意要接觸帝茲。

  「龍帝。」

  像是要呼應那個名字,銀匙兀地顫動,金屬外殼竄出黑影,環繞數圈後再度返回工藝品,看到這個狀態,帝茲忍不住苦笑,看來又是和自己的記憶,以及第七之月相關,這也代表,既定的劇本一直都在進行,並沒有因為帝茲消極地逃避而停止。

  「妳真的很希望消失啊,瑪那女神。」對著空氣發出抱怨的話語,也不會有任何回應。

  帝茲不是沒有感覺,第七之月逐步侵蝕自己,尤其對於莉芙,不是單純對於同伴的喜悅,而是夾雜更多複雜的情感,在月夜小鎮,帝茲自己很多言行舉止都感到困惑,面對事物的觀感,也不再同無知的孩子般雀躍,而是混著更多的理智,他從莉芙的表情,可以明白自己已經和之前有明顯的差異。

  (每一次的死亡,都帶著悔恨啊……真是可憐,我來給你點禮物吧。)

  那是有別與以往的聲音:蒼老又威嚴,是在第七之月傷痕累累的狀態出現,也是第七之月第一次對死亡感到害怕的時候,跟現在的自己的一樣,在得知是什麼存在以及目的時,第七之月崩潰了──

  原來這個世界不需要自己,更永遠保護不了最重要的人。

  「好可怕……」

  帝茲閉上雙眼,伴隨著如海潮般襲擊而來的畫面,他開始搞不清楚到底是自己在害怕,還是另外一位?

  手上的銀匙緩緩飄出黑影,徐徐地籠罩那顫抖的身體。

■■■

  「哈啾!」帝茲用紙張將鼻涕擤出,整個鼻頭的皮膚已經摩擦到發紅,垃圾桶裡的紙已經多到滿出來。

  「說是去賞月,賞到感冒,不愧是笨蛋。」艾斯卡迪將毛毯甩到帝茲頭上,後者連忙將之裹在身上,企圖獲得溫暖。「可以解釋一下你那個驚天地泣鬼神的睡姿嗎?」

  一早準備要晨訓的艾斯卡迪,卻發現帝茲不在床位上,循著瑪那的蹤跡,卻發現帝茲龐大的瑪那混雜異常氣息,本來以為帝茲是被第七之月給取代還什麼,抓著武器就往外衝,結果看到帝茲腳勾在樹枝上,手臂掛在屋頂邊,身體懸空,全身布滿露水,這種詭異的狀態還能呼呼大睡。

  「……一整晚的電影……」兩眼無神,不知道嘟嚷什麼的帝茲,接過艾斯卡迪遞過來熱牛奶,並沒有馬上喝下,而是讓熱氣蒸著自己疲憊的臉。

  「電影?什麼東西啊?」雖然帝茲常常蹦出奇怪的名詞,艾斯卡迪早就見怪不怪,但還是會疑問陌生單字的涵義。

  「第七之月的回憶錄。」雖然一點都不連貫,但是都是腥風血雨,不間斷的畫面讓帝茲都覺得自己鼻腔充滿鐵銹味的錯覺,不知道是不是工藝品的影響,過去記憶從來沒有像昨晚誇張到連續撥放。「噗!」

  「所以你的記憶恢復……」正想質問帝茲問題時,艾斯卡迪側身閃過迎面而來的乳白色液體,他看著因為發楞而把鼻腔埋到牛奶中,現在引發劇烈咳嗽的帝茲,「看來不是。」

  「嗚噁!差點要下奈落的感覺。」幾乎要噴淚的帝茲,終於止住咳嗽。

  「那,怎麼了?」雖然帝茲的行為還是跟往常一樣愚蠢,艾斯卡迪就是感覺得出來帝茲不太對勁。

  「……」雙手摀著鼻間,眼眶因為剛剛的刺激而泛紅,帝茲眼神先是失去焦點,半晌才定在艾斯卡迪身上,「……如果我變成第七之月,就拜託你了。」

  「原本我就這樣決定。」對於帝茲突兀的發言,艾斯卡迪並未當成開玩笑,他認真地回應,「你(這條命)是我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禁斷之戀啊啊啊啊啊!」

  「嗚喔喔喔喔喔喔!這是什麼嶄新發展呀!」

  「嗄?」

  門口的騷動,讓帝茲和艾斯卡迪不約而同看向觸動什麼奇怪開關的雙胞胎正面對彼此,握緊對方的手,上下晃動,隨後便各自捧著臉,原地上下跳躍。

  「我就說帝茲師父會被吃掉嘛,你看看那張令人憐惜的表情,泛紅的雙眼和明顯哭過的樣子,還有那堆衛生紙!是剛『完事』嗎?」可羅娜開心到眼睛閃閃發亮,幾乎和當初被帝茲收留時般雀躍。

  「就拜託你了……你是我的……這種愛的告白,沒想到師父和艾斯卡迪大哥這麼浪漫。」巴特則是一臉大人樣,煞有其事地點著頭,沒過多久就表情失控,癡癡傻笑。「嗚呼呼呼,哇,好久沒聽到除了爸媽以外的對象講這種肉麻台詞。」

  「……」看著會錯意的雙胞胎,帝茲抬高單眉,下巴頓時忘記回家的路。

  「帝茲,你的徒弟們也跟著你變笨嗎?」艾斯卡迪無法理解可羅娜和巴特興奮的模樣:完事?愛的告白?什麼時候?跟誰?

  「這不是變笨。」是另外一種境界,而且會愈陷愈深的那種,帝茲知曉這種狀況只會愈解釋愈歪……不行,頭好重,「哈啾!」

  「耶?帝茲師父感冒?」可羅娜馬上跑上前關心,這才發現撒了一地的牛奶,「這要趕快擦掉不然會發臭啦,我去拿拖把……啊,莉芙師父抱歉。」

  「?」匆匆忙忙跑出書房的可羅娜正好撞上莉芙,莉芙不解地探頭,便看到巴特也跑進跑出地清掃垃圾,「帝茲?」

  聽到莉芙的呼喊,帝茲無暇回應,因為他正和連續的噴嚏奮鬥,艾斯卡迪深深嘆口氣,代為回答:「這笨蛋在外面著涼,我以為笨蛋不會感冒。」

  「咦?這真的嚇到我。」莉芙打從有意識以來,沒有生病過,除了本身瑪那之力的加護,另外也是強於一般種族的體格,就算真的有異狀,只要好好調整瑪那就可以解決,雖然帝茲有他的堅持,能不用就不用,可是不至於到這麼嚴重。「帝茲你的瑪那?」

  「這傢伙昨天晚上不知道在幹麻,瑪那之力混亂的很,你是跟卡蜜拉之類的好上嗎?還是中詛咒?」艾斯卡迪真不懂帝茲到底是蠢還是呆,擁有這樣大的能力,卻老是中招,「莉芙,妳要出門嗎?」

  「嗯,我想……再去一次格特。」莉芙身上已經穿戴好平常外出的服飾,並背著輕便行囊,她下意識地撫弄著手上的戒指。「有點擔心。」

  「……啊啊,那傢伙。」艾斯卡迪倚在桌緣,確認雙胞胎距離書房夠遠,才壓低音量開口說話。「達娜艾現在正需要人手,雖說是珠魅,畢竟原本也是管理治癒寺廟的火焰。」
說罷,帝茲和莉芙便陷入沉默,當然,他們記得那件事,目睹了珠魅的死亡。

  帝茲雖不想再接觸過去記憶,但畢竟是和自己相關的事情,可每當他嘗試回想,頭腦就是一片空白,莉芙則是安靜了好幾天,不只是有人死在自己的面前,而是,面對魯貝斯的死,珠魅的死,讓她想起好久以前……所有種族還為了奪得第七瑪那之石……那場,毫無道德可循的戰爭。

  硝煙味、哀嚎聲、珠魅死亡的燦爛……

  一切,都讓莉芙不禁感覺到世界的腐壞,她甚至感到……母親大人的墮落:為何那時候的自己可以無動於衷?為何母親大人會允許戰爭如此發展?又為何可以接受帝茲必定要犧牲的劇本?

  「莉芙?」

  看著恍神的莉芙,帝茲試探性叫喚她,莉芙身體微微震了一下,然後馬上把笑容掛回臉上,就像是沒事一樣。

  「那個……」莉芙旋身站到帝茲和艾斯卡迪面前。「這次我帶奇波去就行了……好嗎?畢竟帝茲感冒要休息,艾斯卡迪也似乎暫時不想靠近寺廟,對吧?」

  「我是無所謂……」帝茲望著莉芙,他不知道為什麼莉芙會有這種要求。

  「的確,那傢伙現在應該也不想見到我。」艾斯卡迪自嘲地用鼻子發出嘲諷聲,接著雙手環胸,眼神直勾莉芙,「妳沒問題嗎?」

  「我……我很好啊?」莉芙逞強地回應,就算眾人心知肚明莉芙的瑪那大幅削減,但莉芙仍不覺得自己有虛弱到需要別人時時刻刻照應,「我只是覺得沒必要這麼多人去,再說格特那麼遠,老是放雙胞胎他們在家也不好,剛好帝茲需要休養,艾斯卡迪……」

  「啊,抱歉,我正打算出遠門。」艾斯卡迪舉起單手中斷莉芙的說詞,既然寺廟發生些事情,他猜想妖精們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其實我覺得妳根本就擔心過度,雙胞胎年紀雖小,可是實力也是不差,帝茲根本沒人敢碰他好嗎?莉芙就像個老媽子一樣……帝茲妳搞屁啊!」

  或許是終於有人敢直說莉芙,帝茲突然伸出雙手環抱艾斯卡迪的腰際,順便把鼻涕抹在艾斯卡迪的褲子上,這也讓後者單手壓著帝茲額頭,將兩人距離盡量拉到極限。

  「老、老媽子……我才……」被突然這樣形容,莉芙脹紅著臉本來想反駁,卻找不到說詞,「嗚嗚,那、那就這樣決定了……」

  「我們要去!」

  突然,可羅娜和巴特硬是擠到三個大人之間,高舉著手。

  「既然帝茲師父和艾斯卡迪大哥沒有要去的話,這次可以帶我去吧?」巴特滿心期待道,「我想看看格特,聽說有賢者住在那。」

  「我也想去!」可羅娜搶著說,「早在學校提到治癒寺廟,我就想去看了。」

  「咦?可是……」莉芙顯得有點為難,對帝茲和艾斯卡迪投以求救的眼光。

  「不行。」帝茲率先開口拒絕,比起雙胞胎積極想去的態度,帝茲反倒不想要去格特,他對於格特有股說不出的反感,雖然之前沒有表現出來,但其實他自己暗下決定,若非必要,他不會想再去那個地點。

  「又來了,為什麼啦?」巴特不解,氣著急跺腳。

  「我才不要待在家接受艾斯卡迪大哥的『魔鬼訓練』啦!」可羅娜也祭出哀兵政策。

  「那只是『普通訓練』。」艾斯卡迪單手托著下巴,居高臨下地俯視雙胞胎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雖說我會出門個幾天,但我不介意延後遠行,花點時間幫你們施行真正的魔鬼訓練?」

  「不要啊啊啊啊啊!師父救命!」

  「你趕快出門,延後回家也沒關係!」

  「我們不想再留守了啦,上次月夜小鎮也沒有帶我們去,不公平。」

  「我快悶到長香菇了……」

  兩個孩子各抱著莉芙的大腿,不斷吵著,最後還是艾斯卡迪將他們拉開,才稍微讓他們安靜,見狀,莉芙才開口解釋。

  「格特太遠了,我沒辦法照應兩個人……我頂多帶你們其中一位去。」莉芙摸著可羅娜和巴特的頭,「真的很抱歉。」

  「唔……這樣誰要去啊?」聽到莉芙這麼說,可羅娜雙手抱胸煩惱著。

  「猜拳啦,可羅娜。」巴特馬上伸出右手,「這是最快速又公平的方法。」

  「正有此意。」可羅娜也伸出右手,轉身面對巴特。

  「好啦……剪刀、石頭、布!」

■■■

  猜拳的結果,可羅娜獲勝,雖然有些不甘願,但巴特還是乖乖的站在帝茲身邊,和莉芙、可羅娜,以及奇波揮手道別,隨後沒多久,艾斯卡迪跟著攜帶簡單的行囊離去。

  一路上,奇波一直是蹦蹦跳跳的,可能是對於週遭事物的好奇,而表現十分興奮,莉芙則是和可羅娜有說有笑的,像是郊遊般,大概是因為體恤可羅娜還是位孩子,當莉芙一行人到達格特時,比預計多花上幾天。

  甫踏入格特,莉芙便注意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在莉芙還來不及開口問候,那人已經跑來莉芙面前。

  「好久不見喵,莉芙小姐,真高興在這見到妳……呃,妳們喵!」尼基塔咧著招牌笑容,和莉芙打招呼,「您好,我是微笑商人尼基塔,上次承蒙你們的光顧,植物生長劑的效果如何喵?」

  大概是看到可羅娜不高興的臉龐,尼基塔連忙補上後面的字句。

  「好過頭了啦!」可羅娜絕對不會忘記那時候的慘狀,連帶還吃了一整個月的南瓜,而奇波也跟著對尼基塔炸毛。

  「感謝您對本商行的讚譽喵。」尼基塔完全不畏懼奇波的威嚇,馬上施展商人魂:開口就是推銷。「喵喵,拉比,我這邊有不錯的獨門飼料喵,是主傳秘方喵,拉比攻擊力會大幅度提升喵。」

  「好久不見,目前奇波吃得很好,所以還不需要。」有了之前的接觸,莉芙不假思索直接拒絕尼基塔,她看著尼基塔的笑容,便知道尼基塔並不是單純來寒喧。「今天有需要我幫你什麼事嗎?」

  「不愧是莉芙小姐喵,雖然很好推坑的帝茲老爺不在喵……」尼基塔的耳朵失望地垂在兩旁,但表情是笑到幾乎咧到雙頰的最後,「我啊,是為了找草蟲才來這裡的喵。」

  「我好像聽到什麼帝茲師父很好推坑之類……」可羅娜驚訝的看著莉芙,原來自己的師父也遭受過尼基塔的魔爪洗禮過。「……而且,找草蟲?找那種東西做什麼啊?」

  「喔喔喔,小妹妹問到重點喵,把草蟲蒸過,就可以做成好吃的料理喵。」尼基塔用一隻耳朵指著遠方的瀑布,另外一隻則是模擬出蟲蠕動的模樣,「特別是格特的草蟲,專門吃坎庫鳥糞便長大的喵。」

  講到此,莉芙和可羅娜整個臉都轉綠,把蟲作成料理就算了,居然還是專吃糞便的蟲?

  「但是在發育成成蟲前,草蟲會先變成蛹喵,這時候牠們就動彈不得,哪裡也跑不了……喵喵喵,簡直就是一堆金幣等著我撿喵!」尼基塔完全忽略莉芙以及可羅娜難看的臉色,繼續說著。「所以,我想請你們陪我一起找喵,沿途的山路很多怪物喵,好心的莉芙小姐不會放我這可憐的貓獨自上山喵?」

  「哈啊?」可羅娜幾乎找不到自己的聲音,只能用狀聲詞來表達訝異,因為尼基塔根本沒有一點外貌特徵像貓啊?除了口語上的喵喵叫。

  「好吧。」莉芙想了一會兒,原本她是想趕快找到達娜艾,趕快回去的,不過,現下似乎幫幫尼基塔也不會壞到哪去,於是,莉芙點頭答應。

  「太好了,咱們趕快出發喵!」

  一見到莉芙答應,尼基塔便開心的要帶隊出發。

  「慢著,不能叫莉芙師父白做工啊?」可羅娜提出要求,「總是要給點謝禮吧?」

  「喵?原來如此,剛剛聽小妹妹稱呼帝茲老爺為師父,討酬勞的方式真是一個模子刻出來喵……」尼基塔雙耳指著可羅娜,「就看在帝茲老爺之前幫忙的份上,這次當然也會給的喵。」

  「食言的話,帝茲師父會殺上門喔?」雖然明知帝茲根本不會做這種事情,可羅娜還是搬出帝茲來威脅。

  「喵喵喵,精明的孩子不討喜喵,之前的小弟弟還比較好拐喵。」尼基帶著笑臉嘟嚷著,雙耳則是扭成一團來彰顯心情。

  「你還提巴特,我真的要通知帝茲師父教訓你了……」

  「好了,可羅娜,尼基塔就是這樣的個性,不要跟他計較……耶,等等?」莉芙像是想到什麼,只見她眉頭緊縮,好像不太想知道答案,但卻又想問個明白的表情。「呃,尼基塔?」

  「怎麼喵,恕不接受討價還價喔?」

  「我是想問,你那個……草蟲,是做成什麼料理?」莉芙謹慎的詢問。


  「莉芙小姐也是老饕喵,當然是饅頭喵!把草蟲和入麵粉,百分之百營養都在裡面喵,方便攜帶又好處理,上次我有賣給帝茲老爺幾粒,不知道妳們有沒有嘗試過喵?吃了包準上癮喵。」尼基塔眉飛色舞地說明,接著擊著雙耳,「草蟲吶,最棒還是吃蛹的喵。」

  「什、什麼……噁!」

  可羅娜不禁一陣乾嘔,而莉芙則是用雙手把自己的臉遮掩起來,發出不明呻吟聲。

  「怎麼了喵?」看到兩人的模樣,尼基塔不解問道,耳朵也擺成問號的形狀。

  「不……沒什麼。」莉芙有氣無力地回答。

  「好吃……我居然說那個東西好吃……」可羅娜滿是想把那段記憶刪除的表情。

  那天,剛收可羅娜和巴特為徒時,帝茲說稍早被尼基塔「歡樂大放送」推銷而買下一堆雜物,其中就有幾粒詭異顏色的饅頭,但那天真的是太餓了,四人隨性將饅頭蒸過後,便拿來吃,口感彈性十足,有特殊香氣……的確是美味的食物,但是那些饅頭,就是草蟲……噢!
莉芙搖搖頭……天啊!她得阻止自己回想下去,這麼恐怖的事,還是忘記比較好。

  「妳們也愛上草蟲饅頭的味道,只吃到一次覺得很可惜喵?」尼基塔看著莉芙和可羅娜絕望的模樣,完全曲解成對自己有利益的解釋。

  「絕對沒有!」

  「喵哈哈哈,我懂我懂,不用害羞,我們出發喵。」

  尼基塔無視莉芙和可羅娜的抗議,一馬當先在前頭帶路,莉芙現在完全不想幫忙尼基塔採集,但是因為之前已經答應了,只好硬著頭皮跟上,而可羅娜則是像壞掉的玩具,不斷重複「我居然吃了蟲」「大便蟲」等字句,搖搖晃晃的走著。

■■■

  走過試練之道,沿途遇到不少怪物襲擊,對於莉芙並不算威脅,讓莉芙意外的是,可羅娜可以不用念出完整咒語便可使出魔法,而且精準度也更甚以往,這也才真正反省自己真的是擔心過度,雙胞胎在長時間受訓之下,不是像以前用理論戰鬥,剖有小小冒險家的姿態了。

  「艾斯卡迪說的對,你們真的成長。」

  「嘿嘿,我們可是超努力,以後一定可以成為師父的助力。」

  「妳和巴特一直都是在幫忙我們啊。」莉芙溫柔的撫著可羅娜頭頂,溫柔的笑著。

  「喵喵喵,妳們都太棒了,這麼快就來到瀑布喵,金幣,我來了!」

  一抵達瀑布,尼基塔便急速的收集草蟲,速度之快,讓莉芙和可羅娜都看到尼基塔有分身的錯覺。

  收集草蟲蛹的過程意外花時間,等了好一陣子,可羅娜就感到無趣,開始逗弄著奇波玩,莉芙便提議到坎庫鳥的巢逛逛,可羅娜馬上舉雙手贊成。

  「哇喔,好壯觀啊!」可羅娜看著巨大的鳥巢讚嘆著。「不過可惜坎庫鳥不在呢!」

  「嗯,是啊……」

  莉芙壓著頭髮,陣陣吹來的風,讓她又想起前陣子的事,美麗的臉龐,瞬間籠罩一層陰霾。

  「師父,妳看那邊。」可羅娜突然大叫,奇波也在一旁跳動著。

  莉芙連忙回過神,看往可羅娜指的方向:那是……帝茲?

  帝茲騎著巧可,穿越試練之道,途中數次停下,似乎急著找尋什麼似的。

  「我們過去看看。」

  雖然感到疑惑,但莉芙還是馬上帶著可羅娜回到瀑布的方向。

  莉芙和可羅娜回到瀑布時,尼基塔仍在草叢中穿梭著,帝茲已經站在靠近瀑布的平台旁,一瞬間,有個小小的影子在帝茲身旁消失,雖然時間很短,但莉芙注意到:是妖精。

  可羅那因為看不見妖精,不疑有他,筆直地走向帝茲。

  「帝茲師父,你怎麼會在這?感冒好了嗎?」

  「……有點事。」

  帝茲伸手摸著巧可的臉頰,像是在想些什麼,而此時,尼基塔似乎也收集完草蟲,便走了過來。

  「呀,帝茲老爺喵。」尼基塔開心的笑著,但接著頭歪向一邊,「剛才我在收集草蟲時,看到您好像在自言自語的……」

  「我在和妖精說話。」帝茲完全不避嫌的照實回答。

  「!」

  看到帝茲的反應,莉芙顯得有些不安,尼基塔則是馬上反駁。

  「哪有什麼妖精喵?那些都是幻覺,不存在的。」

  聽到尼基塔這麼說,帝茲也沒有辯解的打算,只是聳聳肩。

  「好啦,說這麼多只是浪費時間喵。」尼基塔說著,便從背後的背包拿出某些東西,「這些就當成謝禮喵!」

  一聽到「謝禮」兩字,帝茲馬上皺起眉頭:「不用錢吧?」

  「這次不用喵!」

  尼基塔笑咪咪的把東西塞到帝茲懷裡,莉芙和可羅娜一看到那些東西,差點沒昏倒:一堆……草蟲饅頭!

  「只、只有饅頭嗎?」可羅娜眼眶充滿淚水,而且那麼大份量,丟掉也浪費食物,但是她個人是絕對不想吃。

  「喵,小妹妹真的是很會談生意喵。」或許是莉芙和可羅娜的表情太過明顯,尼基塔便又塞了個東西給帝茲,「雖然感覺是破爛,可是完全無法拆解喵,我想應該像之前那個車輪一樣,也是工藝品吧,就大放送給帝茲老爺喵。」

  那是一個已經破損的人偶,帝茲一看到便確認這個物品就是工藝品,而且和第七之月相關,非常有關係,比起月夜小鎮,裡頭的地點更讓第七之月產生反應。

  「然後這邊是給莉芙小姐和小妹妹的謝禮,五百盧克喵。」

  「咦?你是尼基塔嗎?錢欸?不是假貨?」可羅娜不敢置信自己的耳朵,莉芙也驚訝到嘴巴合不攏。

  「真是失禮喵,我可是看準以後經商可能需要你們的幫忙,這可是我的心意喵,就乾脆收下吧。」尼基塔將小布包塞到可羅娜手中,耳朵便對著帝茲的方向甩了一下,「金錢的好友喵,感謝你們的幫忙,下次再會喵。」

  尼基塔達到目的後,馬上就跑離開,只留帝茲納悶地看著臉色依舊鐵青的莉芙和可羅娜。

  「怎麼了?」帝茲感覺莉芙和可羅娜比起感冒剛好的自己還要虛弱。

  「那個饅頭……嗚噁!」可羅娜像是想起噩夢般,轉身繼續乾嘔。

  看到可羅娜的反應,帝茲更為疑惑,他眼光望向莉芙,企圖從莉芙那得到答案。

  「呃,帝茲,有些事不知道比較幸福。」莉芙皺著眉,眼睛下意識避開帝茲手上的物體,「那些東西……不要吃比較好。」

  「那不是很浪費嗎?」

  「噁,笨蛋帝茲!」可羅娜受不了的轉頭大喊,「那是草蟲!草蟲做的饅頭!」

  「我知道。」帝茲只是點著頭,淡淡說著。

  「我就說……耶?你知道?」可羅娜暨知道饅頭原料真的是草蟲之後,對於帝茲的反應又是一大震撼。

  「對啊,名字就叫草蟲饅頭,不是淺而易顯?」帝茲困惑地歪著頭,「蟲不能吃嗎?」

  「啊……對,帝茲是連雅瑪蕾特都想烤,養寵物是為了備份糧食,甚至之前存糧危機還想拔雜草吃,區區草蟲當然不以為意……」莉芙想起帝茲種種行徑,訝異之餘更感到悲傷:到底以前的帝茲是過著什麼生活,可以這樣飢不擇食?

  「莉、莉芙師父,我們要不要考慮把帝茲師父剃除煮飯的行列?」雖然目前還沒吃過帝茲做的料理,可羅娜已經打從心底這輩子不要吃到,「嗚啊啊啊,他面不改色在吃饅頭了,救命……」

  「也是呢。」

  為了不想讓自己回想起那個味道,莉芙閉上眼,這也解開過去以來的困惑:戰爭的時候,莉芙自己吃過幾次帝茲的料理,雖然看不出食材來源,但是只能用美味來形容,甚至色香味俱全。

  後來有軍團跟莉芙哭訴:絕對不要讓帝茲做料理,不然會有很慘烈的下場,記得那是哈爾謝領導的軍團,而莉芙和哈爾謝求證時,她永遠忘不了哈爾謝雖然掛著微笑,但是一臉想自殺的模樣……

  「莉芙要吃嗎?」帝茲在咀嚼饅頭的同時,不忘拿著一個詢問。

  「不要喔,我現在不餓,謝謝。」莉芙盡可能讓自己保持禮貌的微笑,但是眼角有種濕濕的錯覺。

  「是嗎?」帝茲不疑有他,將剩餘的饅頭收至行囊,嘴裡不斷叨念著,「改天試試看油炸會是什麼味道,或許加上蟋蟀腳會更有咬勁……還是弄成果醬……顏色好像不夠漂亮……」

  「嗚嗚嗚嗚,這是惡魔的呢喃,好可怕!」可羅娜摀著雙耳哭泣著,「絕對!絕對不准帝茲師父下廚!」

  「加入芫荽添增香氣……說不定意外和芋頭很搭……還是直接原型串燒……

   聽著帝茲逐漸成形的菜單,莉芙又多了個不想讓帝茲恢復記憶的理由──

    啊啊,當年到底是吃了什麼料理?莉芙不想知道,完全不想。

- - - - - - - -

LOM重製萬歲!
草蟲饅頭萬歲!
我好像把某兩人愈寫愈歪了(遮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845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聖劍傳說 Legend of Mana|衍生創作|小說|繪圖

留言共 1 篇留言

*碧藍農夫*
帝茲和艾斯卡迪好像開啟了奇怪的路線,莉芙女主的地位快要被帝茲取代啦((不
感覺帝茲的異常和龍帝脫不了關係,真讓人擔心>"<
是說尼基塔一定是草蟲鰻頭吃太多才會給盧克XDD

03-04 20:31

韶雩
討厭啦,那不是主線嗎(不對,
帝茲的異常,當然是跟好基,不是,好酒友有關(笑
尼基塔的五百盧克,以後就會知道多不值得(咦03-18 20:0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scroll5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聖劍傳說LOM.精靈之光...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xinjuewang大家好!
小屋最近全新改造完,內有熱騰騰的咖啡,歡迎來休息&聊天><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