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達人專欄] 轉生到可以使用放置攻略的異世界(213)

作者:kaze│2021-03-01 16:41:33│贊助:76│人氣:221
(213)夥伴的信任

蓓堤聽了歐姆的說詞,無法接受,自己自兒時就視為恩人般敬重與崇拜的那一位神祕傳教士...哈密.傅利曼,竟然成為這些人口中的惡人。

那個無私拯救自己並給予孤兒院活力的好人,竟然是害死了『天馬』的幕後操盤手?

蓓堤不敢相信,加上前面各種自己被排擠在外,地位受到動搖產生的不信任感與情緒,隨著這個震驚的真相說出一次爆發。

情緒與理智都無處宣洩,亂成一團的蓓堤,最後唯一的理智,只能選擇逃跑,她知道自己要是真的出手做出傻事,肯定是會死得,既然這裡沒人信任自己,只能選擇離開。

「蓓堤...」
歐姆感受到心神不安的情緒,不單單來自於揭曉『天馬』之死與得知『哈密』與其中的關聯;歐姆多少受到『奴隸項圈』回傳給自己這個主人,來自於蓓堤內心的動盪起伏。

歐姆有些過意不去,沒有在乎到蓓堤此刻的心情,而不該是一昧的揭穿真相;這才明白自己太過於與蕾比、琳茲親近,忘記了該好好為同伴的立場去思考。

看見奪門而出的蓓堤,打開門的那一刻,解除了這個房間的保護結界,也好在眾人的對話沒有繼續。

「蓓堤此刻的心情肯定很糟...」
歐姆想向前安慰蓓堤,此刻安姆思塔卻抬起了腳,擋在門邊,阻止了歐姆。

只見蓓堤的身影跑到走廊邊的樓梯,向下一躍,跳下了旋轉樓梯...

「安姆師傅...?」
歐姆不解著為何安姆思塔要攔住自己。

「你現在的思緒很混亂,你跟小貓咪之間出現了嫌隙,現在的你即使去了又能做什麼?」
安姆思塔一語道破歐姆現在的狀況,歐姆追上去只會溝通不良,讓情況變得更糟。

「我...,的確不能說什麼...」
歐姆理解自己只是強迫蓓堤強制加入自己隊伍的仇敵,即使一同經歷『地下城』的生死戰鬥,自己或許也沒有被蓓堤當作夥伴。

蓓堤或許一直都在尋找著哈密,離開『雪汀格』是一個契機,遇到歐姆這個理解『另一個世界』的『穿越者』也是一個契機,是自己一廂情願忽略蓓堤的真正想法。

對她來說,哈密才是最重要的。

「我對她而言,什麼都不是,哈密才是她最重要的人...」

歐姆低下了頭,安姆思塔只是嘆了一口氣


「可是...歐姆師傅,可是我們...,你和我、還有莉雅姐、米菈都是蓓堤的夥伴呀!」
尤俐說來天真的話,卻也讓歐姆明白,有些事情並非自己自以為是,的確自己是蓓堤的夥伴,只要蓓堤是小隊的一員,自己本應該就是該照顧他的隊長,只是歐姆也深刻明白自己忽略了蓓堤的感受和建議。

「抱歉,是我太過視自己的力量與說話權為理所當然了,忽略了妳們的感受。」
歐姆太過在意自己作為穿越者的身份,以及打從自『人神』與『龍神』那邊了解到自己捲入了神明與大量『穿越者』程度的危險事件後,就過於輕視莉雅等人的實力,然而自己還是需要這個世界的人們幫助才有辦法與『龍裔』一戰,沒有蕾比、琳茲,沒有安姆思塔、里奧、卡利沃和雅瑪、巴納斯,自己沒有任何機會對付怪物龍。

「對不起!忽略了莉雅小姐妳們的意見和想法,還有蓓堤,以及米菈也是...」
歐姆並沒有從勸退米菈離開造成尷尬的事件中記取教訓,自己都對自己無奈的搖頭。

「歐姆先生,不要這麼說,我們都知道妳很努力了...,努力地想保護我們和守護這個城市的大家...」
莉雅並不怪罪歐姆。

「沒錯!師傅身負重任,請不要太過自責。」
尤俐自然是力挺歐姆的,給歐姆安慰著。

「我並沒有想去的地方和想做的事情,能再次見到蕾比大人和琳茲大人,表明我來到這裡的決心和想法,我已經很開心了...」
莉雅離開長久以來就是為此努力,因為歐姆無心插柳的成長被浮秋希看見,進而接觸到了『赤玉會』,這層關係的幫助才又見到了自己的恩人『蕾比』和『琳茲』。

莉雅認為自己是運氣好,自己有真心認為蕾比、琳茲、朗姆西絕非壞人,即使他們親手見證了自己的村子被『人類國家』的軍隊屠滅,但她們還是有著善良的本性,秉持著能救一個是一個的拯救了自己...給了自己離開的機會。

沒有絕對的善,沒有絕對的惡;只有立場不同與情勢所逼,這是莉雅從他們身上學會到跳脫原本精靈社會的價值觀;但即便如此她也捫心自問,如果蕾比等人是壞人,自己站上了與歐姆對立的位置上想要袒護自己的恩人們,那又是多們煎熬的情況....

「對蓓堤來說,這樣的衝突太過震驚了,她一時間或許難以接受...」
莉雅說著。
「而我跟尤俐基本上沒有太大的主見,都很願意陪著歐姆先生你一起生活、團體行動下去;這不能怪你或是蓓堤,你習慣被我們依賴,而蓓堤則是獨自行動慣了...」

歐姆點了點頭,還是相當自責。

安姆思塔眼見三人的意見一致,收起了擋住門框出口的左腿。走向歐姆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貓咪那邊就交給我去處理吧!你先待在據點休息,畢竟你現在的名聲可不能這樣毫無防備出去追人,會惹不必要的麻煩上門。」
安姆思塔拍胸補保障自己會處理,接著轉頭看向莉雅和尤俐。
「小貓咪小姐是『刺客』,雖然不是我不能應付的程度,但畢竟你們跟她比較熟,比較好逮住她的行動模式,我需要你們幫我找到她並勸一下話。」

「明白了,安姆思塔大人...」
莉雅自認自己和蓓堤是十分不對盤,沒有自信可以勸回蓓堤,但安姆思塔的要求,加上想要幫助歐姆的心意,她還是接受的點頭。

「尤俐收到!」
尤俐雖然沒明白莉雅的心意,但想要讓蓓堤歸隊的心意是一致的激動地回應著安姆思塔。

「就拜託妳們了。」
安姆思塔走到了門邊,稍微小聲地說著。

「不只是小貓咪,...我也想確認妳們一點東西...」

歐姆望著三人離開,琳茲把蕾比安置在床上後,便開始招呼黑兔小隊過來,開始要給歐姆進行最後身體檢查以及體能測試,其重點是後者。

琳茲想知道,獲得兩個神祝福的歐姆,究竟有多強?



蓓堤忍著淚水,跳下旋轉樓梯尾巴僅勾著二樓的欄杆,接著右手一勾,甩了一圈單槓自轉,將身體甩上三樓的走廊,接著衝向窗口,跳出了公會據點。

跳出了公會據點,飛奔在屋簷之間,回想著前面受到的委屈與情緒終於一次爆發宣洩出來,蓓堤的淚水從臉頰緩緩掉落。

蓓堤嘗試著拭去臉上的淚水,但雙眼依舊留下難過的淚水。

不滿與不解情緒,以及無法被理解和忽略引起的負面情緒,影響著蓓堤...

蓓堤不知道該怎麼辦,認為或許那個時機點,跟著哈密走就好了...

此刻回想起離開時的畫面,蓓堤很清楚是什麼留下了他。

月的各種呼喚,讓蓓堤感受到那個熟悉的魔力波紋,想起了歐姆。

蓓堤緊緊抓著脖子上的項圈,怎麼扯都扯不掉,顫抖著雙手依舊緊緊抓著。

「要是沒有你就好了...」

飛奔在蓓堤街道的蓓堤,拿出了一個神秘手環將其帶上,接著一個跳躍跳出了公會所在的大街,要往『銀蘋』地區的出口而去。

此刻外出街道採購回來的浮秋希,駕駛著馬車,似乎感受負面情緒的能量,不自覺的往這能量的方向看去。

「這不是...蓓堤小姐?怎麼了嗎...?」
浮秋希不解的自言自語。
「又吵架了?」


如安姆思塔所說,要追蹤蓓堤的確很簡單,安姆思塔操控『元素』妖精的程度極高,作為『元素使』的上階職業,其能力並不只是能夠更熟稔的使用『高階元素魔法』;這個階段的魔法師有著可以與妖精溝通的手段。

安姆思塔簡單架設小祭壇,召喚了風元素妖精透過風的力量感受周圍蓓堤的存在。

不過就如安姆思塔所擔心的,蓓堤這方面早有防備,拿出了可以防止風元素精靈接近的魔法道具,使得元素精靈即使知道大概的位置,也無法明確指出蓓堤移動逃向何方...

「果然是很有天賦的小姑娘...呵。」
安姆思塔有些哭笑不得,她的確可以使用高階級別的魔法來找人,不過這樣可能會驚動不必要的人來攪局。
「雖然沒有一定的目標或方向,會使用很多次變得很麻煩,但也只能如此了...,『四大元素』聽令...」
安姆思塔嘆了口氣,收起了簡易祭壇的工具回到包包中,邊說邊對空彈指釋放魔力。

此時尤俐的眼睛為之一亮,她知道安姆思塔在使用少見的魔法,並非常規記錄下來的獨創魔法。


追尋的僅有的線索,莉雅根據自己對於蓓堤的了解出了建議:「安姆思塔大人,我想蓓堤應該不會設法藏匿於人群之中,按照她的個性,應該至少會先離開人多的地方,也就是先離開『銀蘋』地區。」

莉雅的建議讓安姆思塔得以收手,無需使用獨創的魔法耗費魔力:「既然如此,只能分頭去幾個關口看看了。」

「銀蘋地區接著『有腐』『昴島』、『仇海』和中央區域...,我們才三個人,蓓堤速度加上電氣,我們真要是分三路,恐怕真的永遠都別想追到她...」
尤俐合理的說著自己的推論,安姆思塔和莉雅的實力不說,真是她自己,可沒自信攔住蓓堤。


就在三人陷入不知道該如何抉擇的時候,一個熟悉的人影招了招手靠了過來。

「欸?安姆思塔大人?莉雅小姐和尤俐?妳們在這裡?」


蓓堤順『銀蘋』與『昴島』之間的路徑,打算先繞去『銀碗』地區接著繞過山谷,進而從大戰後,防備松散的礦山區域『深山』地區離開『奧德』這座城市,離開歐姆。

蓓堤踩著電氣高速移動,比馬車還快,一下子就度過了『深山』地區的關口,準備躲藏在礦山之中。

蓓堤稍微慢下了腳步,似乎有些猶豫,她再一次摸了摸自己的項圈,放下不什麼的樣子。

「如果,放不下人家,為何不想想自己為什麼離開呢?」

安姆思塔的聲音傳入蓓堤的耳哩,蓓堤立刻全身殘繞著電氣防禦。

「收起電氣吧!妳是自找麻煩的。」

安姆思塔出現在蓓堤的面前,剛剛蓓堤絲毫沒有發現對方的蹤跡。

「高階魔法....」
蓓堤質疑著,既然安姆思塔不會『刺客』的招式,自然是使用的高階魔法消除自己的氣息與蹤跡避免被觀察到。

「知道就好。」
安姆思塔微笑著,微笑中露出了殺氣;因為蓓堤沒有因此解除電氣。

「看清楚周圍吧!小貓咪。」
安姆思塔提醒著。

蓓堤這才注意到,周圍的溼氣被巧妙控制了;安姆思塔佈下了水氣圍繞著自己,卻沒有貼近。

一但這水霧貼上自己,自己就可能因潮濕無法控制電氣而電暈自己。

蓓堤一下就發現,這是歐姆最初用來防禦自己的辦法,安姆思塔巧妙地運用這一點,控制水氣的分布,抽離自己身靠近蓓堤達到有效的牽制。

「這就是現今『赤玉會』實力的差距嗎?一個『劍士』能夠操控高階魔法到如此精細的地步。」
蓓堤無法對抗的解除的電氣,她可不想被再次被自己給電暈。

「過獎了,這也不是每一個『赤玉會』成員可以辦到。」
安姆思塔燦爛的笑容回應,至少蓓堤在這裡乖乖妥協。

蓓堤自然解除電氣只是一個手段,下一秒雙腿附著上了氣,一個墊步衝出了水霧;不過因此身上沾溼了無法輕易使用的電氣,否則結果是一樣的。

蓓堤一連朝著安姆思塔連續投擲出數十枚的鐵標,搭配氣的加速與銳利提升,被削到也是十分危險,可能因此被消去大半骨頭。

安姆思塔抽出『風吹無痕』,搭配『精煉之氣』。颳起了旋風,沒一次揮劍搭配的風壓,將其周圍的鐵標的氣打散,其餘的剝開向四周的樹叢飛去。

一連擊倒了十幾顆樹身厚實的大樹。

安姆思塔俐落的防禦,讓蓓堤知道,自己的暗器演舞技是無效了。

「還有餘力反抗嗎?小貓咪?」
安姆思塔問道,蓓堤的眼神明顯沒有放棄。

「『幻舞殺陣』。」
蓓堤雙手的水晶注入氣,轉變成水晶雙刀,一個『踏步』搭配『幻步』,如同數個分身一次撲向安姆思塔同時揮刀。

安姆思塔只是拔劍一揮,風壓掃起了碎石投射向所有的殘影,瞬間消除殘影,接著劍筆直地指向蓓堤的鼻尖,逼得蓓堤停下腳步。

「『幻舞殺陣』這種小伎倆對我是沒用的,對未來妳會遇到的那些強者也是沒有用的。」
安姆思塔趁機教育著。


「在年輕後輩面前炫耀實力的前輩,應該是沒資格說這種話吧?」
蓓堤嘴硬著硬要反嗆。

安姆思塔只是有趣的笑著,接著露出了那滿是殺氣的狂妄笑容。

安姆思塔揮刀砍向蓓堤,蓓堤雙腳一蹬爆發氣,勉強一個後空翻閃過開始逃跑。

不過安姆思塔立刻搭配上了迅氣,提升整體速度,這讓蓓堤高速移動顯得一點也不快,安姆思塔輕鬆地繞到了她的面前。

「太快了吧...」
蓓堤深感挫折,身為刺客,敏捷上卻遠慢於劍士;這無關實力高低,蓓堤是真心不想輸給別人。

「『迅氣流心』,是『高等戰士』的一種技巧,能夠讓氣有效轉變成提升速度的能力,獲得高速的移動能力,以及高速下的攻擊力。」
安姆思塔還有時間寫說看,她的追擊已經讓蓓堤感受十足的壓力,甚至把前面的趕路的疲憊的逼出來了。

蓓堤立刻向反方向逃跑,一眨眼就跑了幾十米的距離。

「『迅氣拔刀斬』。」

安姆思塔將劍收回劍鞘,對準著蓓堤,讓迅氣隨著拔刀的瞬間一次爆發,全身如同汽車引擎醞釀已久後,鬆開煞車一般,瞬間爆衝,舉刀追上蓓堤。

「該死...」
蓓堤甩開身上的外套,擋下攻擊,外套瞬間被斬成兩半,但也讓蓓堤露出了空出的乾燥的雙臂,電氣瞬間包覆著雙臂,接著安姆思塔的劍,試圖擋下。

但蓓堤想得太簡單的,以她的力氣和程度,即使能保護自己不被砍傷,也難以扛下安姆思塔的劍。

不出意料的蓓堤整個人被砍倒在地,雙臂被揮刀的力量給彈開,倒在一旁。

「該死...,那是,蒼炎在決賽使用的...」
蓓堤喘著大氣,她明白剛剛那一招的基礎與歐姆使用的『一之太刀,雲耀太刀』有著類似的基礎。

「的確,雖然我並沒有有意地將這招傳授給他,但他從看過我使用『迅氣拔刀斬』後,透過訓練,以及將『魔力』轉變動能的技巧融合成了新的戰鬥方式...,當然這當中不乏缺的是來自於歐姆他與琳茲家鄉劍術的技巧...」
安姆思塔不邀功,但還是把歐姆創造招式的起因告知給蓓堤。

「說吧!妳應該是要把我關起來吧!畢竟我如果離開有機會危害妳的徒弟的性命安危。」
蓓堤所指的是指歐姆給自己設下的『奴隸項圈』,讓主人與奴僕之間有著生命共同體的聯繫詛咒。

「雖然我有這樣想過,不過我那笨蛋徒弟,以及他的隊友都把妳當作夥伴,不...是一起生活家人,他們並不想看到我這樣對待妳,我只是來陪妳發現情緒,以及確認我想知道的幾件事情...」
安姆思塔解釋著。

「夥伴?家人?」

蓓堤覺得可笑,直到倒在地上的她,看見了了解除魔法,從迷霧中出現的莉雅和尤俐。

「綠斗篷和笨蛋,妳們幹嘛來?」

蓓堤瞬間不好意思的口氣很差的嗆著兩人。

「說什麼!蓓堤怎麼可以一個人離開,不是要努力一起生活下去,妳跟我跟師父,還有要一起保護莉雅姐姐。」
尤俐認真說的,但是她真的是那麼認為,在過來的這段入她已經自己腦補成莉雅是可憐遭到亡國的精靈公主,而歐姆是保護她的騎士,之後他們則是加入進來這個家庭的家人與夥伴。
「蓓堤,對我們也很重要,所以...所以,尤俐我,還有我們...不能沒有妳...」

尤俐說著說著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哭著,讓蓓堤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倒在伸出手來替,彎著腰滴著眼淚到自己身上的尤俐擦拭眼淚。

「笨蛋,妳到底在說什麼呀?」
蓓堤一下心軟。

「也就是說...妳是我們的夥伴,我們的一員,不准妳這樣隨便不告而別。」
莉雅雙手抱胸的在一旁看向蓓堤。

蓓堤似乎正視莉雅,莉雅與那些仇視著哈密的女人是一掛的....

「我能明白那一位先生在妳心中的地位,就跟蕾比小姐、琳茲小姐、朗姆西先生對我來說的重要程度...」
莉雅說著自己的看法,這邊蓓堤似乎有一些聽不下去。
「我不清楚這其中是否有什麼誤會,還是彼此之間的恩怨,但那與我們無關...」

「我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妳們欺負哈密先生的...」
蓓堤似乎想保護哈密,但又回想起哈密那時候連續透過奇怪的道具書師展出高階魔法,想想自己似乎也沒能力保護他。

「我也是一樣,不會讓他欺負蕾比小姐、琳茲小姐和歐姆先生的。」
莉雅同樣有著自己的堅持。

「那看來我們的立場站在對立面上囉?」
蓓堤聳著間把,緩緩地起身,與莉雅對望著。

「妳...想傷害歐姆先生嗎?」
莉雅鼓起了勇氣這麼一問。

「怎麼會呢?我可不想死...」
蓓堤用手指彈了一下脖子上的項圈表示。

「即使沒有項圈呢?」
莉雅追問著。

蓓堤先是一愣,接著皺眉回答:「問什麼蠢問題,就是因為有這個該死的項圈,我才殺不了那個笨蛋蒼炎。」

莉雅似乎沒有對於蓓堤的回答相信,只是繼續說:「歐姆先生、和我、尤俐、米菈我們都不認識那一位哈密先生,但我們認識妳,我們知道妳不會對我們做出那樣的壞事,我們是如此信任妳的。」

一旁的尤俐連忙點了點頭陪襯。

「對呀!尤俐是我們歐姆一家的家人,我們都相信妳是好人。」

「誰是好人呀?而且這個名字有夠俗氣,誰跟妳一家人。」
蓓堤十分害臊撇開頭,不敢直視兩人。

「我得坦白說,雖然只有見過一面,但那時我與蕾比、琳茲見過那個黑袍修道者,他當時的實力就足以單挑『朱雀神殿教會』的『聖者』,當時蕾比沒有『琳茲』的協助,也不是他的對手;那時蕾比、琳茲對他的不諒解是真實的,他也確實招招不手軟的攻擊著蕾比與琳茲,反倒是兩人下不了手,甚至不讓我出手...」
安姆思塔簡單的解釋著自己與哈密的一面之緣,也是她痛恨以及自責不已的曾經;如果她不過蕾比與琳茲的意思出手,或許三人有辦法打倒那個哈密,或許爭取到了一點的時間朗姆西就有救了...

然而這些都是後來的空話與推測。

「當然,當時的程度,我也未必打得過那位黑袍修道者就是了。」
安姆思塔說著,不自覺的握緊拳頭。
「留下的痛是真實的,這也讓我成長自今,所以我不會造假這個發生的事實。」

安姆思塔再三保證,所言屬實。

蓓堤即使對其有所懷疑,但安姆思塔的神情的確不假,雖然還是有所顧慮,但不禁對於哈密到底做了什麼蓓堤產生了疑問。

「他是壞人嗎?」
蓓堤提出疑問

「我不敢坦言是或不是,我沒辦法認同這個人,甚至想殺了他;但就像妳說的,妳會選擇站在莉雅的對立面,那妳是壞人嗎?」
安姆思塔說出了自己的立場以及,真的以旁觀者來看的話,又會如何。

「沒有絕對善惡,只是立場不同而已。」
莉雅補充著說自己的觀念。
「但我相信,過去的夥伴,沒有人希望蓓堤妳的離開,大家會難過與不捨...」

蓓堤的內心似乎被戳中了什麼,望向莉雅與尤俐。

蓓堤回想起哈密當時拉攏自己的樣子,又想起了當時自己為何躊躇不前的想法。

蓓堤嘆了一口氣只是摸了摸尤俐那快哭出來的臉頰:「受不了妳們,我不走了....」

「太好了!呵呵!」
尤俐笑了出來,但又喜極而泣的淚眼娃兒的樣子,讓蓓堤不禁又皺起了眉頭。

「妳到底是要哭還是要笑?」
蓓堤逗弄著,大力捏了捏尤俐的臉頰。

「蓓堤妳...!!」
尤俐生氣地拍打蓓堤反擊。

「呵呵...」
莉雅這才放下心頭懸著的大石,留下了蓓堤她多少對這個團隊的發展,以及歐姆的安危表示安心。


「看來即便是自小流連在外的野貓,一但感受到家庭的溫暖,便也會被感化成家貓呀。」
安姆思塔感慨著,解決了一件事情,但是...

安姆思塔還沒說完自己想做的事情。

「『土之魔法中階,土之城牆』。」
安姆思塔碰觸地面,將周圍的地面隆起成三層樓高的牆面,將三人圍在其中。
「欸?安姆思塔大人?」
莉雅有一些錯愕怎麼突然安姆思塔大人會出手使用魔法。

「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辦!」
尤俐驚慌失措著。

「這個女人...」
蓓堤望向了安姆思塔。

而安姆思塔隨即向兩側一個彈指發動『中階,水之魔法』。

「『水之魔法,大瀑布』。」

圍繞成一圈的土牆出現數個開口,開始宣洩出大量的魔力之水形成瀑要沖向眾人。

安姆思塔只是一個墊步移動到了半空,展開了有風構築而成的翅膀飛行在半空。

蓓堤想捨身逃跑,但又明白尤俐無法逃脫眼前的局勢,緊抓著尤俐卻不知道該跑向何方,四周圍水,她的電氣被封印,自身的氣也消耗不少,單靠氣根本躲不開瀑布的夾擊。


尤俐嚇得緊閉雙眼,抱著蓓堤,蓓堤也難得縮到了莉雅的深厚

就在大瀑布從四面八方滅頂三人的同時。

「『極寒波動』!」

莉雅召喚出了拉姆,轉變身『擊寒戰袍』的模式,雙手碰住的巨浪,搭配龍吼,瞬間將周圍的水給冰凍住。

「反應很快...莉雅。」
安姆思塔雙手朝下一揮,揮動的瞬間接著使用『中階,風元素魔法』,手的風壓颳起了狂風。
「『風之魔法,死亡風暴』。」

這一陣狂風挾帶大量鋒刃與狂風之輪,掃向冰層中央的三人。

莉雅還來不及反擊,打算以龍吼反擊。

尤莉雙眼露出了血紅色的光芒,站在莉雅身旁,拍著她的肩膀,接著高舉著雙手。

「『緋紅護盾』...」
這一刻尤俐雙手從指縫散出大量的鮮血,透過魔力的構築形成一面厚實的血色盾牌,擋下了L.V.的『死亡風暴』所有的風刃。

「尤俐...,果然是特別的孩子...」


「『末日灼炎』!」
一道火光一瞬間落在緋紅色的血之盾牌上,瞬間爆炸閃耀前所未有的火光與爆炸,爆炸打散了緋紅盾牌,震飛了三人,震碎了所有的冰層與土牆。

莉雅發動『極寒冰護甲』搭配周圍的水氣和碎冰,形成巨大的球體防護,保護了自己與尤俐和蓓堤。

「這還只是牛刀小試,妳們就被嚇著可不行呀...」
安姆思塔解除翅膀安穩落地抽出了『風吹無痕』。

「『殺氣月舞』。」

隨安姆思塔的舞劍,殺氣瞬間向周圍擴散掃向三人。

「『極寒戰吼』!」
莉雅讓拉姆強化自身的力量搭配冰霜的效果施展出龍吼,讓周圍的水氣形成冰刃隨著戰吼嘗試與這殺氣的擴散是斬擊對抗。

「『緋血月弧爪』!」
尤俐高舉著右手奮力一爪,爪擊送出大量的鮮血,形成三道巨大的月弧型斬擊掃向安姆思塔的的斬擊。

兩者相互碰撞鮮血四散,尤俐則因為魔力與血消耗過多而累趴,倒在莉雅的懷裡,並非昏厥,只是有些奄奄一息。

「喂!笨蛋女,綠斗篷,她剛剛怎麼了,又怎麼倒下了。」
蓓堤驚慌的拉著莉雅的斗篷問道。

「她只是力盡,沒事的。」
莉雅解釋著,她早在龍裔戰爭中看過尤俐這個狀態。

「我...沒事。」
尤俐的語氣有些詭異,但又感覺和平常一樣,單眼還亮著血紅色的光芒。


「沒事的?這叫做沒事,剛剛那個狀態又是怎麼一回事?」
蓓堤可不能接受這個說法。

莉雅可不能胡鬧下去,這得分神確認安姆思塔的攻擊,那斬擊的擴散就此處靠近,她準備再一次防禦

莉雅面對突如其來的攻擊,又不敢對安姆斯塔痛下殺手,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防禦是沒用的!」蓓堤質疑著莉雅的行動。

莉雅不想計較,只想著收集周圍的水氣防禦;沒想到蓓堤直接跳了出來。閃過了莉雅聚集的水氣,雙臂閃耀著黃色的電氣,電氣高速擊中,轉變為白色的電流....

蓓堤隨意的右手一抓,右手碰觸了兩手釋放的電流,蓓堤可以感受到微弱電流的回饋,這是她自小承受電流拷問以及自身電氣訓練累積成長可以承受的範圍。

電流形成一把刀的樣子...

蓓堤回想起來了,曾經有個人這樣使用過。

蓓堤抓著電流向前一揮。

電流掃向了殺氣的斬擊,瞬間將承受過兩次抵銷的斬擊,電流的擴散成功擊中要點,使其分崩離析的瓦解...

「蓓堤也成長了...,也沒有捨棄自己該有的果決...」

安姆思塔見狀解除了所有的狀態,

「妳到底在搞什麼,這可是會死人的!妳真的想殺了我們嗎?」
蓓堤大聲斥喝著。

「的確是認真想殺了妳們沒錯,如果不讓妳們感受到一點危機,以後跟在歐姆那傢伙的身邊,妳們會喪命的。」
安姆思塔收起劍,緩緩走到三人身邊丟了恢復藥水給三人飲用。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安姆思塔大人?您是在考驗我們嗎?」
莉雅明白了安姆思塔的用意。

「沒錯...」
安姆思塔沒有否認,繼續解釋。
「我想你們很清楚,歐姆那傢伙很特別吧?」


「嗯。」
莉雅和虛弱的尤俐點點頭。

「這算什麼?誇耀徒弟的笨蛋師傅?」
蓓堤吐槽著,但安姆思塔不以為意。

「蕾比和琳茲也很特殊...」
安姆思塔繼續說著,莉雅也點頭認同這個部分。

「那個叫哈密的也是棘手的強大。」
安姆思塔雖然不喜歡但也不否認這個件事情,蓓堤乖乖閉嘴的點頭。


「朗姆西也很強,他們五個有個共通點,他們都是來自一個遠方的國度,我們不知道的地方...,甚至長年與蕾比、琳茲、朗姆西相處的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

這一點莉雅、蓓堤知道是歐姆常有的說詞,但卻為未曾仔細解釋過。

「直到最近,我知道了一點蹊蹺;那個地方來的人不只是他們五位,並且他們之間有著非自願的任務在,可能會使他們彼此之間有嫌隙,也單純因為不相識成為敵人,結下樑子....」
安姆思塔以不說破歐姆等人身分的方式解釋著。
「但那不是我能輕易介入,來自那個地方的人都受到『神』特別的祝福有著強大的實力和能力;雖然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但這與我這幾年的認知沒有差別,她們很強,甚至戰鬥的程次可能會遠高於『赤玉會』的特殊任務層級,而我作為夥伴,在過去沒有能力保護朗姆西,所以需要變得更強,才能夠資格與他們站在同一陣線上戰鬥...」

莉雅解除著拉姆的加持狀態,她很清楚明白,要不是有歐姆使用『技能』給予她能夠使用拉姆力量的能力,否則自己為了能夠幫助歐姆,在那時候犧牲自己性命。

「你們如果還想繼續與歐姆生活下去,將會遇到更多比這個還要艱難數十倍,甚至百倍的強敵...,對此妳們要有決心變得更強...,否則只會拖垮歐姆,成為她的絆腳石。」

莉雅緊握著墜鍊和摸著拉姆的圖騰,她知道這份力量是歐姆與拉姆借予給她的,她不能單單依靠這力量,而是讓這力量成為自己的一部分實力,變得更強。

蓓堤感受著雙手麻痺的感覺,她第一次抓住了自己的電氣,抓住了電流。

尤俐則是沒有說話,令人不知道她在思考什麼。

「好了!小姑娘們,如果要跟著歐姆繼續走下去...妳們是否有那一層決心呢?直視死亡也要變強的決心?」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8408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原創小說|放置型|穿越|轉生|異世界

留言共 3 篇留言

kaze
風碎念:
更新 大家連假快樂
要收假了QAQ

-----------

本篇目錄網址:
drive.google.com/file/d/17WnsAZnrGdDhxcvkYt1X1vK8S-dr_Vos/view?usp=sharing

03-01 16:43

某某暘
「誰是好人呀?而且這個名字有個俗,誰跟妳一家人。」

“有個俗”有點不太懂,是“有夠俗”嗎?

03-01 19:23

kaze
對 應該要寫 俗氣
當下一時間 沒想到好的用詞就放置 忘記確認了 哈哈03-01 19:26
XLSky
喵喵喵沒有跑走 (灑花 (欸?

03-02 12: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nimopo5568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轉生到可以... 後一篇:[達人專欄] 轉生到可以...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djhs20173大家
野貓的繪圖小屋有更新繪圖~歡迎大家進來看看呦>w<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3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