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TFCC 官網小說〈離弦走板——第三章〉自製翻譯

作者:路人乙│百變金剛 (Beast Wars)│2021-02-28 23:06:40│巴幣:0│人氣:480
 
離弦走板:第三章——凍結於悲嘆河之流
Derailment: Part 3 - Frozen the Flow of the Cocytus
 
作者:Jim Sorenson & David Bishop
譯者:廖皓宇
 
        第一章
        第二章

        一
 
        「末日」後 2.83
        埃亞空,特蘭尼斯河
 
        「和你想的一樣吶,長官。萊歐康柏所有的可用軍隊、加上儲備軍隊全都往我們這裡來了」眩暈說。
 
        「妳有清楚看見他們的動向嗎?」熱破已經知道答案會是什麼了。他和自己的直屬部隊正在撼陸駕駛的全地形裝甲車「撼地」變形成的基地裡開會。熱破捏了捏手上的投影碟——它是用來和蝙蝠精議員隨時聯絡的。
 
        「我們已經盡全力了,長官,可是他們的防空火力實在太猛。我們中隊有一半都被打下來,還只能瞄一眼。不過吶,我會說……大概是五萬到十萬人之間,河上還有半打左右的艦艇支援」發射說。
 
        熱破吹一聲口哨。自己已經把所有人力、物力都丟向前線了——畢竟也沒別的辦法。可是前線還是一條一條被突破,眼見就要山窮水盡。鑽爆調出一張地圖的影像,熱破呆呆的望著它,想找到任何一個有半點機會能擋下萊歐康柏的地點。
 
        「倒數,我們還有多少可戰鬥人員?」他問。
 
        紅白相間的博派金剛想了一下。「包含人型金剛的話有一萬七千名。本來希望能和從西塔坎撤回來的四十二師團會合,但他們在齋洛尼安河那裡撞上『狼群』師團,看來是沒辦法了」
 
        這時熱破手中的投影碟嗶了一聲,他便把它舉了起來。蝙蝠精的影像隨之冒出。「你那票廢物軍隊準備好了沒?」
 
        熱破回想起很久以前,自己在地球上的一座停車場裡曾經把蝙蝠精的雙翅扭下來過,不禁微微揚起嘴角,但馬上消失了。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錯的?他逼自己回到當下。「請讓我再一次聲明異議。我們微型金剛在大會裡的代表及聯絡人是萊克議員」
 
        「好,你的異議會記錄在案的。現在咧,少浪費我時間,去浪費萊歐康柏的!援軍已經在路上了,所以你只要拖住他就好。就算兵力是一比五你也應該做得到」蝙蝠精說。
 
        鑽爆指向地圖。「您認為他們的目標是『至高亭』對吧?」
 
        「這他渣的不是廢話嗎」
 
        「呃,嗯。可是建制者大會和反抗軍中間沒有什麼天然障礙。只有民房、商家、工廠和倉庫。沒有夠大的空地給我們背水一戰」藍色的博派金剛說。
 
        「他說得對。議員,我沒有別的意思,但我們已經使出全力了,他們還是打了過來。現在我們沒有足夠人力和物力阻擋整支進犯的大軍」熱破說。
 
        蝙蝠精的猙獰表情簡直能嚇退一窩蛇。「你這『天選之人』倒是給我動腦啊!就算萊歐康柏和『至高亭』中間沒有什麼山脈或峽谷還什麼玩意的,但中間還有上萬棟建築和道路。你就每一棟丟一兩個帶著步槍的士兵進去,然後開始射擊。他們要不就無視你們,吃下一堆損傷;要不就把城市夷平,這樣的話他們得延遲進軍,就撐得到載具金剛過來救下你們這群可悲的廢物了」
 
        眩暈開口。「可是長官吶,我們沒時間撤出那些房子裡的民眾。反抗軍回擊時——」
 
        「而且他們一定會回擊」她的姊妹補上一句。
 
        「——我們會把一般民眾捲進來的」
 
        「我看起來在意一般民眾怎樣嗎?」蝙蝠精口沫橫飛。
 
        倒數開口。「即使如此,從經驗來看,解散部隊遠比聚集回來容易。如果我們在這裡分開,打起游擊戰,那這樣我們再也打不了大規模的組織戰鬥了」
 
        「組織戰鬥打不贏又有什麼屁用?辯論結束。我的命令很清楚了。現在讓你們的部隊散開,不計代價擋住萊歐康柏,把他們拖個兩到三小時,等載具金剛過來幫你們做你們他渣的工作!」
 
        熱破環顧自己的指揮官。每個人都微微點了點頭。
 
        「議員,我很抱歉,訊號太弱了,沒聽清楚您說了什麼。我的判斷是我軍應維持組織,同時盡可能與從其他前線退下的部隊會合,撤退至埃亞空中央。這樣一來能得到充分的彈性,一來也能避免反抗軍破壞我們的基礎建設、捲入無辜民眾」
 
        「他渣的無恥小人!我要砍了你那顆頭!」蝙蝠精大吼。
 
        「對不起,還是聽不清楚。我到了埃亞空中央再和您會面。熱破完畢」他按下投影碟的按鈕,結束會議,蝙蝠精議員和他的連篇廢話隨即消失無蹤。
 
        「長官!你真的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嗎?」發射的眼神充滿憂慮。
 
        「不知道。不過如果我得把整座城毀了才能守住它,那我們可能站錯邊了」
 
        熱破開始向各個部隊發出撤退指令。他覺得自己的步伐變輕了,像是某個繃著自己數十年——甚至是數百年的東西,突然煙消霧散一樣。
 
        二
 
        「末日」後 2.89
        北齊艾雷夏
 
        「噢,真是太好了」液壓說。他是第五十六微型金剛師團的將軍。當建制者大會要他撤離南齊艾雷夏,把米素歐海拱手讓給反抗軍時,他以為他們都瘋了。但不到一個月後,反抗軍全面進攻時,他手上還有足夠的部隊能反擊。一開始反抗軍士兵源源不絕的殺來,但他們最後被迫拋棄陣地逃走,而液壓自己隨後也派出裝甲部隊和半數的空中戰力去追擊、騷擾他們。天潛的「托爾特克」師團已經再起不能,液壓也絕不可能給他時間重整的。
 
        「長官,西邊報告說有動靜——很大的動靜!」無線電機前的重步說。
 
        「西邊?不可能!『托爾特克』是往東邊逃的!」液壓停下,開始思索。極限獸民國的軍隊是往東邊進軍沒錯,但他們不太可能會跑來這裡——接著他想起傳信的人是誰。「重步,你老兄最好別跟我開玩笑啊」
 
        重步用看見瘋子的眼神望來。「長官,我們正身處五十六師團成軍以來最大的戰役,已經受了嚴重損失,才好不容易打了一場勝仗。你真的以為我現在還會跟你……OK,當我沒講,我沒想清楚」
 
        液壓不禁大笑。他走到感測器前的緩行身旁。「介意我看一下嗎?」
 
        「噢好啊,我怎麼會介意?你只是不覺得我能做好這該死的工作罷了,反正我也不會不爽啦」黃綠相間的微型金剛說。
 
        液壓翻了個白眼,望向感應器螢幕。剛開始看起來像是雜訊。他仔細端詳,才看見後衛傳來的報告內容。那裡的確有什麼動靜——很多動靜,看起來幾乎像是整片陸地都動起來了。液壓試著想像那個畫面,但他想像不出來。那支大軍一定有好幾十萬人,即使五十六師團和「托爾特克」師團的總人數加起來乘以十可能都還比不上。
 
        「希望他們就是大會說的那個秘密武器,不然我們全都會落得跟我叔公開路先鋒一樣……五馬分屍!」
 
        三
 
        天潛對自己的失敗深感恥辱。他麾下的「托爾特克」師團總共有一萬五千名精兵,比五十六師團多了一半,照理來說應該穩操勝券,但他卻輸了。現在他的部隊四散在鏑高原上,一個一個被液壓的部隊分頭擊破。
 
        天潛知道自己必須撤退、重整態勢後再反攻回去,但地形沒給他多少選擇。埃貝克斯和梅狄安太明顯了,因此他下令全軍撤入「毒泥沼」地帶,躲進沼澤深處。幸運的話,他們有機會在盡量減少損傷的情況下,擺脫追擊的微型金剛部隊。
 
        他決定等風頭過了後,在一段距離以外的海皮里斯會合——震瀑可能會願意收容他們。不過這段路對於部隊中那些變形成行動緩慢動物的人而言,要走上好幾天。天潛自己的風神翼龍模式只要飛幾個小時就能到,但他決定和後方的部隊待在一起,盡可能護送同伴到安全地區。
 
        幸虧五十六師團的巡邏隊總算開始撤退了。液壓擊潰己軍後的頭幾個小時,幾乎是卯足全力的乘勝追擊。天潛不怪他,要是換作是自己也絕對會這麼做。話說回來,選這時候撤退對自己而言是很好沒錯,但也著實奇怪。
 
        然後天潛就知道原因了。首先是奇怪的聲音,剛開始只是微微一點,接著就急速升高——簡直像是地震和隕石同時發生一樣的巨響隆隆不絕,地面也真的震動起來。
 
        聲音是自北方來的,它不像是天潛聽過的任何東西。於是他即使知道自己不該這樣做,也還是飛了過去查看原因。身為部隊司令,他通常會派一支偵查隊去,但現在這一小支倖存者隊伍中,只剩他一個還能飛了。
 
        天潛越靠越近,看見一個龐然巨物——它慢慢向著北方去,看起來會直接衝過「興奮帶」的心臟地區。接著他被迫面對事實……那不是龐然巨物,這個宇宙裡不可能有這麼大的東西。不,這是數千、數萬、數十萬的個體,有如單一個體般整齊劃一的行動——那就是先前上頭警告過的「載具金剛」。
 
        就像他自己的部隊一樣,最慢的載具金剛決定了全軍的速度——對它們而言是坦克型機兵。摩托型機兵以獨輪人形守衛坦克群的側翼,而浮空型機兵也以無腿人形慢慢飛著。
 
        天潛發現上千束鎖定雷射打在身上,這才注意到自己的好奇心——要講好聽點也可以說是責任感啦——快害死自己了。然而不可思議的,載具金剛完全無視天潛的存在,繼續行軍。他著魔一樣的盯著它們超過一小時。現在這場大遷徙已經從地平線的一頭延伸到另一頭了。
 
        不可能有任何東西擋得住這種規模的力量。不可能。天潛的世界徹底粉碎,他狼狽逃回自己的殘兵敗將團中,發誓絕對不告訴任何人自己見到了什麼,讓他們僅剩的生命還能有一絲虛假的希望。
 
        至於載具金剛則繼續它們永無止境的行軍,它們繞過音速峽谷,穿過「興奮區」,最終將抵達埃亞空。
 
        四
 
        「末日」後 2.96
        埃亞空,特蘭尼斯河
 
        在特蘭尼斯河堤上已經行軍兩個半小時了,部隊卻絲毫不見疲態。埃亞空好幾年來都是他們的頭號目標——它是建制者一切權力、產能與威勢所在之處。無論哪個士兵,只要稍微動動腦,都知道埃亞空是通往勝利的必經之路。
 
        然而,他們已經進入敵人的城鎮好幾小時了,都沒碰上什麼動靜。有幾個極限獸和掠奪獸跑來慶賀救星到來,但反抗軍叫他們回家待著。現在的反抗軍沒有時間一個一個分出誰是可能的幫手、誰又是想混進來搞破壞的;況且讓未經受訓的菜鳥現場加入,再怎麼說都弊大於利。
 
        時不時會有零星的攻擊,像是幾顆地雷、一兩個有勇無謀的建制者的狙擊,還有一次比較讓人有印象的是有次部隊中央突然冒出一座遙控機槍臺。不過整趟路都沒遇見任何大規模的組織行動,不禁使大頭兵們感到不安。
 
        他們上司的反應稍微……有點差別。各部隊的指揮官現在正在一臺八輪裝甲車(它在廢人化手術前原本是個名叫「殘骸」的狂派金剛)中開會。
 
        「——我不相信。熱破有整支直屬軍隊,這點我們都知道吧。我們認為只是一小支軍隊,這點我們不確定。但再怎麼說都能絆住我們一時半刻,那他們人在哪?」念珠說。
 
        其他人聳了聳肩。萊歐康柏轉向危狼。「熱破手上的兵力估計有多少?」
 
        魁梧的白色掠奪獸悶哼一聲——萊歐康柏花了一陣子才知道他沒有別的意思,只是習慣而已。「兩個月前十七師團朝這裡逃來,之後還沒重新佈署,這樣有三千人。建制者近期開始徵召所有非重要職位的人型金剛,這表示還有約五千人,不過我們在秘警局的線報說這五千只有一半有受訓。所以假設他們把所有人力都丟向我們,包含水槽在內,那麼——」
 
        「水槽?」黑蜘蛛問。
 
        「那人變形成一個廚房水槽。假設他們動員所有還能動的人——包含醫院裡每個還走得動的,那頂多就是兩萬五千人。但只要建制者大會裡有任何一個腦子清楚的人的話,那應該不會超過兩萬」
 
        爆音魈雙拳互碰。「搞不好他們只是害怕啦!我們的人數可是他們的四倍!」
 
        萊歐康柏搖頭。「熱破有很多特質,但他不會害怕戰鬥。換做是我,預估到敵人會對載具金剛做出什麼反應的話,我會頑抗到底」
 
        「我不會。我的話會下令部隊全部散開,混進一般民眾中,逼敵人夷平從這裡到『至高亭』路上每一棟建築」黑蜘蛛說。
 
        「就是這樣」萊歐康柏指向黑蜘蛛,他確定她說到重點了。「這是最佳戰略沒錯,建制者方也一定想得到。這表示——」
 
        爆音魈開口。「嘿對,老大,這表示熱破決定不這樣做!大概是因為,你也知……」
 
        「我的確知道。各位,我想敵方最高階的軍事指揮官默許埃亞空『實質開城』了。因此狀況有變。通令全軍,在原訂時間的一半內抵達『至高亭』。我想熱破希望我們逼迫建制者大會投降,他預計要是自己手上還有軍力,我們開出的條件就會遠比讓我們硬攻進去要寬鬆許多」
 
        「而且這還能救到一堆人咧,老兄」爆音魈說。
 
        萊歐康柏只是點了點頭。熱破多年以來指揮微型金剛部隊對付自己,萊歐康柏認為這的確符合這位前任博派領袖的作風。要是所有敵人都和熱破一樣,有此等道德勇氣,或許自己就不須做出這麼多的「必要妥協」了。
 
        「他是他們之中最好的人。可惜他沒有效忠更好的對象」
 
        五
 
        「末日」後 3.15
        格里百斯
 
        長牙著魔似的不停掃描身下格里百斯的人群,想找出此地極限獸居民的哪怕半點不忠行為。埃亞空通訊網保證一切都在控制之下,但從自由賽博坦電臺和極限獸之聲傳來的零星訊息令他不禁心生疑慮。他已經活很久了,即使他很久以前就無法活動,只能像座雕像一樣被裝在城中央大樓外,卻還是能感覺到周遭氛圍的變化。
 
        反抗軍吹噓著沃斯、尤斯和鄰近的提薩勒斯打的勝仗,極限獸也說自己打下了普勒雷斯,這些大概是真的。但這些播報中流露出的心急如焚——不,是窮途末路,加上埃亞空通信網的政治宣傳中說的南方那支「無堅不摧的大軍」,令他覺得過去幾天來,這些關於「載具金剛」的議論中還有別的什麼東西在。
 
        一開始湧入的人群還沒到很顯眼。城市外圍鄰近「興奮區」一帶的貧民窟湧進比平常通勤或商運要多的極限獸。接著漣漪成為波浪,最後成了洪水。幾小時後,長牙眼前的畫面已經成了整片難民潮。他試著調出城外感測器的畫面,但它們似乎遭到什麼東西干擾,全數斷線了。
 
        他朝底下的民眾大吼,要他們告訴自己他們到底在逃離什麼,但沒人理他。這使他更加惱怒,於是叫手下的那幾個人型金剛——居然只剩人型金剛!——警官去抓個人回來問。
 
        頭三個傢伙沒給出什麼像樣的理由,他們只是看到一大群人都忙著逃難就跟上去了。可悲。第四個人是個翅膀受傷的極限獸,他說他看見了漫山漫海的坦克和戰機正在朝這裡靠近,而且那不是反抗軍,是某種新的東西。
 
        然後長牙也看到了:無數臺坦克和用獨輪行動或飄在空中的無腿機器人——簡直是地獄一般的光景。大軍光是寬度就足足有半公里,它們進入城市的主要幹道,溢進其他次要幹道或小巷,而擋在它們面前的所有建築物,都在它們機械一般的精準與機械一般的冷漠之下,毀滅殆盡。
 
        一個極限獸乞丐幾年前斷了腿,來不及逃離它們的行軍。他被一臺紫紅色的獨輪機兵抓住,沒幾秒就突變成另一臺機兵。不過絕大多數人及時避開它們的路線,就直接被無視。它們有如一個冷漠且憤怒的神明,隨心所欲的昂首闊步,在祂腳下的人則全無倖免。
 
        極限獸們全縮到長牙身旁,幾乎要把他裹了起來。長牙這個監視狂向來使眾人反感,可是現在他們卻全都倚靠他所能提供的那點微薄保護。他自己的人型金剛部下也全靠他發號施令,他們問說要不要去對付這支入侵大軍,但長牙叫他們全部退下別輕舉妄動。格里百斯再過一百萬年也不可能有半點機會擋得住這種規模的暴力。
 
        過了一個小時,最後一臺機兵離開格里百斯,進入埃亞空外圍。建制者大會親手創造的怪物朝著他們自己去了。
 
        六
 
        「末日」後 3.33
        埃亞空,「至高亭」
 
        建制者大會正處於極度慌亂中。萊歐康柏的八萬大軍毫無阻礙的穿過埃亞空市區,離這裡只剩不到半小時了。另外一支反抗軍師團也從提薩勒斯北上進攻,不過他們還要先和駐守的四十二師團交戰。極限獸民國幾乎已佔領普勒雷斯全境、獨立掠奪獸國協則拿下了普羅希瑪斯。
 
        他們還剩三支武裝部隊。首先是「至高亭衛士團」,他們全是精銳戰士沒錯,但考慮到總數只有四百人,實在不能指望他們擋得住整支軍隊。然後是埃亞空警隊,它是為取代脫離大會的極限獸安保隊,在近期成立的。但他們也只有幾千人,而且大多是來自私人保全公司,其他是近期才進入的菜鳥。更糟的是他們是作為執法人員,而不是軍人受訓的。
 
        最後是熱破東拼西湊成的第一微型金剛師團。但大會是從埃亞空通信網的播報員堡壘口中,才知道這支部隊存在的——熱破還是不接他們的呼叫。後來萊克議員自願去他那邊,要親自聽他報告。自從熱破公然抗命不從以後,根本沒人知道這所謂的第一師團,打不打算和任何一支進攻部隊交戰。
 
        好吧,盤上還有另一顆棋不是嗎?那些載具金剛什麼時候趕到都不奇怪——至少格瓦康柏是這樣說的啦。擊倒想。現在蝙蝠精正忙著連聲催促格瓦康柏。從格瓦康柏和他創造的新生種族的關係不明這點看,擊倒很懷疑這是明智的選擇。現在那個奇怪的小極限獸正在(再次)向蝙蝠精保證載具金剛任何一秒都可能會到,並建議他耐住性子。
 
        令人抓狂的是還是沒有半點影像傳來,不過埃亞空通信網開始報導說載具金剛正從南方九十二度角處接近,這支巨大軍團將會從野蠻畜生的手中救下埃亞空。
 
        擊倒原本就打算贊成撤銷「六十六度指令」(投票時那場表演只是趁機再撈一筆而已),但現在它們越靠越近,他開始擔心讓這麼多軍隊全跑進埃亞空會搞得……有點亂。哎,也好吧。反正機會也會跟著混亂一起來的嘛。
 
        無論最後賽博坦鹿死誰手,擊倒確信以自己的才幹和手中資源,都能保住一席之地的。
 
        七
 
        「偵查隊回報第一師團紮營在『至高亭』一帶」鋼翼說。他的寵物鳥黑喙站在他的手臂上,左顧右盼——牠眼前的八萬大軍因最終決戰將至,全都興奮難耐。
 
        「即使考慮他們駐紮地點和我們的相對位置,該處也沒有任何特殊戰術優勢。他們已經設好防衛工事了,但似乎沒有要和我們交戰的意思。考慮到他們的兵力配置可以隨時出動,要是他們有那個意思,毫無疑慮的能直接殺過來。不過他們目前為止都沒有這樣做」
 
        「太好了,鋼翼。你的偵查兵有碰上反抗嗎?」萊歐康柏說。
 
        「有些許抵抗,總司令官。硫礦石遭到一個裝在高塔上的建制者擊落,他已被搜救隊救出,估計在一到兩天內就能重回戰場。後來黑喙去好好教訓了那個建制者」黑喙的頭歪向一邊,叫了一聲。
 
        「載具金剛呢?」黑蜘蛛問。
 
        「近了。我方在它們強得一塌糊塗的空中火力之下,很難靠近到視線範圍內。不過從極高空偵察和對它們的干擾場強度的計算來看,它們在目前速度下不用兩小時就能到。注意以上前提是它們沒有拋下坦克型,否則浮空型現在已經到了」鋼翼的表情比平常還要認真。
 
        「嗯嗯嗯……有點奇怪。它們給我們的時間比之前最樂觀的預期還久,為什麼會這樣?」危狼問。
 
        「我的猜測是因為它們沒有直接過來。它們似乎正在分散軍力,在城市各處建立攻擊的節點或樞紐。它們就定位所需的時間,給了我們一點餘裕。但攻擊一開始就會是全方位猛攻。我們會被徹底包圍住」鋼翼說。
 
        萊歐康柏考量所有因素。「所以這點餘裕是喜也是憂。現在『狼群』師團忙於應付四十二師團、極限獸和掠奪獸的軍隊還在埃亞空的幾個邊境州上戰鬥,表示我們不會有援軍。我們就是全部了」
 
        「各位將軍,我們只有一次機會。通令全軍:我們要佔領『至高亭』、活捉整個建制者大會。成功以後,我們就逼他們叫載具金剛退下,不然就自己弄懂該怎麼控制它們。然後——然後戰爭就結束了」萊歐康柏轉向危狼。「最快什麼時候能開始攻擊?」
 
        「部隊已蓄勢待發。我們只需要——五分鐘吧,去告知他們細節」
 
        「那麼恭喜了,我們離勝利只剩臨門一腳」萊歐康柏停頓。「試著別搞砸」
 
        八
 
        革命氣息瀰漫在空氣中。丹特想起自己還在重生星上那時,狂派的到來。那是一個改弦易轍、兵荒馬亂的時期——如今那個時期再次降臨賽博坦。
 
        可是丹特這一次不再大權在握了,此時他正彆扭的把步槍從左手換到右手。丹特認為自己身為狂派少數幾個城市金剛的頭領戰士,應該要比現在更受一點尊重——他猜這是因為自己在博狂大戰末期被那個混蛋碳基生物換下來有關。
 
        戰爭結束後,丹特做過一連串五花八門的工作。他試過管理進出口生意,但最後成了「遊戲」中「排爆彈」項目的選手——丹特對這點也是五味雜陳,他對自己被逼著去當別人的觀賞娛樂很不爽,卻又渴望著能在這種半體育、半戰鬥模擬的活動的場上,徹底征服對手。
 
        然後「野獸升級」來臨、極限獸獨立建國,反抗軍在一夕之間,突然看起來沒那麼弱不禁風了。接著建制者開始徵召所有功能階級 C 級以下、並非對賽博坦不斷縮水的經濟活動至關緊要、且身體健全的人型金剛入伍,丹特便再次進入軍隊,但這次他只是埃亞空警隊的低階哨兵。
 
        現在丹特正守著一道位於「至高亭」西南側下方的隧道入口。話說回來,今天根本不是他的值勤日,但在動亂眼前,他的直屬上級叫他過來守住。兩個小時前輪班的人就應該要來了,眼前卻還沒半個人影——這一定是因為反抗軍的飛行部隊已經占據了整片埃亞空天際。萊歐康柏一定會想要完好無缺的得到「至高亭」,丹特猜這大概是件好事。不過他還是希望能趕快換班下哨。
 
        這時一臺深藍色的雙砲管坦克開了過來,變形成機器人。丹特花了一秒才認出那個微型金剛是誰。
 
        「黃金劍?是你啊,黃金劍!好久不見啦」他拍拍大個子的上臂——這是友善的示意,但也表示了更高地位。畢竟在和札拉克連結的那時,身為頭領戰士的丹特才是地位高的那個。
 
        黃金劍抬頭看了丹特一眼又低下頭來。「你沒變啊」
 
        丹特聳聳肩。「是沒有啦。和你不一樣。你現在是個微型金剛?」
 
        黃金劍也聳了聳肩。「我是第一批。撒克巨人被毀了之後,我就跟了雷霆翼。他當時在找新的升級實驗的自願者。這個——」他向自己全身比劃。「——就是這樣來的」
 
        「我敢打賭一定比當一具引擎好」丹特說。「所以咧,嘿,你是來接我的班的嗎?我真的想好好充電充電下」
 
        「充電?拜託,現在反抗軍都已經進門了,後面還有載具金剛。你接下來還是得和我在這裡看守」
 
        「你知道嗎,今天原本是我的休假日的」丹特說。黃金劍沒回應,只是翻了個白眼。
 
        接下來尷尬的沉默持續了幾分鐘。丹特想讓高大的同伴回想起和札拉克與撒克巨人的那段美好往昔,但都沒有成功。最後他終於忍不住了。「喂聽著,我是把糖漿倒進你的油罐過還是怎樣了嗎?」
 
        黃金劍的目光首次從兩人警戒的隧道口上移開。「你啊,老兄,你真的有夠可悲。那已經是,多久,三世紀以前的事了嗎?然後你根本沒半點長進。含混不清、抱怨連天、還死不認錯。難怪札拉克會把你扔到一旁,去找伯斯的孫子」
 
        丹特想說點什麼,但話還沒出口就堵在喉嚨裡了。沉默再次持續了將近一分鐘,他才終於找到一句話。「我理所當然該當札拉克的頭。我和他連結的那時可是打敗過極限要塞的」
 
        「噢,是啦,全都是你的功勞啦。你當時可是個窩在他頭部固定槽裡的『大』人物咧」
 
        丹特的步槍托直接砸向黃金劍的臉。對方勉強縮身閃過。「你這小子可犯大錯了啊」黃金劍變形成坦克模式,丹特反射性的把手上的槍指向對方,同時黃金劍的兩根砲管也瞄準了丹特。
 
        接著怪事發生了,一顆小球滾進廊道中。丹特花了一秒才發現那是什麼。
 
        「手榴彈!」丹特大叫並跳開躲避。黃金劍試著變回人型,但變形到一半就被捲入爆炸。他被砸在牆上,然後成了地上的一團廢鐵。
 
        丹特自己則只是有點頭暈。他想要重整態勢,站了起來,卻看見一打極限獸和掠奪獸手裡的武器全對著自己。他發現步槍還在手上,但他還來不及開槍,砲火就紛紛襲來。丹特隨即感到自己的重要器官蒸發、化成一團高熱塵埃。
 
        丹特倒在地上,蜷曲成一團。最後他的嘴不由自主的動了起來。
 
        「我今天原本休假的啊……」
 
        九
 
        反抗軍已經團團圍困住「至高亭」。目前仍不清楚控制載具金剛的方式,所以萊歐康柏下令不許砲擊。不,他們必須突破並佔領這棟建築。鄰近的建築很快就被反抗軍徵收來,抵抗不從者也大致處理掉了。同時飛行員仍在一邊監視微型金剛第一師團的情形,一邊偵查載具金剛大軍的推進狀況——它們再幾十分鐘就有可能會大軍壓境。逼得真緊啊。
 
        萊歐康柏的軍隊靠近每一道出入口,想要同時突破。埃亞空警隊(還沒逃跑的那些)試著干預,但當然沒有成功。不過一會,念珠的「憤怒隕石」和爆音魈的「彗星悍將」兩個師團就進了「至高亭」,擋在他們面前的也只剩四百人的「至高亭衛士團」而已。
 
        十
 
        防砲對於「至高亭」的每個角落都瞭若指掌。他也知道這裡是設計成要進行辯論以及展現美學的,不是用來阻擋整支軍隊的。當然,這裡面安裝了大量的保安設施沒錯,可是它們基本上都是用來應付恐怖攻擊或是偶有的瘋子,不是全面進攻。
 
        不過防砲還是會和自己的部下一起盡忠職守。寬廣的前廳已經守不住了,所以他在裡面裝滿炸彈,等頭一百個反抗軍衝進來時就引爆它們。要毀掉這麼多藝術品實在很可惜,但這就是戰爭。
 
        上層區域會更難防禦,幸虧那裡沒什麼戰術價值。防砲派強力彈和落點這對一身藍的兄弟去發訊機那邊,埋伏反抗軍。剩下的人則全部散開,進入「至高亭」底下的隧道中——建制者大會已經全員從大會堂移轉到地下的地堡裡,這樣一來防砲率領的衛士團每個人都能以一擋十。
 
        可惜反抗軍和己方的人數比例不是十比一,而是兩百比一。
 
        「去它的,」防砲對自己的副官散裂大吼——他同時也是「至高亭」的飛行隊領袖,不過在反抗軍的絕對空優下,飛行隊只能躲在隧道裡,完全沒得飛。「反正所有防禦措施都準備好了,待在這裡也沒半點用。我要和我的人一起死!」
 
        散裂開口正要反對,防砲抬起一隻手掌打斷他。「你就負責看我們一個一個死,然後回報給大會吧,這你能做得跟我一樣好——或許比我更好,你的超音速飛機模式在這裡沒什麼用處,可我呢——」防砲變形成飛彈坦克型態。「——我還能搞些破壞!」
 
        十一
 
        念珠慢慢穿過隧道,身後跟著他最優秀的小隊。他很慶幸自己的犰狳模式特別適合在這種環境行動。說實話呢,念珠加入反抗軍的時候,從來沒想過萊歐康柏能走到這一步。當初他之所以推翻管理普羅提黑斯城的冰錐,一方面是有機可趁、一方面也是因為冰錐那個囂張的蠢蛋自作自受。而此時此地,自己正在「至高亭」底下的隧道戰鬥,而可恨的建制者大會也就在自己的四隻小腳底下某處瑟瑟發抖。昨天自己才在率領同一批人攻進「溫克斯」要塞呢。
 
        好吧……不太算同一批。「憤怒隕石」師團在那場突擊戰損失了四成兵力。今天目前為止還算幸運,各中隊的指揮官回報說攻進「至高亭」的數千人目前為止只折損了幾百人,但這不可能一直維持下去。念珠有點想換掉整批部隊,讓這些昨天才剛打下「上顎」要塞的兵將好好休息一番。但眼下載具金剛已經到了埃亞空外圍,急速逼近中,他需要所有最優秀的人手在自己身邊。
 
        前方的路相當曲折,廊道也在此驟然變窄。念珠體內每根電路都大喊著這是埋伏。「爆破吼,這裡是危險地形,對吧?」他悄聲說道。橘色的掠奪獸聞言吼了一聲,從老虎變形成機器人,接著她拿出手榴彈,準備讓它向前滾去。念珠贊成這個戰術——如果有人等在轉角處,爆炸就很可能會把他們逼出來。
 
        「等等!」他的第六感突然警報大作,馬上就有危險了。爆破吼立刻僵住,念珠四處張望,想找出威脅的蛛絲馬跡。然後他就看見天花板上的通風口。「後退,後退,他們在放毒氣!」
 
        後方部隊立刻轉身要撤,這時地上的隱藏間冒出一對自動機砲。現在念珠已經聽得見瓦斯釋放的微弱聲響了。「向前衝,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他看見淡淡的紫色鋯氣體飄散開來,只剩幾秒能行動。
 
        的確,最靠近那團紫雲的士兵——包含爆破吼在內,紛紛倒下抽搐,直到動也動不了為止。念珠急忙向前衝,轉過五彎十八拐又凹凸不平的狹窄曲路,接著兩臺微型金剛坦克就出現在他面前。念珠被雙砲管的棕色坦克擊中,倒在地上。
 
        他無助的癱在地上,看著兩個微型金剛(從他們的對話中能知道他們分別叫側軌和震撼彈)一個一個射殺剛逃出毒氣的士兵們。
 
        不,不會這樣結束。念珠想要拿出武器,但他已經沒有力氣——大概快死了吧。然後他想起爆破吼的手榴彈,於是用念力去感應、去找到它的所在——就在轉角另一頭。念珠用念力讓它向前滾,轉過伏擊點,來到棕色和綠色的兩臺坦克中間。
 
        「吃屑吧你」念珠咳出聲來,讓手榴彈爆炸。「憤怒隕石」師團的倖存者逃出毒霧時,眼前只見一具具焦黑的屍體。
 
        十二
 
        從強化鋼板製成的天花板上落下的碎屑打在擊倒的步行機上。他試著去聽衛士團的報告,不過自從第八次(還是第十二次?)的「三名衛士捐軀打倒了三十名敵兵,壯烈成仁」後,這些報告在他腦中已經全部混在一起了。生死交關的激戰和英勇殉國的戲碼,重複太多次也會使人煩躁。
 
        另一方面,擊倒也越來越不爽自己的十四名(萊克一直沒有回來)「高貴」同僚。有些從一開始就相當惱人。益智根本沒有她自以為的一半聰明、屋大斯只會吃、托曼地是個白癡、鹵素老得讓阿爾法.特萊恩看起來像個原生體。可是就連擊倒向來視做同陣營的人,這時也紛紛露出最不堪的一面。尾跡雲向來思路清晰,但現在他死瞪著所有人,還對任何蠢到靠近他的人大吼大叫、岔路緊張到趁(自以為)沒人注意的時候放出廢氣、薛馬則默默喝到爛醉。
 
        這時一個黃綠相間的微型金剛衝進地堡裡。「各位議員,我們已經盡力了,但敵人只剩一分鐘就到。剩下的衛士都在外面,我們會戰到最後一刻。不過現實上來說只會有一種結果,而且不會是我們的勝利。我會……請各位做好準備」
 
        蝙蝠精對他咆哮,但那人只是敬了個禮,便轉身離開。大門在他身後關上。「給我把格瓦康柏叫來!」紫色的磁帶金剛大吼。
 
        一個微型金剛技術員開始試著接通那個極限獸。通訊自從突擊開始就變得很差,一方面是因為載具金剛的干擾場,一方面是因為衛士團在反抗軍佔領發訊機前就把它炸了。現在他們只剩纜線通信——前提是還沒有人把線切斷。
 
        格瓦康柏黑紫相間的身影出現在螢幕上,擊倒為鑑賞藝術而生的銳利雙眼注意到變化:他的胸前原本是一個極限獸標誌,這時候卻變成一個雙色相間的新標誌——令人想起很久以前,人族用來標示危險放射線的警告。這個標誌比大多變形金剛族用的更像……幾何圖形,但勉強還像一張臉,不過不是正常的臉。不,這是那些沒有五官的載具金剛的臉。
 
        可真是個好預兆啊。
 
        蝙蝠精開始嚷嚷,格瓦康柏打斷他。「您也知道,我正忙著把我的載具金剛送至定位」
 
        「反抗軍真他渣的已經在我們的大門外了!現在就給我叫它們進『至高亭』!少在那邊玩!」
 
        格瓦康柏瞪著蝙蝠精的眼神幾乎能叫一顆飛彈停在半空。接著他的態度軟化。「當然了,我的主人。立刻照辦。它們再……三點七分鐘就到。容我建議各位啟動『毛氈苔』程序?各位會想親眼見證接下來的事的」
 
        十五名精疲力盡的議員彼此對視,最後蝙蝠精開口了。「我……我提議我們讓地堡進入『毛氈苔』模式」
 
        這項提議以八比七通過。擊倒投了贊成票。
 
        去它的,有什麼不行呢?
 
        十三
 
        防砲看著四百名「至高亭衛士團」僅剩的八名衛士,每一人都使防砲深感驕傲。他估計另外三百九十二名壯士殺了反抗軍上千人——這是能留名歷史的戰績。不過現在他們已經沒有死胡同、彎道盲點、毒氣點或自動機槍臺了。最後八人只能指望一點點掩護和一大堆運氣。
 
        至少這個位置對他們還算不錯。反抗軍從廊道間出來後,得在幾乎沒有掩護的情況下走上七十多公尺。這是「至高亭」地下最後一丁點有利條件,而防砲打算竭盡全力榨乾每一滴優勢。
 
        第一個反抗軍前哨被提槍解決掉,那人的同伴隨之跟上,想要用人海戰術壓過這幾個衛士。追跡是八人中第一個倒下的——防砲對她必須死在這裡感到很抱歉,要是在開放地帶,追跡的武裝直升機模式就能發揮更大的威力。然後掃雲、頂射、加農也紛紛倒下,八人頓時少了一半。雷霆和提槍也緊接其後。
 
        現在只剩重履帶、鐵風和防砲自己了。這時防砲身後傳來轟隆巨響,他絞盡腦汁想搞懂發生什麼事,然後就想到了:「毛氈苔」模式。大會因為某種原因,要把地堡升到地表上。他們大概還需要一分鐘才能讓整座地堡脫離地下區域。
 
        防砲做了個簡短檢查,發現自己剩最後 10% 能量。「我是不太想待著等死啦。重履帶,一起衝?」
 
        「下鎔獄去啦,當然好啊!」紅色坦克大喊。
 
        「鐵風,掩護我們,然後就進地堡去。天知道議員們搞不好用得上某個能……嘿,走路的傢伙」防砲笑著說。
 
        「遵命,長官。我很榮幸」
 
        「我才榮幸。走!」
 
        反抗軍沒預期到會碰上衝鋒,主要是因為這根本是自殺。這招蠢到已經超越有勇無謀,幾乎進入神來一筆的境界。反抗軍沒設下半點防線,就這樣讓兩臺坦克一邊輾過領頭的幾個士兵、一邊開砲。
 
        他們沒花多久就集結起來,以一百比一的人數團團包圍兩臺坦克。不過防砲成功用自己的生命達到目標:爆音魈的部隊終於重整態勢時,建制者大會的地堡已經開始朝地表抬升了。
 
        十四
 
        「還是沒有念珠的消息,但『憤怒隕石』的殘存士兵和爆音魈會合,補上了他那邊的損失。估計他們損傷過半——那裡可真是臺絞肉機啊」生存者說。
 
        「還是沒辦法通訊嗎?」萊歐康柏問。
 
        「不行,長官——總司令官。我們在接到通訊纜線前,只能靠傳信兵了」生存者看起來對此很不悅。萊歐康柏也是,但沒有表現出來。
 
        「載具金剛!」部隊後方傳來尖叫,他們急忙裝設起便攜型防禦工事,盡可能能讓地表環境對自己有利一點。萊歐康柏看見大批大批的機兵衝進自己的軍隊,如同大鏽海的海浪一波一波的沖刷海岸。部隊已經知道它們會來,所以不太算是被打個措手不及。但他們沒料到摩托型和浮空型機兵會突然拋下行動較慢的坦克型,使攻擊比預期早幾分鐘開始,因此多少有點嚇到。
 
        萊歐康柏非常滿意自己的部隊所展現出的高度應對力。他們的砲火交錯得天衣無縫、他們的能量護盾裝設得固若金湯、他們有的掩護也比預期要多。數千臺機兵在頭幾分鐘煙消霧散。
 
        但萊歐康柏讀過許多從淪陷地區傳來的報告,知道當下的輕鬆不過是錯覺。士兵遲早會累、會缺少能量和彈藥;但載具金剛不會——或是數量多到這對它們根本無關緊要。另外使問題更嚴重的是,他的部隊遲早會發覺自己已經被包圍起來了。
 
        所以目標依舊是建制者大會,一定要逼他們投降——前提是爆音魈或念珠做得到。
 
        這時一道金屬刮擦的噪音傳來。「至高亭」地表部分的殘骸從中間裂開,像朵花一樣從裡而外綻放開來。噪音越來越大,甚至壓過了載具金剛朝反抗軍部隊的防禦工事轟來的砲火聲,接著一座巨大的強化鋼鐵建物從地下升起——是建制者大會的地堡。
 
        這只表示一件事:爆音魈和念珠成功了!不然大會怎麼可能會這樣暴露自己?
 
        有如嘲笑萊歐康柏的天真一般,地堡繼續朝天空升起,直到它成了個由一根巨柱撐起的顯眼碟盤。它到達最高點時震了一下,鎖定到位的巨響迴盪全場。接著地堡的牆壁和天花板隨之開啟,露出十六名議員中的十五名,以及一小搓忙進忙出的微型金剛助理。
 
        這行徑囂張得難以置信,萊歐康柏決定給他們好看。「鋼翼,現在就派飛行員去那個平臺。然後麻煩你——」他指著自己。
 
        「可別以為我不會跟」黑蜘蛛說著就走到萊歐康柏身旁。鋼翼點頭,朝自己的「天際流星」師團中,最接近此處的飛行員發號施令,他們紛紛昇空。不一會,整個排的五十三名飛行員,連同鋼翼和他的兩名乘客,全降落在高臺上。
 
        一個銀色的高個子微型金剛擋在萊歐康柏和議員間,但他沒蠢到貿然開槍。萊歐康柏開口。「先生,你應該不會這麼輕易的拋棄性命吧?」對方想了片刻,朝萊歐康柏身後望去,退了開來。萊歐康柏注意到他雙手的武器還是充著能量,隨時能開火,但沒有指著自己。
 
        衛兵退開後,萊歐康柏才把目光放到建制者大會身上——十五個可悲的建制者,除了蝙蝠精以外全都要靠步行機才動得了。漏了一個人,不過萊歐康柏不在意。據他所知召開會議的法定人數是十二人,這樣就夠了。
 
        「各位議員,我身為反抗軍的代表,來到此處接受你們的投降」萊歐康柏說。他將手中的「獨尊之劍」敲在地上,發出咚的一聲。這把劍干擾訊號的機構已經關閉了——他希望此時此刻能讓後世子孫也看得到。
 
        萊歐康柏不確定自己希望得到什麼回應,但絕對不是他實際得到的這個——大會中最鷹派的蝙蝠精議員笑了出來。「噢,萊歐康柏,真幽默啊。你的軍隊都快被載具金剛吃乾抹淨了,可沒有半點資格和我們討價還價」
 
        萊歐康柏已經沒時間忍受他意外的膽量了,他手中的劍用最咄咄逼人的方式指著蝙蝠精,接著他揮劍砍下那個議員的手臂。
 
        「深感抱歉啊,議員閣下。我想您大概……誤解了自身處境」黑蜘蛛說著,手裡的槍朝其他議員揮過,接著槍管噴出毒液,射在其中一人臉上,那人趕緊掩起臉擦掉毒液。「我們只要十二個人就能開會。所以呢,我可以做掉你們其中的三個人,然後把你們的屍體丟下去給我們的士兵當玩具」
 
        萊歐康柏擺出不悅的臉色——這幾年來,他和黑蜘蛛已經把黑臉白臉的角色演得出神入化。
 
        可是事態再次朝意想不到的方向發展。「快點啊,你還等什麼?」一個俊俏的紅色狂派金剛議員說。萊歐康柏呆了一瞬才意識到對方不是和自己,而是在對手中的通訊碟說話。他仔細一看,發現那是……萊歐康柏自己!
 
        至少是某個版本的萊歐康柏啦。通訊碟投影中的人長得和接受「野獸升級」前的萊歐康柏一模一樣,不過胸口上是一個沒看過的標誌,而且全身是黑、紫、粉三色相間。然而萊歐康柏一看見那人就頭皮發麻——他的火種告訴他那人是憎恨的化身。
 
        「無須多候,時刻已至」那人連聲音和語調都和萊歐康柏一模一樣,他閉上眼睛並點了點頭。肆虐四周的戰局瞬間改變。萊歐康柏的戰術直覺立刻發現載具金剛停止向己軍開火。接著數以百計的浮空型機兵衝上天際,遠離戰場,深入對流層,再掉頭像流星一樣朝自己身處的平臺上落下。
 
        鋼翼下令部隊升空,整群飛龍、飛鳥、獅鷲、蝙蝠、翼龍、駿鷹、天馬、甚至是雙翅帶火的鳳凰立刻飛到天上。但載具金剛徹底無視他們,繼續朝目標自由落體,整支中隊近半數被它們撞上陣亡,剩下的則陣型潰散。鋼翼和另外幾個人試著回原處,但接著幾十臺機兵降落在平臺上,逼他們散開。現在萊歐康柏和黑蜘蛛面對的是己方二十五倍的兵力。
 
        「哎呀,哎呀,哎呀,這下可好,萊歐康柏要變成載具金剛啦。格瓦康柏啊,你覺得他適合當坦克還是摩托車?」蝙蝠精邊說,邊試著把斷臂露出的線路塞回傷口裡,只是不太成功。
 
        影像在干擾場下,斷斷續續的傳來。不過擊倒手中的那人——看來他叫做「格瓦康柏」,這名字聽起來讓人有不祥的預感——乾笑了幾聲。「我的導師和我啊——」
 
        導師?萊歐康柏剛開始想,就被接下來的事打斷。「——也正在想,適合哪個!」
 
        語音一落,浮空型機兵全數轉向十五名議員,把手爪捅入他們的胸膛。驚慌失措的議員全都慘叫、哀嚎、嘶吼著。萊歐康柏這才第一次見到改造程序在眼前發生。
 
        第一個遇襲的蝙蝠精也是第一個突變的。他的身軀比極限獸或掠奪獸都要大上許多,不可能縮成之前那三種體型的機兵,實際上他也沒有變成坦克、飛機或摩托車。取而代之的是一臺鐵灰色的浮空……物體,它大概是坦克型機兵的兩倍大,背上的機艙兩側各冒出一副螺旋槳,讓它在無腳的情況下還能懸在空中。
 
        其他體型更大的議員則變成紫色的巨大機兵。和其他載具金剛不同,它們有一雙正常意義上的雙腿,不過腳掌是正圓形,而且不成比例的大。再加上嬌小的頭部和過長的雙臂,整個輪廓顯得相當不穩。而這些新的載具金剛身上都掛著和格瓦康柏一樣的標誌。
 
        只剩抓著通訊碟的紅色狂派了,他對著手中的影像連聲求饒。「等等,求你了,我有大會所有的通行碼,就連只有高階議員才能用的都給你!」影像中的人沒說什麼,兩臺巨型紫色機兵走向他。「我太……我太了不能死啊啊啊!」機兵把手爪插進他的胸腔,建制者大會至此全滅。
 
        這時鋼翼已經集結完殘存飛行員,從天上向建制者體型的載具金剛發動攻擊。新型機兵沒比原來那些聰明,但力量更強。鋼翼的部隊一個接一個遭到擊落或改造。
 
        「得逃啦,現在立馬!」黑蜘蛛大叫,萊歐康柏也同意。他望向平臺外頭,預計會看到自己的軍隊和載具金剛浴血奮戰。結果他只猜對部分而已,不在第一線的載具金剛沒有乖乖待在後頭等著替補前方,而是散開進入整座埃亞空,開始改造城裡的所有人——無論極限獸、掠奪獸、博派、狂派、微型金剛、舊型金剛……無人倖免!
 
        隨著無法移動的建制者一個一個遭到改造,三種小型的機兵也開始得到建制者體型的「直升機」型和「六輪戰車」型機兵增援。
 
        萊歐康柏開始計算:埃亞空和周邊一帶總共有三百萬名建制者,而他們卻沒幾個有能力做出哪怕一丁點的反抗——自己的軍隊完蛋了,他們殺載具金剛的速度不可能比它們替補上的速度還快。萊歐康柏看不見任何生路、也不知道還能撤退去哪。他只能張著嘴,呆呆的望向下方的大屠殺。
 
        黑蜘蛛一巴掌狠狠甩在他臉上。「木法沙,給我醒醒!我們要炸掉這鬼地方啦!」萊歐康柏眨了眨眼,然後點頭。鋼翼抓起兩人,跳出平臺,帶他們回地面。
 
        先前擋在他面前的銀色微型金剛飛機也跟了上來。「老大,如果你沒差的話,我就跟你走。我想如果賽博坦還有什麼未來可言的話,就只能靠你了」
 
        萊歐康柏的火種深處知道他所言不假。
 
        (未完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834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百變金剛 (Beast Wars)|變形金剛|Transformers|百變金剛|Beast Wars: Uprising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zaraku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TFCC 官網小說〈離弦... 後一篇:TFCC 官網小說〈離弦...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88931122所有巴友
歡迎諸君來參觀老僧小屋,內含Steam與Google Play遊戲、Line貼圖、3D角色模組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