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第一百章:猶豫就會敗北,你師傅沒教你嗎?

作者:苦楝樹│2021-02-26 19:22:55│贊助:10│人氣:143

  第一百章:猶豫就會敗北,你師傅沒教你嗎?

  左岸的卍解解除,靜流立刻用回道治療真夜的傷。

  「真厲害,那是你的卍解嗎?」傷勢恢復之後,真夜好奇地看著靜流,他的手中不見原本始解後的采配,也不見原本的刀,死神的卍解通常會有相對於本體靈力的龐大外觀,但現在靜流身上卻什麼都沒有。

  「是啊。」靜流不是很積極的回應,隨後他從真夜觀察自己的眼神中看出對方的企圖,「我不會說明,也不打算透漏自己的卍解,總之,我能取代部分盟主的工作,監視死神的穿界門之類的行為,二十四小時維持都沒有問題。」

  「我明白了。」真夜看著靜流將左岸丟進去的地方,在靜流卍解的瞬間,出現了像鏡面破裂的畫面,但隨後又消失了,那種破裂感很像他們大虛穿界時的黑腔,「小規模的世界複製嗎?還是有其他的玄機呢……」

  沒等真夜推測完,天空再度破裂,這次與靜流複製的鏡像世界不同,破碎的天空像是被人用刃口畸形的刀強行撕開似的,裂出不規則的痕跡,在裂縫之中,令人感到不降的靈壓有如從傷口湧出的毒膿般湧出。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層……」撕開天空的人用腳一踢,將世界踢出一個能讓人進出的孔,在那個孔中,無限肩膀上扛著左岸走出,「雖然只是玻璃,打破他們還真不是普通的麻煩。」

  無限出現的那一刻,現世的每個人都露出複雜的神情。

  真夜摀著嘴巴,臉色鐵青地看著無限,他身上異質的靈壓對保有本能的真夜來說,是連接近都不想接近的異物,本能的排斥。

  「小無?」雪陌一臉的驚訝,不管是無限跑來這裡,還是無限有辦法跑來這裡兩件事都超出她預期的範圍,他異常的狀態也讓雪陌擔心。

  「這是什麼東西?」靜流則是困惑,他看著無限的刀,鑲著三個寶玉的刀身,寫著「空」字的寶玉發著光芒,那同時也是異質靈壓的源頭。

  無限隨手將左岸丟到地上。

  「好痛……」頭著地的左岸忍不住抱怨,結果被無限瞪了一眼之後就閉上嘴了,「好兇啊,兄長大人,明明剛才這麼溫柔地跑來救我了說。」

  「現在開始閉上嘴巴,我不希望我的底牌,被你的口才洩漏光了。」無限說完後,看著靜流,臉上露出笑容,「原本只是想把老媽和沒用的弟弟帶回家而已,沒想到還能看到想殺的人啊,運氣真不錯呢,學長。」

  靜流沒有多說,瞬間創造好幾層的鏡世界,疊向無限,不管對方的能力是什麼,隔著幾個世界總是安全的,正當靜流這麼盤算的時候,無限手中的刀一揮,就像剛才創造的鏡世界全部都斬斷了。

  「喔──」靜流瞇起眼睛,雙手擺出鏡頭,觀察著無限,剛才無限破壞鏡世界的動作,以及他出現時的裂痕,加上他能跑進鏡世界,在鏡世界毀滅之前把左岸救出來的舉動,靜流已經對他的能力大致有個底了,「看來是能在不同的世界創造『門』的能力,從寶玉的反應來看,這應該只是其中一個寶玉的能力吧。」

  隨後,他對身旁的真夜說:「真夜大人,雖然傷勢剛好,但還是請妳或多或少付一點戰士的工作吧。」

  「我知道我知道,測出他斬魄刀的其他能力就好對吧……倒是你,不會跟我說你的卍解除了做鏡子之外就沒有其他能力吧?」真夜起身,擺好架式,手中的刀再度出現黑火纏繞。

  響轉──身影出現在無限身後,無限拔刀格擋,真夜刀上的黑火在雙方的刀交鋒的瞬間,爆炸,業火襲向無限。

  赤色的火焰從無限的刀中噴湧,擋住了真夜的黑火,無限的刀發出火光的同時,由靜流觸發的,「憎」字寶玉發出了赤紅的光芒。

  真夜再度響轉,無限也用瞬步跟上,黑與赤的火光在現世的天空不斷交火,或許是因為真夜為了試探對方有所保留,也可能是傷口剛好無法發揮權力,無限的憎火雖然威力不大,但也能真夜不分勝負。

  「真是……真夜大人……妳不認真點,測個鬼啊……」靜流雙手合掌,聚集靈壓對著空中的兩人同時發出鬼道,「破道七十三,雙蓮蒼火墜。」

  靜流手中發出的白光,幾乎覆蓋了整個天空,毫無死角,也沒有閃避的空間。

  白光消失,在黑火之中的真夜解除身上的火焰,她的火氣不下於剛才為了自保燒出來的黑火,「你這傢伙,是想把我炸成碎片嗎?」

  「這種事情哪有這麼容易。」靜流輕描淡寫的說道,他真正關心的是無限吃了這招之後,有沒有具體的反擊手段。

  結果大出意料之外,無限的身體遍體麟傷的看著靜流,虛的體質讓他的傷口迅速的復原,他刀上的火焰不斷增溫,最終發出藍色的光芒。

  「學長……你還真是擅長惹火我啊……」無限充滿殺意的瞬步到靜流面前,新仇舊恨之下恨意增溫的火焰斬擊,斬向毫無防備的靜流。

  然而,刀卻被某種看不見的東西擋住了。

  「好險啊,看來寶玉的能力無法同時使用,使用主力的『憎』,切開世界的『空』就無法運作了吧,知道這個情報,也差不多等於知道你的弱點了。」

  看著靜流得意的神情,無限咬牙切齒,將斬魄刀的能力切換成空,斬斷靜流與自身之間的鏡世界,但此舉亦是靜流的盤算之一。

  「縛道九十九,禁!」

  兩條黑繩突然出現,纏住了無限的雙手。

  在黑繩出現的瞬間,無限將握刀的手屈起,好讓自己不至於被完全束縛,然而,上半身被黑繩纏繞的他,看起來依然像被囚禁的猛獸,他的眼神越是憤怒,越有困獸猶鬥的感覺。

  「真可怕──」靜流讚嘆的看著眼前的猛獸,無限用力的右手,正慢慢撕開束縛他的鬼道,這不是什麼能讓鬼道無效化的特殊體質,無限只靠蠻力就能對鬼道進行暴力破解。

  讚嘆的同時,他又在無限身上加了一道禁的封印,這次一點施力的空間都沒有留下了,算是真正的將其封鎖。

  「我原本……還想跟你們講道理的……」看著身體被纏到沒有一絲空間的無限,感慨地說,「這也沒辦法,我不喜歡用這招,都是你們逼我的……」

  無限的話讓靜流好奇起來,他原本想問他有什麼絕招,但下一刻,他就本能的感覺到危機,立刻躲到自己創造的鏡世界中。

  一道白光從天而降,將無限所在之處都燒成灰燼。

  「看樣子這東西比我想像的還要精準。」無限的身體迅速再生,身上的黑繩則被燒到一點不剩,在無限的頭上有一個由他的斬魄刀強行切開的通道,通道的另外一端,是一台能聚集鬼道力量的砲口。



  「你想要我的命嗎?」在與真姬約定的樹下,聽到修零的要求後,無限困惑的問。

  修零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將無限帶到一個軍事重地,給他展示了他花了八十年的時間,做出來的武器,鬼道炮的完整模樣。

  「現在還只能長時間的儲存能量之後一口氣發射,我打算在下一個十年,研究出能發射小型但致命的無人機,然而,使用這東西的人才,我不可能從真央靈術院裡面找,我需要的是即使跟這個世界脫離也不在乎的,但有目的保護這個世界的人。」

  無限的臉上露出不屑的笑容,「那跟我有什麼關係。」

  「我們就直接談條件吧,我希望你能接受我的職務邀請,抹除你在這個世界所有的情報,成為流魂街祕密警察。」當說出秘密警察這個詞時,無限的臉上露出不解,修零見狀,繼續說明,「我相信你應該很清楚,百木復古派在流魂街有不容小歔的勢力,他們跟你們真田家有仇,跟我建立的議會政治也有仇,我給你鬼道炮的使用權限,給你總隊長直屬隱密機動的兵力,你犧牲現有的人生,幫我幹掉他們,一個不留的全部殺掉。」

  無限看著那台巨大的砲口,那確實是能夠殺死任何東西的力量,如果能在更小一點,數量多一點,一口氣消滅所有敵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好考慮,在所有敵人都消滅之前,你都無法回到原本的生活,無法跟原本認識的所有人接觸,這過程會遠比你想像的漫長,十年,甚至幾十年,但我敢說都是值得的,你現在在流魂街像械鬥一樣一天殺幾個百木復古派的人根本贏不了戰爭,我身為總隊長為了顧及體制無法直接動手也贏不了戰爭,我們要贏,唯一的辦法就是合作,流魂街秘密警察的權限,依據法律,合法的情況下你能對任何人進行搜查,包括執政高層,這對找出敵人非常有用。」

  修零的話讓無限陷入沉思,保護現有的家人,這是他目前唯一該做的事情,如果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必須不擇手段,那他很樂意接受條件,但……無法與家人接觸,近乎無期的與世界隔離,那樣的保護還有意義嗎?

  「總隊長,穿界門發生問題。」監控屍魂界的人向修零報告,同時投射出穿界門的監視畫面,只見雪陌脅持了穿界門的人,強迫他將穿界門打開。

  「想死的女人……不用管她……」修零下令之後,看向無限,原本還在猶豫的他,看到雪陌之後,明顯的動搖了。

  雪陌為什麼會襲擊穿界門,想當然耳是為了三菱,她用行動提醒了無限自身的義務,「對我來說,沒有事情比三菱更重要,她的傷沒治好之前,我不會同意你的要求。」

  「這個簡單。」修零差點笑出來,眼前的少年所有的一舉一動,都在自己的預料之內,順利到讓他想許願以後所有事情都這麼順利,「說難聽點,令妹的傷純粹是和佐隊長自身的堅持,只要用治療你父親的方法,馬上就能搞定,我現在就以總隊長的身分命令他這麼做,你還有其他沒做完的事情嗎?」

  「你下令之後,三菱多久能好?」

  「我看搞不好不用一個小時。」修零有些不耐煩地回答,他無法理解,純淨夜之王細胞這麼好用而且實驗證明沒有後遺症的療法,健司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堅持不用。

  「三菱治好之後,我就接下你的邀請。」



  鬼道炮燒光無限身上的黑繩,空之寶玉的一刀直接劈開靜流所在的世界,無限一把抓住靜流的衣口,將他從鏡世界中拉出。

  「破道之九十,黑棺!」詠唱破棄的效果比正規死神完全詠唱範圍還大的黑棺瞬間將無限罩住,靜流驚險的從無限手中掙脫。

  但安全不過一秒,空之寶玉的斬擊連黑棺的空間都能切開,短暫的滯留只在無限身上留下幾條微不足道的傷痕,不過一瞬間,又被他的超速再生痊癒。

  瞬步追上靜流,無限手中的刀發出新的光芒,第五顆寶玉,「躁」。

  球狀的光從無限的刀中發出,罩住刀身周圍三公尺的空間,無限將刀放開,刀卻像被黏住似的停在空中,靜流想用瞬步逃離,但身體卻被滯留在這個空間之中,無法順利地移動。

  無限的拳頭卻感覺不到光球的影響,打在靜流的臉上,靜流沒有隨著拳頭的威力彈開,拳頭的力量留在靜流身上,緩慢的移動,就像時間被放慢似的。

  無限重新握住刀,在刀移動的同時,光球消失,一切都恢復正常,靜流吃了一記右鉤拳,身體飛身出去,白鬼流的拳頭讓他的臉受傷大半。

  無限的右手卻也出現了有如被強大的外力扭曲過的傷,無限甩了甩右手,「看來不是沒有副作用,下次用得時候得小心一點了。」

  靜流摸著受傷的臉,在手中創造小規模的鏡像世界,從那個世界直接挪用素材,將自己身上受損的靈子修復完整,「真是麻煩……要怎麼樣……才能殺了你?」

  就在這時,無限感覺到一股熟悉的靈壓,他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的後方。

  沒人,靈壓的主人已經欺近無限身邊,用水樹流的摔技將無限摔倒在地。

  「猶豫就會敗北,你師傅沒教你這種基本嗎?」無限瞪大雙眼的看著摔倒自己的人,有如火焰般的紅色頭髮,紫色的瞳孔越為傲慢地看著自己。

  「真姬……」

  理應死亡,而且無限確定死亡的人,活生生地出現在自己眼前,除了臉上左眼留著像是
藍色淚痕的面具殘骸之外,與生前的樣子沒有不同。

  真姬卻困惑地看著無限,隨後轉身尋找,看到雪陌之後對她揮手,「他在叫妳喔,別人叫妳的時候要回應才有禮貌阿,真姬小姐。」

  「我想他應該是在叫妳吧?」真姬的身旁出現一個靈壓與整無意的虛,費曼摸著下巴,觀察無限的同時思考著,「看他的反應應該是認識創造妳的素材吧,這個名字感覺不錯呢,要不就沿用吧?」

  「原來如此阿。」有著真姬外表的虛恍然大悟的說,隨後對無限露出淘氣的笑容,「遺憾啊少年,那個女人死了喔,我的名字叫格爾吉歐,不是什麼公主。」

  說完後,真姬對著無限揮出拳頭,雷落在真姬身上,順著拳頭打向無限,雷聲的巨響有如炸彈爆開,她的雷拳的威力絲毫不遜於修零電力全開時的斬擊。

  「我是女王啊。」

  無限原地吃了格爾吉歐的雷拳,身體飛出,撞在一棟大樓之上,直到身上的傷再生完之後他才稍微的清醒過來。

  死去的人不會復活,若死了未能消失,消滅他們就是死神的責任。

  眼前的人不是真姬,只是他需要淨化的對象罷了,甚至連順位都不在前面。

  無限瞬步到雪陌身邊,拍著她的肩膀,「該回去了,現在戰局不利,應該盡快撤退,回去之後,我有些事情要交代,以家主的身分。」

  「不把弄傷三菱的人殺掉,三菱的傷好不了的。」雪陌倔強的瞪著無限,儘管她也知道現在打不贏,三個人一重傷一輕傷,無限的能力還不熟練,根本沒有勝算。

  「和佐隊長已經解決了,三菱再過幾天就能出院,不能說沒有代價,但算是解決了。」無限有些心虛的說,跟修零達成的協議,他以家主的身分判斷無疑是有利的,但以雪陌的兒子的身分來說就不一定了。

  雪陌半信半疑地看著無限用刀切開一條通往屍魂界的路。

  「回去吧。」無限在走之前,回頭看了一下格爾吉歐。

  注意到無限的視線,格爾吉歐挑釁的瞪回去,甚至還做出鬼臉,看到真姬的臉上出現他從未見過的表情,無限覺得有些滑稽。

  或許這樣也好,無限心裡想著,豐崎真姬死了,真田無限也死了,今後的一切將跟生前沒有任何關係,從今以後他只需要區分誰是敵人就夠了,其餘的,皆為身外之物。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813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a243331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第九十九章... 後一篇:[達人專欄] 第一百零一...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