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達人專欄] 屍體先生總是在裝死(17) :失控的理念

作者:冰鳩│2021-02-26 15:15:27│巴幣:40│人氣:188


屏氣凝神使用神識感知周圍,七十…不,將近上百隻不死生物和惡靈包圍著我,甚至有惡靈在空中阻擋我的去路,不過這也是可以預料到的結果。
 
傑佩托擁有能攜帶大量不死生物的死靈法書,恐怖的是連我都不知道他的書中到底收藏著多少不死生物。死靈法書是冥神殿黑暗祭司和死靈法師的標準配備,但黑暗祭司的書和死靈法師的書又有所差異。
 
死靈法師從剛成為初階死靈法師開始就會拿到一本書頁幾乎是空白的新死靈法書,在他們之後進階的道路上,死靈法師會不斷的降伏和契約各種不死生物來增加書本空白頁面上的墨痕,直到這本書被墨痕覆蓋到幾近全黑為止。可以說這本書就是死靈法師的力量核心。
 
傑佩托的書正是幾乎被墨跡抄寫到全滿的死靈法書!
 
曾經與他比鬥過的其他冥神祭司都曾說出同樣的結論:面對傑佩托這個男人,絲毫不能有任何僥倖的空間。
 
我解開項圈,張開由黑暗元素構成的翅膀。任憑高階不死生物的威壓朝四周溢散。
 
周圍的不死生物們感應到威壓後像是炸鍋般同時向後撤退,甚至有幾隻企圖逃跑,在傑佩托以右手按住書本,死靈法書發出黑光後才漸漸穩定下來。
 
「傑佩托,我知道你在心裏埋怨著冥神殿和冥神大人,你也…其實你也有怨恨過我吧,我確實失去了不少記憶,不懂你背叛大家的理由,現在無法理解你我很抱歉。」
 
「但是為什麼要波及到其他人呢?那些聖騎士和赫卡爾的居民們都是無辜的,你有什麼事和不滿儘管衝著我來就好了。」
 
傑佩托深深地注視著我的雙眼,開口:「你真的明白奧羅拉他們做了什麼嗎?」
 
「?!」
 
傑佩托眉頭微皺眼睛撇向別處,最後嘆了口氣:「奧羅拉的王室曾經和聖神教庭密謀採用過一個計劃,那是瘟疫兵器『奎利摩斯』的改良版,能將人類以外的其他種族全數毀滅。」
 
「哈?」你在開玩笑嗎?傑佩托。
 
瘟疫兵器「奎利摩斯」是過去第二次諸神戰爭時,被當時的智慧之神開發出來的「瘟疫之源」。牠是隻擁有自主意識的瘟疫野獸,呼吸吐出的氣體能夠將「生命種族」轉化為只會殘殺和攻擊的「瘟疫怪物」。
 
這個怪物能夠吞噬所有「生命種族」,不死生物不是「生命」所以也奎利摩斯也無法轉化我們,因此也只有我們這些不死生物才能真正製造出讓牠無法自我修復的傷勢。
 
還剛成為冥神騎士不滿百年的我曾經見到過那個怪物,當時的牠已經被冥神殿和聖神教庭四處追殺變得極為虛弱,但即使牠受到諸神神力的壓制、被身為冥神使者的我們不斷消耗,仍以可怕的速度吸收周圍的生命能量修復自己。
 
經歷過七天七夜的苦戰,我們以失去兩名冥神七魂的代價將牠擊敗,讓死神伊達大人開啟通往冥界的通道,將奎利摩斯丟入毫無生命的冥界之河「羽沉河」河底。
 
這麼可怕的怪物居然還有人天真地想要利用?
 
傑佩托捧著書本,表情更加陰沉:「那個計畫被稱為『純潔計畫』,能將所有的非人種族轉化為黑暗生物,互相殘殺到死,王室私下與黑魔法師合作,避過奧羅拉教廷鴿派的耳目,所以我們過去在奧羅拉境內處理的那些不死生物才會如此肆無忌憚的獵殺人類,蒐集人類的生命力用以研究」
 
奧羅拉的王室真的可能那麼做嗎?我不知道。
 
但他們真的那麼做對他們利大於弊,首先與他們長期作戰的鄰國赫卡爾就是一個多元種族國家,甚至有很多貴族高層的身上都有著魔女、獸人、妖精甚至魔獸的種族血緣,要是能讓赫卡爾的大部分人口都因內亂而死,奧羅拉王國的擴張將再無敵手。
 
利益再加上奧羅拉與赫卡爾近百年來的恩怨情仇。那些好戰派的奧羅拉王室還真的有可能幹出這麼荒妙的事情。
 
「這麼誇張的事情,你為什麼不將這些事告訴我們跟冥神大人?」
 
我試圖讓自己冷靜。
 
「放心吧,我已經解決了,奧羅拉這個國家再也不會出現在大陸地圖上了。」傑佩托神色高傲的看向我,嘴角勾起一絲諷刺的笑容。
 
「因為奧羅拉的王室已經被全數咒殺了。」
 
我瞪大了眼睛。
 
「喀擦―」我抬手扭斷身旁想接近我的高階喪屍脖頸。
 
並且哑然失笑:「哈,傑佩托你一定是在說什麼笑話吧,別鬧了好不好?」
 
「我說的是事實,奧羅拉的王室成員在今天早上已經全部被黑魔法的詛咒侵蝕至死。」
 
一時間還無法消化傑佩托所說的話,因為這太過瘋狂了!
 
他弄死了奧羅拉王室的所有成員等於是讓奧羅拉作為一個國家的權力真空,奧羅拉王室長年靠著中央集權和貴族制度把持國政,靠著貴族與王室間的聯姻血統來鞏固權力,要是王室成員全數死亡等同於貴族也將死去大半,而且越是高位的貴族死傷將更加慘重。
 
失去現在在位的統治階級,奧羅拉將接近滅國狀態!
 
「你知不知道自己現在在做什麼!?」我想抓住他的領子質問,在他身後白骨蜥蜴的長尾將我的手掌拍開,對我吐出挑釁的藍焰。
 
奧羅拉雖然有很多自私自利的人沒錯,但是其他人呢?那些年幼的孩子們呢?他們將會捲入權力爭奪的漩渦當中,童年被戰亂的陰影所覆蓋,甚至是家破人亡流落街頭就像是…
 
當年的我們。
 
「大陸上沒有這個國家會更好。」傑佩托顯然早就知道我會那麼生氣,好整以暇的雙手抱著胸口,等我揍他。
 
他想激怒我,顯然他做到了,因為現在我真的非常生氣,氣到想讓他直接死回去見冥神。手上的惜音散發出強烈的綠色光芒,「嗡―」的震盪聲清晰可聞。
 
我咬牙切齒道:「我以為你希望看到的,是個沒有戰亂也沒有孤兒流落街頭的世界。」
 
他對我的憤怒不以為意:「我也以為你會了解我做出的選擇,為了讓世界得到真正的和平,必須將那些隱藏在後頭指揮戰爭、剝削下層人民的貴族和王室全都清除,才能真正阻止戰爭。」
 
 
由上方而來的陰影在我腳下擴大,一隻將近有三輛馬車長度的巨鰻,深藍色鰻魚從上方張開比牠身體還要更寬的嘴巴企圖將我整人吞噬。
 
「轟―」塵土飛揚,原先站立的位置已經被鰻魚壓出了一個深達五尺的大坑。
 
在鰻魚落下的那刻,我拍動翅膀橫向拉開距離才沒有真的被鰻魚給吞進去,周圍的不死生物一擁而上,腐朽的刀劍、白骨手爪、惡靈的陰冷觸手朝我襲擊過來,我身體做出迴旋,順勢揮動著惜音將所有膽敢靠近我的不死生物斬成兩半。
 
此時我撇見傑佩托站在瘋狂的不死生物群體後方,左手張開手掌底在右手之下,將右手食指向上指。
 
不升爬梯
 
剎那間,一陣嗡鳴,我感受到自己的身體發生了位置上的改變,左腳踏空,腳底板往下一踩,左腳就這樣莫名的踩在黑石階梯的上一階梯。
 
我立刻震驚的抬腳,這個黑石階梯根本不應該出現在森魔納大墓地之中,往四處查看原本的廣闊荒地已經變成兩堵陰森的黑色石牆,連接著只容兩人並肩通過的狹窄樓梯。
 
傑佩托消失了,原先他操縱的那些不死生物和地上的殘骸也跟著消失不見。
 
我試探性地對空氣大喊:「傑佩托?」
 
幾分鐘過去,仍然毫無回應。
 
我將左腳踩回階梯,往上走一階。

惡靈襲擊和刀劍忽然飛來的狀況沒有發生,甚至是沒有任何事情發生,四周依然一片寂靜,連心跳聲都沒有,只能聽到自己移動時發出的聲音。
 
他是想將我困在這裡嗎?我皺起眉頭。
 
不、他的想法從來就不會如此簡單。儘管剛才的攻擊看上去非常衝動直白,實則是利用這些不死生物和森魔納大墓地聚集不死生物的地利優勢來消耗我的力量,使我沒有攝取黑暗元素恢復自己的時間。
 
我觸摸身旁的牆壁,石牆以黑色的長方形石灰岩磚所鑄造,溫度有些冰冷且紋理粗糙,從縫隙中滲透出微微的潮濕氣息,不像是一般幻術能做到的層級。
 
往上看去,階梯與兩面牆的前方是無止盡的黑暗,光線變得比常年烏雲籠罩的森魔納大墓地還要來的更加昏暗,要不是我並不只是用視覺在看東西,可能就只能摸著牆壁祈禱黑暗中別突然冒出什麼惡靈之類的敵人攻擊自己。
 
右腳跨上階梯,左腳再跨上一階,繼續往上走,不管怎麼前進,景物依舊是兩面牆壁和底下腳踩著的那該死階梯。走著、走著連往樓梯上方走動都像是無意義的行為,因為四周的景色永遠一樣。
 
我在往前走時就已經用惜音在牆的兩側和樓梯梯面上畫上一條斜線的記號,心裡數著數字往上走一分十三秒,又看到到了原本的記號,再舉起劍劃下另外一條斜線。
 
 
不知不覺原路的牆上兩側的斜線已經有十四條之多,我卻仍然沒發現這裡的破綻,轉頭往下走的方法也試過了兩次,依然在一分十三秒後在下方的樓梯牆上看到剛才畫下的記號。
 
儘管很危險,但是時間不夠的人是我,傑佩托有著比高階黑暗祭司強大無數倍的實力,並且痛恨著奧羅拉的人,如果讓傑佩托遇到左菈菈和聖騎士他們簡直不堪設想,那麼我剩下的選擇只能試著用暴力的方式破解了。
 
將全身的冥力集中在右手上,我朝著石牆揮劍,一道暗綠色月牙的斬擊隨著劍刃擊出,以千斤之力向石牆斬擊,劍光打在石牆上的那刻,斬擊卻突兀地消失了,連長劍帶起的風壓回歸虛無。
 
我皺起眉頭。
 
難道這個空間也不是機關房也不是結界,而是某種惡靈的死靈法術?
 
傑佩托剛才在口中唸的應該就是術的名稱。
 
「不升爬梯」
 
但是這個術的效果和範圍又是什麼?
 
如果只是純粹想限制我的行動根本不需要用到惡靈的死靈法術,這麼強力的術對於高階惡靈來說也是很大的負擔,同時不足的部分還會轉而消耗死靈法師的冥力。用之前那個黑洞將我傳送到他布置好的結界中,更加簡單省力。

如果這是惡靈搞的鬼,一定有什麼辦法能破解。
 
我開始回想還殘存在自己靈魂之中的記憶。
 

 
【待續】

 


作者補充:

奧羅拉王室菲尼克斯一族及其血親貴族在此時全部死絕,
國內陷入動亂之中,身為國王私生子的"理查德.菲尼克斯"當時在赫卡爾王國擔任休戰和解的人質,

他在王室死絕後由聖神教庭的教皇"聖.雅德尼爾.希佛勒斯"接引回國,
在他的支持之下繼承王位,

在理查德繼位後的第四年,奧羅拉正式與赫卡爾停戰,
掃平其他純血論跟人類正統論的貴族和官員,
立法保護亞人精靈和其他種族的權益,正式開放奧羅拉王國與各國貿易,
直到三十年後"當上聖紋士也不是我願意的"主線時期,
奧羅拉已經是和平開放的國家了,除了排斥不死生物和黑暗生物外對其他種族都算友好。

某種意義上傑佩托確實實現了和平,但奧羅拉王國內亂,赫卡爾王國莫名受害,
那是極為慘烈的和平。



大腿比較好些了,可以繼續碼字了耶~~~
我是那種要在電腦桌前坐幾個小時才能生出一個章節的人,靈感不能被中斷,
所以坐不住對我來說特別痛苦WWW

還有投票居然只有四個人嗚嗚嗚...

感謝 白 Husky 愛茵 路貓  

這次決定畫左菈菈的圖 

會是什麼主題敬請期待~ 四人之後將得到左菈菈的勇造一隻~

之後的時間點: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811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屍體先生總是在裝死

留言共 4 篇留言

路邊的野貓
原來這篇故事是聖紋士前三十年前的事><
赫卡爾王國真的是躺著也中槍w

奧伊特被困在神秘的迴圈空間中了 究竟要如何才能順利逃脫呢[e15]
腳的情況還是要多多注意 祝能早日復原~
也期待左菈菈醬的勇造//

02-26 16:29

冰鳩
神秘的三角洲...咳咳咳錯棚
奧羅拉王國的背景故事都是串連的喔0w0
其實之前有在看聖紋士的大家應該早就知道理查德國王了
想找線索可以回去看看聖紋士系列02-26 21:55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和平真的得來不易呀...
不升爬梯...我想我大概知道原理但我不說www
冰鳩辛苦了呀~(ˊ ˋ)(摸摸頭
還有謝謝冰鳩,期待左菈菈勇造~\(> <)/

02-26 20:14

冰鳩
(´◔∀◔`) 喔齁 你居然發現了文中的奧秘嗎?
謝謝莉雅的鼓勵WWW
我也蠻期待畫出來的效果02-26 21:53
那隻哈士奇 ≧ω≦
原來是不升爬梯,我還以為是鬼打牆呢www

保重身體~謝謝冰鳩

02-26 21:36

冰鳩
也可以算得上是鬼打牆沒錯啦(唉唉唉
02-26 21:52

怎麼說呢...

傑佩托...明明以故事來說很有心機的...為什麼會作出這麼......沒大局觀的行動呢...?

感覺就像孔明說:誰不服.就殺.殺到所有人都服.如此.天下即可太平...

02-26 22:02

冰鳩
嘛,他很有心機沒錯,但真正對他重要的是什麼,他不曾忘過,即使是用扭曲的方式來理解
離開冥神殿後他就是孤立無援的狀態,他深深明白以一人之力是不可能改變整個國家體制,更何況聖神教庭為了國體穩固跟冥神殿對抗也會支持戰爭,
甚至於他就算混入奧羅拉的高層想慢慢改變這一切,潛伏無數年他也不能撼動貴族和王權
所以"他們"給了他機會,一個誘惑,他無法抵抗,接受了這個理念
為了和平的道路犧牲是再所難免的02-26 22:10
冰鳩
傑佩托正是自以為聰明,才會覺得他的選擇是對的,你可以發現傑佩托跟奧伊特再一塊時話語權一直是由傑佩托主導的

他自己為是最好最快能解救大家脫離戰爭和種族壓迫的方法,所以忘了最根本的東西,就是他與奧伊特那份真摯的情感,做出讓奧伊特傷心悲痛的事情02-26 22:13
冰鳩
啊,我補充一下,他原本是有想用靈魂法術操控奧羅拉的王室讓他們"改變想法"
但是他潛入王室時在裡頭發現了一個秘密,讓他不得不殺掉他們
(不是奎利摩斯的計畫,奎利摩斯的純潔計畫是他離開冥神殿後調查菲雪那區的貴族有跟奧羅拉王室聯繫後發現的,才會讓他興起與"他們"合作的念頭)02-26 22:3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a2265457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鵝鵝子回顧】新增衝浪鵝... 後一篇:[達人專欄] 屍體先生總...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oy55559阿彌陀佛
南無藥師琉璃光如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