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奇幻中篇】殼中宇宙:其一

作者:大理石│2021-02-26 02:04:49│贊助:10│人氣:143
※雖然《台東超載》還在連載,但我突然真的很想寫奇幻小說,所以就有了這篇《殼中宇宙》。
※本來我打算用兩萬字做收尾就好,然而寫到一半我發現自己還挺喜歡這篇小品的,而且還有不少細節還沒寫完,因此本篇的結構又加長了不少,目前預計周末做收尾。
※本作講的是關於年幼的厄米特在老家時接獲的靈界任務。
※究竟一個可愛的金髮小男孩是如何長歪變為魔鬼終結者的?這是個很驚悚的問題,未來有機會我會陸續補完關於厄米特的青少年成長史。




----------《殼中宇宙》:其一


  一起超自然事件不能代表什麼,一百起超自然事件也不能代表什麼,靈媒們成天與死為伍,最終把自己訓練成了遲鈍的人。這是好事,也是眾多靈媒亟欲觸及的境界。
  
  一個遲鈍的靈媒無法輕易看見鬼魂,這樣便不會成為鬼魂的奴隸;一個遲鈍的靈媒無法伸手觸摸靈域與夾縫,如此一來就不會墜入深淵。遲鈍的靈媒封閉了心靈,活如機械、行如走肉,為了避免引起掠奪者的興趣,這是再自然不過的防禦機制,只要斷開與世俗的聯繫,牆外之物就不再是困擾,可惜不是所有靈媒都能成功達標,大部分的人始終只能做到視而不見。
  
  遲鈍和視而不見是兩回事,前者是讓自己成為抵禦萬物的堡壘,遲鈍也代表你擁有恐懼抗衡的力量,而後者則是學會與瘋狂為伴,習慣於瘋狂、麻木於瘋狂,最後成為一個正常的瘋子。要是凡人能擁有靈感體質,他們會發現腐敗的豬腸與醃洋蔥灑滿了整個世界,億萬隻蒼蠅與蚊子嗡嗡地飛舞,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叫人頭痛欲裂,在這樣的風暴中若不是個遲鈍的人,他必定只會是個對瘋狂視而不見的瘋子。
  
  但就好比厄米特的父親丹恩偶爾會說的話:不是每一個問題都值得關心,你成為靈媒也不是為了救世,那僅僅只是身不由己,亦事不關己。
  
  如果發瘋能活得更好,沒有人會討厭當個瘋子;實際上瘋狂正是遲鈍的另一個可能性,另一種獲得安寧的形式,所以要是厄米特覺得發瘋能卸下重擔,丹恩不會出手阻止他的。
  
  丹恩是個很特別的靈媒,有些同業會說丹恩.墨勒特屬於先天者,一個從人格到經歷都是為了適應靈感體質而存在的人物,換句話說丹恩是個相當遲鈍、相當封閉情感的男人,他不是一個正常人,甚至也不能算是一個稱職的丈夫與父親,丹恩的生活模式多半只是基於模仿,而非真的出自某種本性或本願,這讓厄米特不禁懷疑起他的父親是否真的愛過這個家,抑或只是在模仿愛的形式。
  
  厄米特的母親潘蜜拉可能是世上最後一個了解丹恩的人了,面對厄米特的不安,那位同樣特別的女性總是不厭其煩地保證著,丹恩並不是不會愛,他只是把愛與情緒藏在了一個不會受任何非我之物干擾的地方。
  
  你應該也懂吧?靈媒有時候是很難分清楚哪些情緒是屬於自己,哪些又屬於其他不該存在的東西——潘蜜拉引用著其他靈媒的話向厄米特說明丹恩的處境。厄米特當然懂這種事,十歲大的他已經成熟到能理解包括自己在內的所有同類必須處理一輩子的苦難了,但這依然不妨礙他去在意那位總是在殯儀館過夜的男人是否真的在乎過自己的妻兒。
  
  可能在乎、也可能不在乎,這不好說,總之厄米特覺得要是他生日的時候能拿到一套合金戰士模型的話,丹恩可能會比較偏向在乎這一側,不過他自有記憶以來都只收到過鋼筆與書本就是了。看在厄米特還算喜歡讀書的份上,目前的結論大概算是:尚屬在乎,但不是那麼在乎。
  
  有趣的是,沉默且缺乏主見的丹恩雖然不曾真正管教過任何事,可是他的確出於個人立場不太願意讓厄米特去接觸靈界之事。
  
  為什麼?因為那很危險,尤其是在格勒夫,那是非常糟糕的一份差事。
  
  相對於丹恩的不情願,他的夥伴們則相當期盼厄米特有朝一日能加入靈媒的行列,不只是因為他是格勒夫的靈媒丹恩之子,還是因為厄米特是女巫潘蜜拉之子,兩者才能的兼具他是絕佳的捕蟲網,只要厄米特學會怎麼運用那份天賦,再麻煩的狀況都能完全根除。
  
  如今更是如此,瘋狂的靈媒們渴望他的加入;在那群人眼中,他不再是一個人類。
  
  ("麻煩請離開這,我的兒子不是你們的工具!")潘蜜拉尖銳的逐客聲從客廳傳到厄米特的房間。小厄米特沒打算下去觀戰,他已經準備好從窗口離開了。
  
  在門口被訓話的人名叫沃夫岡,他是個身形瘦長,滿身刺青的灰髮男子,他有一雙被黑眼圈覆蓋的青綠色鷹眼,三角板似的挺直鼻樑壓著半張剛刮過鬍子的青色下顎,有人說沃夫岡像頭餓壞的狼,他本人反倒覺得自己比較像是得了厭食症的浣熊。沃夫岡的外觀雖然不怎麼討喜,但他在丹恩熟識的靈媒圈裡已經算是相對正常的人了,正常到會去在乎衣著與社交禮儀的程度,這點在很大程度上也得到了潘蜜拉的信任,然而今天這件是她說什麼都不會同意的。
  
  沃夫岡哀求著:「潘蜜拉,烏海爾已經同意......」
  
  丹恩的舊名是烏海爾,因為這個名字不但不好聽,而且還了各種苦不堪言的回憶,所以潘蜜拉非常不喜歡有人這樣喊丹恩。
  
  「他什麼都同意,那傢伙什麼時候不同意過了?」潘蜜拉雙手環胸,她那頭隨意用髮夾夾起的馬尾髮彷彿隨時都會讓怒火給吹上半空,「我警告你們,別老是想佔"丹恩"便宜,也別把歪腦筋動到我兒子身上,他才十歲,而且他已經受夠外頭的妖魔鬼怪了!」
  
  「十歲大的人早就該知道自己得幹嘛了,我甚至在五歲的時候就明白有些事情逃不了一輩子!拜託,潘恩!你必須理解你的孩子,他是非常特別的、非常重要的一顆火種......」
  
  潘蜜拉這下真的火大了,她撇過頭忍住差點噴出口的髒話,接著才回去用耳語般的音量咬牙說道:「我當然了解他,我了解他是個不幸的受害者,現在發生的一切都不是他想要的!尤其是當個天殺的靈媒!」
  
  「我不否認這件事,如果有機會我也希望能重新投胎作為一個正常人。」
  
  「那我現在就要他做個正常人,往後他不准再接觸任何跟鬼魂或靈界有關的事情,在這件事上我和丹恩的立場完全一致!」
  
  「閉上眼睛不會讓月亮消失,你這麼做只會讓他摔下懸崖。」
  
  「總好過讓你們這群惡棍把他推入火坑......噢,沃夫岡,我對你很失望,你是我所認識過最善解人意的靈媒......然而今晚你卻打算強求一個受傷的孩子去為你們這些成年人出生入死......」
  
  沃夫岡低下頭,他不想面對潘蜜拉斥責的眼神。「你是對厄米特感到失望,因為他沒辦法如願成為你希望他成為的人物,當一個清白的巫師,可是你無論怎麼討價還價,事實就是如此,他是巫師之子,同時也是靈媒之子,你不能因為巫界的歧視而怪罪於我們,更不能因此否定他天生具備的天賦......你要的正常不存在於我或厄米特身上,我們永遠都是如此。」
  
  「......這是你的真心話嗎?」
  
  「也許靈媒對你們來說就像怪物,但我們不是怪物,丹恩不是、厄米特也不是,大夥只是不幸以這種垃圾身分來到世上的受害者,有不得不遵從的命運......你得接受現實,潘蜜拉,他未來註定要走上這條路,就算不是如此,我們也有義務要讓他學會怎麼在人間求生存。」
  
  「我不需要你教我怎麼帶孩子。」
  
  沃夫岡嗅到了潘蜜拉的動搖。他緊追著解釋:「這只是一場臨時任務,我們會掌控一切,絕對不會出錯的......而且就像我剛才說的,烏......丹恩同意了這檔事,他是厄米特的父親,他也有權判斷孩子可以做的事情。」
  
  「那傢伙根本什麼都不懂,他不明白艾迪跟他不一樣。」
  
  「丹恩從沒想過要逼厄米特成為另一個自己,他當了父親之後就變了很多,變得充滿顧忌......可是我們真的需要厄米特的幫忙,就這次!他必須成為我們的助力,如果沒有厄米特,這場任務根本沒有勝算!我求求你,潘蜜拉,格勒夫以及卡登斯地區的安危是所有人的責任,你護子心切,不願讓他冒險犯難,只是在此同時你也要想到,若格勒夫出事,在場的人一個也逃不了,包括你那無處可去的小怪物。」
  
  潘蜜拉沉默多時,她小巧年輕的臉龐瞬間老了十歲。她知道自己得做些反駁,無論哪個盡責的父母都不可能容許外人這樣說自己的孩子,厄米特並不是無處可去,這個家就是他最好的歸屬,然而潘蜜拉無言以對,因為沃夫岡陳述的是一個再簡單不過的事實——除了這個家,厄米特哪也去不了,巫界和世俗界都無法容忍他不可控制的一面。潘蜜拉也許還能說服自己說厄米特年紀還小,未來還有很多可能性,但最近她意識到那無限的可能性已經被一團野火燒成了殘渣,而火的來源不是任何人事物,厄米特就是那顆火源。他是個怪物。
  
  躲在二樓的小厄米特全程目睹了一切,包括母親的沉默。
  
  要是他早早從窗口逃出去,厄米特或許就在某個更適當的時間點面對真相,他甚至能一輩子都假裝一無所知,母親仍是母親、兒子仍是兒子,這份愛將永不變質,可惜厄米特的膽怯毀了一切,他在踩上窗臺的最後一刻選擇回頭繼續當個虛偽的受害者,那個小男孩天真的以為自己正在做對的事,一個乖孩子應該做的事情,如此一來,這些日子犯下的過錯或許就能一筆勾銷;接著,本該安分留在房間中的厄米特又被自己無用的好奇心所驅使,他離開那間依稀帶有煙燻味的房間,偷偷躲在暗處傾聽關愛他的母親與了解他的叔叔將怎麼談論厄米特這個人。
  
  然後厄米特發現了母親的沉默,於是他的童年結束了。
  
  「潘蜜拉,我很抱歉。」沃夫岡低聲為自己說的重話致歉。
  
  潘蜜拉擺出樣板式的笑臉回答:「對,這是只有靈媒才懂得事,我這個女巫當然不可能像你們那樣了解那麼多。」
  
  「沒有任何巫界人能像你一樣願意去了解我們。」
  
  「是嗎?」
  
  「你已經盡力了,有些事情連我們自己也說不準......但我能向你保證,厄米特不會受到半點傷害......請相信我們,相信丹恩。」
  
  潘蜜拉不願回應沃夫岡的承諾,她只曉得自己放棄反抗了。
  
  經過幾秒沉默,她走上樓呼喚厄米特,那輕柔的呼喚聲中參雜了愧歉;潘蜜拉打開房門,未開燈的房間中只有一扇引入月光的窗口照亮了一張堆滿書籍的大桌子,那些書有些是新的、有些是從那場意外中挽救回來的焦黑的紀念品,而碩大的辦公椅面朝靠床面的牆壁,上頭也擺著幾本精裝書,但那些特別無聊的書只是被當作了積木使用,它們拚出了一座月台,月台前面又用木板、紙箱與玻璃罐等雜物搭乘了一座通往床頭櫃的橋樑。
  
  房間內的氣溫低的異常,潘蜜拉感受到魔力污染的跡象。
  
  「艾迪,你躲在那做什麼?」潘蜜拉訝異地發現厄米特把自己塞進了床頭櫃與牆面之間的小空隙。
  
  「沒幹嘛......」厄米特回答。
  
  潘蜜拉打趣地問:「開始喜歡上這間你的新臥室了嗎?也許我們還可以在空曠的地方搭個小帳棚,這樣你的神奇戰隊就有自己的秘密基地了!」
  
  這是一間新臥室,更準確來說是臨時客房,因為原本的房間已經被厄米特引發的意外給燒毀了,而基於安全考量,正在施工中的新房間其實是蓋在屋外的獨立小屋。
  
  小屋是潘蜜拉的姨媽杜波娜出錢搭蓋的,杜波娜不喜歡厄米特、討厭丹恩、有強烈的靈媒綜合過敏症,然而她很愛自己聰明機伶的外甥女,所以自從那場意外後杜波娜就不斷試著說服潘蜜拉,要她必須讓那個隨時會燒起的孩子住在"更安全的獨立屋舍裡"。當時杜波娜還只是口頭說說,頂多就是找了專業人士提供諮詢,但在巫界火原事件爆發後,杜波娜的勸說直接變成了命令,她辯解說自己是在替她的外甥孫著想,然後就逕自請人來替墨勒特家的後院施工了。
  
  雖然潘蜜拉不方便推辭杜波娜姨媽的好意,礙於現實壓力,她或許真的需要一間可控制的屋舍來保證"其他人的安危",不過也沒人說蓋好之後一定得有人住進去,無論如何,厄米特還是會住在這間屋子裡,沒有人有權力趕他走。她不會讓她的兒子住進籠子裡的。
  
  「......媽媽,我想搬進姨婆蓋的那棟屋子。」厄米特低聲說著。
  
  「什麼?」
  
  「......我......我想......」
  
  恐懼令凍結的溫度翻上一圈,方盒房內的氣溫剎時飆升,不明所以的熱能正在藉由空氣燻烤著房內的物件,就算施加重重魔法的壁面也阻止不了這場爐中之火。這不是魔法能輕易達成的靈異現象,厄米特正在改變空間中的某種法則,此等也是巫師之所以本能性地對靈界感到厭惡的原因之一,因為靈能與鬼怪是不講秩序的法則外物,靈媒則是連通這些失序存在的骯髒管道。
  
  「艾迪,冷靜點!」潘蜜拉請求著。她所在的位置被熱源刻意排開了,但不受控制的熱量仍隨著物理現象往正常的安全區塊湧入,熾熱的上揚烈風讓潘蜜拉幾乎無法呼吸。
  
  母親的驚駭呼喊嚇到厄米特了,他知道自己又搞砸了一件事情。說起來,厄米特其實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想做什麼,他可能只是希望潘蜜拉明白自己不適合繼續留在房子裡,又或者他打從心裡希望潘蜜拉從世界上消失,是非對錯、可為不可為,界限一詞在失控的厄米特心中顯得顛三倒四,像團糾纏的麵條。
  
  在危急之際,沃夫岡衝了進來將潘蜜拉帶至火源之外,而後他又一次闖進去抓住了厄米特。
  
  沃夫岡要厄米特清醒一點。他和厄米特頭碰頭,口中反覆念著一串詞句:吾身吾魂、皆屬同一,吾心吾志、無可撼動。
  
  「小火魔,跟著我念。」沃夫岡指示著,厄米特便跟著照辦。
  
  很快地,房間中的溫度與秩序又恢復了正常,同時潘蜜拉也急忙跑進房內探視厄米特的狀況。「艾迪!」她喊著,就像所有母親會做的事情一樣,縱使無能為力也期盼自己能藉由呼喊與觸碰來分擔孩子的痛苦,然而厄米特已經在呢喃中睡著了,他沒辦法親自感受到那從未改變過的親情。
  
  「潘蜜拉,他沒事。」沃夫岡說。
  
  潘蜜拉親自檢查過後才確信了沃夫岡的判斷。這次他們很幸運,厄米特沒有讓化身顯現,他控制住了。「......他現在不適合出門。」
  
  「已經沒時間了。別擔心,我們不會出去太久,出事的地點在烏塔夏特(UnterSchrott),離這邊只有八十公里左右而已,另外這一趟除了我之外還有瑪門跟路卡會到場,大夥都不想在那種地方待太久,所以最晚頂多是到後天返程吧。」
  
  「我跟你們一起去。」
  
  沃夫岡抱起厄米特。他一臉似笑非笑地反問:「去當飼料?你去那不但意義都沒有,還會增加無謂的風險。」
  
  「他是靈媒,同時他也是巫師,你們絕對處理不來巫師可能會遇到的魔力困境!」
  
  「我聽說內斯特海姆會過去,那個大名鼎鼎的通靈巫師。這樣有讓你比較安心嗎?不過我不信任那傢伙就是了,我也希望你別太信任他,但既然內斯特海姆在場,那這小傢伙就算炸了他也能幫忙拼回來。拜託,如果你真的愛護這孩子,那就留在家裡等著,接下來是靈媒的工作了。」
  
  「......好好照顧他,不然你們會知道女巫都是怎麼復仇的。」
  
  沃夫岡抱著厄米特走出大門,走過精心整理過的院落,庭院兩旁與荒林相連,颯颯黑影隨風起舞。潘蜜拉駐足於門前,她恐懼地望沃夫岡的背影逐漸遠去,他和厄米特一同消融在夜晚,等再次被遠方的路燈給捕捉到時,潘蜜拉幾乎已經辨識不出他們的模樣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8089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中篇小說|超自然|靈異

留言共 4 篇留言

血發
新坑!

02-26 14:29

大理石
其實很快就會完結,只是一篇2~3萬字的篇幅太長所以乾脆拆開來放比較好閱讀( ゚∀。)02-26 14:35
血發
高速完結(?)

02-26 18:32

大理石
402-26 18:33
桜井メイル
隻是基於模仿
>只是

合金戰士模型啊--感覺很貴。

兩者才能的兼具他是絕佳的捕蟲網
>我怎覺得更像是招來一堆麻煩的捕蚊燈!?

我們也有義務要讓他學會怎麼在人間求生存
這個怎麼不是丹恩教?也輪不著外人插手吧
還是說老爸太木頭了緣故…


嗯,做媽的真難!

02-27 21:06

大理石
有啦,丹恩還是有教厄米特一些自保的基本常識(同時盡可能讓他遠離靈媒界),不過計劃敢不上變化,現在厄米特遭遇的問題已經沒辦法靠那套簡易的基礎知識來迴避了,所以沃夫岡的派系才想趁這次機會把厄米特拉入夥。

至於丹恩目前還在考慮是不是真的要讓被巫界排擠的厄米特走上跟自己一樣的老路,因為當靈媒實在太狗屎了,就算木頭如丹恩也沒真的想過要自己的兒子成為世俗界的靈媒,而且更早之前厄米特還有當通靈巫師這樣更好更安全的選擇,實在沒必要吃這種苦(不過現在厄米特只能當巫界的通靈魔獸惹ㄎㄎ)

話說回來潘蜜拉的處境的確是很兩難,她被夾在靈媒團體與巫師團體之間,對於厄米特的變化一時間也難以接受,總之我姑且稱她做以愛為名的逃避心態,當下她希望厄米特能安安穩穩的活在世俗界就好了,其他的問題總會被時間解決,孰不知她越是故作輕鬆就越給厄米特帶來壓力,可以說潘蜜拉比丹恩更加直接影響了厄米特的未來02-27 22:03
冰鳩
挖屋~ 有種夜行者的味道 很少在巴哈能看到這麼正統的西幻作品了

03-09 09:43

大理石
最近這種類型的讀者群越來越少連帶寫的人也少了吧,太苦惹(つд⊂) ......03-09 10:4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blackto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科幻長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奇幻中篇...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qstory輕小說
雙萌力出擊!❤ 雙子小蘿莉 姊妹花戰記!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4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