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5 GP

[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與千湖之國》第十回.「慘絕人寰的悲劇.閻神重生!」

作者:飛空動煙雪│2021-02-24 00:57:44│贊助:50│人氣:532



《二手索米與千湖之國》
第十回.「慘絕人寰的悲劇.閻神重生!」


一幕幕慘絕人寰的悲劇,西亞看了心驚肉跳,她的家彷彿要被無底的深邃巨坑一口吞掉。

「現在我們都能生出健康的寶寶!妳快來抱孩子,皇室的血脈...終於可以延續下去!!」深冬的嘴角好像要裂開似的笑,「這已經是我第二個孩子了,她是不是很可愛?」

「那就是...深冬的寶寶?」西亞差點沒有吐出來。

「那東西」像極了整形失敗的嬰兒,原本水嫩的皮膚有如曬過的魷魚乾,腦袋臃腫、根本找不到脖子,整個頭大大的脹起,好像生日宴會上隨時會被撐破的氣球。

哇、哇哇哇哇──

「那東西」發出嬰兒肚子餓的哭聲,西亞摀住耳朵,不住向後退。

啪,左腳好像被什麼東西抓住。

「妳大姊的孩子也想找西亞玩呢,真調皮。」母親彷彿只剩下軀殼的嘿嘿直笑。

「西亞姐姐,我們來玩,一起玩好不好?」

大姊的兒子是看似由兩具人體黏在一起,卻共享著一個松茸般的頭顱,死魚眼呼溜溜的打轉,整個人有如輻射病患般皮膚剝裂,滴著魚油的傷口發出陣陣難以接受的臭味。

「妳們真的得到幸福了?」西亞心下不忍,更是大聲質問,「誰也不會接受自己的孩子變成這種醜陋不堪的模樣!」

「妳不喜歡我的孩子?她就像天使一樣可愛,妳再仔細看看好不好?快點過來嘛...」深冬楚楚可憐地問,聲音百轉愁腸,讓人聽了不禁憐惜。

西亞的家人們紛紛發出熱情的呼喚,本就是頭足魔的拿手好戲。

「深冬,把眼睛睜開,拜託妳了...」西亞強忍眼淚,「那壓根就不是妳的孩子──」

「不用擔心,一開始誰都抱有質疑,但妳只管相信家人,就算妳再怎麼排斥,只要稍微嘗試一下就好...

妳看爸爸這個老古板接受了,再說我們不是一家人嗎?妳就這麼狠心離開媽媽、推開大姊、推開我?」深冬和那群祭司正步步逼近,「加入我們,妳也能順利懷孕的。」

「皇室血脈的正統勝過一切,妹妹,妳遊學回來變得好可愛、好漂亮,哥哥好想親親妳、疼惜妳,可不可以讓哥哥抱一下?」

查爾斯王子再度掏出那根乳白色交接腕,充滿彈性的觸手沿著陰暗角落偷偷伸向西亞...

「閻神蛸大人說...城堡的秘密必須守住。」其中一名祭司向深冬耳語,卻被西亞聽得清清楚楚,「西亞公主只是忌妒妳的寶寶而已,快點讓她成為我們的同伴,頭足魔的一份子──」

「西亞,妳要成為我的敵人嗎?拜託妳...留下來,我們不想再失去妳了,家人就該永遠在一起。」深冬誠懇地說,眼神此時是無比的柔和、天真無邪。

西亞眼看家族上下全被神秘的邪教洗腦,甚至出現了大量的變異人體,但就算變成怪物,她又怎麼能狠得下心?

「...我該怎麼辦?」

西亞不敢去細想,或許正是因為對眼前無可挽回的慘劇心知肚明了吧?思考變得多餘,否則理智與情感將就此崩塌。

該逃跑嗎?

西亞徬徨無助地問著自己。

誰來...

有誰可以幫幫我,求求你。

人的意志與理智一旦受到震撼而面臨潰滅,Sisu的力量也會跟著被大幅削弱。

就在一瞬的電光石火,母親的嘴角僵硬地吐出了幾個字,雖然僅僅是在瘋狂大笑中的一秒鐘內,西亞卻透過Sisu的加持看得明明白白,母親只說了三個字...

殺了我。

短短的三個字,卻勝過千言萬語。

西亞不可能任由這些怪物支配她的家,若不還手,皇室的血脈恐怕就此斷絕了。

「──那名祭司小姐說得沒錯,城堡的秘密必須守住。」

西亞一咬牙,有了背負罪孽的覺悟,查爾斯的交接腕正纏上她的左腳踝。

嗡。

Sisu重新燃起,發出照亮黑暗深淵的光芒,西亞拔出腰間的利劍,用力向下一插,只聽頭足魔慘叫一聲,Sisu加持後的劍光穿過查爾斯王子的接交腕,更將那根蠢蠢欲動的骯髒觸手釘在地上。

芬蘭學生在畢業典禮上拿到的可不僅是證書,還有一把象徵學生在往後人生中維護國家和人民權益的武器──可以說是意義非凡。

校長授予西亞的寶劍長度有86CM,配有雅致的劍鞘,整把劍以黑金色為主,而在劍柄與劍身之間還刻有一朵鈴蘭,那是芬蘭的國花。

「妳們自稱頭足魔對吧?現在,把我最愛的家人還給我!」

西亞轉動鈴蘭劍,在砍斷交接腕後更把查爾斯的頭顱遠遠的劈了出去,她眼中燃燒的不僅是憤怒、更是一顆斷絕惡業的決心。

「快阻止她──」

在場的祭司都慌了,她們萬萬沒想到這名少女身上竟然有著對抗頭足魔的力量。

「公主,國王和王后養妳生妳,她們愛妳是天性,妳也應該孝順她們,聽她們的話才對啊!」

「沒錯,西亞公主就該尊重父母的決定,父母愛妳都來不及了,妳怎麼能對國王和王后動手──」

頭足魔仍不放棄親情束縛,牠們以西亞的母親為首,前仆後繼的圍了過去。

「怪物口中只有陳腔濫調的道德綁架,真正的媽媽、真正的深冬果然已經死了...」

西亞慶幸自己曾在芬蘭接受過異常嚴格的體能與劍術訓練,鈴蘭劍連續迴閃,轉眼間已打倒了十幾名頭足魔。

但就算Sisu的漫天光點有如從異鄉飄回的蒲公英種子,卻再也找不到紮根的所在了。

唰,悲憤的劍聲劃破了陰霾和混濁的空氣,意志越堅定的人,其身上的Sisu之力更是無遠弗屆。

母親的咽喉被劍刃削斷,安詳的閉上了眼睛,傷口中竟竄出無數的蟑螂和老鼠。

「果然...大家只剩下軀殼與一點彌留意識。」西亞收起悲傷、更加用力地握緊劍炳。

「妳在做什麼?不要砍母后,快加入我們啊!」深冬見狀大吼,「我們終於能像正常人一樣生孩子了!妳為什麼要放棄這個家,為什麼要對愛妳的人刀刃相向!?」

深冬懷裡畸形的嬰兒還在哇哇大哭。

「我會拯救深冬、拯救大家,請大家恢復成原本的樣子吧。」

西亞以無可匹敵的Sisu震飛了深冬,鈴蘭劍一一砍倒那些她最為痛恨的邪教祭司。

最後,西亞全身是血、一步步來到那頭名為「閻神蛸」的海怪面前,閻神蛸正利用血管吸收人們的血肉來修補傷勢。

「閻神蛸是被另一名Sisu使用者傷到嗎?」

西亞無暇多想,將鈴蘭劍用力插入海怪那顆大到詭異的心臟中,傷口裡面同樣竄出了膿液和數以千計的蟑螂。

西亞終於明白她為什麼會回家。

上天給了她一個結束悲慘命運的方式。

一旦真相由城堡傳出,民眾立刻就會發現過去高高在上的貴族竟然做出駭人聽聞的殘忍行徑,瑞典其餘的王室成員將是身敗名裂、眾矢之的。

西亞不能連累整個家族,也無法坐視家人變成嗜血怪物,這座城堡只能作為埋葬家族的最後歸宿,粉碎那些無可挽回的扭曲笑容...

也是她唯一能守住皇室名譽的方式。

「原諒我吧,媽媽、深冬,我會用最不痛的方式送大家走的...請不用擔心。」

「只剩下我和寶寶...還活著?」深冬看著屍橫遍野的景象,如夢初醒的喃喃道,「妳是故意留我到最後?」

「我們約好了,我會拯救深冬...」

「約好了?我們確實約好了,所以我會詛咒妳...西亞,我會讓妳不得好死...妳忌妒我的成功...才會把我們都殺死...對不對?」

深冬嘴裡發出意義不明的嘶吼,抱起嬰兒轉身就跑。

西亞沒有阻止她逃竄,而是靜靜掏出手槍,一發被Sisu強化後的子彈打穿了深冬心窩,左手一揮,寒冷的氣流將海怪與所有的頭足魔凍結,不分大小、不分男女老幼,最後...

劈哩啪啦。

所有的冰像全部毀於一旦。

為了湮滅證據,西亞只能用力輾碎一座座醜惡的冰雕,她必須以無比堅定的精神力操控Sisu才有辦法做到,就好像雙手用力掐死血濃於水的親人一樣。

因終結而冰凍的軀體,一如西亞跪倒的雙膝,她不停地哭、哭得眼淚都哭乾了,仍是不停的哽噎,泣不成聲...

這份罪永遠不會消失吧?

「冰封冬日」冰封了地牢,更冰封了整座城堡,一輪蒼月高掛天際。

或許到生命結束的一刻,這些瑞典的皇室成員都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覺中被下了最可怕的血咒。

...為了擺脫無法生育的詛咒,卻反而被詛咒變成怪物。

好荒唐。

「只要這個世界上還有頭足魔在,我就會繼續阻止這種慘忍無道的惡行...我以這把鈴蘭劍起誓。」




「深冬...或許現在該稱妳為「凜冬謎」。」西亞回過神來,說出了內心不解的疑問,「我當時應該把妳和閻神蛸的冰雕通通粉碎了...妳們是如何存活下來的?」

「很簡單...我們可不是脆弱又渺小的人類,高階頭足魔的身體結構和海星相似。」凜冬謎微笑,「當海星受傷,後備細胞就會被激活,任何一塊肉屑都包含了塑造一個完整肉軀的基因,只要激活就能重新生出頭腦、四肢、內臟和軀體,因此──我重生了,成了凜冬謎。」

「...我的Sisu應該抑制了細胞的分裂增生。」

「南極冰魚被困在結凍的冰中幾個星期也不會死...而我們作為高階頭足魔,當然也有著相似的特質,雖然當年存活的只有我和閻神蛸,但我們也有充足的時間招募新成員、捲土重來。」

「我明白了,是體內有糖和蛋白質組成的抗凝結劑嗎?」

「妳還是這麼聰明,呵呵...但妳應該想不到崇信科學的自己也有失誤的一天,親手殺死親人的痛苦讓妳沒有多餘的精神留意到這細微的變化,我和閻神蛸就算被切成無數的碎塊也不會死。」

「就和討人厭的渦蟲一樣噁心,無論妳們掌握了多大的權力、多久都花不完的財富,只要背離良知、喪心病狂,我就會阻止妳們...消滅頭足魔就是我的使命。」

NO.3被閻神蛸的血管綁了起來,整個人被吊在凜冬謎面前,西亞表面上和棘手的敵人對談,內心一直想著該如何營救重圍中的索米妹妹。

「我從來就不討厭命運,有命運、就有愛和恨,極致的愛恨才是人生中精采絕倫的部分。」

凜冬謎彷彿看穿了西亞的心思,肆意對NO.3玲瓏有緻的身體毛手毛腳,「只是我想不到妳會親自上陣,這麼大費周章就為了保護自己親手縫紉的洋娃娃?哎呀,奶子和屁股的觸感確實不賴。」

「放開妳的手!我不准任何人傷害我的...」

「女兒?結果妳和我做的事情也沒有兩樣,居然還義正嚴詞的指責我?呵呵...雙重標準可是要不得的喔?」凜冬謎笑吟吟地拿出骨頭造型的祭祀刀刃,在NO.3腰間狠狠割出了深可見骨的一刀。

「啊啊啊啊啊!!」NO.3淒厲地哀號。

凜冬謎將折磨的手法掌握到極致,她知道該如何以最小的力氣、最長的時間去割開肚皮。

「西亞,我會用妳女兒的腸子替她做一條可愛的圍巾,不過她未必能忍到圍巾做完,也許會提早哭著求我賜她一個痛快?」

「凜冬謎!!!」西亞失去理智的朝凜冬謎開槍,不論是西亞本人、還是做為駕駛員一般的卡蜜歐都沒有想過會誤判戰況、因此付出慘痛的代價。

「妳的弱點很明顯,一涉及家人就會失控般的衝上來,妳被NO.3和我奪走太多注意了。」

「糟──」

西亞這才發現,水道那頭長達六公尺的海怪早已開始蛻皮,粗大的血管彷彿吸飽了血液而回收至體內,身上鱗片層層剝落。

細胞與組織產生劇烈變化,肌肉重塑、骨骼變形,雖然背後還有八隻蠕動中的章魚觸手,其餘的身體組織卻出現了形似人類的軀幹、四肢與頭部。

...閻神蛸正在蛻化!?

「來不及了,地堡上方的戰場殺得血流成河,犧牲的人數已足夠讓閻神蛸恢復力量,千湖之國將被血洗,迎來頭足魔的偉大之印.大創造者!!」凜冬謎高舉雙手,虔誠地禱告著。

閻神蛸睜開了眼睛,吐出的一口氣化作綿密殺氣,似乎宣告頭足魔要再度君臨天下、掀起一片腥紅血雨。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7915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K2|RFB|FAL|二手索米|索米|內蓋夫|少女前線|克魯格|FAL|小說

留言共 6 篇留言

香蕉王
好噁心....

前天01:09

飛空動煙雪
這篇又再次噁出了新境界昨天00:07
香蕉你個芭樂
這感覺好像惡靈古堡

前天06:05

飛空動煙雪
好像是有這樣的感覺[e8] 昨天00:07
deadking
螢火魷:我總算知道索米為什麼瞄著我的下面打了,都是這個媽帶壞的啦!

前天08:20

飛空動煙雪
非常擅長打下面的索米一家www昨天00:08
翔君
畢業典禮可以拿到寶劍,芬蘭真是厲害的國家(#

最近這幾話那些怪物的描寫真的有點掉san,幸好還有西亞

前天18:24

飛空動煙雪
已經開始喜歡上西亞了,背負重大使命和悲慘命運的主角特別讓人心疼,芬蘭畢業典禮送劍真的又中二又帥www 這次算是走克蘇魯的二創了,後面應該會更加精采的昨天00:09
白煌羽
辛苦啦

前天19:58

飛空動煙雪
歡迎來坐坐,西亞和索米一起表示歡迎[e5]昨天00:09
聖★
雖然頭足魔真的讓人很掉SAN,但是交接腕被插的那一段,身為男性還是微微心痛了一下w

昨天07:1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5喜歡★jtsai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 後一篇:《二手索米與垃圾指揮官》...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bob900714大家
「日向坂46」小坂菜緒《週刊少年Champion》2021年第12號封面登場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2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