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聖劍傳說LOM.精靈之光(1)

作者:韶雩│聖劍傳說 Legend of Mana│2021-02-21 18:32:07│巴幣:2│人氣:95
聖劍傳說Legend of MANA(29)
12.1 精靈之光

  自斷崖城鎮格特返家,迎接帝茲和莉芙的是喜極而泣的雙胞胎,看他們狼狽的模樣、結實不少的體格、對艾斯卡迪敬而遠之,以及持續一整天的抱怨,不難看出艾斯卡迪徹徹底底執行訓練計畫。

  對此莉芙剖有怨言:覺得這樣的操練對於兩個孩子有點太過;帝茲則是不斷和艾斯卡迪拍肩比讚,這也引起莉芙差點毀了整個家的怒氣,在一連串的討論(多數是莉芙的意見為主),約定艾斯卡迪要訓練雙胞胎的內容必須經過莉芙同意,帝茲和艾斯卡迪兩人彼此間的切磋,只要不引響周圍城鎮,莉芙則是不過問。

  達成協議後,帝茲和艾斯卡迪馬上相約到梅其布洞窟狩獵順便互相對戰,或許是碰上旗鼓相當的對象,艾斯卡迪重心幾乎都放在和帝茲比劃,雙胞胎這才終於從特訓惡夢中畢業,就連超級討厭做家事的巴特,這幾天都是心懷感激地執行。

  「我可以理解這兩個肌肉笨蛋的體格怎麼來的。」可羅娜一邊收拾一邊看著窗外帝茲和艾斯卡迪正在做高強度的肌肉負荷,「在外旅行了一週,通常會悶在書房睡覺的師父,自從艾斯卡迪大哥來了之後就好像找到知心好友般開心。」

  「超可怕,比起我們那幾天的特訓,他們這幾天做的訓練更恐怖好幾倍。」一想到艾斯卡迪毫無人性的訓練,巴特忍不住打了個冷顫,要不是莉芙那天發出真的會滅掉艾斯卡迪的氣勢,雙胞胎鐵定還會被拖出去鍛鍊。

  「是不甘心吧。」莉芙大概可以猜測到為什麼帝茲比以往更熱衷鍛鍊,雖然說平時沒事幾乎都窩在家裡的樣子,但是莉芙知道帝茲都大半夜溜出去持續訓練所有戰鬥技術,甚至嘗試使用瑪那之力做各式各樣的測試,這也是為什麼帝茲早上會賴床的原因。

  「咦?是發生什麼事嗎?」可羅娜這才注意到,帝茲和莉芙從格特回來之後,帝茲雖然還是跟往常同樣不知道在想什麼,但是說話次數減少很多,也更容易神遊,而莉芙雖然臉上帶著笑容,可是不時會露出哀傷的神情。

  「莉芙師父你們誰告白了嗎?」巴特想來想去只有這個可能性,因為過世的父親常常說戀愛是最複雜的,一個人不對勁,通常九成九和戀愛相關。

  「噗!」本來正慢條斯理品茶的莉芙,被突然的驚嚇把茶吐回杯中,還引發連番咳嗽,這讓雙胞胎連忙遞上毛巾和拍撫背部,過了好一陣子莉芙才平復嗆到的難受,「為、為什麼要牽扯到這個啊?我跟帝茲沒什麼……」

  「耶?可是我看莉芙師父眼神一直在追著帝茲師父跑啊?」巴特雖然個性非常毛燥,其實對周遭事物都非常細心觀察,「而且,師父以前就認識了吧?我一直以為你們有什麼特殊關係,情侶、指腹為婚……之類的,可是又不太像。」

  「還是說,你們是兄妹啊?」可羅娜依稀記得莉芙破壞大門前,疑似有喊了聲「葛格」的聲音。

  「都不是,那些特殊關係都沒有,硬要說就是同族吧。」莉芙再一次重申自己和帝茲沒有特殊關係或血緣,因為他們是自遠古就存在法‧帝爾世界的某些意識,經由瑪那女神的塑造得以有實體。

  「呿,我還以為是被家族反對的禁斷之戀,還是帝茲師父其實是惡魔族,然後愛上身為人類的莉芙師父,或者異世界穿越者,一同拯救世界……」聽到莉芙斬釘截鐵的回答,巴特因為期待落空而不滿地碎碎念。

  「……巴特,以後你要看的書要讓我確認內容。」聽到巴特講的例子,莉芙直覺帝茲的書房一定夾雜怪異內容,而且不適合小孩子觀看。

  「耶?那到底是怎麼了?格特沒見到那位達娜艾姊姊?」

  「這個……」莉芙感到猶豫,她不知道把有關珠魅的死訊告訴兩位孩子是否恰當,畢竟是個和平的世界,和以往戰爭充斥著死亡是完全相反的,「總之,就是朋友遇到敵人攻擊,但是我和帝茲卻無能為力。」

  「嗚哇,連師父們都不是對手,那個敵人是有三頭六臂還是魔女等級啊?」巴特完全無法相信莉芙的說詞,「太震撼了,沒辦法想像。」

  「那個凶巴巴很恐怖的帝茲師父沒有出現嗎?那個狀態的帝茲師父應該阻止的了吧。」可羅娜對於熱帶雨林中失控的帝茲還是心有餘悸,「啊,有時候我覺得帝茲師父很可怕……在基魯瑪湖也是、熱帶雨林也是,還有睡昏頭的時候……感覺好像有另外一種個性的帝茲師父。」

  「可羅娜也這麼認為嗎?我以為是我自己想多了。」

  果然還是會被注意到啊……雖然莉芙很想隱瞞,但是行為、說話方式差異太大,根本很難呼嚨過去。

  「這也是為什麼我一直盯著帝茲看,過去的帝茲和現在沒有記憶的他差很多,我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恢復記憶。」莉芙扶著自己額間,並用指頭輕輕按壓太陽穴,接著坐正身子,一手各拉一位,「所以,如果你們發現帝茲不對勁,先保護自己好嗎?如果在他失控的狀態下讓你們受傷,帝茲一定會很自責的。」

  「原來是這樣……帝茲師父平常好像事不關己,其實也是很辛苦。」可羅娜有些情緒低落,無論是對於帝茲記憶這一塊幫不上忙,還是沒注意到帝茲心情上的轉變。

  「我們想得太單純了,你們也什麼都不說,就因為我們是小孩子。」巴特噘著嘴,像是撒嬌般反握莉芙的手,「可是啊,我們還是知道你們有煩惱,好歹嘗試跟我們講啊?我們又不會因為這樣就討厭帝茲師父或莉芙師父……」

  「欸,那我就很討厭了?」跟著巴特的語尾,艾斯卡迪冷不防插入問句。

  「出現啦!魔鬼筋肉人教官!」巴特連忙躲到椅子後面,利用莉芙做為擋箭牌,「斯巴達鬼畜妖怪!」

  「嗚嗚嗚,冷酷無情抖S怪物……」可羅娜緊接著也跑到巴特背後,小小的臉龐皺成一團。

  「呵呵。」雙胞胎一連串特殊用詞和反應逗得莉芙笑出聲音,「看來他們還會躲你一陣子呢,艾斯卡迪,你太嚴格了。」

  「……」面對莉芙的數落和雙胞胎連珠炮似的咒罵,艾斯卡迪完全不痛不癢,引起他注意的是其他方面,「……妳受傷了?還是不舒服?」

  「咦?」突然的問句反而讓莉芙一楞,她搖著頭回應,「沒有啊?怎麼會這麼問?」

  「愛逞強。」艾斯卡迪老早就注意到這次帝茲和莉芙回來,帝茲是還好,但是莉芙身上的瑪那明顯下降,如果不是受重傷或中詛咒,不會有這麼顯著差異,想至此,艾斯卡迪深深嘆氣,為什麼他身邊的女性都不會輕易示弱,瑪琪爾妲是、達娜艾是,就連莉芙也是。

  「我才沒有。」莉芙心虛地弓著背,這才發現只有滿身大汗的艾斯卡迪入內,「帝茲呢?」

  「說是幫兩個寵物想好名字,而且寵物們似乎也很滿意,對名字有反應,為了要慶祝,跑去買酒喝。」艾斯卡迪拿著毛巾大略擦拭汗水。

  「耶?等等,帝茲把名字想好了?」莉芙還記得帝茲取名的癖好非常之奇葩,她可不想寵物會有什麼詭異的稱呼。

  「放心啦,什麼巨無霸輪迴爆炸球,還是什麼核心渦輪運輸帶這個我都阻止了……真不知道誰教他這樣取名。」艾斯卡迪非常了解莉芙的擔憂,因為這幾天和帝茲的對戰,總是被帝茲詭異的招式名稱給戳中笑點或逆鱗。

  「噗,巨、巨無霸輪迴爆炸球是啥?拉比嗎?」巴特直接抱著肚子大笑,甚至還笑出眼淚,「前陣子帝茲師父看到拉比炸毛突然興奮大叫,原來是想到這個名字,哈哈哈,不行,肚子好痛。」

  「核心渦輪運輸帶是陸行鳥嗎……呵呵,是在說陸行鳥移動很快嗎?噢,天啊。」可羅娜也掩著嘴憋笑,但是雙肩仍止不住顫抖,甚至岔出氣音。

  「嗚呃呃呃呃。」莉芙真的超慶幸艾斯卡迪有阻擋,不然拉比和陸行鳥認定這兩個名字,要指使他們行動的時候,莉芙光喊出這兩個名字應該就會羞愧而亡,「那最後是取什麼名字?」

  「拉比叫做奇波,好像是因為有個傢伙一直把帝茲叫成恰波的怨念吧,帝茲堅持要取這個諧音。」對於帝茲好像有什麼多重身分,艾斯卡迪完全不想追究內容,畢竟有什麼比他是傳說中災厄象徵:第七之月的真身還來的震撼?

  「啊,上次多艾爾誤以為那個是帝茲的名字。」莉芙這也才想到她還沒詢問多艾爾,到底那個「恰波」是何許人物。

  「奇波可愛多了!」可羅娜率先表態,雖然巨無霸輪迴爆炸球聽起來很震撼,但她還是喜歡可愛的名字。「那陸行鳥呢?」

  「陸行鳥則是由牠的學名Chocobo取前幾個字,就叫巧可。」艾斯卡迪大口灌著水,在嚥下水的同時跟著低聲碎念,「雖然輸送帶也有反應,但目前叫巧可也是沒問題的。」

  「嗚哇,還是遭荼毒了。」巴特注意到艾斯卡迪充滿怨念的呢喃,他舉著手,發出宣言,「我會努力讓巧可忘記輸送帶這個名稱的。」

  「艾斯卡迪,真的,太感謝你了。」莉芙站起身,走到艾斯卡迪身邊,滿懷答謝之意握緊艾斯卡迪的手,「謝謝你阻止帝茲。」

  「……妳也滿天然的。」看著自己被握緊的掌心,艾斯卡迪將剩下的水喝完,隨即便抽開自己的手,大步往浴室走去。

  「天、天然?」莉芙還是第一次被這樣形容,整個人呆在原地。

  「天然呆啊。」巴特站在遠方,小聲的和可羅娜交頭接耳,「雖然剛剛莉芙師父鄭重否認,可是感覺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對帝茲有好感。」

  「而且常常用那張漂亮臉孔和溫柔的態度對別人示好,雖然是無意識。」可羅娜常常陪同莉芙採買,多米那城鎮居民的反應,可羅娜也猜到莉芙根本不知道自己讓多少人心動,「單蠢的是莉芙師父才對,帝茲師父是白目。」

  「?」甫一進門的帝茲就看到莉芙愣在餐桌旁,而雙胞胎則是站在另外一側耳語,以及浴室傳來的水聲,「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雙胞胎大聲的回應帝茲,接著湧上前協助幫忙把帝茲購買好的東西分批放入冷藏箱和廚房,熱心的態度完全看不出來前一秒還在數落自己的師父們。

  帝茲雖然摸不著頭緒,但也礙於自己身上都是汗臭味,沒多說什麼,拿著自己的毛巾就出去往後院的水井走去簡易沖澡。

  「總覺得……少了什麼……」冰冷的水自頭淋下,帝茲伸出單手將瀏海往後梳理,定格了數秒,帝茲決定放棄思考,「算了,花點時間先整理這陣子遇到的事情。」

  在享用過比平常還豪華的下午茶,雙胞胎和莉芙決定去寵物牧場連番呼叫巧可,讓牠忘記還有運輸帶這個蠢名字.帝茲和艾斯卡迪兩人則是在書房小酌一番,順便討論這幾天過招心得以及冒險經過。

  「嗯……所以大地暴王龍確定是怕火屬性,可是因為防禦力極高……」帝茲將羽毛筆搔弄自己的額側,思量著是否有東西漏記。

  「你真的有偏執狂欸,雖然說的確幫上不少。」對於帝茲記錄事物詳細到有點病態的程度,艾斯卡迪不是很認同,「我認為實地體驗是進步最快,單看書本就只是理論。」

  說話的同時,艾斯卡迪不得不在內心稍微稱讚一下帝茲,因為帝茲所描繪的地圖和人物像,甚至工藝品的外觀和地點大略外觀,以及裡面的敘述,若做成冊,鐵定會被收藏至圖書館。

  「可能因為我沒記憶吧,怕哪天記憶又不見,只能靠這些筆記回想了。」帝茲苦笑回應,開始做起手工活,將散落在桌上的紙張整理成冊縫製,「總覺得做得很順手,或許過去的人都是這樣紀錄的,書庫裡面的書大部分都是自著,有些是第七之月記錄,也有別人的字跡。」

  帝茲並不忌諱和艾斯卡迪談起第七之月,剛開始艾斯卡迪不太能接受,在確認帝茲目前沒什麼威脅性,加上幾次交手過感情增進不少,現在對於這個話題就像茶餘飯後的閒談內容,只是莉芙並不知道兩人會談起這些。

  目前艾斯卡迪明白到帝茲可能是帶著使命再度甦醒,卻反常的遺失記憶,導致帝茲現在只能到處蒐集工藝品,其他不知道要做什麼,偶爾戰鬥或者碰上和過去相關的人事物,第七之月的狀態會短暫出現,但契機是什麼還是不確定。

  「你是說像這本可疑的《基本禮儀》嗎?」艾斯卡迪指著上面的作者名,「上面屬名哈爾榭,這根本搞錯,哈爾榭欸,大魔法師寫基本禮儀?聖騎士團藏書也不少,我根本沒有看過這本,你被耍了吧?」

  「咦?可是首頁就寫著這本對我有幫助,我還看到倒背如流。」帝茲將杯子裡的酒一飲而盡,隨手又斟了半杯。「不,依哈爾榭的個性……」

  「你是說你腦袋中的聲音?你確定不用找醫生檢查嗎?還是第一個看這本書的人會被詛咒?」艾斯卡迪雖然半信半疑,聽帝茲形容的樣子又煞有其事,而且他所描述的場面的確也符合部分戰爭的狀態,「還是……你不懷疑莉芙嗎?」

  「莉芙?」

  「既然你是第七之月,莉芙又幾乎對你瞭若指掌,你沒質疑過她的身分嗎?你的幻聽也有可能是她造就的?」這也是艾斯卡迪所好奇的,他大概有八成把握自己沒猜錯,只是沒有證據證明。

  「幻聽不會是她,她可是:世界事典‧謎之瑪那之石,第七瑪那之石,最討厭第七之月的人。」帝茲緩緩說出,嘲諷地拉了下嘴角,他自己也欺騙莉芙,因為腦袋根本就塞有世界事典內所有內容,所以就算沒看過,帝茲也知曉,「只要莉芙不說,她就是莉芙。」

  「哼,你們還真的都知道對方秘密,卻又什麼都不講明。」艾斯卡迪將自己身體倚著爬梯,雙手交叉抱胸,「瑪那女神也不知道在想什麼,這個看似表面和平的世界……背地裡暗潮洶湧。」

  或許是因為帝茲坦率和艾斯卡迪表明身分,艾斯卡迪也大略告知自己和其他三位青梅竹馬的愛恨糾葛,但是掉落奈落過程並未提及太多,只是有告知自己和目前的奈落之主:賢人歐魯彭有師徒關係。

  「嘗試要顛覆世界的惡魔啊。」帝茲當然知道艾斯卡迪指的是誰,除此之外,還有人在狩獵珠魅,遠方帝國仍然持續內鬥中,可能還有更多未浮上檯面的事情,但即使如此,這個新生世界還是鮮少跟瑪那女神祈禱,反而是更多質疑。「再這樣下去,世界可能會崩毀……我很喜歡現在的法‧帝爾耶。」

  「那就跟我去討伐……」

  「帝茲師父,我要拿植物大全──哇,你這房間怎這麼昏暗啊?」巴特完全不客氣地打開帝茲的房間:書房,間接打斷帝茲和艾斯卡迪的對話,開門就是一陣數落,「而且酒味超重,你們是喝了多少啊?」

  「一瓶。」一人一瓶,艾斯卡迪在內心補充。

  「蠟燭用完了,啊,去買酒的時候就覺得好像少買什麼。」聽到巴特的抱怨,帝茲這才注意到已經天色已暗。

  「虧你還能繼續寫東西,而且弄得超級凌亂,才一個下午耶?」巴特懷疑自己是不是跨越什麼時間差,「我自己去拿書囉?」

  「小心這很……」

  「框啷!」一陣吵雜的物品墜落聲,在帝茲身後此起彼落地響起。

  「……很暗。」帝茲不忘講完自己的提醒,才起身偕同艾斯卡迪將連哀叫都來不及的巴特從書堆中挖出來。

  「看來下次要加入摸黑特訓了。」艾斯卡迪在把巴特拎出來的同時,不忘加上讓巴特表情更加絕望的話。「還有自保。」

  「嗚嗚嗚……哇啊啊啊啊啊!」巴特因為被大量書籍砸到身上,幾乎全身都掛彩,又聽到艾斯卡迪的發言,終於忍不住嚎啕大哭。

  「怎麼了嗎?」

  在聽到巴特的哭聲之後,莉芙和可羅娜也拿著蠟燭來到書房,艾斯卡迪二話不說就把巴特塞到莉芙懷裡,而可羅娜連忙把之前艾斯卡迪採購回來的創傷組合替巴特上藥,莉芙無奈地搖搖頭,提出現在這個家唯一欠缺的東西:「我們需要燈。」

  「贊成,要不然每次我煮晚飯時,雖然外面的爐火的光線照得進廚房,但我還是得點好幾根蠟燭才看得比較清楚。」可羅娜首先投贊同票。

  「我也是,除了剛才那種情況,好幾次拿著蠟燭爬上閣樓時,都差點燒到衣服。」雖然傷口還是非常疼痛,但巴特已經止住哭泣,略帶鼻音跟著附和。

  「哪裡有賣燈?」帝茲看著巴特滿身擦傷,伸出手拍了拍對方的頭表示安慰並且提出疑問,因為就他印象中,多米那可沒賣這種東西。

  「嗯嗯,我記得……啊,對了,月夜小鎮:羅亞。」可羅娜馬上想到前不久有在多米那看到廣告單。「好像有位賽連在賣。」

  「問題是『現在』沒有羅亞,它還沒『生』出來。」巴特馬上澆了可羅娜一盤冷水,「妳忘記我們興沖沖想去新的城鎮,卻怎麼也找不到。」

  「?」帝茲突然感到心跳加速,而且明顯到連頸部的脈搏都感到震動,但沒有維持多久,似乎是對於羅亞這個城鎮產生反應。

  莉芙注意到帝茲的不對勁,有些擔憂的叫喚:「帝茲?」

  「沒事。」帝茲朝莉芙露出個很淺的微笑,然後非常順手地把巴特抱起來。

  「!」巴特被帝茲的突然之舉嚇到,「做、做什麼啦?」

  「帶你回房睡覺。」

  「我自己,我自己走就行了!」巴特臉紅通通地抗議道,「別一直把我當小孩看待啦,師父!」

  「你現在就像小孩子,巴特。」可羅娜提著蠟燭燭台,繞過帝茲率先走向閣樓。「還是請艾斯卡迪大哥抱你?」

  「拎著走沒問題。」艾斯卡迪在一旁做出他從書堆把巴特拉出來時一樣的動作,表情還露出戲謔的賊笑。

  「我才不要咧!」知道艾斯卡迪在調侃自己,巴特臉脹得更紅,「都是可羅娜亂提議什麼,最討厭了!」

  「咧。」可羅娜向巴特扮鬼臉,繼續在前方帶路。

  「呵,巴特,你現在是傷患。」莉芙輕拍巴特的頭。「就當是在享有傷患被人照顧的特權嘛,別害羞。」

  「我才沒害羞咧……」巴特仍為自己辯解,但聲音明顯小了許多。

  帝茲將巴特安置在他和可羅娜的小床上,便退到莉芙身旁,差不多又要開始那件事了……

  「是、是──害羞的巴特。」果然,不出帝茲所料,可羅娜馬上嘲諷巴特。

  「妳吵死了!可羅娜!」

  莉芙迎上帝茲要她勸架的眼光,她微笑地聳聳肩,真是的,這兩個姊弟永遠都可以吵不完。

  「你們兩位,別吵了,睡覺吧。」

  「是──晚安。」像是事先串通好般,兩姊弟每當莉芙一勸架,馬上就和好如初,可羅娜和巴特異口同聲地向他們兩位師父道晚安。

  「晚安。」莉芙幫他們吹熄蠟燭,看著帝茲走向一樓的背影,她輕喚他:「帝茲,等一下。」

  「?」

  「你,真的沒事吧?」莉芙眼神透漏著擔憂。「你剛剛好像怪怪的?」

  「……」帝茲先是有點驚訝,但馬上就恢復平常的表情:一副人畜無害的呆臉。「謝謝妳,可能剛剛喝酒的關係,有點心悸。」

  「帝茲,不要逞強喔?」莉芙不安地走近帝茲身旁,小聲說道,「是又想起什麼了嗎?」

  「只是有點……不,沒什麼。」帝茲欲言又止,他看著莉芙的臉龐,露出抱歉的表情後,向莉芙低頭,「對不起,我現在還沒釐清怎麼回事,所以……」

  「沒關係,帝茲,沒關係的。」莉芙將自己的雙手貼住帝茲的雙頰,讓他抬起頭看自己,「不想說就不要勉強自己,但是,想說的時候,我隨時都願意聽。」

  「莉芙……」

  「只是,帝茲你啊,從以前開始就老是勉強自己,別讓自己太累了,好嗎?」

  「嗯,這點莉芙也是。」帝茲執起莉芙的手,露出溫和的微笑,再輕輕放開,「晚安。」

  「啊,嗯……晚安。」莉芙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的動作有多麼曖昧,她臉頰羞紅地看著帝茲,對方還是一臉呆樣,看來是她自己想太多了。

  回到書房的帝茲,發現艾斯卡迪並未先就寢,而是坐在書桌旁,眼神富饒意味的盯著帝茲。

  「第七之月有反應?」待帝茲將書房門扉帶上,艾斯卡迪才開口詢問。

  「跟聽到不死皇帝的反應一樣,可能那個地方跟帝國有關吧?」帝茲回想剛剛的狀況,碧綠色的瞳孔反射出妖豔的紫光,「或者對第七之月而言,有個什麼的存在,講不上來。」

  「嗯……」艾斯卡迪仔細觀察帝茲的態度和語氣,確認他沒有被第七之月所影響,「……那是個什麼城鎮,月夜……是指永夜嗎?」

  「喔喔,不愧是艾斯卡迪!」帝茲說話的同時,從裝有工藝品的袋子中取出一個類似提燈的物體,「從這個『螢袋之燈』可以感受到,那個城鎮的確幾乎是永夜狀態……而且有酒吧。」

  「是嗎?這樣的話,兩個小傢伙還是不要去比較好。」艾斯卡迪說著,嘴角也拉出完美的弧形,「既然有酒吧。」

  言至於此,帝茲也不用回應什麼,兩人四目相對,彼此都露出笑容,直接從眼神中達成共識。

■■■

  翌日,艾斯卡迪一大早就去寵物牧場整理,順便和奇波和巧可玩丟木棒遊戲,巴特在可羅娜的照顧下走到餐桌,莉芙端出已準備好的早餐擺放置餐桌上,她很快就注意到兩個小孩的身影,露出招牌笑容打招呼:「早安,兩位。」

  「早安,我剛剛從閣樓看到艾斯卡迪大哥在和奇波牠們玩。」巴特一邊說著,一邊搜尋帝茲的身影,「帝茲師父果然還在睡嗎?」

  巴特話才剛說完,帝茲便從書房走出,手裡捧著一個像花的燈台回應:「早。」

  「帝茲師父已經起床了耶?」可羅娜驚呼。

  「少大驚小怪的,莉芙師父一定剛剛有去叫醒帝茲……咦?」巴特一注意到帝茲手中的東西,不免大聲抱怨:「帝茲師父,原來你有燈啊?你早該拿出來的。」

  「不是燈。」

  「啥?」

  莉芙認出那個東西:「那是封鎖月夜小鎮的工藝品:螢袋之燈。」

  「咦咦?」兩個小孩聽到莉芙驚人發言,不禁大叫。

  「超級精緻的,這個,好漂亮喔。」可羅娜仔細地盯著螢袋之燈瞧,從低垂的花苞中,蘊含著點點光暈,像是螢火蟲閃爍著光芒。

  「帝茲師父,你怎麼會有這個啊?」巴特輕戳螢袋之燈,也不覺得工藝品有什麼稀奇之處,就是比較華麗的物品,「看起來只是造型特殊的燈。」

  「……真珠公主給的。」帝茲簡短的回答。

  「你是說真珠公主姊姊?那位穿著白色洋裝,髮色是近乎金色的棕色長髮,紮成兩條辮子,大概十五、六歲左右的珠魅。」可羅娜回想著那位白色珠魅的特徵。

  「可羅娜妳也認識嗎?」莉芙顯得有些訝異。

  「當然。」巴特補充道:「因為真珠公主姊姊老是失蹤,結果琉璃哥哥就老是跑到多米那找人,多米那的人三不五時就被琉璃哥哥問:『真珠公主在哪?』、『有沒有看到真珠公主?』,然後又不說明理由,剛開始,還被城鎮裡的住民和柏伊德警官以為琉璃哥哥是在跟蹤真珠公主姊姊,那個時候,大家都稱呼琉璃哥哥為『嘴巴很毒的跟蹤狂』。」

  「跟、跟蹤狂?」莉芙不免笑出聲響,因為實在很難讓人把嚴肅的琉璃和跟蹤狂這兩者一起聯想,不過也對,琉璃只要一扯上真珠,就完全變了一個樣。「柏伊德警官……是那位個頭小小,聲音卻十分洪亮的人吧?他好像很了解珠魅?」

  「柏伊德警官在抓一位小偷喔,叫做珊朵拉,原本是行俠仗義的小偷,專門竊取不肖商人非法得來的寶石,可是有一天珊朵拉突然開始襲擊珠魅,原本對她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柏伊德警官,也不得不認真查緝了。」可羅娜回答莉芙的提問,表情也蒙上一層哀傷,「琉璃哥哥和真珠公主姊姊也是珠魅,他們一定很不安吧,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盯上。」

  「……」莉芙不禁陷入沉默,前不久,她和帝茲才目睹珊朵拉狩獵珠魅的方式:活生生把珠魅的核刨挖下來,直接豪奪珠魅的生命,這種事情還是不應該告訴雙胞胎吧?

  「話說回來……」巴特環顧一下周遭,「帝茲師父人咧?」

  「咦?」可羅娜這也才發現原本立於她身旁的人,不知何時就不見了。

  「轟隆隆……」

  遠方忽然傳來一震微弱的迴響,似乎是什麼正在生長出來。

  「等等,咦,難道說帝茲師父已經跑出去解放城鎮了?」巴特不顧身上的瘀青痛得要命,仍一拐一拐地走到屋外探查,沒多久,便傳來巴特陣陣驚呼,「嗚喔!太神奇!」

  「什麼東西讓你大驚小……哇啊!」原本正要數落巴特的可羅娜,話才到嘴邊,便被眼前的景物給震懾住。

  那是個在夜裡的城鎮,建築物透著微弱的光芒,和它週遭的地點比起來,那小鎮簡直是自成一個天地,在白天的法˙帝爾世界中,單獨籠罩於有著淡淡月光照耀的黑夜裡。

  「羅亞。」莉芙像是早意料到,湛藍色的眼眸望著前方,雖然有些距離無法看到全貌,但她記得曾經帝國兵有進駐在此,某個隱藏的小路通往水道,帝國兵常常在那邊秘密潛入,而帝國又和帝茲有著不解之緣,莉芙直覺自己心臟像是被扭轉一樣抽痛。

  「哇哇,好棒喔!」可羅娜整張臉漲得紅通通地,興奮的表情一覽無疑,她馬上就注意到站立於住家前方不遠的帝茲。「帝茲師父!」

  原本似乎在思索什麼的帝茲,一聽到可羅娜呼喚他,立刻走向他們。

  巴特馬上黏到帝茲身側,像是貓咪一樣整個人靠在帝茲腿側磨蹭:「吶、吶,我們可以去羅亞嗎?」

  「不行。」出乎意料,帝茲快速且堅決地拒絕巴特的請求。

  「為什麼?」兩個姊弟發揮絕佳默契,向帝茲抱怨。「難得『出現』新的城鎮的!」

  「……」帝茲盯著巴特和可羅娜,尤其是巴特。

  「因為你現在正受傷,小朋友。」艾斯卡迪從牧場方向走,毫不猶豫把巴特拎起來,「再說,羅亞看起來不是幾天就可以抵達的地方,你的腳撐得住嗎?」

  「那、那等我傷養好了……」

  「還是說我可以先去?」

  「不行。」帝茲直接打斷巴特和可羅娜的期待,「羅亞太危險了。」

  「看起來一點都不危險。」可羅娜不平地嘟嚷。

  「我覺得很危險喔?如果堅持要跟著去的話。」艾斯卡迪笑咪咪地看著兩個吵鬧不休的姊弟,「你們接下來幾天會被特訓到很危險。」

  「噎?」巴特聽到艾斯卡迪的威脅,馬上就會意過來,本來還想耍賴的模樣馬上變成恐慌,想從艾斯卡迪的手中逃脫,「我我我我是傷患喔?」

  「我也沒說一定要去啊……」可羅娜連忙躲到莉芙身後尋求協助。

  「可是帝茲一個人去我也不放心,因為帝茲很容易被牽著走啊,萬一被人欺騙買了很貴的東西怎麼辦?」莉芙隱藏自己的不安,用其他理由搪塞。

  「師父是說那位奸商吧。」巴特一想到那位有著兔耳、咧著大大微笑的尼基塔,心中怨恨就擴大一點,除了之前用全部家當買了個超可怕植物生成劑,又聽說帝茲明明是護衛,不但沒有拿到報酬,還被誆騙買了贗品頭盔跟不知名特產,雖然名稱很恐怖,但是還滿好吃的。

  「說的也是,感覺帝茲師父只會精明前一秒,後一秒有什麼新奇的事情,馬上就一頭熱栽進去。」可羅娜大致猜到為什麼家中不知名雜物成堆的原因。

  「那、那就艾斯卡迪大哥跟帝茲師父一起去吧?」被拎在半空中的巴特馬上展開天真無邪的笑容,直衝著艾斯卡迪,「反正你們最近感情很好,我絕對不是不想體驗艾斯卡迪大哥的訓練喔?」

  「耶,有酒有朋友!」聽到陪同自己的同伴會是艾斯卡迪,帝茲整個大歡呼。

  「阿呆。」艾斯卡迪簡直不知道該怎麼數落帝茲。

  「酒?」聽到關鍵字的莉芙馬上察覺帝茲和艾斯卡迪的盤算,連忙出聲阻止,「你們兩個不可以一起去,至少這次不行,鐵定是想在羅亞的酒吧狂歡!先以家裡需求為主!」

  「等等,你們兩位昨天不是已經乾掉一瓶酒精濃度頗高的酒嗎?」巴特依稀記得自己在發生意外之前,進入書房那股濃濃的酒味到現在都還有印象。

  「一、一瓶?」莉芙簡直不可置信,「不是說『小酌』?」

  「是小酌啊?因為是下午喝個味道就好。」帝茲認真地點著頭,「一人一瓶。」

  「不不不,我不認為小酌是一瓶的量,而且一人一瓶是什麼酒豪發言啊?」可羅娜連忙糾正帝茲的觀念,而且她印象中昨天幫帝茲放入酒櫃的酒瓶,容量好像還是特大號的,「我覺得還是莉芙師父自己去……」

  「不能讓莉芙一個人,她受到什麼刺激可能會把羅亞給毀了。」艾斯卡迪說話的同時,另一手也拎起可羅娜,「所以,你們兩位去,我照顧兩個小傢伙。」

  「我才不會,嗚。」本來想反駁的莉芙,想到自己之前種種的前科,滿臉通紅地把話都吞回去。

  「也、也只能這樣了。」雖然可能要面臨慘無人道的特訓讓巴特哭喪著臉,但比起讓帝茲搬回一堆無用垃圾或者聽到莉芙毀滅一個城鎮的狀況都要來的好。

  「師父,如果有什麼有趣的東西要跟我們分享喔?」可羅娜因為被限制住自由,只能努力揮手和帝茲和莉芙道別。

  「啊,帝茲,買個酒給我。」艾斯卡迪說出自己的請求,就直接帶著雙胞胎返回住家。

  「沒問題,心靈酒友。」帝茲對艾斯卡迪的背影喊著。

  「你們到底是多會喝啊……」莉芙第一次這麼無言。

- - - - - - - - -

嗚嗚嗚嗚,LOM終於要重製,而且不是轉成難看的3D,我好感動啊救命!
努力唸書賺取獎學金就是要用在這一刻啊啊啊(欸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7676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聖劍傳說 Legend of Mana|衍生創作|小說

留言共 1 篇留言

Fish Yu
酒友很難找的耶?
光這一點他們就是真愛(喂)

02-21 19:26

韶雩
真的,知音難尋真愛難找,他們在一起好了(欸?02-21 23:0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scroll5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聖劍傳說LOM.岩壁上所... 後一篇:聖劍傳說LOM.精靈之光...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lys8028大家
最近出道當Vtuber拉~有興趣可以來看台聊天歐 https://www.twitch.tv/flys88028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