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RPG四期創作】『卡律布狄斯與天元』鯨與芬迪旅途雜記、補遺十

作者:鯊鯊~│2021-02-18 18:30:43│巴幣:30│人氣:136
為什麼白翼會爆炸?這個問題困擾了他一個清晨。
「所以,我們的白翼光早上就一台爆炸、一台失控撞地、一台墜機?」維修員問。
「對。」他回答。
「而且其中兩台是同一人用的?」維修員又問。
「對。」他回答。

「誰這麼有才?白翼沒有爆炸裝置,到底怎樣才能用到爆炸。」維修員。
「羅賓。」他回答。

「那就正常了,有他在,就算有鯨魚直接撞過來我也不覺得意外了。還有一台呢?」
「鯨用的。」

「那個之前在港口唱歌的冒險者?我記得她會飛不是嗎,白翼和銀雀都有自動浮空系統,除非整台失去功能,不然是要怎樣才能用到雷殘?他又不是羅賓。」維修員好奇的問。
「不知道,她摔完把白翼擺好就走了。」他說。

「啊你沒問怎麼摔的?要是真是白翼故障怎麼辦。」維修員無奈。
「當時摔得太精彩,沒人敢問。」他也無奈。
兩人腦海同時想起那名冒險者的各種傳說,諸如一吼吼壞港口鐵櫃、一掌拍爛酒館桌子、一眼讓人惡夢三天、一拍讓人住院觀察、一握握壞船上餐具、半夜像幽靈在船頂唱歌……之類各式各樣或真或假的傳說,
鯨又沉默的很,問了不回答多尷尬?如果真的開口回答說不定更尷尬,誰問誰耳朵倒楣。

「算了,我去檢查一下,免的害下一個搭的又雷殘,是哪一台?」維修員問。
「那台,天上三百六十度在轉的那台。」他比天上。

「哇伊ヾ(´◓∀◔`)ノ~」那台白翼傳來開心的喊叫聲。
「看來不用修了,白翼狀況看來很好,應該是那個叫鯨的有問題。」維修員說。

「你猜是什麼問題?」他隨口問。
「誰知道,說不定是懼高症吧。」維修員隨口說說:「帶我去看看那台爆炸的吧,在哪?」
「就,爆炸了啊。」「殘骸呢?」「就,爆炸了啊。」
「……」

維修員雖然猜錯了,但離答案也相差不遠。
當鮫站上白翼時,銀白配色的飛行機具讓她不自覺想起泰格提亞的飛騎鎧甲,也想起過往在泰格提亞數次與這台飛行機交手。

就像有能力穿飛騎鎧甲的士兵都是數一數二的戰士,能搭乘白翼戰鬥的阿斯嘉特人也都是數一數二的強者。不知道多少士兵死在白翼使用者下,她也被白翼貫穿過,如果當時不是白翼的阻攔,鮫也不會擋不下千行真我的一刀,後來也不會死了。

鮫被一刀兩斷的畫面又在腦海閃過,緊接而來的是屢屢讓她驚醒的爆炸聲與廢墟畫面,還有那活跳跳的黑髮少女身影和感覺弱弱的大地東方法師。
為什麼當時她沒有下手?為什麼她會放過他們?為什麼你們要來阻擋我們?
我們都要撤離了,為什麼你們要對那些傷者下手?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當她回過神,白翼已經斜斜的擦撞在甲板上讓她一頭狠狠撞在甲板,把甲板撞出個小洞。
她冷靜的把白翼舉起抬回原位,看管理員望著她沉默許久都不開口詢問後,她就轉身到旁邊靜靜的看著海,免得自己忍不住想砸些什麼。
直到其他冒險者陸續出來讓她感到些微煩躁,她才離開甲板來到相對沒人的船尾處。

今天她沒有衛哨班,想待多久就能待多久,她就在船尾看海思考到晚上。
自從每晚都去拉萊耶後,她就很少真正讓思緒完全放空的睡覺了,這讓她常常感覺思考混亂,也感覺思考越來越卡了。
然而她並不是很在意自己思緒清不清楚,她有很多時間可以思考,也沒有讓自己一定要保持清醒的理由,保持清醒太痛苦了不是,不是嗎?

她知道,自己對千行真我沒有到那麼強烈的恨,她知道對方是戰士,戰場……就是這樣。
就像她們當初對冒險者強襲隊伍的任務是擊敗冒險者,敵人當然也會拼命還手。
只是他剛好第一個出現在她面前,讓她牢牢記住,讓她有一個人活下去的理由罷了。

鯨知道不是他的錯,但是她無時無刻絞痛的思念又要怎樣平息?
如果一斬能斬死他,那失去恨意來源的心,會不會平息一點?
她曾經這樣想過,但知道阿斯嘉特的冒險者不會死後,這個問題又凝滯在她心裡。
我該怎麼做?

如果他道歉,自己會接受嗎?
如果他站著給自己殺,那自己會高興嗎?
殺了他,然後呢?不殺他,又要做什麼?
她不知道。

如果千行真我真的站著給她殺,那千行真我就是弱者,她不欺負弱者的。
她是騎士。

但是他們不同,就算拋棄騎士信念,她也絕對不放過他們。
麥伊.諾德特姆,還有那個不知道名子的白髮男。
就是因為遵守了騎士道鮫才會這麼慘,如果自己當時果斷一點……

她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絕對、絕對、絕對。
這次絕對不會放過!
絕對--

她忍住把欄杆捏爛的衝動轉身對大海放聲鳴叫,響亮的鯨鳴戰吼在船尾響起,讓在船尾站哨的義勇軍忍不住喊:「停!停!停!你在喊我要進醫務室了!」

鯨鳴聲嘎然而止,鯨回過頭看向站暗哨的那名義勇軍,有些手足無措又尷尬的望向他。
她張開嘴想說話但又停了下來,她想伸手表達什麼,最後卻只是僵在哪裡。

「我的天……為什麼換我值班就被攻擊,上一班才跟我說很安分的……」他揉著耳朵心中忍不住碎念:明明以前都是唱歌,為什麼今天變成吼叫。

鯨沉默地走向他,讓他忍不住微微退了一步說:「要做什麼?」
他可是聽說過這人在酒館爆走,需要一群大漢才能壓住的傳聞,而且還會噴閃電砸場子!

她從腰包勾出手機上手,默默地輸入道歉用的字句,然而在船尾待太久讓她整雙手都因為潮濕難以好好輸入正確的字,在他面前就這樣點了好幾秒的手機。
而他也只能默默地望著鯨不知道想做什麼,感受尷尬的氣息在周圍蔓延。

突然鯨猛然抬頭,目光筆直地望向大海的遠方。
她聽到了有聲音回應了她的哀傷、她的痛苦,
和她的戰意。

她只有在克萊瑪吉安給她的禮物中聽過這個聲音。這是鯨魚的聲音,她第一次真正的聽到有鯨魚回應她的聲音,不會太遠,就在不遠處而已。
她想去看牠,她從來沒有親眼看過鯨魚,她想親眼看看她所能發出的聲音,到底原本是為了跟什麼樣的生物溝通的。

不太對,不只鯨魚。
她豎起耳朵仔細的聽,耳朵不時高速顫動接收著每一分大海的聲響,巨大生物劃開海水的畫面透過各種細微的聲音在腦海構成,那巨大生物旁邊的又是什麼?很多魚魚人?往這裡來了!

她回過身突然一隻手按在他牆邊低頭看他,讓他頓時嚇的六神無主,就怕鯨下一秒把手放到什麼不該放的地方,他就得送醫務室了!

『有鯨魚。』鯨將臉頰靠向他耳邊,吃力的用氣音在他耳邊說著,讓他頓時吃驚又無言。
原來你不是只會戰吼喔?然後你靠那麼近只是要跟我說有鯨魚嗎!
鯨成熟美麗的臉龐幾乎要跟他的臉頰蹭在一起,純真的大眼睛直直地看著他。靠這麼近的距離只是為了告訴他有鯨魚,難道是……變種的告白?

『叫翡翠!』鯨見他還在發呆,語氣不由得急了起來。
叫翡翠來看鯨魚嗎?原來不是找自己看鯨魚喔。
「下次吧?現在很晚了,而且你可以自己打給她。」他可不會做這種會被尤克抓去罵的事情。

『很多魚魚人!』鯨明顯生氣了,原本還能用氣音好好說話,一個控制不好就發出了聲音,震的他一陣耳鳴只能聽見有很多魚。
很多魚就很多魚吧,你吼我幹嘛?我的耳朵啊!
下次他不站夜哨了,看誰要跟他調班……

「敵人!敵人!」她不由得急了,自己拿出房卡就要聯絡翡翠,然後也跟著他一起發楞起來。
翡翠的卡號幾號來著?
「找翡翠,快點!」她手指比著夜晚漆黑的大海,然而他只是站哨的,船隻本身精密的儀器都沒有發警報了,眼前大海什麼都沒有,他又怎麼敢聽鯨一句話就去打擾領隊。

鯨看他還在發呆後就轉身不再理他,拿出手機快速的二下兩個快捷通話鍵,發出幾聲短促鯨鳴告知自身位子,沒一會就跑來一隻背著漆黑鐵箱與重劍的機龍。

「戰鬥了。」鯨淡淡地說著,聽見指令的機龍雖然不明所以但還是盡責的高吼:「Start!Henshin--
鯨雙手放上鐵箱,鐵箱的金屬彷彿有生命般爬上她的四肢形成霧黑色的異形鎧甲,再延伸到她全身形成全身甲,最後她拿起面具般的頭盔按上面部,頭盔如同蜘蛛般攀上她的頭密合,頭盔眼部的紅膜閃出十字血芒,機龍高聲呼喊:『You are R'lyeh Knight!!』

鯨張開手示意,機龍也會意大喊:「 deformation evolution--巨鎚模式!
鏗鏘!機龍尾巴挺直密合、頭手往內一縮只露出重裝甲在外的部分,由鯨一手握住尾部舉起。
她背後張開熊熊燃燒的漆黑龍翼,詭譎的焰芒照亮了船尾。

鎧甲著裝後,神情淡然的高挑少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風格詭譎、令人為之卻步的黑騎士。
混雜金屬音的少女聲從頭盔發出:「跟翡翠說敵人來了,我先去。」

龍翅一搧,黑騎士拔地而起,他只能看著鯨就這樣飛向別艘驅逐艦的方向。
他該先通報不知道是不是烏龍的敵襲情報,還是先通報有冒險者穿武裝飛走的事情?

伴隨著漆黑的火光,沉重的黑騎士重重的砸在位於艦隊最尾端的驅逐艦甲板上。
遮蔽視線的黑色火光散去,驅逐艦上站哨的人看到的是單膝跪地的異形騎士,如果不是知道那個方向應該是自己人船艦的方向,他差點就要拉緊報了。

「你哪艘船的?」他開口問,但黑騎士卻只是說︰「要到了,站穩。」
漆黑的火焰、詭異的聲線、血腥的紅芒、詭譎的騎士甲,面前的人怎麼看都有點似敵非友的感覺,令人聯想到深潛者或是克蘇魯的風格。

噗通一聲,他看到那名騎士輕鬆吟誦短句後後手一揮,身旁流出黑水湧出一隻深潛者。
他當機立斷大吼:「敵襲--!」拉動警報的同時,舉起身旁的法杖蓄起火球術朝黑騎士和深潛者砸下去!

那黑騎士隨手將手上的巨棍往上一揮就將火球朝上打散,燦爛的火光一瞬間照亮了大海……密密麻麻的深潛者跳上甲板,巨大島鯨從遠方急撞而來,所有船艦同時打響急促的警報聲!

「Haltu。」鯨舉起手上的巨鎚對著面前大批的深潛者,然而深潛者一無所懼。
「mortigi?」在鯨身旁的深潛者與來犯的深潛者一比,就能感覺到兩邊似同類不同種。
如果襲來的深潛者可以用普通的魚人形容,那鯨身旁的就彷彿被汙染似的,全身都是疙瘩、筋肉糾結,彷彿天生就是魚人形兵器。

其中一隻深潛者直接對著鯨衝過來,鯨手上的巨鎚夾雜急遽湧現的浪潮,一招猛鯨揚尾將他狠狠打上天空,餘勁還在甲板挖了個坑。
不只是鯨的力氣遠遠大於這些深潛者,只要在有足夠水流的地方,她就能操控四周的浪潮並在周身湧現出巨浪,每一招每一式都夾雜大海之威。

她就是維爾,泰格提亞的海中霸主。
鯨發出海族語嘗試與這些深潛者溝通,幾句溝通無果後她朝後方的深潛者招手:「mi provu Vi reiru」

拉萊耶深潛者被後方的黑水吞沒,下一刻,巨大的修格斯從甲板湧現。
那是難以言狀的膠狀生物,光體型就快佔據整個甲板,如果不是刻意拉高身形,恐怕一出來就會直接溢出。
牠的表面上全是膿包狀的綠色眼睛,光看就讓人打從心底感到恐懼,如果素質不夠強,恐怕光是看到的瞬間就被恐懼給吞沒了。
而修格斯的出現,一時間讓驅逐艦上的武裝人員都快搞不懂到底敵人是誰了,心理素質不到的義勇軍光是看到修格斯的氣場就腳軟了。

隨著物理抗性極強的超巨大軟泥開始腐蝕周邊和魚人與巨大章魚角力起來,那些驅逐艦人馬還真不知道該喊:全力支援那名義勇軍戰鬥!
還是該喊:大姊你快快收了你的神獸吧,船會被你一人一獸弄沉啊……

從四面八方包圍的艦隊深潛者很快就攻入王盾號,當領頭下達命令搜尋主腦的時候,有不少知道鯨的人第一時間就想連絡她幫忙打聽情報,但找遍了王盾號都找不到人只能作罷,那又是另一個故事。

戰爭後,驅逐艦壞了三台,有一台的損壞原因聽說跟甲板、船身被大量腐蝕,大量海水侵蝕內部嚴重有關係,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總之全部怪島鯨就對了。

而鯨在戰後不知所蹤,過了好幾天才有人看到她出沒。
她本來就很少說話又常常跑到沒人的地方獨處,也就沒人在意她去哪裡。
也許她也不會說吧,對於第一次遇到外面的魚人就要和對方動手這件事情,讓她心裡有陰影這種事情。

刊頭圖繪師:多多(goo752000)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741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可拉斯尼格拉斯
哇伊ヾ(´◓∀◔`)ノ~<===這段笑出來

02-18 21:20

黑い影
如果真心懺悔,就乖乖被我殺死後不要復活了
不想復活的靈魂是不會復活的

02-21 15:32

小洛
白翼沒有爆炸裝置,到底怎樣才能用到爆炸。
都是泰克利的錯

02-21 16: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gn0232481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四期創作】【印斯... 後一篇:【RPG四期創作】【龍與...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oy55559阿彌陀佛
南無不動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5:0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