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聖劍傳說LOM.岩壁上所刻的炎之道路(3)完

作者:韶雩│聖劍傳說 系列│2021-02-08 17:51:50│巴幣:4│人氣:75
聖劍傳說Legend of MANA(28)
11.3  岩壁上所刻的炎之道路(完)

  離開陽台的帝茲等人,決定追著草人的足跡前往治癒寺廟,而琉璃對於魯貝斯的態度完全無法釋懷,沿途不斷咒罵許多穢字,精采程度讓帝茲甚至拿起筆記本做紀錄,最後被莉芙奪走毀屍滅跡。
 
  「可惡。」經過一連串謾罵,琉璃心情仍然非常惡劣,「那個修道女也是,一副什麼都懂的態度,明明我就是珠魅,卻完全不知道狀況……」
 
  「修道女……總覺得在其他地方看過,氣息非常神似。」莉芙努力想著,但是沒什麼頭緒,因為連日來的冒險,莉芙注意力都是放在帝茲身上,加上帝茲記憶甦醒的跡象已經占據莉芙大半思考,她努力回想這陣子碰到的人物,「到底是誰啊?突然想不起來……啊!」
 
  莉芙突然大叫一聲,便飛快跑進寺廟。帝茲和琉璃不清楚發生什麼事,只能立刻跟上。
 
  來到寺廟,只見莉芙坐在地上,扶著先前在此冥想的修道女,修道女眼睛緊閉,像是昏了過去。
 
  「醒醒……」
 
  「啊啊──事件!有事件發生!」
 
  莉芙正想試圖叫喚修道女,但她的聲音馬上被一道洪亮的喊叫給蓋過,帝茲先是訝異的看著走進來的人,隨後迅速用手摀著耳朵,並後退一大段距離。
 
  琉璃則是皺著眉,一臉嫌惡碎念:「又是這傢伙……」
 
  來者就是先前在多米那城鎮讓帝茲吃足苦頭,老是自說自話,嗓門大到像是在拿擴音器說話的柏伊德,琉璃的反應,也十足表現出曾經被柏伊德嚴重騷擾過。
 
  柏伊德一進來,便指著修道女大聲嚷嚷:「被害者修道女,外傷……喂!別亂碰屍體啊!讓開!」
 
  「我還……活著。」不知道是柏伊德的聲音太大,還是剛好醒來,修道女無奈的說著。
 
  「噢,真抱歉!有沒有哪裡受傷?」柏伊德關切的問道,但聲音卻大到讓莉芙皺起眉頭。
 
  「我只是被剛才跑進來的草人撞倒……」

  「嘖!」
 
  修道女話才說完,帝茲便聽到琉璃不悅的發出彈舌聲,像是在數落修道女只是被絆倒,卻一副很嚴重的樣子。
 
  但隨即,接下來柏伊德的大吼,讓帝茲不禁伸出雙手,緊捂著自己的耳朵。
 
  「什麼!是這樣嗎?這次是扮成草人……」
 
  柏伊德愈說愈生氣,帝茲三人彷彿都可以看到他頭上冒出煙來,中間大吼大叫的內容已經讓帝茲和莉芙完全聽不清楚,帝茲更是怕口水攻擊,站得老遠,琉璃也受不了這過大的音量,緊拉住斗篷遮著自己的耳朵。
 
  「珊朵拉──」
 
  叫到最後,柏伊德警官從口中忿忿喊出一個疑似人名的名詞後,便衝出寺廟,帝茲、莉芙和琉璃這才鬆了一口氣,慶幸自己沒變成聽障人士。
 
  確認完修道女沒事後,琉璃率先開口:「帝茲,去找魯貝斯吧……那個吵死人的警官曾經跟我說,有人在狩獵珠魅,我有點擔心魯貝斯被盯上。」
 
  「……」剛剛還在用超可怕的字眼咒罵對方,現在又因為可能成為獵捕目標而關懷魯貝斯,帝茲微咧開嘴,偏著頭直盯著琉璃,「……傲嬌?」
 
  「傲你——(消音)啦!你是專門惹火別人的——(消音),不要跑!」
 
  琉璃勃然大怒,嘴巴大喊一堆穢字,抽出彎刀直接對著帝茲猛砍.而帝茲在閃過琉璃第一擊之後,連忙轉身跑出治癒寺廟,琉璃緊跟在之後追殺。
 
  「那個,寺廟請保持安靜。」那位被草人絆倒的修道女,對著莉芙表達不滿。
 
  「哈哈哈……真的很抱歉。」莉芙也只能乾笑回應,她實在是無法預測帝茲什麼時候會白目,明明已經好幾次「教訓」過帝茲,指關節到現在都還在發疼,但帝茲似乎完全學不會啊?
 
■■■
 
  陽台上,強風依舊吹拂著,那火紅的人影仍然佇立……
 
  「有什麼事?」魯貝斯看著眼前的修道女。
 
  「呼呼……看來我還是不能放棄萬能藥啊。」
 
  「自己要的,就自己去做。」魯貝斯別過頭,「我不會幫忙的,況且是徒勞無功。」
 
  「真冷淡啊。」修道女眼神帶有不懷好意。「你在魔法都市的戀人,怎麼樣都無所謂囉?」
 
  「!」聽到魔法都市這關鍵字,魯貝斯正眼看著修道女,「妳為什麼知道她在哪?」
 
  「是啊,為什麼呢?」像是在玩弄已經到手的獵物,修道女刻意重複魯貝斯的問句。
 
  到此,帝茲和琉璃也剛好來到陽台,原本琉璃想要攻擊帝茲,發現氣氛不太對勁,兩人便駐足盯著修道女,沒過多久,莉芙也跟在兩人的身後抵達。
 
  修道女則是看了他們一眼,繼續面對魯貝斯,而魯貝斯整個心思全放在眼前的修道女。
 
  「妳在玩什麼把戲?」魯貝斯警戒地問道。
 
  「你不要蛔蟲布布,不要萬能藥,由我接收也無所謂?有個人正急需治療呢?治癒的火焰……」修道女無視魯貝斯的問話,繼續自說自話,彷彿正嘲弄著魯貝斯。
 
  聽著修道女說話的口氣,莉芙突然想起修道女還像誰了:那位她在梅其布洞窟遇上的綠衣女子!
 
  「帝茲,那個人是……」

  莉芙也注意到身旁的帝茲眼神轉為銳利,看來帝茲也想起那位綠衣女子,但現在,似乎不是想這個的時候,莉芙馬上將自己的注意力,放到眼前對峙的兩人。
 
  魯貝斯咬著下唇,講出違心之論:「隨妳高興。」
 
  「象徵世界的草人死掉,或為戀人而戰,對你而言都沒關係?」修道女語氣轉冷。
 
  「我和誰都沒關係……」魯貝斯轉過身,「……就算和我有關係的人,我也只能抱歉了,別逼我。」
 
  「恕難從命,我可以確定了!就讓我制裁你這毫不閃耀的骯髒石頭!」
 
  語落,修道女瞬間眼神轉為冷峻,她迅速從衣服裡抽出短刀,在這一瞬間,帝茲和莉芙注意到一道綠色閃光,跟琉璃和魯貝斯共鳴時發出的光芒一樣!
 
  「魯貝斯!」
 
  琉璃緊張的大喊,魯貝斯這才注意到修道女攻向自己,但已經來不及了,刀子已經沒入魯貝斯的腹部,血不斷地冒出來。
 
  看到魯貝斯倒下的身影,帝茲和莉芙,以及琉璃全衝向前,想擊退修道女,但卻晚了一步。
 
  「別動!再過來我可不保證我會做出什麼事。」
 
  只見修道女用血淋淋的刀子抵著魯貝斯胸口上的核,帝茲三人只好止住腳步,不甘心的瞪著修道女。
 
  「可惡……說什麼骯髒……」對於自己無法幫上忙,琉璃憤恨的握緊拳頭,那還是礦物的右手發出嘎嘎作響的聲音。
 
  「請妳住手……」看著魯貝斯虛弱的模樣,莉芙心臟跟著抽痛,為何過去的自己可以無視珠魅被狩獵的狀況?莉芙不斷自責自己。
 
  「嗚。」魯貝斯發出痛苦的呻吟,讓修道女的目光又回到自己身上。
 
  「放心,我不會傷到核的。」修道女嘲諷的笑著,「如果有聽過我的事,就會知道我不傷害核。」
 
  「妳這傢伙……妳的目的是什麼!」琉璃對著修道女怒吼,卻也對自己無法救助魯貝斯而惱怒著。
 
  「很簡單,我要你們『哭』,只要你,或者魯貝斯,兩個人任何一位哭的出來,我就饒你們一命。」
 
  聞言,琉璃和魯貝斯都陷入沉默。
 
  哭?
 
  要珠魅哭泣嗎?
 
  「妳不要太過分了!」帝茲生氣的怒吼,他不知道為什麼,但自己就是覺得,要求珠魅哭,似乎是很殘忍的事情。
 
  「……過分,是吧?說的也是,因為根本就沒有珠魅會哭了……」修道女望著帝茲,一瞬間,眼神出現一抹悲傷,「真是可惜,紅寶石珠魅!」
 
  「不要!」莉芙尖叫著,驚恐的看著修道女。
 
  但修道女在說話的同時,已經劃開魯貝斯的衣服,毫無猶豫挖出魯貝斯胸前的紅寶石核。
 
  血,順著修道女的手,滴落在地面,透著陽光像是靜靜燃燒的火。
 

  「呼呼……還活著啊?不愧是輝石之座的珠魅。」修道女望著仍在地面喘息的魯貝斯,她手上的紅寶石核仍閃耀著光芒。「『希望之炎』……終於得手了!」
 
  「妳!」
 
  琉璃抽出彎刀,衝向修道女,想把魯貝斯的核搶回來,但修道女利落地向後跳,躲開琉璃的攻勢。
 
  「!」原本是認為自己沒有遭受攻擊,但被劃開頭紗和臉頰流下來的血跡,讓修道女注意到帝茲不知何時已經舉起武器,「哎呀,好嚇人,不過就是石頭而已。」
 
  「我們才不是石頭!妳開什麼玩笑?」
 
  「是石頭啊?不會流淚的石頭。」修道女輕笑著,但說出來的話也讓琉璃臉色鐵青,「哇,好可怕的表情,你們明明就不會悲傷啊?」
 
  「那明明就是同伴!我饒不了妳!」
 
  「你們是抓不到我的。」
 
  琉璃憤怒地大吼,向前想抓住修道女,可是對方早就是破琉璃的動作,向是蜜蜂在戲弄花朵般,先是用手指輕點琉璃身過來的手背,隨後以此當支點一躍而上,並且在半空中將斗篷脫去丟向帝茲和琉璃,帝茲直接用武器切開斗篷之後,已經不見修道女的蹤影。
 
  而帝茲在針對修道女的同時,莉芙已經來到魯貝斯身旁確認他的傷勢,但血流不止的情況,讓莉芙不自主的顫抖著,因為她知道珠魅是特殊的種族,一般治療對他們而言根本無效,可是莉芙不想放棄,仍然嘗試用大氣的瑪那去修復傷口,結果效果不彰,那缺口根本沒有癒合的跡象。
 
  「帝茲……魯貝斯的傷口……」
 
  聽到莉芙求助的話語,帝茲連忙轉身蹲到莉芙身邊,單手搭著莉芙的肩膀,另一手則直接案壓在魯貝斯胸膛的傷口,企圖減緩血的流失。
 
  突然,柏伊德莽撞地衝進來,看到這等情形,便指著帝茲和莉芙大叫:「啊啊啊!兇手!你們兩個!誰是珊朵拉?自己自首!」
 
  「不是他們!」琉璃怒吼回去,他實在沒那個心情陪柏伊德瞎起鬨。「是修道女!」
 
  柏伊德原本懷疑琉璃說的話,但當他一看到琉璃胸口上的寶石,他馬上理解狀況,這也柏伊德氣得大叫:「可惡,寶石小偷珊朵拉!那個變裝名人……又被她給逃了!」
 
  說罷,柏伊德便氣呼呼跑離,而此時,魯貝斯像是想說什麼,不斷喘息著。
 
  「嗚……琉、琉璃……不要讓別人……知道你是珠魅……」
 
  「不要說話!魯貝斯!」琉璃連忙蹲到魯貝斯身旁。
 
  「我……很抱歉……黛、黛安……拜託了……」魯貝斯斷斷續續的勉強說著。
 
  「黛什麼?你再說一次!」琉璃擔憂地握緊魯貝斯的手,他發覺魯貝斯的呼吸愈來愈微弱。
 
  但即使琉璃追問著,魯貝斯也像是聽不到般,他半睜著眼看著帝茲和莉芙。
 
  「帝茲……莉芙……拜託……琉璃,拜託你……們……別哭。」
 
  「好的……」
 
  莉芙紅著眼眶答應魯貝斯,帝茲也堅定的點點頭,看著兩人,魯貝斯嘴角勾起一絲微笑。
 
  謝謝。
 
  未能說出口的道謝,只能由唇語辨別。魯貝斯的身體突然由胸部的傷口,出現血痕,隨即化為片片的碎片,就像是寶石瞬間碎裂般,最後化為粉塵,消散在大氣之中。
 
  「可惡……」琉璃憤恨的仰頭看著天空吼道,「混蛋!什麼爛狗屎!為什麼好不容易找到的同伴……」
 
  說著,琉璃原本緊握到出血的拳頭,朝著石壁揮舞,卻被帝茲阻擋下來,看著帝茲擔憂的神情,琉璃整個胸口就像是被掏空般難受,可是就是無法流淚,就是沒有辦法感受到悲傷,那是珠魅的詛咒,為了不讓自己削弱生命去治癒同族的自保機制,反而成了滅絕的原因之一。
 
  「我不懂啊,帝茲。」琉璃啞著聲音,抓著帝茲的紅巾,像是要尋求答案,「明明胸口這麼難受,明明像是失去什麼重要的東西,我能感受到的卻是憤怒大過一切……我不懂什麼叫傷心……為什麼珠魅沒辦法流淚?」
 
  帝茲無法解釋理由,他沒有記憶,而常常在他腦袋說話的聲音此時又安靜過分,帝茲此時只感到珠魅這種族,虛幻到脆弱不堪。
 
■■■
 
  寺廟裡,柏伊德不斷地踱步走著,神情滿是嚴肅,稍早之前,柏伊德已經向帝茲、莉芙和琉璃解釋珊朵拉是一位專以珠魅的核為目標的小偷,在犯案前,都會向被害人發出預告信。
 
  「寺廟收到預告信,上頭寫著『希望之炎,就此收下』,我以為,她指的是寺廟的火焰。」柏伊德深吸一口煙,然後重重的呼出。「我完全沒有想到,她指的竟然是魯貝斯先生的核,寺廟方似乎也不知道魯貝斯先生是珠魅……看來他刻意隱瞞自己的身分,沒想到還是被盯上了。」
 
  「所以魯貝斯才要我不要讓別人知道我是珠魅……」理解魯貝斯的冷漠是為了保護,琉璃握緊拳頭,他仍對自己無法救助魯貝斯而自責著。「有沒有我幫得上忙的地方?」
 
  「你願意幫我搜查嗎?」柏伊德驚訝的看著琉璃。
 
  「當然!」琉璃看著帝茲和莉芙,「你們呢?」
 
  「不可能置身事外了吧?」
 
  帝茲和莉芙馬上同意的態度,換來琉璃一抹笑容和感謝的行禮。
 
  「那太好了!城鎮的情報就由我來搜尋。」柏伊德用煙斗指著帝茲三人,「你們就去城外,前不久有人目睹草人往瀑布的方向走去,如果珊朵拉同你們說的,對蛔蟲耿耿於懷,她一定會去找草人的。」
 
  「我懂了。」琉璃明白現下要找到珊朵拉,就必須先找到草人。「帝茲、莉芙,我們出發吧。」
 
  「琉璃,先等一下。」莉芙覺得必須要把敵人的面貌告知琉璃,以防止琉璃之後被突擊的可能性,「你有印象你在梅其布洞窟找真珠公主時,有位穿綠色旗袍的女性?」
 
  「妳怎麼會知道?」琉璃印象中莉芙並沒有參與其中,他狐疑地盯著莉芙。
 
  「因為我那時候跟在你們之後……」
 
  「莉芙是跟蹤ㄎ……咳!」查覺到濃厚殺氣,帝茲連忙阻止自己原本想要講出來的詞,「莉芙的意思是,那個人是珊朵拉?」
 
  「我想不會錯的,雖然瑪那的氣息一度混亂讓我有點懷疑。」莉芙知道自己已非全盛時期的狀態,但還是比起其他人還來得敏銳。
 
  「我知道了,我也會要真珠公主注意這個人。」琉璃本來就對不明人士異常警戒,他同意莉芙的話,「我們先追趕草人,時間緊迫。」
 
  「嗯。」
 
  循著柏伊德指示的路線,帝茲、莉芙和琉璃來到通往瀑布的試練之道,在對守路口的修道女解釋原因後,修道女便允准帝茲他們進入。
 
  一進入試練之道,莉芙便注意路面有一片片的葉片,像是記號般,朝道路深處延續,三人也沒多想,一路上便跟著葉片行走。
 
  或許是因為魯貝斯的死亡太過震驚,三人一路上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專注於追蹤草人散落的葉片,和快速解決怪物們的突擊,帝茲一行人用最快速度通過了瀑布,來到有著巨大鳥巢的斷崖位置。
 
  「來,這就幫你治好。」
 
  「嗯……」
 
  只見修道女從懷中拿出一個墜飾,和草人不知在說些什麼,草人倏地躺平在地面,琉璃見狀,便衝向前。
 
  「珊朵拉!」
 
  「嘖。」發現帝茲他們的到來,珊朵拉不悅的發出響音。
 
  「妳跑不掉的!珊朵拉!」隨後,柏伊德也跑了過來。
 
  或許是沒必要,珊朵拉十分乾脆的卸下修道女的裝扮,脫下袍子,恢復她原本的模樣。
 
  「果然是妳。」莉芙緊盯著眼前穿著綠色旗袍的珊朵拉,「之前在多米那和我打聽真珠公主的下落,也是想對她不利嗎?」
 
  「呵,妳認為呢?」珊朵拉露出撫媚的笑容,看準鳥巢裡的巨鳥準備起飛,她拿出掛勾,「誰也抓不住我……再會了,各位。」
 
  話一說完,珊朵拉便丟出掛勾,跟著巨鳥飛離,柏伊德的下巴簡直要掉到地面,氣到暴跳如雷。
 
  「坎庫鳥……嗚喔!」
 
  柏伊德大叫著,不放棄的追上前,卻被躺在地面的草人給絆倒。
 
  草人睜開眼睛,先是撫著自己的肚子,然後高興的歡呼著:「耶!肚子不痛了,不痛了!」
 
  看到草人高興的模樣,柏伊德遷怒的朝草人頭頂一擊:「高興什麼?笨蛋!」
 
  「嗚嗚……」不了解事情真相的草人,只抱著頭,無辜的縮在一旁。
 
  「又一位珠魅遭殺害了。」柏伊德喃喃自語的唸道,當他注意到琉璃凝重的臉龐,便發現自己失言,連忙轉移話題。「不管怎麼說,感謝你們的幫忙,這個……就當作謝禮吧。」
 
  帝茲只是無言的接下柏伊德所贈送的金屬原料,莉芙則是擔憂的望著琉璃。
 
  「寶石小偷……珊朵拉!以我之名,絕對要把妳逮捕歸案!」
 
  柏伊德像似宣示般說著,而琉璃,除了緊握著自己的手,還是緊握著……
 
  之後,柏伊德在告知治癒寺廟整個騷動過程後,便衝衝忙忙的離去,琉璃則是站在之前魯貝斯常駐足的平台,任由風吹拂他的斗篷,帝茲和莉芙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安慰或找話題,只能待在不遠處安靜陪伴。
 
  「琉璃如果想跳下去的話,這個距離我還有點把握救得到。」看著琉璃孤單的背影,帝茲認真地說著。
 
  「帝茲,你實在是……」原本莉芙想再度痛擊帝茲腹部,但是她這次改擰住帝茲的臉頰,用力扭轉,「……你到底會不會看場合講話啊?」
 
  「口素這素失話(可是這是實話)。」被莉芙拉著臉皮,帝茲只能口齒不清地解釋。
 
  「你們在做什麼啊?」琉璃有點不可置信地看著帝茲和莉芙的互動,「我不知道你們是情侶關係……還以為只是同伴。」
 
  「不不不,什麼情侶?沒有!我們就只是舊識!」
 
  聽到琉璃的發言,莉芙連忙停止對帝茲的攻擊,鄭重表示自己和帝茲沒有其他什麼可疑關係,而帝茲無辜地站在一旁撫著被捏得紅腫的臉頰,煞有其事地用眼神示意琉璃不要再追問下去。
 
  「這樣……我只是想說,謝謝你們。」或許是接受到帝茲的警告,亦或琉璃尚未平復失去同伴的心情,決定和帝茲以及莉芙道別。「我想繼續找我的同族,至少在他們尚未遭受珊朵拉的毒手之前,所以我先離開了。」
 
  「琉璃……」莉芙想說些什麼,但話就像哽在喉嚨般,說不出口。
 
  「我也會幫你找尋的。」帝茲向琉璃約定。
 
  「謝謝……」
 
  琉璃低下頭,過了一會,便獨自離開格特,看著琉璃逐漸隱沒的背影,莉芙嘆口氣。
 
  「回家吧,帝茲。」
 
  聽到莉芙這麼說,帝茲不解的望著莉芙問道:「不去找達娜艾?」
 
  「不了……現在找達娜艾,我也沒有心思。」莉芙撫著小指上的戒指。「而且離家這麼多天,有點擔心可羅娜和巴特會不會又調皮搗蛋惹火艾斯卡迪,況且從這邊回去也要花上幾天時間。」
 
  「嗯,說的也是。」雖然是同意莉芙說法,但帝茲完全不擔心雙胞胎會對艾斯卡迪做出什麼事情,反而應該說相反。
 
  帝茲和莉芙,整頓一下裝備,便朝家的方向走去,而格特的風,依舊吹拂著,像是在傳遞什麼訊息般,不斷的,一陣又一陣。
 
- - - - - - - - -

我盡力了(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6521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聖劍傳說 系列|世紀精選系列 聖劍傳說|衍生創作|小說|繪圖

留言共 1 篇留言

綠芙*碧藍自耕農
珠魅的故事真的很沉重,不管是寶石小偷或是隱姓埋名的魯貝斯,其實各自都有想要守護的事物。

02-09 21:19

韶雩
其實三大線都超級沉重的,都是在探討生命的意義,還有羈絆,其實他們的目的都一樣,只是用不同的方式去實現罷了02-09 22:1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scroll5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聖劍傳說LOM.岩壁上所... 後一篇:聖劍傳說LOM.精靈之光...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7d7ffgkt有在用YT跟FB的人
不要相信未來實驗室的廣告:https://forum.gamer.com.tw/C.php?page=1&bsn=60076&snA=6306862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4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