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聖劍傳說LOM.岩壁上所刻的炎之道路(2)

作者:韶雩│聖劍傳說 系列│2021-02-08 17:24:05│巴幣:2│人氣:60
聖劍傳說Legend   of   MANA(27)
11.2   岩壁上所刻的炎之道路

  在一個高聳的平台上,草人躺在上頭焦躁地扭動,不斷喊著:「唉呦……好痛喔!拜託快想想辦法啦!」
 
  「別動,讓我看看……」方才的修道女,將手押放在草人的肚子上,像是在找尋什麼,隨後便驚呼出聲。「不會錯的,這是蛔蟲布布!可以作為萬能藥的材料!」
 
  「噫!快幫我弄掉!」雖然草人不明白修道女的意思,但肚子裡有蟲的事實,還是讓草人哇哇大叫。
 
  「當然……萬能藥對於那些正遭受疾病困苦的人們,可是一大福音啊!」修道女伸出手,「來,讓我幫你把葉子撥開,取出布布就行了。」
 
  「我不要!」一聽到需要撥開葉子,草人先是一愣,然後表情逐漸轉為恐慌,飽受驚嚇地逃開。
 
■■■
 
  穿過右方地小徑,帝茲等人便立足在一個巨大岩窟之下,乍看像一個大型落地窗框,底下的岩石則是向外延伸形成一個寬廣台階,周遭運用岩石本身打磨,並且在廣大的平台挖出數個淺坑,形成簡易的桌椅,在此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將斷崖城鎮格特的風景盡收眼底,的確就有如露天陽台般的地形。
 
  「喔喔,好帥,把房屋二樓改建成這樣好了。」帝茲看到眼前的景色,雙手抱胸,非常認真決定要把家裡重新裝潢。
 
  「那樣的話,可羅娜和巴特要睡哪邊啊?」莉芙馬上否決帝茲的想法,而且禁止他執行,「住家旁邊的大樹爬上去就有一樣的效果啊?」
 
  「莉芙,這真是超棒的建議。」帝茲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兩眼發光,雙手直覆蓋住莉芙的手,並拉往自己的唇前,以表示感動的心情。
 
  「太、太近了啦!」指尖感受到帝茲的氣息,莉芙奮力抽出自己的手,尷尬地往陽台深處走去,這才發現前方不遠處有狀況,「帝茲。」
 
  「我不要!」草人驚恐地大喊,並且迅速逃竄。
 
  「啊……」
 
  逃跑的草人,剛好和帝茲、莉芙以及琉璃擦肩而過,莉芙不安地看著跑走的草人,神情滿是擔憂;而帝茲,則是注意到待站在原地的修道女,嘴裡似乎在呢喃些什麼。
 
  「真是可惜,布布挺值錢的呢……」修道女的聲音透漏一絲惋惜,「不過,魯貝斯大人似乎也需要萬能藥。」
 
  聽到魯貝斯的名字,在後頭的琉璃馬上走道修道女面前質詢:「妳說魯貝斯怎麼了?」
 
  「嗯?沒什麼啊。」被面紗包覆住臉龐的修道女,實在難以讓人察覺她在想什麼,修道女看著琉璃,「我只是說,魯貝斯大人很喜歡在這邊吹風。」
 
  琉璃狐疑地盯著修道女,他總覺得哪裡奇怪,卻又說不出是什麼感覺,最後只好作罷轉身走向帝茲。
 
  「喂,帝茲,再去找那位叫魯貝斯的人。」琉璃青色的瞳孔注視著自己胸前的核,「有件事……想確認一下。」
 
  「我也很在意草人的狀況。」莉芙在聖域從未看過草人如此驚慌失措的模樣。
 
  雖然對眼前的修道女感到不安,但帝茲仍是點點頭,沒多說第二句話,便邁開步伐,回頭找尋魯貝斯,但是離開的三人,卻沒有注意到背後的修道女,用著不懷好意的眼神,打量著他們……
 
  走回原來的叉路,魯貝斯仍然站在那邊沉思,莉芙急忙跑向前。
 
  「又怎麼了?」不等莉芙開口,魯貝斯率先發問。
 
  「那個,魯貝斯,你有看到剛才那位草人嗎?」
 
  「往寺廟跑去了。」魯貝斯簡短的回答,當他灰色的眼珠迎上琉璃時,表情瞬間轉為淡陌,「沒事的話,別打擾我了,可以嗎?」
 
  聽到魯貝斯的逐客令,原本想問話的琉璃表情出現出不悅,扭頭便走向寺廟,而莉芙也因為擔心草人的情形,便跟著琉璃走向寺廟,帝茲,則仍留在原地,碧綠色的眼眸充斥著悲傷。
 
  魯貝斯感到有著些許慍火,沉著聲音問帝茲:「你那種眼神,是什麼意思?」
 
  「……孤獨。」
 
  「啊?」對於帝茲沒頭沒腦的答案,魯貝斯困惑地盯著帝茲。
 
  帝茲碧綠色的眼睛像是陷入過去的記憶中而失了焦距,他露出一抹苦笑,小聲地喃喃自語:「珠魅……都是這麼孤獨嗎?飽受戰火和背叛,最後只能這樣活著,像個破石頭。」
 
  「!」聽到帝茲這麼說,魯貝斯神色驚慌起來,但隨後,他咬緊下唇別過頭,阻止自己繼續追問帝茲。
 
  「可憐的珠魅。」看著魯貝斯的反應,帝茲只是露出嘲諷的微笑。「我是……『第七之月』。」
 
  第七之月!
 
  魯貝斯驚訝地望著帝茲,怎麼可能?第七之月……怎麼可能還活著?魯貝斯搖著頭,企圖否認掉帝茲說的話。
 
  帝茲身形一晃,像是從夢中突然醒過來一般,他納悶地撫著自己的額際:為什麼自己剛才會說出如此奇怪的話?而且,有種奇怪的感覺,就像是以前,當自己拔劍面對敵人時,那種必須殺死對方的異樣感是一樣的,本來,已經許久沒有這種情形,為何現在又出現了?
 
  「你……」
 
  當帝茲發現魯貝斯正用驚訝的眼神看著自己,碧綠色的眼眸下意識避開那詢問的眼光,帝茲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般回問:「怎麼了?」
 
  「!」
 
  魯貝斯警戒地看著眼前的帝茲,現在這副表情,彷彿和幾秒鐘前的帝茲完全是判若兩人:剛才,是自己在幻想嗎?實在無法相信,但是,對於自己眼前的帝茲,還有剛才離去的少女,有股莫名的熟悉,但那是不可能的……因為「那兩位」,早在戰爭中消失了。
 
  想至此,魯貝斯閉上眼。反正,一切已經和自己沒有關聯了,「那兩位」是否真的還活著,也不關自己的事。
 
  「怎麼了嗎?」帝茲再一次的詢問。
 
  「沒事,趕快去你同伴那裡。」魯貝斯低下頭,表情又回到之前漠然的模樣,「別煩我。」
 
  「你的同伴呢?」帝茲不抱期待,淡淡地問著魯貝斯。
 
  無言,也沒有反應,回應帝茲的,只有格特特有的強風,呼嘯的風聲,迎面吹來的觸感,若是平常的帝茲,他會十分享受這種平和感覺,如今,只有孤寂的感覺包圍著。
 
  別過頭,帝茲也不再說什麼,轉身走向治瘉寺廟的方向。
 
  灰色的瞳孔,看著少年離去的背影。
 
  同伴?呵……真諷刺。
 
  魯貝斯皺著眉,他已經不知道有多久的時間,同伴這個字到底還有什麼意義,他……他們……還有所謂的同伴嗎?
 
  突然一個陣風,伴隨異樣的聲音在魯貝斯背後響起,魯貝斯轉過身來,看到一張白色的紙卡,他望著有些時間才伸手撿了起來,臉色也愈來愈凝重。
 
  「這個……該不會……」
 
■■■
 
  來到治瘉寺廟的帝茲,只看到一臉不耐煩的琉璃,和無奈的莉芙站在寺廟門口裡側,帝茲好奇的走上前。
 
  「啊,帝茲。」莉芙率先注意到帝茲,半伸著手和帝茲打招呼。「怎麼這麼慢才來?」
 
  「沒什麼,想點事情罷了。」帝斯似乎沒有打算告訴莉芙剛才的事情,怕莉芙又過度擔心,他走到琉璃身旁,「你們怎麼不進去?」
 
  「自己看。」琉璃雙手橫放在胸前,他不悅地用下巴點向寺廟裡頭。
 
  順著琉璃的指示,帝茲視線轉到寺廟裡頭,只見一位修道女,安靜跪坐在長椅上冥想,唯一格格不入的,便是在修道女的旁邊,有位正哭爹喊娘,嚎啕大哭的草人。
 
  「嗚啊啊啊──」草人抱著肚子怪叫著。
 
  「安靜。」修道女對於草人的哀叫,不悅地制止。
 
  「拜託!好痛喔!」草人苦著臉叫著,「幫我把布布拿掉啦!」
 
  「靜下心來,用心來感受世界就不會痛了。」即是草人不斷叫嚷著,修道女閉著眼睛平靜的說道,連眉毛都沒抬一下。
 
  草人看到修道女完全不看自己一眼,懷疑眼前的修道女沒有聽到自己的哀求,於是跑到修道女的另一側繼續叫嚷著:「幫我拿掉啦!」
 
  「冥想,解放心靈。」修道女像是自說自的,完全無視草人。「一切都是由心靈掌控著。」
 
  「嗚哇哇──誰能幫幫我啊?」草人整個表情都垮下來了,最後哭著跑出去,還稍微撞偏了帝茲,當然,伴隨著更慘烈的嚎叫。
 
  「又跑掉了……」帝茲看著草人的背影。
 
  「我們趕快追上去吧,帝茲。」莉芙馬上提著長槍走出寺廟。
 
  「莉芙?」帝茲連忙伸手抓住莉芙,「都來到寺廟了,不去找找看達娜艾嗎?」
 
  莉芙停下腳步,望著帝茲,視線轉到自己小指上的戒指,莉芙搖了搖頭說:「草人的事比較急……而且,事後再來找達娜艾也不遲啊?」
 
  「嗯。」帝茲看向身旁的琉璃。「琉璃,不好意思,本來說要幫你找夥伴的……」
 
  「哼,反正現在也沒什麼線索,陪你們到處晃,說不定會有什麼意外的情報。」說著,琉璃便邁開大步,「要追草人就快點!」
 
  聞言,帝茲和莉芙兩人點點頭,便跟著琉璃,跑向剛才草人離開的方向,三人來到叉路,魯貝斯已經不見蹤影,卻隱約聽到草人的聲音從陽台的方向傳來,三人互看對方,便像是事先說好般,非常有默契地跑往陽台。
 
  一到陽台,果然看到草人蹲在先前說要幫草人取走蛔蟲的修道女旁哀呼著,不過這次多了魯貝斯站在崖旁。
 
  「嗚嗚……好痛。」草人哭喪著臉悲鳴,「不要剝我葉子……幫我取走布布。」
 
  修道女拍拍草人的頭,輕聲說著:「嗯,剛才真抱歉,現在馬上治療你……到這邊來。」
 
  「好。」草人點點頭,便跟著修道女走至魯貝斯面前。
 
  「魯貝斯大人。」
 
  修道女看著魯貝斯,魯貝斯便走近草人,草人也不安的躺下來。
 
  陽台上刮著強風,眾人的衣物隨之擺舞,剎那間,琉璃注意到魯貝斯胸前似乎閃著光芒,熟悉的光芒……
 
  「嗚!」
 
  本來乖乖躺下的草人,突然又彈跳起來,似乎還是怕魯貝斯會剝下自己的葉子,修道女見狀,便過去安撫草人,等草人又躺下後,修道女便用眼神暗示魯貝斯,示意他趕快取走草人身上的蛔蟲。
 
  看到在地面不安扭捏的草人,原本伸出手的魯貝斯像是發現什麼異狀,手硬生生停在半空中。
 
  「等一下……」
 
  修道女望著魯貝斯遲疑的模樣,冷笑出聲:「猶豫不決是不行的喔,魯貝斯大人,你這樣要怎麼拯救變為石頭而沉睡的戀人?」
 
  變成石頭而沉睡的戀人?
 
  聽到修道女的話,帝茲微張著嘴,弄不清楚修道女的意思,反倒是琉璃,青色的眼睛變得更為堅定,似乎是確定了什麼事情一樣。
 
  「……說的也是。」遲疑了一會兒,魯貝斯再度伸出手。
 
  「鬼──惡魔──妖魔鬼怪!」
 
  大概是時間拖太久,讓草人太害怕了,草人哭著跳起身,嘴裡叨念著一堆奇怪名詞,又跌跌撞撞的跑離現場。
 
  「哎呀,看吧,被逃走了。」修道女有些興災樂禍地說著。
 
  「我不想傷害人。」魯貝斯背向修道女,喃喃念著,似乎不在意未能取得蛔蟲。
 
  「那種想法能守護誰?」修道女走到一旁,倚靠著岩壁。「太天真了。」
 
  魯貝斯並未回答,他不經意地發現在不遠處的帝茲等人,下一刻卻閉上眼,像是陌生人般,不理睬他們。而修道女則是注意到魯貝斯這細微的動作,她瞄了一下身後的三人。
 
  「生存就像在險峻的岩壁開鑿道路一樣……心中的『希望之炎』消滅的話,是怎樣也無法到達終點的。」修道女繼續說道,然後轉頭看向帝茲三人,「你們也是這麼想吧?」
 
  突然的詢問,讓帝茲和莉芙不知道該說什麼,琉璃卻直接走向魯貝斯,見狀,帝茲和莉芙也跟上前。
 
  「魯貝斯。」
 
  琉璃沉聲叫喚著魯貝斯,而魯貝斯也終於正眼看著琉璃,他一眼就看到琉璃胸前耀眼的青色寶石,自己的胸口也閃出一道紅光,這才輕說出口:「你也是珠魅啊。」
 
  「果然……我就知道你也是!」琉璃的聲音激動起來,似乎對於找到同伴而興奮著。「我是天青石核的騎士──琉璃,你是紅寶石的珠魅吧!」
 
  「不要說出來!會被襲擊的,你不知道嗎?」魯貝斯大聲的斥責琉璃,這讓帝茲、莉芙和琉璃都嚇到,停頓了一會兒,魯貝斯才繼續開口,「那麼,你想做什麼?」
 
  「對於剛才的事,抱歉。」琉璃非常乾脆地道歉,聲音轉小,「我想要問你,要不要一起找同伴?」
 
  「……」魯貝斯視線望向遠方,「……找到又如何?」
 
  「當然是住在一起。」琉璃對於魯貝斯這麼問,而感到不可思議。「同族的人住在一起是理所當然的吧?」
 
  「哼,別笑死人了!」魯貝斯聲音充滿極度憤恨。
 
  「魯貝斯?」莉芙察覺事情似乎有所不對勁。
 
  「年輕的一族……你以為珠魅滅亡是什麼原因?外敵嗎?」魯貝斯皺著眉,露出十分痛苦的表情,「珠魅就是因為同伴的背叛,才會滅亡!」
 
  「!」
 
  魯貝斯突如起來的宣言,讓帝茲、莉芙以及琉璃陷入了沉默,修道女不知是否因為有聽聞道他們四人的對話,只是靜靜地望著遠方,整個陽台的聲音,只剩風聲。
 
  沉重的安靜,持續了一段時間。
 
  琉璃怎麼樣都不能相信,魯貝斯剛才說的實情,青色的眼眸堅定地看著眼前的魯貝斯。
 
  「同伴都不相信同伴了……你還能信任誰?其他種族嗎?」琉璃的聲音因為憤怒而微微顫抖著,「不要告訴我你認為我們的核,只是顆裝飾用的寶石!」
 
  對於琉璃的反應,魯貝斯只是閉上眼睛,像是在逃避般:「……我誰都不信了……」
 
  「!」琉璃對於魯貝斯這般消極的態度感到生氣,他氣憤地轉身背對魯貝斯,大聲叫嚷著。「帝茲、莉芙!這傢伙的事,也不需要告訴真珠公主了……因為,我沒有找到夥伴!」
 
  聽著琉璃最後一句話,幾乎是勉強從齒縫中併出來,帝茲和莉芙也都不好過,雖然對於珠魅滅亡的原因感到訝異,但他們並不想看到琉璃和魯貝斯,這兩位珠魅變成如此局面。
 
  想至此,帝茲便想和魯貝斯談談,企圖看能不能讓魯貝斯再考慮一下,不料,帝茲才剛踏出一步,便被琉璃制止。
 
  「帝茲!我說了,這裡沒有夥伴!不要浪費時間。」
 
  面對琉璃的怒氣,莉芙嘗試打圓場:「但是琉璃……」
 
  「夠了!」琉璃惡狠狠地瞪魯貝斯,轉身便要離開陽台。
 
  「弱肉強食,生存之道……大家都太天真了,都想不傷害任何人的情況保護別人。」修道女在琉璃要離開之際,突然訕笑道。「你是這麼想吧,騎士先生?」
 
  「!」修道女的話,讓琉璃停下腳步,「妳是什麼意思?」
 
  「這個嘛……什麼意思呢?」修道女聳聳肩,不再說第二句話。
 
  琉璃警戒著修道女,帝茲和莉芙雖然沒有什麼動作,但他們隨時在注意,要是修道女有任何動作,他們馬上會保護琉璃和魯貝斯。
 
  「走了,帝茲。」琉璃似乎不想理會修道女,「你們不是擔心草人的情況?」
 
  「嗯……」帝茲隨口應答琉璃,接著又看著魯貝斯,他也非常在意這位修道女:為什麼她會稱呼琉璃是騎士?
 
  莉芙見狀,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她知曉帝茲並不想琉璃這麼乾脆就放棄魯貝斯,但現在,也不是說服琉璃的時候。
 
  「帝茲……先走吧。」莉芙扯著帝茲綁在肩上的紅絲巾,「好嗎?」
 
  察覺莉芙的意思,帝茲也只能點點頭,和莉芙以及琉璃離開陽台,帝茲三人離開後不久,修道女也離去,只留魯貝斯一人,讓風吹拂混亂的心思──
 
  不再相信,也不想相信……更不奢望能相信。
 
  自從那天,珠魅毀滅那天,魯貝斯便不想再對任何事有所冀望,就連同族的人都能背叛的話,那還有什麼能相信?
 
  但是現在,這份奇怪的感覺是什麼?
 
  魯貝斯單手壓著胸口,紅色的寶石正發出耀眼的光芒。
 
  自己的核在呼應著夥伴嗎?他內心還是相信著夥伴?相信著那位名為琉璃的年輕珠魅?也相信,不一樣種族的帝茲以及莉芙?
 
  魯貝斯搖了搖頭。
 
  夠了,不要再去想……就這麼繼續封閉自己!為了不再連累他人,為了不要再有任何人受傷,為了保護僅存的珠魅同伴,他不想關心任何人,不要,就算被戲稱為破石頭也無所謂。
 
  想至此,魯貝斯感到胸口莫名的疼痛,彷彿被人扭緊一般,如同失去什麼般的痛苦。他閉上眼睛,逼迫自己忽略這感覺。
 
  因為,只要珠魅不再復甦,就不會再被滅族……
- - - - - - - -

這是一個不斷跑來跑去切換場景的事件,
我是很想搞笑,但歡樂不起來(遮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651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聖劍傳說 系列|世紀精選系列 聖劍傳說|衍生創作|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scroll5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聖劍傳說LOM.岩壁上所... 後一篇:聖劍傳說LOM.岩壁上所...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23193261剛好看到的你
祝大家有個好夢~很讚的週末~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