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聖劍傳說LOM.岩壁上所刻的炎之道路(1)

作者:韶雩│聖劍傳說 系列│2021-02-08 16:58:47│巴幣:2│人氣:51
聖劍傳說Legend of MANA(26)
11.1 岩壁上所刻的炎之道路
 
  稍稍離開家門沒多久,應該說根本才踏出門檻,莉芙臉上就蒙上一層陰影,眉梢也跟著皺起,步伐根本趨近於停止般緩慢,直到迎上前方有一段距離的帝茲似笑非笑的面孔,莉芙雙頰瞬間刷紅,連忙調整腳步跟上。

  「不知道他們三個有沒有問題?可羅娜和巴特年紀還小,又這麼愛惡作劇,萬一踩到艾斯卡迪什麼逆鱗的話……或者根本水火不容,會把家裡弄到天翻地覆什麼的……艾斯卡迪也不至於把他們當作士兵來訓練吧?」果不其然,莉芙開口就是雙胞胎,儼然是過度保護孩子的母親。
 
  帝茲只是露出淺淺的微笑:「沒問題的。」
 
  「說的也是,艾斯卡迪雖然看起來很冷漠,但其實人還不錯,希望只是我擔心過度。」莉芙將左手置於唇前,看著小指上,雕工精緻的木質戒指,「希望達娜艾已經回到治癒寺廟了……」
 
  「治癒寺廟?」帝茲眨著他那碧綠色的大眼,好耳熟,怎麼他好像在哪有聽過,「艾斯卡迪在熱帶雨林也提過……他和達娜艾不會認識吧?」
 
  「或許吧。」莉芙不清楚帝茲和艾斯卡迪相遇的情況,但事情未明朗也不敢下定奪,「早上就是為了跟他求證。」
 
  「耶?所以不是眷戀肌肉……嗚!」帝茲感到腹側劇烈疼痛,馬上閉嘴乖乖撫著遭受重擊的部位,他非常認真考慮要把輕裝備改成全身重鎧。
 
  「我們有斷崖城鎮的工藝品嗎?」莉芙神色自若地帶開話題,不著痕跡地隱藏自己指節略微紅腫的右手。「啊,對了,之前在熱帶雨林,因為我們沒有收下謝禮,所以沙薩比另外給我兩個工藝品:沙玫瑰和數秘術石板,一併給你保管吧?」
 
  「啊。」接過莉芙遞來的工藝品,在放入隨身行囊的同時,帝茲像是想起什麼,拿出一個裝在玻璃箱的工藝品,「這是上次尼基塔的謝禮。」
 
  那是名為「炎」的工藝品,有著提桿,垂掛著沒有底部的圓環,在沒有任何燃料的狀況下,熊熊火焰輕快飛舞,絲毫沒有熄滅的模樣,帝茲看了一會兒後,轉交給莉芙。
 
  「這次讓莉芙解放吧。」帝茲並未如同往常由自己解放工藝品,而是毫不猶豫由莉芙執行。「我也想見識整個過程。」
 
  接連幾次解放工藝品,帝茲一開始懷疑是自己的錯覺,但最近這一次則是確信自己每恢復一個地點,莉芙身上的瑪那就會跟隨著流失,而自己則隨之增加,那如果是由莉芙執行的話,會發生什麼事情?
 
  「……是嗎,那就好好看著?」
 
  雖然覺得有些納悶,但也找不到理由拒絕,莉芙打開玻璃箱取出工藝品:炎,閉起眼感受著工藝品裡所蘊藏的瑪那之力,盤子上的火焰像是和莉芙產生共鳴,如同有生命般膨脹,繞著莉芙的身體做環型竄繞,莉芙伸出右手指向遠方,火焰便隨著莉芙的右手衝向遠方,在一空曠的大地燃燒著,大地受熱而逐漸溶化崩解,隨即刮起一陣旋風,將熔岩由下向上吹起,熔岩迅速凝結固定,新地點斷崖城鎮:格特,誕生了。
 
  帝茲除了觀看解放過程,更是注意瑪那的流向,如他所意料,莉芙身上的瑪那隨著火焰被抽出,彷彿就是為了補足建造地點的能量,唯一不一樣的是,帝茲身上的瑪那僅是微幅提升,彷彿只是和恢復生氣的法.帝爾世界呼應,而非大幅獲得。
 
  而莉芙,因為瑪那的流失而瞬間感到腦袋缺氧,她連忙調整自己的氣息,不著痕跡地深吸一口氣,裝作沒事地轉頭對帝茲露出微笑:「感想呢?」
 
  「喔喔喔,超酷的,根本就是藝術。」明知道莉芙在逞強,帝茲並不想戳穿莉芙,也的確認為工藝品解放過程讓人嘆為觀止,不吝嗇地大力鼓掌和稱讚。
 
  「太誇張了啦。」對於帝茲的反應,讓莉芙更是開心的笑著,隨後她目測格特距離他們所在位置的距離,「可是,這次可能得走上幾天吧?」
 
  「嗯……」帝茲回頭看往寵物牧場的方向,「……真可惜,陸行鳥尚未長大。」
 
  前陣子已經脫離幼雛狀態的拉比和陸行鳥已經開始放牧,雖然抓捕的時間相近,但拉比成長速度比陸行鳥快,拉比在牧場快速跳躍時,陸行鳥才剛長出羽毛,體型也不是很大,原本帝茲想帶著陸行鳥出門,考慮到安危問題,只好作罷。
 
  「對啊,以陸行鳥的腿力,不需一天就能到了。」莉芙兩手向外一攤,「還是認命點。」
 
  帝茲向莉芙點點頭,兩人便開始出發。
 
■■■
 
  當帝茲和莉芙來到格特,即被它宏偉的建築所震懾,那是由天然火成岩形成的寺廟,週遭一直刮著強風,另一側遠方有個山道,沿途有錯綜複雜的道路和洞窟,接近山頂處,有個巨大瀑布,其下方是密布的草叢,最頂上則是巨大鳥巢,上方空無一物,不知道會是什麼動物的居住處。
 
  在此地居民多半是同樣打扮的修道女:顏色單調的衣著、包覆頭髮的長巾,以及遮掩面容的輕紗,除此之外便是少數幾位往來的香客、商人,和無處不在的草人。
 
  「這裡是斷崖城鎮格特,終年被神聖之風所守護,以療癒寺院聞名的地方。」
 
  「對賜予我們守護的風與火精靈祈禱吧,希望人們都能幸福。」
  
  帝茲和莉芙甫一踏入格特,馬上就有修道女和善地向兩人合掌介紹道,莉芙禮貌性的合掌回禮,帝茲則顯得漫不經心,一直在觀察整個城鎮。
 
  「那就是……治癒寺廟啊。」看著遠方諾大的寺廟,莉芙下意識地用右手撫著左小指的指環。
 
  「奇怪?」帝茲張望著四周,狐疑地偏著頭,「沒有男性修道士。」
 
  「男性?」依照莉芙最後的記憶,因為其皇帝的改革,在戰爭的最後,法.帝爾世界只僅存治癒寺廟,並且剝奪男性修道士的權利,「自從哈洛家族管理寺廟的一切,治癒寺廟很久以前就沒有男性了。」
 
  「我腦海中的格特,是還有其他林立的寺廟……哈洛家族是誰啊?」帝茲對於莉芙敘述的,和自己想像出來的畫面有所出入感到好奇。
 
  「啊……」莉芙這才想起,帝茲在引發帝國間的內戰之後,便被自己手刃,當然不清楚後續發展,但莉芙沒辦法直接跟帝茲說:因為我殺了你,她沒那個勇氣,「……可能帝茲沒接觸過這邊吧?」
 
  「不知道。」帝茲非常乾脆放棄思考,反正自己的記憶開心就跑出來片段,不然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什麼。「第七之月對這邊也沒反應的感覺……」
 
  「!」聽到帝茲口中那個名字,莉芙頓時心臟漏跳一拍,她不可置信地看著帝茲,「帝茲你剛才說……第七之月?」
 
  「對啊,另一個我對吧?應該說真正的我。」帝茲牽動嘴角,語氣略帶無奈,「可惜我還是想不起來,對不起。」
 
  「不,為什麼要道歉?我才應該道歉,我隱瞞了這件事情,對不起,我不想因為我的關係,去影響你。」雖然出自於私心而刻意不告知,害怕帝茲變為殘暴,但是莉芙對於眼前的帝茲更感到心痛,「不管有沒有記憶,不管發生什麼事,帝茲永遠是帝茲……我是這麼認為的。」
 
  「謝謝妳,莉芙。」說話的同時,帝茲將莉芙整個擁入懷,頭抵著其肩膀,「抱歉,先借我一下。」
 
  說沒有不安是騙人的,每當別人用著第七之月呼喊自己,帝茲就感到迷惘,如果大家尋求的是過去的自己,那現在這個一無所知的帝茲,是不需要的存在?如果所謂的過去記憶甦醒,現在所累積的自己,就會化為泡影嗎?不想主動去巡查,也是因為害怕,但是那個看不見的劇本似乎不願放過,不斷地導引去揭發過往,不停地觸發記憶,仿佛想趕快抹消現在的狀態。
 
  帝茲想過要逃跑,每每冒險結束便鎖在書房,除了休息,最主要是避免有其他事情再誘導自己接觸過去相關事物,平時看起來無所謂,是不想去多想,帝茲承認,他害怕現在的自己會消失,可是,莉芙的話,讓他安心不少:不管怎樣,他就是帝茲……或許這就是自己想要的答案。
 
  「嗚嗯……」感受到懷抱自己的力量加重,讓莉芙僵直著身體,也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她覺得附近路過的居民都在盯著自己和帝茲瞧,尤其是修道女。「……那個,帝茲?還要很久嗎?」
 
  「再一下下。」帝茲輕輕呢喃,鼻尖貼近莉芙的頸間,「莉芙好香。」
 
  「哇啊啊啊!」
 
  帝茲的話讓莉芙整個害臊到皮膚發燙,用盡全力外加風精靈的幫忙將帝茲推出去,力道之猛讓帝茲撞到某個人後還無法停止,最後是把石壁撞裂才止住。
 
  「搞什麼……」那位被帝茲擦撞到的人,雖然有藉著改變姿勢閃避大部分衝擊,但正面迎上的位置還是隱隱作痛,那人看向撫著自己後腦杓,又被掉落的碎石攻擊的人,「帝茲?」
 
  「耶?琉璃。」聽到熟悉的聲音,帝茲抬起頭和琉璃打招呼,隨後有些尷尬檢查被自己撞壞的石壁,「這好像沒辦法修理了……」
 
  「對不起!帝茲你沒事吧?」莉芙急急忙忙跑過來,臉頰因為心情尚未平復而略帶嫣紅,看到眼前熟人,莉芙也感到驚訝,「琉璃?」
 
  「你們為什麼會在這?」沒預料會遇到認識的人,琉璃難掩詫異,仍然伸手拉起還坐在地面的帝茲。「你是遭受什麼攻擊啊?」
 
  要不是見過帝茲在梅其布洞窟驚人的武藝,琉璃對於帝茲被擊飛這個狀態才不會如此在意,到底是什麼人還是怪物有這能耐啊?
 
  「一言難盡。」帝茲向琉璃點頭道謝,為了避免不知道哪個回答又會激起莉芙的羞愧心而導致無差別攻擊,帝茲決定糊弄過去。
 
  「嗚呃,我們是來找一位朋友。」莉芙心虛地代帝茲回答另外一個問題,「你呢?怎麼會來到這?」
 
  「我……沒什麼,找同伴罷了,不知不覺就晃來這裡。」琉璃身上的綠色大斗篷隨著格特的風搖曳著,似乎也突顯著珠魅一族的悲傷。
 
  「耶?真珠公主又走失了嗎?」莉芙馬上聯想到前不久的事情,「之前在硫昂街道有碰到她,她沒跟你會和嗎?」
 
  「那傢伙……放心吧,她不會有事的。」琉璃一瞬間面露凶光,嘴裡叨念著什麼,言下之意似乎不擔心真珠的安危,「我是想找尋其他同伴,這也是真珠公主的願望。」
 
  明明在洞窟就展現獨佔欲,結果還不是順從幫忙找同伴嗎?
 
  對於琉璃的刀子嘴豆腐心,帝茲走到琉璃面前,帶著安慰拍著他肩膀:「一起找吧?」
 
  「帝茲,我很感謝你老是要幫我,但……」琉璃搖搖頭,「……這不干你的事。」
 
  「琉璃,先前我們就說過了。」莉芙知道琉璃拒人於外的理由,但也知曉怎麼說服琉璃的方法,「我和帝茲是以你的朋友為自居,自願幫你找同伴,所以你就別拒絕了。」
 
  「……隨便你們。」琉璃將臉撇開,掩飾不好意思。
 
  「嘻嘻,走吧。」莉芙看到琉璃的反應,不禁笑出聲音,「先前往治癒寺廟吧,我們要找的朋友在那邊,也可以順便在那邊打聽有沒有你的夥伴的消息。」
 
  熟知「珠魅」這個種族事被不肖人士覬覦的目標,莉芙刻意不明講,對於莉芙的好意,琉璃也不再拒絕。
 
  一進入山腳下的小城鎮,帝茲便發現有人擋在唯一通往寺廟的小徑上。
 
  「怎麼了嗎?」

 
  莉芙順著帝茲的視線看過去,一下子便注意到前方的狀況:一位修道女,和一位表情痛苦,不斷呻吟的草人。
 
  琉璃率先走向修道女,開口問道:「發生什麼事?」
 
  「我也不太清楚……」修道女擔憂地看著草人,「……草人說他肚子很痛,我想扶他到附近的店家替他診療一下……」
 
  「診療!」修道女話尚未說完,便被草人的驚呼給打斷。「診、診療?會……會痛嗎?」
 
  「廢話。」琉璃冷淡的回應,這讓草人的表情瞬間凍結起來。
 
  「什、什麼意思啊?」草人著急地環顧眼前的眾人。「診療到底會不會痛啊?」
 
  「我想大概會吧……」修道女不加思索地回答草人。
 
  「啊,我、我才不要!」一聽到會痛,草人整個表情的皺縮起來,抱著肚子跑往小徑深處。「不要──」
 
  看著草人急速逃亡,帝茲的臉龐霎時充滿問號,他轉頭問身旁的莉芙:「草人不是肚子痛嗎?」
 
  「呃,我也搞不清楚狀況。」莉芙無奈地聳聳肩。「不過,總是不能放著草人不管。」
 
  「妳真的很愛管其他人的事情呢,莉芙。」
 
  「我沒辦法放著有需要幫忙的人不管啊?」對於琉璃的話,莉芙完全不否認,「對象也包括你喔?」
 
  「哼。」琉璃依舊如往常一樣,態度惡劣地用鼻音代替回答。
 
  「呃……」帝茲注意到修道女原本要帶草人休息的商家,原本想說些什麼,後來覺得還是乖乖閉嘴比較好。
 
  為什麼從找達娜艾,到協助琉璃找不知有沒有在這城鎮的夥伴,現在又多了個不明原因肚子痛的草人……不會又在解決這些事件的過程中,又衍生更多事情了吧?
 
  「帝茲,你有發現什麼嗎?」察覺帝茲欲言又止,琉璃直接提出問句。
 
  「那家店,有奇怪的感覺。」原本格特就是一處充滿瑪那的場所,所以格格不入的氣息更容易被發現,帝茲感覺那家店裡面的瑪那有種混濁不清,難以解釋的不快。
 
  「咦?」聽到帝茲的說詞,莉芙並沒有注意到哪裡不對勁,只覺得店裡有個比周圍還強大的存在,其他並未有不妥。「看起來是很普通的商家。」
 
  「不,或許帝茲說的對。」琉璃偌大的斗篷下,那顆代表心臟的核正發出微弱的光芒,「這裡可能有我的夥伴,我們先去那家店打探。」
 
  「好吧,目前也沒什麼線索。」雖然擔心草人的情況,不過就目前草人還能奔跑的狀態下應該還不用太擔心,莉芙也同意先找尋有無琉璃夥伴的消息,「帝茲?」
 
  「……不見了……」帝茲目光在周圍快速橫掃,然後將右手握拳置於唇前。
 
  「怎麼了?」莉芙湊上前,略帶擔憂地看著帝茲,「是剛剛的撞擊有什麼行囊掉了嗎?」
 
  「不,沒事。」帝茲說服自己可能多慮了,因為連莉芙都沒察覺,可能是自己太過在意。
 
  「不等你們了。」
 
  不清楚帝茲和莉芙在磨蹭什麼,琉璃逕自走進商店內,莉芙連忙拉著帝茲一同入內。
 
  甫進入店家中,並未有什麼奇特的地方,只是個普通販賣武器的小店,除了一些尋常的商品以外,還有幾個當地特產的專櫃,最為突兀的大概就是裡面座落著一尊小女孩的雕像,上面署名:波波伊。
 
  「沒什麼客人呢。」莉芙記憶中,格特雖然莊嚴,可是來往了人潮絡繹不絕,像現在稀稀落落的模樣反而少見,「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琉璃對於和自己不相干的人沒興趣,快速巡視商品,和店員確認某些事情之後,便走到帝茲身邊說:「似乎是因為這邊的司祭有什麼不好的傳聞,寺廟戒備變森嚴,有些香客也因為流言而不再虔誠,連帶商人也變少……之前有些惡質商人有在販賣稀有寶石……該死,線索又斷了。」
 
  稀有寶石說的就是珠魅的核吧?看到琉璃挫敗的模樣,莉芙不知道該從何安慰起,畢竟珠魅會遭到外族屠殺,有一個原因在於自己:因為自己是第七瑪那之石,無知的人以為傳說中的石頭就是珠魅,進而喪心病狂地獵捕,身為始作俑者之一,莉芙覺得自己講出來的話都是虛偽的,因為在當下,她沒有阻止。
 
  「那個人。」
 
  帝茲輕抬下巴,示意某個方向,琉璃注意到角落處有一位戴著眼鏡的男子,身上的衣服並非法.帝爾世界常見的款式,他立足於窗旁,藉由光線端詳一顆寶石,不斷喃喃自語:「這個也不行,不能用,不夠閃耀……」
 
  「寶石!」看到對方手持之物,琉璃馬上對那名男子充滿敵意。
 
  「琉璃,由我去吧,你這樣的態度會嚇到對方。」查覺到琉璃情緒變為激動,莉芙直接擋下琉璃,二話不說直接走向男子,「請問?」
 
  「……這個光芒實在是太糟糕了……」男子沒有注意到莉芙,依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呢喃著。
 
  「不好意思?」莉芙決定稍微提高音量。
 
  「咦?」男子發現莉芙正盯著自己瞧,這才意識到自己似乎行為詭異而引人注目,他尷尬地乾咳幾聲。「呃,不、不好意思,請問有什麼事嗎?還是您也是來買寶石?」
 
  聽到這個問句,莉芙直覺有點古怪,決定試探對方:「是啊。」
 
  「原來是同好,但是,很抱歉,這裡的寶石,一點販賣的價值也沒有:既黯淡,又不美……本來以為會有什麼稀有的貨。」男子的視線又回到手中的寶石,「結果連石頭都稱不上。」
 
  「!」不知巧合還是若有所指,接連兩個敏感形容讓琉璃想直接衝上前找對方理論,帝茲連忙拉住琉璃,莉芙也回頭示意琉璃暫且不要衝動。
 
  莉芙故意湊合年輕人的話:「這『石頭』……連買的價值都沒有,應該有更好的。」
 
  「哎呀,您眼光可真高呢!的確一點價值也沒有,不過那種珍貴稀有的貨也不是天天有,甚至可能快消失殆盡了。」年輕人立刻回應莉芙的話,「啊,我還沒自我介紹,我是亞雷克斯,在魔法都市經營寶石店,來這本想挖些『寶』的……那邊的兩位先生也對寶石有興趣嗎?」
 
  「……沒有。」即使亞雷克斯非常有禮貌,但帝茲還是覺得他似乎隱瞞著什麼事,尤其他剛剛所謂的消失殆盡意有所指,但看亞雷克斯的態度,似乎也問不出個什麼,帝茲只好終止對話。
 
  亞雷克斯搖頭說:「真是可惜,我對跟寶石無關的東西沒有興趣,你們如果想多了解相關的知識,我倒是可以提供。」
 
  「嗯,目前不需要。」考慮到琉璃的心情,莉芙拒絕亞雷克斯的好意,「謝……」
 
  莉芙的話乍然停止,一旁沉默的琉璃這才走過來詢問:「怎麼了?」
 
  「不……沒什麼。」莉芙對琉璃露出笑容,然後才對亞雷克斯鞠躬。「謝謝你,亞雷克斯。」
 
  「走吧,莉芙。」
 
  帝茲伸手便把莉芙拉向門口,臨走前還看了已然沉浸在自己鑑賞寶石世界的亞雷克斯一眼,琉璃也默默跟上。
 
  「結果沒什麼奇怪的地方。」除了亞雷克斯對寶石異常喜好以外,莉芙也認真搜尋整家店面,只感覺到瑪那流動很詭異,但看不出任何異狀,「琉璃你剛剛是察覺什麼了嗎?」
 
  「……明明核發出些許共鳴感……」琉璃也感到納悶,在斗篷底下輕壓自己胸口天藍色的核,通常珠魅一族再怎麼用衣物隱藏,只要同族靠近就會引發共鳴,甚至發出光芒,卻在踏入店家的瞬間,那個感覺卻消失了。
 
  「有個東西,在吞噬著。」帝茲遠離商家一段距離後才緩緩講出剛剛自己的感受,「寶石的光芒,被吞掉。」
 
  「你在說什麼鬼話……怎麼可能?」原本琉璃打算斥責帝茲,卻也察覺到,他自己的核的確在進入店家之後,直接黯淡無光,彷彿只是個普通的寶石。
 
  在走往寺廟的路上,琉璃回想著剛才莉芙的異狀,以及那位叫亞雷克斯的男子,不知怎麼的,他總覺得……
 
  「亞雷克斯,跟剛才的修道女感覺好像。」莉芙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
 
  「!」琉璃驚訝的看著莉芙。「妳也這麼想,那帝茲你呢?」
 
  「同感。」帝茲也附和著,這感覺太奇怪了。「總覺得他也像另一位……我見過,但卻沒什麼記憶。」
 
  帝茲正想說些什麼,卻瞄到琉璃突然快步走往小徑方向,像是發現什麼,帝茲和莉芙連忙跟上,帝茲馬上就看到琉璃佇立在一名男子不遠處,像「火」一般的男子:他擁有火紅的頭髮、紅色底描繪著火焰紋路的衣飾、讓男子好像就是被火焰包圍著般,紅色的外表下,有著一雙灰色的眼珠,正看往不知名的遠方。
 
  琉璃看到那男子先是一愣,他撫著胸口藍色的寶石,一臉疑惑的盯著男子看,帝茲則是想都沒想,直接走上前和男子攀談。
 
  「你好,我是帝茲。」帝茲禮貌性向男子自我介紹。
 
  「我是魯貝斯,這個城鎮的技師……你們是外地來的吧?」魯貝斯也馬上回應帝茲,不過,似乎是有理由的。
 
  「你是魯貝斯?」琉璃聽到魯貝斯的名字後,驚呼出聲音。「難道你是……」
 
  「不,你認錯人了。」不等琉璃說完,魯貝斯便馬上否認琉璃的問題,而且神情十分嚴峻,不容許反駁。
 
  「……」對於魯貝斯的態度,琉璃僅是握緊拳頭,不發一語盯著他瞧,似乎在考慮什麼,所以沒有下一步動作。
 
  「那麼,回到我剛才的問題,你們從外地來到這之前,有沒有遇到什麼可疑人物?」確認琉璃沒有要繼續追問,魯貝斯反而對帝茲等人提出疑問。
 
  莉芙看了看帝茲,以及陷入沉默的琉璃,才搖頭道:「沒有,硬要說的話,就是剛才慌張跑過來的草人。」
 
  「草人?喔……如果是剛才那位草人應該就沒關係了。」魯貝斯說罷,便轉身低頭,陷入自己的沉思中。「看來警官說的『火焰被盯上』了,只是個謠言罷了。」
 
  「警官?」
 
  「你不知道柏伊德警官?老是氣得發抖,嗓門大得離譜的小個子。」對於帝茲的疑問,魯貝斯似乎感到不可思議,「老是疑神疑鬼的,說有事件要發生,要多加注意之類的。」
 
  聞言,帝茲和莉芙不禁面面相覷,在他們腦海中,浮現一位大嗓門的小個子老頭,帝茲對於那位柏伊德警官的大嗓門功力,完全敬而遠之,因為除了耳朵疼痛以外,還會外加水系攻擊。
 
  不過帝茲仔細回想魯貝斯說的話:有人想偷火焰?真是奇怪,帝茲皺起眉頭:「火焰要怎麼偷啊,自己點火不就好了?」
 
  「呃,帝茲,那應該是特殊的火焰……」莉芙略帶尷尬地把帝茲拉回自己身邊,「不好意思,可以請問魯貝斯跟治癒寺廟相關嗎?」
 
  「嗯?我沒說嗎?我是專門管理寺廟『火焰』的人,簡單說,就是不要讓寺廟的火焰熄滅。」魯貝斯看著帝茲和莉芙,完全不和琉璃四目相交,「治癒寺廟的話,往我左手方走去就看到了。」
 
  「那……可以告訴我草人跑去哪了嗎?」莉芙擔憂地問道,她挺在乎草人的異狀。
 
  「他往我的右方,也就是『陽台』跑去了。」魯貝斯指著右手的方向。
 
  「這樣,謝謝你。」莉芙微行禮,向魯貝斯道謝,便轉身拉著帝茲:「走吧,我不太放心那位草人。」
 
  帝茲點點頭,便揮手和魯貝斯道別,和莉芙一同前往陽台的方向。而琉璃,則是凝望著魯貝斯,他似乎有什話想問魯貝斯,但最後什麼也沒說,跟在帝茲和莉芙背後離去。
 
  看著帝茲一行人的背影,魯貝斯不發一語,雙手抱胸,原本毫無焦距的灰色眼眸,更加渾濁,似乎背負著什麼沉重的事情般。

- - - - - - - - -

對,我放寒假,忘記把檔案帶回去了,前幾天才拿回來(遮臉
主角們的插圖愈來愈路人畫了啊(欸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6517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聖劍傳說 系列|世紀精選系列 聖劍傳說|衍生創作|小說|繪圖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scroll5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雜記】到底是新生還是保... 後一篇:聖劍傳說LOM.岩壁上所...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Neoxie0628所有勇者們
嗨嗨~阿尼家今天有更新喔~勇者們歡迎圍觀點讚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