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世界編年史

作者:染楓│2021-01-27 20:19:31│巴幣:10│人氣:84
此為單篇故事,向你借用點時間,希望能在你心中留下點記憶


以下正文
----------------------------------------------------------------------------------------------------------------------------

愚昧者如臨漆黑的迷宮,看不清方向,辨不清是非,只能無可奈何的於絕望中徘徊。

聰慧者如於迷宮中點燈,看清了方向,明確了對錯,企圖脫離眼前的困境。

然而,所見比愚昧者清晰,應對比聰慧者機警的是,於迷宮上空,俯視著愚昧者的怠惰、聰慧者的謹慎並從一開始就不在局中的旁觀者

在肉眼無法看見的次元中,有一本屬於這世界的編年史,紀載著從地球誕生以先、現在又或者是未來將發生的事,有緣者或許能從中獲取一點歷史的借鏡,避免…歷史重演的結局。

編年史中的內容並非憑空而生,而是有無以計數的勤勞記錄員,日以繼夜又再夜以繼日,不停地賣肝記錄著,並且在日月交界點送往編年史所在處。

這些與編年史伴生的記錄員們有著與人類小孩相似的長相與身高,他們沒有名字,而用來區分他們的,是一長串沒有規則的流水編號,畢竟記錄員之間也不需要認得彼此,他們唯一的工作只有將紀錄如實的送往編年史中,也許現在在你的身邊正有一位記錄員,記錄著你目前的一舉一動。

~          ~          ~

(編號4512573582記錄員)

事件編號:1.0757595752…^576
姓名:XXX
性別:男
……
於時間2021年00月00日00時00分00秒與XX公司談合約被辯駁的無話可說。

事件編號:1.0757595861…^576
姓名:OOO
性別:女
……
於時間2021年00月00日00時00分00秒和男朋友因性格不合分手

事件編號:1.0757596024…^576
姓名:△△△
性別:女
……
於時間2021年00月00日00時00分00秒在家中量體重後大聲尖叫。

事件編號…
事件編號……

~          ~          ~

日月交界點,記錄員緩緩的向前踏出一腳,空氣中出現了微微的震動,而記錄員的右腳,已經消失在空間的這端中,沒有人注意到這驚人的景象,轉眼間,這位小小的記錄員已經不見身影。

「編號4512573582記錄員,歡迎回來。」

在這位記錄員的眼前是座美麗的殿堂,殿堂的最深處有個巨大的精裝書本正攤開並懸浮在半空中,這本書大約有記錄員的幾百倍大,似乎抬起頭都不一定能看到書本的頂端,此時正巧記錄滿的書頁緩緩的翻動,巨大的書頁翻動時彷彿能掀起暴風,將矮小的記錄員掀到世界的另一端去,當然,書頁沒有掀起暴風,記錄員也穩穩的站在地面。

記錄員並沒有對剛才悅耳的聲音做出回應,而是一動不動的盯著眼前的書本。

「4512573582,你怎麼了嗎?」

溫柔的聲音再次出現,輕柔的喚起記錄員的編號詢問。

小小的記錄員這次嘴角產生細微且不明顯的變動,最後仍是不發一語的搖搖頭。

「是嗎...那麼請你上交紀錄吧。」

語畢,在記錄員的前方出現散發白光的階梯,記錄員則是像尋常一樣,踏上了階梯的最高處,從自己的懷中取出一本與巨大書本外觀一樣但尺寸與常人所拿無異的精裝書本,將其拋往半空中,然而奇妙的是,小小的精裝書並沒有掉落至地上,而是與巨大書本一樣漂浮在記錄員的面前。

「編年史,記錄。」

記錄員的小嘴發出中性且簡短的字節,同時小本的編年史沒入了巨大的編年史,並在其上烙印記錄員所記錄的所有事情,這過程並沒有太久,幾十秒後,小本的編年史又再回到記錄員小小的手上。

「好了。」

像是在報告似的,毫無感情的聲音不知是對著什麼方向發話,而記錄員似乎也沒有在意是否有回應,自己下了階梯並往虛空踏了一腳,轉眼間,美麗的宮殿又再次沒有人的蹤跡。

在記錄員消失之後,溫柔的聲音才又響起。

「哎呀,又走的那麼急呢…路上小心。」

接著宮殿沒有再有任何的聲音。

~          ~          ~

在熱鬧的街道上,剛放學的學生們正歡樂的在四周遊蕩,或許也只有藉由這樣的喧鬧才能緩解他們在學校中壓抑的情緒吧?

正當學生們都在各自討論該去哪裡放鬆的時候,剛從校門口走出的身影在出校門後便往一般學生會去的遊戲廳的反方向離去,而在她的身後則是跟著一個小孩子,若是被人看到的話,還會以為她是帶著弟弟或妹妹上學呢。

若是真的能被人看到的話。

沒錯,這位跟在女孩後面的孩子是位記錄員,而這位記錄員不知為何跟在女孩的旁邊。

事件編號:1.0757812616…^576
姓名:☆☆☆
性別:女
……
於時間2021年00月00日00時00分00秒進入超市購買做晚餐的材料。

又在編年史上記上一筆後,記錄員的手指停頓了,接著記錄員將手中的編年史向前一擺。

「編年史,查詢。」

在中性的聲音念出指令後,眼前的編年史瞬間像份大地圖般展開,呈現在記錄員眼前的是女孩的所有資料。

「單親家庭...負責家事與家中伙食...認真努力在學校是優等生...有位青梅竹馬關係甚好...週末於XXX打工,與打工同伴及主管相處融洽...」

記錄員用著毫無小孩般朝氣的聲音念著編年史的內容,一句又接著一句,在那無表情的面容下,完全無法理解這位記錄員到底在想些什麼。

當女孩離開超商後,記錄員也收起編年史繼續地跟著女孩,只是中間爾偶消失了幾秒,再次回來之後,編年史上又多了數不清的紀錄,終於,在女孩進入家門,記錄員停在女孩家的門口。

記錄員又再次將編年史像前拋出,緩緩地說道。

「編年史,檢索。」
不同於查詢般展開如大地圖,編年史上出現查詢及比對中的字樣,接著,一串數字浮現於編年史上。

近乎一至個案:134869例

記錄員做的,是將女孩一切的資料與宮殿中的編年史紀錄比對,也就是說,在編年史的時間長流中,有多達十萬個人有著與女孩一致的遭遇,不論是女孩所有的經歷或是她曾經面對的人事物。

記錄員盯著這數字不發一語,在闔上編年史後,又再次踏入虛空中。

~          ~          ~

編年史紀錄,不制妒者,其心成刃,終必傷人。

下課時間,教室洋溢著輕鬆的氣氛,然而與這氣氛格格不入的是坐在前方講台上的小小身影,在其精緻的外貌與不苟言笑的神情相較之下,儼然成為了這教室中最突兀的存在,但是沒有人顯得驚奇,因為這孩子是位記錄員。

這幾天編號4512573582的這位記錄員都出現在這間教室裡,坐在這專屬的「座位」上,盯著教室其中的一角,而在那裏,幾位女同學正聚在一起,似乎是正聊著有趣的話題,看起來都笑得很開心。

「…」

如往常一樣,安靜與沉默,似乎,所有的記錄員都是這樣,4512573582自己也一向如此,但是在最近,也就是從那次交付紀錄開始,有些事彷彿與以前不同了,這點改變記錄員自己也無法明白,不過記錄員並沒有多想,因為身為一位記錄員的自己並不需要明白那些變化。

在記錄員放棄思考後不久,從教室門外走進一個身影,他是此班的班導,按照紀錄,每天的這個時間點他都會出現。

「今天的值日生是誰?把聯絡簿搬到我的辦公室。」

「啊,是我。」

在班導詢問後,那位曾被記錄員查詢過的女孩舉起了手,而老師發現後則是微微的點頭。

「還有一位是誰?」

「老師,今天★★★要代我,我跟他換了。」

「是嗎?那你快去幫忙一下。」

說完,班導就離開了教室,而那位原本是值日生的同學則是稍帶調侃的用著手肘撞著代班的那位,催處著他趕快行動。

「我…我知道了啦。」

這位同學有些害羞地說著,接著便趕緊跑到疊成小山的聯絡簿前,此時女孩已經準備要分割小山的上半了。

「我先拿吧,剩下的給妳。」

「嗯,謝謝。」

看著只剩三分之一的聯絡簿,女孩將剩下的聯絡簿抱了起來,並向男孩道謝。

在他們從教室走出去後,記錄員從講台上跳了下來,跨著小步跟了出去。

「你們上次在大禮堂的公演我其實有去看,你知道嗎?」

「嗯...我有注意到。」

「欸?真的。」

「只是因為人沒有很多,所以偶然看到而已。」男孩稍微撇開頭,但如果換個角度看,會發現其實男孩的嘴角已經不自覺的上揚。

「我記得你扮演的是默默在姐姐背後支持,最後在她結婚時替她祝福的角色吧?這是你自己選的嗎?」

「其實這角色是社團裡的學長推薦的,他說我的氣質很適合讓我試試看,真虧妳能記得的這麼清楚。」

「因為我很喜歡啊。」

「喜…喜歡?」

「對啊,總是表現得不在乎,卻是最關心姐姐的人,獨自承擔下所有的事,即使很痛苦卻又很努力呢...」

「啊…哈哈,原來是說角色啊,嚇死我了。」

「嗯?還有其它的嗎?」

「沒有,完全沒有。」

在男孩和女孩背後的記錄員,一直安靜的聽著他們的談話,但就在經過某間教室時,記錄員突然停下了腳步,視線望向教室門口的上方,在那裏的是一張顯示年級與班級的牌子,這東西每間教室都有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然而記錄員卻是緊盯著並瞇起眼睛。

「☆☆,妳在做什麼?」

教室一旁傳出女孩熟悉的聲音並叫出了女孩的名字,而被叫著名字的女孩,則是露出開懷的笑容。

「我在搬聯絡簿啊,我今天和★★★一起值日,他是演藝社的社員,上次公演他也有參加,表演很棒呢。」

「這位是我的青梅竹馬,我們從小就認識了,關係很要好喔。」

女孩向趴在教室窗口的男孩回應,同時很熱心的向自己的同學介紹,只是單純想讓兩人互相認識的她,並沒有想到這樣的介紹卻激起竹馬的意識,他從窗口跳出來,順勢,在男孩沒有反應過來前接過了他手中那厚厚一疊的聯絡簿。

「剛好我有事情要跟妳聊,就讓我幫個忙吧。」

「這樣好嗎?」

「沒事沒事。」竹馬擺頭看向男孩的眼睛「對吧?」

「…」男孩先是看了女孩一眼後,露出了耐人尋味的苦笑,他向著竹馬說「那就謝謝了。」

接著男孩頭也不回,往教室原方向走去。

「妳離他遠一點,免得被他糾纏不清。」

在男孩離開後,竹馬對著女孩這麼說。

「怎麼突然說些奇怪的話啊?」

「聽我的就對了。」

女孩與竹馬一邊鬥嘴一邊往只剩半途的辦公室走去,而在此觀看整件事情發生的記錄員,默默地停留在原地,在停頓了些許後,再次往編年史添上一筆並消失的無影無蹤。

~          ~          ~

在放學回家的路上,男孩和自己的朋友一同走著,似乎是正聊著早上的事。

「我真的是敗給你了,你還真的就這樣回來啊,我都這樣幫你了,可惡,下次再找其它的機會。」

「關於這件事...我想...」

「等等,先別說話,你看那裡。」
男孩順著朋友所指的方向看去,正好就是女孩所在的位置,當然,他們沒有看到跟在女孩旁邊的記錄員。

「喂,我說快去搭話啊!」

「那個,我已經放棄了…」

「他有個很要好的青梅竹馬...而且...」

「我早就找他們班的人問過,他們還只是青梅竹馬,又還沒交往,你為什麼要放棄?」

在男孩還沒說完,朋友就搶先開口。

「可是…」男孩是知道自己放棄的原因的,因為他知道女孩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像他們這樣平常必須熟讀劇本的人,對於人的情緒反應總會變得特別敏感。

「總之,我不管,就再試一次,你不敢,我幫你。」

說完,朋友就向著女孩的方向呼喊

「☆☆☆」朋友扯著男孩的手跑到女孩的旁邊,在她回頭注意到他們後說「★★有事情想請妳幫忙一下,他家人明天不在,要自己做飯,想去超市選些食材,妳能幫他一下嗎?」

「好啊,欸,等等…怎麼…」

女孩剛應下,卻不知竹馬從何處出現,一把抓住女孩的手,扯著女孩,一下子就帶著女孩跑走,消失在男孩與他朋友的眼前。

「這傢伙真是陰魂不散!」

「…」

朋友踢了學校圍牆一腳憤恨不平的說著,而男孩則是沉默著,沒有任何的回應。
~          ~          ~

編年史紀錄,功過能相抵,瑕不能掩瑜,但是,過不會消失,瑕仍會存在

女孩記得,曾經,竹馬也這樣拉著她跑過,那時,雙親離異不久,自己一直很傷心,年幼的自己無法理解,為何兩人要分開,雖然現在的她已經能明白,那是對雙親彼此都好的決定,但想必對當時仍是孩童的自己而言真的是太難太難了吧?

在女孩向竹馬哭訴時,竹馬說他有方法能讓自己的雙親和好,只要自己先去躲起來,他再向爸爸和媽媽說自己不見了,他們一定會來找自己的。

女孩相信了竹馬的話,他們也真的照做了。確實事實證明,父母真的很愛她,兩人找了她好幾個小時,甚至中途還被發現,竹馬拉著她的手一起拼命得跑著,一邊對著他說。

「我們繼續跑,只要我們不要被叔叔和阿姨抓到,他們一定會和好的。」

「反正我會陪著你,你什麼都不用擔心,相信我就對了。」

當然,最後還是被抓到了,父母還是選擇離婚,竹馬也被自己的父母揍了一頓,但對女孩而言,這已經足夠留下深刻的印象了。

這段回憶浮現在女孩的腦海中,在嘴上,是掩飾不住的笑容。

最後,女孩和竹馬跑到人較少的地方,竹馬也鬆開了手,讓女孩能稍微喘點氣。

在女孩氣息漸緩後,她開口說。

「怎麼突然就...」

「讓我先說。」

話還沒說完,竹馬打斷了女孩,雖然女孩覺得疑惑,卻仍然有耐心的等待竹馬開口。
「☆☆,我喜歡妳,一直都很喜歡妳,妳願意和我交往嗎?」

雖然驚訝,但是她並沒有遲疑太久。

「嗯,我願意。」

在這一刻,女孩露出最珍貴無比的笑容,竹馬伸出了手與女孩交握,於夕陽的照射下,拉出兩條長長的黑影,近乎融合在一起。

在兩人這幸福的一刻,自然不會察覺,於方才告白的上方,一位記錄員正坐在旁邊屋頂的尾角,觀賞了這一切的發生。

記錄員如平常一樣,打開編年史匯入紀錄,並再次用專屬於記錄員平靜且毫無波瀾的聲音說到。

「編年史,檢索。」

眼前的編年史迅速得比對,很快的,一串數字出現在記錄員眼前,然而,在記錄員看到數字後,都沒有察覺到自己露出了詫異的表情。

近乎一至個案:798例

數據比例大幅的縮減,這並不是個正常的現象。

如同化學反應中相同的反應物與比例將導致相同的反應結果,人也是一樣,相同的環境、性格與經歷自然容易產生相似的命運,這代表著女孩在剛才已經遭遇人生的分水嶺,朝著不同於大多數人命運的方向奔去,這不一定是壞事,卻也不能肯定一定是好事。

在漂浮的編年史前,記錄員的小手不停地顫抖著,自己是否應當窺視女孩的未來?記錄員很想,但是記錄員知道在記錄員的記憶中曾銘刻下,『窺視』是編年史中的禁咒,任何記錄員一但使用,都將失去記錄員的資格。

「編...年史...」

聲音是在發抖嗎?又是這種感覺,明明我不需要明白,但是現在我卻極度渴望知道。

「窺...視!」

在一瞬間,無限的黑暗臨到記錄員四周,看不清方向,伸手也摸不著物,就在記錄員恐懼的甚至想放聲尖叫時,眼前卻出現一片光影打在黑暗上,如同老舊電影院打光呈現的畫面,此時正持續的放映著。

「這是...什麼?」

畫面中沒有女孩,而是一位男人和他的同事們,看樣貌,應該是成年後的竹馬,而記錄員仔細一看,在他的左手無名指上...

「可以嘛!你這傢伙娶了一個超漂亮的老婆啊。」

「我聽說你老婆原本不是在家大公司上班吧?真的就直接辭職了?真是太可惜了。」

「哼,才不可惜,靠我一個人就夠了,我遲早要飛黃騰達的。」

「哈哈,那你可要努力點啊。」

「那當然。」

在看到竹馬信誓旦旦的承諾後,畫面一轉,一位極為漂亮的女性出現在畫面,相較於之前較偏可愛的樣貌,現在看起來成熟許多,但是她的笑容仍然讓人覺得溫暖。

「前輩,妳真的要辭職嗎?我們會捨不得的。」

「嗯,畢竟我們都結婚了,而且他也希望我待在家裡。」

「可是,前輩妳丈夫不是收入比妳還低嗎?確定沒問題?」

「沒關係的,而且我相信他。」

說出相信的這一刻,女孩盯著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笑的非常幸福。

「好吧,看到前輩妳這表情,我們也不多說什麼了。」

「對啊,都說不下去了啦,前輩,要幸福喔。」

「嗯,我會的。」

在女孩說完,畫面呈黑,記錄員再次分不清方向。

所以...女孩,很幸福嗎?記錄員這樣想著,那麼或許這樣的黑暗就是我違反規定的懲罰吧?

在記錄員的臉上,出現從未有過的微笑,那是輕鬆與覺悟,至少現在,自己感覺很滿足...

「!」

在記錄員閉上眼之際,眼前畫面再次一亮,記錄員猛然睜開眼睛。

畫面又繼續動了?

畫面仍暗,卻能從少許的星光認出現在是夜晚,接著,視野逐漸對焦,並聚焦到一間小房子,又逐漸拉近,直到穿透房子內部,而在其中一間裡可以發現一位女性正半跪坐在房間裡的墊子上,拿著手機似乎正通著電話。

「親愛的,你還沒有要回來嗎?」

「我不是跟妳說我還在忙嗎?」

「可是,我有點...」

在電話的另一頭,聲音非常的吵雜,似乎還能隱約聽到音樂與大喊的聲音。

「好了,有什麼事晚一點再說,先掛了。」

說完,電話掛斷,剩下的只有無限輪迴的掛斷音,女孩緩緩地放下手機,在畫面中,原本皎潔的眼睛下方似乎印上了黑影,與剛剛幸福的樣子相比更顯憔悴。

「應該是正在應酬吧...」

女孩自言自語的說著,另一隻手則放在不明顯的小腹上,輕輕地撫摸著。

...幸福的表情。

記錄員的內心再次抽痛,眼睛盯著眼前畫面同時身體不斷的顫抖。

畫面還沒有消失,在女孩重複著撫摸的動作時,突然,女孩的眼睛緊皺,顯得十分痛苦,慢慢的她彎下腰,原本拿在手中的手機已經脫手掉在地上,雙手抱著自己的肚子倒在地上,接著有隻小手逐漸擋住了畫面。

手?這是我的手。

不自覺間,記錄員已經伸出了手,向前,向著眼前痛苦的女孩。

救她,要救她。

小手與畫面重疊,當記錄員再次睜眼時已經回到了屋簷上,而自己則是倒在地上,一手維持向前抓取的姿勢,另一隻手則是緊緊的抓住自己的胸口,天空已呈夜晚,四周也有路燈映照,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記錄員喘著氣,收起編年史,進入轉移的異空間中。

~          ~          ~

編年史紀錄,當局外人進入迷宮,不自覺間,自己也成了迷路之人

這是4512573582記錄員曾經的記憶。

如往常記錄的某一天,記錄員隨意的走在馬路上,畢竟因身處在異次元中,不需要擔心撞到或是被撞到這種無聊的事,在記錄員又双叒叕綠燈穿越馬路,且正巧有車子向前行駛時,一位女孩向著記錄員的方向衝過來,往自己的所在位置一抱,打算用肉身護住這矮小的身體,當然,她什麼都沒有抱到。很幸運的,汽車及時踩煞,女孩沒有受半點傷,不過有被罵就是了,女孩雖然說她是看到一個可愛的小孩不小心闖進馬路,但因為沒有人看到,監視錄影器也只拍到女孩的身影,而且女孩自己也說不出小孩到底跑哪去了,眾人只當她是精神恍惚,女孩自己也這樣覺得,但是記錄員記下了這件事,從此時常出現在女孩的身旁。

深夜,記錄員出現在女孩家的屋頂。

「必須...要做些什麼。」

毫無起伏的童音這麼說著。

記錄員閉上了眼睛,雙手的食指頂著自己的腦袋,奇妙的是,從記錄員的額頭前浮現一顆光球,那是記錄員的記憶,那份所屬於女孩的未來。

光球慢慢地飄落,並被記錄員捧在小小的手上,在輕輕的一吹後,光球像是有自己的意識般,自主的往女孩臥室的窗口飄去,雖然很想確定女孩真的收到了記憶,但是記錄員必須離開,因為現在已經是交付紀錄的時刻,記錄員轉過身踏進異空中,然而沒有任何人發現的是,在光球進入女孩的窗口前,自主的分裂成兩顆一模一樣的光球,一顆進入了女孩的臥室,另一顆則是飄向未知的遠方。




~          ~          ~

在記錄員出現在殿堂時,並沒有聽到那平常溫柔的歡迎,記錄員走向編年史正本的所在位置,而奇怪的是,光梯已經在那裡了,不過記錄員並沒有想太多,因為現在更在意的是,女孩是否真的接收到了記憶,自己必須在交付紀錄後馬上趕過去才行。

記錄員踏上光梯的最高處,念出記錄同步的指令。

「編年史,記錄。」

如同往常一樣,漂浮於空中的副本與正本貼近,然而...

「無法...融入?」

頓時,記錄員渾身發冷,記錄員知道自己已經被發現了,最後會如何呢?是監禁、拷打又或是...抹除?

記錄員不停的發抖,只有在這時候,記錄員才表現的如外表一樣,像個...無助的小孩。

此時,一雙溫暖的手懷抱住記錄員,讓記錄員暫時忘記了恐懼,同時,那溫柔的聲音再次出現。

「果然,還是發生了啊,看來不能再用4512573582這個沒有意義的名字來稱呼了呢~」

記錄員想開口,卻發現自己發不出聲音,只能繼續聽著溫柔的聲音說話

「知道為什麼副本無法與正本相融嗎?」

在溫柔的聲音說完,記錄員的副本出現在眼前,而上面的內容則是...

「知道了吧?都是那女孩相關的紀錄呢~」

「其實呢,窺視本身並不會帶來毀滅,但是啊,當興趣產生,並知道未來,還有人敢說能置身於事外嗎?」

「陷進去就再也無法脫身了呢~」

「從此,觀察之人以親身試探,已經不用當記錄員了啊。」

溫柔的聲音顯得寂寞,彷彿早已預判到這件事的發生。

記錄員想否認,但仍然說不出任何話,漸漸的,手腳喪失了知覺,身體也逐漸化為透明,從背後擁抱的溫暖其實是毀滅,最後,終將不留下任何虛影。

~          ~          ~

記錄員已經消失的時刻,光球仍非常盡責的進入女孩的腦海,女孩做了一個夢,一個讓她很意外的惡夢,她從夢中驚醒,以沾濕的睡衣顯示她方才是極度緊繃的狀態,她深深的吸了口氣,回憶夢中所發生的事情。

「幸好只是夢,現實中的他才不會這樣呢。」她笑一笑的說著。

在女孩平復心情後,再次平躺進入夢鄉。

~          ~          ~

在相距遙遠的地方,另一顆光球進入了某間房子,找到了它的目的地,熟睡之人將經歷一場惡夢,而等待他的會是睡夢中的驚醒。


世界編年史 完



後記
----------------------------------------------------------
幸好,在時間內完成了承諾,我成功完成了《世界編年史》這篇故事,其實我原本以為會更久,因為這篇故事比我當初預想的還多了兩千多字,或許是感覺到了,也或許是大綱已在我腦海閱讀過無數遍,我很自然的寫出我心中的故事,甚至連有些我設定大綱沒補齊的缺漏都填上了,想想真是滿足啊。

可能有人會覺得奇怪,怎麼人物的名字都是用些符號代替啊?這該不會是草稿吧?

我可以在這裡很明確的說,不是,絕對不是我想不出好的名字才故意這樣做的_(:3 」∠ )_,不好意思上錯表情,我現在其實是很嚴肅的(≖_≖)✧。

首先,我想強調的是,這篇裡的主角其實是記錄員,雖然看起來話不多,但真的是主角啊~~~所以我想說明的是,那些出現在此篇裡的人物到底是誰其實並不重要,而是身為局外人的記錄員身陷局中卻又不自知的情感變化。

第二,可能有人會發現整篇當中包含我的後記裡,我從未用他/她字表示過記錄員,希望不要認為我是故意在水字,其實我是希望把記錄員的性別模糊化,將重點強調於記錄員給他人的感覺,如果讀起來不是很順就真的抱歉,我已經盡量讓語句通順了,另外還有個原因,我在第三點會提到。

第三,且是最後一點,應該很明顯能感覺到故事似乎還沒有完對吧?記錄員到底掛了沒?女孩是不是真的做完惡夢就算了?最後那顆光球到底飛往何處?既然還有這麼多問號,那為什麼最後要標上『完』這個字呢?

我必須說的是,我將此篇命名為《世界編年史》是因為現實生活會發現,似乎總是出現相似又或是重複的事,不會有人好奇為什麼這些事一再發生嗎?好像人們都記不起教訓似的,或許在大多數人的眼中,所謂的可怕未來就只是那不真實的「惡夢」罷了吧?但那真的只是惡夢嗎?這只能留給當事人自己想像,我無法回答。

既然環繞歷史的事件已經結束,那自然《世界編年史》就算完結啦,負責與編年史接觸的紀錄員都沒了,我還有什麼辦法讓《世界編年史》能夠繼續(°ཀ°)?

什麼?還要問記錄員到底掛了沒?

「記錄員」真的沒了,這個回答滿意了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545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啪啦啪啦
推推

01-27 22:05

染楓
比愛心[e24]01-27 22:13
薩帕克
不知為啥看這篇作品的時候找了Last resort當BGM(

01-29 15:37

染楓
跑去看是什麼樣的音樂,沒想到比想像中的還要搖滾啊[e17]01-29 16:30
薩帕克
啊啊我應該附網址的,我說的是初音唱的(作曲是YOASOBI

01-29 17:11

染楓
哈哈,原來如此,聽了後順便看了歌詞,有搓到我的點01-29 17:53
薩帕克
雖然毀滅性的歌詞跟這部作品完全無關,但看著看著就是會直接聯繫到它的旋律,實在很奇妙呢
還有我滿欣賞你對角色的寫作手法,雖然是以想不到好名字為理由,不過也可以解釋成「這是可能發生在每個人周圍,也可能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所以不需要特地為哪個角色命名,不過對於紀錄者後來的結局倒是挺扼腕的呢(

01-29 18:05

染楓
我喜歡你的解釋,雖然我當初沒有想那麼多(吐舌),當初我的想法是,這是不斷在歷史長流出現的事,以前如此,現在也如此,或許,和你說得有些相似吧。 另外,這篇其實是我偶然靈感才加入的故事,因為時間線在前所以先寫它,等之後會有相關聯,再歡迎你來看,不過,我必須先把前面的坑補完(汗01-29 18:23
薩帕克
咦原來不是單純短篇文嗎(
同樣身為寫手也歡迎來看文雖然多數都還沒完結就是了(一樣在填坑的苦勞人

01-29 18:44

染楓
敬請期待~
嗯嗯,會去看的,填坑真的是辛苦的過程啊,畢竟對我來說,我花了不少的時間在醞釀情緒,並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提筆成章的呢01-30 07: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drewo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紀錄曾經忘記的我的記憶... 後一篇:故事集整理...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9y6638米娜桑
我就直白一點,請你們來追蹤我^^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