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6 GP

[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與千湖之國》第六回.「規則就是用來打破的!」

作者:飛空動煙雪│2021-01-27 11:45:14│贊助:206│人氣:285



《二手索米與千湖之國》
第六回.「規則就是用來打破的!」


「索米,Sisu是芬蘭人內心的堅韌、勇氣以及永不放棄的精神,因此也被用來稱呼遺跡所賦予的精神能量。西亞給出的解釋是由意識引起的量子運動...」

霍寧帶著Model L來到極光湖旁,對了,妳是故意帶她們三個來找碴?

「我們不能讓你欺負姐姐。」NO.1、2和3嘗試用犀利的眼神讓霍寧知難而退。

「那個...霍寧先生只是想教我使用Sisu的秘訣。」

Model L弱弱地發聲。

「才怪,他一定是貪圖姊姊的美色吧!」NO.1氣勢洶洶,有如名偵探般將食指指向對方,一瞬間讓霍寧體內的神代彷彿見到RFB。

「她...現在有美色可言?」霍寧把手放入口袋、冷冷的反問。

「1,不妙啊...這是專門欺負女孩子的壞人。」

NO.3膽小的縮在最後面,拉拉NO.1的裙擺。

「3,怎麼可以滅自己威風?等姐姐臉恢復,你想再示好可就來不及。」NO.1不甘示弱,再次出擊。

「那也要她能恢復,現在只不過是個失敗的萬聖節裝飾,最多唬唬小朋友。」

「失敗的...萬聖節裝飾...桑拿,連妳也在笑?」Model L嘟起嘴巴看向身旁的雪浪駒。

「老大,霍寧先生太過兇殘,我們守護不了姐姐的!」NO.3臉色轉為蒼白。

「妳連一句幫腔的話都還沒有說,2...妳最博學,有保護索米的好辦法嗎?」

「霍寧先生,感情是強求不來的。」NO.2放下手裡的詩集,嗓音溫婉如水、舉止知書達禮的說,「與其要逼姐姐愛你,還不如找一個真正喜歡你的女孩。」

「喔喔,這招斗轉星移不錯,順便一提我只要摸到貓就不行了。」NO.1敲下手。

「沒有人在乎老大喜歡什麼啦。」NO.3躲在陰影下吐槽。

「...大家能把話題繞回Sisu上嗎?好像越來越來遠了--」Model L發出何其渺小的女主角氣場。

「既然妳們執意要保護索米,那妳們三人就代替她,該怎麼取悅男人,相信所謂的戰術人形還是懂吧?」霍寧嘴角惡趣味地揚起。

危險的發言驚動了三名兔子的分身。

「什麼...你要叫我們三個在冰天雪地...把衣服脫掉...用緊到擠在一起烤火的下流姿勢...來服侍你的...怎.麼.可.能.啊!」

NO.1率先怒斥,儘管臉上還是紅通通的。

「妳也可以從接吻開始,知道怎麼做嗎?」霍寧說。

「我的初吻?!」

「做不到的吧?畢竟只是複製的人偶小姐,承諾對妳們來說恐怕不值錢吧?」

「我可是說到做到的人!唔唔唔...如果為了姐姐倒是願意犧牲...只、只是應該在更浪漫的氣氛做,比如說聖誕節、一起去看極光再接吻嘛。」

NO.1認真地考慮終生大事,顯然沒有想過這份「承諾」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脅迫少女答應各式各樣的要求,很有成就感。」霍寧觀察NO.1的反應。

「惡魔。」NO.2拿書當盾牌,瞬間帶著NO.1拉開1.5米的距離。

「索米,..介意叫這三個乳臭未乾的小鬼給我們一點空間?」

「1、2、3,謝謝妳們為我著想,但請妳們先回家幫忙西亞小姐吧...等我學會Sisu的使用方式就回去找大家。」

「姐姐...」

1、2、3估計是被本尊純真無瑕的笑容擊墜,三人放棄抵抗。

「不用擔心,我沒事的。」Model L向霍寧踏出一步,臉上是堅決果敢的表情。

「明白,也希望姐姐一定要記得,不論何時何地、面對什麼樣的困難,我們都會支持妳的...只要妳一聲令下。」

NO.2乖順地點點頭,帶著NO.1和2離開。

「終於安靜下來了?咳咳,Sisu共分三個層級,初級的增幅系、次級的特化系、最上級的空間系,人類是因為遺跡科技的電子芯片而有了這股力量,而妳...作為遺跡留下的原始碼,一定在我們人類之上。」

霍寧說完,手掌心浮現點點星芒,「看得見嗎?我手上的光。」

「嗯。」兔子認真地點點頭。

「普通人無法看見。」霍寧眼神一狠,光束有如爆發般凝聚成團,他捏住被光壟罩的手掌。

Model L擺出防禦姿勢,下一秒霍寧的鐵拳以千鈞之勢砸在她胳膊上。

「唔。」

就好像被鋼琴砸到的衝擊,並非人類能擁有的鋼筋鐵骨。

「這只是基礎的增幅系用法而已,索米...如果還想幫上西亞的忙,想辦法喚醒妳體內的Sisu,否則妳會死在這裡。」霍寧一臉瞧不起人地說,「而我真正的Sisu是--」

霍寧拿出手槍,忽然就往大腦精準一擊,失去生命的身軀倒臥血泊。

「自裁?」

Model L驚愕不已,眼前是血流不止的景象。

血。

數不清的屍體和死亡,那是被恐怖暴君主宰的世界。

「時間暴君」也是遺跡賦予W的無敵之力。

遺跡賦予的能力難道不是邪惡的力量?

呼--

黑影無聲無息的站在她身後,一如鳥類忽然從窗前急閃而逝。

「在背後?!」

「幽靈」彷彿是用飛的來去自如,Model L腳步一踏,眼前景物頓時染為黑白,這是閃避專注使所有物體緩慢下來的效果。

即使如此,Model L只能做到拼命閃躲,無暇推敲對方能力形成的原理。

「霍寧的鬼魂?不是...只是影子...但影子卻能脫離本體來攻擊我?」

影子由是光照射物體所形成,但霍寧的影子身上有類似LED的紅色水晶,全身上下有如一座橡膠人像,充滿不協調感的鬼影穿梭,繁複多變的攻勢更沒有固定型態。

此時太陽光斜照,兩人的影子在雪原上足以伸展很遠,將霍寧的影子照得有如巨人。

「徘徊生死之間,不得超脫的靈魂。這就是我的Sisu—冥界靈魂漫遊放棄人類脆弱的軀體,改以靈魂能源的方式作戰。」

影子一邊發出霍寧的聲音、一邊快速衝向Model L,雙手幻化成彈力十足的橡膠影刀,被劃過的樹木石頭應聲截斷、切面平整。

Model L握住衝鋒槍發射子彈,卻被影子以非人力能為的古怪姿勢避開,她判斷敵人攻擊的方向,經過閃避專注加持的機體定能閃過這一刀。

就是這個時候,跳!

砰砰,心跳得越來越快。

L的身體高高飛上半空,但影刀彷彿加速般無限延伸--

噗哧。

影刀在半空一扭後急轉而去,劈中Model L的左肩。

無論怎麼閃避都會被命中?

砰砰,仿生心跳加劇。

影子閃電般的移動速度讓她難以招架,Model L被逼到湖邊,左腳踏上結冰的湖面。

那天晚上被頭足魔襲擊的致命危機...生死就在一瞬!

想,快點想出破解方式。

第一次和霍寧戰鬥的時候也是,是啊...當時有影子躲在暗處窺視,自己的行動才會被洞燭機先。

Model L低頭看去,赫然發現自己與霍寧的影子之間多了一條幾不可辯的影線。

我和霍寧先生的影子黏在一起?!

她握住槍,戰術人形的子彈以迅雷之速打在影線上,不料卻透線而過,彷彿那條線才是真正的幽靈一樣。

「不論如何,先讓影子消失。」Model L找到一處洞窟,並快速朝無光的環境移動。

「開始動腦了,但這也在我的預料之中。」

比起Model L,影子移動的速度更快,全身充滿彈力和黏性,影刀轟炸般的揮向洞口,伴隨轟隆一響,洞窟被上方的落石封住。

如果無法斬斷兩人之間的聯繫,無論怎麼閃避都會被命中,身上的傷口不斷增加。

贏不了。

Model L向後退的時候摔倒,整個人躺在冰冷的雪地裡,任憑鮮血不停流淌,在低溫與失血的惡劣情況下,她感到一陣心跳停止般的呼吸困難,體內血液不能自然流入仿生心臟。

但奇怪的是,她好像看見影線變淡,薄薄的像玻璃一樣。

「死亡的恐懼往往會激發人的求生意志,繼續想下一招吧,我想知道妳的靈魂還能激發出什麼程度的Sisu---」

遺跡的力量...W。

我如果要對抗邪惡,必須使用邪惡的力量?

但是...

「活下去。」

SAT8出現在她的心智雲圖中。

那時候被SAT8剝掉臉皮、說不出話的痛苦仍記憶猶新,即使是從罪惡的白中誕生的意識,也能擁有善良的心。

「我揹負大家的希望才能繼續活著,況且我答應過西亞小姐,不會再輕易被擊退,因為...我是為了守護生命才存在的。」

力量本身沒有錯,決定善惡則是使用者的心。

決意已定。

心如止水的同時,眼前浮現點點流螢。

好漂亮,是螢火蟲嗎?

「這就是我的Sisu?遺跡賦予我的力量...」Model L手上盤旋不去的光點清澈晶瑩,發出天空般的藍色。

她心領神會、雙腳動如脫兔,就好像一顆陀螺般旋轉,絲毫不為對方變化多端的身法所惑。

「將Sisu附在腳上增加機體速度嗎?一昧閃避,終究只是被動而無法取得戰場的主控權。只要無法擺脫冥界靈魂漫遊的聯繫,我就一定能擊中妳。」

影子發起更猛烈的攻勢,影刀百折千迴。

可是速度卻明顯慢了下來--

「呼...呼...我,不會再被打倒。」Model L眼神一凜,全身的Sisu隨著聲音激化,點點螢光凝聚成一片片六角形的雪晶

無數雪花構成防禦壁、抵住無堅不摧的影刀!

霍寧先生說過,他的「冥界靈魂漫遊」徘徊在生死之間,由死者化身的影子,以及生者...就是遭受攻擊的我...

有什麼東西能代表生命呢?

只要還能感受到仿生心臟的跳動,我仍然活著。

咦,心跳?

剛剛在零下四十度的冰雪中感到心跳停止,影線就變得更加透明。

是啊,原來是這樣。

Model L放下槍,同時解開Sisu的防禦。

「妳瘋了嗎?到頭來也只是一名蠢笨的仿生人。」霍寧沒有留情,影子在一瞬間將影刀最鋒利的部分劈向Model L咽喉。

「如果我想得沒錯,霍寧先生的影子是追蹤人的心跳,只要我將體內仿生心跳的作用暫時停止,我們之間的聯繫就蕩然無存。」

與此同時,「冥界靈魂漫遊」的影線跟著瓦解。

「怎麼會?」

「真正維持戰術人形身體機能的是核心,規則...就是用來打破的!」

Model L右腳輕飄飄地踏出,有如一朵飄渺的帶狀雲,她迴身閃開影刀、握緊索米衝鋒槍,壯闊如星空般繁複的子彈,以無比震撼的威勢朝冥界靈魂漫遊招呼過去!!

砰砰砰砰砰--

影子被Model L瞄準出刀後的破綻,即使是由類似橡膠的物體構成,仍在被擊退後憑空消失。

霍寧的身體完好如初的從雪地爬起,身上半點傷痕和凍傷也沒有。

「漂亮的反擊,在發動「冥界靈魂漫遊」之後,我的身體暫時陷入假死狀態,只要影子回到肉軀就會恢復正常,身體的傷口也能完全恢復。」霍寧若無其事的扭扭脖子。

「這也是遺跡的力量?那...我可以代表戰術人形部門出戰了?」Model L調整好仿生心跳,待要站起卻摔倒在地。

手腳,使不出力氣。

「一口氣把Sisu耗盡的後遺症出現了...妳需要休息。Sisu是屬於精神力的一部分,人的精神力和體力都有極限,一旦消耗完就得依靠食物和睡眠回復...最好等到明天凌晨再出發。」

霍寧把保暖用的軍服大衣甩到Model L臉上,騎馬疾馳南方。

呼...

我通過測試了。

身體軟綿綿的,力氣被抽乾一樣。

Model L歇息片刻後重新站起,桑拿平時向來高傲,這時也主動讓虛弱的主人騎上去。

「雖然我討厭人類,但願意載妳。」桑拿倨傲中又帶有幾分溫和的眼睛眨呀眨。

Model L拍拍馬背,翻了幾次才翻上去。

簡單地包紮完傷口,Model L一回到小鎮,小男孩就精神奕奕地跑過來。
「咦,姐姐怎麼又回來?妳不是說臉已經換回原本的皮膚?」

「我有這麼說過嗎?」

「姐姐好奇怪,剛剛不是還笑著跟我打招呼,然後就跟著游擊隊一起走了?」

「我...跟著游擊隊出發?」

「嗯...」小男孩露出困惑的神情,「妳們是在今天凌晨出發的喔?」

「索米,出戰了...?」

心智雲圖內的疑惑漸漸被烏雲閃電壟罩。

「姐姐是遇到什麼困難嗎?我一定可以幫上忙。」

「不用擔心,危險和困難交給姐姐就好...你的名字是?」

「哈羅。」

「替姐姐照顧鎮上沒有父母的小朋友,我很快就回來。」Model L拉緊韁繩朝西亞家奔去。

小男孩羨慕地看著Model L騎馬的瀟灑英姿,扯著稚嫩的嗓子大喊,帥呆了,姐姐--等我長大也要去參軍!

Model L匆忙趕回西亞的大宅,可是裡面一個人影也沒有,只有提前做好的果醬麵包被留下來。

「西亞小姐...媽媽...也會離我而去...」

這點是不會改變的,不知道為什麼,她失去所有關於西亞的記憶。

西亞好像在隱瞞什麼,如果放任她一個人,實在太過危險。

Model L心想,以她尚未恢復的Sisu,追得上凌晨出發的軍隊嗎?

這個時候芬蘭軍是不是已經和蘇聯紅軍發生衝突?

對,根本就不需要猶豫。

記憶重現也好、穿越時空也罷,Model L還是希望即使是這樣的自己,也可以去為重要的人做些什麼,為了守護眼下生命而做出決定。

「桑拿,我們走!」

「姐姐,妳學會Sisu啦?我們也去,我們在附近找了好久,都沒有看到西亞小姐!」

說話的正是NO.1、2和3,她們三人同樣騎著從馬廄借來的坐騎,可是大家並不曉得游擊隊的前進路線。

就在四人躊躇之際,一頭蒼俊的灰狼從草叢躍出,牠抄到馬匹前,刻意搖了搖尾巴。

「啊嗚、啊嗚啊嗚。」NO.2用奇怪的聲音和灰狼「打交道」。

「2,妳幹嘛忽然學狗叫?」NO.1翻白眼。

「什麼狗,是狼...我精通所有森林動物的語言。」NO.2臉色紅潤,炫耀似的拿出包包裡的動物學書籍,「姐姐救過牠的家人,這匹狼是來報恩的。」



「果然不正常,有夠詭異的。」

我透過霍寧的雙眼看著眼前古老、漆黑的教堂,大門封閉的鎖鍊,似乎在警告生者不要誤入歧途。

再多的警告也無法阻擋我的腳步,我必須幫索米解開頭足魔的祕密才行,但我並沒有命令麾下跟進、而是在外頭護航,畢竟無法使用Sisu的人無法正面對抗頭足魔。

砰。

我拿出莫辛納甘步槍、擊碎門鎖,堂而皇之地走進去。

這是...祭壇?

骨骸、倒落一地的古老書籍,還有腐敗發臭、放了二十年以上的魚罐頭腥味。

為祈求某種東西而獻出一切。

人在極度痛苦的時候往往把內心的願望當成是必然發生的結果,一旦按照這個思慮做出抉擇,很容易付出慘痛的代價,甚至連身邊的親朋好友也一起陪葬。

感情沒有進展的時候選擇告白是一例、誤入邪教而成為魁儡也是一例。

地上的五角星,詭異的旗幟、布簾,這些人向心中的神明虔誠禱告,卻用殘酷的手法凌虐生命。

血腥味依然徘徊不去。

毫無疑問,暗色的陳舊血跡都在宣告我內心的猜測無誤。

想到活人獻祭的可能,噁心又厭惡的感覺從我的背脊流過。

但更多的是...憤怒。

我繼續前進,嘗試找出一些蛛絲馬跡。

進入內殿,眼前是巨大的壁畫,一個又一個大小不一的圈圈不規則地散佈在牆上,圓圈被紅色顏料塗滿,全被用線連往天上的某個東西。

是鯨魚、是章魚、還是某種無可名狀的海底魚類,像是結合了每個人的噩夢所組成的超大型未知生物。

只要盯著畫像看,就有瀕臨瘋狂的恐懼感。

「牆壁上的圖紋...」

我冷汗直流,手裡捏出光點,以Sisu驅散朝內心襲來的恐怖,並緩緩朝牆上的壁畫伸出手。

「先生,你對古代的招喚術也感興趣嗎?」

對方聲音嬌柔婉轉,又有說不出的熟悉。

不論對方是誰,我不會在這裡束手就擒,因為如果我Game Over的話,就沒有人去保護索米。

但當我舉槍回去,也不禁一呆,這名似曾相似的年輕女性...有張找不到一絲瑕疵的絕美臉龐,她頭戴金冠,一身藍色無袖衫,底下則是白色的裙子和絲襪。

救世軍的女教皇.露西亞--

為什麼會出現在索米的記憶世界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541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二手索米|少女前線|內蓋夫|索米|K2|FAL|RFB|少女

留言共 6 篇留言

香蕉你個芭樂
這個露西亞應該是還沒變成救世軍之前的 算早期的嗎? 這時間線有點考倒我了

01-27 12:02

飛空動煙雪
1939年,初代的露西亞01-27 12:11
deadking
此時忍不住大喊一句「阿道夫你別再亂召喚東西啦!」(某蜥蜴快要被莫名其妙的召喚陣撈來的樣子?)

01-27 12:22

飛空動煙雪
哈哈,雖然是故意提起,希望不要偏離主劇情太遠,接下來或多或少都會提到一點證劇的人物,千湖國目前進度加快中 應該會變得精采起來(?)02-05 19:30
香蕉王
蒸蚌

01-27 12:49

飛空動煙雪
謝謝香蕉大給予鼓勵,接下來也會更加精采的!02-05 19:29
翔君
露西亞也還有登場機會啊!只是這個露西亞可能還不是之前神代認識的那個露西亞,所以此露西亞非彼露西亞(好繞口#

01-27 17:54

飛空動煙雪
只能說露西亞家族的血統十分優秀www 02-05 19:31
聖★
索米的Sisu會叫做什麼名字呢w

01-28 12:00

飛空動煙雪
目前暫時保密,不過再過兩回應該就會正式揭露了02-05 19:28
外星狗
所以這是coser 穿越遇到本尊的故事....我懂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影子是由光.....)

01-29 14:26

飛空動煙雪
露西亞本人很香的,當然裡面沒有裝著油膩中年大叔就更棒了!02-05 19:2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6喜歡★jtsai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 後一篇:[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1f1pptwUUU
就一些創作 有興趣可以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