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紀錄曾經忘記的我的記憶

作者:染楓│2021-01-25 17:28:08│巴幣:2│人氣:82
這幾天,我買了二手的,以前就想買卻買不起的《文學少女的追憶畫廊》1+2,保存的很好將近9.5成新,而且也比原價便宜,可以說真的是賺到了呢。

我隨手翻了幾頁,除了大多數中小說已經出現過的插畫,在插畫的旁邊所加註的是,在該插畫中,角色們心情的寫照,翻了幾頁,我就翻不太下去了,我的玻璃心,經不起太大的情緒起伏啊~先收起來,等之後緩緩後,有機會再拿來看。

其實《文學少女》這套書並不是我自己知道的,自家弟弟偶然推薦給我,而且還是從戀愛插畫集開始,我當初一看就迷上了,最後比我弟弟還要瘋,一口氣就把全套買齊,現在他們還擺在我櫃子裡好好收藏著,現在想想,也許我想開始寫些什麼,是受此影響了吧?總覺得如果我能寫,或許我能有所改變,如果寫些快樂的故事,我能變得快樂嗎?

是啊...從國中的某段時間開始,我的情緒狀況變成了不太穩定的狀態,我並不像故事裡的主角經歷了什麼重大的事件,讓他們性情大變,甚至是開始過度的執著,我就只是一個普通人,或許是在各式各樣的小事情中並沒有獲得抒發,累積起來,也足以把我壓垮了吧?我變得有些冷漠,對周圍的事不再感興趣,各種的提不起勁,似乎所有的一切都與我無關,也許這是自我的保護機制?發現我自己有這樣的現象後我開始苦惱,因為我知道,即使我再怎麼搞自閉,我總有需要和別人接觸的時候吧?所以我讓自己仍然保持與以前一樣,沒有人察覺也或許是沒有人在乎。

我就這樣過著「平常」的日子,但是啊,我發現人是會累的,總希望有放下擔子的時候,其實很簡單,如果我願意,我可以對任何一個人說明,或許我能獲得安慰,然而我又再次發現,我其實是個很龜毛的人,如果只是那種「沒事啦,下次會更好。」或是「別難過,我理解。」的模板發言我可是會崩潰的,如同大石頭在水面起的短暫漣漪,過了後,什麼也不會留下,那麼我情願我不花那麼大的勁搬塊那麼重的石頭,我想,我渴望的是一個真正能理解我的人,清楚我,了解我,能在我所隱藏的一舉一動之間發現我不同以往這樣的人,現在想想,這真是個奢侈的慾望啊,但是當時的我就是如此的渴望著。但是我該怎麼做?又或者是否真有那樣一個對我來說特別的人?

試探,是人們在面對不確定與未知時所採取的行動,因害怕、沒自信而產生用來保護自己的行為。

我記得,國中的國文課,我們必須要在一個學期寫六份作文,我真的是對這份作業又怕又愛啊,畢竟我的文筆技巧並不是很好,面對桌上六百字稿紙發呆個二十分鐘是常有的事,但是若我不願意開口,或許我能留下些蛛絲馬跡讓他人察覺?但是我又不能寫得太過明顯,那和直接說出來沒什麼兩樣,於是,這裡填補一點,那裏模糊一些,只要能與我的心情摸得上邊的,我總會帶點我的情緒在裡面,想著如果有人能從中看出些什麼,也許他/她就是我要找的人。然而結果呢?一堂國文課中只有五十分鐘,扣除掉思考和發楞的時間,再加上我粗陋的語文能力,更慘的事是,為了刻意掩飾所以時常拐彎抹角讓人不明所以的內容,滿分六級分的作文,拿到三分是常有的事,偶爾拿個四分,別說是讓大家知道了,拿給別人看我自己都覺得丟臉,趕緊訂正錯別字,讓老師登記分數,拿回來早點回收掉算了,這樣的舉動我到底重複了多少次呢?已經多到我自己都記起來了啊…

到我真正放棄時,是在其中一次的作文,我記得很清楚,那次的題目是《夢》,老師希望我們能分享自己曾經做過的夢,把它寫成作文和同學們分享,我當時想到了,我曾做了個【噩夢】,夢裡的我好像為了什麼事難過,我爬梯子上了我們家放置水塔的小高塔,那時候的月亮很亮,我就坐在高塔上,或許是哭又或是發呆什麼的我想不起來了,但是夢中的我很確定當時我正在作夢,因為我有懼高症,那個梯子爬到一半就不敢爬了,那高塔即使是現在成年的我都還沒上去過呢。我啊,把我這完全不有趣的夢給寫出來了。按照慣例,發回作文時,老師選了一篇她認為最優秀的作品,用她應當擅長的朗讀能力,將這篇夢境中旅遊的過程,一字一句的唸出來了,這趟夢的旅遊中各種奇妙又有趣的經過,若說驚奇的程度不亞於愛麗絲經歷的仙境也不為過,就在我羨慕他能有這麼奇妙的夢境的時候,老師問他,「啊這麼內容豐富的夢,你真的做過嗎?」,那位同學說「沒,其實全部都是我自己想的。」,在當下他說出這樣的話時,我放下了,全部都放下了,各種看似重要的一切全都放下了。

其實,我寫了什麼都無所謂吧?讓人會開心、驚奇、難過又或是共鳴,這才是重點,那誰還會在乎你寫的是什麼?即使是假的,在當下就是現實。

那麼,既然這對我來說並不是什麼好的回憶,為什麼我又要特別把這段記憶寫出來呢?

因為從我決定放下所謂的【情緒】開始,我忘了很多的事,不論好的又或是不好的,既然我無法撫平情緒,那就直接抹除挑撥情緒的事吧?就和解決不了問題就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有異曲同工之妙呢(笑)。搞的最後我像個健忘的人一樣,時常忘東忘西的,畢竟我沒辦法只挑出壞事忘掉嘛,就跟中毒的電腦與其挑出病毒不如砍掉還原比較快,現在問我後悔嗎?我想,如果我不這樣保護自己的話,在那時候我就已經壞了吧?那麼現在看來,我就只是做出了取捨罷了。

現在啊,雖然我還是個玻璃,但是我仍嘗試著去回想過去的記憶,把它們記錄下來,在我再次忘掉之前,也許哪天我好了,那麼我想我會想看到它們。

另外,我想特別說的是,這次在寫《我們能否成為朋友》這篇故事時,我算是遇上了困難,想像著晶玲的過去,感受她曾經的那份痛苦,我都不自覺的內心抽痛,如何去呈現呢?用著我所能想像到的粗陋字詞,我想我還不知道該怎麼寫出來,我真的覺得很抱歉,為了讓她能獲得幸福,我還會繼續努力的。

在此,我想先另外放出我在這段空白的期間因感受到周圍發生的事情而衍生出來的故事《世界編年史》,看似長篇故事的標題,其實也就只是個短篇故事而已,這篇故事我已經要準備收尾,大概一兩天後會貼上,希望你們會喜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525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柚葉
我覺得你很棒!

能夠誠實面對自己的人很棒,拾起那些過往將其記錄下來,我想這比什麼都還要來得辛苦。

每部作品都乘載著作者自己當下的某一部分,我想你已經把很多一小部分的自己分散給那些作品了,或許你只是想給那一部分的自己觀賞,或給予一個心情抒發的空間,但你不會知道或許還有人看了你的作品之後也產生共鳴,也受到感動或鼓舞。

世界上這麼大,一定會有一個人喜歡你寫的故事,也會有這麼一個人能懂你。

03-05 20:29

染楓
你的評論真的很有力阿,我有被戳到的感覺。

寫故事對我來說的確是一種紓壓方式,我也確實在它們裡面放了些東西

當然,我決定寫快樂的故事也有個小小的目的

讓快樂的人能快樂
不快樂的人也能快樂

如果真的能這樣的話,我就很開心了,謝謝你的鼓勵喔03-06 08:56
柚葉
不用謝。

我的留言很有力?XD
是指一針見血的意思嗎?XDD
能夠讓你被戳到(產生共鳴)是我的榮幸。Orz

我想……就算故事本身不快樂,會有種抑鬱,但結局是好的,或者故事主人翁得到救贖或變得有希望什麼的,那讀者看了也會快樂與滿足的。

03-06 11:29

染楓
是阿,我很認同,快樂是種感知,感知由對比產生

接下來我會找時間完成三篇短篇,這三篇雖然可各自成立卻又能相接連貫,當三篇都完成時,我會給它們一個完整的名字為《未曾受傷之人不懂害怕》,到時候也歡迎你來看,雖然沒那麼快就是了(汗)03-06 14:1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drewo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我們能否成為朋友?(3)... 後一篇:世界編年史...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r26620972《沉莫-南方金雪》
「為了保護自己所愛的人,寧可讓外人知道自己的脆弱,也不願表露給自己所保護的人知道。」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