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原來妳是唯一(6)

作者:陽路明│2021-01-22 11:47:10│贊助:2│人氣:62


星期五下午的球場,最能讓人心甘情願在這裡把體力給榨乾。

『學長。』

沒反應。

『學長~~~長!』

「蛤!」剛剛好不容易輸了球下來坐在籃架下休息的正清被嚇得身體抖了一下。往身後抬頭一看,看到一個綁著馬尾的清秀女孩正彎腰看著他,他趕忙站起來拍拍屁股:「學妹,妳怎麼會來?妳……妳來多久啦?」

「也沒多久啦!十分鐘而已。學長你剛剛在場上好強喔!」禹晴本來彎著腰,一下子變成要努力昂著頭才能對上正清的視線。而在正清明亮但害羞的眼神之外,她也注意到正清額頭上幾滴閃著光的汗珠。

「哈哈……還好啦……謝謝。」面對這很直接的稱讚,正清理所當然地靦腆起來。

禹晴仰望正清,從包包裡拿出面紙,要幫正清抹去額上的汗珠。原本一切都很自然,但手伸到一半她卻發現正清表情有點尷尬,才瞬間回神把手給〝萎縮〞回來,然後支支唔唔地把面紙遞給正清:『呃。學長,面紙……擦汗。』

「喔……謝謝。」

在這一瞬間,兩人周遭的空氣成份突然有那麼些許變化,被拌進了一匙尷尬,灑了幾杓曖昧。吸進胸口時能感受那滋味,有點微酸有點甜。也許這些調味讓空氣濃稠了,兩人的呼吸較平時更用力,代償是心跳有點快,臉也有點紅。

此刻不看對方的眼睛而注視對方的鞋尖的話,可以讓症狀略為緩解。

勇敢但此刻難免矜持的禹晴剛剛說才等了十分鐘,不過其實她己經在這裡待了快半個小時,欣賞正清的身手兼觀察球場上有那些人很久了。

因為她還記得小菁曾經鄭重地告誡過她:

「糖,千萬不要去接觸曉婷學姐,ok?呃……應該是說別讓她看到妳好嗎?答應我。要不然妳跟學長之間……我可不敢保證喔!」

想起表姐的話,她不自覺地抬起頭向四週張望了望。

沒想到這麼一張望,才發現幾乎所有沒在場上打球的男生,不論坐著或站著的都將眼光投注在她和正清身上。而這麼一張望,也引得這些觀眾不約而同地突然一致地朝他們鼓躁鼓掌!

Wow~~~阿清交女朋友囉!」「學長!介紹一下大嫂~~~」「這位同學還是學妹,妳的眼光不錯喔!」

禹晴從一開始被嚇了一跳到後來羞赧地笑,而正清開始追打喝斥他的那些球友。

「啐!這群人喔真是……妳不要理他們!」正清把禹晴從球場上拉走,遠離那群興奮過頭的啦啦隊。不過,一票球友這麼一鬧,他看著禹晴時胸口裡的那座低音鼓雖然還是咚咚咚咚地敲得很急,但音色似乎不再只充滿尷尬,而有其他情緒填充進去了。

『學長你等一下可以教我打球嗎?』

禹晴綁了馬尾,穿了合身T恤及剛剛才買的愛迪達運動長褲、球鞋,向正清問了這句她一年前就想問的話。

正清看到禹晴充滿期待的臉,看到禹晴的新鞋。他給了禹晴一個發自內心的微笑。

「當然可以!而且等下曉婷下課會過來。她球打得很好,也可以教妳喔!」

『等一下!』禹晴吃了一驚:『學姐等一下還會過來球場?』

「嗯!」正清一臉期待:「妳跟曉婷還沒見過面吧?她有說過她很想看看妳!」

怎麼辦?禹晴這時候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眼看再五分鐘一堂課就結束了,她得快想個藉口離開才行。

這時球場上有人喊正清,正清回頭應了一聲後,用一個溫柔的手勢跟眼神示意禹晴跟他一起回球場。儘管那眼神勾著禹晴的魂,那手勢撩了禹晴的心,但她此刻只能強自靜心回魂,伸出惋惜的小手拉住正清的衣角:

『啊!學長,不好意思。我突然想到……想到我星期一有一個seminar,所以……我想我還是早點回去準備資料好了!』

「喔?這樣啊……沒關係啦!報告比較重要。」這樣的峰迴路轉讓正清覺得有點奇怪:「那……妳路上回去小心喔。」

「嗯……」禹晴緩緩地放開正清的衣角:『那……拜拜囉!』

「拜拜……」

現在在這無可奈何的離別下兩人才藕斷絲連地視線相接,後悔剛剛總是盯著對方的鞋尖了。

轉身,禹晴緩慢地朝她該離開的方向沉重地邁開步伐。踩出第一步的同時,她大大地翻了一個懊惱的白眼,邊走腦子裡邊像中了電腦病毒一樣一直冒出關不掉的對話框……

怎麼醬?怎麼醬?怎麼醬!

橋過角度的高馬尾、高保溼度的隱形眼鏡、店員強力推薦的運動內衣、時尚感滿點的排鍊運動褲和與之顏色完美搭配的球鞋,這一身花上半個月生活費的裝備搭配了期待一年的心情,本來讓自己有十足的信心能夠釀出一個流著汗水但如蜜般香甜的午后。

但現在……

讓人振奮的陽光正從天際就迎著禹晴的面豪爽地灑向大地,但禹晴的注意力只focus在身後那正清剛剛大顯身手的籃球場上,她聽著那喧鬧聲隨著自己的遠離而漸漸淡沒了……

禹晴有點想回頭看看。她想看到學長駐足在原地,她想看到學長正目送她的背影離開,她想看看學長是不是跟她一樣不捨。

她想要學長追上來拉住她的手臂留住她。

但,真追上來又能怎樣?

她絕不能留下來的呀……





另一邊,放著隊友不管的正清目送禹晴走遠,同時心裡忖度著禹晴有點奇怪的理由,擔心著是不是自己剛剛說錯什麼或做錯什麼了才讓禹晴想走。他踱回籃架下坐著,反覆回想卻想不出什麼所以然,反而是曉婷早上告訴過他的話在這個時候浮上他的心頭。

聽曉婷說,禹晴以前就常常跑到球場來看自己打球,只不過自己不知道。

原來每次在球場上拼命(!)的時候,場下有個人偷偷在為自己打氣。

而這一年多來的每一天的每一秒鐘,有個人悄悄在念著自己、想著自己,對自己很關心。

禹晴剛剛才走,現在正清還能很清晰地讓禹晴的背影重現在腦海裡。

咀嚼著曉婷的話並慢慢地消化著的正清突然對剛才離去的背影有了一絲不捨與依戀。





『學……學長!』

不會吧?坐在籃下低著頭閉著眼想心事的正清一聽立刻抬起頭看!真的是禹晴!她又跑了回來,很喘!連說話都不太容易。

「學妹!妳怎麼又……」跟五分鐘前一樣,正清匆忙迅速地站起來。

『學長,我……我差點就忘了,這個……』

禹晴從包包裡掏出一瓶舒跑light,捧到了正清的面前。她的額上和舒跑light上都還有水珠在滴。

正清一時之間有點呆住,並沒有立刻伸手去接。

禹晴俐落地將舒跑塞進正清手中:『學長,我……還是先走了喔!』禹晴擔心會遇上曉婷,所以急急忙忙又要離開。

「學妹,謝謝妳,這瓶飲料……」

BYE!』也不知道禹晴有沒有聽到正清謝她,一瞬間她的馬尾己飄出在好幾公尺外了。

正清只能像幾分鐘前一樣,癡癡地看著禹晴再度遠去的背影,不同的是這次禹晴留給正清的不再是令人費思量的不安。這時大河馬悄悄地走到正清身後用膝蓋頂了他屁股一下:「喂!你如果沒有追上去的打算的話那先回來打球啦,該我們報仇了!」






『報一隊!』曉婷把厚重的中國思想史往籃下一扔,大搖大擺地站到正在大口灌飲料的正清面前,用狐疑的表情往四週環伺了一遍,開口問:『怎麼只有你有喝的?』接著扁扁嘴:『真沒義氣!買飲料只買自己的喔?不會多買幾罐讓大家都有得喝嗎?最最最過份的是居然沒幫我買!』

「那是學妹買給他的啦!」曉婷的勾拳揮到一半,旁邊有人插了這麼一句話。

『學妹?哪個學妹?等一下……』曉婷回過頭問正清:「是小菁的表妹嗎?」

正清〝嗯〞了一聲表示沒錯。

『她呢?在哪在哪?我還沒看過她長什麼樣子……』曉婷急忙向四周張望,要搜尋那傳說中的倩影

「她己經走了啦!」

『厚!你怎麼讓她走了呢?人家特地幫你送飲料過來,你怎麼不叫她待久一點?你有沒有留她下來打球啊?』

「有啊!但她說她星期一有個seminar,想早點回去準備。」

『什麼?』曉婷翻了一下白眼:『只不過是seminar,這麼認真幹嘛?

「你以為每個人都像妳一樣野啊?」大河馬過來插了一句:「那個學妹看起來超溫柔,漂亮又有氣質,哪像妳~~~~變性人!」

你這隻嚕嚕米!想死嗎?』

「妳呀,再不改變只怕阿清就不要妳了!」

『死河馬!你還說……』

正清看曉婷把大河馬追得滿場跑,抱著肚子笑倒在一邊。

曉婷的性向除了正清及她的「女朋友們」以外,就沒人知道了。平日這些打球的朋友一直當曉婷沒有男朋友。而曉婷身邊雖然有個正清,大家偶爾會把他們兩個配成一對來開開玩笑,但心裡都明白,這兩人除了真的真的很要好外,並沒什麼特殊關係。他們以為兩人都還是單身。

「她這次怎麼追這麼久啊?」正清在場下邊笑邊大聲喊:「喂!回來了啦,該我們了!」


===== =====  =====  =====  =====  =====



打完球後和小菁、正清一塊去吃了楊記。那油香燙口的胡椒餅和濃甜清涼的冰奶茶原本把心情哄得很愉快,怎麼現在寫個日記卻……

曉婷察覺自己停下了筆,正愣愣地直盯著手中懸在紙面上的筆尖。

筆尖在顫抖。

莫名的一股強拉人脫離現實的意識襲來,使得四週空間開始無限延伸,曉婷朦朦朧朧間覺得自己變的好渺小……

日記上的字卻巨大起來。而且依著心跳的節奏,有個不知從哪兒鑽進曉婷意識空間的人聲多事地將日記的內容給念了出來,那音質空洞且尖薄。

曉婷就困在這意識空間裡,不知多久才恢復意識。

沒想到……

這幾句大河馬的無心之言,當時聽還覺得沒什麼。但在日記上回顧時,卻發現這幾句話是重重投入心湖的大石頭。

在乎嗎?為什麼這幾句話能在心湖中激起這麼多不斷擴大的漣漪,然後波及三年前的那段心酸?

曉婷在書桌前痛苦地用力地閉著眼深吸深吐了幾口氣,覺得效果不好再衝進浴室裡狠狠地洗了把臉。

坐回書桌,她試著要不在乎這不應該翻騰的情緒,試著要把日記寫完。彷彿現在能夠把這篇日記寫完,就能證明自己已經忘記!傷,已經痊癒!

更何況寫日記是曉婷從小養成的好習慣,她不想第二次半途而廢。

於是她提起筆再試一次……






『爸我出去一下!』曉婷噠噠噠噠邊披外套邊跑樓梯的向正在看夜間新聞的趙爸大喊:『……會晚點回來不用等我。』

「妳要去哪……」趙爸一句話還沒來得及點下問號,就被淹沒在曉婷的摩托車引擎發動聲中。隨後引擎聲毫不留戀地遠離,趙爸就更別指望有什麼回應留下了。趙爸不禁要感嘆一個全天下父母都會感嘆的問題:「唉!女兒大了,翅膀也硬了。真的關不住了……」

趙爸心裡多少有點後悔自己在曉婷考上大學後給她太多的自由,搞得自己和女兒現在是聚少離多。女兒心裡在想什麼他一點也不了解,代溝好大。

不曉得女兒在外頭都在幹嘛?跟誰在一起?朋友嗎?還是……男朋友?






「喂~~~噫。」小菁看到手機上顯示的是曉婷來電,聲音就甜的像蜜。

『喂?老婆。妳還沒睡嗎?』

「才怪,我早就睡了!我在說夢話而己。」

『是嗎?那妳現在夢遊下來好不好,我在妳家樓下!』

「真的嗎?」小菁在話筒裡的聲音顯得驚喜。

沒多久小菁披了件薄外套跑下樓來,看見曉婷坐在機車上,看到自己便眼神一亮。

『菁,妳肚子會不會餓?』

小菁摸摸肚皮說:「晚上那一頓胡椒餅很撐耶!不會吧?妳又餓了?」

曉婷撥了一下頭髮:『其實我也不是很餓,只是想出來走走。陪我好不好?』

「當然好啊!妳想去哪?」

『去夜市好不好,比較熱鬧。』

「嗯,那我去換件褲子。」

『穿厚一點喔!騎車會冷的!』曉婷朝正跑上樓的小菁大喊。



                         
                          
台灣夜市的特色就是數量極端偏多的攤位,卻安置在一個極端嫌小的空間。造成的效果是分貝數異常的高,還有過份的擁擠。也許台灣人認為人擠人才叫做熱鬧吧!

夜市有吃的也有玩的,吃的有台灣出名的燒肉粽、蚵仔煎、臭豆腐、貢丸湯、花枝羹、珍珠奶茶等等……,然後各地的夜市還會有他們特殊的地方料理。而玩的包括打彈珠、射氣球、套圈圈等等……。

另外夜市的東西也物美價廉。說真的不論是化妝品或衣服,只論品質的話真的並不比百貨公司差,但價錢真的差很多。對買的人來說,只在mark上小小差了幾個字母就能便宜一半,還能不說是賺到了嗎?CD也是這樣,常常看人家在夜市上花一佰元就能買一張孫燕姿的精選,真不知道那些支持了燕姿三張專輯的歌迷情何以堪!
         
          
「曉婷~~~,妳還要再玩嗎?」小菁輕捏了一下曉婷的手心問道。

『對啊!妳不是說妳很喜歡那隻大趴趴熊嗎?』

「其實也不是非要不可啦!而且妳己經花了一百多塊了……」

『放心啦,看我的!』

小菁只好耐心看曉婷再玩下去。她抬頭看曉婷,發現今天曉婷長睫毛下的眼眸綻放著異樣的神釆。

射氣球,一次二十元,十支鏢。十支鏢全中的話可得大玩偶一隻。

現在曉婷正在玩第七次,前八鏢己經射中了八個氣球。旁邊的人都不玩了,全停下來看,後頭甚至有些許人潮聚集,圍觀的人開始替她加油!

老闆不安的擦著汗。

「九!」眾人開始鼓譟,因為第九鏢也中了!

Givemi five。』「YA!」兩人興奮的擊掌,也發現對方的手心裡都是汗。

「加油加油加油!」小菁扯著她的英雄的手臂高興的又叫又跳。

深吸了口氣後,曉婷專注的射出了最後一鏢。

半秒的寂靜後,人群裡爆出震耳的掌聲……




「要回去了嗎?」逛了快兩個小時後,小菁抱著趴趴熊,喝著烏梅汁,轉頭問曉婷。

『嗯……也好。』

雖說快午夜一點了,但是夜市裡人還是不少,尤其是一對對的情侶。明亮的鵝黃燈泡、小販宏亮的叫賣聲、各種小吃散發的陣陣香味,都讓曉婷的精神還是很振奮。老實說她還不想回家,特別是不想回去那個她剛剛才逃出來的房間、碰那篇寫不下去的日記。

走著走,漸漸的曉婷越走越靠近小菁。受了周遭其他情侶的感染,她悄悄地伸手環住小菁腰際,低下頭有一股衝動想親親小菁的臉。

「喂~這裡還是夜市耶!」小菁用手肘稍微頂了頂曉婷腰際,並緊張的往四周看看有沒有人在注意她們,因為在這很可能遇到同學。

『喔……』無奈的曉婷只好鬆開臂彎。

看曉婷一臉落寞,小菁有點過意不去,手指拉著曉婷外套的角角,正想說些什麼補救補救……

『今天我睡妳那好嗎?』

曉婷突然提出這個要求,小菁覺得有點驚訝但還是非常高興:「好啊……」

『那妳幫我跟我爸說一下,我爸一定還在等門。』曉婷撥了電話交給小菁:『就說我在妳那聊太晚了!』

「喂?」電話接通了,小菁用很正經的語氣說:「伯父嗎?嗯,我是怡菁,曉婷在我這裡……」

「伯父要跟妳說話!」小菁把手機還給曉婷。

『喂爸。嗯~~~~,我知道……旁邊沒有別人了啦!只有小菁跟我而已啦!好……爸晚安!BYE!』

曉婷掛了電話後,小菁趕忙問道:「怎樣?」

曉婷小小力的捏捏小菁的臉:『搞定!』

YA!」小菁歡呼的聲音還把身旁的另一對情侶給嚇了一跳。




隔天早上,小菁被窗外的鳥叫聲吵醒,而曉婷是被小菁一個頰吻給吻醒的。

曉婷睜開眼:『早,老婆。』看小菁已經梳洗完畢,套了件長裙,就開口取笑她:『嘻……妳怎麼這麼快就把衣服穿上了?』  

小菁伸手輕打了曉婷一下,手接著往曉婷的胸口偷襲。嗔道:「誰叫妳比我還有看頭,我幹嘛沒事在妳面前自討沒趣。」

曉婷抓住小菁的手,擁小菁入懷:『沒有的事,我最愛小菁了,在我心裡她最有看頭!』

小菁知道曉婷哄她,她在曉婷懷裡扁著嘴刻意佯裝出一臉不屑。看著小菁的傲嬌神態,曉婷則刻意撐大了眼瞅著她逗她等她回應。兩人互瞪了三秒鐘,小菁投降,輕笑一聲閉上眼緩緩的吻向曉婷。曉婷偏了偏頭:『等一下,我還沒刷牙呢!』

「沒關係,我不介意。」

曉婷聽後呆了半秒,嘴脣便讓小菁給牢牢地貼住。

小菁的愛意蘊融在她雙脣的溫柔中。那沒寫完的日記、刻在上頭的不安悸動的心情,曉婷藉著小菁此刻給她的力量,奮力將之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她環住雙臂,滿足的抱著小菁,讓小菁抱著。

〝小菁才是我的唯一,擁有小菁對我來說就夠了!〞

曉婷在心中這樣用力的告訴自己。







本篇後記:

在文中對於夜市的描述,是屬於20年前的夜市的。那時夜市真的可以找到便宜又大碗的東西,不管是吃的或用的。曾幾何時,這樣的好康在夜市已不復見了。

至於小菁和曉婷在公眾場合對於情感和肢體動作的小心翼翼,那也是20年前的民情了。很高興台灣現在同性情侶已不用再那麼遮遮掩掩,能夠勇於表達自己的性向與愛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4947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愛情小說|長篇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urr67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原來妳是唯一(5)... 後一篇:原來妳是唯一(7)...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33194542常在網路上發言的人
有時言語造成的傷害甚至比刀子更加銳利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995782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4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