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DIVINA INCLINA第八章Part.4

作者:NightFly翔│2021-01-22 03:43:18│贊助:4│人氣:49
第八章-新任務
Part.4-長者與顧問



  「你們看那!是亞人!還有柳跟克蕾絲妲!把他們四人跟著綁上十字架!」貌似領頭的男子以長杖指向娜維亞一行人,他的長袍雖與同伴們皆有著類似的花紋,不過連帽的左側卻有著小物件。而他身旁的十名魔法使們便開始向眾人逼近。

  「真是大陣仗。」說完這句,娜維亞以右手抓著身後長槍的槍柄,領著同伴們前進,夜羽等人也各自擺出備戰姿勢。儘管雙方不見得會開戰,娜維亞等人也不願意擺出一副虧欠眼前這群魔法使的模樣。

  「我們才剛經歷完保衛普洛雷特的戰爭,你們便打算對我的同伴行刑?這是什麼意思?」抬起下巴,娜維亞瞪視著眼前比自己高一顆頭的男子並質問對方。看著其餘九人以他為中心將娜維亞等人圍住,對方的連帽上也有著小配件,顯然這名男子是那名領導的副手。

  「梅森娜勒莎在這場戰役中所受的損害最小,很明顯有人私下與惡魔合作。而根據上層會議得出的結論,兇手為森林內的所有亞人,以及柳家族。」那名副手高傲地回應著。

  「我都不知道普洛雷特巡守軍有這麼大的權力能在高級顧問們的眼皮底下動用私刑。而且還肆意沒收所有居民的長杖?」認出連帽上的裝飾是巡守軍的配件,米莎冷笑似地開口。她走至娜維亞身旁,毫不掩飾自己的厭惡,並再度開口,「離戰爭結束也不過幾天,這種草草結束的調查結果是首領以及高級顧問們會做的事嗎?你們隨意指控柳女士一家,不怕愧對於女神嗎?」

  「證據在這。」那名副手不屑地現出一卷來自高層的文件,上面以通俗語寫著拷問亞人的指令。

  「沒你們可以辯駁的餘地,動手!」

  「誰敢靠近一步就試試看!」揮著長槍,拉出半月狀的安全範圍。娜維亞為了守護同伴以及他們的清白,毫不猶豫地與整個普洛雷特槓上。

  至於她有膽量這麼做並不是因為愚蠢或是過於自信,而是清楚明白這又是高層在欺壓梅森娜勒莎以及亞人們。等到同是普洛雷特高級顧問的米拉‧柳出現,情況很快便會逆轉回去。

  前提是米拉要先為她自己與雪月證明清白,在多數贊同惡意欺壓梅森娜勒莎的高層中證明清白。

  「我們兩位亞人可是來自達拉米的大家族,你就不怕傷害我或是我的同伴們會直接得罪達拉米高層?可別忘了目前可是冬季,達拉米正在女神祭的熱頭上呢。」斯諾狡猾地出言威嚇對方。

  確實受斯諾的話術影響,那名副手先是一愣,接著又恢復先前的高傲態度並開口,「也許你們兩個長著尾巴的雜種可以逃過一劫,但柳與克蕾絲妲可沒這麼好運。」

  「所以亞人有做錯什麼嗎?」

  小女孩的聲音從這支隊伍中傳出,那名副手與他的部下們定睛一看,只見一名有著翅膀的亞人女孩一臉天真地望著他們。

  「亞人孤兒?」

  亞人?該不會...糟糕,翅膀居然轉化失敗。聽見對方的話,薟榙下意識摸向背後,當她感覺到自己的翅膀只有變小,內心立刻慌了起來。

  既然都出錯了,那就善用亞人與梅森娜勒莎居民的假身分吧。薟榙下好決心,內心不再慌亂,而是開始盤算著下一步並再次開口,「孤兒又怎麼樣?我也是梅森娜勒莎的一員呀。拿出你們的證據,證明梅森娜勒莎有罪呀!」她說得十分大聲,刻意讓跪在地上的居民們都能聽見。

  看著薟榙與對方對峙,夜羽等人不禁暗自捏把冷汗,萬一中途出了差錯,一切可就到此結束了。

  「一是柳高級顧問在戰爭中並未在梅森娜勒莎應戰,二是人人都知道惡魔有著極強的性慾,肯定會找上女性。而在梅森娜勒莎之中,亞人是最不可信的。」跟著走來的巡守軍隊長傲慢地回應著。

  聽見對方只是把偏見、歧視與惡意整合成一句毫無邏輯的話,薟榙內心瞬間燃起怒火。

  我努力了50多年,目睹數次計劃失敗以及親友的死去......難道就是為了救你們這群敗類嗎?

  「拿出證據呀,拿出能證明我與惡魔勾結的證據。」看見那名副手腰間掛著的皮鞭,艾里妃媞不自覺的走向前護住薟榙。不過這話她說的倒是有點心虛,因為她身後的薟榙正是惡魔。

  「看這傢伙穿的不同於其他孤兒。小鬼,你的雜種母親是死於戰爭的吧?那麼你可能與惡魔有過接觸。」那名副手又開口了,又指出薟榙與其他孤兒穿著十分不同。

  可惡,一開始不該站出來的,我只能走險路了,如果幼兒受到傷害......這些居民會怎麼做?雖然現在這副身體不如原本的抗打,但應該不至於死。

  「才沒有!不許你汙辱她!她是我驕傲的媽媽,也是偉大的魔法使!」

  「看來不讓妳這亞人吃點苦頭,妳是不會乖乖吐實的。」

  這笨蛋在幹嘛?看見那名副手臉色一沉地準備抽起皮鞭,艾里妃媞這下確定至少這支巡守軍會對任何亞人出手,只要得到默許。

  當少女正想先發制人,卻被巡守軍的隊長以法術擊飛,她的一舉一動都被對方看在眼裡。而現在,他的副手可以開始替他拷問了。

  「你憑什麼傷害她?」不是假裝,而是出於內心。薟榙憤怒地大吼著,小女孩的聲線更是為這聲怒吼加分。不少居民已經站起身,開始叫罵。儘管她寧願不要這種效果。

  「只有女神才配擁有翅膀。你們這些亞人褻瀆了神聖的存在,所以才會被女神唾棄!」

  「女神才沒有這麼說!」

    隨著薟榙的反駁聲落下,緊接著是響亮的抽打聲以及女孩的尖叫。那記鞭擊,在薟榙胸前留下一道血紅的傷口,直至腹部。

  在居民們更加憤恨的咒罵聲中,那名副手表情更加猙獰,高舉的手便要揮下第二記。

  啪的一聲。只見夜羽護住薟榙並以長弓打退皮鞭,只有他自己知道是受了什麼刺激才會使他願意保護惡魔。

  就在皮鞭還停在半空的那刻,斯諾與拉帕分別從兩頭襲擊那群魔法使。他們各自挑了一個目標,如同魔物一般咬起長杖並甩的老遠,並給被壓制的對方下巴一拳,那拳足以使對方暈眩。

  娜維亞趁著混亂,以槍柄刺向那名隊長,並順勢以槍頭的平面狠狠往對方頭頂敲去;米莎以法術鎖鏈將三名魔法使綁起並扔飛;雪月趁機以法術解開部分被綁住的居民,讓他們解放其他人。

  就連伊斯克苶也獨自與一名魔法使對峙著。牠靈巧地閃過對方的法術攻擊,並抓緊時機以具有干擾效果的高鳴牽制對方,隨即以鋒利的腳爪襲向對方拿著長杖的手,迫使對方鬆手。

  至於被解放的居民們雖無法取回長杖,依舊拿起身邊任何可用的物件,將這支巡守軍團團包圍。

  這11位魔法使狼狽的聚在一塊,其中沒有長杖的三名魔法使更是驚慌失措的亂叫。

  這大概就是普洛雷特的A級檢驗不比芬奧嚴格導致的問題吧?堂堂巡守軍被一群少年少女擊潰。也許他們有著不輸米莎的破壞力,但在擠成一團的情況下,誰也不方便施法術。

  離那支巡守軍遠一點,誰也都別亂動。

  一個成熟且有些滄桑的男性聲音在眾人心中響起,所有人頓時皆停下並茫然互望。能做到這種規模的心電感應,若沒有村長級別以上實力的魔法使,是不可能達到的。

  「終於來了,高級顧問。」收起長槍,娜維亞撥了撥瀏海說道。

  但這聲音不是柳女士,接下來能不能發展成能讓小羽安心的結局呢?


  ── ── ── ── ── ── ── ── ── ──


  朝著混亂的人群走去,一名留有蒼白八字鬍且身穿雪白色長袍,帽沿與袖口有著葉綠樣紋飾的老人不悅地開口,「我說離他們遠一點,沒聽清楚嗎?」

  說完,他便釋放了強大的魔力,震懾著在場所有人。包含那支巡守軍。

  好可怕的魔力,這就是高級顧問發火時的樣子嗎?雙手拄著長杖才能勉強支撐自己站立著的米莎,低頭看著草地並冒著冷汗。雖然草地沒有什麼好看,雙眼卻瞪的老大。

  被那名老人的怒火嚇著,還清醒著的居民紛紛拖著同伴們後退,直到留下一個足夠大的空間給那支巡守軍。

  收回魔力,那名老人抽出鑲有鐵灰色魔能晶石的長杖,另一隻手則拉下自己的連帽,他再度開口著,「我的占卜果然沒錯,並沒有受到任何黑魔法侵蝕而出錯。」

  占卜?聽見對方的話,雪月從腦海中搜尋以前曾聽米拉提過一位行事風格強硬的高級顧問,他有著很深的法令紋和蒼白的八字鬍,表情總是嚴肅,晶石的顏色為鐵灰色,而他最得意的法術是不屬於三種分類中的占卜術。

  「誰允許你們擅自攻擊普洛雷特的軍隊?」嚴厲地開口,老人冰冷的目光瞪視著梅森娜勒莎在場的居民們。這舉動完全無法給人認為他是站在梅森娜勒莎的立場,不過村民們的暴動以及娜維亞等人擅自與軍隊開戰的行徑確實不妥。

  說到底,娜維亞也是想以柳家族的勢力在這場紛爭中當作靠山。但好巧不巧,先抵達的並不是米拉,而是她眼前這位老人。

  「梅森娜勒莎居民的處分會由來自瑟莎娜的高級顧問決定,至於你們!」老人在最後一句怒吼同時望向巡守軍,並一杖打落隊長的標誌,這才再度說道,「我記得會議結果是要你們把居民架來,而非動用私刑吧?來自螢火(Kayts)的諸位。」

  隊長向眼前的老人跪下認錯,隊員們也跟著他的舉動。他們顫抖的聲音顯示內心的恐懼,這與先前跋扈高傲的樣子差多了。

  「如果大人您不介意,待會便把亞人們架去瑟莎娜(Snezana)森林。」

  冷笑了幾聲,老人順了順自己的鬍子便開口道,「看來你連我是哪位高級顧問也不曉得。我是來告訴辛勞的各位一件好消息。不久前高層便證明了亞人有罪的證據是偽造的,原想前來告知各位不必搬運罪犯了。但看來,現在你們犯了至少一條律法了。」

  「慢著,珀羅克。」

  米拉的聲音從娜維亞等人身後響起,當他們轉頭時,只見米拉與另一名留有山羊鬍的老人朝他們走來。

  那位山羊鬍老人的長袍風格與那群來自螢火的魔法使相似,不同的是他外搭了件由魔物絨毛與皮革製成的無袖外套,而那些紋飾則是繡在那件外套上,無法辨別在外套遮蓋處是否也有紋飾。

  看見米拉走來,娜維亞他們紛紛向兩邊退開。讓出一條路給兩人通過。至此,娜維亞的心才鬆了一口氣,她認為只要米拉在,以及根據八字鬍老人的言論推定,這次事件應該能和平落幕。

  「珀羅克,把這些無賴留給我處理,別帶回瑟莎娜的監獄。這些無賴就關在梅森娜勒莎就行。」米拉冷冷地開口,眼中那帶有恨意的怒火正燃燒著。

  「他們已經放你出來啦?柳。看來妳受了不少刁難。」名為珀羅克的八字鬍老人,皮笑肉不笑的打著招呼。

  「我沒時間與你閒聊,等我安頓好我的家鄉,我會抽空拜訪你的。這次多虧你與其他瑟莎娜的高級顧問證明我與梅森娜勒莎的清白。因此,請你讓開,就由我來處置這些人,當作對普洛雷特的回報。」沒有任何笑容,也笑不出來。米拉不耐煩的開口,至少從口氣上的感覺完全不像是在道謝。

  「你覺得我會聽命於妳,還是你身旁的蘇珀?」

  「蘇珀爺爺也在?」雪月的驚呼打破了當下冰冷的氣氛,隨後她才意識到自己愚蠢的行為,羞恥的低下頭,整張臉蛋紅了起來。

  「抱歉......我忘記在其他人面前要稱呼您為『長者蘇珀了』。」為了逃避自己製造的尷尬氣氛,雪月趕緊向蘇珀道歉。但頭依舊沒有抬起,可能是因為那兩名高級顧問也在場的原因吧。

  山羊鬍老人也拉下自己的連帽,與米拉以及珀羅克不同,他的臉上掛著慈祥的笑容。雖然看起來飽經滄桑,卻幾乎沒有皺紋,看起來與珀羅克年齡相近。再加上衣著風格,給人十分親切的感受。完全看不出來是普洛雷特的最高領導者。

  「抬起頭來,我親愛的雪月,我親愛的孫女。原來妳先前沒有認出我嗎?我是妳的蘇珀爺爺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4935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NightFly翔
營火森林的服飾風格,我是採用亞美尼亞人的傳統服飾風個。不過亞美尼亞的傳統服飾的紋飾顏色不限於黃、黑、紅三種,而是更為多變、複雜且精美,是十分值得欣賞的活文化哦(要珍惜還活著的文化W)。
而螢火的Kayts則是將亞美尼亞語的「火花」音譯成羅馬拼音。

01-22 03: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nightfly3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DIVINA INCLI... 後一篇:DIVINA INCLI...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ulinejulineALL
歡迎來看MY刺繡和不織布吊飾作品~>///<非常謝謝~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3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