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轉】《日本恐怖實話:短篇集6篇》

作者:ღ茉律│2021-01-21 16:38:34│巴幣:0│人氣:141


[前言]


1.各位安安,好久不見。

比起以往的單篇長文取材經驗,這次是以簡短的個人實話怪談構成的長文。

文風上會拿掉以往的個人特色,以此不會有太多氣氛營造或者細節描述,所以乍看之下應該就跟一般日本怪談沒什麼差別就是了。

本篇提供六則故事,對只是想看日本怪談的人來說可以粗淺的去閱讀而想去了解日本文化的也可以對故事本身加以咀嚼。

2.取材內容來源是近幾個月跟日本的怪談師線下交流來的故事。

入手很多很有趣話題的當下其實第一個想法是想分享給版友

(譬如日本近幾年一直在談的事故物件相關話題)

但鑒於常被油土伯等未告知情況下擷取文章一部分擅自使用

此故,請容筆者再斟酌一番。

3.另、怪談或者都市傳說雖然聽起來很非現實,但依舊有其現實根據存在。

筆者在樂於分享其根據的同時,為避免內容隨意被使用,會在文內參雜一些可以讓細心的版友提出修正的地方,除了防止未經授權的非學術性利用之外也能同時促進推文版友的交流。

4.看文中如果有任何疑問歡迎推噓文發問,我會盡可能的回答各位

===

題目:在食指前端(人差し指の先)

在某一場關西辦的怪談Live結束時,有一位第一次參加的女性在活動後的酒會時跟我搭了話,並跟我談起她自身的體驗。

這位女性的名字姑且換她做明美小姐,從對談的感覺上應該是個個性開朗的人,但是總覺得行為舉止上像是被禁錮上一層無形的枷鎖,要具體來說的話,應該就是頭部可以侃侃而談,但是頭部以下像是假人一般被固定在原地。

當我問起她關於這件事的時候,她也很直白地說這就是問題所在。

明美小姐如我所觀察的一樣,算是個性開朗的那類女生。抑或說,跟其出身地的印象完美契合的那種大剌剌的感覺。不過這樣的她有一個習慣;就是不管在哪種情緒之下,只要太過激動便會無意識的把食指指向別人。

她自己本身也知道不是什麼好習慣,也曾為了這個習慣與許多人變成了人生過客的關係,但是對她來說最重要的親朋好友都還在身邊,雖偶爾會調侃她的壞習慣卻也都沒特別說什麼。

「這就是明美的個人特色吧。」

事情發生在某一天與朋友在外面逛完街,於某間巷子裡的咖啡廳歇腳的時候。那天一如既往與朋友坐在窗邊座閒話家常,說到正激動處時不自覺地又舉起右手食指指著朋友的鼻子嚷嚷起來,也在此時明美小姐的眼角莫名的瞄到了什麼。

在咖啡廳窗外有段距離的人行道上,不知何時有個全黑的影子佇立在那邊。

她恍神的盯著看了一會,輪廓上來說似乎是個有著長頭髮的女生,但不管明美小姐多用力地瞇著眼睛想看清楚,依然就如影子般一樣,只有一片漆黑。雖然感覺有點不舒服,但對方也沒有怎樣,於是明美小姐便如往常般在與朋友閒話家常之後結束了一天。

在那之後雖然沒有什麼異狀,但只要跟別人談話時無意識的將食指指向對方,那個黑影總會莫名地在被指的人身後一段距離出現。最一開始明美小姐還沒特別在意,直到後來發現黑影每出現一次,都在微妙的在縮短著距離時才覺得開始恐懼。

譬如說某次在酒會時,如往常般趁著酒興指著同事大笑了起來,黑影也不知何時在店裡最深處的廁所附近出現了。在看到黑影的同時酒也醒了一半,但很快的隨著話題的熱絡便又忘記黑影的事情,可是當明美小姐又再無意識中將手指向別人時,赫然發現那團黑影已經從廁所附近移動到離廁所最近的一桌客人身後。

想當然爾明美小姐反常的提早了離開了那一次的酒會。

在注意到這件事不久之後明美小姐便去附近的神社請神主做了祈禱儀式。

但是事情依然沒有改善。

「如果在完全密閉的狹小空間,且在你的視野中只有牆壁的情況下指向別人的話,黑影還會出現嗎?」

「會的,在對象的身後牆壁那裡莫名的會有淺淺地、類似污漬的東西突然出現。」

「這還真難辦阿…」

這不由得讓人想起日本古來就有「凡是在尖端處皆有靈魂寄宿」的說法,但是否與明美小姐發生的事情有關聯我就不敢下結論了。總之在當天的對談結束後,便介紹她認識的靈媒師,請她在需要的情況下自行跟該人物聯絡,對方滿懷感激的道了謝之後就各回各家了。

之後過了一段時間我突然想起這件事,便私下透過靈媒師詢問這位明美小姐的情況,得到的結論是這位靈媒師也看不出什麼端倪,於是以不收錢的祈禱師形式給了對方建言,而明美小姐自那之後便沒有再與我們有任何交集了。

===

題目:隧道裡的塗鴉(トンネルにある落書き)

這個故事是某位粉絲透過推特聯繫我,並讓我在活動上拿來使用的故事。

事情發生的時節剛好是像這樣的冬天,凌晨一口氣下降後的氣溫讓人難以從被窩裡出來,而提供故事的這位,我們稱他A先生好了,他在小學的時候便對早起這件事情非常排斥,在冬天的時候更是上學遲到的慣犯。

每間小學通常會有指定使用的通學路*1,而A先生如果要從家裡走指定好的通學路上學約要大概徒步20分鐘。但是從通學路的中段開始有一條捷徑可以讓A15分鐘內抄到學校,所以每次在感覺快遲到的時候便會瞞著父母師長抄近路上學。而這個捷徑的途中有一段路會經過隧道,某天在A先生進到隧道時發現隧道內的牆壁上畫了一些東西。

那是大概直徑20公分左右,只有兩層的同心圓。內層的那個比較小一點,與旁邊另一個一模一樣的同心圓成對,看起來就像是一對眼睛。

A先生以為是住在附近的小孩無聊畫的塗鴉,便沒有多想就這麼走了過去。

而在隔天,在A先生又經過那個隧道時,發現不知何時又被加上了鼻子和嘴巴,明顯的已經看起來像個人臉了。但似乎不只是如此,每當經過那個隧道時總會在那張人臉上多上一些東西,經過一個月之後,甚至變成了一幅與真人相去不遠的肖像畫。

那時A先生總覺得好像在哪看過那張臉,但更多的只是覺得畫這幅肖像的人身手不簡單,並沒有多想。

就在畫完成後過沒多久,突然遠房的親戚傳來噩耗,與是家人們便帶著A先生去參加了家族葬禮。當A先生在葬禮場看到遺照時,不自覺的「啊!」的叫出了聲音。

那張臉無疑地就是隧道裡畫的那幅肖像畫。

在家族葬禮結束後回到日常生活的A先生又開始了慣性遲到的生活。就在他又抄小路進到那個隧道時,那幅跟遠房親戚一模一樣的肖像畫卻已經不見了。至於為什麼在那個隧道理會有遠房親戚的肖像畫、又是誰畫的,到現在依然是個謎。

===

題目:二手手機(中古スマホ)

這是之前跟我們一起喝過酒,還在OO大學就讀的T所提供的故事。

T是外縣市出身,因為考到都心圈的大學,於是便離開雙親隻身到了都會區找房子和工作。畢竟老家給的資源不多,只能一邊打工賺取生活費和學費,並一邊斤斤計較每個月的開支。就在某日他從高中開始使用的智慧型手機出了問題,在判斷無法使用的情況下,思考著如何是好。

如果要去一般電信公司購買,哪怕已經有綁約也會是筆不少的開銷,在節約生活的前提下,T便到附近的二手手機店挑選了一台不錯的二手機之後,心滿意足的回家了。

在使用二手機的兩個禮拜後左右的某天深夜,突然有個沒看過的電話號碼打了過來。在睡夢中的T反射性的接起電話。

「喂…?」

對方沒有任何回應,而T又喂了幾聲後沒想太多便直接把電話掛掉。

從那之後那個沒見過的電話號碼都在晚上、以每周一次的頻率打到T的手機,但是當T接起來一樣都是沒有回應。在不堪其擾的情況下,T直接將這組號碼設為拒接,心裡想著「這樣就沒問題了吧」,便沒在此事上多加琢磨。

某日,T有事要打電話給大學同學詢問事情時,打開手機的通訊錄時,發現拒接的電話號碼不知何時登錄在通訊錄裡。T那時一瞬間覺得不太對,畢竟記得當初是將這組電話設為拒接才對,而且通訊錄裡該組電話名字的地方,居然打上了「我」這個字。於是T當下就把這組電話從通訊錄刪除並再次設為拒接。

同天晚上,睡意正濃的T突然被手機鈴聲給驚醒,拿起來一看,是今早才剛刪除的那組電話,且上面顯示的名字也如早上所看到的─「我」。

T試著去想說可能是操作失誤或者是設定刪除的哪個環節自己手殘按錯,但不管如何解釋都說服不了自己。不管如何,先跟對方表達不要再打電話過來這件事才是最優先事項,T便不再多想直接把電話接了起來。

「喂!你他媽是誰啊!這樣齁森嗎!?不要再打過來了!」

正當火氣正盛的T劈頭罵出這句話後的下一秒,瞬間只覺得毛骨悚然。

「喂!你他媽是誰啊!這樣齁森嗎!?不要再打過來了!」

從話筒那裡,T聽到了自己的聲音。

正當T意識到跟他講電話的「人」是在自己房間這件事時,他下意識的把手機拿到面前準備把電話掛掉,只是不知何時手機螢幕已經在通話模式之下開啟自拍鏡頭。

畫面中除了T之外,在其身後還有一個女人。

T不由自主地叫出聲後便往玄關的地方猛衝,在走廊外的公共燈透進租屋處時T回頭一看,房間裡並沒有人在。之後,T便額外花了一筆大錢,除了把該二手機拿去寺廟裡供養之外,還去電信公司從新加購了一台新機,至此以後便沒有再發生什麼奇怪的事了。

(筆者補助:這篇其實後來筆者有找到網上有一模一樣的故事,但是因為結尾被修改的還
算不錯,加上版上似乎沒有OP所以就特別放上來)

===

題目:信箱孔裡的是(郵便受け*2から)

我知道各位想到什麼(),但是請先讓我說下去。

這是在一位叫做有紀(假名)的女生她還是小學生時所發生的故事。

那天因為有社團活動的關係,有紀比平時還要晚一點到家。她說她不知怎麼地只要回想到那天的事,腦中先浮現的總是那片被染的一片通紅的天空。

當她回到了公寓、爬上樓梯、到了家門口時,卻提不起把鑰匙插進鑰匙孔的勇氣。

要說為什麼,是因為門上的信箱孔被翻了起來,裡面有一雙眼睛正看向她。

也就是說,有誰正在從家裡透過信箱孔看向有紀。

「注意到的時候只覺得毛骨悚然。雖看不到對方的全貌,但皮膚異常的白,信箱孔較低所以對方看向我這裡的時候眼睛是往上吊的,光是想想那張半臉就覺得可怕。」

感到害怕的有紀直接就離開了。

本來想著去媽媽上班的超市,但因為有段距離,再說當下那個時間媽媽也差不多在回家的途中,於是便選擇在媽媽回家時會經過的公園那裡坐著等,但是奇怪的是總是遲遲地等不到媽媽的身影出現。

「會不會媽媽從其他路先回家了呢?」

有紀這麼想,於是便提起勇氣再次回到公寓,但是當她靠近家門口時--

「嘰─」的一聲,信箱孔又被翻開,那雙眼睛依然在看著自己。

當然,害怕的有紀只能再度離開,但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便在家附近晃來晃去。

就在有紀回神的時候,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

雖然信箱孔的那對眼睛令人感到害怕,但晚上的街道亦讓人覺得膽怯,於是有紀再次鼓起勇氣回家。

令人高興的是,這次她發現爸爸的車子已經停在樓下的停車場了。

於是她趕忙上樓、回到家門前,那雙信箱孔裡的眼睛如預想中一樣已經不在那裡。

就在心裡好不容易鬆了一口氣並將手搭上門把準備開門時,爸爸鐵青著臉走了出來並默默的把門帶上,接著帶著有紀走到停車場後這麼跟她說道:

「媽媽死掉了。」

原來爸爸在進到家門時,發現有紀的媽媽已經在寢室上吊自殺。

在那之後有紀並沒有特別留下什麼記憶,只知道媽媽大概是在中午過後自殺的。

那如果是這樣的話,信箱孔裡的那對眼睛又是怎麼回事呢?

「這我就不知道了。雖然我有在當下把這件事跟爸爸還有警察說,但實際上爸爸在回家前門都是有上鎖,且裡面並無被侵入過後的痕跡。雖然我有想過會不會是媽媽為了不讓我看到遺體,才用那種方式把我擋在門外,但是那張半臉明顯地不是媽媽的臉。」

至於從信箱孔裡偷窺的那雙眼睛到底是什麼東西,應該也不會有人知道吧。

===

題目:在深夜轉動的門把(深夜のドアノブ)

這個故事是LIVE的現場粉絲K先生的事後投稿,大家應該多少有從本人那聽過這故事才是,請各位讓我不客氣地在這裡再口述一次吧。

大概在將近半年前左右的某個晚上,據K先生所說約是深夜0點超過的時間吧。

那時他剛洗完澡看著電視,突然間從玄關那裡傳來門把「喀擦喀擦」的聲音。

他住的地方是那種隨處可見的五層公寓,格局是單間套房,所以房間和玄關是沒有什麼明顯的分隔方式,直接就能從客廳看到在玄關的大門,而似乎是有人正在轉動著門把。

K先生戰戰兢兢的走到門邊透過貓眼看向外面,是位年約20出頭左右的年輕女性。

因為對方的頭是低著的所以看不太清楚長什麼樣子,但是K先生也沒有那種會在三更半夜來找他的女性朋友,所以當下很容易就能判斷出應該不是自己認識的人。話說回來,在這種深夜時間跑來拜訪人家,不按門鈴就算了還直接轉動門把,說是失禮、講她居心不良都不為過。

正當K先生這麼想時不由自主的火氣也上了頭,當下實在很想把門打開當著對方面臭罵一頓。但其本身的性格算是公認的膽小鬼,也因此自然不會有那種跟對方當著面幹的勇氣(更何況是三更半夜不明來歷的女子)。結論就是,K先生只敢透過貓眼默默的看著外面的那位女子。

不久,那位女子也沒特別再做些什麼,便就這麼離去。

整體來說算是有點讓人不太舒服的經驗,回頭想想或許也有可能只是其他樓層的住戶搞錯了,很快地這件事情就被K先生拋在了腦後。可就在當晚,同樣的時間點,門把又「喀擦喀擦」地響了起來。他再次透過貓眼觀察,依然是昨晚的那個女生,但不同的是依稀聽得見這女生似乎正嘀嘀咕咕地說著什麼。

「開門啊…快點開門啊…」

聲音聽起來有氣無力,但卻不停著重複著同一句話。

如之前所述,K先生的性格本來就是膽小鬼,但哪怕是如此再放任對方這樣搞下去也不是辦法,便透過門這麼大聲叫道:

「到底是怎樣啊!造成人家麻煩了不知道嗎?請回吧!!」

K先生鼓起勇氣提高了聲量表現出自己氣憤的樣子之後,明顯地一瞬間便安靜了下來。

再次透過貓眼看出去後,那位女子已經不在了。

這樣的話那位女性就不會再來了吧,K當下是這麼認為的。

不過隔天,還有隔天的隔天,那個女生都在同一個時間點跑來,同樣地「喀擦喀擦」地轉動著門把。當下其實是想直接叫警察的,但是因為也沒遇到什麼實質性的被害,於是想說先跟管理公司的人商量一下這件事。

「雖然難以啟齒,但其實我們心裡已經有底了…」

在聽完K先生的描述後,管理公司這麼說道:

原來在K之前的房客因為與其交往關係的女性產生了磨擦,且那女生幾乎每個晚上都跑來這間房子前拍著門大哭大鬧,其他房客因受其影響所以時常跟管理公司抱怨該事。

「或許是那個女生又跑來了說不定,我們會與之前的住客取得聯繫詢問看看。」

不久,正當K認為這件事差不多解決了的時候,管理公司跟K說,來騷擾的並不是當初那位女性。想當然爾,以為終於可以把這麻煩是擺脫掉的K當然是無法接受這種回答,追問著管理公司的人是不是哪裡搞錯了?真的不是當初那個女的嗎?只是管理公司方面有難色的不知道如何啟齒,後來雙方鬧到僵持不下時,才這麼說道:

「當初那位女性,似乎在幾個月前就已經自殺了。」

聽到這番話的K便想也不想的便直接搬家。

或許那位女性到現在也每晚前往那裡,不斷「喀擦喀擦」地轉著門把,試圖進到那間房子裡也說不定。

===

題目:枕頭邊(まくらもと)

我現在要講的就是拿來做結尾的那種,讓人覺得不太爽的故事()

投稿是來自K縣一位叫做和音的朋友。

她可能因為本身沒有特殊體質,也沒有過任何靈異體驗,所以比起一般人算是很熱衷在聽恐怖廣播和追蹤各種Marvel的情報。

和音每天的生活規律簡單來講就是,早上是大學生、下課後打工、與打工的同事或朋友喝一杯、回家之後開著恐怖廣播或者怪談朗讀的影片邊做著雜事,而到洗澡睡覺之前廣播會一直放著。

差不多躺好等待入睡的這段時間,她會拿起手機、側在床邊看5ch*3是否有些新的恐怖情報又或者別人投稿的鬼故事。

某日,和音差不多順著往常的規律躺在床邊看著投稿的體驗談時,倏地感覺床旁邊的下方有什麼東西跑了過去,接著身後的床明顯地凹陷了下去。

「欸!?什麼東西?」

和音回頭一看,原來是她養的喚做「恰吉」的黑貓。

恰吉只是靜靜的躺在那裡,對和音的行為也沒有多做反應。

「什麼嘛~果然是自己嚇自己。」

她正想去摸恰吉的頭時,恰吉突然自行將頭抬了起來看著和音的身後,順著視線看了過去,發現是衛浴廁所的方向。

人家常說動物看的到人看不到的東西,雖不知道真假,和音也算是相信這種說法,於是便壯起膽子打開衛浴廁所的燈,除了換氣用的窗口之外是打開的之外倒也沒什麼特別的,於是隨意的查看一下之後和音便又倒回床上看著恐怖故事醞釀睡意。

奇怪的是,這次明顯的傳來了什麼東西的視線。

要說是恰吉的也不太對,因為視線是從前方來的,卻前方什麼都沒有。

「可能是今天太累了吧,有點想多了。」

和音安慰著自己,試圖回到手機中那篇別人投稿的體驗談。

那篇體驗談的故事鋪陳倒是很引人入勝,是在講某個喜歡看恐怖故事的人在睡前聽到了很多怪聲音,在一一查看之後並沒有發現什麼異狀。只是在最後爆點處發現那個怪聲音的源頭竟然來自於躺在床邊,不知何時出現面色詭異的長髮女子。

和音不自覺的笑了一下。

「跟今天遇到的狀況很相似嘛。」

她邊這麼想邊打趣著回頭,而恰吉依然慵懶的躺在她旁邊的床位上。

「差不多該睡了吧?」

她想著,在準備把手機插上插座的時候,發現就在枕頭邊床緣的地方有個詭異的長髮女子蹲在那裡,露出一對泛紅的眼睛看著她。

她大叫一聲之後便直接昏死了過去。

當再次醒來時已經是次日早晨,於是和音便把這次的體驗當成是一場惡夢,回到了她自己的日常生活。至於她住的地方是否為事故物件,她本人覺得不要去問太多比較好,畢竟大學也快畢業了,且也不常發生類似的情況,直到今日她也依然住在那間房子裡。

=====================================================================

註釋:

1.通學路:學童上下學所固定走的主要路線,通常被規劃在靠近學校十到十五分鐘內路程的主要幹道上。

2.郵便受け:基本上就是信箱,像是一般公寓進門時都會有一整排的住戶信箱那種;又或者是一般五層樓以內開放式公寓,信箱是直接連在門上的那種。如果真的不太清楚日式的信箱長什麼樣子,可以用日文下去估狗一下。

至於這則怪談為什麼一開頭怪談師會說知道大家在想什麼,請用關鍵字「郵便受け 女姓」下去估狗圖片,就會有解答了。

(會有點可怕,請謹慎估狗)

3.5ch:常看日本怪談的版友應該多少有聽過5channel(5ちゃんねる),類似於日本的PTT

===

筆者雜談(略長、不喜可以左轉離開)

想跟各位分享一下在目前的疫情情況下與日本那的怪談交流感想。

首先、透過對談才發現魔神仔在那裡的一些怪談師或民俗愛好家中已經算是一般常識,連紅衣小女孩這種具體的名字都出現有好一段時日了。只不過他們對「魔神仔」抱持的就是一種跟河童差不多的傳承妖怪,似乎不相信近代也時有耳聞,更何況最近更被畫在某漫畫的某一回,導致話題性增加的同時也降低了一定的可信度。

於是在筆者簡易口譯了幾篇近年的台灣報導後,他們倒是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畢竟他們沒想過原來台灣人可以跟傳承怪談達到某種意想之外的共生關係。何況對於日本那些喜歡追求靈異照片的廢墟愛好家來說,這似乎不知道是好消息還壞消息。因為台灣的廢墟似乎很容易發生靈動現象,又經他調查都在山上,是不是一到山上就有機會遇到魔神仔,倒是讓他們產生了諸多聯想。

其次是被問到的就是冥婚的真實性,大部份的人還是透過「屍憶」這部份去接觸到這個台灣本土民俗。其實這部片對日本人來說,氣氛的營造很有J-horror的風格(沒辦法,監製就是一瀨隆重嘛),爆點感覺也不錯,而且田中千繪的部分跟最後出現的冥婚對象產生強烈的對比有種在國際交流的感覺。有些人甚至覺得頗有香港鬼片的味道存在。但對他們來說總感覺是把某個小地方的傳承民俗誇大來談而已。

於是他們問起覺得這部片對筆者來說算恐怖嗎?

筆者是這麼跟他們解釋的:

「先不管全片劇情架構,裡面出現的『養小鬼』、『冥婚』等的習俗,對台灣人來說不只是單純的恐怖片內容,而是時有耳聞的,甚至對某些人來說算是日常的事情。尤其嫁衣上首飾所響起近於鈴鐺的聲音,對曾經有看過傳統婚禮的人來說會更加貼近記憶,算是這部片的醍醐味之一。」

以為是虛構的故事在經過台灣人的證實之後,讓他們產生了一種與民俗怪談(他國)在現實上接近了一大步的實感。在經過筆者同意後或許以後會在日本電視節目上聽到這些怪談愛好家、怪談師講起也說不定。

結論上來說算是很不錯的對談,雙方都獲得了不少有趣的知識。

===

最近還蠻多日本怪談出現在版上的,考慮到文章數量的平衡性

本次的「日本恐怖實話系列」就到這裡

以上,我們下次再會

來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487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tmo168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轉】歐美系列《地下室裡... 後一篇:【轉】怪談系列《逼車》...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Waterfall10大家
對魔法學校感興趣嗎?歡迎瀏覽《九芒記》一群魔法新生們正進行艱辛的新生試煉喔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