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達人專欄] 屍體先生總是在裝死(13):為了打倒敵人穿上女裝,是否搞錯了什麼?

作者:冰鳩│2021-01-20 17:59:36│贊助:32│人氣:175
前一個時間點:



那名有著淡金色短髮藍眼睛的年輕聖騎士擋在我跟女聖騎士之間,雙手持劍,正對著我把他的同伴護在身後。
 
正當我以為他要接替女騎士繼續跟我對打時,他突然把長劍收了回去,擺出友善的態度,竟然是想要跟我們講和。
 
「非常抱歉,我們不是故意要在冥神殿鬧事的,這一定是有什麼誤會」年輕男子對我們低頭認錯後,露出無奈的笑容。
 
「誤會?」我的手仍舉著惜音:「誤會就可以上門來隨便打人嗎!你們國家的法律是這麼可笑的嗎?因為自己是出生高貴的白富美聖騎士,就可以歧視其他人嗎?欺負弱小,難道不會覺得對不起仁慈的聖神嗎?」
 
年輕男子大概是被我連珠炮問得有些心慌,只好將他所知道的娓娓道來:
 
「前天我們在奧羅拉王國的邊境紮營,在傍晚時分被死靈法師用大量的不死生物偷襲,在死靈法師要離去前,我的隊友拚著重傷用追蹤的聖紋標記了該名死靈法師,原本大隊長的意思是要先原地修整,等支援到再去追人的,亞門他應該是忍受不了這口氣」
 
「在死靈法師的偷襲下死了好幾個隊友和隨行人員,隊上很多人也因此受重傷,看到原本在戰場上協力作戰的隊友沒能得到一個騎士該有的光榮死法,亞門一時間氣憤難耐,想要幫死去的隊友報仇,才會偷跑出來追到赫卡爾的,我沒有及時攔阻他,真的很對不起」
 
把可可扶進去神殿附設房間,回來的左菈菈顯然還很生氣,兩手插著腰對聖騎士斥責起來:「如果對不起有用的話就不用治安官跟法官了,可可只是幫你們開門而已,又沒做錯事,你們怎麼可以闖進神聖的神殿隨便亂打人!」
 
「真的不好意思打傷了你們的人跟神殿,我會賠款的,不知道這樣夠不夠?」他從衣服中掏出絲綢制的藍色碎花錢袋子。
 
嘖嘖,光是錢袋就要價不斐,看來聖騎士都是群有錢人。
 
不過你以為用錢就能收買我們嗎!?
 
碎花袋子被對方攤開,裏頭裝了十幾枚閃亮亮的金幣。

幾、幾十枚金幣…

可惡,我本來想大聲斥責的,但是…,但是他給的實在太多了!
 
正當他要交錢給我們時,後方討人厭的女騎士開口斥責:「卡諾,不要向惡勢力屈服,你這麼做還算是一名聖騎士嗎?」
 
名為卡諾的聖騎士,此刻臉上神情仍顯得有些無奈:「不,亞門這次真的是我們有錯在先,我趕到這邊前接到通知,附近的冥神殿也被不明的聖騎士攻擊了,照理來說我們的軍營是最接近赫卡爾邊境墓園鎮的駐軍,其他駐軍都因為臨時休戰協議生效撤軍了」
 
「你說什麼?!」
 
女騎士一時間反應不過來,愣神許久後,她那點可憐的智商終於明白隊友的意思。既然他們被死靈法師攻擊死傷慘重,大隊長又下令不許追擊,那麼除了她怎麼還會有其他聖騎士過來尋仇?

 
神殿大門再度傳來敲門聲,這次非常急促。
 
不等我們開門書記官亞歷克先生就自己闖進來:「我聽到謠言,昨晚附近的冥神殿遭到聖騎士的攻擊…」
 
「…」他在進來後立刻頓住,似乎對眼前的場景腦袋還轉不過來。我猜他大概是反應不過來自己也會成為聖騎士攻擊神殿的謠言見證人之一。
 
我轉頭毫不客氣的直接對女騎士吐槽:「看來你們中計了啊,白癡」
 
「雖然我不知道是誰做的,對方的目的大概是偽裝成兩邊陣營的人,然後襲擊我們兩邊的駐軍跟神殿,製造對方才是兇手的假象,想讓兩國再度打起來」
 
「你們也說我們兩國目前準備休戰,如果真的是我襲擊奧羅拉的駐軍,讓兩國談判破裂,我躲起來等風頭過都來不及,幹嘛還要大搖大擺的跑回冥神殿給人家逮現成啊?殺人罪、煽動戰爭罪,不管在哪國都屬於重罪的範疇耶」
 
看來牽連到我們的神殿根本是無妄之災,我還差點真的把神殿打塌了。
 
我收起惜音。
 
對方一個不想打,一個重傷到暫時失去戰鬥能力,我也就沒了繼續戰鬥的想法,繼續討公道也只會增加這起事件的複雜程度,還會如了背後計畫者的願。但是我操控黑暗元素激發的負面情緒難以抹除,容易激起心中最黑暗的施虐的慾望。
 
像是有個人不停地在你心底蠱惑:「快殺了他們,他們全都是教廷的虛偽羊皮狼」、「你可以做到任何事情、隨心所欲」
 
知道自己現在的態度還有些暴躁,我轉身去撿回丟在地上的項圈,讓項圈上附加的魔法鎮壓住這股情緒。
 
戴上項圈後,黑暗編織而成的鎧甲退去,紅潤的血色回到臉上,我重新恢復到死前鮮活的容貌。
 
不知道是原本的我太帥了還怎樣,那個年輕男騎士臉色震驚地注視了我好一會,表情充滿不可置信,他很快察覺到自己的失態,面色恢復正常。
 
「奧伊特,你還好吧?」左菈菈顯然發現我不太對勁,才來關心的問。
 
「沒事,只是想起了些討厭的回憶罷了」
 
「我想我們需要整理一下現在的狀況」剛進來的亞歷克用手揉著太陽穴,顯然因為接收的資訊量太大,很頭痛。
 
「啊,我去泡茶,亞歷克先生來裡面會客室坐」對待和我們處得很好的亞歷克先生,左菈菈發揮她的親和力招待對方,也沒理會另外兩個聖騎士,急急忙忙的跑到位在神殿後半區域的廚房去煮茶。
 
 
「那麼,請進」
 
我帶他們走到神殿右側的走廊中間,有一間簡單的會客室,我打開會客室的大門。幸好昨天在打掃神殿時我跟左菈菈已經整理過了,原本被白蟻給蛀爛的桌子被我換成神像廳的一張黑色長桌,椅子也暫時拿後面餐廳的幾張餐椅來用,不然還真的沒個像樣的地方能接待客人。
 
被卡諾扶著的女騎士依然用最高警戒的態度看著我們,活像是會客室是放了不少毒蛇猛獸的原始叢林一樣。
 
「卡諾是吧?可以請你管好你的女騎士搭檔嗎?」被她用刀子般的目光注視很不舒服耶。
 
「那個…亞門他是」
 
「我是男的啦!」亞門咬牙切齒的大吼。
 
男…的?
 
我看了一眼那身白色的騎士裙甲跟胸甲,再看看他脹紅的臉色,突然心裡冒出一種明悟。
 
「原來是有女裝癖的大佬啊」沒想到聖騎士也有這種人。
 
難不成是因為當聖騎士壓力太大了?
 
「啊、你腦袋裡進水了嗎?我是逼不得已才穿成這樣跑出來的,誰跟你女裝大佬!」
 
接著,亞門怒氣沖沖地走進會客室找了個角落坐著,試圖自己用聖力來療傷,扭頭不看我們這邊。
 
「自從營地被襲擊後,亞門總是喊著要幫同伴報仇,所以他就被大隊長給禁足了,今天他是偷穿他姐姐的衣服,趁著輪班守備是新人不認識他偷偷跑出來的」講到這裡,卡諾跟我都有些無言以對。
 
有女裝癖的聖騎士,這絕對會是亞門身為男人無法抹面的黑歷史,他能為他死去的同袍們犧牲成這樣也是夠拚命的。
 
雖然我還是沒打算原諒他,但也佩服他的骨氣。
 
如果是我還在冥神殿任職的期間,冥神殿高層要我為了任務穿女裝,我絕對會把那個發任務的傢伙蓋布袋,拖去暗巷打一頓。讓他再思考一遍如何正確地給冥神騎士發任務。
 
我幾乎無法想像自己穿上女裝的樣子,要是真的穿女裝,絕對會被其他人嘲笑到永遠好嗎?
 
永遠耶!
 
原本就是不死生物了,連死亡都沒辦法把這種黑歷史抹掉,那也太悲慘了。
 
 
所有人陸續就座,左菈菈雙手端著白瓷茶具進來,只是茶杯只有我跟亞歷克還有她自己的份,她幫我們三人放好茶杯倒完茶,坐到我旁邊,嘟起嘴巴雙手交叉,很明顯她還在生聖騎士們的氣。
 
「可可怎麼樣了?」雖然我覺得那種傻瓜命都很硬,但基於幾天下來的友誼還是關心一下她的狀況。
 
「雖然她昏迷不醒,但好在傷勢沒有很嚴重,只受了些擦傷」
 
我轉頭向對面的聖騎士抱怨:「你們還敢說不是故意來找碴的,哪有人追查犯人會見到無辜的路人就直接攻擊,可可都被你們打暈了!」
 
「可可?」
 
「去幫你開門的女黑暗精靈」我補充道。
 
「喔,那隻黑暗精靈啊,我到神殿敲門,她來應門見到我像是見鬼了似的,直接把黑雷術往我臉上扔,完全不講武德,還好我當時有閃」
 
「既然都被攻擊了,我當然以為她是敵人啊,不然也不會心虛對我攻擊吧?而且我也沒有想對她下重手的意思…我只是把她打暈,準備等等審問她而已」
 
亞門沒好氣的手插腰間,接著他「唉唉唉、痛」的慘叫了好幾聲,又把手抽回去,身體側靠在椅背上,顯然是剛才受的內傷還沒治療好。
 
「黑雷術?」左菈菈有些疑惑。
 
亞力克先生盡責地承擔起解說的角色:「那是一種黑暗精靈用的攻擊魔法,跟冥力驅動的攻擊法術大同小異,在體內壓縮黑暗元素後,放出強烈的雷電攻擊對手,被雷霆傷到的敵人除了身上帶有燒傷外,還會被黑暗元素入侵體內,要是不即時化解會破壞體內的元素循環,嚴重可能會使人致死」

而我只要在後面對那些聖騎士擺起一張臭臉就好了。
 
「胡說,可可才不會亂攻擊別人!」左菈菈顯然相信可可的性格不壞,認為她不可能會看到聖騎士就直接攻擊。
 
一般來說我應該要跟左菈菈站在同一陣線,反駁那些聖騎士的指控,但其實我對於可可的出現和來歷也抱有不少的疑問。
 
黑暗精靈很少會出現在地面上,他們多半都生活在大陸南方自己的地下城中,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即使是各種族互相交流頻繁的赫卡爾,也很少見到他們的蹤影。
 
打個比方,要是在赫卡爾城鎮的冒險者公會裡來了一個黑暗精靈,大家都會用好奇的目光緊盯著他看,有的年輕冒險者甚至見都沒見過他們本尊,只是偶爾從吟遊詩人那裏聽到他們的傳說。
 
而且黑暗精靈的自尊心很強,即使他們善於心計,被認為是邪惡的一方,但是他們也不屑去做偷搶拐騙的勾當,這麼看來初次見面就被發現在偷東西的可可是真的很另類。
 
不過,總而言之還是先統一立場比較好,畢竟當我到現場時可可就已經倒在地上了,她現在還在昏迷中,也沒辦法聽她的解釋。
 
「奧伊特,你也是那麼認為的吧?」
 
「呃,嗯,我覺得可可會直接攻擊你應該是你嚇到她了,或是她以前對聖騎士有什麼不好的回憶吧」
 
可是啊,依照可可的人品,總覺得有很大的可能性是她以前偷過聖騎士的東西,被抓包逮個正著之類的欸。
 
話才剛說出口,我怎麼就覺得有點心虛了呢?
 
亞門依舊不肯退讓:「就算是她的自我防衛反應好了,我可是差點重傷耶,黑暗精靈果然都很危險」

眼看暫時討論不出個誰對誰錯,我開口將討論帶回正題:「好了,先別談這些了,當事人還沒醒討論也沒用,你能告訴我襲擊你們營地的死靈法師長什麼樣子嗎?」

「這我不知道,當時我在睡覺呢,是敲鐘的人提醒不死生物襲擊過來我才跳起來跑出帳篷去作戰的,問卡諾,當天輪到他的小隊守夜」
 
我把目光轉向從進門坐下後到現在一直把視線黏在我身上的男騎士。耶,不是啊先生,你這樣我會覺得你是不是有特別的性取向耶。
 
卡諾頓了會,似乎是在回想:「當晚的確是我們小隊在守夜,正值夜色比較昏暗的時候,我看到一個穿著黑色長袍的男人站在山上,儘管看不清他的五官,但我還記得他有著一頭紅色的長髮」
 
「眶啷—」長桌被雙手重拍,連帶桌上的茶具也是同時震盪。
 
我站起來凝視著他,一字一句的質問:「你說那個死靈法師有著一頭紅色長髮?」
 
卡諾似乎是被我的表情驚嚇到,點點頭。
 
「他雙手捧著一本書,身後站了許多惡靈,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我們巡邏小隊長的隊長問他是誰時,他只說了一句話:『是你們人類的惡夢』」
 
「你知道傑…,那個男人在襲擊過後往哪裡逃了嗎?」
 
此時亞門不客氣的插嘴:「廢話,當然是往你們赫卡爾王國的方向逃了啊,不然我們怎麼會追蹤到這裡」
 
我立刻起身離開議會廳的長桌,迅速走出會議室沒理會後頭左菈菈的呼喊聲,搭在惜音的劍柄上的手有些顫抖。
 
傑佩托還在赫卡爾,他還在這裡,我必須去阻止他。
 
必須阻止他。
 
剎那間,雙腿停駐在冥神殿的大門口,低頭視線所及的是一片年久失修的老舊石磚地面。
 
 
 
阻止…,什麼?
 
 
 
【待續】
 


奧伊特其實也蠻喜歡錢的,從他對於銀幣跟戰場上的補償費斤斤計較應該就能看得出來
只是他沒可可那麼嚴重而已XD

之後是解釋章節 應該會插一章迅火的戰鬥章節:D


之後的時間點: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4787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屍體先生總是在裝死

留言共 4 篇留言

敬酒不吃吃衣玖
從頭開始看,GP先留下:)

01-20 18:04

冰鳩
謝謝你的支持 0w001-20 18:05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錢錢不是萬能,但非常誘人(X)
黑雷術啊...說不定可可其實非常厲害。
女裝聖騎士,我覺得可以(和企鵝拍手~(*´ω`)人(´ω`*)

01-20 20:24

冰鳩
女裝大法好0w0b 他姐也蠻正的 不過在本傳應該沒機會出場01-20 22:08
冰鳩
可可嘛 就只是一隻可可(耶?01-20 22:09

呃...亞門小ㄐㄧ...先生...你的智力要在點高些喔...
不然隨便煽動一下就亂來...自己死了不要緊...
要是讓聖騎士甚至聖.神.大.人蒙羞...可是很嚴重的...(警告...
==================================
對於我們很好的亞歷克先生...

是不是"對待"啊...0.0?

01-20 20:34

冰鳩
喔喔錯字 感謝注意XD
01-20 22:06
路邊的野貓
以為是女騎士結果原來是男孩紙~~感覺更香了(?
卡諾要被奧伊特的帥氣給迷住了嗎www
目前可可的身世真的還是迷呢[e5]

01-20 20:55

冰鳩
卡諾他是人物背景拉XD 不要幫奧伊特增加更多會吸引奇怪人物的屬性01-20 22: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a2265457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0119練習】新版舊版... 後一篇:[達人專欄] 屍體先生總...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enchnater000all
SRPG 眼中的世界 正式上線!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81107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