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短篇】空迴

作者:藍曦/霜夏│2021-01-17 16:57:02│贊助:2│人氣:44
空迴
本以為平淡無奇的日常就會這麼一直持續下去……卻沒有想到不平凡的日常即將來臨。

那是一日放學後的午後,夕陽餘暉正一點一點的渲染天際,而她身旁的景色正快速流淌。

「今天是生鮮肉品特價的日子,得趕快去才行!」放學後的凜花飛也似的在路上奔跑著,生怕再晚幾步就會錯過限時特價的時間。

「咦?抽獎活動?」藍色招牌的超市玻璃門上貼著斗大的宣傳海報,如夏季海灘般的色調吸引了凜花的目光。

「……滿兩百就能獲得一次抽獎機會,有機會抽中四天三夜的海灘旅遊?!」凜花心想,自己已經有多久沒去過海邊了呢?鹹鹹的海風、冰涼的海水……

「糟了!特賣快開始了!」凜花看了一看手錶,只剩十分鐘就要開始限時搶購,還沒來的及看完海報上的所有資訊就快步的走進超商,得要提早進去才能搶到好位子啊!
「請別推擠!限時十分鐘每個人都有相同的權利!」店員的呼喊聲交雜在人群中,迴盪在整個超市。

「即期生鮮肉品一律半價!雪花豬限量特價100盒!」每到這段期間總有各種聲音此起彼落。

「對不起,是我先拿的。」凜花熟練地伸出手搶到了一盒肉。

「是我先拿的吧?」「是我!」「不對,是我!」有兩三個婦人手都放在同一盒肉上。
唉……算了,讓給她們吧!凜花默默地放下盒子,任由婦人們繼續辯論。

歷經一陣廝殺過後,凜花百般疲憊的走進等代收銀的列隊中,「青江菜、即期的牛肩肉、豬里肌、高麗菜、豆腐……」細數著自己手上拿著的各種食材,不知不覺已經走到隊伍的前頭,「總共是兩百二十五元。」店員說著的同時,將抽獎的票劵遞到凜花手中。

「填寫好姓名、電話、和通訊地址,如果確定您中獎的話,就會發送簡訊通知並直接寄到您所留下的地址哦,祝您中獎。」店員微笑著向凜花解釋該如何參與,凜花飛快地寫好個人資料,投入了抽獎箱。

「能抽中嗎?名額只有一個耶!」一旁的婆婆媽媽們也在看著同樣的海報。

「就是說啊!真想放幾天假……」旁邊說著話的女性看起來似乎是個上班族。

臨走前凜花又抬頭看了一眼海報,總有一種說不出的異樣感,「去海邊會不會太奢侈了呢?」
回到住處後,凜花向室友說明了超市最近在舉辦的活動。

「好像可以結伴同行呢,要是抽中的話我們一起去吧?」小鏡兩眼冒著星星期待地看著凜花。
「真好啊!海邊除了有演唱會以外,應該還能順便欣賞煙火吧?」海報的右下方寫著集合地點。

「兩天後就能知道結果了吧?截止的時間是兩天後,希望可以抽中!」像是卯足了士氣,凜花雙手握著拳頭。

——果然兩天後,結果公布了。

手機輕輕的震動了幾下,凜花怎麼也沒想到自己許願居然成真了!

「欸,小鏡!簡訊寄來了!!」
凜花激動的拉著小鏡的雙手,拿著手機蹦蹦跳跳的舉著手機螢幕。

「真的嗎!太好了!」小鏡推了推眼鏡,開心的眼神發亮,快步地起身收拾好行李。

簡訊上寫的時間是這周六的早上九點,會由旅館的人員開車來接待我們到旅館。

「這周六的早上,在車站前的廣場,一輛黑色的車,這上面有對方的聯絡電話……」寄來的票根還附了一張車的照片,和一張小小的紙條。

「凜花小姐,我們找了很久才終於聯繫上您,有一事相求。」
這張紙條並沒有屬名,看起來像是等待已久的人刻意寄來的。

……是誰呢?果然有點奇怪?

到了周六的早上,果然在車站旁邊找到和照片上一模一樣的車子,確定車號無誤才安心的走到車邊。
「請問您是?」凜花揹著行李,有些小心翼翼的問。

「凜花小姐您好,我是管家,潮。負責擔任你們這次行程的司機,有任何問題儘管吩咐。」眼前這個身影頎長的男子身著西裝,一頭俐落的短髮和金邊眼鏡,態度親切,微笑的神情卻又讓人不寒而慄。

「請問那張紙條到底是…?」凜花湊近了些,悄聲地問。

「到了目的地後,再向您說明。」潮細聲回覆凜花。
待人都上了車,潮也在駕駛座上落定。

「請問妳們對於要前往的目的地有沒有聽說過或是了解呢?」他的眼神仍然專注在路況,未移開半分。

「沒有耶……」小鏡並沒有印象,唯獨凜花像是想起了什麼。

「小時候跟舅舅一起玩了幾天,有次因為風浪很大,差點被捲走,從此之後就只敢在海邊泡泡水而已了……」凜花回想著,這是她為何會害怕走下水的原因。

雖然自己的身高已經長到了不是輕易能夠被海水淹沒和捲走的高度,但總覺得缺少了一點甚麼。

「我能明白。」潮聽完凜花所言,回以肯定卻感傷的微笑。

「在這個城市有一個關於人魚的傳說,每年都會舉行一年一度的祭典,正好是這個時節。」
「如果不打算參加祭典,千萬不要抱持著玩鬧的心情接近海邊。」潮告誡著。

「雖然沒有人知道人魚是否真的存在,但居民總是這麼說——」

沒有人真的見過人魚——但卻有人會聽到海邊傳來溫柔的歌聲,像是在召喚他似的,在四下無人的海岸,波浪猶如和諧的樂曲輕輕敲擊在石頭上,銀白色的月光滿映在深幽的海面上,一道溫柔的女音輕輕撫慰著人們的傷口。好似所有的一切都會被原諒......

「是否你覺得都沒有人能理解你?」、「一切努力都沒有回報,甚至不被肯定?」。
「別擔心,我會接受你的一切……」彷彿蠱惑人心的小小悸動在人們的心中萌芽……對生活已然失去信心和意義的人,都將被帶離這一切紛擾,沒入海中。

「聽起來好像很可怕啊……」一旁的小鏡說道。

「……原來還有這種事啊,完全沒聽舅舅提起過。」凜花的表情雖然有些不敢置信,更多的是想求證的心情。

對生活失望的人啊……我自己又是怎麼樣的呢?

凜花拿起手機,發了一條短信給舅舅。
「好久不見,舅舅。我們收到了招待劵,現在正在前往那裡的路上,如果您方便的話可以跟我們會合,地點在名叫虛海砂城的溫泉旅館。」

「只要不要在夜裡靠近海邊就沒事的。」潮說話的聲音拉回了凜花的思緒,臉上依然是溫柔的笑容。

「真的嗎?」凜花半信半疑的問。

「我發了一條短信給舅舅,到時他能跟我們會合嗎?」凜花看著潮的表情,似乎沒有表現出甚麼否定的意願。

「當然可以!雖說是招待您的一趟旅遊,但實際上並沒有特定的行程,您完全可以自由的行動哦。」潮一邊說著一邊翻找出有關目的地的旅遊景點DM給兩人。

「咦?凜花的舅舅也要一起來啊……不知道是個甚麼樣的人呢!」小鏡看著凜花的眼神充滿好奇。

「這我也說不準呢,畢竟好一段時間沒見了,我記得他是一個非常喜歡『面具』的人,家裡有非常多的器具和擺設……」當凜花說到面具兩字時,潮的神色突然面露緊張,隨後消逝的不著痕跡。

咦?是錯覺嗎?

「這段路程開始是濱海公路,可以看到非常漂亮的海景哦!」隨著車子逐漸遠離市區,四周變的空曠起來,潮介紹著周圍的風光,好讓大家沿途欣賞景色。語氣雖不感到欣喜,但卻還是感受的到他對於這片景色的自豪。

「旅館也是面向海的方向,在那裡也能看見這一片海哦。」從這一路不斷敘述著海的故事來看,總感覺潮對於海似乎情有獨鍾。

「潮先生真的很喜歡海呢。」凜花望著不遠處的海面上閃爍著陽光的折射,猶如星點般燦爛。

「是啊,如果對星星也有興趣的話,因為遠離市區的緣故,這裡能看的非常清楚哦——差不多快到了!」語畢,潮將汽車停在一處小山丘上。

「接下來這裡是私人土地,要請您走步道上去了。」潮推了推眼鏡,將身上的西裝外套脫下,折好袖口,以其為首領著所有人前進。

「這到底是甚麼樣的地方啊……」拖著沉重的行李,一旁的小鏡非常不耐煩的樣子。

「老實說,我也不明白。但我總覺得會是非常漂亮的地方——加油吧!」凜花也提了滿手大包小包的行李,走在潮的身後。

步道的起點處有兩座石柱燈,是做甚麼用的呢?

潮熟練地從西裝背心的夾層拿出酒精膏,乾涸硬化的石燈柱內部又重新燃亮了火光。

「看來有人闖進來了呢。」潮的臉色一沉,細聲囁嚅著,眼神在一瞬間似乎帶有殺意。

「……甚麼意思?」凜花疑惑的同時也感到不寒而慄,但站在凜花後方的小鏡並未察覺潮開才的眼神有異。

潮未再開口,轉頭對著凜花輕笑,向上走的同時仍然不忘觀察眾人是否跟上腳步,令人感到訝異的是潮即使穿著皮鞋腳程仍然十分熟練與輕鬆。

直至步道頂端,同樣也有兩座石燈柱火光熠熠,乍看溫暖了許多。

映入眼簾的是偌大的庭院和寬敞的和式建築,正上方與之相當不符的一塊招牌上寫著「虛海砂城」四個大字。

而站在門口迎接凜花等人的是一名氣質溫婉的女性。

「辛苦各位了,遠道來此,當作自己家就行了。我是這間旅館的老闆娘,音羽。」清亮如流水般的嗓音驚艷了眾人,仔細端詳這位自稱老闆娘的女性正值妙齡,行為舉止裡卻透露著優異的專業與幹練。

「好漂亮……您一直都站在這等著嗎?!」凜花喘著粗氣才剛想抱怨,抬眼看見眼前的景象不禁目瞪口呆,也很難想像老闆娘竟是如此的敬業,居然等了這麼久嗎?

「好壯觀,居然還有流水造景和這麼優雅的日式建築!」跟在凜花身後的小鏡才剛站定,氣派的建物便映入眼簾,象牙色的主體,清幽的氣息,一旁的流水造景還不斷傳來潺潺的水聲和竹片敲打在木桿上的聲響。

「是的,午餐也已經替您準備好了,此外這間旅館的所有設施都能隨意使用,招待不周之處還請見諒。祝您旅遊順心。」名為音羽的女性以手勢示意眾人進入屋內,似乎整間旅館除了他們以外並無其他人。

「請隨我來吧,用餐的房間在這裡。」音羽親切的向他們展開笑容。
「這裡原是宅邸所改建,內裝可能有些許的突兀,請不要介意……」紛亂的腳步聲迴盪在走廊間,潮也列隊其中。

「午飯時間後,剩下的時間就請好好的隨意使用吧,那麼我就先離開了。」潮向凜花一行人淡淡的表示後,便拉開不同一扇門走入其中。

「咦?潮先生不一起吃飯嗎……」凜花不解地詢問。

「潮有更重要的事情要準備,晚飯時會有特別的餘興,入夜後則是一年一度的人魚祭典哦!潮會負責帶大家前往……」音羽滔滔不絕的說著,一面拉開門扉。

等待的眾人的是許多豐盛的菜餚,都是都市裡未曾見過的料理。

「哇!看起來好精緻!這些魚都是附近的特產嗎……」小鏡兩眼發光的不停地拿出手機拍照。
「是的,這裡的漁產每年都相當豐富,託了祭典的福吧?」音羽淡然的說著,待其他人坐定之後,擺好碗筷,「飯後,我能帶您四處的隨意逛逛也無仿,客房在二樓。」音羽輕輕側過身,闔上了門,空氣頓時陷入一陣沉默。

此時,另一方面潮正靠在自己的寢室門邊,手持著面具若有所思。

「或許現在就是時候了吧,羽鶴小姐。您一直在等的人回來了。」素面的面具沒有任何顏料的琢磨,卻閃爍著純粹而特別的虹光。
「晚飯前見一下吧,我在附近的海邊等妳們過來。」凜花的手機微微震動,通知顯示的是來自舅舅的訊息。

「凜花,等會要不要一起去逛市集?或者一起四處逛逛?」小鏡詢問凜花接下來的行程。
「可是……我還要去找舅舅,他剛才回我訊息了。抱歉,沒辦法跟妳一起逛。我去去就回!」凜花看了訊息,很快的就吃完飯離開了。

「欸?真的不一起嗎?好吧……」小鏡有些失望垂下眼。

在室內的廊道奔跑時,凜花恰好撞見了剛要出房門的潮。

「潮先生!關於剛才說的……」凜花緊急煞車,才讓自己不至於撞了上去。

「凜花小姐,坐下來談吧。」潮示意凜花入內,讓她坐下。

「那張紙條是我寫的。」潮苦惱地揉了揉太陽穴,取下眼鏡。

「或許接下來我所說的話有些荒謬,不過這一切都是真實的。」潮認真的坐定,這才第一次看到他的瞳孔。

「傳說的後半是,沒入海中的人類,會成為海境之民,一輩子屬於海的一部分。恐怕您的舅舅早就已經不是人類了。」

「什、什麼?!舅舅和潮先生都……不是人類。」凜花停頓了半响才緩緩說出口。

「我,本就是海的一部分,在上一次的祭典裡,本來應該趁著儀式的時間回去,卻被中斷了。
作為身分的證明,我手中也有一塊人魚的石頭。當時請您的舅舅替我做成了面具。」潮拿出代表自己的面具,灰白的上層卻散發著虹光。

「但是在羽鶴小姐過世之後的事了。雖然他十分不情願。」潮的眼瞳斂下了光芒。

「不過,音羽小姐並不知情。請別告訴她,她大概不願意聽到這樣的事吧。」

「都是因為我出於個人情感許下了不該許的願望。」潮冷靜地說出自己的過錯,眼神中沒有半點後悔。

「從一開始就是我個人的決定。決定……試圖以人的身分留在音羽小姐身邊,雖然我的願望並沒有實現。」對潮而言只是單純的願望——希望音羽能夠更加重視自己,明白自己並不是毫無價值。

「所以我才會協助音羽小姐調查您的事情,也是我想拜託您協助的部分,非常抱歉。」潮為自己擅自調查凜花身家的事情感到失禮,但這是音羽所期望的,他便不會拒絕。

「的確…我一開始也懷疑了一下,說沒嚇到的話就太奇怪了。這下我懂了,這並不是偶然,而是預謀吧?」凜花認真的注視潮的眼睛。

「是的。您可以這麼理解,詳細的事項音羽小姐會親自跟您說。」潮微微的鞠躬。

「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事。舅舅正在找我,我必須得走了。」凜花起身像潮致謝。

「從剛才的停車場旁邊有能走到風景區的樓梯,往下走也能直接到沙灘上,那麼,祝您順利。」潮重新戴上眼鏡,起身替凜花開了門。

按照潮所說,剛才他們停下車的地方其實就是風景區,海並沒有離的太遠,甚至是可以走下去玩水……

「請在晚飯前回來,否則您會錯過餐前的節目和祭典哦。」潮看著凜花離去的背影,在談話完後暗自鬆了一口氣。

「好的。」凜花草草應了一聲之後快步離去,越過步道時凜花似乎感覺燈火搖晃了一下。

很快地凜花在那裡找到舅舅以後,打了照面。

「好久不見了,凜花,從那次以後再也沒來過這裡了吧?那次的事情我很抱歉。」泉面帶微笑地寒暄了幾句。

「妳說的那個地方啊,我是知道的,只可惜那家人並不歡迎我,禁止我再踏入宅邸。」泉一邊說著一邊擰了擰濕漉漉的髮絲。

「是啊,從那之後就再也沒下水過了,但我並沒有怪泉舅舅的意思。欸?發生了甚麼事嗎?」凜花聽到後面有些詫異,潮和音羽對她來說都是很好的人,為什麼會拒絕泉?

「因為我害死了羽鶴。是我害死了羽鶴。」泉思及此表情便痛苦地扭曲。

「羽鶴?那是誰?潮先生剛才也有提到……」凜花複述了一次才剛聽過的名字。

「音羽的姐姐。原本那棟房子應該是屬於她的。」說完便從口袋中掏出一個黃色的隨身鏡,鏡面卻是破碎的。

「這是羽鶴的遺物,我想請妳幫忙,替我找到羽鶴死亡的真相。如果可能的話,我想當面跟她解釋。」泉的眼神真切,語氣不自覺得愈發激動。

「羽鶴小姐不是已經……死去的人是不可能復活的,怎麼可能再見到?」雖感受到了急切的心情,但凜花聽不明白這是甚麼意思。

「總會有辦法的,這件事我希望妳能替我保密。」泉讓凜花把隨身鏡收好後說道。

「雖然這樣的願望有些任性。」表情些許苦澀地摸了摸凜花的頭。

「我剛來到這座城市時,正好是妳來這裡之前的幾年,那時我正在向製作面具的匠人拜師學藝,妳記得吧?當時房裡很多面具和器具。」泉像是在召喚著遙遠的記憶,看著前方的海色。

「是有這麼回事,牆上還掛滿了很多職人的面具,即使很努力卻也沒能變得像他們一樣,當時舅舅是這麼說的。」凜花試著回想許久以前的記憶,勉勉強強地才撈回一些片段。

「對,當時我用盡了各種方法,請教了各式各樣的人也好,臨摹也好,怎麼樣都無法做出令我滿意的作品,直到現在也是如此。直到……」泉講到這裡像是突然想起甚麼似的。

「我還有事,妳回去旅館的路上小心,我先走了。」語畢,泉摸了摸凜花的頭後,只留下凜花在原地。

凜花想著剛才舅舅所說的話,既然會持有對方的遺物的話,一定是特別的關係吧?凜花沿路走去,四周遊客遍佈,並不覺得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關於人魚的傳說只在晚上出現嗎?還有為什麼是鏡子……

剛才的手,好冷。果然像潮先生說的一樣,舅舅已經不再是人類了嗎?

凜花看了看時間還早,便摸出手機傳訊息給小鏡。

「小鏡,我現在在海邊,要一起玩水嗎?」

離旅館越遠的地方人也逐漸的增加,看著海灘上的人們嬉鬧的情景不禁也讓人想要加入,在明亮清麗的一片海灘上根本看不出甚麼異狀,就連海水都清澈的令人稱奇。

凜花緩緩走進海中,閉上眼感受著沁涼感和海風,自然的張開雙手,好像自己自然地融入其中成為一部分。有那麼一瞬間,人聲的嘈雜在凜花的世界裡全然消失……

不自覺的深受吸引……

沿著海岸線,她踩踏在細緻的沙粒上走了好長一段路,消化這些突如其來的非日常,抬頭看了看天空,似乎有幾處零星的火花,天際線隨著時間渲染出一道道光芒,直至晚霞的橘紅將它們吞沒。

凜花這才收起思緒,漫步走回旅館。

經過步道燈柱時,空氣不自然的晃動了一下。

「……?」凜花揉了揉眼睛,是看錯了嗎?

「凜花小姐,您在房間內嗎?」凜花才剛回到房間內休息了一會,門外傳來了叫喚聲。

「是的,請進。」凜花整了整呼吸,端正了坐姿。

「您終於回來了。我有些事情想要向您說明,方便嗎?」音羽溫柔的詢問,拉開了房門。

「啊,好的!」突然找她會有甚麼事呢?

「我聽潮說了一些事,您說您的舅舅是製作面具的匠人?那肯定不會錯了。」音羽拿出一個陳舊的木箱子,裡頭放著一個沒有任何色調卻有著虹彩色澤的面具,和一片鏡子的碎片。

「這是他當時留下的最後一件作品,也是最好的一件。但是,卻殺死了我的姊姊。」音羽平淡的敘述著這一切,語氣是一派冷靜。

「原來舅舅說的是這個意思……」凜花有一部份的事情似乎明白了,記憶猶新卻讓人感到無比沉重。聽了這話,原本對於面具的好奇心瞬間降至谷底。

「起初我是沒辦法諒解的,我不明白。為什麼姐姐選擇了那個人,而不是家業?」音羽似是真的露出困惑的表情,明明凡事都比自己更出色的姐姐,簡簡單單就放棄了自己得來不易的一切。

「明明我沒有姐姐那樣的天賦,即使如此我也為此努力……從我懂事以來就沒有離開過宅邸,不管是我還是姐姐都做為繼承人被培育。」回想起過去,只有羽鶴理解她的生活,感到些許的懷念。

「但恐怕本家只把我當作姊姊的替代品吧。」淡淡的,泛起了些許苦澀。

「自從姐姐認識了他之後,眼神總充滿了新奇的色彩,說的總是那人向姊姊分享的外界的見聞,就像變了個人。」音羽的樣子像是在述說著距離自己很遙遠的事情。

「開口閉口都是那個叫做泉的男人,從小一起長大的我,到底有哪裡比不上他?!」這一刻起,音羽原本充滿幹練的表情,終於出現了一道裂縫,最終潰堤。

「在他出現以前我們一直都擁有彼此……」音羽的世界或許從那刻起早已崩塌。

「音羽小姐……或許是我的自以為是,但我認為失去至親會有這樣的心情也是理所當然的,我代替舅舅向您道歉。」凜花黯然的垂下頭,深深的鞠了躬。

「不,您想太多了。雖然我確實心有不甘。但那是因為在過往的世界裡,我一直都只有姊姊一個人。我以為會一直到最後的。」或許是彼此之間的依賴跟親暱已成了習慣,對於他的介入才會如此的憤怒吧?

「這件事情我也有錯,當時我應該挺身阻止家族裡的人把姊姊關進水牢…但我卻輸給了自己的懦弱。」或許,結局就會有所不同吧?

「出於我個人的任性,希望姐姐能夠獲得幸福才拜託您的。」音羽這才說出自己的來意。

「這個……我舅舅也說過一樣的話,但是我聽不明白啊。」這真的不是某種刻意或巧合嗎?兩個人在同時間都說了一樣的話……

「晚飯時間請您務必出席,那時我想您就會明白了。」雖然音羽並不全然的知道些甚麼可靠的方法,但她有種預感,或許這麼做會是對的。

「我知道了。」凜花輕輕地點點頭。

「先告辭了,我去協助潮做晚飯的準備。」語畢,音羽抹了抹眼角,收拾起混亂的心情離開了。

「音羽小姐,慢走。」凜花站起身,鞠躬以表謝意。

如果不是音羽小姐多方照顧,自己不可能過的這麼舒適,音羽小姐也有過人之處啊。但她自己似乎不這麼認為……

「戴上它吧,那樣妳就能看見我了。戴上它吧……」才剛冷靜坐下來思考,沒多久凜花便聽到纖細輕柔的女聲不斷在空中迴盪,怎麼回事?

有一瞬間,凜花像是控制不住自己似的,忍不住伸手摸了面具,冰涼的觸感襲來,那不是她自己的意志。

「戴上它吧……這是只有妳才能做得到的事。」那女聲彷彿在回應她的遲疑、抗拒,四周並沒有任何人,而凜花很清楚地知道,她是在和自己對話。

再不願意,凜花的手都自然地拿起面具,眼看就要戴上它了——

面具貼合臉頰的那瞬間,凜花清楚地感覺到空氣被吸入,而自己再也無法回頭了。

「終於見到妳了。」迎面看見的是一位和音羽長的極其相似的女子,右半邊的臉被魚鱗所覆蓋,長髮飄散再兩側,身著紅色的套裝,兩側的袖擺有別於一般,長了許多。

「抱歉,嚇到妳了吧?我是羽鶴。」羽鶴站在凜花的面前,鞠了躬。

「是有點……」凜花對於這樣的答案並沒有太大的意外,見到臉時,她就明白了。

「羽鶴小姐,妳是甚麼時候在這裡的?」令凜花感到疑惑的是這個。

「我一直都在哦,這房子裡的所有動靜,我都感覺的到,不過我不能出宅邸,所以其他的事就拜託妳了。」羽鶴並不意外凜花會有這樣的提問。

「我觀察了一陣子,直到音羽把面具交給妳,我才確信妳是我要找的人,其他人即便戴上了這個面具也未必能看的見我吧,就在妳身上賭一把。」羽鶴也不拐彎抹角,直接說出自己的想法。
「那樣的話把面具給舅舅戴不就好了嗎?」凜花說出了自己的提議。

「呃不對,舅舅被禁止進入了。」突然才意識到自己作為調停者的重要性,好像過去的碎片都逐漸串聯起來。

「我想拜託妳的事只有一個——再見到泉。還有,請不要讓其他人發現凜花小姐看的見我。至於,鏡子的碎片妳就先收下吧,那是我和泉的信物。」羽鶴的聲音輕薄像是隨時會消失在空氣中,但確實的傳進了凜花的腦中,並不像是「聽見」的。

凜花走到房間內的全身鏡前,想驗證自己的想法,果不其然,鏡子後方的剪影並沒有羽鶴的身影,只有戴著面具的自己。

凜花心想,亡靈嗎?我這樣說的話大家會相信嗎。

「但、但是其實音羽小姐她也在擔心羽鶴小姐!為什麼不能讓他們知道呢?」凜花面露疑惑。

「我有從舅舅那裏拿到一個隨身鏡,應該是羽鶴小姐的東西吧?只要把鏡子的碎片拼回去就行了嗎?」凜花從口袋中拿出手鏡,小心翼翼的把碎片按照輪廓放了回去,吻合的裂縫突然消失了。

隨著碎片拼合,羽鶴的身影在空氣中逐漸鮮明的顯現出來,比剛才更為清晰。

「我得為我自己的過去所為負責,而我也不希望音羽遭遇危險。」羽鶴的表情嚴肅了起來。

「還有幾片碎片,不過具體我也不知道在甚麼地方,只知道在宅邸的某處。或許是時候該讓妳知道這一切的緣由了……右側走廊的第二間房間,是我以前居住的地方,或許看完之後妳就會明白了。」羽鶴現在雖然沒有實體,但是對於這棟房子的感知是非常明顯的,有多少人在走動,她都能明白。

凜花心想,右邊走廊第二間嗎?好!去看看吧!

花了一點時間凜花才找到羽鶴的房間,拉開房門,映入眼簾的景象是掛著許多面具的牆面、衣櫃、梳妝台和一個全身鏡,房間異常的乾淨,看起來並不像幾年都沒有人居住的樣子。

「梳妝台左邊抽屜,放著我的日記和鑰匙。」羽鶴淡淡地看著凜花的動作,在一旁等待。
凜花遲疑的轉開了鎖,翻閱起日記來。
7月10日。
聽說,鎮上來了一個外地的青年,在面具工匠那裏當學徒,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見到他呢?不知道他是一個甚麼樣的人?真希望可以出門哪……

7月13日。
面具工匠拿來了新的歌舞面具!那個人也在!趁著閒聊的空檔問了那個人的名字,他叫泉!他好像對歌舞也非常有研究,是個相當喜歡面具而且認真的人!也問到了住址,或許可以和他討論看看這次的表演該怎麼準備。寫信給他吧!

7月15日。
距離委託的表演場次沒剩多少時間了,但對於新的舞步一直沒甚麼進展,也不知道怎麼修改……到底該怎麼呈現這個角色呢?衣裝工匠今天把衣服送來了,是鮮豔的紅色褂衣,兩側都是寬袖,上面還有繡花,我很喜歡!聽委託者敘述的劇本這是一個帶有深沉愛戀但是兩家阻攔卻被迫放下感情只能選擇離開,不能讓男方知道事實的女性角色,但是那究竟是甚麼感情呢?這幾天一直都在練習但結果總讓人不滿意。泉說要我別心急,好的表演本來就需要多花點時間,但我第一次感覺這麼無力。

7月17日。
泉今天來家裡拜訪了!太好了,能跟他當面討論劇本了!不知道他對這套表演服的看法怎麼樣?我們討論修改好了新的舞步還有對於這個角色的看法,一直聊了很久,天都黑了。爸爸說讓他今天在客房留宿一晚,但爸爸好像不是很喜歡泉呢,認為他是個貪玩的人,要我不要和他走得太近。但我和泉約好了,明天是慶典的日子,早上會有市集,我打算和他偷偷離開宅邸去玩!傍晚就能回來了,也不會耽誤到練習的時間,應該沒關係吧?

7月18日。
市集真有趣!有很多新奇的東西從來都沒在宅邸見過,爸爸從來都不讓我隨意出門,還要總是害怕被認出來,但跟泉在一起的時候感覺就不需要擔心這些!我們一起在市集挑了一個鏡子,他說是送給我的。他說雖然他現在還只是個面具工匠的學徒,但總有一天他一定會成為一個獨當一面的匠人……。我也相信他一定會的!我跟他說好要一起等待那天到來,我一定要戴著他做的各式各樣的面具,參加各種表演!回去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被爸爸發現我們偷溜出去玩了,泉被爸爸打了一頓,大聲叫罵的聲音透過房門傳了過來,還說再也不准靠近我了……該怎麼辦?

7月19日。
泉失蹤了。聯絡了製作面具的匠人,跑遍整個鎮上也沒找到。他去了哪裡?為什麼不告而別?

7月21日。
鎮上的居民找到泉了,聽說他當時濕淋淋的從浪潮中爬了出來,不論周圍的人怎麼喊他都沒有反應,整個人像失去了靈魂一樣。正好最近父親要到外地出差,只要侍女們保密泉就能隨意進出宅邸了吧?我有好多問題想問他……

7月22日
泉滿心歡喜的給了我一個很特別的面具,上頭閃爍著虹光,像是彩虹映入眼中,他說這是他從海邊撿來的石頭製成的面具,他認為是至今為止他做的最好的一副。他看著我的眼神充滿了欣喜和機動,一點都不像大家說的雙眼空洞啊?他希望我能在明天晚上戴上它跳一支舞,可是明天是祭典的日子,不去真的可以嗎?

日記只到這裡就斷了,看來 7月23日就是羽鶴小姐遇害的日子,然後也是上一次舉行祭典的時間,日記裡內容所提起的面具,應該指的就是這個面具沒錯了。

凜花輕輕的闔上日記,離開了羽鶴的房間。

「羽鶴小姐,妳還記得事發當天的事嗎?」凜花走回房裡的途中,小聲地向羽鶴搭話。
「記不太清了呢,只記得當天是滿月,我的頭髮變成了白色。還有……」羽鶴試圖回想起甚麼,但記憶只到這裡就中斷了,即便她想回憶,換來了也僅有陣陣刺痛與暈眩。

「凜花!妳怎麼在這裡?要吃飯了哦。」凜花突然在走廊上碰到迎面而來的小鏡,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

「小鏡,抱歉,撞到妳了。」凜花揉了揉眼,試圖讓自己清醒一些。

「我沒事,妳怎麼了嗎?」小鏡面露擔心的看著凜花,輕輕地拍拍她的頭。

「小鏡,我問妳哦,妳看的到面具嗎?」話一出口,凜花馬上就後悔了趕緊搖了搖頭,「沒甚麼,去吃飯吧。」凜花牽起了小鏡的手。

「面具?甚麼面具?沒有呀……妳真的沒事嗎?我剛剛才看到稍早你有傳訊息給我。」小鏡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確實沒看見甚麼面具。

晚飯時刻依然是豐盛的菜餚和稍嫌誇張的排場,唯一的不同或許就是這場即興表演吧。

「接下來請您欣賞,旅館一貫接待客人的傳統舞蹈。」表演在音羽的聲音之下拉開了序幕。

座位後排有著一位演奏的琴師,前方的舞者身著紅色的褂衣、兩側有寬袖、上頭有繡花……
凜花立刻想起了在日記上讀過的內容,這是羽鶴小姐的衣物!那麼眼前這個戴著面具的舞者究竟是誰呢——凜花抬頭一看,那個纖長的身影正是潮。

潮先生?!凜花些微動搖的神色都被潮看在眼裡。

一旁的小鏡也是看得一愣一愣的。

而且他的臉上正戴著相仿的面具。

凜花心想,潮先生曾說過那是他的面具,那麼,許下不該許的願望會發生甚麼事呢?

很快的,一曲舞畢,潮先行退下了。

最後的動作就停在碰巧潮與凜花兩人直視的目光中結束。

這頓晚餐對凜花來說或許只有幾個字能形容,心神不寧。

晚飯後小鏡提議買一些煙花到海邊一起玩,潮先生答應了,不過潮先生說得等慶典結束。這時他已換回平時的裝束。

「請跟我來。」潮溫婉的開口,好像剛剛一切甚麼都沒有發生。

再一次走下步道離開宅邸時,步道的石柱燈沒有一柱是亮的了。

早晨時那個喧鬧的海灘現在只剩舉行儀式的重要人員。天空的一側烏雲密布,昏暗深沉的海湧起一波波黑水,就像會把人吸入一般。

祭儀人員點起蠟燭,放在沿岸的四周,又放流一個巨大木船到海浪的中心,每個人圍著海灘的沿岸,口中唸唸有詞,每個人都虔誠地閉上眼。

泉早就在其中,躲在遠方的某處看著凜花一行人,一方面也盼望是否有機會能再見到人魚。

儀式開始後,海上掀起了更加激烈的浪潮蜂擁而至,只有泉一人彷彿不怕死的走向中央。

這次他再也沒聽到來自深海的呼喚。

「這次,什麼也沒有聽見啊。」泉喃喃自語。

「舅舅!」凜花注意到了泉的身影,儘管不是非常確定。

「凜花!別去!會被吞沒的。」小鏡緊緊握住凜花的手,阻止了她。

「再見了,目的已經達成了,您不再需要我了吧。」潮用細小到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道。

原先巨大的浪潮分裂成碎浪撞擊著潮,好像為他打開一條道路,而他安穩的躺入海潮之中。

隨著潮的介入,浪潮止息,清冷的月光映照在海面上,一切回歸平靜。

奇妙的是,潮消失了。

「這就是你的選擇嗎?」泉在一旁喃喃自語,上岸後走到凜花身邊。

「回宅邸去吧。」泉的情緒或許是有點複雜,但只有前往宅邸才能更接近真相。

凜花還沒回過神,還停留在剛才的情緒裡,被小鏡半推半就地拉回宅邸。

回到宅邸後,音羽看見泉的表情先是震驚,後是憤怒。

「是你?我已經告訴過你別來這裡了吧?你這個殺人兇手。潮呢?門外的結界失效了。」音羽的臉色沉了下來,並不打算讓他進入宅邸半步。

「音羽,我知道妳不會聽我解釋。潮他在這次的儀式裡被帶走了。儘管妳不相信,但我就是最好的證明。」泉抬眼對視音羽憤怒的眼瞳,眼神中充滿堅定。

「證明?你想怎麼證明?」音羽口氣中充滿了不屑,並不認為泉做得到甚麼事。
爭吵的聲音讓凜花回了神,她知道再這樣衝突下去也不會有結果。

「我、我有辦法!羽鶴小姐現在就在我身邊!」情急之下凜花似乎也只能這麼做。
「?!可是她已經……」泉正想說點甚麼,但卻僵住了。

「羽鶴小姐現在還在這座宅邸裡!因為那個面具的關係……」凜花說到這,兩人就不再反駁了,或許,現在應該聽她說的才對。

「凜花,謝謝妳。」羽鶴向凜花輕輕地道謝。

「音羽小姐,請問羽鶴小姐的遺體現在在何處?」深吸一口氣後,凜花才緩緩開口。

「還在地窖的水牢裡,請隨我來。」音羽轉過身,往宅邸深處走去。

在某處停下,音羽輕推了牆壁的某處,牆向右側移動了——出現了一座地下樓梯。

凜花打開手機的手電筒後,跟在音羽的身後往下走。

地窖事實上是相當寬敞的,昏暗中帶有一些濕冷的氣息,隱約看的到牆上嵌著一些枷鎖,積水的地面裡似乎有東西閃爍著光芒。

凜花低下身來伸手撿拾,然後將隨身手鏡的最後一片鏡子拼回去,與此同時,映入眼簾的是一具白骨,兩手被銬在牆上。

「羽鶴……」泉頓時語塞。

「羽鶴小姐……」凜花突然不自覺地流下眼淚。

突然,隨身手鏡閃爍一道白光,羽鶴現身在眾人面前。

「泉,我一直在等著你。」羽鶴走向泉,輕輕抬手撫摸泉的臉頰。

「羽鶴,妳聽我說……」泉伸手擁抱羽鶴,尚未說盡的話被吞沒在哽咽聲裡。

「那年,儀式之後我被拖入浪潮之中,而那個面具,是我用海邊撿來的石頭做成的。」泉理了理思緒,開始解釋道。

「那時,有一個女人的聲音迴盪在腦海——『回去吧,還有更重要的人在等你,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我想那是我第一次遇到人魚吧?」泉回想著當時發生的各種不可思議的事情。
「再次回到岸上的時候,我的手中已經拿著這塊石頭了。」泉心想著要把好的東西送給心愛的人,卻沒預料到招來這種結果。

『把它送給你最重要的人吧。』在那之後,女人的聲音便消失了。

「我想把這塊石頭送給妳所以我才會打磨成面具……」泉並不知道這塊石頭有特別的力量。

「從那之後我不管去了幾次海邊,都再也聽不到那樣的聲音了。」泉當時心中充滿了錯愕。

「所以你當時失蹤的那段期間,其實一直都在海裡?」羽鶴似乎明白了些甚麼。

「或許吧?從那之後,嚴格來說我已經不算人類了,雖然外觀差異不大吧。」泉望向凜花露出苦笑。
「之後就是滿月那天,突然陷入發狂的妳,一夕之間變成了白髮,掐住了我的脖子……情急之下我才會拿鏡子反射妳的眼睛,鬆手之後妳就昏了過去。」泉回想起來還是覺得有些抱歉。

「那之後我身上就開始了無法根治的怪病,長滿了魚鱗,對吧?一切都是從那之後開始的。」羽鶴伸手輕碰了自己的臉頰。

「抱歉,沒想到都是因為我的一廂情願……」泉知道羽鶴無意怪罪自己,但他並沒有辦法原諒自己所犯下的錯。

「泉,我並沒有打算怪任何人……所以這次我們可以一起離開吧?」羽鶴在明白之後,突然深深的理解到,或許,這並不是誰的錯。

「是啊,羽鶴,這次終於能一起離開了。」泉握緊了羽鶴的手。

「對不起,一直瞞著你們。都是我的任性妄為吧?我也只是希望能夠獲得被原諒的機會。儘管我並不奢求音羽原諒我,但我希望,你們都能知道這一切。」泉的表情帶著些許苦澀。

「我……又要再和姐姐分開了嗎?」音羽看著羽鶴,眼神中帶著渴求。

「抱歉,音羽,又讓妳受苦了。潮其實一直都注視著妳,我很抱歉把他從妳身邊帶走……」泉再一次地向音羽道歉。

「潮也是因為你……」音羽瞪了泉一眼。

「時間所剩無幾了,妳們快離開吧……帶音羽走。」羽鶴的聲音突然嚴厲了起來。

「我已經沒有留在這裡的理由了,這棟房子是因為我才……所以快走!」羽鶴知道,也許這裡的一切早就已經不同了,那之後又過了多久呢?

「再見了!羽鶴小姐!舅舅也是。」凜花向兩人簡單道別後就拉著音羽往宅邸外衝出去。

「我不要……我不要……」音羽的嘴裡還喃喃念著,凜花只好和小鏡兩人合力拉著音羽離開。

離開宅邸後,空氣中感受到一陣收縮感。回過頭,兩人身後的宅邸消失了,只留下一片空地。音羽並沒有跟著回來。

凜花心中一驚,難道說這之後又發生了甚麼嗎?

「請問有甚麼事嗎?」當地的老者路過時向兩人詢問道,露出親切和藹的笑容。

「請問這裡曾經有住過人嗎?」凜花向老人詢問。

「那家人僅存的二女兒前年在這焚屋自殺了。妳們怎麼會走到這來呢?是不是迷路了?」老者說到此事時還露出了痛苦的神情。

「……。」兩人頓時陷入了沉默之中,但這宅邸裡所發生過的一切,都不曾被遺忘。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4511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221215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心得+評析】ID:IN...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2017660zx大家
歡迎巴友們可以來一起交流哦\owo/小屋有很多遊戲周邊的開箱創作~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5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