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Daily Elegy/第一卷終章

作者:この桜は綺麗な│2020-12-27 20:33:56│巴幣:2│人氣:27
XXXXX  07:30 A.M.  XXXXX

  『接下來的這則新聞是關於前日發生的殺人事件,當今自衛隊陸將文月公一郎與其兩名兒子,日本棋神的文月棋和世界棋王文月守在其住宅內被一眾士兵發現死於客廳,法醫至今仍未查明詳細死因只知道三人皆是心臟衰竭發作,然而並未檢驗出藥物反應,身體也沒有受到任何外傷,因此不排除為家族遺傳疾病。』

  『是的,不過根據文月將軍部下的說法,當日將軍甚至還跟他們親自執行某項任務,在任務之後返回其住所不過一個小時便被發現已無生命跡象。對此國防部堅決相信將軍一家是遭人暗殺,將會和警視廳加強合作勢必把犯人捉拿歸案,天皇也公開支持軍警聯合,為日本的三名優秀人物報仇。』

  『但是到目前為止警方仍沒有搜查到任何蛛絲馬跡⋯⋯』

  看著客廳電視裡播映的內容,荒井夜默默地切斷電源,與身邊三位少女不由自主地郁悶下去。

  在場所有人都明白文月一家的死並非瓦斯外洩或家族隱病、間諜刺殺──雖然刺殺在某種程度上也是正解──等等的原因,而是出自那魔王(Apollyon)之手。

  儘管早已知道事實,但這幾日反覆見到這方面的新聞尤其那文月守和文月棋都是自身的同學,甚至交集也不淺,所以他們依舊感到悲凄又不真實。

  夜悄悄朝右手邊的咲望去,她的臉上只能看出一抹難以察覺的落寞,低垂的雙眸裡水霧恍惚,沒有出聲。

  他曾經聽咲說過,文月棋似乎喜歡她的樣子。雖然沒有直接告白,但常常去實驗室找她下棋陪她解悶,特殊節日的時候也會特地準備小禮物等等的舉動便暴露了他的想法,也是除了夜之外唯一的男性友人。

  或許咲本人對文月棋並非戀人般的情感,不過作為為數不多的朋友,若說沒有失落感是騙人。

  夜想要伸手安慰她,可是一抬手便一陣刺痛傳遍全身,令他忍不住皺起五官。

  ──使用那種程度的劍技還是太勉強了啊。

  一旁立刻察覺到夜吃痛樣子的香苗將一直準備著的水杯遞到他嘴邊,小心翼翼地替他倒了一口水後才帶有擔憂地問道。

  「前輩,你還好嗎?」

  「嗯,沒事了。謝謝妳,小香苗。」

  「前輩你才剛醒來不久,還是別亂動比較好哦!你有什麼需要的話,我跟兩位學姐都會幫忙的!」

  「啊啊,謝謝妳們啦!」

  夜不由得苦笑。

  經過整整兩天的昏睡,因為前天激戰而內外皆傷痕累累的身體尚未痊癒,連下床走到客廳也需要少女們的協助,甚至喝水吃飯還要被當成小孩一樣讓她們輪流餵食,這般由美少女服侍的夢幻場景應該是所有男人所憧憬的夢想吧,身為男人的夜當然也想好好享受這份以傷痛換得的幸福,可惜大多數時間他除了痛和劇痛之外什麼都感受不到。

  然後他們又重新陷入沉默。

  在這個國際局勢動盪的年代,殺掉堪稱謀略第一的文月公一郎無疑是削弱了日本的自衛能力,也把日本的國際地位無形中降低了。

  還是小學生的香苗並不知道這層嚴重的後果,然而夜他們已經不自覺地冷汗浮現,臉色均有些蒼白。

  首次戰鬥的結局令他們明白了一件事。

  儘管這場異常爭鬥(聖杯戰爭)所波及到的傷亡僅限於參與者之內,但是其造成的後果更會間接影響國際情勢!假若一個大國的領導正是參賽者之一且不幸遭到淘汰的話,國際間的動盪將不可想像甚至產生一些無法避免的災難也說不定!

  「⋯⋯」

  沒有人出聲打破沉默,連不屬於此世人間的信長及阿爾托莉雅亦是面容嚴峻地看著彼此。

  兩方之王自然明白近代世界各國的複雜關係,牽一髪動全身,出一言換全局。

  明明知道今天必須回歸日常的軌道,上學、社團活動然後各自回家吃飯、洗澡、睡覺⋯⋯明明知道應該如此,但是他們已經沒有了這樣的心思。

  被這命運的漩渦毫無理由地捲入其中,誰還能保持跟往常一樣的心緒?

  信長手持一杯熱牛奶看著自己的召主等人,輕輕搖頭無奈地嘆了口氣,泛起杯中一片白色漣漪。

  這種情況下她沒辦法幫上什麼忙,阿爾托莉雅也不能。她們二人生活的時代是亂世,即便是十歲的孩子也可能要提劍殺敵,可是現代是提倡和平的世界,見聞有人死亡便會感到悲傷,更何況此時認識的熟人因自己而死,對現在的孩子們來說太過沉重、也太過難以接受了──或許唯一可以替他們排除些許鬱慮的Caster這一回卻沒有現身。

  信長輕啜一口熱牛奶的同時這般想著,原本正在收拾桌面的幽憐唐突地站起身來。

  「好了!我要準備早餐了,小香苗跟宮野學姐先去準備東西吧,然後夜你就待著別動!」

  隨著她聽似充滿活力的聲音,眾人一齊望向幽憐。只見那清秀的臉蛋上眉頭緊蹙,唇瓣緊抿擠出費力的微笑,像是要鼓舞大家一樣,幽憐作出元氣滿滿的樣子說道。

  「吃早餐可以讓人提前精神,除了夜之外大家就一起精神滿滿地去上學吧!」

  「為什麼要把我排除啦──」

  「你那樣子連走路都辦不到,能去學校嗎?笨蛋。」

  「呃,這個⋯⋯⋯⋯」

  「對了,Caster姐姐!等一下就麻煩妳幫忙餵夜吃飯,可以嗎?」

  話音剛落,夜身後的虛空突然傳出一道初次聽聞的成熟女聲,嚇得他直起背脊。

  「呵呵,當然好呀~荒井弟弟,今天就讓姐姐我來照顧你吧~」

  一道挾帶芬芳的微風吹入耳中,甜美的嗓音幾乎能夠融化全身骨頭,可是夜此刻卻不明所以地顫抖不止。

  看見這副場景香苗和咲不禁噗哧笑出聲來,接著響起兩道不同的幼嫩可愛的聲音說道。

  「幽憐學姐我也來幫忙!」

  「我先去整理待會要用的資料了!」

  兩人似乎被幽憐的情緒所感染,香苗蹦蹦跳跳地跟著跑去廚房,咲則是離開客廳上樓去暫時做為她房間的客房。現場僅剩下夜和看不見形體的Caster以及在餐桌默默啜飲熱牛奶的兩位少女王者。

  夜尷尬地一笑後重重嘆了口氣,一面苦笑一面向身後的『大姐姐』說道:

  「唉~~不愧是幽憐呢,這種情況下還能保持鎮靜,真是比我可靠啊。」

  「這可是小幽憐的優點呦,不過荒井弟弟你還是要常常關心她,讓她放鬆一點比較好喔!」

  他們對話的音量很小,不遠處的信長依然聽得十分清楚,那血紅的雙眸像是發現了什麼一般,溢出精光地望向正在準備料理的幽憐。

  她秀麗黑髮束起馬尾,臉上彷彿遺忘了方才的凝重,微笑著教導香苗做鬆餅的技巧。

  笑如無憂。

  夜也悄悄瞄了一眼幽憐,隨後斂去表情,語氣嚴肅地低聲呢喃。

  「我知道你就在旁邊,Apollyon。」

  「⋯⋯⋯⋯」

  「為什麼⋯⋯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你是指什麼?」

  不知從何處泛起一陣深沉嗓音。

  「當然是指文月一家的事!為什麼要殺了他們!?你已經答應過我,在得到允許前不會出手了吧!?」

  「那是因為他們對你們有著巨大的威脅。」

  夜可以感知到那對毫無感情雙眼正注視著他,心跳脈動因其帶來的龐大壓力而劇烈加速。

  「如果不是趁現在,不是趁所有人都尚未明瞭聖杯戰爭的影響、尚未熟悉英靈力量的運用、尚未察覺這一切的真實的『這個時候』,盡快排除他們。反而繼續放任他們逕自熟悉規則成長下去的話,可就沒這麼容易了。」

  「可是────!」

  「你想說正面堂堂擊敗他們?他們三個的腦袋可是比你手中劍還要有殺傷力,在你妄想跟他們對決前就會被他們淘汰了。」

  「那還有其他辦法⋯⋯⋯⋯」

  「你當真和他們結盟就不用怕他們反咬你們一口嗎!?他們不是那三個女孩,都認識你並且對你抱有好感,這也不是少年漫畫,不會隨隨便便就跟你產生羈絆成為朋友,這裡是現實!」

  語氣裡罕見地顯露出明顯的情緒起伏。

  「尤其他們那類軍略腦袋優秀過頭的傢伙正是最不可以留到最後的敵人,好險你們第一戰的對手便是他們,也好險召喚出了我,不然往後各國勢力漸漸碰撞時,你們全滅盡在頃刻間。」

  夜想要握緊拳頭,可是雙手幾乎使不上力。

  一對無形的柔軟輕輕環住他的脖頸,又輕輕撫摸著他的黑髮,如同他平常對待少女們一樣。

  沉默了數分鐘,少年轉過頭,看見廚房中的兩名少女嘻笑著將一道道早餐擺出,還看見拿著一堆資料和學校包包返回客廳的宮野。

  他緩慢抬起手,沒有在意流竄腦隨的刺痛,揉了揉雙眼眼角。

  笑臉醉人。



  還好,都還很平凡。真好。
  
XXXXX  關西機場  XXXXX

  一名穿搭時尚的男子正拖著兩個大型行李箱走出機場入境的出口處。滿頭如黃金般顯眼的捲髮隨著穩健有力的步伐微微擺動,五官深邃的臉龐同時帶有歷煉滄桑的沉著及尚還年輕的活力這兩種截然相反的氣質,那水藍色眼眸中含著笑意四處張望,像是對映入眼簾的一切感到好奇,一身防風大衣被包裹於之下的精壯肌肉撐得鼓起,男子不自覺地散發著堪比明星一樣引人注目的氛圍,令周旁的路人往往停下腳步回頭看他或者偷偷拿出手機拍照,甚至在入境前曾被一團女大學生圍住搭訕。

  雖然本人似乎不怎麼在意反而還有些開心,不過倒是苦了跟在他身後五六步的嬌小女孩。

  那宛如陶瓷般精致的鵝蛋臉上沒有任何表情流露,但是近乎咖啡的深色瞳眸中可以輕易讀出不耐煩的冷漠,似乎是因為男子不時被人攔下拍照搭話而拖延腳步的關係。罕見的白金色秀髮長至腰際並在頭上綁出兩顆彷彿小熊耳朵的可愛包包頭,穿著一襲樸素暗沉洋裝跟其華麗的髮色互相映襯,本該也是令人回首三看的可愛存在,可惜前方的男子如同夜裡月光將她的星光盡數掩去──

  「哈哈,現代世界真是有許多有趣的東西啊,而且這個叫做日本的地方有很多歐洲沒見過的東西啊!」

  男子以流暢的法語笑著朝後面的少女說道。

  「喔。」

  得到的卻是她冰冷不帶情緒起伏的回應。

  「妳怎麼還是一樣冷淡啊,好不容易來到了海外,多笑一些嘛。」

  「我早就習慣到外國工作了,沒必要像你一樣大驚小怪。」

  「咋,不笑的話可真是糟蹋了妳那美人胚子的臉蛋了。」

  男子偷偷咋舌一聲。

  「話說回來,『Master』。」

  他口吻中依舊帶著輕浮地說道。

  「怎麼了,『Saber』?」

  少女仍舊維持冰冷的形象。

  「我們現在要前往哪裡啊?」

  「⋯⋯首先要搭乘新幹線去名古屋待上一個星期左右,接著再去京都找我的朋友。我還是有工作因此可能要待在日本半年以上,況且京都是日本最富神秘色彩的地方,說不定會有參賽者在,運氣好的話還能結成同盟。」

  「嘖嘖,妳還是太不懂戰爭了。聖杯戰爭裡沒有真正的盟友,就算一開始對妳有些幫助,之後便會越發無用,甚至牽扯到利益時還會不由分說地偷襲。」

  說完,男子嘆了一口氣。

  「所以,關於盟友,妳要當作是一時的棋子就好。等到丟棄的時候,我會幫妳處理掉的。」

  「⋯⋯這點我自有分寸。」

  少女點了點頭,隨後無視男子逕自走到他前方,像是領率著從者一般跨著充滿自信與些許高傲的步履朝車站的方向而去。沒有人注意到這名外表不過十二、三歲的少女眼眸裡,瑩瑩閃爍著同年紀不該有的智慧光華。

  「日本⋯⋯我來了。」

  沒有人聽見的低喃中透露出一縷透明的興奮,少女甩開腦海蠢動的想法,邁向了於2034年名為日本的戰場上再次展開的星之聖杯戰爭。
  
 

 
  命運的梭子正悄然地將點點異常織入平凡的風景裡,能意識到那細弱違和的人們紛紛放棄了無視也放棄了逃避,不得不選擇接納這嶄新的日常。有人抱怨,有人咒罵,有人在孤僻角落宣洩著憤怒卻不得否定。

  明日,一定還會到來吧?

  平凡的人這般想著而入睡,不平凡的人們也同樣思考、或者祈求著。

  ⋯⋯⋯⋯但是,不論他們做了什麼。他們早已回不到那熟悉的日常裡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2558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raiyuuu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Daily Elegy/... 後一篇:情人節巧克力準備萬端!...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blackotori歡迎
雖然小屋沒更新,但也歡迎來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