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魔女今天也在養孩子 3.親吻是魔女的興趣

作者: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2020-12-20 08:23:13│巴幣:33│人氣:163
  房內飄散著香味,香甜的雞肉味道混合著蔬菜的甜味,讓幼龍睜開了眼。他茫然地看著舒適的床鋪以及身上柔軟的衣物,渾沌的大腦並沒有讓他放下戒備,但長期營養不良及身痕累累的身體並無法讓他做出相對應的動作,只能繃緊身體,做好隨時迎來傷害的準備。
 
  卡洛伸出手戳了戳他臉頰沒有受傷的部位,愉快又親暱的刮了一下他的鼻尖。
 
  「早安呀。」
 
  魔女不由分說地將他小心地裹著被子抱起來放在自己的腿上,看著小小的幼龍想掙扎卻又憚忌的模樣開心的不得了。
 
  誰不喜歡又萌又乖又可愛的小孩子呢?
 
  「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嗎?小傢伙。」
 
  男孩遲疑的點了點頭,眼神中閃爍著不安。
 
  「那就好,記得我叫什麼嗎?我是影之魔女,卡洛。」魔女愉悅地抓著他纏滿繃帶的小手,輕輕在上面一吻,「現在開始跟你索要代價,代價就是成為我的羈絆。」
 
  「不論什麼都可以,把我當成家人、主僕、老師、摯友……都行。」魔女知道男孩聽到主僕時,身體僵硬了一瞬,安撫似的摸了摸對方的頭,憐愛的看著他那雙如蜂蜜般甜膩的眼睛。
 
  「成為我的好嗎?」
 
  幼龍抿著嘴,眼中帶著困惑以及害怕。手背上被親吻的地方帶著陣陣的麻,麻的讓他忍不住動了動手指,他想,可能是傷口在作怪。
 
  太久沒有接觸到善意,太久沒有感受到安心,他渴望這份安全感,卻又害怕這是另外一個地獄。
 
  眼神黯淡了下去──即便不是另外一個地獄,也不過是另外一個牢籠。
 
  但總歸是活下來不是嗎?
 
  魔女或是人類對他來說並沒有區別,這個世界截至目前為止只有給他傷害,他不曉得拿什麼去相信這個給他善意的人。
 
  或許這只是她一時的心血來潮?並不是沒有遇過這樣的人啊,到最後不都只是一場惡意的玩笑嗎?他是不是可以期待等對方厭倦了後,給予他的是自由,而不是永眠?
 
  或許永眠也可以,他真的,有點累了。
 
  卡洛看著那雙越來越黯淡的眼,無奈的再親了一下他的眼皮,親吻一向是她拿來讓人放鬆的一種方法。小小的幼龍瞪大了眼睛,抬起受傷的手,摸了摸被魔女親吻過的地方。
 
  「不要亂想,契約的內容是我會保護你,幫你解決讓你受到傷害的敵人,而你則屬於我。」卡洛輕聲地說著,帶著一點點的誘惑。
 
  男孩摸著被親吻過的臉,最終還是點了點頭,那亂轉的眼珠可沒逃過卡洛的注意,但言語總是蒼白,她並不覺得言語能夠輕易讓男孩完全放下心。
 
  在那一瞬間,發麻的手背上浮出了黑色的圖騰,圖騰像是一團影子包裹著什麼,又彷彿只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圖樣。
 
  他抬頭看向笑地愉悅的魔女,等待對方解惑。
 
  「這個呢,是達成契約的證明。其實昨天就應該幫你蓋上印章了,只是你昏了過去,現在只是走個形式而已。」
 
  魔女愉悅的心情幾乎化作現實,身後的影子搖晃著擺出許多小小的黑色心心。輕巧的帶過契約究竟是什麼,以及期限。
 
  「唔,你有名字嗎?」
 
  幼龍乖巧的搖了搖頭。
 
  「那就叫你白洛?白色的頭髮和我的名字一起結合,很符合家人的感覺。」魔女招呼著自己的影子,擺出了『白洛』的字樣。
 
  他驚奇的瞪大自己的眼睛,連瞳孔都變得圓潤,向是瞄到有興趣得獵物一樣。
 
  「萬物之神在上,卡洛妳取名的能力還是一樣的糟糕。」
 
  萊茲克笑著端出剛熬好的雞肉粥,放在木桌上,頭髮已經恢復成黑色,他眨著與卡洛相似的紅眸,接近渾身繃緊的小龍崽。
 
  「嗨,我是萊茲克,卡洛的摯友,同時也是魔女。」他晃了晃手中的玻璃試管,裡面是如牛乳一般白的液體,帶著腥甜味,幼龍抽了抽鼻子,那是他熟悉的血的味道。
 
  「如果妳不喜歡這個名字直接說吧,卡洛她對這種事情不介意的,反正也只是個稱呼而已。」
 
  「是的喔,不過小名我說了算,我更想叫你龍龍或者小龍。」卡洛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萊茲克手法熟捻的將液體倒入泛著熱氣的雞肉粥內,均勻攪拌後用盛進木碗放在小餐盤上,樸質的木頭器具以及擺放,訴說著主人的講究。
 
  卡洛依然抱著男孩,將自己的影子化作小小的餐桌,讓萊茲克把餐盤擺放上去,顯然沒有打算放棄和對方增進感情的機會。
 
  「這是萊茲克煮的雞肉粥,他剛剛加的是我做的藥劑,可以幫助你的傷口恢復。材料是月光草、赤光花、葉輝木……蠻多的,吃完之後身體痛或癢很正常,絕對不可以抓喔。」卡洛吹了吹湯杓,將粥遞到幼龍的嘴邊。
 
  藥劑已經稀釋過了,由魔女出品的藥效一項很好,與此同時的也雜帶一些無法抹去的副作用,比如傷口長肉過程帶來的癢度會翻倍等等,在男孩身體還沒好前魔女並不打算幫他恢復失去的舌頭。
 
  她擔心藥效太猛,全身的傷口一次恢復的疼痛和酸癢會讓她可愛的小龍崽受不了。
 
  白洛猶豫了會,胃袋裡面空空如也,抽抽的發著疼,泛著香氣的食物賣向看起來很好,雞肉的香氣被完美的提出來。他張開口,小心翼翼的吞下去。
 
  肉熬得很嫩,幾乎入口即化,蔬菜以及肉的香甜很好的結合在米飯內,每一粒米飯都有十分入味。幼龍的眼睛亮了起來,沒吃過什麼正經食物的他立刻被這股美味征服。
 
  卡洛當然不會讓他自己吃飯,畢竟他的手傷的不清,連握力都還沒恢復。忽略掉對方想要自己端起碗就吃的渴望,堅持一口一口慢慢地餵食。
 
  「咕嗚。」他發出小小聲地催促,手輕輕扯了扯魔女的衣服。
 
  飢餓可以讓人喪失理智,尤其對於飢餓許久,好不容易吃到食物的人更無法抗拒食物的誘惑。
 
  「慢慢吃,還有很多,都給你吃。」卡洛臉上泛著母愛光環,愉悅之餘又有些擔心,現在藥還沒發揮作用,也不知道稀釋的比例夠不夠,少了怕效果不好,多了怕讓他遭罪。
 
  傷口長出新肉會癢,缺的鱗片長出會痛,骨頭恢復會酸……他身上的傷口太多,慢慢養好也不是不行,就是單純看不過,想要趕快養好而已。
 
  「要我說,妳根本不用擔心啊,那孩子的承受能力比妳想像中的厲害。」萊茲克說罷抖了下身體,搓了搓手臂上的雞皮疙瘩,要知道他可是親身體驗過對方一年份的記憶,那些慘無人道的對待,想想都蘇爽。
 
  可即便如此,對方仍然咬著牙活了下來,也沒見過他掉過哪怕一次眼淚。
 
  畢竟淚水不值錢,哭了還浪費體內的水分。
 
  但對方這麼小,又不是死不了的魔女。
 
  哪怕是向來沒心沒肺慣的萊茲克也不得不讚一聲。
 
  「不要呢,以前是沒有我,現在有我寶貝我的小龍啦,是吧,白洛?」卡洛揉了揉懷中的男孩,滿意的看見那雙如蜜般甜美的眼眸帶著點點的不知所措,像是逗弄自家的孩子一樣,完全沒有任何生疏感。
 
  就連萊茲克也覺得能夠把「磨合期」直接省略掉的卡洛十分厲害,他笑了笑,想到了當初自己被撿回家的回憶。
 
  可惜……
 
  「問你話呢,怎麼不理我?」魔女惡意的戳了戳他的臉頰,帶著點戲弄。滿意的看著不知是腦的還是羞的幼龍紅了耳朵,龍尾甩了甩,僵著身體不肯再給予其他回應。
 
  眼角染上了愉悅,卡洛也沒強求,一口一口將粥給餵完,這才把注意力挪到萊茲克身上。
 
  雖然昨天讓萊茲克留了下來,但對方基本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有事沒事都想把自己拖去去浪一回。昨天他會過來實屬意外,現在有了時間,卡洛並不介意聽一聽這次對方來的原因。
 
  「阿克,你這次怎麼會來找我?」
 
  「關於這件事情──我最近在人類工會接了些任務。」萊茲克整個人趴在一邊的木桌上說到,眼神有些喪喪的。
 
  大多數的魔女會選擇遠離人群獨自生活,也有少部分的魔女會選擇隱匿自己的身份,躲在人群中。魔女的數量非常稀少,整片大陸存在的魔女數量不足百名,即便是螞蟻也沒有相同的存在,更何況是似人的魔女?
 
  總有各種理由讓他們去接觸人類。
 
  畢竟人類真的是非常難以給以評斷的群族──既脆弱又堅強,既殘酷又仁慈,既分裂又合群,既好戰又溫和,即便是活了許久的巨龍也得感嘆,人類是少數用他們短暫的生命,將文化流傳的最久,卻也破壞的最多的,充滿矛盾的生命。
 
  「獎勵有巨龍的血液──嘿,小傢伙,別用那雙眼睛瞪我。」萊茲克無奈的雙手舉高,以展現自己的弱小無能,「我的能力需要不斷的補充不同種類的血液才能展現啊,不然我就只是不老不死的普通人類罷了,既弱小又無助,隨隨便便一名冒險者都可以將我制伏在地。」
 
  卡洛輕聲笑著,揉了揉白洛的頭。
 
  「我不會讓他吃掉你的。」只是將小龍崽禁錮的更緊,藥效已經發揮作用,他的身體扭動著,下意識就想往傷口抓去。
 
  他發出嗚嗚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兒慘。
 
  有時候癢可比痛更難忍耐。
 
  「既然未來要一起生活,我覺得有必要先介紹一下彼此。」卡洛抓著幼龍的纏滿繃帶的手,輕聲說著。
 
  她不希望讓小龍崽傷上加傷,但也不希望讓他獨自忍耐藥劑帶來的副作用,決定提前介紹一下自己,將他的注意力拉遠一下。
 
  「唔。」白洛發出一個音節,臉上少見的帶了點窘迫。他輕輕回握住魔女的手,把他拉向自己的嘴前。
 
  幼龍張開口,裡面少了應有的舌頭。
 
  卡洛和萊茲克對視一眼,這才想起他們自己已經先偷看了對方的記憶,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對對方一無所知。
 
  「沒關係,我可是魔女,魔女最擅長製作各種莫名其妙的東西了。」卡洛假意的咳了一聲,揪了揪男孩的臉蛋,「等你身上傷口好的差不多,我會想辦法讓你能夠正常說話的,到時候再好好地跟我介紹你自己。」
 
  他愣了愣,有些侷促的晃了晃龍尾。
 
  「現在先聽故事吧。」
 
  「魔女就像龍族一樣,不用詠唱就可以使用魔法,媒介就是自己──畢竟魔女有一大半是用魔力構成的呢。至於魔女怎麼誕生的,大概只有偉大的萬物之神才知道吧。」
 
  然而說著萬物之神時卻夾帶著一點諷刺,但卡洛遮掩的很好,語氣依舊帶著一點點愉悅。
 
  千年前的神魔大戰使得奧提斯蘭科大陸慘不忍睹,千瘡百孔。人們知道萬物之神創造得萬物,給與光明,卻沒有人知道為何會有深淵,只知那是全大陸的敵人,蜂湧而出的魔想要爭奪大陸,想要熄滅奧提斯蘭科大陸的光明。深淵的來臨,讓萬物之神贈與的光明從大陸消失,天上有張大口,隨時想要將之吞沒。
 
  魔女就是在神魔大戰時誕生的新種族,在那動蕩不安的時代,人類總喜歡排除異己。
 
  從一開始的不在意到萬物之神降下神諭,讓奧提斯蘭科大陸集結一同抵抗深淵,直到此時各大種族才真正聯合起來簽下了互不侵犯條約一致對魔,戰爭維持了百餘年,沒人知道最後深淵的通道是怎麼關閉的,只知道某一天,不再見到魔的蹤影,直到萬物之神贈與的光明重回大陸,人們才知道戰爭已然結束。
 
  人們讚頌萬物之神,編成歌曲,是萬物之神關上魔界通往大陸的入口,才平復這場戰爭。
 
  真相如何?沒人在意,他們需要一個信仰當作活下去的動力。
 
  「如你所見,我擅長影子方面的魔法,萊茲克則是靠著吞食其他生物來獲得他們的能力、外貌。魔女雖然不老不死,又能夠隨意使用魔法,但還是有一些限制的,比如小萊不能直接變化,而我的強度與光線有關──差不多就是這樣了?」
 
  卡洛的影子竄出了一隻手,比了一個可愛的愛心,而萊茲克配合的讓頭頂長出了一雙狼的耳朵,就連瞳孔也變換成野獸般的狹長。
 
  「會遇見你也是前面跟我建立羈絆的孩子已經去世了,正好昨天送她一程──先說清楚,我一次只跟一個人建立有契約的羈絆關係的。」卡落在幼龍的手背上落下一吻,親暱的蹭了蹭。
 
  「至於他--萊茲克,你也不用擔心,他跟我的關係很好,煮的飯菜好吃,對人類很熟悉。」
 
  「就這樣的介紹?你對我的定位只有這樣嗎?」萊茲克不滿的喊。
 
  「這已經是很高的評價瞜?」
 
  「啊啊──算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接了人類的任務,但我一個人沒辦法解決啦!我需要你陪我組隊!」
 
  「唔,你不是有人類的團隊嗎?」
 
  卡洛疑惑的問著,印象中萊茲克在人類的群族中還算混得開,假扮成人類的魔法師扮得唯妙唯肖。
 
  魔法師在人類的職業中還是屬於搶手職業的。
 
  「這個嘛,說來話長……你不是說會答應我一個要求嗎?」萊茲克明顯的繞過這個話題,看上去有些尷尬。
 
  答應並沒有什麼問題,但才剛撿到一個萌萌香香的小正太,卡洛並不怎麼想要浪費時間在培養感情以外的事情。
 
  她決定把選擇的權力轉交給幼龍。
 
  「嗯──該怎麼辦才好呢?小龍你說呢?」卡洛低下頭,看向已經恢復平靜的男孩,臉上比較不嚴重的傷口已經癒合,剝落的鱗片也恢復成應有的白潔,魔女忍不住戳了戳。
 
  新生的鱗片有些柔軟,觸感好的不可思議,魔女愛不釋手的來回撫摸著,這讓幼龍有些不習慣,手指滑過之處總帶著一股癢意,令他坐立難安。
 
  白洛不得不握住魔女的手,制止對方的行為。
 
  喉嚨癢癢的,總想發出一些聲音。
 
  幼龍覺得藥效肯定還沒發揮完,不然怎麼身體渾身都不對勁?臉上麻的讓人想抓個幾下。
 
  「诶那個,不然這樣好了,白洛你有接受過教育嗎?或者傳承?例如對這個世界的瞭解啦,對文字的瞭解啦,或者對其他種族的了解?」萊茲克趕緊刷存在感,深怕這隻對人類保有一定惡感的幼龍直接搖頭拒絕。
 
  卡洛雖自稱有信譽的魔女,卻會依照自己喜好度去做順位,只要有更重要的事情,承諾被無限往後延期都是正常的狀況。
 
  他深信要是不再掙扎一下,他就可以自行涼涼了。
 
  不過這也的確吸引到卡洛的注意。
 
  傳承是僅有特定種族才有的饋贈,好比天生強大的龍族,在出生前就會收到來自父母遺留下的知識,與此同時,留下足夠的知識以及保護後,父母便會毫不留情地離去。龍族之所以強大,便是因為自出生起就會經歷優劣淘汰。
 
  這也是為什麼人族能衍生出龍騎士的原因──只要有足夠的覺悟,龍蛋並非偷不到。
 
  「說的也是呢,小龍你有這方面的知識嗎?」
 
  白洛遲疑的點頭又搖頭,想表達些什麼,卻又不知該如何表達。
 
  耗費了一段比手畫腳後,勉強確定了白洛的確有接受過龍族的傳承,讓人訝異的是,白洛的記憶並不完全,也不知道是不是長期處於被虐待的狀態,對自己的記憶斷斷續續,一知半解。但依目前來看只懂得溝通方面勉強算是沒問題,雖然是個文盲,但龍語跟大陸通用語的聽說都沒問題。
 
  至於其他的魔女並不著急,她有足夠的時間可以慢慢教。
 
  但光是如此,幼龍的臉色已經慘白,下意識握緊拳頭,將身體微微縮緊,這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現──即便不用知曉全部,卡洛也能知道他的過去並不是什麼愉悅的記憶。
 
  「以前的事情全部忘掉了也沒關係,你現在就是白洛,我的寶貝弟弟,我的小龍崽。」卡洛溫柔的安慰著懷裡的小龍崽,掰開他握緊的拳頭,吻了吻他的掌心。
 
  「而且啊,要去找那群畜生也要進到人類城鎮,你也想要親手殺掉那些人對吧?」萊茲克見縫插針的說服著。
 
  白洛覺得掌心燙燙的,龍尾不自然的擺了擺,但聽到關鍵字時仍然不可自控的被恨意掌握,如蜜的眼眸被惡意充滿,發出野獸的低鳴。
 
  看樣子去人族的城鎮是確定行程了。
 
  魔女撇了一旁達成目的而笑得開心的萊茲克一眼,有些無奈。她抱起懷中氣的顫抖的小龍,決定先幫他檢查身上傷口的復原程度,順便幫他修剪一下雜亂的毛髮。
 
  既然要去人族,有些東西藏好能省下許多麻煩。
 
  「麻煩你幫我準備去人族需要的東西吧。」這句話是對萊茲克說的,雖然在神魔大戰後,魔女不再是人人喊殺的對象,但對魔女的惡意並不曾少過。為了避免麻煩,她習慣做些基本喬裝。
 
  白洛也是,龍族的特徵在他弱小時,只會增加更多的危險。
 
  「至於小龍,我先來幫你檢查看看你的傷勢狀況。」
 
  卡洛身下的影子竄動,帶著點興奮。
 
  終於可以兩人獨處了,魔女抱著自己的小龍崽,走進了浴室。



诶說真的,我在做簡單的人物設計的時候發現目前出場的角色過去都蠻慘的
那什麼,每個人都有一段不可不說的故事?
其實比慘也沒什麼意義,重點是之後要怎麼活吧?

原本萊茲克的設定是女性,後來考量過劇情還是讓他當帥帥的男人
覺得他的能力很帶感,但就是有點噁心人X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1744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黑薩|原創|小說|魔女|養成|西方|魔法|奇幻

留言共 6 篇留言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頭香自己搶,話說以前我覺得一篇2000以上就很多字了
現在都可以寫到5000了,看樣子這也是成長的證明呢!!

12-20 08:25

只野又也
悲劇使人物更加鮮明,大家都喜歡
這麼快就要回去了結小龍崽以前的混蛋事了嗎!

12-20 09:20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小龍崽的悲劇不僅僅此,這還只是開胃菜哈哈哈12-20 10:13
♅飄飄♄翎♅
哇嗚OAO~

12-20 11:31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耶咿~12-20 11:49
千羽鶴
魔女好溫柔www期待續集

12-20 11:44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魔女是溫柔大姐姐!12-20 11:51
白煌羽
哦哦哦

12-20 15:08

琉魚
小龍沒舌頭還可以吃出食材的味道嗎?
卡洛花式吸龍(ノ´∀`*)

12-23 15:35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龍龍吸起來!!
你不提這個我還真的沒想到...沒舌頭好像也嚐不出味道12-23 15:4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yogo5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原創小說】魔女今天也在... 後一篇:[達人專欄] 魔女今天也...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GeminiRose大家
小屋更新漫畫啦!喜歡漫畫的朋友請不要錯過!可以的話,請多多支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5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