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達人專欄] 屍體先生總是在裝死(10):不講理的聖騎士

作者:冰鳩│2020-12-14 18:40:41│巴幣:1,028│人氣:169

「是你吧?操控不死生物襲擊我們軍營的人,雖然看上去沒有不死生物的死氣,但那股黑暗元素的臭味可騙不了人呢」金髮女騎士將可可踢到一邊,嘴上還不忘損我兩句。
 
我仔細打量這名不速之客,闖入的聖騎士是個金髮碧眼的標準奧羅拉人,約二十幾歲,身材高挑姣好,皮膚白到都快逼近我的死人膚色,眼神嚴肅高傲,一臉像是上門討債似的。
 
「襲擊奧羅拉軍營,你在說什麼?」手壓在惜音的劍柄之上。眼角目光瞄向倒在大廳長椅旁邊的可可。
 
還好,至少她還有呼吸。
 
「這裡是赫卡爾國境內的冥神殿,你現在闖入鬧事已經公然挑戰冥神的權威,如果你不能交代清楚你的目地的話,我就必須驅逐你」我用公事公辦的態度這麼說。但我敢肯定這個奧羅拉來的女騎士是來找事的。
 
即使奧羅拉跟赫卡爾王國兩邊還在開戰,奧羅拉的士兵也不會堂而皇之地闖進冥神殿來,因為冥神殿就是冥神的臉面,他們這麼一做,必遭到不只赫卡爾王國甚至是全大陸信仰冥神的群眾強烈反感。
 
女聖騎士以深惡痛絕的表情面對我,活像是我是她殺父仇人一樣,用漂亮的緋紅唇瓣吐出惡質的汙衊言論:「不愧是陰險狡詐的死靈法師,你的偽裝早就已經被我識破了,攻擊奧羅拉的軍隊,堂而皇之的離開,現在竟然還敢狡辯不知道!」
 
女聖騎士連給我反駁的機會都沒有,朝我揮出一道由光元素組成的光刃。
 
這女人是有病嗎?根本自說自話的技能點滿了吧?
 
光刃以高速向我飛來,由密度判斷她的光元素操縱能力與中階職業相當,也不排除她故意保存實力的可能。
 
「住手!」
 
正當我在思考迴避後該如何制服她時,白骨獵犬猛然從走廊暗處衝出來,利爪擊碎光刃後向聖騎士撲過去。
 
對於突然出現的不死生物,女聖騎士不慌不忙側身移位,長劍朝著獵犬的腦袋刺過去,白骨獵犬的靈魂之火被貫穿,整隻骸骨不死生物燃燒起來,很快化成紅花與灰燼。
 
左菈菈氣呼呼地跑進大廳,擋在我與女聖騎士之間:「不准你在冥神大人的神殿裡亂來!」
 
「你又是哪來的低等獸人族?竟敢阻攔我捉拿犯人,你的冥神不過只是藉著自己兄長聖神的威信,才能上位當冥神的而已」
 
這女人講話怎麼那麼白目,如果現在聖騎士都只剩這種沒禮貌又不尊重其他種族的貨色,奧羅拉居然還沒有淪落到被赫卡爾滅國也是很神奇。
 
「低、等、獸、人?」這句話可是對獸人族的重度歧視,左菈菈的松鼠耳朵豎起,原本蓬鬆的柔毛炸開來,咬牙切齒的想衝上去用死靈招喚術跟她進行(物理)理論,被我及時拉了回來。
 
我把她拉到身後,在她耳邊輕輕低語:「乖,我來處理,你是打不過那女人的」
 
她起碼有高階聖騎士的水平。
 
「誰說我會輸的?」她不甘願地鼓起臉頰。
 
「沒人說你會輸啦」我心虛得把眼睛撇向一邊:「啊,你看可可倒在那邊耶,感覺傷得很重喔,根據我們冥神殿的祭司準則,我們的祭司大人不是應該要先救助需要幫助的人嗎?」
 
即使感覺到我的語氣充滿對兒童的應付和轉移話題,她用質疑的瞇瞇眼瞪了我好幾秒,最後左菈菈還是選擇跑去先救昏迷的可可。
 
幸好她跑去治療可可了,不然初階黑暗祭司跟高階聖騎士的戰鬥力水平根本天差地遠,左菈菈到現在為止的死靈法術也都只是招喚出初階跟中階水平的不死生物而已,除非她能召喚出高階惡靈或死亡騎士,不然對上高階聖騎士,除了連人帶召喚物被瞬間被擊敗外,我想不出第二種可能。
 
安撫不甘不願的左菈菈,我站到女聖騎士的正對面,拔出惜音冷冷地說到:「我是不知道什麼營地被襲擊,但你討打的話我奉陪到底,我可不會因為你是女人而客氣的吶」
 
她一臉厭惡的回嘴:「少囉嗦,赫卡爾真讓人反胃,既是死靈法師又有獸人跟黑暗精靈,一群骯髒的東西湊合再一起,還敢提倡什麼可笑的種族平等,你們那個神是破爛回收中心嗎?」
 
怎麼這個聖騎士每句話那麼欠扁?
 
我開始在心裡祝福她以後天天走路跌坑底,騎馬上路必吃土。
 
「再說一次,汙辱冥神是會遭到天譴的!」
 
她右腳發力,化為一陣風朝我直線攻擊,眼中帶著真實的殺意與怒意,我揮劍迎上她的攻擊,卻再兩秒之後變招,因為她的劍已經往上挑到我的下巴,稍不小心就是脖子被刺穿的下場。
 
迴身閃過,一步併做兩步,腳擋住她的前進路線,右手的惜音飛速朝著她的眼睛刺去,她應是早有預料,左手彈出一個光元素塑形而成的圓盾擋掉刺擊後,翻身抬膝上擊。
 
她膝蓋的護具是特製的金屬刺甲,防禦力不弱於盔甲,踢擊自然也不會弱到哪去,我立刻拉開與她的距離,她像是發像空隙趁機變招,作勢一半的膝擊立刻變成範圍更大的旋踢,我用左手臂抵住化解踢擊的力道,手臂居然被震得有些麻木。
 
沒想到這女人的力氣會如此之大,不、不對,是自她體內循環的聖力強化了她的肌肉和耐力。
 
聖騎士的必要修行就是讓光元素凝結成的聖力流轉於全身,達到活化細胞強化自身的效果。看來她必定是每天都有修練聖力,才能使得在二十幾歲的年紀肉體強化就能到這種地步。
 


「十字劍芒」長劍舞出劍花,以鋪天蓋地的攻勢朝我襲來。
 
有鑑於人與不死生物存在著本質上的體力差距,加上這裡的場地充斥著黑暗元素,光明元素的消耗速度會成倍增加,我以拖延戰術消耗她的體力。可是幾分鐘過去,她的攻擊仍沒有停歇,宛如狂風驟雨,在我防禦的幾秒內,她又使出連續斬擊和十字連斬,壓著我不得不繼續迴避。
 
儘管我對於她的攻擊一直保持迴避應對,我並沒有不反擊的意思,只是劍上的光元素對不死生物來說等於是塗了致命毒藥的武器,任何不死生物碰觸到聖力都會產生被灼燒的傷害。
 
終於我看準時機在她腳下聚集黑暗元素,黑暗元素絆住了她的腳,在黑暗元素開始包覆她的金屬腿甲困住的那刻,被她立即閃開,接著一個側踢朝我迎面而來。
 
連思考的機會都沒有,我立刻用黑暗元素包覆左手臂硬接下她的踢擊,另一隻手上的惜音朝她小腿盔甲的接縫處刺過去。
 
她似乎早有預料,白色的光芒附在她的腿上,是聖騎士常用來加速的「神行術」,藉著速度提高,她的左腿翻身一旋躲開刺擊,與我拉開距離。經過幾輪過招她大概也知道我的實力並不是能隨意對待的敵人。
 
接著她突然開始唸誦禱詞,附著強烈光芒的長劍朝我高速刺來,好似獵豹追逐獵物,瞬間爆發出來的速度體現在她施加神行術的腿上,快得讓人感到壓迫。
 

  
 

我在毫秒的時間內快速掃了眼可可倒臥的方向,左菈菈已經把可可帶離開我們的戰鬥範圍,我壓制住內心快要滿溢的負面情緒,然後將模仿活人的痛覺全數關閉。
 
在對方衝過來的那刻,左手一把抓在女騎士的長劍上。

用力一甩,她連劍帶人飛了出去,撞上神殿的石柱。在接觸到長劍的短短一瞬間,我的手指被劍上的聖力燒出焦黑的凹陷,深可見骨。
 
儘管她被我扔出去後顯得狼狽不堪,但我心裡還是一陣後怕。
 
嘶,要是我還活著,受這樣的傷勢絕對痛得半死。
 
我裝作鎮定,對她冷冷地開口:「現在我可要認真了」
 
脖子的項圈被我扔到地上。
 
原先的血色漸漸從我身上退去,原本模仿活人的圓型手指在黑暗元素的包覆下被黑色的尖銳爪子取代,黑色的風在我身上蔓延開來,化成令人懷念的騎士袍。在覆蓋完成的那刻,原先左手掌上的聖力灼燒已經停止。
 
我對她伸出黑爪:「前冥神騎士.天魂,以毀壞神殿、妨礙秩序、汙辱神明之罪,對你進行武力制裁!」
 
她吃力地站了起來:「果然!你這個邪惡的不死生物總算露出馬腳了」
 
我仍一步一步地走進她,隨她怎麼罵,這傢伙已經把我的逆鱗都得罪過一遍了,也不差她繼續罵下去。
 
最好罵到連他們家聖神都聽不下去,我也就有理由直接砍了她,免得到時候還要被小心眼的巴爾德爾找碴。
 
大概是大腿骨頭碎了幾根,她吃力地扶著柱子站起身繼續朝我攻擊,但此時的攻擊在龐大的黑暗元素力量注入感官,加速自身感官之下顯得破綻百出,想閃避簡直是輕而一舉,長劍無數次的攻擊都被我擦著邊角閃過。
 
在她使用第二招劍花的攻擊間隙,我用黑暗元素將她轟飛出去。
 
腦海中突然閃過,神殿牆壁被撞穿一個大洞,天花板失去支撐塌陷大半。左菈菈含淚兩手抓著我的衣領,松鼠毛再次炸開的樣子。要我賠她神殿。
 
所以當聖騎士撞上神殿飽受摧殘的牆壁前,我趕緊讓包覆在周圍抑制她輸出聖力的黑暗元素轉化為基樁打入地面,兩側的黑暗元素收束成欄杆,化為牢籠將她困在其中。
 
呼。要是再挨這下,老舊的冥神殿可能就真的要塌了。
 
我抹了把心中不存在的冷汗。慢條斯理地朝罪人的方向走過去。
 
我雙手抱胸,張大眼睛低頭瞪視她,緩緩開口:「所以我就說了,不要小看冥神大人,不然是會遭天譴的啊」
 
她咬牙抓著黑暗元素形成的監牢欄杆站起來,一副對邪惡寧死不屈的表情。
 
簡直是…
 
你們這些人類。太讓人噁心了
 
腦海中突然閃過傑佩托的聲音,我動作一頓。
 

  
 

不死生物滾出去!

眼前出現一群村民用著不善的目光盯著我們的畫面,忽然感到額頭一陣疼痛,人群之中有人開始朝我們丟擲石頭,於是越來越多人有樣學樣

大大小小的石頭如雨般襲來,當下我的心底滿是錯愕,根本來不及反應,傑佩托立刻站到我前方將我護在身後

我們明明是來幫忙的啊,為什麼?

原先的女孩被吊死在樹上。

理由竟然只是因為她被一個不到八歲的小村民指證與死靈法師勾結。她的父母也在丟石頭的人群之中冷眼看著我們。

付出了多麼大的代價保護的人們,竟然因為身分和理念不同就攻擊對方,甚至失去理智迫害出生在同一村落的同類孩子。

那麼我們為了除掉肆虐的不死生物而捨命奮戰,到底是為了什麼?
 

  

 
回過神來時已經來不及了。
 
一道金色劍光斜切過黑暗元素構成的牢籠,牢籠瞬間瓦解,趕來的青年聖騎士將原先的女聖騎士護在身後。
 
對方是個有著淡金色短髮的年輕男子,穿著身純白的騎士服,臉上掛著嚴肅戒備但不歧視在場任何人的公正神態。他一出場就帶著光環,像常見的騎士小說裡,在危急時刻間出場打倒邪惡的英雄。被眾人所景仰、被眾人所期待。
 
我開始惡意的猜想著,這名英雄流出來的血應該也是紅色的吧?
 
 
 
【待續】


 


碎碎唸:
奧伊特跟傑佩托的故事之後會以第三人稱的方式穿插解釋

有時候你對別人好,別人不一定會對你好,
因為人的性格有太多種了,各種不同的理念和堅持,
有無條件對你好的人,自然也有占盡你便宜還對你壞的人

這或許也就是為什麼奧伊特想起來這段過去後,有些黑化的原因


改了一下分行號  以後用★代替 不然每次用巴哈的分行線都怪怪的



人物立繪(傑佩托)



之後的時間點: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120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屍體先生總是在裝死

留言共 3 篇留言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盲目與偏執的恨意就像颱風,不分青紅皂白地傷害一切。
(摸摸奧伊特的頭

12-14 20:42

冰鳩
沒錯(´◔∀◔`) 這個世界就是好人跟壞人都有 但有些地方對別人很白目的人就是比較多12-14 22:21

好吧...面對這種不講理+法西斯主義的傢伙...也不用跟它解釋什麼讓它明白...
直接把對方的一切摧毀就好了..=.=

12-14 21:27

冰鳩
被奧羅拉洗腦到種族至上主義 太嚴重的範例之一12-14 22:20
路邊的野貓
出言不遜充滿偏見甚至直接出手傷人的聖騎士真的是來找碴的><
出現了金髮的聖騎士 不知道接下來的對決會如何發展呢[e5]

12-14 21:53

冰鳩
(・∀・) 這個嘛 聖騎士有好有壞 就像是亞斯蘭德也對別人很好一樣12-14 22:22
冰鳩
然後他師父達尼特我也不予置評啦╮(´◔∀◔`)╭12-14 22:2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a2265457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原創人物】黑魔法師 傑... 後一篇:12月總結年度上架的自製...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oscar9523結丘學生
小屋更新LL!Superstar!第八話心得、彩蛋考察文,歡迎來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0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