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7 GP

[達人專欄] 我與夜叉公主的退魔日誌(卷三)─尾聲(2)

作者:翔君│2020-12-13 15:29:31│巴幣:34│人氣:204
尾聲(2)



  「別來無恙,林海彥。看到你這麼有精神,還打敗了白煞的分靈,真是讓我感到不悅呢。」

  白金色頭髮的妖狐少女露出妖豔的笑容,不疾不徐的開口。

  她的嗓音甜美清脆,悅耳的像是不存在於這世間的聲音。

  端正姣好的面容上,左藍右紅的異色雙瞳閃爍著燦爛又異質的光彩。

  妖狐少女的外貌和聲音都足以令人為之動容──卻又帶著一股讓人感到不寒而慄的氣場。

  這副場景簡直跟過去有異曲同工之妙。

  沒錯,就像三年前,還有兩個月前一樣,她總是在這種時候突然現身。

  那個聲音,那副容貌,我都絕對不可能忘記。

  ────天衣狐。

  三年前奪走了我最重要的青梅竹馬,誓不兩立的敵人。

  「為、為什……妳……」

  我話還沒說完,她突然把妖刀抽離我的身體。劇烈的痛楚衝擊全身,傷口隨即噴出大量的鮮血。

  「咳、啊……」

  我勉強用靈力操控身體抑制出血量,但仍無法徹底壓制。血一點一滴流了下來,將冰結的地面染上鮮紅。最後我連站都站不住,整個人跪倒在地。

  「呃……為什麼,妳會……出現在這……?」我忍住劇痛,狠狠的瞪著天衣狐開口。

  然而天衣狐只是把手抵在嘴邊,擺出一如既往的微笑。

  「嗯……為什麼呢,如果說我是想見你,你會高興嗎?」

  「少開這種嘲諷人的玩笑,混帳……!」

  「表情真是可怕啊。話說回來,你的使魔樣子似乎有點奇怪喔。」

  「啊……?」

  聽到她這麼說,我才察覺到。

  已經在不遠處蔓延開來的異樣氛圍。

  「海、海彥……」

  視線前方,葉音兩眼失神,面帶茫然地看向這裡,彷彿還沒理解眼前的景象。

  而後,那雙眼從茫然轉變為慟哭。

  「海彥────!!!!」

  伴隨著怒吼,葉音全身噴出黑紅色的烈火,銀髮倒豎升起,頭上的雙角以及身上的火焰狀圖紋都發出不祥至極的紅光。

  與此同時,左手的契約咒同時傳來強烈的躁動感。

  呃,這個是……!

  「等等,葉音,不可以!」

  雖然聽到雅茹想制止的聲音,但已經太遲了。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全身纏繞黑紅烈火的葉音發出兇猛的嘶吼衝向前,朝天衣狐揮下燃燒的手臂。

  然而她的攻擊都被天衣狐以靈巧的步伐和動作閃過,葉音馬上轉身繼續揮舞雙手發動攻擊,緊咬著不斷閃躲的天衣狐不放。每一次揮動手臂,激烈的衝擊與妖氣就會從中放出。

  那狂暴的模樣──宛如真正的鬼神夜叉。

  這跟之前的暴走不一樣,葉音還保有意識,只是被情感沖昏了頭。但是,再這樣下去的話……

  可惡,我的傷勢太重,力量也不夠,沒辦法用契約咒讓葉音停下來。葉音的兇猛攻勢也讓雅茹也無法介入其中。

  而面對葉音的攻擊,天衣狐仍是一副游刃有餘的樣子。

  「嗯,看樣子確實有比之前還要能控制了,不過還是缺少了些火侯。」

  天衣狐一邊說著一邊舉起妖刀,擋下了葉音的雙手。

  「我接下來需要妳的一點幫忙,所以,請妳稍微睡一會兒吧。」

  她大力揮刀,震開葉音的手,隨後順勢對葉音大大敞開的胸口揮出一道迅猛的斬擊。

  「咳啊……!」

  撕裂聲與破風聲響徹空氣,就算從我這裡看也能知道,那道斬擊是何等之重。

  葉音口吐鮮血,雙手像是失去力氣的垂下,站姿變得不穩,本來猛烈燃燒的黑紅色火焰也漸漸熄滅。

  天衣狐更是趁著這個時候再對她踢出一腳。接連的衝擊讓葉音當場倒下,像是昏迷過去般一動也不動。

  「才剛經過與白煞分靈的戰鬥,現在又被情感左右,肆無忌憚地釋放力量,變成這樣也是理所當然的。」

  說完,她伸出兩條狐尾,將昏迷的葉音一把抓起來。

  這傢伙……想對葉音做什麼?

  「天衣狐!」

  這時,雅茹不顧身上力量已經耗盡,舉起銀星朝天衣狐開槍。然而都被天衣狐用尾巴及妖刀擋下。

  「別這麼衝動,孫家的小妹妹。妳說不定還有更應該去注意的。」

  「少囉唆!我現在最該注意的就是妳這隻混帳狐狸精!」

  「喔,是嗎?就算白煞的封印儀式被破壞了?」

  「……欸?」

  雅茹的聲音凝固了。

  「妳說……什麼?」

  「要我再說一次嗎──白煞的封印儀式,已經被破壞了。」

  「……」雅茹呆愣在原地,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這個時候,我忽然想起昨天和葉音的談話……

  ──那為什麼這次封印會……

  ──有很多種可能,像是靈脈出現問題、山裡的妖怪作亂、法術的維持力不夠,又或者是,有誰刻意破壞封印。

  還有,昨晚在外面遇到雅茹時……

  ──妳才是,為什麼會來這裡?

  ──剛才,感覺到一個奇怪的氣息。

  封印可能被人刻意破壞,還有昨晚雅茹感覺到的氣息……

  再加上,剛才聯絡不上雅希姐……

  難道說────

  「是妳……嗎?」

  「哼哼,答對了。」

  「!」

  雅茹睜大了眼,兇狠的將槍口指向天衣狐。

  「少胡扯了!妳是怎麼……」

  「我只是用我的力量去刺激了一隻白煞的分靈,讓牠突破退魔師的防線去攻擊執行儀式的核心。記得五年前也有別的妖怪做過類似的事情嘛,我只是學了下人家而已。」

  「呃!妳這傢伙……!」

  雅茹再度朝天衣狐開了數槍,但依舊不起作用。

  「別逞強了,妳和林海彥都已經剩沒多少力量了吧。上次碰面時妳的攻擊還比較有力。」

  天衣狐妖刀一揮,刀鋒放出強烈的劍氣,直接將雅茹打飛出去。

  「雅茹!」

  可惡,這種情況下,我卻只能跪在地上……

  「嘛,剛才雖然說了那種話,不過我也只是破壞了儀式,封印本身還沒有被完全破壞,現在情況應該會先被那位林冬彥暫時壓下來吧。那個男人是我也應付不來的啊。」

  天衣狐戲謔的笑道。

  「所以說,為了完全破壞掉封印,我需要借用一下這個夜叉小妹。」

  「……啊?」

  這傢伙在說什麼?

  需要葉音……破壞封印?

  「開什麼玩笑……!」

  擅自出現,還想拿別人的使魔去為非作歹。

  三年前奪走蘇音還不夠,這次還要奪走葉音嗎?

  欺人太甚也要有個限度……!

  「喝……喝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瞬間,蒼藍色的靈力有如猛火從全身噴出,身體湧現出力量。我立刻站起身舉刀衝向天衣狐。

  傷口?疼痛?那種東西管他的。

  我現在就要把葉音從那女狐狸手上搶回來!

  「天衣狐────!」

  高舉的斬風刀身燃起猛烈的蒼藍光輝,朝天衣狐揮落。

  然而──

  我傾盡最後的力量揮出的斬擊,輕而易舉地就被天衣狐的妖刀擋下了。

  不論我怎麼使力,刀刃都一動也不動。

  天衣狐接下我的攻擊,卻連眉頭都沒皺一下,只是用那雙妖異的紅藍異色瞳看著我。

  「受了那樣的傷還能激發出這種力量,我很欣賞。不過,你現在終究不是萬全狀態。這種攻擊是奈何不了我的。」

  「呃……!」

  「而且,少了這女孩,你什麼也做不到。」

  「啊──」

  我一時恍神了。

  那句話宛如無形的刀刃,精準刺入我的心頭……

  「──!」

  下一秒,我整個人被一股強烈的衝擊震飛出去,重重的摔在凍結的地面上。

  「咳……啊……」嘴裡嘔出一大灘鮮血。

  身體……傷勢……可惡…………

  「別白費力氣了,現在的你阻止不了我。」

  天衣狐淡淡的說道,隨後空揮妖刀,用法術在地上點燃火焰。

  熊熊燃燒的烈火,形成阻絕我們之間的牆壁。

  「啊……哈……」

  看見這景象,腦海中浮現三年前那血紅的記憶。

  地上的污血、燃燒的火焰……以及再也回不來的少女。

  失去了不能失去的事物,讓我打從心底詛咒自己無力的,那一天的光景。

  「等等……」我顫抖著伸出手。

  該死,動啊,我的身體……

  我必須做點什麼。

  否則這樣下去,就跟那個時候一樣了……我又會,再一次失去…………

  然而現實不會回應我懦弱的呼喊。

  「那麼,我就先帶夜叉小妹走了。想搶回她的話就來找我吧,前提是……你辦得到。」

  說完這句話,天衣狐的身影就緩緩地消失在火焰的另一端──連同被她抓住的葉音一起。

  「呃…………」

  奮力伸出的手失去力氣,垂放在冰冷的地上。

  身體和精神終於到了極限,視野變得越來越模糊,思考也無法運轉。

  「喂、喂!林海彥!可惡……」

  好像聽見了誰的聲音,但我已經連辨認的心力都沒了,意識逐漸墜入黑暗的深淵。

  「…………」

  矇矓之際,腦海裡迴盪著天衣狐的那句話。

  ──少了這女孩,你什麼也做不到。

  啊……沒錯。

  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啊。

  為什麼會忘了?自己的本質,自己是什麼樣的人。

  我能夠走到今天,都是因為我有陪伴在身邊的同伴。

  換言之……沒有最重要的同伴,我就什麼都做不到。

  就跟三年前一樣,我還是一點長進也沒有。

  ──我依舊是個連一位女孩子都保護不了的,最差勁的廢物。














──尾聲之後(巫鳶)──



  「唉呀唉呀,這下可真是……」

  我站在某處的空中,透過遠視的法術見證了所有的經過。

  白煞的封印儀式被破壞,這樣下去,可能要不了多久白煞就會被釋放出來,就像五年前那次事件一樣。

  嘛,現在封印還沒完全被破壞,還有冬彥老兄坐鎮,憑他的能力,暫時還不會出什麼大問題。需要擔心的恐怕是在之後……

  如果我的想法沒錯,那天衣狐抓走葉音妹妹可能會很不妙。

  唉呀,本來只是想看看彥仔還有雅茹妹妹會怎麼面對白煞,最後卻是這種發展。這樣我當初湊合彥仔和葉音妹妹不就沒有意義了。天衣狐那姑娘,還真是會給人添麻煩。

  百妖之宴那之後我就想過天衣狐遲早會行動,聽到白煞的消息時我也想過或許是她暗中搞鬼,但情況比我當初想像的還要糟了些啊。早知道就翹掉組織的年末會議,到這裡來看看彥仔他們的。

  唉,只是視線稍微離開一下,居然就發生這種事,他們的命運還真是崎嶇。雖然把他們的命運接在一起的人是我就是了。

  ……不過,這種展開也未必不符我的口味。

  還有一線可能,說不定能看到我想看的結局。

  「嗯~~那麼,我也來插一點手吧。」

  雖說我個人比較喜歡作壁上觀,但既然局面如此發展,那為了我的期望,我也得稍微介入舞台了。

  我拿出手機,撥出某個號碼。

  「喂喂,大小姐嗎,因為事態有點緊急所以我直接進入話題。其實啊,我剛發現彥仔那邊出了點麻煩……唉呀,這只是點請求而已,畢竟彥仔也幫過我們不少忙嘛……嗯,嗯,哈哈,真不愧是我們大小姐。那就這樣囉,拜拜~~~~」

  講完電話,我再度望向遠視法術內的景象。

  看著倒在地上的黑髮少年,我的嘴角微微揚起。

  「振作點吶,彥仔。要是你這樣就沒戲唱,那可就不有趣了。」







──《我與夜叉公主的退魔日誌》卷三.完










  (作者的碎碎念時間)


  葉音的女主角地位真的嚴重不保了,抱歉,我是故意的(乾



  在第三卷的最後,我將故事帶入了最後的高潮,同時也帶出海彥和葉音必須面對的最大的試煉。

  然後看這結尾大家也應該知道了,下一卷裡失蹤了一整卷的那個男人和那個女孩都會回歸,敬請期待吧~~


  我是翔君,我們下次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1085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雪芽
使魔+1(誤)

12-14 00:12

翔君
並沒有www12-14 12:36
飛空動煙雪
綁架了女主角還想走?!是說朱雀公主又再上線了,葉音:下一部應該叫做路人夜叉女主養成法!

12-14 22:28

翔君
我們的葉音妹妹到底能不能保住女主角的地位呢,詳情請看下一卷(喂12-14 23:39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失去了蘇音,而這次也保護不了葉音,海彥好可憐...

01-07 21:43

翔君
想想他有了葉音還到處拈花惹草,這下遭到報應了(欸

好啦講認真,像這樣把海彥打入谷底,也是要他重新振作成長的一個過程01-07 23: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7喜歡★johnny901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我與夜叉公... 後一篇:我與夜叉公主的退魔日誌(...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it331就是你 ᘳᗒ.ᗕᘰ
今でもあなたはわたしの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2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