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Daily Elegy/第四章-完

作者:この桜は綺麗な│2020-12-13 15:19:35│巴幣:0│人氣:51
XXXXX  01:37 A.M.  XXXXX
  啊啊⋯⋯啊啊⋯⋯啊啊啊⋯⋯⋯⋯

  可惡啊⋯⋯!為什麼⋯⋯為什麼⋯⋯⋯⋯
  
  「混帳啊啊啊啊啊啊啊!!」
  
  已經多久沒有這般痛苦過了?
  
  親眼看著、親手感觸著兩個兒子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流失生命,自己卻無能為力替他們做點什麼!
  
  即使早已動用自身權力和關係讓下屬用最快速度把冬木市醫院的頂尖醫生們全部抓來,可是我隱約感覺到,他們已經撐不了更多時間了⋯⋯
  
  為什麼!?究竟是哪個步驟出錯了!?我們的計畫明明是天衣無縫啊!!
  
  而且那傢伙到底是怎麼知道我們的住所?
  啊啊,該死!!
  
  一想起直升機裡憑空出現的那個傢伙,我除了憤怒外只剩恐懼,抱著長子棋的雙手仍是不受控制地顫抖。
  
  下唇被我咬破滲出鹹濕的血滴,指甲深陷掌心也不在乎,無視了這些微不足道的痛楚,將兩個孩子的頭抱到胸前,兩人的氣息都低迷到幾乎察覺不到呼吸吐納的程度,並且還穩定地持續微弱下去,心臟的脈動隨著時間一點一滴地慢慢衰弱,抱在懷裡的身軀就像一縷殘燭,什麼時候熄滅也不奇怪,因此我僅是輕輕卻牢牢地將他們護在我胸前。
  
  看見他們後頸上各有一道細小的漆黑傷口,我忍不住又咒罵了一聲。
  
  正當我一面思考著失敗的原因,一方面視界模糊看不清眼前的同時,守從左手臂中發出零星的斷碎片言,要仔細聆聽才能全部聽清楚,蒼白臉頰沒有絲毫血色更不見以往的元氣。
  
  「⋯⋯老、爸⋯⋯⋯⋯」
  
  「喂,守!振作一點!」
  
  「抱、歉⋯⋯沒能讓媽媽活過來⋯⋯」
  
  「惠美比起自己一定更希望你們活下去!所以給我堅持住啊!」
  
  像是聽不見我說的話,亦或是不願聽到我的話語,守僅是掙扎地擠出一絲苦笑,目光上抬緊緊盯著我。
  
  「快⋯⋯逃⋯⋯老爸⋯⋯⋯⋯我們被⋯⋯反將、一軍了⋯⋯⋯⋯」
  
  「那種事就先別管了!再堅持一下,我的手下馬上就會帶著醫生來了!」
  
  「老爸⋯⋯抱歉了⋯⋯⋯⋯⋯⋯」
  
  「喂!守!喂!!」
  
  他已經閉上了雙眼。
  
  「⋯⋯父親⋯⋯⋯⋯」
  
  「棋!」
  
  棋那細微的呼喚清楚地傳入了我的耳內,平常便已蒼白的臉龐更加慘白甚至可以看見皮膚下的微血管浮現,氣息斷續彷彿在死前一線遊蕩著。
  
  「父親⋯⋯抱歉,我從來、就沒有⋯⋯想要、讓母親再復活⋯⋯⋯⋯」
  
  「這種事我早就知道了!你在想什麼我可是都一清二楚啊!畢竟你可是我的兒子啊!」
  
  「呵呵⋯⋯真想跟你全力、對弈一場啊⋯⋯」
  
  不等我說出什麼,棋便慘然一笑。
  
  他緩緩地指向一旁桌上散亂的棋盤。
  
  「這一步、就是⋯⋯死棋⋯⋯了⋯⋯⋯⋯」
  
  話音剛落他便開始喘不過氣,漸漸感覺不到呼吸了。
  
  我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卻束手無策。
  
  「棋,喂!還有守!你們都給我起來啊!起來再跟我對弈一局啊!我們不是要再和惠美見上一面嗎!?棋你不是想要那個孩子嗎!?我這就動用權力把她奪過來啊!喂,別開玩笑了啊!」
  
  哭喊著不知多久,我的思考開始混亂,不禁意地望向放置客廳最顯眼的地方上,那張鑲有美麗中帶有些羞澀而雙頰潮紅微笑著的相片。
  
  啊啊⋯⋯惠美──────
  
  正當我悲鳴尚未發出之際,本該不會有人進入的落地窗邊登時響起一道低沉的聲音,寒意立即襲上背脊,生存本能告警我不要回頭,淚水也被瞬間止住。
  
  「放心吧,那把刀的效果只會剝奪他們的魔力也就是生命力,並不會讓他們感到痛苦,頂多只會覺得越來越睏最後靜靜睡去而已。」
  
  我知道這道聲音的主人,是那個在直升機上讓我體會到真正恐懼、要我趕緊回來見上兒子最後一面的傢伙。
  
  那個男人踩著無響無震的腳步來到我的身後,佇足不動。
  
  既然他來了也就代表一切的底牌都失敗了,連棋特意再耗去的一劃令咒也沒有成功。
  
  我早已沒有選擇的餘地,也沒有任何求生的機會了吧。
  
  「雖然要手刃Caster曾經的同學一家有些猶豫,但正因為是同學所以才更危險。」
  
  像是刻意讓我苟延殘喘般,那不帶情感起伏的嗓音緩緩地說道,也不著急動手結束一切。
  
  渾身劇烈地顫抖著,也不知是因為即將迎來的死亡而絕望,還是因自身的無力感到憤怒,亦或是為了棋和守的離去而悲痛。
  
  「我會和你說了這麼多話,是因為我十分敬佩你的謀略能力,即使在我的時代也沒有人能夠與你並肩。不僅以一人之智改變中亞格局,甚至還為日本鋪設好了在將來爆發的大戰中立足的後手。說實話,我很不願殺你。只可惜你們的首戰便遇上我,在沒有完全理解英靈強大的情況下遇上了我們。」
  
  他仍平靜地說著。
  
  我倒是十分吃驚,這個理應來自神話傳說裡的遠古英雄,怎麼能知道我所佈置的後手?
  
  「所以這段談話時間便是我對你的敬意。」
  
  最後一個話音落下,我立刻轉身掏出外衣下的手槍,沒有遲疑地扣下扳機。
  
  然而只感到一股清風拂過臉龐,子彈貫穿了落地窗,透過那個小孔與室內截然不同的冷冽空氣竄了進來。
  
  「好好陪伴你的孩子到最後吧。晚安。」
  
  大氣中迴盪起這一道低沉的聲音,伴隨清風的吹拂逐漸消散在空蕩的室內。就彷彿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般,除了窗上的那個洞孔印證了一切始末,幾乎沒有其餘改變。
  
  只有聽不見氣息的兩個孩子,以及腦袋一片空白的我。
  
  放過我⋯⋯了?
  
  雖然不知道原因為何,我似乎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棋!守!聽得到嗎!你們要給我撐下去啊!」
  
  隔了數秒才回過神的我激動地搖晃著他們的身體──
  
  猛然間,卻感到體內有一縷異樣蔓延四肢。
  
  「怎麼⋯⋯回⋯⋯事⋯⋯⋯⋯⋯⋯?」
  
  腦袋昏昏沉沉的,全身使不出一點力氣。眼皮越發地沉重,彷彿山岳一樣重的難以支撐,意志力不敵這毫無理由的睏意與疲憊,視界開始朦朧如在水中望月,搖曳不止。
  
  「啊⋯⋯惠美────」
  
  抱歉了。
  
  我連孩子們都保護不了,看來我只能去夢中找妳賠罪了。
  
  勉強盡力擠出自嘲的微笑,我的身體即將脫離我的掌控,搖搖欲墜。
  
  目光瞥向桌上那幅綻放了妳最美笑容的相片,身邊還圍繞著幼時的兩個小子,沉浸在一片幸福當中的樣子。
  
  真的,好希望再跟妳還要這兩個小子一起聊天玩鬧啊──────
  
  回憶似水蕩漾起漣漪一波一波。
  
  最後又看了一眼我最引以為傲的兩個孩子,苦笑著嘆了一口氣。
  
  嘆出了這些年來的想念。
  
  嘆出了對妳不變的愛慕。
  
  嘆出了種種遺憾和無奈。
  
  也不在乎手腕上的朱紅印痕已經淡得消失,早就沒有意義了。
  
  帶著無可抗拒的睡意,我緩緩躺了下去。
  
  在兩人之間,在惠美面前。
  
  閉上雙眼,黑暗中似有一雙白皙的纖手等了我十年。
  
  夢中再一起團圓吧。
  
  好睏⋯⋯⋯⋯⋯⋯⋯⋯⋯⋯
 
   
  
  男子在數十公尺外的大廈頂上,靜靜看著一群自衛隊隊士和數名日本知名的醫師衝入那間燈光全滅的房內,手忙腳亂地對地板上的三人實施緊急診治,卻全然沒有效果。
  
  他無聲地目送他們將三人運上頂層停機坪上的軍用直升機,接著往東北方向急速離去後才輕吐一氣。夜風騷擾著他的黑髮,如亂絮飛舞,那瀏海底下同樣黑漆的雙瞳彷彿幽谷虛緲,抬首凝望天穹月眼,或者說,是在遙望著於那層夜幕之後的事物。
  
  秋正轉冬的此夜,發生在冬木市的第一場戰役雲淡風輕地畫下了句點。
  
  身陷其中者疲累不堪,不知其事者則都再次渡過了平凡的一回夢鄉。
  
  這世界的表層裏側,命運的齒輪正逐漸劇烈運轉起來,三道本該平行的絲線在某個剎那脫離原先既定的軌路,朝著路的盡頭靠攏前行。
  
XXXXX  16:45 P.M.  XXXXX
  日暮將落,月影像是等不及展現身姿而隱約浮現的時刻,少年在鋪設大片翠綠草皮的庭園裡隨意坐著,抬頭望天,左手背烙有令人聯想到無盡光輝綻放、充滿神聖而高雅的三道深紅印痕,完全不似人間存在的手藝,宛如天神精心設計過的勾勒創作無法以人類文藻正確形容其蘊涵的各樣絕妙之處。伸手可得的地方還置有一把未經開鋒的古典式練習長劍。
  
  月色螢亮,暮光卻淡濁。
  
  少年俊俏的臉龐可以看得出尚殘些許的青澀稚氣,但同時五官深邃的輪廓也擁有著同年紀東方少年不會有的成熟穩重,碧玉似的眼眸彷彿將一切自信蘊內其中,微微閃爍著不易見的光輝流露出莫名的吸引力,憑風飄盪的滿頭金髮沾有數滴汗珠如太陽一樣閃亮耀眼也如月亮一般溫柔平和,一身質地昂貴的白衣勝雪,不惹凡間塵埃。少年渾身自然地散發著優雅、高潔又使人不由自主想親近的氛圍。
  
  他看著天幕,猶若沉思未來。
  
  後方草芥突然響起的沙沙聲驚擾了少年的思緒,他稍微撇過頭,一舉一動皆帶著從容優雅。
  
  「Master,你在想什麼嗎?」
  
  悅耳的嗓音空靈沉穩,甚至略微參有聖人般澄清的語調。
  
  「啊啊,沒什麼。倒是你打算未來如何行動,神靈(Deity)?」
  
  少年微笑看著身後不遠處的男子,有所意味地問道。
  
  而被喚作神靈(Deity)的青年則是和少年剛才一樣仰頭眺月,沒有立即回覆。
  
  那人擁有令人感受到莊嚴與華美的淡金色髮絲飄散著點點光輝,沒有人可以在其面容上找到任何一點瑕疵,儘管彌留著一股揮之不去的滄桑感卻沒有破壞那份完美,反倒將本便不屬於人間的容貌昇華至觸不可及的境地,連超越世上九成男人的少年也依舊自嘆不如。一雙碧翠純淨的瞳眸熠熠閃爍挾帶著脫塵的情感倒映月影日輪,一襲純白但不單調的輕便服飾後負宛如白羽般的披風輕輕蕩漾,左腰間傾掛一柄亦是清一色純白的長劍,其外露著承載無數期待、希望及信仰的神聖劍芒,象徵了青年最後人類信仰的身份。而他整個身軀被包裹於一團明亮卻不刺眼的光輝中隔絕世間污穢沾染,彷彿此人便是為了驅散黑暗、殲滅所有邪惡而誕生在世的聖人,無庸置疑的神靈(Deity)。
  
  等了半晌,青年才緩緩開口。
  
  「雖然我已經知道東方有名魔王降臨了,不過首先這半年內必須將英國本土內的所有參戰者收服或者排除,接著再收攏歐洲大陸形成大勢來抗衡魔王,也才有資本與南方的『他們』一決雌雄。相信以你的能力能夠辦得到吧。」
  
  說完,他移動視線迎向那對看著自己的碧翠眼瞳。
  
  「記住了Master,今天的戰鬥是為了讓你往後厭勝的基石,到最後你必須成為不用依賴我也能獨自戰勝英靈的人物才行。」
  
  「啊啊,我明白。」
  
  少年喃喃似地低聲回應,隨後拿起一旁的練習用長劍站起身來,說不出的風雅俐落。
  
  他使劍尖遙指日月之間的薄雲,輕聲說道:
  
  「我,海芬霍爾・理查・懷特,誓必贏得這場聖杯戰爭,成為背負一切希望之人!」
  
  劍落分光闇,當世無匹的劍意撫過草梢,向遠方踽踽前行。
  
  少年的目光裡迸逸著堅決且高貴的火光。
  
  青年凝視著他的背影,默默地揚上嘴角。

  
  
    
  ──我的摯友們啊,這一回由我來當那厭勝之人,不讓當時遺憾重蹈覆轍。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1084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raiyuuu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英靈創作-無息的哈桑... 後一篇:Daily Elegy/...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09118787所有人
這個世界太亂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0:1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