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RPG四期創作】【第六章】【神城與王城】任務好像達成了【翠鳥】

作者:銀嵐│2020-12-12 12:03:02│巴幣:14│人氣:103


  「從現在起,全軍保持低調,收斂各自的坐騎,以『梵亞斯運輸隊』的喬裝繼續前進。」
  隨著尤克的下令,西方梵亞斯使節團的任務也即將到達尾聲,不管是成功還是失敗都看這次的行動……
  雖然說明明算是潛入,但卻是53人的大隊人馬十分奇怪,不過想想畢竟是要扮演運輸隊,人多一些似乎反而比較正常。
  不管如何,感覺自己一路上似乎沒什麼表現的翠鳥,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準備投入近這次的行動當中。
  將萊西和墨雲安頓在運輸車中,翠鳥騎上了派發的馬匹,稍微整理頭髮與外貌,盡量的讓自己看起來老一些,不至於太過突兀。
 
  城門高高聳立,根據事前的說明,這似乎是較小的、「技術軍團」專用的軍用通道。
  隨著離門越來越近,翠鳥心中也不禁緊張起來。
  雖然說武器並不需要特別收起,畢竟運輸隊本就有保護運輸物的需求,有武器也不算什麼,但畢竟現在將要進城,不可能做出一幅戒備的態度,翠鳥努力的收斂自己緊張的感覺,雖然說不知道有沒有成功的扮演。
 
  「……你們在這先停一下,讓我來跟那些衛兵瀟灑溝通。」
  這次幫忙使節團混進城中,似乎是梵亞斯中的大人物的男性──應該是叫做以法蓮的──擺了擺手讓隊伍停下,像前與門口的衛兵溝通著。
  『這就是最後了,加油吧。』
  在翠鳥看著前方的情況時,腦海中突然的傳來這樣的話語,一時間忍下了差點叫出來的聲音,分辨出來是尤克先生的傳話後,翠鳥將視角轉向了領頭的那些人。
  尤克先生、希莉卡、翡翠小姐……還有個是詩寇蒂小姐?雖然說真的有交流過的也只有前兩者,不過因為翡翠小姐在船上的表現,讓翠鳥也不覺得令人感覺太過遙遠,但一來後便沒什麼與他人交流的詩寇蒂小姐,是真的感覺十分的陌生,只知道其也是義勇軍的高層之一。
  不管如何,在稍微的分心後,隊伍又開始移動起來,而原本的緊張趕也多少的少了一些。
 

 
  意外總是來的十分突然。
  一行人來到了一個廣場,廣場前方似乎就是目的地所在,雖然壯觀卻又略顯單調的建築物前,一名男性就這樣站在那裡。
  『是敵人嗎?還是接應的?』
  翠鳥還沒來的及確認心中所想,事態就快速的變化起來。
  「奔走風塵、遠道而來的聯邦『人子』。」
  天空中突然有光芒照耀、垂落,原本滿是烏雲的天空,就像是陽光突然變烈般的刺破漆黑簾幕,迴盪在廣場的聲音難以辨別到底是周遭的迴響,又或是腦內的殘音,只能見到天空中彷彿是開了個洞般,有身影從中降下。
  「在這屬於救主的聖域裡,在救主的威榮之下,誠心懺悔吧——」
  似乎有要人逃跑的聲音,但事態的變化與宏大卻讓人難以反應過來,光芒中有六翼的人影降落,巨大的壓力從中壓制著心神。
  要說的話,相比起完整的蜂神可能要弱些吧?雖說翠鳥真正有直接對抗的只有蜂神的碎片。
  胸口搖曳如火焰的胸針抵銷掉了泛起的恐懼,但純粹的心神壓制卻是只能鼓起氣勢撐住。
  從天空降下的六翼人影似乎是名女性,根據事前的情報說明來想,大概是屬於那人造天使的原型,『撒拉弗』中的首領──米迦勒。
 
  咕嚕、咕嚕。
  就在天空之上的變化吸引了注意力的同時,西方使節團的後方,卻也發生了變化,城門處顯現了結界還算是一般的情況,但後方泛出泥漿,泥漿現出另一名天使身影,卻是將情況推向了極為糟糕的局面。
  『計畫變更,義勇軍全員備戰,不管對方想做什麼,都做好戰鬥準備,但沒口令別先攻擊。』
  尤克的聲音在腦中平靜的響起,腦中記得這次的任務是要讓『光之子希莉卡』與對方的首領會面的翠鳥,將手搭在了劍杖上讓影子泛出,並想辦法往希莉卡的方向移動。
  雖然說不知道能夠做到什麼樣的程度,但是不做就認輸放棄並不是翠鳥的個性,或者說翠鳥已經決定遇到兩難的問題時,只會選擇『做了可能會後悔』的選項,而不會去選擇『不做可能會後悔』的選項。
 
  有光就有影,雖然說完全、極度的光照是能夠產生無影區域的,不過在這樣的場面下,翠鳥的戰力一點也不引人注目,也就想當然的不會特別備針對,十分順利的擴展出去。
  如果備攻擊的話,多少能當作第一層的阻礙,多少增加些可以反應的時間吧?翠鳥是這麼期許的。
  然而不管是翠鳥或其他義勇軍們的備戰,似乎都不被放在那天空上的天使眼裡,米迦勒無視義勇軍們各種意義的目光,而是先看向義勇軍們的帶路者……以教國的角度來說大概是叛徒吧?
 
  「世界之樹,以及光之種。」
  「你們拒絕相信救主,拒絕救主賜予的恩典,於世上散播反對神諭之傳言,行假身言者之惡行惡狀,以不義的伎倆蒙騙那些將要滅亡的人子,終將自斃、得不到救贖。」
  終將滅亡嗎?但就因為不想要滅亡,所以翠鳥才會站在這裡。
  也許有被隱瞞的事,也許有虛假的事,但是如果不做什麼就會滅亡這件事,反而是在天使的口中證實了。
  也許,就算挺身反抗也沒有用,也許命運早就被決定好了──
  但與其選擇放棄,一定是選擇努力去做好自己所能做到的事更好。
  「怎麼可以選擇輕易的放棄……」
 
  「哈,那金閃閃說我們是瘟疫啊。」
  「善良與惡是『比較』出來的東西,當妳口口聲聲把我們斷定為惡時,在我們眼中妳亦為惡,天使長米迦勒姑娘。」
  「在我們為了『對抗災難』而奔波之際,你們做了什麼?在我們保持善意,試著與你們接觸時,你們做了什麼?在這對兄弟看見新的希望、決定試著傾聽時,你們做了什麼!」
  「你清算『善人』的罪刑!你視無辜者為瘟疫!代表謙遜的妳行為盡是傲慢!」
  「在我眼裡,故步自封的你們才是瘟疫!」
 
  「不是怠惰嗎,勤勉的反意?」
  所以,當尤克向對方指責時,翠鳥也就不禁的脫口而出──
  「對他人該謙遜,但過度的謙遜卻是懦弱,將自己該努力的事加在別人身上,也同樣是怠惰喔!」
  米迦勒要求的謙遜,在翠鳥聽來就像是要求人該懦弱、該怠惰,該將一切托付給祂們的救主背負。
  靠向光之子希莉卡身邊的翠鳥,嘗試著遮蔽照在尤克與希莉卡身上的光……雖說向是無意義的舉動,卻是以行動明確的反駁。
  「就算只是杯水車薪,我也不會將一切都丟給拯救者,如果無法成為身前的盾,也至少能追著背影前行,若連自己都不願意努力救自己,只想要等待別人的幫忙,這也太卑鄙了!」
 
  「人子之大罪即為傲慢!神阻擋傲慢之人,賜恩於謙遜之人!」
  「在救主的威容之下懺悔吧——謙遜之槌(Humility)!」
  雖然說同行者有的同樣發言駁斥對方的話語,有的則是支持著尤克,但是對於那米迦勒來說,似乎都是不值得一聽與回應的內容,就算是祂同伴表示可以聽一聽的話語,也同樣的被反過來喝斥。
  雖然對方的攻擊十分明顯,翠鳥也有反應過來的想要阻擋,但是對方的攻擊表面上向是振動性質的攻擊,但實際上卻是針對心智意識,並且是超越了一般等級的攻擊。
  這就是所謂的「世界級」的力量嗎?事後思考時,翠鳥不禁如此推測。
  但事發當時,翠鳥只感覺到那震動輕易的穿透了翠鳥從物理與魔力兩種性質所建立起的防壁,或者說與其是穿透,不如說無視更為恰當。
  在那一瞬間,翠鳥的意識就被帶到了另一處地方。
 
  那是黑暗無人、僅有著些許燭光的教堂內部。
  成排的座椅與前端矗立著一座象徵「救主受難」的十字架與雕像……
  雖然翠鳥並不熟悉,但是「懺悔室」的強烈印象感卻是浮現在腦海中。
  是被傳送到其他地方嗎?這樣的念頭還未浮起,翠鳥便「看見」了自己的「罪惡」。
  是只能被人守護,犧牲他人生命才得以存活的「弱小」,剎時獲得力量,無法妥善使用的「衝動」,因為信任亞莎老師,難以抉擇而坐視艾爾帕卡事件發展的「愚鈍」……
  林林總總,或大或小的「罪惡」拷問著翠鳥的心靈。
  不過,這雖然並不值得驕傲,但這樣的情況翠鳥很是熟悉。
  六千三百零七萬兩千秒--這是從失語及厭食中恢復所使用的時間。
  在那滅村的慘禍後,每時每刻、每分每秒,被獨自一人存活下來,犧牲眾多親近者的罪惡感所禁錮的翠鳥,現在已經算是好上許多。
  並非是遺忘,也並非是單純的看開,只是翠鳥體認到了自己所背負的重量。
  沉浸在罪惡感中的自己,只是為了讓自己輕鬆,並無法產生什麼。
  懺悔只是用來體認自己的過錯,不管是改進還是彌補,唯有繼續前進,才是真正的負責。
  只會懺悔自責的人,也就只是為了自己輕鬆的怠惰。
 
  「不過,原來我還有犯了這些錯……如果不是之前的情況的話,那位天使大姐姐的能力,其實也算是很好的能力呢,畢竟只有『知錯』才有『能改』的地方嘛。」
  「不過時間太久了。」
  看著前面似乎是救主受難的雕像,翠鳥輕輕的說道,雖敬卻不畏,雖多少有對抗意識,卻沒有敵意。
  如果能好好對話,能順利與教國的人做朋友就好了……翠鳥心中多少還有著這樣天真的想法。
 
  噹──
  噹──
  噹──
 
  耳邊響起三聲鐘響,翠鳥的意識回歸到了身體當中。
  原本不可一世的天使朝著一名坐在輪椅上的女子下跪著,與天使不同,那女子並沒有敵意……或者說她的存在讓整個空間的敵意都消失了。
  (那位大姊姊就是教國的首領嗎?這樣算是成功達成目標了嗎?剛剛為希莉卡遮光的行動好像沒什麼意義?不過現在這姿勢會不會影響她們說話啊?)
  意識回歸的翠鳥,腦中閃現不少的話語,不過不知是殘留的影響或是對方的能力,翠鳥並無法出聲,也無法行動,只能維持著之前的姿勢倒在那裡。
  斜看著唯一站立著的希莉卡,有些擔憂,卻也只能在心中為對方打著氣。
  要是小喵喵能活動就好了呢,可愛的貓貓應該多少能舒緩緊張……搭配狗狗說不定更好?
  接著,翠鳥看到希莉卡在沉默後開口,以及尤克藉此似乎做了什麼的畫面。
  雖然說不知道尤克做了什麼,但似乎與對方的那位首領談好了的樣子?
 
  「我想,繼續摸索這個世界,所以我需要時間。」
  回去後,如果能邀請希莉卡到遊樂園玩就好了呢。
  雖然說最後的突然達成協議,讓翠鳥有些感覺莫名奇妙,有種「咦?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明明應該沒有錯過什麼,但是卻明顯明顯是錯過了什麼?任務好像達成了?可是為什麼?」的大量疑惑。
  不過,就進著聽著希莉卡的話語,卻是讓翠鳥想著另一面與任務沒什麼關係的內容。
  畢竟翠鳥想與希莉卡接觸,就單純是因為對方看起來與自己是同一輩的,而且某方面來說,常常屬於較年幼那一輩的翠鳥,看到希莉卡多少有些說不定可以當姐姐的想法……
  就算知道若真論能力與力量,對方能甩自己幾個世界……不過那又如何?自來熟的翠鳥並不在意這些。
 
  不管如何,這次西方的任務就這樣結束。
  在恢復行動後便被傳送回之前的聖森哨所,以及哨所的慘狀和歸途--
  那就是另外一件事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096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fral73040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四期創作】【第五... 後一篇:【RPG四期創作】第二次...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僅有開頭的故事 (3)

東方聊齋夢 (1)
人物介紹 (1)
聊齋綺麗譚 (2)

短篇非小說--【交換日記】 (6)

短篇小說 (2)

新詩--【儀式無想集】 (1)
【儀式】 (5)
【無想】 (8)
【狂想】 (4)
【傳說】 (2)
【歌詠】 (3)
【戀夢】 (5)
【咒詩】 (4)
【戀曲】 (4)
【其他】 (2)

F/P工會 (2)
角色設定 (13)
行動紀錄 (8)
小小的實,小小的戰爭 (36)
傳說中的『聖代戰爭』-L組篇 (7)

RPG公會--角色 (7)
小實の個人資料 (16)
小實の寵物們 (4)
間桐真の個人資料 (1)
迷狐屋中愉快的夥伴們 (1)

RPG公會--書籍 (5)
魔術相關 (1)
魔法學概論 (1)
虹月群島勝景指南 (4)
地海魔物圖鑑 (1)
奇珍物種 (1)

RPG公會--場景 (0)
地海探索 (1)
阿斯嘉特城中 (2)
咪帕的異想世界主題樂園 (4)

RPG公會--故事 (12)
小實の阿斯嘉特生活 (23)
翠鳥の故事 (24)
失落滄溟 (10)
四期主線 (14)

RPG公會--劇本 (2)
地海探索系列 (3)
角色相關劇本 (2)
活動劇本 (9)
咪帕樂園系列 (1)
零散劇本 (1)

RPG公會--地海系列劇本規則書 (1)
地海劇本簡介 (0)
角色作成 (3)

故事之都公會 (2)
人物列傳(角色) (3)

最終境界 (1)
申請 (7)
角色 (3)
【新的輪迴】.月光 (94)
【月色光影】.夜事 (1)

箱庭の世界 (1)
裝備區 (3)
場景區 (2)

未分類 (12)

Flammen123母親
母親節快樂,雖然我知道大多數母親還是不快樂,因為只有這天,大家才會記得慰勞她們的辛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