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短篇】海市蜃樓

作者:Pay2single│2020-12-06 23:26:09│巴幣:16│人氣:71


  少年出生於北方一個終年被風雪所覆蓋的小村莊,從有意識開始,他就和一個老婆婆一起在一棟小屋裡生活。在嚴酷的環境下,人因為寒冷和飢餓而死去並不罕見,每個人都只想著如何能養活自己和家人,自然沒有餘力去幫助他人。少年只能依靠少得可憐的食物和殘破的兩件毛氈捱過每一天。他偶然會透過窗口往屋外看,除了一片白茫茫以外就只有其他屋子和一道道人影,他們了無生氣的臉上只有木然。因為如果不這樣,人們就無法生存。他曾經疑惑過為什麼老婆婆會願意分享自己僅存的食物去養活自己,對此老婆婆只是淡淡地微笑,然後繼續縫補手上的衣服。

  對於他來說,唯一的樂趣就是在柴火旁聆聽老婆婆講述故事。手上一邊拿著針線,一邊從那乾枯龜裂的嘴唇裡吐出的一個又一個美好、充滿異國風情的故事,有的是騎士的故事、有的是旅人的故事……沙啞、沉重的嗓音彷彿能跨越時間,讓少年深深著迷。對於一輩子都生活在這個被風雪覆蓋的村莊的人來說,老婆婆所說的話根本就是天方夜譚:一望無際的麥田、被風吹拂的草原、遼闊的大海……但是這並沒有削減少年的熱情。漸漸,他對外面的世界充滿嚮往。

  第一次看到那個景象,是在遠離村莊的一座小山丘上。當時天氣晴朗,是一個十分稀罕的日子,少年為了追捕一只兔子不慎從山坡上滾下去。等到他抬起頭,如霧一般的景象出現在眼前。

  那是一個遙遠而美麗、夢幻般的地方。那裡是如此的美好,導致一切都不像是真的存在於世界上一般。也許可能真的是夢也不一定;甚至是不是自己幻想出來的也是未知之數。但是,少年堅信著那一定存在於世界上某一個地方。

  天空是藍色的,是在少年常年暴風雪的故鄉裡看不見的光景。放眼看去,四周都是用白色、黃色和紅色點綴的草原,幾乎能吸進那溫暖、充滿青草氣味的空氣。天空中偶然有幾道黑影劃破長空,一望無際的藍天下是起伏連綿的山峰,而在那之下則是巧妙地沿著山脈建設的梯田,一道道涓涓細流最終匯成了河流。河流的另一邊稀稀疏疏的散落幾十棟建築,當中最顯眼、最高大的是一座有好幾層高的風車,隨著微風緩慢轉動。但是,令少年印象最深刻的並不是那未曾見過的風景。人們踏著輕快的步伐,臉上掛著幸福的笑容。那是在凜冽的寒冬裡掙扎求存的人們臉上未曾出現過的表情。

  因此,當少年告訴別人他所看到的景象時,得到的不是不屑一顧,就是催促他趕快去森林採摘、去做點有意義的事情。只有老婆婆笑著肯定他所說的話。「是你親眼目睹的吧?」

  之後少年又看見那個地方三次,一次比一次清楚,最後一次幾乎觸手可及。當他滿懷期待的站在河流旁邊時,夢境卻如退潮一般瞬間卷席而去,失去心愛之物的痛苦和巨大失落感的辛酸幾乎要淹沒他的心靈,他近乎瘋狂的渴望著回到那安穩又美好的地方。少年第一次感受到,自己並不屬於這個地方。

  自此以後,少年明天念念不忘的就是那個地方。不管是在準備過冬還是工作的時候,整天都。旁人不是嘲笑他的愚蠢,就是斥責他的不切實際。漸漸的,少年被別人所疏遠,成為了他人口中的怪人。唯一會聆聽自己的,就只剩下一起相依為命的老婆婆。也就只有這時,少年那孤獨又不安定的心靈才能稍微獲得一點點慰藉。

  在十歲的那一年,老婆婆把少年叫到自己身旁。「你還掛念著那裡嗎?」她問。少年慢慢的點了點頭,「我相信那個地方的存在。」

  聽到答案,她把一個包裹遞給了少年。裡面裝著一柄小刀、一些乾糧和幾件十分眼熟的衣服,那是老婆婆說故事的時候一直在縫補著的衣服。「我能給你的就只有這些了。」老婆婆佈滿皺紋的臉上露出了笑容,「你該去的地方不是這裡吧?」

  少年呆呆的看著面前照顧了自己十多年的人。「為什麼?」疑問從口中流出。

  「為什麼?沒為什麼。」

  「……那你怎麼辦?」

  「在你出現之前我也是自己一個生活的。你不在了,我的生活也不會有什麼變化。辛苦的是要適應變化的你。」

  「你只要追求自己的幸福就好。」這句話深深的刻在少年的腦海裡,揮之不去。就這樣,少年帶上了唯一的行李,悄悄的從村莊裡消失了。

  他成為了旅人,尋找著故事裡那美好的物語。



  「接下來呢?接下來呢?」

  看著眼前吵鬧著要下續的孩子們,男子的思緒不禁回到那風雪交加的夜裡,噼噼啪啪地燃燒的柴火,和一旁安詳地坐著縫補的老人。屋子的擺設已經變得模糊不清了,但是慈祥的面貌和沙啞的嗓音至今依然記得一清二楚。雖然不會後悔,但是還是牽掛著。

  如今,他知道老婆婆那看似脆弱的身體裡蘊藏著頑強的心靈和樸實無華的智慧。也許,她年輕的時候也曾經巡遊各地,才能訴說出那麼多姿多彩的故事。

  他深深的呼了一口氣,收起煩亂的思緒,繼續描述接下來的故事。



  少年的目標很明確:南邊。在故事裡,南方總是被描述成氣候溫暖宜人、景色山青水秀的地方,和他夢中之地最為相似。老婆婆告訴他的故事,他每一個都記得。想要知道自己的位置,白天認清太陽升起和落下的位置,而晚上則抬頭看著星空,找出最亮的那顆星;把草燒成灰燼,可以用以堵住傷口,防止惡化……他努力在故事裡尋找著一絲一毫能幫助自己的資訊。

  隨著少年的旅程,四周的環境開始出現變化。原本白茫茫的地面開始露出黑色的泥土,枯乾的樹枝上長出了嫩綠的葉子,被冰霜覆蓋的植物露出了鮮紅的果實,寂靜漸漸被動物的喧鬧聲所取代。他要面對的再不是凜冽的寒風和有限的食物,而是不熟悉的環境和習俗。

  少年是在剛剛開始旅程不久後遇上他的,那是一個年約三十歲、長相普通的男人。在外打滾了一段時間的旅人們一般都會因為時間的洗禮而滿臉風霜,可是歲月並沒有在這個男人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跡,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有著十幾年旅行的經歷。除了稍微多出幾條皺紋以外,其他一切就和當初遇到時一樣,臉上還是掛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微笑。他雖然自稱是一個吟遊詩人,但是實際上找他說故事的人少之又少。通常人們找他不是為了勸架,就是為了尋求意見。男人的知識淵博到不像一名普通旅人,無論藥物、文字、不同動物的應對方法,甚至是到達每一個城鎮時應該去哪裡找住宿和購買物資都知道。而且和別人最大的不同是他的衣服。雖然裝扮上並沒有什麼不同,但是永遠都保持一塵不染,彷彿就和他本人一樣,無視了旅程的艱辛和歲月的洗禮。儘管覺得困惑,但是有著秘密的旅人本來就不少,而且恣意打聽他人的事情在旅人之間是一種受人唾棄的行為,因此幾乎沒有人知道男人來自哪裡,又是為了什麼才踏上旅程。

  少年就是那少數會找他說故事的人。和老婆婆的緩慢又平穩不同,男人總是抑揚頓挫地訴說著,時以低沉、時以高昂,通過手勢和語調緊緊抓著聽眾的心靈。儘管相比起以往聽過的故事,男人的描述和故事的內容都要複雜得多,但是少年依然為此著迷。畢竟,能久違地聆聽新的故事,對他來說是無比珍貴的時光。相對的,男人也對這個看起來樸實的少年產生了興趣。正常來說,旅人並不會在同一個地方停留超過一個月,而男人更是出了名的放蕩不羈。他除了故事,更把文字和故事的技巧傾囊相授,「想要知道更多故事嗎?自己來編。」這一切花費了兩個月。

  少年也曾經向男人問過有關夢中之地的事情。當他描述到那個地方的人們時,男人臉上少有的掠過一絲陰霾,緩緩的搖了搖頭,說:「你還是放棄比較好。」之後就再沒提過這件事了。

  在到處遊歷後,少年才明白到像他這樣旅行的人並不是少數。各種各樣的人因為不同的原因而踏上旅程。有的是因為戰亂而流離失所,有的則是為了尋找新的家園;有正值壯年的人,也有和自己年紀相若的男孩;有看起來飽經風霜的,也有少不經事的 ;有帶著一家大小的,也有三三兩兩的。在陌生的土地上,人們為了避免危險,通常都偏向結伴而行。入鄉隨俗,少年也常常和不同的人一起旅行。對於旅人來說,認識文字的人是很稀罕的,即是對方是未成年的男性。

  「你會什麼?」「……故事和找食物。」「那你能看懂這個嗎?」「可以。」依靠著從故事裡學到的幾百個文字,他成功讓自己在旅人中取得一席之位。每當他遇上新的旅伴,少年都會向對方詢問有關那夢中之地的線索。但是,結果要不是不知道,就是在到達後發現根本不是那一回事。就這樣,時間就不知不覺中悄悄溜走。幾年過去了,少年長高了,本來還殘留著童音的聲線變得低沉。等到少年十六歲的時候,他和那個人重遇了。

  「你找到那個地方了嗎?」篝火旁,男人向少年遞出一杯麥酒。

  少年接過酒,一口灌下去。一開始覺得苦澀、難以入口的酒,現在已經能明白為什麼會受到人們喜愛,「還沒。」

  男人用饒有趣味地打量著少年,「已經六年了吧?」

  「差不多。」

  「差不多該放棄了吧?」

  「……沒這個打算。」放下酒杯,擦擦嘴角,少年眼中透著倔強。

  「為什麼?這些年還沒讓你學到什麼嗎?」男人問。少年沉默了一陣子。有些事情即使不想察覺也能明白,這個世界並沒有故事中那麼美好。有默默耕耘的人,也有自私自利的人;有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傷害他人,也有單純因為不理解就排擠他人的人。他想起了男人無數個故事裡的其中一個:森林裡居住著一只熊,它自小就由一名女性撫養長大。對它來說,那名會溫柔地擁抱自己的女性就是「媽媽」。它整天夢想著能從森林裡出去冒險,可是「媽媽」卻不容許它。有一次,它在森林外遇到了幾個獵人。它向他們抬起手,想打一聲招呼,對方卻驚慌地向自己抬起了長矛。被刺傷的熊灰溜溜的回到森林深處,它不明白為什麼那些人明明和「媽媽」很相似,但是對待自己的行為卻完全相反。

  但是,他也看到小小的善意存在在各種地方,「……我學到的是人心裡總會有著一絲善意。對我來說,那也是現實。」從單純的幫忙整理店舖,到為了非親非故的他人付出。包括自己,也是因為這小小的善意而得救的人之一。

  「所以說成長的環境很重要,」男人嘆了一口氣,「你所說的那個地方太過美好了,根本不切實際。人並沒有你想象中的那麼好。」

  「我相信那個地方的存在。」在十幾年前曾經對老婆婆說過的話,少年對面前這個人再次說出。

  「是嗎。」這次輪到男人沉默了。在十多秒後,他吐出了長長的一口氣,臉上重新露出微笑, 「既然如此,我給你一個小小的意見吧?」

  「真稀罕啊。」「不要的話我就不說了吧?」「要。」

  男人嗤嗤地笑了笑,「你知道嗎?有時候所追求之物,眼中所看到的和實際不一定一樣哦?」他豎起一根手指,「裡面裝著什麼才是最重要的。和人一樣。」

  「……不太懂。」少年困惑的皺了皺眉頭。

  「這是下次的課題。有機會碰到的話記得要交功課。」

  這次談話之後,男人一如既往說起了幾個嶄新的故事。這次少年不只作為一個聆聽者,也說了幾個他經歷的事。「你說故事的技巧沒有進步啊。」「你閉嘴。」

  在離別之前,少年向男人提出一個疑問,「為什麼當初要花時間教我呢?」

  「嘛,也是呢。」男人托著下巴想了想,「嗯……就當成是你所說的一絲善意吧?」看到少年的額頭上掛著三條黑線,男人哈哈大笑。



  「……男人給了少年幾個線索。最後,少年再次踏上旅途。這次,他知道應該往哪裡走了。」當然,作為一個說給孩子們聽的故事,才不可能加入這麼深沉的內容。適當的作出一點修改,加入其他劇情,故事該怎麼編還是怎麼編,孩子都喜歡美好的故事嘛。

  雖然有人說過『不向孩子們教導世界的真實可不行』,不過看著眼前孩子滿足的笑臉,他認為自己的做法比較好。畢竟,相比起緊皺眉頭,自己還是比較喜歡笑臉。他拍了拍手掌,「好啦,都該回家啦。得幫家裡的過冬準備不是嗎?大家回去幫忙吧。」

  隨手解散了孩子們,他發現還有一名女孩站在原地。「怎麼了嗎?」

  「那個,」女孩怯生生的問,「最後少年有找到那個地方嗎?」

  「當然有。」當然有。

  「……那就太好了。」女孩露出滿足的笑容,蹦蹦跳跳的跑開了。

  在送走女孩之後,男人稍微收拾了一下,向家的方向走去。正如剛剛說的,冬天快到了。作為家裡唯一的成年男性,他必須承擔起大部分的準備。雖然沒有達到家鄉的程度,但是寒冬仍然是不容小窺的。看著在灰色的石地板上逐漸加厚的積雪,男人加快腳步。

  「我回來了。」「歡迎回來。」男人打開家門,看到自己最愛的妻子座在桌子旁邊縫製冬服。

  「孩子們呢?」

  「去城鎮外的森林了。今天真早回來啊。」

  「是為這次沒有被問東問西啦,順便去買點肉回來。」男人咚的一聲將從市場買回來的肉放在桌面。經過上年的教訓,這次寧願多買一點準備起來,免得像之前一樣在最後兩個星期都要分配食物的窘境。「男孩比我想象中更能吃啊。」

  「你以前不也是這樣過的嗎?」妻子吃吃笑笑起來。這些年來,即使自己失誤了,她也沒有責怪過自己。

  「那時只有自己要照顧啦。」

  「啊,是爸爸!爸爸回來了!」「喂,小心點!不要擠!」女兒的喧鬧聲和兒子的責備從門口傳來,「爸爸你看,我和哥哥摘了很多果實和蘑菇回來哦!」

  「啊,得檢查一下有沒有摘錯不能吃的呢。」

  結果有三成都是不能吃的。「誒,好奇怪喔……」女兒沮喪的低下了頭。

  「不要露出這樣的表情」,男人拍拍女兒的頭,「要聽新的故事嗎?」

  「要!」「先把東西放下來!」「哇,新的故事,新的故事!」「拜託你冷靜點……」女兒跑進臥室,而兒子則一邊碎碎念一邊跟了進去。看著這個情景,留在大廳裡的兩人相視而笑。



  『最後少年有找到那個地方嗎?』

  儘管這裡和自己小時候看到的地方完全不一樣:石板澆上瀝青拼成的道路、高聳的城牆、一排排灰白相間的建築物形成錯綜複雜的街道、能見到的一絲綠意就只有在廣場上的幾棵盆栽和路邊的雜草……和那裡一點相似之處都沒有。沒有河流,沒有風車,也沒有草原,但是卻有著熟悉之處。看著孩子和妻子的笑容,他就明白了,那是和夢中的人們一樣的笑容。

  雖然沒有相似的地方,但是內在是一樣的。那個地方存在與否已經不再重要了,因為我已經找到自己的幸福了。

  我已經找到課題的答案了。

  旅人的故事就到這裡完結,接下來就該開始另一個故事了。



後話:

事實上這篇早該在三個星期前就發了。
太久沒寫文感覺怪怪的。
雖然完全超過當初預計的字數,但是感覺缺東缺西。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043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藍兒
我終於等到我的生日禮物了TWT
雖然我推薦增文啦((敲碗

12-07 02:54

Pay2single
你想殺死我是不是直接說啊12-07 13:21
水墨靜
「為這次沒有被問東問西啦(是……有少字?)

12-08 23:32

Pay2single
感謝www12-08 23:5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pay2singl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日記】整理...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oy55559阿彌陀佛
南無藥師琉璃光如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4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