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Daily Elegy/第四章-14

作者:この桜は綺麗な│2020-12-05 20:54:56│巴幣:0│人氣:20
XXXXX  01:30 A.M.  XXXXX
  已經極限了。
  
  兩手兩腳都麻痺得動彈不得,幾乎連握刀的力氣也喪失了。
  
  數分鐘的全力交手早已透支了體力。
  
  想要調節氣息,可是面前的敵人完全不予一絲喘息的空隙。當暗處伺機而動的Caster想要上前支援時,敵人便會朝角落少女們投擲飛刀,穩穩牽制著她的行動。
  
  隱約搖曳的黑影沒有抹去存在感的意圖,不知道為何要正面和自己對決而不是採用那極致的暗殺手段,卻也沒有多餘的心力去猜臆。
  
  手中晃動的匕首像是鬼魅,招招皆是往要害的必殺,咽喉、心臟、兩眼、眉間、鼠蹊部、肺臟,若是錯失任何一記突刺或砍劈便是死亡的結局。
  
  這份冰冷露骨的恐懼加上傳遍全身的疼痛和疲倦,令夜體會到前所未有的崩潰壓力。
  
  但是⋯⋯
  
  汗水從額頭滑過鼻樑,他又一次舉起黑刀闇羽格擋殺招。刀刃間爆散的火花照亮了純黑一瞬,少女們臉色蒼白屏著呼吸的可憐模樣全都倒映於金屬刀身上。
  
  ⋯⋯但是,他還有咬牙硬撐的理由!
  
  碰碰、碰碰碰碰──!
  
  Casrer的輔助射擊使他第一次捕捉到Assassin下盤的破綻,一刀斜斬如涓涓流水深深沒入刺客的左小腿。
  
  「────!?」
  
  數不清多少回合的攻防總算露現一線轉機。
  
  Assassin抑下無聲的短呼,右腳踢向夜的手腕迫使後者不得不放棄砍斷左腿的企圖,並順勢退至房門邊。
  
  夜得勢不讓,抓緊難逢的機會跨步縮地,一晃間就迫近刺客眼下。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
  
  夜大聲一氣喝出,將精氣神盡數加注在這一擊裡,翻手上挑猶若猛燃烈火,既無法抵禦又灼熱焚身,從右下往左上瞬間劃過漆黑的胸膛,徒生的朱紅似一朵須臾綻放的鮮花點綴單調幽影,雖Assassin靈巧地偏移身軀使刀尖只切破最外圍的肌膚,然而他的後路早已被Caster的彈幕所截斷。夜反手一揮,垂直正劈落地,勢大力沉宛如山嶽鎮一方,儘管仍為凡人之體施展的劍技,Assassin卻感到心頭不安,急忙橫架匕首堪堪擋住這一刀,刃鋒互咬僵持角力。
  
  無意中形成明顯對從者有利的局面。
  
  好機會──當Assassin如此心想時,夜忽地翻轉手腕,導入平衡點的力就全數崩潰將兩把利刃如描圓一般帶往下方,緊接著,一道轟鳴同春雷起平地,他的刀刃毫無預警地逼近了虛幻的咽喉。
  
  這一擊若是對付人類想必是絕對的必殺,可惜,敵手不是人類──
  
  「鏘!」地一聲,闇羽被彈開了。被從一旁襲來的匕首彈開。
  
  「⋯⋯唔!」
  
  察覺緊隨其後的危機,夜後腳點地立馬退步,站回少女們的前方。
  
  那團黑暗靜靜地立於原地。
  
  暗殺者通常都被認為正面戰鬥能力底下,或是只會使些小手段的弱者。
  
  但,暗殺教團裡曾有過一名全方面的天才。並非擁有特殊體質,也不是人格分裂的精神狀態,更沒有使用魔力的權限,僅是單純的一名天才。跨足暗殺術、劍術、弓術、槍術、炸藥、毒物和肉搏,天文、地理、文學、語學、數學、經濟以及政治等等,雖然不是極致的頂點,不過每項均能稱得上融會貫通、出類拔萃了:論劍術,整個東歐西亞找不出五個能擊敗他的高手;論格鬥,他甚至創下徒手擊殺三十名十字軍精英的輝煌紀錄;論暗殺技巧,教團的歷史裡恐怕只剩初代「哈桑」才足以與之相提並論。
  
  成為英靈後,這些技藝又進一步強化了。雖依舊無法與名列神話傳說的大英雄們抗衡,但即便和善於正面戰鬥的大多數從者交手,他也有取勝的自信。
  
  忽地,地板震動了一下。
  
  「啊⋯⋯⋯⋯」
  
  香苗睜大恐慌的朱紅眼眸,顫抖的嘴角邊流洩一聲短促尖叫。
  
  匕首寒光,彷彿一條辛辣出擊的毒蛇,蜿蜒曲折、變化多端,本該僅有一片的鋒刃卻突然像千蛇洞出化作無數刀身,每枚碎片都毫無規律地向四周散天花,最後一刻又匯聚成一刺,當臨近夜身前一公尺之內的瞬間,再次百千蛇奔,根本無法預測下一招的刀路究竟從何竄出。
  
  ──Assassin居然還隱藏這樣的實力!
  
  體認到這點,夜的背脊湧上一股寒意。斬線交錯,在虛空中描繪一道道奇妙的幾何圖形縱橫整個臥室,桌椅和床鋪之類的雜物早成一堆廢屑使得空間顯得更加寬廣,他的手臂被對方無數的凌厲攻勢震得發麻,反應也開始慢上一線,大腿、手背、肩膀、額頭等部位漸漸綻出傷痕,由淺到深不過眨眼,疼痛像是閃電飛梭在神經直達大腦。但他不能鬆懈,剎那的空隙就可令他置之死地。
  
  想不出辦法獲勝了,即便用盡此生所學一切劍技再搭配Caster的協助也無法把Assassin逼入死路──
  
  夜那昏昏沉沉的絕望思考中,一柄銀白的小刀自天花板替夜蕩開了刺向他脇下死角的凶招。
  
  月光蒼白的長髮下骷髏白瓷面具突然地映進兩人的眼簾。看見那張面具,Assassin不禁愕然,他一直以為這個女人只會在陰暗角落隔著距離進行支援,所以不曾將她那平凡卻銳利的小刀視作威脅。
  
  「────夜!」
  
  「──⋯⋯!!」
  
  把握恐怕是最後的機會,夜抑下渾身不適,刀尖深深刺入了Assassin的────肩窩。
  
  明明是能夠貫穿心臟的一刀,卻選擇了非要害的部位。
  
  他終究沒有踏出那一步。
  
  暗殺者忍耐劇痛,舉起左手抓住夜的手腕,以類似合氣道的招式借力使力讓他整個人往旁翻轉一圈,順帶撞倒了Caster滾向原先是床鋪的位置。
  
  然而,他手中的匕首沒有朝兩人襲去。
  
  房內捲起一陣氣流,一黑一金的長髮分別伴同赤紅的披風和洋藍的裙擺在漆黑裡顯現形姿。一柄至高的長劍釘死了匕首的所有活路,而另一把武士刀則緊抵Assassin的喉頭。
  
  「──!阿爾托利亞小姐、信長小姐!」
  
  看見兩人嬌小卻英氣滿溢的背影,幽憐不禁驚呼一聲。
  
  「──你們回來了,也就是說打倒敵人了⋯⋯?」
  
  夜像是放鬆了全身般,在Caster的幫助下緩緩拖起疲憊不堪的肉體,喘著氣問道。
  
  「⋯⋯啊啊,姑且是吧。」
  
  King先是思考一下後才輕吐言語。
  
  「夜,辛苦你了。能跟Servant纏鬥到現在已經足夠了,接著請好好休息吧。」
  
  稍微瞥了一眼渾身浴血而顯狼狽的他,Saber語氣輕柔地說道。
  
  有了這兩個人在身旁,總覺得一切都能託付給她們──夜恍惚的意識裡這般心想。
  
  這就是身為王者的風範。
  
  王,要承擔一切、要讓人民將重擔交託給自己,所以才能稱作為王。
  
  「──Assassin,認命吧。」
  
  話音一落,信長推動手中刀。
  
  刀,洞穿了空氣。
  
  信長眼色一凝,Assassin已經又回到房門處。  

  他的刃身連同刀柄不知何時覆上了一層黑影。由黑袍包裹的身軀和骷髏面具重新接觸房內一絲光亮顯得有些虛渺,使人產生彷彿下一秒便會煙消雲散的錯覺。
  
  「⋯⋯呼。」
  
  Assassin深深嘆了口氣。他將一直套於頭頂的兜帽掀下,露出比日本人更加深沉顏色的短髮。
  
  「⋯⋯⋯⋯荒井夜。」
  
  「────?」
  
  沒有想過會被敵人叫喚自己的名字,夜保持僅剩的微弱警覺輕聲回應,右手顫抖不止地想要橫架闇羽──
  
  「你說過要保護你的女人們,是吧?」
  
  ⋯⋯卻被敵人唐突不明所以的質問立刻擊潰架式,有些手足無措。
  
  「等──等等等等等等一下!她、她們才不是我的女人!只是很要好的朋友跟後輩而已!」
 
  夜慌忙地辯解,完全沒察覺另一側女孩們的臉龐變化,紛紛從羞紅害臊變為失望沮喪交織毫不掩飾內心的低落。
  
  但Assassin不理會他們的鬧劇繼續說道。
  
  「不管怎樣,你已經承諾過了會保護她們。但是,以你這種程度的力量真的有辦法在這場戰爭裡保護她們到最後一刻嗎?」
  
  「⋯⋯⋯⋯」
  
  「再者,你究竟想要守護的對象是誰?」
  
  「⋯⋯什麼意思?」
  
  「星之聖杯戰爭只會有一名勝利者。假若,你們極為幸運地殘存到最後,那麼你們就一定要彼此相殺,到時候你要守護誰?你又能守護誰,放棄誰?」
  
  「我⋯⋯⋯⋯⋯⋯⋯⋯⋯⋯」
  
  「可別說你要保護所有人這種笑話,現實不是小說故事,沒有人能隨心所欲讓世界圍繞著自己打轉,想做任何事都必須擁有足夠的能力。」
  
  Assassin拉回落在手中融入黑暗的匕首上的目光,直直盯著夜的雙眸。
  
  「⋯⋯⋯⋯而你,並沒有改變命運的實力。」
  
  殺氣沒有釋放反而一口氣從他身上被斂去,然而三名從者同時提高了警戒,卻在她們反應之前,對面人影的氣息已混入周遭,不留痕跡。
  
  Saber瞠大雙眼,一劍斜斬帶動風壓朝其左方狠狠揮落。沒有任何手感。
  
  死!
  
  眨眼不到。
  
  當夜的腦海自動浮現此字的剎那,細平如線的鋒刃切穿虛空抵達了他的喉間!
  
  Saber和King回過頭、一旁Caster舉起手槍的種種動作就像慢速播放般,清晰烙印在他的眼中,感覺心臟停止了脈動,疲倦的手臂不可能趕上這突發的暗殺。
  
  至今從未離死亡如此接近。
  
  啊啊,這次真的結束了⋯⋯
  
  夜不禁暗忖著,微微垂下眼皮。
  
  正如Assassin所言,面對命運他果然還是無從反抗。
  
  起碼他沒有機會對香苗她們出手了⋯⋯
  
  匕首割破了一層肌膚,血液溢出微小的創口點染黑漆劍尖。
  
  死亡的感覺透過那道傷口盡數襲來。
  
  夜凝視著骷髏面具深處那雙陰暗卻堅定明亮的眸珠,放棄了掙扎──驀然,他看見那對眼眸不知為何地睜大,又帶著一抹不甘。
  
  ────?
  
  接著,緊貼喉嚨的冰冷質感消失了。
  
  面前的骷髏面具也被一層光輝包覆,形影漸漸淡去⋯⋯⋯⋯⋯⋯

    
  
  ──啊啊。
  
  哈桑在心中嘆息著。
  
  感受構築身體的魔力剎那崩解消散著,他凝望少年那咫尺天涯如夜空深邃的雙瞳,似乎和年輕時的自己有幾分相像。
  
  ──啊啊,崔希娜,這一次我又沒辦法去找妳了。
  
  伸出的手試圖握住幻影的手臂,但是在觸及之前便化作金光點點飄零虛空。
  
  ──啊啊,崔希娜⋯⋯
  
  哈桑闔上失去顏色的雙眼,猶若祈禱般跪下無力支撐的雙腳。
  
  Assassin・哈桑在眾人環顧之下,迎來這一次生命的結末。
  
  默然落幕。
 
   
  
  目睹Assassin猝不及防地回歸大氣,包括三位從者在內眾人一時間不知該如何行動,他們僵立原地形成一幅詭異光景,然而僅維持短短的幾秒鐘便再度恢復正常。
  
  「呼⋯⋯⋯⋯⋯⋯」
  
  夜首先長呼出積藏胸口許久的厚重壓力。
  
  「結束了⋯⋯吧?」
  
  他低聲喃喃,有些嗓音沙啞地問道。
  
  「嗚嗯,Assassin的靈基已經完全消失了。」
  
  從恍惚中回神的信長點頭肯定,還是有些感慨惋惜糾結於心。
  
  「是嗎⋯⋯香苗妳們沒事吧?」
  
  「前輩我們都沒有問題!倒是前輩你還好嗎!?」
  
  香苗臉色鐵青地搶先其他兩位少女來到夜的身旁,淚眼婆娑地抓著他的手上下查看滿佈全身的刀傷。少年勉強低頭看向懷揣不安的女孩,對她這憂心過頭的舉動回以微笑。
  
  畢竟還是個小學四年級的小女孩,看到這麼多血也是會怕的吧?
  
  「這些不過是小傷而已,幾天後就可以恢復啦!不過喉嚨跟右手的傷有點深,應該要休息一段時間了。」
  
  他向Caster點頭示自身無事離開了她的攙扶,然後重新望向三位少女,心裡漣漪陣陣。
  
  「比起我,妳們沒事真是太好了。要是妳們、有⋯⋯任何⋯⋯差⋯⋯錯⋯⋯⋯⋯」
  
  說著說著,眼皮忽然變得像巨石一樣沉重,話語開始斷斷續續。
  
  「前輩!」「夜!」「夜同學!」「夜!」「⋯⋯怎!」「──!?」
  
  耳邊迴響的各種天籟嗓音皆逐漸遠去,睏意疊疊如夢實間。
  
  他在完全閉起雙眼前一刻,輕聲說了一句:
  
  「⋯⋯就讓我,睡⋯⋯一下、吧⋯⋯⋯⋯?」
  
  隨後就無視周邊一切,放鬆了肌肉和大腦將意識投沒進虛無汪洋深處。
  
  「⋯⋯前輩、前輩⋯⋯⋯⋯前⋯⋯⋯⋯⋯⋯」
  
  那道天使般可愛的聲音也彷彿漂泊而去,變得愈來愈輕,直至全然聽不見為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0307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raiyuuu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英靈創作-薩拉丁... 後一篇:英靈創作-無息的哈桑...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rystal0321大家
歡迎光臨龍兔小屋~然後まふ生日快樂!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0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