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7 GP

[達人專欄] 絞繩中的第二次機會 - 聖殿與湮獄的交叉路口 ②

作者:峇亞猊│2020-12-05 00:57:09│贊助:1,052│人氣:169

只為賦你我那漫溢的愛意

  儘管道別得令人揪心,但我們馬上就遇到最麻煩的問題了──我們前進的速度實在太慢了。
  
  先不說不時扯到腳踝、磨傷皮膚的礙事腳鐐,光是鏈條的叮噹作響就足以把附近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過來,即使我們隱身在法希外頭連綿不絕的茂密森林當中。我和瑞娜都設法弄了些武器在身上,緊緊箍在腿上的囚具卻讓我們連鞋都穿不了,只能冒著弄傷腳底的風險穿梭在危機四伏的森林裡。要不是靠著瑞娜身為獵人豐富的經驗和難以置信的弓術,我們很可能在出城後沒多少時間就被遇見的第一隻野獸吃掉。
  
  只是就在我因為一個沒踩穩跌落隱沒在樹叢間的小斷崖扭傷腳時,我終於不得不面對使用治癒魔法的時刻。儘管經過創意十足又花招百出的酷刑之後,扭傷這點疼痛簡直跟蚊子叮似的毫無感覺,但瑞娜還是望著那團越來越大的腫塊鼓勵我踏出第一步。
  
  「我真的很不想,我不知道這一用下去會不會又把整片森林變成未來的觀光景點。」我哼聲挪動幾乎承受不住體重的左腳說:「更何況我們現在連互相碰觸都用不了魔法了,天曉得要怎麼樣才能治癒傷口。」
  
  「用意識看看怎麼樣?想像著要治療自己應該就行了吧?你不是說他們都是這樣發動普拉恩的嗎?」
  
  「說是這樣說,但是……」看她不捨地咬著唇,我嘆了口氣說:「好吧,就試試看。」
  
  我閉上眼運起深呼吸想像自己從掌心下的小草吸取生命,眼前的畫面在這一瞬間改變了。眼皮內的黑暗化為一片在夜空下的寬廣水域,當魔法暖意沿著掌心攀爬而上時,一顆巨石應聲突破水面而立。我睜開眼驚訝地望著充盈整個手臂的黃光,同時感受到在腦中承受水浪沖刷的巨石逐漸隨著治療的念頭塑造成一座歪七扭八的不成形雕像。直到光霧緩緩湧向腳踝紅腫的部位,在轉眼間舒緩了疼痛並復原了扭傷後,那雕像才再度隱沒於漆黑的水面下。
  
  瑞娜吞了吞口水檢查關節後抬起頭微微一笑。「果然有用,有沒有哪裡還痛的?」
  
  「我剛剛……在腦中看見了……奇怪的事。」看著恢復原狀的腳踝,一股顫慄讓我打了個哆嗦。「治癒魔法變得不一樣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你沒事吧?」瑞娜皺起眉。
  
  「還好,等我們逃離之後有的是時間摸索,暫時還沒什麼事。」
  
  「唔嗯……好吧,不過雖不知道你怎麼控制的,但森林裡的狀況也沒有像你講得這麼誇張呀。」
  
  「哪裡控制了啊?」我畏懼地看向那株草和周圍的區域,本應在午後艷陽的照耀下閃著翠綠反光的樹林化為一團突兀的枯黃。「和巨木林比起來是好很多沒錯,但如果每次使用這個魔法都會變成這樣的話連瞎子都能找到我們。而且我們得趁天黑之前找個至少能安全過夜的地方,這裡的森林晚上很危險的。」
  
  「這附近有很多人居住嗎?我擔心的是晚上的話火光會被人看見,營火的煙味也會很明顯。」
  
  「越往西邊人越少,但是我比較在意的是要是尤祖要進攻安庫拉的話會在那條愛氾濫大河的上游,也就是前方幾天路程遠的地方過河。當初我們進攻其他部落的路線也會和我們的方向重合,這樣很可能就會被那些留守在道路附近的士兵看見。」
  
  「這座森林沒有一直延續下去嗎?」
  
  「沒有,前方有一個兩條大路的交叉路口。雖然我們可以盡快穿過遠離河畔的那條路潛入另一座森林,但我不覺得我們能瞞得了那麼久。」看著她越發不安的神色,我盡力保持冷靜說:「法希是個非常大的城市,光是半天沒有人從城市的方向出現就會引起懷疑了,更不用說整座城變成從未見過的高大樹林和滿地屍體。要是到那個地步,我們得做好尤祖會帶兵掉頭回來抓我們的準備。雖然他們不知道我們往哪個方向走,但他們有的是人手,而且……」
  
  看我停下來猶豫著,她小聲接了下去:「這次不會有公開處刑了,他們會直接把我們殺掉。」
  
  「對。而且不只軍隊,多虧了那些大肆宣揚的壁報大家都知道我們的長相,連隨便一個路人都有能力運用我們根本無法抵擋的普拉恩。所以,瑞娜,聽好,」我以雙手扶著她的肩膀說:「如果到了那個時候,妳先逃,我會盡可能擋住對手的。」
  
  「我不要!為什麼?不是說好要同進退的嗎?我怎麼能讓你在……在連跑都跑不起來的時候自己面對敵人?」
  
  「我不會死的,至少我在那兩個月的時間還有在鍛鍊身體,妳的體力明顯變差了,我不能讓妳冒著被攻擊的風險對付敵人。更何況,當初選拔的時候我們就知道了,我比妳強。」
  
  她不甘心地咬起嘴唇瞪著我,接著抱了上來說:「不管怎麼樣,如果遇到其他人的話我們能跑就跑,不要隨便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可以嗎?」
  
  「好啦,我保證我會小心的。」我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對著她靦腆的害羞表情笑道:「走吧,我們的時間越來越少了。」
  
───────
  
  相較於在地牢中度過的時日,逃亡所帶來的恐懼與驚險更令人難以忍受。
  
  為了徹底消去鍊條帶來的聲響,我們挖了點土抹到腳鐐上,並試著用幾種散發惡臭的植物掩蓋身上的味道,然而還是遮掩不了從被磨破的腳踝流下的鮮血氣味。不僅是聞血而來的野獸,滴在草地上的紅點簡直就是光明正大邀請追兵沿著記號追上來,直到我們不得不吸取些許生命治癒擦傷。
  
  但這也只能撐一段時間,沒過多久剛長出來的嫩皮又屈服在堅硬的金屬之下,最後只好撕下我的上衣塞進腳鐐的縫隙間減緩摩擦。
  
  在逐漸逃向交叉路口的過程當中,法希發生的事情明顯傳開了。我們不只遇到一次從高空沉著臉搜尋林間的武裝士兵甚至還遇見了幾隊裝備齊全的搜索隊,幸虧我們抹在身上的泥巴插在身上的枝葉起了效用才不至於被當場逮住。但加倍謹慎的觀察和躲藏同時耗去不少時間,當我們小心翼翼穿越交叉路口遁入更原始的密林時已經是傍晚了。
  
  趁著天邊還有一些餘光,我們總算找到一個在林中懸崖上的隱秘洞窟才不至於被突如其來的傾盆大雨淋得滿身濕。也因為生怕火光被士兵發現,我們只能在灌進洞窟的冷風當中依偎著彼此取暖。
  
  吃完一路上摘下的野果後,我打顫著雙齒低聲問:「在地牢的時候……尤祖……有對妳說什麼嗎?」
  
  瑞娜也發抖著輕聲說:「他沒有來……他也和瑪姿姊姊一樣把我們當作惡魔嗎?」
  
  「他知道我們是無辜的……」我抱緊她倒抽一口氣的身體,在她耳邊盡可能保持客觀地敘述那段可恨的對話,但一說到永垂不朽的愛時我還是忍不住氣得咬牙切齒。「我沒辦法原諒他,永遠不可能原諒他,無論過去的他有多麼待我如子,光憑著他對妳和姊做出的事情就足以讓我殺了他;雖然我寧願再也不要看到他。」
  
  「我們已經害得夠多人死掉了,我只想和你一起活下去。所以,請你千萬不要去和他起衝突可以嗎?」瑞娜溫暖的臉龐靠著我的脖子,似乎希望能以這種方式平息我沸騰的怒火。
  
  我閉上眼感受蘊含在她柔軟嗓音中的不捨與痛心,乘著在淌血靈魂中淡淡升起的愛意說:「即使我們有治癒的力量也不可能對付得了他的普拉恩,為了妳,我絕不會去做這種傻事。這次的事情……讓我了解到自己是多麼愛妳,讓我明白過去的自己是多麼無知,所以我必須成長、回報妳在絕望中給予我的愛;因為我承受不起再次失去妳的痛苦。」
  
  「我也是。在絞刑台旁邊聽到你聲音的時候,我才知道對你的愛有多深。雖然當時我還以為自己死了,但即使聖殿的大門為我敞開,我也寧願走向有你在的湮獄。不管是不是會遭受永恆的折磨,只要有你在,我都能忍得下去。」
  
  「這個比喻好討厭哦,所以我只能去湮獄嗎?」
  
  「你不要這麼敏感呀,都是你啦,好不容易營造起來的氣氛都沒了耶!」
  
  我望著她嘟起嘴的模樣輕輕一笑,碰了碰她沾滿泥巴的鼻頭說:「經過了這麼緊繃的一天想說讓妳放鬆一下嘛。更何況以前都是妳在安撫我,在我試著說服姊的過程中才知道這是多麼心累的事,當時真的委屈妳了,我的不成熟一定讓妳很生氣。」
  
  「只有點難過但不至於到生氣,畢竟我能諒解你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脾氣呀。不成熟什麼的……」
  
  「怎麼了?」
  
  她輕輕敲著沾滿濕泥巴的腳鐐咬著下唇,片刻後吸了吸鼻子說:「布勒許先生死了,那麼多人都死了……我們變成了逃犯,可能一輩子都要戴著這個東西,所有人都想殺了我們……」
  
  「我一定會找到能撬鎖的工具,而沒有人知道我們往哪裡逃,逃進大草原之後我們就自由了;在此之前我們只要同心協力、謹慎地前進的話就不會被任何人發現。瑞娜,我沒辦法復活死人,我也為布勒許的死感到非常難過,但我們不能因為這樣就停下腳步。我們必須活下去,無論如何都要活下去。」
  
  「我知道,可是這個罪惡感……很難過……」
  
  「不要自責,因為那些百姓是我殺的,我很肯定。」我舉起手指劃過她沾滿塵土的臉頰,深深望進她的眼悲傷苦笑道:「這不是妳的錯,對於這種事誰都無能為力。妳說得對,該進湮獄的人是我,他們絕對不會放這麼善良又溫柔的妳進去的。」
  
  「笨、笨蛋,就說不想再和你分開了。不是把所有責任扛到身上就叫成熟呀。」
  
  「那如果我遇到危機的話妳會怎麼做呢?」
  
  「當然是拚了命也要──」她恍然大悟地鬆開眉頭、接著生氣地說:「討厭啦,都這種時候了幹嘛還欺負人家……你明明知道我也會不顧一切去救你的呀。」
  
  「因為我想好好把握和妳相處的機會,我浪費了太多時間、甚至連性命也差點浪費掉了,所以讓我多展現一下原本的自己嘛。我有說過嗎?妳很可愛,尤其是生氣的時候。」
  
  「不能這樣一直逗女孩子生氣呀,真是的。」她摸了摸臉頰的紅暈後搥打我的肩膀說:「瑪姿姊姊也說過我們很纖細的。你知道嗎?當時在河邊的時候你真的把我嚇壞了,我還以為你是個文靜的男生,沒想到吼人的聲音好大。」
  
  「文靜?我活這麼大還沒聽過有人這樣形容我耶,為什麼啊?」
  
  「因為你戰鬥的方式很優雅呀,很像在跳舞的感覺,不像其它人這麼粗暴。」
  
  「那都過去了,現在我寧可再也不要拿起劍。只要有妳在,就算挑糞或是挖屍體的工作我也會做得心甘情願。」
  
  她放鬆地笑了,「什麼呀?你好髒喔,挖屍體又是什麼鬼?」
  
  「隨便舉例嘛,不要這麼在乎這點小細節。」我徜徉在自胸前飄起的徐暖當中,發覺自己的聲音變得既輕又低沉,「所以,這樣有讓妳忘記罪惡感了嗎?」
  
  瑞娜點了一下頭,接著抬起紅通通的臉望著同樣滿頭熱騰騰的我。我們同時嚥了口口水、扶著彼此的肩膀越來越靠近對方。我聽見她短促的呼吸、雙齒闔在一塊的聲響以及她閉上眼的細微水聲,泥土的清香撲面而來,帶著她如壁爐般舒服的溫度湊近我發顫的雙唇──
  
  一陣灌進洞窟裡的大風打斷我們。我立刻轉了個方向忍著拍打背部的雨水擋住洞口,並將她冰冷的手放到我的胸前,試著用最輕柔的動作摩擦她抖個不停的雙臂。瑞娜帶著嬌聲的喘息呼過我的耳際,搖晃的不安從她星空般的堅忍雙眼流瀉而下。在不斷發顫的嘴角和緊蹙的眉間,我感受到了她極力隱藏的恐懼。
  
  閃電擦過被烏雲遮蔽的黑夜,震進骨髓的轟雷隨之而來,呼嘯的風聲夾雜著樹枝與落葉的悲鳴,在如千軍萬馬般灑落的雨點中飛舞而過。
  
  年復一年,如此肆虐的暴風總會出現在孟夏的夜晚當中,過去的我會和瑪姿姊泡著蜂蜜茶欣賞在法希上空翻騰的雲雨,配著充滿節奏的雨聲讀著恐怖的故事,甚至在她不要命的提議下穿梭在冷冰冰的黑暗中一睹雲層上方閃耀的明月。在她出門遠行的時候我總會思念和她在雨中飛翔的時光,小時候的我有好幾次在這樣的夜裡落下想念的眼淚,只渴望再次感受到瑪姿姊的疼愛。但如今,我已然不再念想。
  
  因為瑞娜在我懷裡顫抖。
  
  又一聲雷響。我擦去她畏縮眼角的眼淚細聲呢喃安撫的話語,心疼就如冷冽的水珠般不斷沖刷濕漉漉的身體,一股從未感受過的熱意卻在此時滿溢傷痕累累的心。
  
  因為我有了一位真心想付出一切的愛人,而我正在用這雙殘有繩印的手、用這份充滿情意的心靈給予她未曾有過的溫暖。即使我們命懸一線、只能憑靠渺茫的希望逃出生天,我依然不會放棄任何能夠彌補她的機會;我害得她落入湮獄,因此我必須竭盡所能幫助她步向聖殿。
  
  當暴風雨減弱時,瑞娜以不再抖動的聲音說:「謝謝你……丘納……」
  
  「我無法平息風雨,但起碼我能平息妳的恐懼。」
  
  她虛弱一笑,「這聽起來好像詩……」
  
  「不過是發自內心的話罷了,說不定那些詩人都是這麼多愁善感吧。」
  
  我再一次抱住她逐漸暖起的身體,品嚐那股在我們倆之間環繞的淡淡情意。儘管經過這麼多悲傷、這麼多難熬的時刻,但只要陪伴在她身邊,心裡就會湧出源源不絕的力量──足以抗拒死亡的力量。這就是姊說的愛,純粹而美麗無比的情感,現在我明白了,而我一定會守護這份愛的。
  
  一段時間後,瑞娜清了清喉嚨說:「爺爺以前有教我一首詩,據說是很久很久以前流傳下來的。我覺得,不太會說話的我,也許能用這首詩回應你給我的情感。想聽聽看嗎?」
  
  「當然。」
  
  在她以那令人陶醉的柔美聲嗓開口時,我彷彿聽見了當初寫出這首詩的人為其配上的樂音輕敲意識之海的水面,並有如舒服的秋風般繚繞於她充滿情感的語句及韻腳當中。我只希望,能永遠記住這樣的感動。
  
  當冷雨殘催你的枯槁身影,
  當世界疲憊你的蹣跚步履,
  我願偎暖並遞予無垠希冀,
  只為賦你我那漫溢的愛意。
  
  當漆黑夜空襯映星光現形,
  當你的淚眼浸潤雙頰之際,
  我願輕摟並細數浩繁光陰,
  只為賦你我那漫溢的愛意。
  
  你那蕩漾的決心尚未塑型,
  但我絕不會錯語你的魂靈。
  自我們偶然對眼的那瞬起,
  我屬於你的心就無須懷疑。
  
  我願吞落餓飢或傷痕遍體,
  我願在廣眾眼底匍匐委蛇,
  噢,犧牲殉名也不足為惜,
  只為賦你我那漫溢的愛意。
  
  那翻囂之海舞起怒濤暴雨,
  湧向悔恨交織的無盡通衢,
  那嬗遞之風捲起翛然狂慾,
  我的姝麗卻未曾入你靈心。
  
  我願償許你的夢想與悅喜,
  獻出滿盈熱血的蒹葭驅命,
  我願為你踐履蠻荒的疆域,
  只為賦你我那漫溢的愛意。
  只為賦你我那漫溢的愛意。
  
  我輕輕摸著她沾著雨水的頭頂,帶著滿盈的愛享受她幸福的淺笑。說不定在脫身後的未來某一天,我們將會記起這個永恆的時刻,並揚起相同的笑意靜靜體會著如此美妙的喜悅。

Next
Prologue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0242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魔法|原創

留言共 4 篇留言

峇亞猊
歌詞改編自:https://youtu.be/LLoyNxjhTzc

當然有超譯的部分啦~就當作過了五千萬年之後的失真吧XD

12-05 00:58

水墨靜
過了五千萬年之後的失真依然動人[e36]

好在意那石像呀。一直用一~直用,會塑造出什麼形象呢……

12-05 10:33

峇亞猊
聽了朋友的建議改得比較能看了些,最原本的版本太白話了~XD

至於石像......說不定~~那會是意識的投射呢~~XD12-05 11:15
喵君
[e12]

12-05 13:49

『。』
骯,感覺後面要發生大事了啊

突然來個這麼溫暖的一集

12-19 18:28

峇亞猊
找機會溫暖一下不然沒機會了XD12-19 18:3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7喜歡★paane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絞繩中的第... 後一篇:[達人專欄] 絞繩中的第...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orochi1650所有巴友
小說已經更新了,歡迎到我的小屋觀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