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達人專欄] 阿爾帝岡戰記--查爾斯帝國的動亂 (7-10 事件落幕)

作者:鱷魚蘇打│2020-12-04 12:03:04│贊助:38│人氣:207
--------------------------------------------------------------------------------------------------------------------------

    羅德將失去意識的尚提耶雙手反綁,並且割下他部份的法袍綁在口中,避免他醒來後咬舌自盡。
 
    羅德的任務還沒全部完成。他還沒找到教宗與地方派勾結的證據。不過羅德大概知道尚提耶跟地方派往來的書信藏在哪裡了。
 
    羅德回到大聖堂地下的遺物室裡,在一旁的櫃子中翻找書信。很快他便發現一疊書信。羅德隨手將一封信件拿起,確認裡面的內容。羅德注意到上頭署名的人是提爾克。
 
    周圍一陣寂靜。羅德知道,這裡迴盪著許多因查爾斯帝國暴行而無辜喪命的幽魂;而且不只是這裡,甚至遠在獸人大陸上,現在肯定也有許多無辜的生靈正受到查爾斯帝國侵略戰爭的摧殘。
 
    查爾斯帝國確實暴虐無道,但人民是無辜的。自己並沒有做錯。
 
    『你已經選邊站了。而且你選錯邊了』尚提耶的這句話再次浮上羅德心頭,並不斷迴盪。不知道為什麼。羅德再次回想起塔卡村的悲劇。
 
    「看來你完成任務了。」一個男聲從門口傳來。羅德握住劍柄轉過身。齊格飛正走進遺物室,芙蕾雅也跟著走了進來。
 
    齊格飛劈頭就問尚提耶的下落:「尚提耶人呢?你沒殺了他吧?」
 
    「他沒事。」羅德放開握劍的手。
 
    其實羅德在跟齊格飛戰鬥的時候就察覺到他並不是敵人,至少一直到此時此刻為止都不是。齊格飛在跟羅德時並沒有使出全力應戰,也沒有對S班的任何學生下殺手,更故意放跑自己進到大聖堂。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另有任務,而且他的任務有一部份必須『交給羅德處理』,然後再由齊格飛來接手。
 
    指派他來的人大概是查爾斯四世,看來中央打算從這裡開始接手此事。羅德推測。
 
    羅德指著密道說:「從那個通道過去就可以找到尚提耶。我把他綁起來了。」齊格飛在聽到尚提耶沒事後鬆了口氣,接著往密道走去。
 
    芙蕾雅在齊格飛離開後來到羅德身旁問:「羅德,這些信件當中──」
 
    「這封是提爾克的信,這裡還有其他地方派領主的信。裡面有提到軍事區的事情,還有……」羅德轉過頭確認齊格飛確實離開後,才繼續說:「魔法書的事情也是。」
 
    「好,把這些全部帶走。之後回我的宅邸,把跟魔法書有關的信件全部燒毀,剩下的信就當作證據給查爾斯陛下看。」芙蕾雅拿起一旁的麻布袋,把信件全部倒入其中。她將袋子交給羅德後說:「我跟齊格飛還要處理一些事情。我們晚點在我的宅邸見,知道嗎?」
 
    「我知道了。」
 
    羅德走出大聖堂時,看見S班的學生們雙手被反綁,坐在一旁的草地上。一名身材纖細,瞇眼如狐的人正看守著他們。
 
    羅德走近時,對方看著羅德問:「你就是羅德‧亞卓爾嗎?」
 
    羅德注意到S班的學生們傷勢都被治療過了,其中除了里恩、克莉絲汀、雪芙之外,剩下的人都已經清醒了。
 
    「對,我就是。」
 
    「你好,我是第一騎士的副官,拜琉。你們要離開了對吧?正門有一群守衛正等著你們,所以建議你們改道,你們有別的撤退路線吧?」對方問道。
 
    「有,我們──」
 
    此時,盔甲相互撞擊的聲音從遠處開始逼近。羅德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發現一群守衛正衝向自己。
 
    拜琉露出驚慌的表情說:「咦!?他們應該被困在外面才對啊!」
 
    「看來只能戰鬥了。」羅德看向拜琉,考慮要不要尋求他的幫助。雖然羅德的傷勢已經被托里曼治療過了;但是魔力見底的羅德根本無法施展任何法術,而且體能也消耗得差不多了。面對眼前二、三十個守衛,自己實在是沒有把握能打贏。
 
    「老師,我還能戰鬥。」琳強打起精神說道。
 
    「不不,你們最好還是別逞強比較好。你們的傷勢我只有稍微治療一下而已,如果現在參與戰鬥的話,傷口裂開了我可幫不了你們喔?」拜琉說。
 
    「通通停下!」齊格飛跟芙蕾雅從大聖堂門口走出來。齊格飛將自己肩上昏厥的尚提耶放在門口,芙蕾雅則拔劍走向守衛們。
 
    其中一名帶隊士官向兩人問道:「你、你們在幹什麼啊!竟然私闖聖域,甚至傷害教宗!」
 
    「尚提耶勾結地方派的人士意圖謀反,罪證確鑿。我依皇帝陛下的命令前來捉拿他,誰膽敢阻撓!」齊格飛邊說拿出皇帝的諭令,當所有守衛看到諭令時,紛紛放下武器,並單膝跪地表示服從。說到底他們仍然是隸屬中央的守衛,而不是教宗的部下,所以當然沒人敢反抗。
 
    「羅德,你先帶著他們離開吧!」芙蕾雅說。
 
    「是。」羅德上前幫大家鬆綁,並且讓還能行動的人員幫忙將傷員帶離現場。芙蕾雅看著羅德帶著S班的學生們緩緩步出聖域,芙蕾雅這才放心地吐了一口氣。
 
    做得好,羅德。多虧有你們,這個任務才能完成。剩下的事情我會搞定的。芙蕾雅心想。
 
    ※
 
    當被綁在樹下的蘭頓看到齊格飛跟芙蕾雅一同走向自己時,他便知道『自己被利用了』。他怒目齊格飛說:「你果然另有所圖,齊格飛。」
 
    「我只是遵照皇帝陛下的指令做事。」齊格飛將諭令展示給蘭頓。蘭頓猜疑地看著諭令問:「皇帝陛下?這是怎麼一回事?」
 
    芙蕾雅對守在一旁的安潔說:「先幫他們鬆綁吧!」
 
    被鬆綁後的蘭頓氣勢洶洶地瞪著芙蕾雅:「妳可別以為這件事情就這樣算了。」
 
    「不,這件事情到此為止。你的任務已經結束了,蘭頓。」齊格飛說。
 
    「任務結束是你說了算的嗎?你這傢伙憑什麼命令我?」
 
    一輛馬車從聖域的方向緩緩駛來,一旁還有幾名全副武裝的騎士守護著馬車。蘭頓認出那些騎士的隊徽,那是齊格飛的人馬。馬車緩緩停在齊格菲身旁。
 
    「拜琉,打開車門。」齊格飛說。
 
    「是。」在拜琉打開車門後,蘭頓看見被反綁的尚提耶倒在馬車的座位上。
 
    「尚提耶教宗?」蘭頓的腦中一時打結,他完全無法理解現況。
 
    「尚提耶與地方派勾結,預謀叛亂,罪證明確。所以我現在要將他帶回帝都接受審判。」齊格飛說。
 
    芙蕾雅馬上接著說:「實際上,是我命令羅德‧亞卓爾調查此事。我們發現提爾克也涉入其中。」
 
    「……那又如何?」
 
    「提爾克因為擔心東窗事發想要滅口,羅德不得已──」
 
    「我才不在乎提爾克的死活!羅德殺了貴族還入侵聖域,妳現在一句『他在替妳做事』就這樣算了嗎?他的罪則是要交由皇帝陛下定奪,而不是妳!無論如何,妳在包庇一個罪犯這點完全沒有改變!」
 
    「……」芙蕾雅沉默不語,因為蘭頓說得沒錯。
 
    此時,齊格飛忽然出聲:「皇帝陛下當然知道這件事。」
 
    「你說什麼?」
 
    「不然我怎麼會帶你過來?」
 
    「……你到底在說什麼蠢話?」
 
    「如果羅德‧亞卓爾的調查行動失敗,你跟我就必須將他逮捕,並送交審判。」
 
    「然後你的意思是他現在調查行動成功了,所以他之前做的事情都一筆勾消了是嗎?」
 
    齊格飛語氣堅定地回應:「對,這就是皇帝陛下的意思。」
 
    「讓一個什麼都不是的人去執行這麼重大的任務?皇帝陛下怎麼可能會允許這種事!」
 
    「相不相信是你的自由,事實就是如此,之後我們會帶羅德去跟查爾斯四世報告這件事。你追緝羅德的任務到此為止。」當齊格飛說完話,轉身準備離開的瞬間──
 
    「開什麼玩笑!」發出怒吼的人不是蘭頓,而是剛被鬆綁沒多久的艾瑪。她甚至已經拔劍了。
 
    她歇斯底里地衝上前:「蘭頓大人花了多大的心血,甚至為了追捕羅德而身受重傷!羅德必須為他的犯行付出代價!」
 
    「安潔。」芙蕾雅以眼神示意安潔上前阻止艾瑪脫序的行為。
 
    「是。」安潔拔劍上前。
 
    「別礙事!」艾瑪朝安潔的方向放出極光雷電。網狀的閃電散布開來,逼得安潔只能向後退開。正當安潔思考著該如何進攻時,第一騎士的副官拜琉卻已經站在艾瑪身旁。
 
    「!?」艾瑪準備向拜琉發起攻擊。拜琉則是對著艾瑪緩緩舉起劍──
 
    「艾瑪!給我退下!」蘭頓大吼。無論是艾瑪、拜琉或是安潔三人都停下動作。
 
    艾瑪在聽見蘭頓命令的同時停下動作。她看著拜琉手中的劍竟然完全沒有劍身,有的只有她手中的劍柄而已;但違和感以及忽然沿著脊髓爬上的危機感告訴艾瑪『不能再往前進了』。
 
    「拜琉。」齊格飛出聲後,拜琉才緩緩將劍收入劍鞘。而當她將劍收回劍鞘時,卻傳來金屬摩擦的聲響。
 
    安潔與芙蕾雅察覺到拜琉之所以忽然消失,以及她手中所拿著的『看不見的劍』,都是用幻覺動了手腳。
 
    拜琉歪頭笑著說:「只差一點妳就要人頭落地了呢!艾瑪小姐。」
 
    「……」艾瑪對眼前這個性別不明的人士所發出的詭異笑容感到惡寒。
 
    「我們走。」一名蘭頓隊上的士兵將馬匹牽到蘭頓面前,蘭頓上馬後頭也不回地離開。
 
    「副官大人。」另一名士兵也牽馬上前勸離艾瑪。
 
    「這筆帳我們一定會討回來的。」艾瑪丟下這句話後便上馬,隨著蘭頓離開。
 
    「你還要磨蹭多久?」不知何時已經上了載著尚提耶馬車的齊格飛對車外的拜琉說道。
 
    拜琉向齊格飛敬禮說:「我馬上駕車!」
 
    「芙蕾雅,妳後天開始帶著羅德啟程前往帝都,然後向陛下報告這件事情的始末。」齊格飛說完後,馬車便緩緩駛離。
 
    安潔對著芙蕾雅苦笑:「看來沒有時間可以休息了呢!」
 
    芙蕾雅卻是滿足地笑著回答:「但至少一切都結束了。」
 
    ※
 
    芙蕾雅的宅邸內,剛執行完任務的大家在各自房間內睡成一片。不過琳並沒有睡著,她心事重重地坐在客廳,盯著空無一物的桌面。
 
    客廳的門打開,妮娜跟里恩走了進來。
 
    「咦?琳妳也在啊?」妮娜拿著水,里恩則是拿著麵包走進客廳。
 
    琳帶著壞笑說:「啊啦?我打擾到你們了嗎?」
 
    「我、我們只是肚子餓了而已啊!妳不也──」妮娜看著琳的面前沒有任何食物。妮娜擔憂地看著琳問:「妳不舒服嗎?還是有傷還沒治好?」
 
    琳露出被刺傷的表情說:「呃,妮娜變得很會反擊了呢!」
 
    「啊?什麼意思?」但妮娜並沒有發覺自己難得對同學的玩笑做出完美反擊。
 
    琳嘆氣說:「我瞬間就被第一騎士打敗了呢!」
 
    「那是因為第一騎士真的太強了。大家一起上都拿他沒辦法。」里恩說。
 
    「而且他最後到底是來幹嘛的啊?我還以為我們要撤退的時候他會阻止我們呢!」妮娜邊說邊吃著麵包。
 
    「我剛才在想,這樣下去是不夠的。」琳走上前,從里恩的麵包籃內拿起一個麵包。
 
    「如果回到學院,我也不會變得更強。」琳撕開麵包,一塊塊丟進嘴裡。
 
    「妳的意思是妳要離開學院嗎?」妮娜驚訝地問。
 
    琳回過頭,表情堅定地看著妮娜:「是。不過不是回去馬上就離開就是了。」
 
    妮娜這次讀懂琳的表情了,她露出自信地笑容說:「我知道了,下次的技擊比賽,我們一決勝負吧!」
 
    「謝謝妳,妮娜。」琳笑著說。她再次從里恩的麵包籃內拿了兩個麵包,接著離開客廳:「那我就不打擾你們囉!」
 
    「咳、咳──!」正在吃麵包的妮娜本想出言反駁,反倒被嘴裡的麵包嗆到,她趕緊喝水緩解。
 
    「妳沒事吧?」里恩向妮娜問道。
 
    「……沒事。話說回來,你剛才說你最後沒有把第一騎士的神光鎧甲消除掉啊?」
 
    里恩點頭:「最後是芙蕾雅小姐用空破把神光鎧甲消除掉的。我在大家倒下之後根本沒辦法對第一騎士造成威脅──」
 
    「啊啊──煩死了,不要再說那些了啦!這種無聊的話還要聽每個人說幾次啊!」聽到妮娜這麼說之後,里恩笑了出來。因為他知道,要比不甘心的程度的話,妮娜肯定是班上前三名。
 
    「不過空破啊!我也想學呢!當時芙蕾雅小姐一直說我還學不會那招,所以沒有教我。如果學會那招的話,也許今天的結果會不一樣呢!」
 
    「那妳也要離開學院嗎?」里恩隨口一句話,讓妮娜愣在座位上。她直直盯著里恩。
 
    里恩搖手說:「我、我不是要阻止妳什麼的!我是說──畢竟我們早晚也會離開學院,所以──」
 
    妮娜低下頭:「說的也是,我現在能理解剛才琳說的話了。確實,再回到學院後的我們,不可能比在這段期間內所學到的更多,也很難變得更強了。」
 
    「……」里恩沉默不語。他當然知道大家各奔東西是早晚的事,而且學院本來就沒有規定一定得畢業才能開始謀職。一直以來許多學長姐也有不少在畢業前就被挖角到軍隊、傭兵團,甚至是魔法師的研究團隊,貴族的護衛等。
 
    托爾瓦傑學院本來就是為了要讓大家之後更容易找到工作所以才設置的機構,既然現在妮娜幾乎可以篤定能加入第五騎士的麾下(不管是以隊員的形式還是女僕的形式),那她當然應該加入才對。
 
    可是里恩自己呢?他回想起自己曾經跟羅德說過要成為治療師,幫助更多人。這個理想並沒有改變,可是里恩還是希望之後能繼續見到妮娜。
 
    「──你有在聽我說話嗎?」妮娜拍著里恩的肩膀問道。
 
    里恩猛然抬起頭:「啊?抱歉,妳說什麼。」
 
    妮娜有些不滿的瞇起眼睛:「哼嗯?區區里恩竟然敢無視我。」
 
    「真的抱歉,剛才在恍神。」
 
    「我說,我不會現在馬上離開學院。雖然說我應該還是沒有要學習魔法,可是了解魔法對於戰鬥真的有很大的幫助,我這幾次的任務深深了解到這一點。所以,我可能再讀個一、兩年才會離開學院吧?」
 
    「這、這樣啊……」
 
    妮娜將空杯放在桌上,並準備走出客廳。
 
    「所以你要好好把握這段時間喔!」這句話冒出之後,緊接而來的是關門聲。
 
    「什──」里恩猛然回過頭,看見客廳門已經關上。門外傳來妮娜逃走的腳步聲。
 
    雖然沒有人看到,不過里恩還是滿臉羞赧地將臉藏進杯子裡。
 
    ※
 
    晚上,芙蕾雅回到宅邸後便囑咐廚房煮一頓大餐,讓大家好好吃一頓。
 
    餐桌上滿溢著歡快的氣氛,不過羅德注意到大家眼裡都藏這一股不甘。他笑了笑,放下手中的酒杯,對著S班的學生們說:「你們要記住今天這股不甘心的感覺,然後鞭策自己變得更強。從這點來看,齊格飛教你們的這堂課,恐怕比我教一整個學期還要更深刻。」
 
    「老師你為什麼要幫敵人說話啊!」雪芙抗議。
 
    「那種性格陰沉的人才不適合當老師呢!」艾莉絲也跟著出聲:「還是羅德老師的教法比較適合我們。」
 
    「第一騎士的事情先不管,你什麼時候才會能回到學院啊?」克提雅對羅德問。
 
    「說到這個……」芙蕾雅忽然出聲,除了羅德外的所有人都看向她。她繼續說:「羅德明天會跟我出發去帝都,可能過幾天才會回來。等我們回來之後就會開始安排你們回學院的事宜。」
 
    「至於要怎麼跟家裡的人解釋這件事,你們就要自己想辦法了。」安潔說完這句話後,不少學生都露出驚恐的表情。他們在衝動下做出『前來幫助羅德』的決定,但完全沒想過該怎麼跟家裡的人解釋這件事。
 
    芙蕾雅笑了笑後說:「等我們回來我們再一起想辦法吧!總之對外要先有一個統一說法,這件事情等幫羅德除罪之後再來談吧!」
 
    琳開玩笑地說:「啊啦!搞不好我們還能變成拯救國家的英雄呢!」
 
    「喔!這樣就可以跟家裡的人交代了!不僅不會被罵,搞不好還會變成家族榮耀呢!」雪芙也興奮地說著。一旁的克提雅則是冷眼看著她。
 
    妮娜笑著回答:「可是這樣我們會被地方派的人盯上吧!」
 
    艾莉絲苦笑說:「我不想再跟地方派的人扯上關係了。」
 
    坐在羅德身旁的克莉絲汀向羅德問:「院長跟米羅呢?」
 
    「他說他們有些事情要處理,具體是什麼事情就沒有跟我說了。」直到現在,S班還沒人知道魔法書的事情。羅德對於要向大家隱瞞這件事情有點過意不去,但那是極其危險的東西,果然還是愈少人知道愈好。
 
    克莉絲汀問:「他會回學院嗎?」
 
    羅德低下頭,表情凝重地說:「這個我就真的不知道了。」
 
    羅德知道托里曼要回學院幾乎不可能,他不可能對外說明這一切,只能默默承受這個結果。羅德又一次被自己的恩師拯救了,但自己卻沒什麼能回報給他,羅德感到有些失落。
 
    看來自己果然還不夠強大,能承擔起的事物也太少;但此刻的羅德卻沒有不甘,反倒很釋懷。因為強如托里曼、米羅跟拉普拉斯那樣的人,也必須跟彼此,以及國家妥協。僅是一個人能做到的事情本來就有限,無論你多強大都是如此。這也是大家之所以要團結的原因。羅德看著S班的學生們,一股莫名的情感忽然湧上。
 
    那是他許久未見的,對未來的期待感。

------------------------------------------------------------------------------------------------------------------------

下一回 7-11 美夢成真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016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戰鬥|阿爾帝岡|輕小說|奇幻|魔法|西洋|

留言共 1 篇留言

見朕騎姬の時刻
好看

01-04 17:38

鱷魚蘇打
謝謝!
歡迎常來[e12]01-05 00: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a556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阿爾帝岡戰... 後一篇:[達人專欄] 都市傳說系...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88931122所有巴友_歡迎來追蹤
全新獨立遊戲《宥蘿的奇幻冒險》已上架囉~快來跟蘿莉巫女一起冒險吧 :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4977784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