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4 GP

[達人專欄] 《耶雷弗:契約醫生》38

作者:符晴│新楓之谷│2020-12-03 20:19:11│贊助:48│人氣:184
※新楓之谷同人
※這個小說也有在新楓之谷的版上連載唷:點這裡裡裡裡裡






或回到上一回





38

【重新向前的勇氣】


(本篇建議服用背景音樂,音源:youtube)





  如同惡寒侵襲的夜幕降臨。
 
  我不知道是怎麼回到醫護室的,裡頭因戰鬥亂成一團,脾氣一差直接用腳把床板或地上的玻璃渣給掃開,可還好桌椅沒倒,隨意拉開椅子一坐,不管坐得端不端正,臉上的表情大概很差。
 
  自打水晶花園離開黑暗天堂的射程範圍後,也間接默認聯盟不可能再派出兵力去拯救犧牲的三人,許多人想要拯救自己的戰友,但卻涉及這可能為目前的情況做出更壞的處置,只能摸摸鼻子認了。
 
  ——會發生這種事不是誰會料想到的,這就是戰爭殘酷的地方。
 
  很想要不去想,但就在幾小時前血淋淋的事實仍不斷在腦中放映,沒有細數到底長吁短嘆了多少次,只覺得很無奈、很突然、但更多的是難過。
 
  夜晚帶來的寧靜本該讓人感到舒適,可現在卻成了令人窒息的沉默,呼吸可以感覺到心上有一塊大石頭壓著,好重,快吸不到空氣了。
 
  我正設法試著圖個清靜不讓負面因子在身體裡擴張,下秒便出現叩叩的敲門聲,轉念一想猜測大概是戰鬥中受傷的人打算後來才接受治療,沒多加細想就開啟了隔絕我和外界沉悶氛圍的那道防護,黑色的身影在門後出現。
 
  「我只是猜你大概會在這裡。」
 
  腦內一時沒預料到是伊卡勒特,我們先是對看了幾秒,隨後我才說了句「啊,原來是你」什麼的呼嚨過去,視線著急的左顧右盼室內哪裡能給他坐的邋遢樣,手一急還差點把門給關上。
 
  被看到這副模樣我也是認了,畢竟房間內的模樣也不是一時半刻能恢復的。
 
  「我還沒有時間整理……或許你可以等等再來?」
 
  「沒關係,我隨便找個地方坐就行。」
 
  室內的光線沒壞還好好的,地上很亂他也沒有二話,坐在先前我躺著施法的那張床上,手指滑過床單劃出一道道痕跡,相較於他看似泰然自若的樣子,我卻突然正襟危坐起來,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就在不知道第幾分鐘過去時,估計很短,我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所以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看著他把玩被褥中找到的羽毛因這句話而停了下來,他思考了一下,將羽毛像是飛鏢般給扔了出去,但羽毛卻只是在原地向上飄逸,慢慢隨著空氣飄盪。
 
  「其實……我知道你跟末日反抗軍的人共事難免會有感情,發生那樣的事我想說些什麼,來了卻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才對。」
 
  他兩隻手都抵在大腿上蹭著褲管,有些手足無措,似乎能把這句話完整說出就是他目前所能達到的極限。
 
  我怔了會,心中好像有什麼漸漸軟化,一股暖流盈上眼眶,為了不繼續流露過多的情緒,放在桌上的手握拳握得很緊,手都發白了還咬著唇。
 
  沒指望這時間有人能跟我說說話,畢竟大家同樣也不好,怎知伊卡勒特來了還講了這些話,偏偏我又是聽到安慰話就容易情緒潰堤的人,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我沒事,只是我需要一點時間調適。」
 
  調整好情緒、吸了吸鼻子,我裝作沒事說出這些話,同時希望某些噙著鼻音的字沒有傳進他的耳裡。
 
  他直勾勾地注視著我,我也只是就這麼看回去,就在我倆對視了一段時間都沒說話後,他只是輕輕地點了點頭,便又回復剛剛那樣的狀態,什麼話都不說,又讓我開口了。
 
  「我還以為你會再說些什麼……呢,像是一些打氣的話。」我打個比方般揮了揮手。
 
  補上後面那句時我突然有點後悔,畢竟以伊卡勒特的個性,講這種話好像原本就不是他的作風,但真的就是太順口才說出來的。
 
  「……你需要嗎?」他抬眸看向我。
 
  「呃,不用。」
 
  「其實要說,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認為,能夠自己想通才是最重要的。」
 
  我好像聽懂了他的話,準備點頭應答的同時,心裡又覺得好像少了點什麼,但要搖頭也不太對,頭一偏,變得有些疑惑。
 
  「人在遇到負面情緒時,都得學習如何跟這些情緒相處。」
 
  在他說明的這段期間,我不自覺地趴在椅背上,靜靜地聽完他說的這些話。
 
  「無論是大吵大鬧,或是有這些話,都是自己想通之後才能走出來。」
 
  我聽完他的話之後,腦中想了一會,給了他一個其實也完全算是直覺得出的結論:「那我覺得你蠻會跟自己相處的。」
 
  「其實,也沒有……」他雙手的指尖相碰,看著地上,語氣有些沉重:「老實說,我覺得我像是麻痺了,一點也感受不太到這些喜怒哀樂。」
 
  我坐起身來,感受到在他講完這句話的同時,室內的溫度似乎又降了幾分,猜測他知道自己不是沒有這些情緒,而是好像都該自己處理,之後也是一直這麼過來的。
 
  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很自然地從椅子上起身,他看著我離他越來越近,不過沒有並肩坐在他身旁,他面前剛好有一塊乾淨的地板,他如果往下看,我就坐在那裡。
 
  「其實我知道你還是會難過的。」
 
  他的瞳孔有一瞬間的擴大,隨即又恢復了原來的樣子,跟昨天不一樣,裡頭暗暗的,沒有映出任何東西了。
 
  「但就連他們在我面前走了,我也一點感覺都沒有……」
 
  想起如果他之前一直都是這樣,除了那些跟我說過的話,剩下留在他心底的可能還佔據著一大部分,找不到宣洩的出口,只能等著時間消化。
 
  「你讓我突然想起我媽媽以前跟我說的話。」
 
  面對我一時唐突的說詞,伊卡勒特有些不解,現在的我沒有避開他的視線,慢慢把以前回憶中的隻字片語說給他聽。
 
  「我不知道神獸有沒有跟你們講,關於我的能力不是家族遺傳的事。」
 
  聽到這句話,他微微地點頭,想著這沒什麼好隱瞞的,還幫我省了點前言的功夫才切入正題。
 
  「所以我沒辦法跟著我爸學,所有的東西我都只能自己摸索。」
 
  後來我把這句話拆得蠻細的,但其實也就是爸爸跟神獸教我怎麼激發力量,然後發現能力不一樣,但爸爸沒深入治療魔法的範疇,因此後面都是神獸教我現在既有的法術,然後發現以自己的方法來用這些法術更順手,後來才改良的。
 
  「不過雖然說改良,但其實每一招都花了我非常多時間。」
 
  沒受過正統教育,要全部從頭摸索真的很難,就算神獸有帶幾本相關的書籍給我並指導,一開始我還是完全看不懂怎麼去觸發這些咒語。
 
  「所以那個時候,我常常覺得很累,雖然沒想過放棄,但就是倦怠。」
 
  從來沒想過就這麼逃跑,心底還是認為能夠施展法術是一件堪稱奇蹟的事,畢竟無法驅動咒語的人在世界上不佔少數,也有人一生都想讓自己能施展魔法。
 
  媽媽常看見我練到鬱鬱寡歡,又私底下生氣時,就會來跟我說說話,這或許也是,我能夠堅持下去的其中一大原因。
 
  「只要時間沒有停止轉動,不管往哪走,都是向前走。」
 
  我雙手輕輕放在伊卡勒特的手腕上。
 
  「你可以慢慢的走,就算現在感覺不到也沒關係,跟我聊天時的你,其實一直都能把最真實的感受說給我聽,所以……」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把手放上他的手腕時,好像有些顫抖,但是很快地消失了。
 
  「不用急著把那個狀態帶往隨時也沒關係,你只要知道你一直在走就好。」
 
  當他這樣看著我時,我覺得我好像回到了很久以前,被這樣安慰而笑顏逐開的自己,至少在當時,這能夠讓我繼續努力下去。
 
  「……真是,到底是我安慰你,還是你安慰我呢?」
 
  他輕笑了一聲,原本抓得老緊的雙手放鬆下來,眉眼勾得彎彎的,我收回了手並起身,他重整坐姿,看起來心情好很多。
 
  而我也是。
 
  房內的話題才剛結論,外頭鬧哄哄的,我們的重心被拉回正題,這才可以安然的跟他開啟下一個對話。
 
  「外面怎麼了?話說其他人在哪裡呢?」
 
 
 
 
 
 
  「就在我來找你前,吉可穆德氣沖沖地要求追究這次失敗的原因。」
 
  聽到這我並沒有過多的驚訝,畢竟吉可穆德跟這三人的關係一定是最好的,也難怪她無法接受,怒髮衝冠地要求公道。
 
  擔心被拿來當審判場的主控室會突然爆發爭執,米哈逸在外面守著,但說到底,其實就是偷聽,至於其他人,各自協助有需要的地方,或待命。
 
  「說真的,在這種時候要求追究責任一點用處也沒有,我們越是吵得越兇,敵人就越開心,他們也很清楚這點。」
 
  只是,我也不知道在這種情況下私人的感性會不會勝過公平處世的理性。
 
  「知道是知道,但她還是把錯都歸在放走普蘭西斯的彌凜身上。」
 
  她的怒氣助長在原本就宏亮的嗓音上,更是突破不知道幾層的木板傳到醫護室,雖然模糊不清,但似乎是在把責任歸咎於這次的進攻計畫。
 
  「雖然不知道過程,但她確實放走了普蘭西斯,他也逃跑了。」
 
  「那……我們之後該怎麼辦?」
 
  情況比我想的還不樂觀,雖然才剛從一個迴圈中走出,但好像又有新的迷霧壟罩在心頭上,讓我緊張了起來。
 
  「我不知道,奮戰到底……或逃跑?」
 
  看來他是真不知道,湧上心頭的緊張感加重幾分,但也不能就這麼眼巴巴的任憑局勢逐漸惡化,我腦中念頭閃過,很鄭重的告訴他一句話。
 
  「我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使用這個。」
 
  他看著我腳下湧現出金色的魔法陣,發動法術掀起的氣流吹動他的劉海,我緩緩念出以前從未念過的咒語,一張張的透明卡牌在我身邊出現,懸浮圍繞著我。
 
  從牌陣之中映出一張單獨的牌來到我面前,陣列卻沒有因為一張牌的缺失而缺角,像是從某張牌中拆出一個分子而已,它化為實體漂浮,金色強光散去,在我的掌心上緩緩轉著。
 
  充滿機械殘骸的地方,天空中出現的身影,原本應該在末日反抗軍基地裡的殺人鯨,很多畫面同時流進我的腦裡,卻照規律地播映著。
 
  「……這到底是?」
 
  沉默良久,伊卡勒特才緩緩問出這一道話。
 
 
 
 
 
 
  「我得先去找女皇,請你先自便吧。」
 
  告知伊卡勒特不論要跟不跟都可以,我跑到了水晶花園甲板上放置各類船隻的停機坪,入口有兩位耶雷弗的士兵守衛,但一看到是我便將武器給放下讓我通行,但似乎還是為時已晚。
 
  只見西格諾斯看著遠方一艘離去的小飛船,很端正地站在那,目光沒有離開過那艘飛船,夜裡的冷風吹動她服飾上的羽衣,讓她的身影顯得更加蕭條。
 
  呼,呼……還是來晚了。
 
  「我真的沒想到她會就這麼離開……」她沒有轉過身來,對著我,不如說是對著半空自言自語:「而我……也是一位自私的女皇,沒有把她給留下,卻還是希望她能一直待在我找得到的地方。」
 
  「其實大家都希望她能留下,就如同女皇的信念一樣。」
 
  把話聽完,不需要問過程,就已經知道目前的大局是怎麼樣了。
 
  說真的,誰不願意她留下?
 
  只是各有各的立場,誰也不能誤了誰而已。
 
  「但我們不能放棄。」西格諾斯這才面對著我,表情有些嚴肅,可能是來自於對目前情況產生的不安,「……也沒有放棄的餘地。」
 
  她詢問我來這有什麼事,心裡還在忐忑著要不要開口,一時沒有回答,她便以若無事就先行離開的說詞邁開腳步前行,就在擦肩而過的一瞬間,我總算下定了決心。
 
  「我知道女皇還相信著她,要不然就不會派人送口信給她了。」
 
  身旁的腳步聲戛然而止,西格諾斯轉而面向我,我也面對著她,她臉上還是那副嚴肅的神情,但明顯多了幾分詫異。
 
  「你為什麼會知道?」
 
 
 

 
38.End











還是覺得舊介面比較香
不好意思洗到大家通知了


喜歡的話,可以給個「GP」!
想繼續看的話,就請按下「追蹤」唷!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0103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新楓之谷|符晴|同人|耶雷弗|Maplestory|楓之谷|皇家騎士團|黑暗天堂|末日反抗軍|殺人鯨

留言共 1 篇留言

摸摸林
換回去了XD

12-03 20:37

符晴
是的XD12-04 21:3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4喜歡★shane812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耶雷弗:... 後一篇:[達人專欄] 《耶雷弗:...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ealdouju
給我紅心好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