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心情不好?進來坐坐吧!《第三章》

作者:綠茶無糖微冰│2020-12-03 16:26:56│贊助:8│人氣:153
第三章  與正妹員工的那些事
  1

  暑假,學生們的天堂,服務業的地獄。

      在炎炎烈日之下,無人不是揮汗如雨的在外行動著。

      與他們不同,這家名為歸宿的店內同樣有兩個忙到汗流浹背的年輕人,只差在於他們就算待在冷氣房下,依然汗流不止。

  為何?因為,暑假所帶來的人潮實在太過恐怖,連喘息的時間都不給,僅有十七個座位的餐廳毫無空閒之際。

      隨著風鈴敲響,「歡迎光臨!」的聲音隨即傳來。

       身穿白色短T、牛仔短褲,身上套了個黑色圍裙的女孩熱情招呼著來客,在她之後,位於吧台的男子也喊了聲:「歡迎。」
      兩人以耐心和毅力應對著暑假的午間所帶來的客流量,這兩人,便是益翔和妤潔。

  益翔的雙手雙眼,以風馳電摯般的速度,完成一張張掛於吧台旁的點單,焗飯、披薩、鬆餅、義大利麵、咖啡、茶類,無一能阻攔他的出餐速度。

  不過,或許也多虧有了一個幫手,益翔才得以全心投入在餐點製作上。

  看向了熱情招呼客人,面帶微笑,身材曲線令男客皆目不轉睛的妤潔,益翔微微笑了一下,不經回想起她正式到職的前一天。

  「員工守則?」接受了錄取的事實,得知隔天要上班的妤潔坐在吧台前詢問著。

  「恩,之前我沒請過員工,所以從沒開過這些條款,你看看,如果沒問題就簽個名吧。」拿了張A4紙,上頭寫著一條條白紙黑字的列字。

  接過A4紙,妤潔動嘴唸起:「第一條......上班期間可攜帶手機,忙碌時收入口袋,空閒時盡量滑沒關係。」

  「第二條,上班時間隨時都可調動,時薪一小時一百六十元計算,依當月總營餘給予獎金。」

  「第三條,如要請假,LINE留言或電話即可。」

  「第四條,客人若純粹想和你聊天,先靜靜聆聽,不一定要給予見解,若客人惡意騷擾,可以直接躲入後場。」

  「第五條......以下為空?」妤潔一臉訝異的看向益翔,益翔也只是摸了摸頭髮回:「其實我也想不到什麼守則,習慣一個人做了,所以多一個人對我來說完全就是多一分助力。」

  「不怕我幫倒忙嘛?」妤潔有點擔心的問。

  「沒有人一開始就很會工作,慢慢來吧。」益翔的笑容使妤潔放鬆了點,二話不說在上頭簽了自己的名字,交付給益翔。

  益翔接過A4紙之時,妤潔表現出期待的模樣,「我明天就可以上班了,暑假的話我可以上整天沒關係。」      

  「真的嗎?如果太忙我可真的會請你上整天喔?」益翔疑惑的詢問,妤潔便以點頭表示沒有問題。

  很忙,真的很忙,還好妳說可以上整天,不然大概得長出六隻手跟使出影分身才能應付這源源不絕的客人。

  想著想著,點單也被益翔給一張張搞定,放上吧台,妤潔送餐,這樣的循環不知持續了多久,終於迎來喘口氣的間隙。

  但,時間也接近打烊了。

  坐在吧台前,妤潔垂著頭,轉著自己的手臂,「好痠喔......總感覺暑假好不友善,以前都覺得暑假是天堂。」

  以乾抹布擦著吧台,益翔傻笑了一下,「哈哈,是啊,辛苦妳了,第一次工作就這麼操。」

  站起身子,妤潔雙手交疊,舉高過頭,向上拉著筋,「沒關係——我完全不在意。」

  「因為有獎金嘛!」

  喂,說話也太實際了吧。益翔無奈的點著收銀台的鈔票,但隨著點鈔越久,表情也逐漸從無奈轉為訝異。

  「今天居然做了三萬多一點耶。」難得露出驚訝表的益翔說著,一旁的妤潔也以O字形的嘴巴回,「哇喔,這麼多,難怪我覺得骨頭要散了。」

  將收銀的鈔票整理好,要匯款的錢收入錢包後,益翔走到了馬克杯堆前,「要喝杯金萱嗎?」

  坐到了椅子上,妤潔攤趴在吧台上說:「好,我要加點鮮奶。」

  從茶桶倒下翠綠的茶水,拿起一旁那從張哥公司進貨,號稱北海道冷凍直送初乳的罐裝牛奶與金萱做調和,在以銀製小湯匙輕輕攪拌過後,兩杯金萱奶茶便於杯中完成。

  在妤潔旁放下杯子,益翔坐上一整天都沒坐到的木椅,勾起杯耳晃著說:「趁剛調好喝一口,放久了味道會變的。」

  被益翔的提醒給拉起,妤潔搖搖晃晃的坐起身子,雙手捧起杯子嗅了嗅,「嗯,還是老闆做的鮮奶茶才有那種香氣。」

  「香氣?」益翔喝了一口,任冰涼的鮮奶茶在滾落喉嚨後問。

  「對呀,不知道是不是材料的關係,外面的奶茶都沒有這種味道。」注視著杯中的微微晃著的液體,妤潔露出了微笑,「老闆,學長今天會來嗎?」

  「妳說宇宸嗎?會吧,他應該下班洗完澡了。」放下杯子,益翔望著店門口道。

  「學長還挺有趣的,感覺這一個月下來,有一半的日子都看到過他。」

  「住附近的關係吧,怎麼了?要不要我來當媒人?」益翔哼笑了一聲,將目光停在把玩馬客杯的妤潔身上。

  她的雙頰些許泛紅,抿了抿嘴回:「才不用咧!你這個二十五歲的單身老人!」

  「你說什麼!我可不是故意單身的阿!」益翔睜大雙眼,雙掌貼在吧台上起身道。

  「對,是刻意的!刻意當木頭,小婷啊、小芸姐姐啊、這陣子會來找老闆聊天的女客人呀,這麼多對象卻從不動心,你是不是男的我都開始懷疑了喔。」妤潔雙手抱胸,仰起頭來和益翔對望,「還是你喜歡的是宇宸學長?那也是不錯的對象齁。」

  這孩子是被說中弱點,然後想反擊嗎?益翔再次哼了聲,坐回木椅,拎起杯子,「隨便你說啦......反正宇宸待會就來了。」

  「哼。」姿勢換成兩手插腰,妤潔別過頭,完全不想看向益翔,一眼也不要。

  就在此時,鈴聲響起,上穿襯衫、下穿短褲、腳套藍白拖的宇宸走入店中。

  「唉唷?兩個人又在鬥嘴啦?」宇宸慢慢走向吧台。

  妤潔也隨即看向這,平常老是梳起油頭,如今放下過眉瀏海的帥哥宇宸朝自己走來,「才沒有,我只是說他單身老人。」

  「那就是鬥嘴啊。」宇宸邊笑著說,邊拉出妤潔身旁的木椅坐下,「老樣子一份。」

  益翔微微點頭,走入後場把剛才就做好的焗飯端出,置於宇宸面前,並將木製湯匙遞給了他,「剛做好沒多久,應該還很燙。」

  宇宸點了個頭後,馬上挖起一匙放入嘴中,任由起司的味道充斥味蕾。

  「我今天依照你的指示,多加了一點起司粉,好不好吃我可不知道。」手持雪克杯,正將綠茶倒入冰塊之中的益翔語氣平穩的說。

  「唉啊,你做的幾乎都好吃,但你的烤布蕾真的慘不忍睹。」吃了不少的宇宸放下湯匙,暫時讓自己休息一下。

  對這句話產生興趣的妤潔也隨即問:「老闆會烤布蕾?我怎麼沒看過呢?」

  喀的一聲,益翔用力蓋上雪克杯蓋,瞇起雙眼,以銳利的眼光瞪向宇宸說了句:「游先生?」但依然敬業的雪克起杯中的綠茶,倒入一旁的馬克杯中。

  「他會啊,只是——」

  啪碰——的一聲傳入宇宸和妤潔耳中,裝有綠茶的馬克杯以一定程度的力道放在了宇宸面前。

  「只是?」益翔依然笑著,面向宇宸的笑著。但那個笑臉,是笑得讓你心裡發寒的。

  「沒有啦,我是說,那是我們益翔大老闆唯一不會做的料理,怎麼樣,特別吧?」宇宸愣的轉頭面向妤潔,硬是不跟益翔對上眼。

  「真的假的?我以為老闆是全能的。」妤潔看向不知何時收起笑容,坐在木椅上看書的益翔。

  「人不是萬能的,我也有不擅長的事情。」翻了一頁書,益翔輕輕嘆了口氣。
_
      「不過益翔已經盡力了啦,就我所有朋友來說,益翔是屬一屬二的強者了。」宇宸笑著說。

      「嗯,我也這麼認為。」望著益翔,妤潔感慨道。

      「對了,我在跑業務的時候有客人給我這個。」宇宸從短褲口袋掏出皮夾,並把皮夾中的四張紙拿了出來。

       「搭啷搭啷——哇哇哇——動物園門票四張!」哼唱著某A夢的動畫音效,宇宸展示起手上的門票,「明天歸宿公休,我也休息,不如就一起去吧?」

      「我明天沒什麼事唷。」妤潔立即舉手揮了揮,宇宸也把兩張門票給了她,「看小婷要不要一起吧?」

      「好,我馬上問她。」收起門票,妤潔隨即掏出手機,聯絡起小婷。

      也在妤潔傳訊詢問的期間,宇宸看向了益翔問:「你呢?」

      「我起床去匯款後,可能就已經下午了,還是找別人吧?」益翔嘴裡說著,目光依然不離小說。

      「下午比較不熱,沒關係吧?」看向妤潔,宇宸問了話後, 妤潔也隨即把螢幕轉向宇宸道:「小婷說她要下午兩點後才有空,八點左右回家。」

      彎起嘴角,宇宸面向益翔,「嘿嘿嘿,聽到了沒,下午剛剛好呢,益翔老闆。」

      蓋上小說,益翔輕輕嘆了口氣,看向面帶奸詐的宇宸和等待答案的妤潔。

      「好啦,應該是新竹的吧?」

       「當然,我知道你怕累,不去其他縣市的。」

      見證益翔伸手接過宇宸的票,妤潔也隨即敲打起手機鍵盤,「那我就跟小婷約三點到動物園囉?」

      「恩,麻煩啦,勤勞的妤潔小妹。」給了妤潔一個眨眼後,宇宸拿起湯匙,繼續吃完剩下的焗飯。

      眼神停留在宇宸身上將近一分鐘後,妤潔才起身說道:「好了,老闆,我來去把桌子擦一擦準備打烊囉?」

      「去吧,麻煩妳了。」回應著妤潔,益翔望著她的背影,靜靜的思考起她和宇宸是否能夠順利發展關係。

      在看向那吃著飯,以手機滑著文件的宇宸,益翔默默的露出笑容。

      這家店,慢慢的成為歸宿了,我的。

      2

      午後,暑假帶來的人潮不侷限於餐廳,就算是動物園的入口也是同樣的道理。

      無論情侶、家庭、單獨一人,這名叫動物園的地方適合每個族群。

      排隊等待進入的剪票口,形成了另一種特別的光景,每個人都為了走進城市中,唯一接近大自然的地方而等待著。

      也有等待朋友或情人抵達才要進去的園外人群,益翔和宇宸也不例外,坐在一旁的石板凳,靜待那兩個女孩抵達。

      「好熱喔。」今天的宇宸,梳起油頭、戴著墨鏡、身穿黑色襯衫搭配窄版牛仔長褲,活像個台客。

      聽著宇宸的抱怨,益翔回了句:「穿成那樣,熱死活該。」

      今天的益翔並沒有特別改變穿搭,身上穿的僅是平常沒有上班時的外出模樣。

      就是套短袖Polo杉加短褲,只差沒有披上圍裙,不然就跟歸宿老闆的形象沒有兩樣了。

      「欸,跟妹約會穿成這樣,你還有臉說我喔。」

      「誰跟你約會,我是不想浪費你客戶的好意才來的。」

      「穿成那樣怎麼像話呢?無論小婷還是妤潔都不錯啊......不過妤潔那身材曲線真讓人想列入追求......」

      「聽我說話啊!」

     「說人人到。」宇宸以頭示意益翔看向前方,映入兩人眼中的,是和平常有點不同的兩個女孩。

      「嗨囉!」一手拉著妤潔,在遠方就用力揮著手的小婷今天有那麼點不同。同樣的粉框眼鏡,卻搭上不曾看她束起的馬尾,穿搭上也從保守的衣物改為露肩上衣和短裙。

      身材本就不差的她,在做了這些改變後顯的更具吸引力。

      在她身旁,被她牽著的妤潔則換上了連身裙,搭配著條紋上衣,放下了長度近腰的秀髮,完美展現什麼叫身材曲線四個字。

      「靠,兩個都好棒,我收回妤潔比較好那句話。」宇宸唸唸有詞的走向她們,益翔也跟隨其後。

      「會等很久嗎?」妤潔先是向兩人問起,宇宸也隨即回應:「才不會,兩位都這麼漂亮,等待是值得的。」

      像是在意益翔的想法,小婷在妤潔詢問時便緊盯著益翔不放,察覺到這事的益翔也立馬搖搖頭回:「時間很剛好,我們先去排隊吧。」

      走到人龍的尾端,四人各自拿出自己的票,一步一步接近剪票口。

      等待的期間,妤潔從柴犬圖案的側背包拿出了四杯鋁箔包運動飲料,「喝一點吧?夏天流失水分流失的快。」

      各自接過運動飲料後,在妤潔面前的宇宸以食指和拇指將墨鏡上抬,雙眼真誠的向她說了聲:「謝謝,妳真貼心,是個賢妻的料。」

      「才沒有咧,你別鬧了啦。」輕輕推了一下宇宸,妤潔別過頭,雙頰的泛紅不知是熱,還是害羞。

      看著這樣的情景,益翔僅是默默的在後頭吸著飲料,一旁的小婷則開口詢問:「老闆會想交女朋友嗎?」

      被問到問題,有著被人問話一定會回應,除了宇宸以外病的益翔只能放下飲料,面向小婷,「我隨緣,說實話,我的腦子自從開店後就只剩店裡的事了。」

      「還有一些客人的個案吧?應該多少會有人跟我一樣,喜歡找老闆聊天而去?」

      輕輕點頭,益翔微微笑著,「能夠幫助你們是我的榮幸。」

      被益翔的笑容所渲染,小婷的面頰也有些紅潤,立馬轉身背對益翔輕聲唸道:「我能跟老闆一起來逛動物園,才是我的榮幸吧......」

      等了一段時間,四人終於得以剪票入園,帶著免費遊園的心態,踏入了城市中最接近樹林生態的地方。

      與外頭不同,高低起伏的綠樹遮擋了烈陽,讓整個園區空氣清新又涼快。每一個柵欄前方都有個告示牌,講述內部的動物名稱、習性和注意事項。

      來到了設有水池的區塊,走在前頭的妤潔和宇宸停下腳步。

      將手臂放在了柵欄上,妤潔露出微笑的對宇宸說:「河馬耶!」

      看向水池旁,頂著兩個大鼻孔,悠哉的做起日光浴的河馬,妤潔就像是被萌到一樣對它揮著手。

      一旁的宇宸也側身倚靠在柵欄上,單手插腰的回應妤潔,「河馬是草食性動物,平時懶散,但千萬不要去激怒它們,要是被追可是很恐怖的,畢竟他們最快的奔跑速度能達到時速四十公里。」

      「所以它們會殺鱷魚是真的嗎?」妤潔望向宇宸問起。

      「如果必要時會,畢竟河馬的攻擊性強到不行。」

      看著前方的兩人正如此自然的談話,小婷微微鼓起臉頰,小聲的向益翔說:「他們是不是有一腿啊?」

      傻笑了一下,益翔搖了搖頭,「這我就不知道了,宇宸是個帥哥,誰跟他走一起都會被認為有一腿,所以他一共有幾腿我也不清楚。」

      望著宇宸,益翔聳了聳肩表示不想猜測,小婷也只能嘆口氣,跟隨他們往下一個地點走去。

     一步步走著,在難而可貴的涼風吹拂下,四人沿途看見了各種不同的動物,從猴子、猩猩、老虎、鳥類、昆蟲,到最後的能夠近距離接觸的綿羊,妤潔和小婷無一放過,能摸就摸,只差不能餵食。

      站在蹲下身子,摸著綿羊的兩名女孩身後,宇宸再次向益翔問了句:「你覺得哪個好?」

      看了兩人的背影,益翔皺起眉頭,「還要問這問題啊,你跟妤潔已經很搭了,自己加油吧。」說完這句話,益翔丟下宇宸,便走向一旁的小攤販。

      留在原地的宇宸則摸了摸脖子,目送益翔道:「真是的......開不起玩笑的傢伙......不過妤潔是真的有機會吧?」視線移向摸羊摸到笑容滿面,和小婷不斷分享喜悅的妤潔臉上,宇宸的嘴角不自覺的上揚起來。

      來到小攤的益翔順手抽了張菜單,想著有四個人的他也毫不自私,向小攤點起四杯鮮奶茶。

      至於點鮮奶茶的用意,一邊是想解渴,一邊是想試試外頭的口味是否都缺乏茶香。

      等待的期間,小婷暫時拋下那速配的兩人,來到等待飲料的益翔身旁,輕聲問起:「你點了嗎?」

      輕輕點頭,益翔微微笑著,「我點四杯鮮奶茶,會不合口味嗎?」

      輕搖著頭,小婷側背拿出零錢包,拉開拉鍊,「這樣要多少呀?我給你。」

      「不用啦,平常受你們照顧了,讓我請一次沒什麼。」展露笑顏,益翔的話語令小婷停下動作,但她也不停下嘴巴的說:「最好啦!老闆很常招待我們好不好。」

      「那是兩回事。」益翔一邊回應,一邊向小攤接過裝有四杯飲料的袋子後,轉身朝原路往返。

      「真是的......真拿你沒辦法欸。」晃了晃頭,小婷趕忙收起零錢包,跟上朝另外兩人方向走去的益翔。

      行進途中,小婷的目光難免停在他的臉上,暗自思考著,那一張在店裡總面帶笑容的臉,今天為何如此若有所思呢?

      抱著這樣的疑惑,小婷終於付出行動,拉住了益翔的衣角。

      察覺異樣的益翔停下腳步,轉身面向小婷詢問:「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搖了搖頭,小婷鬆開了手,低頭說著:「他們聊的正開心,再遲一點過去也不遲吧?」

      彷彿被這話說服一般,益翔輕輕點頭,眼神浮動,語氣輕浮的說:「也是齁,差點成了電燈泡啊。」

      沈默。這是第一次,益翔的話沒有被小婷回應。

      望向低頭不語的小婷,益翔有些擔心,「身體不舒服嗎?」
      
      緩緩抬頭,此刻的小婷沒有笑容,一臉嚴肅的面對益翔,「老闆是不是不開心?」

      「欸?我嗎?」益翔訝異道。

      小婷輕輕點了頭,「我沒看過表情這麼難看的老闆,或許只認識一個多月,但每一次在歸宿陪著我們的老闆,總是面帶著笑容的。只是從入園後,妤潔和學長滔滔不絕的聊著,老闆的表情就變了。」

      移開目光,益翔吞了口口水,「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是覺得悶悶的。」

      「因為妤潔被學長搶走了嗎?」

      「不是,應該不是,我對她只有員工和上司之間的感覺......」益翔看向了小婷,那以真誠的雙眼注視自己的她,「但,他們倆膩在一塊的樣子,的確讓我有點不快。」

      此刻,小婷笑了一下,微微歪頭說:「白癡啊,老闆明明能看穿別人,卻連自己的小情緒都摸不著頭緒喔?」

      「我自己的小情緒?」以食指指著自己,益翔疑惑的問。

       嗯的一聲,小婷點頭指著益翔的臉,「老闆的表情、老闆的行為,全部都在說著你不是很開心了!」

      「剛才你對學長說的話,或許學長毫不在意,但我多少有些感覺,那句話是有點不爽才說的吧?」

      你跟妤潔已經很搭了。益翔說過的這句話被小婷給喚醒,迴盪在了他的腦中。

     「是啊,那句話毫無根據,完全不是我的作風,」搔了搔頭髮,益翔傻笑了起來,「居然被妳看出來了。」

      「那當然,要是我不在意,哪會去注意你啊,記住這句話吧!」小婷像是鬧脾氣一般的轉身朝那兩人走去,留在原地的益翔則看著她的背影思考了起來。

      要是不在意,根本就不會注意嗎?

      抱著這句話,益翔跟上了小婷的腳步,和其他兩人會合。

      3

      會合過後,喝著飲料的宇宸向其他三人提議到附近的餐廳吃飯在解散,妤潔馬上認同,益翔和小婷則淡淡的表示沒意見。

      離開園區,四人以步行抵達餐廳,進入餐廳後的宇宸也展現紳士風範的拉出椅子給妤潔坐下。

      瞧見此狀的益翔正打算照做,小婷就像是想避免益翔尷尬的自己快速就位,這讓益翔用笑容對她以示感謝,小婷也搖了搖頭表示不會。

      最終,四人的座位變成了妤潔面向宇宸坐、益翔面向小婷坐的局面。

      「女士優先。」宇宸十分禮讓的將菜單遞給兩位女孩,自己則對一旁心不在焉的益翔說了句:「怎麼了?心情不太好的樣子?」

      被問到的益翔立刻回神,露出尷尬笑容回:「沒有啊?」

      「好吧......有什麼事要說啊,我可是你兄弟耶!」宇宸說完後,便接過妤潔給予自己的菜單,和妤潔對望了一下後才開始點餐。

      看著這樣的兩人,益翔吞了口口水,心裡暗自罵著這兩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後,轉頭面向窗外。

      「益翔要吃啥?」

      面對宇宸的詢問,益翔只回了句:「幫我點最便宜的就好。」頭也絲毫沒有轉回正向的意思。

       不懂摯友在思考什麼的宇宸也不想多加猜測,向三人確認餐點後便走去櫃檯點餐。

      當沈默降臨時,妤潔突然問了句:「老闆不開心嗎?」

      聽聞此話的益翔隨即將頭轉回,面向妤潔和小婷,「沒有。」

      「沒有為什麼表情那麼難看?」

      妤潔的問題讓益翔不知如何是好,眼神也不想對上任何一人,總不可能直說自己不爽他們甜蜜吧......

      眼看益翔陷入尷尬,小婷隨即笑著向妤潔說:「老闆身體不太舒服,讓他休息一下吧。」

      「原來如此,不舒服直說就好了啦,我有認識的按摩師可以幫你刮痧,要是老闆中暑可就不好了。」妤潔歪頭望著益翔,也接受了小婷的解釋。

      「我會的。」益翔輕輕點頭,繼續看著他的窗外。

      隨著宇宸結帳回來,三人各自拿錢給他過後,益翔便在此飯局都沒說過半句話,直到四人要決定如何回家時。

     來到宇宸和益翔的機車前,妤潔先是問了:「已經六點了,如果從這裡坐公車還得轉車,會趕不上八點回家吧?」

      小婷苦惱的點點頭,拿出手機滑著,「叫計程車或許......」話還沒說完,宇宸便打斷道:「不如就讓我們載吧?我或益翔都能載妳回去,把車錢省起來吧?」說著說著,宇宸看向益翔,益翔也向小婷點頭表示沒問題。

      「真的可以嗎?那麻煩囉?」小婷二話不說的走到益翔的面前,對他笑了一下。

      「那我就先去搭車囉,三位明天見,今天很開心。」笑著向三人揮揮手,妤潔隨即轉身離去,完全不等宇宸說出想載她回家的內心話。

      眼看妤潔逐漸走遠,益翔隨即向宇宸吐出一句:「還傻站著不去追?」 但宇宸搖了搖頭,脫下墨鏡笑著回:「隨緣吧。」過後,向益翔眨了一眼,上車發動引擎,離開了現場。

      剩下兩人的此刻,益翔拉著龍頭將機車拖出停車格,從車廂拿出備用安全帽遞給小婷。

      接過帽子的小婷立即戴上,「老闆是不是鬆了口氣?」
      「鬆口氣嗎......算是吧。」跨上機車,益翔以按鈕打開機車兩側的後座踏板。

      坐上機車,小婷以雙手拉著後方的桿子,「終於不用再看他們放閃了?還是最後沒有讓學長載她?」

      催起油門,益翔微微笑著回:「我是不覺得妤潔會這樣就喜歡上宇宸啦,頂多只是好感吧?」

      「是啊,不然你以為一個身材曲線這麼好的女孩怎麼會單身那麼久?他只是在試探,試探著學長。」小婷哼笑著說。

      「試探?該不會宇宸不是第一個被試探成這樣的吧?」

    以舌頭彈了彈上顎三聲,小婷笑著說:「那當然。」

      原來是這樣,那這樣全部都說得通了,益翔心裡想著。

      「對妤潔來說,有好感不代表會在一起,和大多數女性不太一樣就是我這閨蜜的特色了。」任由乘車的微風吹拂臉頰,兩人在聊著聊著中,抵達了高級住宅區外的便利商店。

      「到這邊就好了,在過去被爸媽看到就尷尬了。」下了車的小婷將安全帽還給益翔,益翔也微笑著回:「也是,剩下的路自己小心走,今天謝謝妳的救援,晚安。」一說完,益翔邊點頭示意騎車離去。

      「晚安,謝謝你,益翔。」小婷揮著手,目送逐漸遠去的益翔。

      4

  把小婷給丟包到她家附近後,益翔駕著機車,騎在依然熱鬧的街區之中,於人車間穿梭。

  經過了無數商家、車輛和街燈,益翔回到了家門口,關閉引擎,把車穩妥的停在車格中。環顧了下四周,這時的市場還沒有夜半時分熱鬧,僅有幾家小販開始作業,但明明時間還沒到,那個熟悉的身影卻已經在一旁的角落間挑著菜。

  「阿婆!今天怎麼這麼早就來了?」在意著身影的益翔走上前關心,白髮蒼蒼的阿婆也隨聲轉頭,以滿是歲月痕跡的臉孔,慈祥的笑著回:「哎呀,少年仔老闆,今天休息啊?」

  看著一旁堆積如小山的菜籃,益翔蹲下身子,拉起衣袖回:「是啊,讓我來幫忙吧?反正我今天沒上班,也不會太累。」

  「阿婆我可沒薪水給你齁。」阿婆繼續的工作,把一藍藍的菜給秤好,以線繩捆起放入一個個塑膠袋分裝。一旁仗著自己年輕的益翔,也仰賴自己的好體力,將菜籃的位置一個個移轉,讓阿婆更好進行分裝。

  正當兩人都互相協助,做的順手之時,阿婆的臉色突然差了起來。

  「哎呀......」阿婆以雙手摀住胸口,面目變得有些猙獰,「怎麼會在這種時候痛起來呢......」

  「阿婆?」見情況不對,益翔趕忙放下手邊工作,前去攙扶阿婆,「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語氣難免著急了起來。

  搖著頭,阿婆試著鬆開雙手,深呼吸了幾口氣,「呼......阿婆沒事,只是老了,毛病很多。」

  「認真?」面對這種情況,益翔可不想輕忽危險,說話有些不客氣。

  「當然,阿婆雖然老,但還身體力壯的,人老總會有些毛病的。」彷彿想掩蓋剛才的糗樣,阿婆繼續慈眉善目的挑起菜,但一旁站起身的益翔皺起了眉,有點嚴肅的問:「阿婆,妳有去看醫生嗎?」

  不知道是否是說中的什麼,背對益翔的阿婆的突然停下動作。益翔也不客氣的嚴肅道:「要照顧好自己身體,您還有孫女吧?總不能讓人家擔心,如果自己的身體負荷不了,就不要做這麼累了啊。」看著一旁尚待分裝的菜籃,益翔有些不滿的說著。

  「少年老闆,你人很好,但有時候,我們老人家就是比較勤奮,不想讓孩子苦到。」

  「那就可以把自己身體搞壞嗎?」看著阿婆,益翔的表情不在如同剛來時笑著,顏面顯的嚴肅許多。

  阿婆的動作也停下了,「少年老闆,你也有親人像阿婆我一樣是嗎?太拼了?」

  益翔沒有回應這個問題,蹲下身子,不顧阿婆的想法,繼續幫阿婆秤重挑菜。

  「拍謝嘿,少年仔,問了不太中聽的話。」察覺到益翔有些異樣,阿婆決定不再多問,繼續挑菜。

  大概花了一兩個小時吧,兩人總算把那原本是座山的菜籃給處理完畢,但這次的益翔不像上次直接回家,而是選擇坐在阿婆身旁,陪阿婆一起賣菜,甚至騎車將菜交付給一些中小企業。

  直到接近白天,菜都賣完過後,益翔才向阿婆說要回家睡一下。

  望著益翔心事重重的走入家門,阿婆也不在多問,暗自感謝著益翔幫自己把今天的工作幫到最後,自己也騎著老舊摩托回家。

  回到家中,白天的光透過布簾由窗戶照入,躺在不用開燈也十分明亮的床鋪上,剩下不到幾小時的時間也令益翔輾轉難眠,直到設定好的鬧鐘響起。

  兩眼帶著些許黑眼圈,益翔趕忙沖個小澡就騎車前往歸宿。

  照著平常的習慣把店裡的事務都打理了起來。再把黑板拿到外頭時,那身穿粉色T桖搭配短裙,飄逸長髮尚未綁起的妤潔也從遠方走了過來,向益翔揮著手。

  「老闆早呀,怎麼看起來像沒睡覺阿?」來到店門前,妤潔先是關心的問著。

  「可以說是沒睡吧。」動作有些緩慢,說話有些遲緩,現在的益翔感覺就像隻樹懶一樣,做什麼都很慢,完全沒了之前的效率。

  兩人一同走入店中後,益翔留在吧台坐著打盹,妤潔則走入後場,把包包放在後場的儲物櫃中,用原本綁在手上的髮圈將長髮給束起,恢復以往綁著馬尾的模樣。

  套上圍兜兜後,妤潔走來吧台,看著一旁以手撐著臉頰打瞌睡的益翔,露出微微的笑容,「真是的,不過就是去個動物園有那麼累嗎?老闆難道意外的脆弱嗎?」

  走到吧台外側,拉出椅子坐下的妤潔望著不見醒來跡象的益翔道:「老闆?你今天這種狀況可以上班嗎?」

  像是聽到關鍵字才醒來一般,益翔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眼,手也差點滑掉的尷尬看向妤潔,「能不行嗎......」


  「今天是平日吧?客人應該不多,讓我來試試看?」的確,這一個多月下來,益翔或多或少教了妤潔店裡的料裡如何製作、飲料如何調配,妤潔也都有用心的做下筆記。難度較高的,妤潔也會用手機錄影下來,幫助記憶。

  「嗯......」感覺到自己隨時都會倒頭大睡的益翔思考了起來,「不然我去後場的休息室睡一下,有任何狀況馬上叫我。」

  是的,歸宿的後場雖然不大,但其實是有休息室的,不過這休息室只有一張辦公椅和辦公桌,桌上還長年擺著益翔用於記錄業績和叫貨清單的筆電。

  「相信我吧!你去睡一下啦!」益翔才剛起身,露出擔心的容貌,妤潔就走入吧台,以雙手推著益翔,硬是要把他推進休息室。

  「好啦好啦,不要推了。」來到休息室的益翔隨即癱在辦公椅上,「說真的,有任何狀況一定要叫我喔。」

  「好。」回答過後,妤潔關上了辦公室的門。

  「劉妤潔......加油!」向自己打氣,妤潔深呼吸了一口氣,離開後場來到吧台。

  妤潔攤開雙臂,雙手掌心置於吧台上,望向店門口。

  「原來老闆一直以來都是看著這樣的景色呀。」環顧四周,像是體驗了一直以來益翔的位置一般,妤潔心中有點興奮。

  不能讓老闆丟臉。妤潔在心中暗自許下這個承諾。

  過了不知多久,天色已暗去,歸宿今天的客人也如妤潔預測的一樣,並沒有很多。

  較能說是小確幸的,是今天幾乎沒有常客,皆是散客來吃個飯就離開,也沒有因為心情不好而進來坐坐的客人。

  確認沒有客人要點餐或離場過後,妤潔來到了後場,以手指敲了敲辦公室的門。

  「摳摳?有人在家嗎?打擾囉?」轉開門把,映入妤潔眼中的是攤倒在辦公桌上睡死的益翔,與僅用後場燈光照亮的整間辦公室。

  打開電燈,妤潔將一旁益翔掛著的外套取下,小心翼翼的蓋在益翔的背上。

  望著這樣的益翔,妤潔輕聲的說:「在休息一下吧,老闆,快打烊了。」後,回到外頭,把該整理的東西都整理起來,目送一個個客人在風鈴聲下離開後,開始進行打烊。

  聽見外頭的水聲,益翔才突然驚醒,看了眼辦公室上的時鐘,「哇靠,我居然整整睡了十個小時。」連忙起身的益翔來到後場,撞見正在認真將碗筷洗好,平放在架上的妤潔。

  「起床啦?」背對著,但透過益翔腳步聲察覺動靜的妤潔問著。

  「抱歉,剩下我來吧。」益翔想著自己得幫忙的走到水槽前,卻發現裡面已經空無一物,一旁的妤潔也向他眨了一眼笑,「弄好了啦,去把總帳結一結,我想下班了。」

  面對妤潔的回答,益翔只能摸摸鼻子走到吧台,將收銀中的鈔票數清並記錄,完成今天的打烊。

  「今天不忙齁。」看著帳表,益翔笑著詢問。

  「不忙好啊,很適合我練習工夫。」雙手舉高拉了拉筋,已經脫下圍兜兜,拎著包包,放下飄逸長髮的妤潔慢步走至吧台外。 

  「也是啦,今天辛苦你了,今天的時薪加十塊嘿。」關上收銀,關閉電源,益翔向妤潔笑著說。

  「謝啦老闆。」站在吧台外側的妤潔也微笑著回,「這樣辛苦才值得嘛,對了,明天我阿嬤會來,先跟你說一聲喔。」

  「明天嗎?」益翔問著。妤潔點了點頭,走向大門回:「她不能吃太油,這邊不知道什麼是她能吃的耶。」

  「看她想吃什麼,我在做個特製的就好。」益翔邊說,邊拿起放在收銀旁的鑰匙。

  「那就麻煩你了!」門打開一半,妤潔向益翔揮揮手,「那我先回家囉,老闆。」

  「路上小心。」點頭表示感謝,益翔目送有著甜美笑容的妤潔關門離去。

  明天妤潔的阿嬤要來啊......不知會是怎樣的人呢?

上集:請點此
下集:請點此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0080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心情|輕小說|生活|短篇|小說|創作||避風港|勵志|微言情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b09316328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心情不好?... 後一篇:【推】反正我很閒真的神...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ay970347大家
我的小屋有新的HOLO周邊開箱文,歡迎大家來逛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