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小說】《恐怖之月》16(16年祭)

作者:幽影│AIR│2020-11-30 05:45:50│巴幣:4│人氣:610
今天是2020年11月30日,距離倉貓大姊離去,已16個年頭。

巧合的是,小說正好也重寫到第16日。

《MOON.》原作劇情裡,第16日是非常重要的段落。

為與之呼應,在下幾乎重讀一遍《AIR》原作劇情裡,往人與母親的回憶,又苦思良久,方才艱辛地完成這篇。

※若有什麼感想,也歡迎與在下分享

現有章節:

楔子
第1日 序奏


第2日 命運

第3日 回憶

第4日 搜索

第5日 兇手

第6日 排除

第7日 姊妹

第8日 目標

第9日 溫暖

第10日 半途

第11日 赤月

第12日 永遠

第13日 掙扎

第14日 衝突

第15日 飯事

第16日 情感

※      ※      ※      ※

第16日 情感

就像剛從冬眠中甦醒般,思緒一片迷茫……

……我從什麼地方來的?

面前所見,是一片非黑非白、上下不分的虛無混沌……

……我又要去哪裡?

可以看見……可以思考……卻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

知道在這裡,卻不知道自身在哪裡……

……我是……誰?

前一刻,好像潛入宛如墳墓的封閉設施內,遇到很多事情,還遇見了……

下一刻,好像拿著親手縫製的人偶,向一名面帶病容的青年露出笑容……

……人偶……人、偶!?

……『媽媽也好、我也好……都只是任憑命運擺布的……人偶啊!!』

慟哭的聲音。

悲嘆的聲音。

自己的聲音。

……我知道了,我是……!

意志,這才清醒過來。

下一刻,原本一片混沌的空間,好像變作一條漆黑的長廊……

盡頭,亮起一絲微光。

光點越來越大,形狀漸漸變成方形,最後化作一道光之門扉,而通過那扇門後……

這是個面積不大的房間。

「……鏡子?」

空蕩蕩的房間裡,沒有任何傢俱、雜物,可是正對著門的那面牆上,卻嵌著一塊佔據了整整一面牆的巨大鏡子。

看了一眼鏡中倒影,有紀四處看了看,但除了那面鏡子,並無其他異狀。當她想要離開時,卻見進來的入口,已經變成一扇緊閉的黑色門扉。

表面光滑、通體漆黑的門扉,清晰地映出有紀的臉孔。莫名的既視感油然而生,她下意識地喃喃道:「……我是不是在哪裡,看過這扇門?」

……「有紀,我們又見面了!」

「……嗚!?」

門上映出的『有紀』,冷不防地開口說話,隨後雙手摀臉,垂下頭來彷彿在無聲地啜泣。僅僅幾個動作,就透出難以言喻的悲哀與軟弱。

大驚之餘,有紀本能地向後疾退,結果撞上了正對面的那面大鏡子。可是就在她下意識地望向鏡子時,卻見鏡中映照出來的,已不是自己!

鏡中身影秀髮披肩,一身古色古香的寬鬆服飾,打扮似是陰陽師,卻又沒有頭戴高冠。對方擁有與自己相似的面容,但氣質上成熟許多。

有紀試著揮揮手,但鏡中女子並沒有做出相同的動作,只是默默注視著她。此時此刻,根本就不是在照鏡子!

「妳是誰?」有紀喃喃問道。

「…………」鏡中女子輕輕一笑,嘴唇動了幾下,像是在回答……可是有紀聽不見,也不會唇語,不曉得對方到底在講什麼。

隨後,鏡中女子右手一抬,一個小小人偶像有生命般,從衣袍內一躍而起,穩穩站立在手掌心上。她神情肅穆地注視著人偶,彷彿要將一切理念與希望,毫無保留地寄託在人偶上。

「人偶……」

有紀愣愣地取出自己的人偶同時,黑門映出的『有紀』低著頭,用雙手將人偶按在胸口,彷彿要將一切悲傷與絕望,毫無保留地銘刻在人偶上。

此時,房內悄無聲息地瀰漫起絲絲縷縷,淡而不散的朦朧霧氣。

「霧……鏡子……這是?」

有紀渾身一震,猛然想起一位『不可視』的神祇……阿茲特克神系,羽蛇神之宿敵,闇與不可視之神‧泰茲查里波查(Tezcatlipoca)這個名字的直譯就是……『煙霧鏡』!

【不用緊張,這裡是妳的意識與末那識……也就是意識與潛意識之具現。】

有紀心下詫異之時,偽娘熟悉的聲音從旁傳來。轉頭望去,卻見不到對方的形影,簡直就像武俠小說的傳音入密,或者奇幻小說的心靈鎖鏈之類。

『不可視』的偽娘繼續說道:

【妳讀過《夢的解析》,就用那個來解釋吧……】

佛洛依德的理論主張,人類的意識可分為『本我、自我、超我』三重境界。

本我是非理性的,或稱原罪、心魔,代表擺脫道德是非的束縛,滿足自我本能的獸性欲望,可以說是最極端的自私自利、趨利避害。

自我兼有理性與感性,代表人格心理、情感思維,也就是妳之所以是妳的俱生我執、自我概念。

超我與本我同樣是非理性的,或稱道德、信仰,代表人格構成的理想面,也可以說是所行之『道』、所希望成為之姿態。

【那邊低頭抱著人偶的,是本我的欲望、獸性。】

【這個房間與這裡的妳,是自我的理智、人性。】

【另一邊那個不是妳的,是超我的希望、神性。】

偽娘的聲音,從房間各處傳來,忽前忽後、忽左忽右……好像這裡有很多個偽娘,此起彼落地在說話。可是有紀根本看不見,也感受不到任何存在,就算往聲音來處、往霧氣位置伸手胡亂揮動,也觸碰不到任何實體……

【本我、自我、超我密不可分,非理性的本我與超我都會扭曲、篡改自我對現實的認知。本我要求自我順從欲望、趨利避害;超我要求自我按照其主觀認定來認識各種事物,而非事物的原本面貌……】

不知偽娘用了什麼手段,有紀發現自己忽然出現在黑門前方,直面那位『有紀』!

【來自這邊的趨利避害,令妳試圖逃避那使命……】

隨後眼前景色一變,換成直面那位古裝女子。

【來自這邊的內心苛責,令妳無法忘記那使命……】

聞言,有紀驀然想起:

……『所以,妳……逃避了?』

當時,她大聲反駁『只是不想重蹈覆轍』,如今憶起那一幕,她低下頭來:「沒錯,我……逃避了……」

虛空之中,傳出言語:

【妳可知道,妳的法術可以藉念念之共鳴,將『超我』的心靈力量、寄託其中的願望,灌注給擁有血緣關係、修習相同法術的下一代,並讓妳們和羽之子可以互相吸引,希望藉此實現光靠一代人的努力,無法實現的願望……如此代代相傳,綿延不絕……】

有紀提問道:「所以說,力量其實寄宿於『超我』當中的人偶,而非現實的人偶?」

【現實的人偶只是將力量寄宿超我,或將之解放的工具,即使失去也能重新製作。然而……本我、自我、超我三者密不可分,代代相傳、寄託希望之力,也不可避免地沾染本我與自我的原罪、悲嘆,詛咒妳們重演相同的命運……如此代代相傳,綿延不絕……】

雖然以往從不知道這些,但她明白對方所言不虛,因為……

……『也罷。不管那願望有多麼崇高,忽視後代的自由意志,將血脈的延續作為實現願望的手段,這……本身就是一種束縛,也是和羽翼少女形式不同,但卻同樣漫長,同樣悲傷的詛咒。』

憶起這段話,看著面前的女子,有紀忽然心生明悟:「所以,我看到的這個是……」

【希望與悲嘆的起點。】

※      ※      ※      ※

A棟餐廳內。

「……名為希望之存在,與自己的距離往往意外的近。」

面對面,坐在餐桌另一邊的蓉子,平靜地說道:「總之不管遇到什麼,請妳都不要絕望。」

……

醒來的時候,夢中景象仍縈繞在思緒中。

還記得,那是數日前,發生在餐廳裡的事。

……已經搞不清楚,什麼是夢,什麼是現實了。

……不過既然我還活著,那麼這就是現實吧。

茫然睜開雙眼,育未以為還在餐廳吃飯,腦袋一陣混亂後才釐清頭緒,知道自己是在地下通道。

順著微光轉頭一看,有紀就坐在一旁望著自己,月宮的使魔站立在有紀肩頭。

遲疑一下,育未低聲說道:「有紀,妳又救了我一次……」

「是與妳同居的她救了妳,我們只是把妳帶到這裡罷了。」

聲音不是從有紀口中,而是從使魔的位置傳出。

「……月宮!?」育未一驚,連忙問道:「那有紀現在怎麼了?還有,妳現在又是怎麼回事?」

「她正在內心的世界,面對類似MINMES、ELPOD的考驗。」月宮有些嘆息道:「至於我……暫時沒有生命危險,只是也沒辦法與妳們會合。為了保護有紀,只好用這種方式,帶著她的身體一起行動。」

「所以妳靈魂出竅,附身在有紀身上?」育未疑惑地打量著有紀的面孔問道。

「不是靈魂出竅。妳還記得前天晚上的事情吧?」

「前天……晚上,我……!」憶起那段染血的記憶,育未頓時臉色蒼白。

月宮語氣平淡地說道:「那時,有紀受了重傷,為了救她,我將寄生使魔植入她的身體。」

同時,有紀伸手往腹部輕輕一點,白皙的肌膚瞬間化作絞肉般的瘤狀肉塊,上頭還伸出一根根抖動的肉條觸手,接著約略手掌大小的獵奇肉塊,又是一陣蠕動、變形後,恢復為看似平常的模樣。

「這就是,寄生……使魔?」

這種可變形、擬態的特殊使魔,最初是用於補足肢體缺損,也就是作為義肢的用途。也有魔物使將之惡用,控制它吞食指定目標的部分血肉,再變化為原狀取代之。

受害者行動如常,難以察覺身體一部分已被替換為使魔,而魔物使可透過受害者的感官偵察遠處,還能控制使魔殺死受害者,或控制受害者攻擊附近的人……

「……而我用寄生使魔填補傷處,保住有紀的性命並讓她不會因此重傷不起,之後再好好治療,應該不會留下什麼後遺症。」

聽到這裡,育未的淚水早已奪眶而出:「對不起!都是因為我,有紀才會受傷,我……我……嗚嗚嗚嗚嗚!!」

有紀(月宮)將育未攬進懷裡,默默地等候放聲大哭漸漸變成啜泣哽咽,最終平靜下來……

……

「嗚……」

呻吟一聲,再度清醒過來的時候,育未發現自己還倒在有紀懷裡。

「先吃些東西吧。」

「好……」

食不知味地填飽肚子以後,育未陷入了茫然。

……我原來的目的,應該是為媽媽報仇的……

……可是現在……

僅僅十多天的相處,偽娘已在心中已留下不可磨滅的烙印。

……『是與妳同居的她救了妳,我們只是把妳帶到這裡罷了。』

想起這句話,她下意識地問道:「為什麼要救我?」

「這個問題,妳何不當面問她?」說罷,有紀(月宮)伸手抬起育未的下巴,注視著她的眼睛:「還有一點時間,讓妳見她最後一面。」

「最後一面……」

將這句話喃喃說出口時,育未眼眶中的淚水已不由自主地流淌下來:「對不起,又讓妳看到……我軟弱的一面……我、我……」

※      ※      ※      ※

意識與潛意識的空間。

有紀低聲嘆道:「既然有起點,就應該要有終點(GOAL)……」

【那是妳的願望?】

「這個願望,能實現嗎?」

【有所圖者,無所不能。】

「那為什麼會有……無法實現的願望?」

【妳要切記,所謂的願望,原本就必須以相應的代價作為交換。】

……『我們大家都遇到了那孩子,我們明明比任何人都還接近她,但卻救不了她……』

……『因此大家都有了十分悲傷的回憶……』

驀然想起媽媽的言語,有紀隨即問道:「媽媽,還有媽媽的媽媽……她們的遭遇,就是願望的代價?」

【是的。將希望寄予後人同時,詛咒也隨之延續,這是妳們一族的定業。因此那願望無論再怎麼接近,也只會重複名為『只差一步』的絕望輪迴,遺憾地成為無法實現的願望。】

「也就是……試圖拯救她的舉動,反而令詛咒為禍至今?」有紀嘆息一聲:「佛有三不能,其一就是不能卒滅定業。一代代地將希望寄予後人的最終結果,依然是……絕望?」

【虛空有盡,我願無窮。佛不能,但妳的願望可以,只要付出足夠代價,願望必將實現。】

「需要足夠代價嗎……告訴我,該怎麼做?」

【首先,透徹意識與末那識……】

瞬間,內心世界的房間、鏡子、門、霧都消失無蹤。失去一切支撐的身體,好像忽然被從高樓大廈頂上推下去般,不斷掉落、再掉落!

「妳在做什麼!?」

不斷掉落的同時,隱約能在非黑非白、非光非暗的混沌間,捕捉到許多悲傷回憶的片段,走馬燈似的劃過眼前,其中有屬於自己的、也有屬於前人的……

【不要慌張,要用『意志的力量』與『力量的意志』對話……】

「意志的力量……力量的意志……?」

一念生起,有紀便不再掉落。雖然四周景色不變,但已經可以像站在地面一般地站立……到底是真正的站立,抑或是有紀以為的站立?

虛無之中的下方……到底是真正的下方,抑或是有紀以為的下方?

【這裡是妳的意識與末那識,所有妳在這裡辦不到的事,都不過是自己給自己套上的枷鎖。】

「妳的意思是,我在這裡應該無所不能,例如:要有光,於是就有了光?可是就算把自己意淫得天上天下唯我獨尊,醒來以後還不是一場空?」

【一場『空』嗎?要做自己內在的上帝、如來殊不容易,但妳要明白:空非真空,有非實有。這裡辦得到的,現實不一定可以;但如果連在這裡都不行,現實之中就不用想了。】

「空非真空……有非實有?拜託講明白一點好嗎!?」

【關鍵在於:解放妳的心靈……能告訴妳的,就這麼多了。】

※      ※      ※      ※

空無一人的牢房走道上,隨著一縷清風拂過,兩名少女猶如老舊的電腦特效般,突兀地出現在這裡。

雖然僅以侵蝕程度較低的寄生使魔控制軀體,無法使用有紀的法術,但月宮可以運用精細入微的控風能力,以數層風壁改變光線折射,形成隱形效果。她就用這個手段,帶著育未來到這裡。

「嗨~」偽娘微笑著打了聲招呼。

「我來找妳了。」努力讓自己的聲音保持平穩,育未慢慢走過去。

有紀(月宮)則走到門口處,再度展開風之障壁隱住身形。

「喔,有什麼事嗎?」偽娘的語氣,就像在閒話家常。

「當然有事……」

育未注視著被關在牢裡的偽娘,見到……她失去了一雙手臂。

「我已經知道了。」

不知為什麼,開始對話以後,心中洶湧的波瀾反而平靜了下來。

「我的仇人……害死媽媽的仇人……就是妳。」

「嗯,妳說的沒錯。」偽娘的語氣輕快,也依舊帶著微笑,好像那事跟她一點關係也沒有。

「可是,妳為什麼會待在這裡?」

「這不是很方便嗎?」

偽娘臉上依舊笑著,可是說出來的,卻不是應該用笑容來講的話:「現在我既不能逃也不能躲,想殺我報仇的話,現在可是大好時機呢。錯過了這次,恐怕妳以後再也沒有機會了喔~」

「為什麼……為什麼要救我!?救了我,結果換成妳被關在這裡,值得嗎?」

「喔,我只是做了必須待在這裡的事情而已。」

「可是為了救我,讓自己陷進這裡,不就沒有意義了嗎?」

「怎麼沒有意義,妳不是得救了嗎?」

「難道妳不是因為害怕失去自己的分身,才救我的嗎!?」聲音,幾乎是喊出來的。

「不是喔。」偽娘微笑地否認了。

「妳騙我……!」

「是真的。從頭到尾,我都沒有騙妳。」

「那妳到底為什麼要救我!?」育未看著失去雙臂的偽娘,淚水再度奪眶而出:「還……還做到這種地步!」

「道歉。」

「道……歉?」

「對,道歉。這是我做得到的事。」

「笨蛋!」育未頓了頓:「打從一開始,我就不需要妳的道歉!」

「不行,因為這不只是我們的問題。」

偽娘搖搖頭:「這是『妳們』和『我們』之間的問題,因此妳們也被捲入相應的命運之中。」

「我們、妳們?那是什麼意思……」

「我們……就是包含我在內的我們存在。妳們……就是包含妳在內的妳們人類。」

「把一切都告訴我吧。」育未擦了擦眼淚。

「好吧,我也不需要再隱瞞了。」

……

許久以前,由於某個神秘的巧合,讓人類接觸到我們,按照人類的說法,那巧合是出於『星辰移動到正確的位置』云云。其實我們是從妳們所謂『閻浮眾生,舉心動念共‧阿賴耶識』當中衍生的。

由於太過奇怪、莫可名狀的外形,加上運用我們的力量能做到的種種事情,妳們敬畏地用神靈、魔鬼、罪(Sin)等各種字眼稱呼我們。比如有本書稱我叫做『群(Legion)』,因為我們有很多。

育未打了個岔:「我跟有紀交換情報時,聽她講過《夢的解析》,裡面有段話是:魔鬼就是人類這個種族的心靈中不可控制、無法摧毀,在潛意識中運作的力量,而這個力量源自阿賴耶識……說的就是妳吧?」

「對,就是我們。」她毫不掩飾地承認了。

後來,衍生自妳們所謂『五大所成,世間非情共‧蓋亞意識』,承載星之記憶的持有羽翼者‧空真理束縛了我們,再經過一些無謂的加工,讓我們成為如今妳眼前的姿態。

雖然被束縛,但我的力量就是我的意志,我們仍可以透過阿賴耶識,潛移默化地影響妳們的心靈,空真理一族因此越來越遭眾生心念排斥,終至滅亡的命運。

「FARGO這裡一切的開始,是30年前。由於空真理遺留的束縛,我們被妳們捕獲了……」

逐步了解力量的功能與性質後,妳們開始利用這力量做各種事情。我沒辦法形容利用我們力量的行為,因為我們沒有感情和感覺,有些時候妳們覺得我們像擁有那些,其實那不過是在模仿妳們。

有個人類稱之為殘酷,那麼就是殘酷吧。向妳述說的一切,我都必須借用妳們的形容。總之這個行為,毀壞不少我們,也讓人類對我們的力量更感興趣。然後有個人類想要將力量植入自己的種族身上,便開始這個設施在做的事。

首先,研究我們的特性,然後將被稱作『分身』的東西植入妳們體內。我們既是『一』,也是『全』,每個我都是我們,我們全體也等同於我;『分身』則是擁有力量的意志片段,植入『分身』後,人類便能以自身意志控制其力量,從而使用力量。

「所謂使用力量……就是實現願望?」

「對,妳們是這麼說的。」

可是妳們需要相當的精神強度才能控制力量。大部分的妳們,都被『分身』從體內吞噬自我而死。可是人類也從中摸索出刻意提高精神強度的方法,就是現在那些訓練。首先,根據人生至今為止,過於殘酷的經驗,分為3個等級。妳來到這裡的時候,一定背負了非常非常悲痛的記憶,否則不會被分到A級。

MINMES將過去的痛苦固定到精神的一定位置,以計算精神的強化。

ELPOD則和另一個自己對峙,令人回顧過去的醜態,同樣也計算精神的強化。

不過這些都經過多餘的加工,造成加諸精神的極重負荷。不少人類在訓練過程中,因為精神無法負荷而死了、瘋了,或迷失在夢中,再也醒不過來。經過訓練、培養,被判定精神強度足夠以後,便注入我們的分身。

理論上,這樣妳們便能使用我們的力量,意志的力量。也就是在現實使用原本只存在夢中,令願望實現的力量。可是就如妳所知,成功的機率很低,花費很長時間,付出許多犧牲,至今仍在研究階段。

「可是,我知道這些事情,對我們或對妳們來說,都不是什麼好事。」

接下來,偽娘說出她的打算:「於是,我把希望賭在妳身上,想讓妳成為最後的犧牲者。設施裡的我們,會被腳鐐制約。然而若妳能成為完成體,便會擁有和我們同等的力量,且不會受到制約。用那股力量執行妳所謂的報仇,便是一切的終點。」

「妳的希望是,讓我成為……終點?」育未宛如囈語般,喃喃說道。

偽娘閉上眼睛搖搖頭,這動作讓育未感受到一種說不出的沉痛。

「結果……還是不行。妳無法駕馭我的分身,無法降伏分身植入體內後,統合內心另一面形成的另一個意識,進入被稱作『失落』的狀態。我做的一切到最後,僅剩下我利用妳的行為。為了道歉,我決定贈與妳些許的自由。」

「其實……妳也是受害者。」

「別說那種好聽話。我利用妳們,以達成我們的目的,不過失敗了……這就是事實。」

「不……妳想有所改變。不救我的話,妳還會一次次這麼做,對吧?」

「妳是指我們一直在做的事嗎?」

「對。」

「我討厭人類。」

這句話,育未曾聽偽娘說過。然而得知了真相以後,同樣的五個字,給她的感受就截然不同了。

「真的……沒有任何希望了嗎?」說不出的哀傷,驅使著大滴大滴的淚水,從眼角順著臉頰不斷滾落。

「……」金色的眸子,注視了育未好一會兒,隨後她開口了:「若妳還想擁有希望,那我有兩件事要告訴妳。」

「其一、這座設施的控制者,也就是我和妳共同的敵人,是被稱作『聲之主』的FARGO領袖。我們也不知道她的位置,想找她只能依靠妳的本能。」

「其二、被稱為腳鐐,束縛我們的東西,在地下很深的地方,但我也不知道,那腳鐐是什麼模樣。」

「不管做出什麼選擇,妳都要好好為自己打算,千萬不要衝動,因為地下無限深廣,而我明天一早就要被消滅了,我想妳是來不及在那之前破壞腳鐐的。妳僅剩的時間,或許有希望完成其一吧。」

「……」育未沒有說話,只是努力將偽娘的話刻進腦海裡。

「啊,下巴癢癢的。」偽娘突然說了句風馬牛不相及的話:「可是就像妳看到的,我沒有手可以抓。」

「是啊……」

「幫我抓一抓好嗎?」

「好啊……」育未走近了一步:「妳也靠過來點。」

「嗯。」

育未伸出手,在偽娘的下巴處撓了撓。

「這是我最後的任性了。」

「……」育未的動作停了。

「再見了,育未。」

※      ※      ※      ※

「空與有,一者為相,一者為體……

相是假有,因緣生法,故非真空;
體性空寂,隨緣現相,故非實有。

……說空也不是,說有也不對,故言:空非真空,有非實有。」

忽然間,混合無數語調,就好像一大群人同時講話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絕非偽娘的聲音。

轉頭望去,剛才像是隔著一面玻璃相望的女子,就站在那兒。

以有紀為中心,雙方遙遙相望著、對峙著。

雖然應該是第一次見到,可是感覺上卻無比熟悉,簡直就像是……

「……媽媽?」有紀不由自主地開口了。

女子點點頭,又搖搖頭,隨後展開雙臂,沒有任何修飾的衣袍飄散著,宛如蕩漾的水波般融入虛空,好似整個空間都是她的衣服。

虛無混沌之上,亮起點點星光。集中精神仔細觀察,有紀發現那璀璨群星,竟是不知多少女性的生命片段所組成。而所有片段,都停留在她們將力量宿於人偶,將希望寄予後人的畫面。

……『這個人偶中,寄宿著我們無法實現的願望。我們都在衰弱之前,將力量給封印在這個人偶。我的願望,也將成為其中之一。』

媽媽的言語,悄然湧現心頭。

「所以妳是……代代相傳的人偶?」

女子點點頭:「力量、願望、執念、悲嘆……都在這裡。」

回想剛才偽娘所言,有紀開口嘆息:「正因為這份執念與無法觸及的希望,造就綿延至今的悲傷與絕望吧……」

「所以,妳想讓傳承就此終結?」女子問道。

「所以,妳想讓輪迴永不止息?」有紀反問。

「妳可知道,為什麼會有輪迴?」女子又問:「輪迴之目的何在?」

「……為什麼會有輪迴?」有紀不明白,為何對方忽然這麼問:「難道不是一開始就有輪迴嗎?」

女子雙手合十,開口頌道:「眾生無我,並緣業所轉,苦樂齊受,皆從緣生。若得勝報榮譽等事,是我過去宿因所感,今方得之,緣盡還無,何喜之有?得失從緣,心無增減,喜風不動,冥順於道,是故說言隨緣行。」

「這是……達摩祖師的《二入四行觀》。」由於幼時被寄養在佛寺,有紀知道這段經文。想了一會兒後,才又問道:「妳是要告訴我,輪迴不是本來就有,而是因為緣業所轉,才有輪迴嗎?」

「《地藏菩薩本願經》有云:『業力甚大,能敵須彌,能深巨海,能障聖道』驅使輪迴不斷運轉的……正是業力。」

「這我懂了,那麼輪迴之目的又是?」

「一次次的輪迴中,雖然每一次都會失去前世記憶,如往昔般重複悲傷的命運,但宿世靈性卻在生死往復間,緩緩累積、茁壯……總有一天她會覺悟,輪迴之目的,在於超脫輪迴。」

女子雙手合十,神情肅穆:「悲傷的眼淚,並不是絕望,一定會在背後,孕育著充滿溫暖的微笑、灌注嶄新的希望。」

※      ※      ※      ※

返回地下通道,解除不可視之風後,月宮問道:「可以告訴我,妳的選擇嗎?」

「我要解除她的腳鐐。」育未毫不猶豫地答道。

「那麼,我們就必須在這裡分開了……」

說罷,有紀(月宮)拿出兩樣東西,遞給育未。

其一,項鍊式手電筒。

其二,約巴掌大小,黑色齒輪狀的圓盤型物體。

接過東西,隨手將手電筒掛在身上後,育未打量起手上的不明物體:「這是什麼?」

這玩意不知是什麼材質,但重量不重,隨身攜帶也不會造成太大負擔。

「我的使魔。」月宮平淡地回答。

「使使、使魔!?」

由於剛剛才看過寄生使魔詭異獵奇的模樣,育未險些要立即將手上的使魔扔得越遠越好。

「圓的那邊朝上。」

「……圓?」

仔細一看,圓盤狀的使魔上,一邊是弦月狀的紋路,另一邊是環環相扣的同心圓。

照著月宮說的做,同心圓中心悄然出現一道懷抱麥穗的小小人影。

「遇到岔路時,朝麥穗指的方向走。」

「好神奇……」

注視著那人影,雖然是類似3D投影的影像,但細節十分清楚,那個人形似乎是以稻草之類的東西紮成主體,再穿上衣服、放上麥穗,製作成這個模樣。

將圓盤傾斜一下,人影隨即消失。將東西放進口袋裡以後,育未好奇地問道:「剛才的人形,是做什麼的?」

月宮的回答是:


聖瓦爾普吉斯/拉瑪斯女神的稻草人

因為某些契機,瓦爾普吉斯被用來代表古老的女神信仰中,糧食之母‧拉瑪斯女神的概念。在收成的時候,農民以禾草捆成模仿瓦爾普吉斯形象的稻草人,相傳這代表聖女在此守護這塊土地。

「原來如此……多謝!」

「我能幫妳的就這些了。」說罷,有紀(月宮)身形忽然消失,不知去了哪裡。

育未一怔,雖然事先已經言明,要在這裡分開,但也沒想到對方會走得這麼快。不過她也不能強求月宮一起行動,只好搖搖頭,往地下去……

……

喀……喀……喀……喀……

陰暗的空間裡,四名FARGO的黑衣工作人員像送葬般,默不作聲地推著一座外形類似秋千架的附輪鐵架。

鐵架正中央的位置繫著一條繩子,麻繩的另一端是個繩圈,而繩圈上套著的……是偽娘的脖子。

她雙目緊閉,失去雙臂的嬌小身軀被吊在半空中,隨著鐵架的移動像鐘擺般不停搖晃,猶如掛在絞刑架上,隨風擺蕩的屍體……

黑衣人們將鐵架推到某個位置後,便又默不作聲地轉身離去。

隨後……

……「一切,將要畫下句點……」

柔軟的聲音,回盪在廣袤的黑暗中。

「是啊。」偽娘睜開了眼睛:「那也是我的期望喔,哎……手臂斷開的地方實在不太好受呢。」

……「妳還在模仿嗎?」

「大概是裝扮成這個模樣太久,留下了習慣吧。」偽娘神色如常道:「連我自己也很吃驚呢。」

……「無法理解。」

「我也一樣……」偽娘輕輕地笑著。

……我……居然會有像這樣的感情,還有這種在意的感覺。

……更為殘酷的現實,無論何時都與我們同在。

……我即使被消滅也不要緊,因為在意妳的,不光只有我們。

……可是,育未……千萬不要因為絕望,讓妳變得不再是妳喔。

……因為我的世界裡……只有妳啊……

……

不知走了多遠……

不知走了多久……

育未看見一道冷硬的門扉。

……另一邊就是束縛她的腳鐐!

冥冥中的某種感應,告訴了她這件事。

……離天亮似乎還早,應該來的及救她吧!

正想要推開門時……

「……咦?」

冰冷光滑的無機質表面,沒有任何突起物,四周也沒有類似開關裝置的東西。

……這該怎麼開啊?

仔細摸著門扉表面與四周的牆壁,可是卻找不出任何機關來。

……都已經到這裡了,怎麼可能就此放棄!

試著從旁邊扳,可是門紋絲不動,就像這只是一塊被牢牢嵌在牆上的金屬板。

「該怎麼辦……」

瘋狂地錘打那扇門,但門始終都不開後,育未想起月宮先前交給她的使魔……可是不管怎麼擺弄,都找不到指路以外的功能。

……時間……已經過去那麼久了……

……她……或許已經被消滅了……

「不要……」育未忍不住發出了軟弱的聲音。

……我不想要這個結局!

……拜託妳,我體內的妳……

……告訴我,我該怎麼辦?

育未用雙手緊緊抱住自己的身體。

……妳的分身,不是與我同在嗎?

「啊……」忽然間,育未感到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

雙手明明是抱著自已的,可是……

懷裡傳來的,是熟悉的溫暖與柔軟。

……是妳!我之前都沒發現……

另一個鼓動,確實存在自己體內……

……真的是妳……

嘎鏘!

……什麼聲音?

嘰~~~

……該不會……

轉頭一望,之前令育未束手無策的門,緩緩打開了……

最後的門……

通往腳鐐之門……

打開了。

看到門打開的縫隙夠大以後,她連忙從那裡穿了過去!

「耶……?」隨後愣在那裡。

映入眼簾的,是一片一望無際的花圃。

地面毫無縫隙地被花叢給鋪滿了。

即便是沒有光的黑暗,也無法掩蓋花朵的美麗。

即便是沒有光的地下,也無法阻止花朵的生長。

可是這幕光景,卻讓她感到絕望。

……作為腳鐐的,是什麼?

……是這些數不盡的花嗎?

……這些花的根部,封禁著她的力量嗎?

……或者說,這些花是汲取她的力量才長出來的?

如果這些花就是腳鐐,那麼難道要一株株拔掉?這怎麼可能!

……可是,都已經到這裡了……

……不做點什麼不行吧。

……而且,時間已經……



育未一咬牙,開始拔起花朵。

……根好結實。沒辦法連根拔起,只能從莖部折斷。

拔拔拔……

……真是荒謬……這樣就能救她嗎?

拔拔拔……

……可是除此之外,我什麼也沒辦法做。

拔拔拔……

……手受傷了。

綠色的花莖,逐漸染上鮮紅的顏色。儘管如此,她還是不停拔著花……

拔拔拔……

繼續。

拔拔拔……

繼續。

拔拔拔……

繼續。

拔拔拔……

繼續。

拔拔拔……

繼續。

「啊……」

育未停下了動作,抬頭仰望虛空。手中被拔起來的花朵,紛紛跌落地面。

……消失了……

感覺,不見了。

體內的分身,無言地述說著殘酷的事實。

「我……沒有趕上……」

從未有過的無力感,瀰漫全身……

她……絕望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974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AIR|ONE ~前往燦爛季節~|久彌直樹|麻枝准|Kanon|MOON|Key|PrayForKyoani|倉貓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翻譯】輪機員巴勒姆&拉... 後一篇:【艦隊收藏】2020年8...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ueson1000各位在寫報告的人
我開始做LoFi音樂了喔! 希望大家喜歡!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