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心情不好?進來坐坐吧!《楔子or第一章》

作者:綠茶無糖微冰│2020-11-26 02:50:54│贊助:16│人氣:270
''這是一個人,接納著渴望被接納的人們的故事''

人物介紹

王益翔
歸宿的老闆,身高一七八,長相清秀。年僅二十五歲就擁有多張餐飲執照與心理諮商師的執照,擁有能夠看透他人思想般的雙眼,十分樂意和客人聊天聊地聊心事。

劉妤潔
二十二歲的準大學生,由阿嬤獨力扶養長大,有著一張甜美臉蛋和佼好身材,個性活潑外向的她為想分擔阿嬤的經濟壓力,正四處尋找著打工。

游宇宸
益翔的摯友,國小兼國中同學,年紀同樣為二十五歲,以身高一百八的和流利的口才等優勢擔當房仲一職維生。

陳湘婷
妤潔的好友,有著很好辨識的粉框眼鏡,身材雖普通,個性卻有如賢妻般,對待男生(限帥哥)十分溫柔。

楔子

  日落,那淡橘色的天空象徵了夜晚即將到來,形形色色的人們匆忙的走過街頭,為的是能夠趕上什麼、得去哪裡、該回到哪裡。

  與他人不同,從一旁大學走出的兩個女孩踩著輕快的步伐,閒情逸致的相互交談著。

      其中,身材普通、戴著粉框眼鏡的女孩拿著手機說起:「妤潔,聽說妳最近在找工作,找的還順利嗎?」
  
  妤潔,綁起染上微微棕色的馬尾,臉蛋稚嫩、身材精瘦的女孩順著回應,「雖然不是很想說……但如果是小婷的話沒關係,」妤潔輕嘆口氣,面向名叫小婷的好友。「根本找不到,所有公司都是電話通知,不是不缺短期,就是已經額滿。」

  「畢竟是暑假嘛!不如我們找個地方好好聊聊?」小婷側著頭,望著一臉憂愁的妤潔問著。

  妤潔只能無奈的笑了笑,點頭回了句:「是可以。」

  「不過,去哪裡好呢……」小婷打開手機屏幕,開啟一頁頁的介紹文,最終停在了一個有著五星評論的店家上。

  「這個如何?」

  手機震動致使妤潔從口袋拿出手機,滑動解鎖過後,看見的是由小婷傳來的一張張照片與介紹文。

  『心情不好?進來坐坐吧!』寫著這番字的黑板立於這家店的入口處,三道面向道路的落地窗使該店的內部設計一覽無遺。

  「不錯吧?這家店叫歸宿,很特別。」小婷邊說邊示意妤潔趕緊看看他的內部擺設,在翻過幾張照片後,這張擺設照成功吸引了妤潔的目光

  僅有三張的方型原木桌,座位從照片上看來不超過十七個這樣的小店本該因位置太小、沒有特色而不被注意到才對。但那一張張搭配原木桌的單人沙發椅,與獨特的吧台前座位設計,使妤潔看得目不轉睛。

  「很酷吧?他的吧台做的就像一般咖啡廳一樣,有單人座位,還能近距離跟老闆聊天呢!」小婷的笑容逐漸母湯,像是中邪一樣還連忙用妤潔的手機切換了好幾張照片,「你看,這是這家店的老闆,是不是超帥的?」

  看著那站在吧檯的老闆獨照,妤潔噗的一聲笑著對小婷說:「這只能稱之為好看吧?沒有到帥好嘛!不過年輕倒是真的,你是不是又想帶我去看帥哥了?」

  小婷急忙澄清:「齁,這種話不要說出來,我也想去看看嘛,離這裡又不遠,而且聽說那個老闆很會聊天,評價也有寫說他是個心理諮商師的呢!」

  「所以呢?」妤潔皺起眉頭,疑惑著。

  「履歷有帶嗎?」

  「有是有。」

  「那走吧!」不給任何拒絕的機會,小婷瞬間用了不知哪學來的柔道技巧扣住了妤潔的手,「來去應徵這家名叫歸宿的帥哥店家吧!」

  「不是只是要聊天嗎--!」

  小婷在真正意義上的不給妤潔任何機會,就這樣硬拖著她,朝那家歸宿的方向走起。

  在她無人理會的吶喊聲與逐漸隱沒的太陽之下,一個屬於歸宿的故事便悄悄開始了。
    
第一章 巷角歸宿

  1

  人煙稀少的街道隨著上班時間一到,逐漸熱絡了起來,在那名為太陽的夏季猛獸照耀下,人們匆忙步行的踩踏聲與車道上那些因不滿塞車,不斷按壓喇叭的車輛形成了一首名為前面的快點啦的交響曲。

  彷彿已經習慣這周遭的喧囂一般,站在一旁巷角的老闆正悠哉的以單手拿著澆水壺,將清水平均灑在店門口的每個盆栽上,呵護著炎炎夏日,依然不畏炎熱,努力綻放自己的玫瑰們。   

  「益翔啊!今天也很早呢!」一名中年男子向店門口的老闆打著招呼,老闆也客氣的點頭示意。

  「早安,晚點有要來吃飯嗎?我可以先幫您準備好。」益翔微微笑著,「畢竟房東先生的餐點要特製,先做好準備會比較好。」

  叼著菸的房東來到益翔身旁,雙手交叉置於胸前,看向了店門上的招牌回:「那幫我準備好了,老樣子我不要火腿。」

  隨著菸頭的煙向上竄,益翔和房東一起看著招牌上的兩個大字──歸宿

  「很難得呢,這年頭能在年輕時拿到這麼多張證照來開店,」房東放下雙臂,以手指夾著香菸,面向益翔笑著,「更別說你還有心理諮商師的執照了。」

   是吧?任誰也無法想到,年僅二十五歲的年輕人能夠有著一家自己的店,還是個有執照的心理諮商師。

  「你先忙吧,房東我要去做老人家的事情了。」將菸放在水上熄滅後,丟在一旁的垃圾桶,房東便留下益翔一人朝公園那些跳健身操的老人走去。

  「房東有到那個年紀了嗎?」

  眼睜睜看著房東走向健身操團的益翔決定不再多想,轉身推開店門。
  
  繫在門上的鈴鐺喀啷作響,益翔也隨即將準備中的牌子拿下,開始這家店的營業。

  走到了大理石製的吧台前,濃郁的茶香便從後場傳來,逐漸蔓延到了整家店的空氣當中。

  嗅著香味,益翔交替著洗一下、擦一下的動作,以乾淨抹布仔細的將整家店坐椅及桌面都擦過一輪,無論是吧台下方的置物區、還是原木桌上整齊擺放的調味罐,無一疏漏。

  為省電費,還沒開冷氣的益翔在此時已經大汗淋漓,整件黑襯衫宛如泡過水一般,濕的透徹。

  益翔以手臂滑過臉頰,擦去汗珠的同時,牆上的古鐘響起鐺鐺聲,那是報時的聲音,象徵著十點到來,歸宿的營業時間正式開始。

  打開了那採用日本空氣壓縮機技術的冷氣,整家店從烤箱變成了適合人類生存的溫度,益翔的衣服也隨著冷空氣逐漸風乾。

  進入吧台,走入後場,益翔隨即以極為流暢的動作依序完成茶桶的補充、食材的退冰。
  
  在確定自己完成所有的準備工作後,益翔才在後場套上黑色圍兜兜,一臉悠哉的走回吧台處,坐在自己那熟悉的木椅上,翻起原本置於一旁的小說,哼著店內音響所播放的爵士樂,靜靜等待客人的到來。

  2

  日落。宣告夜晚即將到來的澄光透過落地窗滲透到了這家歸宿內。兩個客人正坐在離益翔有些距離的四人座,吃著美味的茄醬義大利麵聊著天。

  目光放在兩人身上,益翔利用小說當作掩護,在不被發現的前提之下,觀察著他們。

  男一,梳著油頭、穿著西裝、打著領帶,說話十分流利,但襯衫的衣領有些泛黃。從這些來判斷,男一平時應該是擔當著業務的工作,可能是保險業務員、也可能是單純的直銷。不過,他並沒有家室或父母協助打理衣物。

  泛黃的領子代表著他平時個性懶散,連衣服都懶的漂白。對應該要注重整潔樣貌的業務來說,扣分。

  男二,滿背滿手的刺青,毫無修飾的詞彙,身穿滿是黑垢的吊嘎和工作短褲。指甲幾乎都是黑色的。這人有八成是個黑手,並且曾當過流氓,當然,也可能現在還是。

  看了下兩人牛頭不對馬嘴的談話,益翔微微的哼笑了一下,繼續看著手中的小說。

  直到門口那清脆的鈴鐺聲響起,益翔才蓋起書本放在一旁,雙臂攤開,置於吧台上喊:「歡迎,今天想吃什麼?」

  「老樣子。」進門的男子身穿西服,手裡提著黑色的公事包朝吧台走來。

  「老樣子?你的老樣子很多,」益翔看見是該男子後,將乾淨的馬克杯從吧台下拿起,加了點冰塊和茶桶中的綠茶,放在吧檯上,「先喝點綠茶吧,今天看你也很辛苦。」

  男子才剛坐到了益翔面前的單人座位,就立即拿起馬克杯,一口灌乾了綠茶。
  「哈!涼快!」男子放下杯子,「續杯!」

  「付錢。」益翔隨即對他伸出右掌心。

  兩人面面相覷了一下後,一同笑出了聲。

  「白癡喔,我的飯咧!」男子一手摸著肚子,面露無助的來討著飯。益翔才妥協的捲起衣袖,慢慢走入後場。

   來到後場的益翔熟練的將預先備好的食材一一放上烤盤,確認沒有遺漏過後,以鐵夾謹慎夾起盤子,慢慢放入烤箱。

      調整好時間與溫度後,益翔輕輕蓋上箱門。

      聽著那傳統烤箱所發出的喀喀聲與箱內逐漸變得金黃的焗飯陷入沉思。

      外頭那名為游宇宸,喜歡吃焗飯的男人,從國小開始就和我是朋友,直到國中都還形影不離,當著同班同學。

      和我相比,宇宸有著不錯的家世背景,吃穿不愁的經濟後援,長相也在大學時一躍而起,從一個宅男的模樣長成型男高個,現今大概有個一百八十公分吧。

      不知該說是難而可貴,還是冤家路窄,本於高中分道揚鑣,各自到不同縣市讀書的宇宸居然就住在這家歸宿的附近。

      才在想著到底是不是冤家,益翔的思緒就被外頭的噹啷聲給打斷。

      那代表著客人進來亦或離開的聲音,使益翔不得不放下夾子,走到吧台處確認情況。

      「歡迎光臨,請問幾位?」不知何時跑到門口的宇宸對著門前的兩名女顧客說著。

  益翔心懷感激的和宇宸相互點頭,心裡不經想著,這傢伙或許不是不是冤家,是來報恩的。

  在宇宸的招呼下,兩名女顧客被帶到了吧台前,益翔從旁抽出兩張菜單問:「兩位要坐哪呢?沒人的位置都可以。」

  距離較近的現在,益翔在心中打量了兩人的外貌。一個戴著粉框眼鏡,身材普通,臉蛋看上去是個大學生,貼滿韓國男星貼紙的後背包已經出賣了她,這孩子是某個韓星的迷妹,也是個喜好帥哥的女子。

  另一位女孩,有著不錯的曲線,臉蛋稚嫩,但從進來到現在一直四處張望,神情緊張,不知在思考些什麼。不談論這些,從她綁馬尾的習慣來看,這女孩並不會過度在乎旁人的眼光,但身上穿的短袖T桖搭牛仔短褲代表著她會為了出門小做打扮一下,是個標準的女孩子。

  宇宸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和益翔相似,假借喝茶的動作,眼神卻不停瞄向兩人,兩人的差異在於他那是由上而下的那種,色瞇瞇的打量。

  「嗯,這樣說好了,我是來跟老闆聊天的,」眼鏡女孩露出笑容問:「那我們坐哪裡會比較好呢?」


      雖然眼鏡女孩十分熱情,引入注目,但益翔的注意力反倒放在了她的友人身上,不是因為她漂亮,是因為她那忐忑不安的心情已經一覽無遺,「坐吧台吧?外面很熱,我請你們喝杯飲料。」

  「好的!」眼鏡女孩開心的挑了個座位坐下,馬尾女孩也只能維持那緊張的模樣坐在她身旁,直到現在,眼鏡女孩依然沒有發現自己的朋友已經陷入緊張情緒,遲遲未發一語。

  3

  「我叫小婷,她是妤潔,我們同樣都讀附近的東海大學企管系。」自稱小婷的她向宇宸介紹著自己和朋友。

  但聽見她所言的宇宸卻露出了訝異的表情,嘴張大大的說:「你說你們是東海企管系的?!」

  「是的!」

  「那這樣兩個都是我學妹欸!」宇宸驚訝的說著,「可惜我沒早點認識你們,感覺就很能聊天。」

  「是嗎?對了,您是這裡的員工喔?」小婷抱著好奇心問。

  益翔隨即送上兩杯招待飲料,否定道:「他不是,永遠都不會是。」

  「你很絕情欸,你看,妹來都有招待,我來都要付錢,這什麼老闆啊,我可是好朋友,還幫你帶客人欸……」宇宸碎念著。

  快速從吧台和內場往返,益翔將完成的焗烤飯置於宇宸面前道:「您的焗烤飯好囉,加上剛才的綠茶無糖總共是一百八十元。」

  「喂,那杯是招待的吧?」

  「你不是說沒有招待嗎?那就不算招待囉?」

  「不是啦!我不是那個意思,大人求饒啊,剛剛有幫你帶客人抵銷好不?」

  看著身穿西裝、人模人樣的宇宸向一個小店老闆求饒,剛才因緊張而不發一語的妤潔終於被兩人逗笑,表情緩和了些,也在益翔的目光下,雙手捧起馬克杯,細細品嘗了一口。
  
  「哎?這個是純茶嗎?」妤潔疑惑的問起益翔,益翔立即回:「嗯,是我用不錯的茶葉煮的金萱茶,除了冰塊以外,沒加糖也沒加任何調味,有一種淡淡的奶香味吧?」

  「是的……十分特別。」妤潔一口接著一口喝,不到半分鐘的時間就已經看見杯底了。

  「心情有緩一點了嗎?」益翔坐在了自己的位置微微笑著問。「要再喝一杯的話可以跟我說,這茶我煮很多,今天八成也賣不完了。」

  「好的,那麻煩您了。」妤潔遞出了杯子,益翔便將剛才準備好的保冷壺拿起,倒出那有如金黃瀑布一般的金萱茶,盛滿在了杯中。

  「老闆跟宇宸學長,你們兩個一直都是這樣嗎?」一旁的小婷以右手舉著杯子,感興趣的問起。

  「算是吧,畢竟是一起長大的。」宇宸馬上回應,絲毫不在乎自己正在吃東西。

  「對了,我都差點忘記我來的理由是什麼了……」小婷將目光轉向益翔,「老闆,我想來跟你聊聊天。」

  抱著嘗試的心態,小婷和益翔對望了幾秒鐘,益翔也沒讓人失望的回:「歡迎。」

  「不過,該從哪裡說起呢……」小婷雖然解除了心中那老闆會不會陪客人聊天的疑慮,但真要她談論自己的事,多少還是有那麼點不好意思。

  看著深怕自己弄僵氣氛的小婷,益翔回應道:「情緒控管上的事嗎?」

  「哎?你怎麼會知道?」

  正常人或許不會去注意吧,小婷左手戴了個護腕,若是寫字造成的不適,應該會是慣用手戴,而非戴在非慣用的左手上。


      益翔由此判斷,小婷可能是想隱藏什麼不想被人看到的傷疤。

  「直覺啦,沒關係,什麼事情都可以說,妤潔,妳也是,」益翔以柔和的語氣向兩人說著,但當宇宸要開口的瞬間,攤開掌心對向宇宸,「你什麼都別說,我不想聽。」

  「喂,就說你偏袒!」

  妤潔輕輕的點頭,將手上的杯子放妥於桌面上,輕輕拍了拍宇宸的肩膀,「你應該已經習慣他這樣對你了吧?學長。」

  「嗚嗚嗚嗚,你怎麼知道。」宇宸裝出難過的表情來討拍,「妤潔妳也覺得她很過分吧?」

  「嗯,不過我覺得你們兩個都很有趣啦!」甜美的笑容、清晰的咬字、使人難以不動心性的身材,宇宸就這樣,沉浸在了名叫妤潔的漩渦之中。

  對宇宸暫時不予理會的益翔,正在一旁用心的聆聽著小婷的心事。

      自小受家人期待的她,從沒有考過八十以下的分數。不是愛讀書、也不是腦筋好,純粹只是被逼著苦讀,一定要讀上大學、擁有那光鮮亮麗的學歷才好跟鄰居或親戚炫耀罷了。

  「就算是現在,台灣還是有很多這種家庭呢。」喝了口為自己倒的綠茶,益翔無奈的說

  「是呢……真希望哪天他們能開竅,讓我也能輕鬆點,」小婷微微的翻過手,望了望自己左手掛上的護腕。「我也想要有一個自由的家庭,像妤潔就是阿嬤疼大的,我很羨慕她。」

  看向一旁和宇宸閒聊的妤潔,益翔輕輕的搖頭回應小婷,「每個人都有自己心裡的憂慮和煩惱,不用去羨慕別人。」

  小婷像做錯事的孩子一樣,緩緩的低下頭,一句話也沒回。

  「但,像小婷你這樣的孩子,並沒有比大多數人好過。」益翔其實注意到了,小婷那放在腿上的雙手,正緊緊握著,為了不讓自己的情緒潰堤,她正在努力壓抑著。

  不過在益翔眼裡,什麼都不說,不去釋放壓力是大忌。眼看宇宸和妤潔聊的正開心,店裡除了她們和宇宸也沒其他人,益翔便向宇宸使了個眼色。

  果真,朋友不是當假的,習慣了益翔作風的宇宸突然起身邀約身邊的妤潔,「學妹阿,附近有間不錯吃的雞蛋糕,要跟我一起去買嗎?」

  本來妤潔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當眼神對到益翔時,他才緩緩轉頭望向座位上,那已經低頭不語的友人。

  抱歉兩位,得讓你們稍微離場一下了,益翔心中暗道。

  「可以呀。」妤潔隨即起身,「小婷我去買個雞蛋糕,我會買你的嘿。」

  知道了益翔意思的妤潔跟著宇宸朝門口走,在離開店門前,還不忘向在吧台的益翔敬禮,心裡想著麻煩你了。

  隨著風鈴的聲音消去,益翔便抓準時機,以十分溫柔的語氣道起:「一直以來辛苦妳了,這裡沒有別人,稍微哭一下也無妨。」

  話語傳入心坎,小婷將眼鏡置於一旁,雙手摀著臉,深怕自己的哭臉被這第一次見面的人所看見。

        但淚止不住,暫時還無法,只能任由它一滴滴的落在腿上。

  「還可以嗎?」益翔輕聲問著,同時將面紙遞給小婷。

      顫抖的手接過面紙,小婷先用面紙擦了擦淚水,才緩緩抬頭,戴上剛剛放在一旁的眼鏡回:「還可以,謝謝你。」

      恢復的很快,但並不完全,益翔腦中的經驗再正告訴自己,應該能在做點什麼。

      「有機會再好好聊一下吧,這是我的LINE,如果沒辦法來,也能透過這方式跟我聊。」益翔拿了張紙條,抄了段英數字給小婷。

     小婷接過紙條,剛才無法控制的手已不在顫抖,她默默的將這紙條收進包包中,那用來放重要物品的暗袋內。

      「或許我幫不了妳什麼,但這家店永遠會為妳留個位置,讓妳在想聊天時進來坐坐。」

      隨後,僅有兩人的餐廳使空氣如同凝結一般,只能聽見微乎其微的冷氣運轉聲。

      視線停在益翔那仍舊溫柔的表情上,小婷不經心想,如果這是自己的男友那該有多好?不會逼迫自己學習、能夠在自己需要時說出這樣的話,甚至不說出口也理解自己的心思。

  不過,幻想僅留在腦中,突如其來的風鈴聲劃破了寂靜,小婷立馬倒吸一口氣,緊張兮兮的轉身面對入口說:「雞蛋糕!買回來了嗎!」

  「買回來了。」宇宸將裝有雞蛋糕的提袋高舉示眾,隨後進店的妤潔也拿了一袋說:「我有多買唷。」

  4

  「哇哇,這個雞蛋糕也太好吃了吧。」八成是餓了,小婷大口的咬著,絲毫不在乎自己的形象。

  每個人都換了個位置,妤潔也從原本靠近宇宸的位置,換到了小婷的身邊,擔當起溫柔的陪伴者。

  的確,這時候若有閨密在身旁,剛才的事感覺就不會那麼尷尬。

      但先不提他們兩人,從剛剛開始,宇宸就一直用一個非常奇怪的眼神盯著益翔,那是帶有不滿、怨恨、亦或懷疑的眼神。

  「什麼啦。」益翔隨即問,「一直用那眼神看我,我又不是妹子。」

  宇宸看了一眼哭腫眼、吃著雞蛋糕的小婷,又看了眼桌上的面紙盒道:「呵。」

  呵什麼啦!宇宸從以前就是如此,總會做一些莫名其妙的舉動,就算長大也沒變啊!

  「對了,妤潔妳有打算要應徵不是嘛?」忘掉剛才的插曲,小婷問著一旁剛吞下雞蛋糕一口的妤潔。

  「偶想想看。」還在咀嚼的妤潔將這口雞蛋糕送進喉嚨,「也要老闆有缺人吧?這裡看來老闆一人就綽綽有餘了。」

  望向依然再和宇宸眼神對峙的益翔,妤潔露出欣慰的笑容,「不過要是能在這裡工作,或許會很開心呢,無論妳我。」畢竟剛才,這位老闆讓一直以來壓抑的小婷露出了笑容。

  「是嘛!所以嘗試看看嘛!不試白不試。」小婷輕輕拉了拉妤潔的手,「我會陪你一起的。」

  輕輕點頭,妤潔深呼吸了一口氣,默默的從包中拿出自己印好的履歷表,面向益翔開口道:「老闆,請問這裡有缺人嗎?」

  望向雙手捧著履歷,一臉不知該如何是好的妤潔,益翔思考了一下。

  論實際,自己是不缺人的,環顧一周不大的店,座位也僅有十七個,若多請一個人就得多一筆開銷,本來這家店就已是小本生意,食材費用都是估算好的,也沒想過有人會來應徵。

  但即將面臨暑假,客數逐步攀升,自己是否能應對又是一回事。

  「雖然不缺人,但暑假快到了,客人會越來越多,我也可以慎重考慮一下,現在就能做個面試嗎?」益翔走了一步,來到小婷和妤潔面前問著。

  妤潔面向小婷抿起嘴,面容顯得有些焦慮。明白妤潔的不安,小婷將手放在她的雙肩上,輕輕拍了兩下說:「不要怕!我就在這!」

  妤潔鼓起勇氣的點了點頭,起身向益翔鞠躬道:「麻煩老闆了。」

  為保護妤潔的個人隱私,益翔暫時拋下宇宸和小婷,和妤潔兩人來到靠窗的四人桌坐下。

  右手握著一隻筆,左手拿著履歷表的益翔先是開口問:「你叫做劉妤潔,今年二十二歲,準大學生沒錯吧?」

  「是的,方才進來時有談到過,就讀企管系。」

  「我看了一下,在妳的履歷上沒有提到一個部分,妳有任何工作經驗嗎?」益翔認真的審視履歷後問。

  「沒有……家裡的阿嬤不讓我打工,把我當成花瓶來疼了。」妤潔扶著額頭,低嘆口氣,「但最近阿嬤的年紀大了,身體也越來越差,我不希望她在一個人那麼辛苦下去了。」

  益翔點頭表示了解,放下履歷翻至背面空白處問:「那妳想應徵長期工讀還是短期呢?」

  雖然剛才那樣溫柔的協助小婷排解情緒,現在的益翔卻讓妤潔有點不知所措,那認真的眼神和對這份面試重視的模樣全部寫在了臉上,彷彿就像自己不能說錯一句話一般。

  「我……」妤潔吱吱唔唔的說不出話,益翔也立馬察覺,隨即回應:「不用怕,我不會因為短期長期這種問題來選擇雇用與否。」

  呼!鬆了口氣,妤潔將手放在胸前,感覺自己剛才因為緊張過頭都失態了。

  「短期……應該是短期,我不太確定上了大四後是否還能打工。」

  或許是清楚自己為何至今的應徵都失敗,妤潔對今天的自己已經沒了自信。

  「我理解妳的苦衷,如果可以上班,時間上如何配合呢?」

  「晚上五點過後才有辦法。」

  益翔在空白處以筆記錄著資訊後,輕輕點頭回:「好的,那來問點輕鬆的吧。」

  益翔突然露出笑容,這讓妤潔再次鬆了口氣,「好。」

  「為什麼會想做這工作呢?這裡看似小間,但學問不小喔?」益翔邊說,邊看向吧台上那大大小小整齊擺放的器具。

  「嗯……」斜過眼神,妤潔以手指戳了戳自己的額頭,「這裡的氣氛我很喜歡,如果能夠藉此接觸更多知識,對我未來想做的事會許會有不小的幫助。」

  「未來想做的事?」益翔轉了轉筆問。

  「是的!我想開著餐車,到各種漂亮的地方賣一些簡單的餐點,又能看風景、又能帶著我阿嬤四處遊山,諸如此類的啦!」

  「我了解了。」益翔緩緩起身,將筆芯按壓回縮,「那如果有確定了,我在電話通知妳。」

  聽到了電話通知這四個字,妤潔多少有點失落,但還是跟隨益翔起身,點頭示意回了句:「謝謝。」

  之後,妤潔和小婷在店裡坐了差不多半小時後便離開,到頭來,她們也根本沒吃到飯,只吃了個外頭買的雞蛋糕。

  整家店冷清清的,剩下宇宸和益翔兩個大男人。

  靜靜的坐在吧台內的木椅,益翔若有所思的望著履歷,眉頭些許微皺。

  注意到益翔表情的宇宸也隨即問起:「你有要用她嗎?」

  益翔沒有給予否定,只是回了句:「現在店裡的狀況沒有到很樂觀。」

  聽聞此言,宇宸勾起杯耳,晃了晃裡頭的綠茶,「不過,她感覺挺孝順的對吧?」

  雖然當時坐的有點遠,但那時妤潔說的話,顯然還是被宇宸的順風耳給聽見了。
  
  但面對宇宸的問題,益翔也僅僅是點了個頭,一句話也沒回。

  5

   是夜,閃爍的街燈襯托著渺無人煙的街道,將近十一點的現在,陪伴益翔的僅剩下那高掛在天的明月。

  在微弱的月光下,益翔以鐵桿拉下店外的鐵捲門,隨後拍了拍雙手轉身離去。

  走到附近的停車格,益翔將收在口袋中的鑰匙抽出,拉著一台白色機車的龍頭跨坐了上去。

  轉動鑰匙,引擎發動的聲響在這時顯得突兀,暫時衝散籠罩在周遭的寂靜。

  轉過車頭,催下油門,益翔朝街的另一頭騎去。

  沿途,益翔在一條條燈桿的黃燈照射下沉入思緒。

  自己是否要用妤潔?店裡真的需要多個一人嗎?從她應徵的那一刻起,自己就不斷思考著這問題,重複了不知幾次。

  歸宿是仰賴著贊助人所開的,一個年僅二十五歲的人真要靠自己開家店,也得要有個金主或有個好爸爸。

  自己則是幸運的遭遇了前者。一個專門販售食材的貨商剛好想開家店來擴大經營,於是談著談著,談出了歸宿這家店。

  也多虧擁有多張餐飲執照,自己才得以在眾人之中脫癮而出,成功取得開這家店的機會。

  但從開店至今一年,從來沒遇過短期工讀的應徵,何況還是一個想幫家裡減輕負擔的孩子,「到底該怎麼做才好呢?」我只能不斷問著自己,卻無法給出答案。

  約莫三十分,益翔從人煙稀少的街區來到了果菜市場的周遭,相較剛才經過的所有地方,這裡顯得十分熱鬧。

  有不少攤子都是在午夜時分開始做準備,尤其是市場最為明顯,這個時間開始工作,對他們來說已是常態,無論肉商、菜商,還是傳來淡淡香味的清粥小菜店。

  將機車放妥在市場外側的停車格,益翔脫下了安全帽,望向一旁的老式公寓。

  「呼,終於到家了。」益翔自言自語著,一邊挑著鑰匙圈,尋找自家大門的那隻鎖頭。
  正當益翔要開門時,注意力就被一旁擺攤阿婆的聲音給留住。

  「下班啦?」阿婆一臉慈眉善目的模樣向益翔揮著手,「今天比較晚齁。」

  看了看阿婆身旁的菜籃,益翔收起了鑰匙,走到了阿婆身旁回:「嘿啊!阿婆你今天的菜好像比較多捏?」

  一籃籃的新鮮蔬菜置於一旁,阿婆才正要開始他今天的工作。從住這以來,每天都能看見阿婆辛苦的將一籃籃菜秤重、分裝,以便廠商或店家來購買。

  今天也是如此,益翔見阿婆已經開始分裝,即刻捲起衣袖,蹲下身子道:「讓我來幫忙一下吧?」 
 
  阿婆笑了笑,手依然不停止分裝的回:「少年仔,我可沒有薪水可以給你喔。」

  益翔笑著搖頭,默默的幫著阿婆,花了將近一小時,兩人根據各個廠商的要求,秤好斤兩,平均分裝,終於把所有菜籃都給搞好弄空了。

  「甘謝甘謝,年輕人還是比較有效率。」阿婆慢慢的說著,輕拍了下益翔的肩膀,「最近啊,我孫女要讀大四了,學費很高,阿婆我得拼一點。」

  握住了阿婆拍自己肩膀的手,益翔隨即回應:「阿婆你可不要拼過頭了,我就住樓上,有任何事情可以跟我說,我會盡我所能幫忙。」

  阿婆笑了笑,以慈祥的模樣握手感謝著益翔。

  在確認阿婆沒有其他要幫忙的事項後,益翔才開門走入公寓,爬了兩層樓的階梯,來到了三樓的套房鐵門口。

  轉動鑰匙,推開鐵門,一片黑暗的客廳迎接著益翔,已經身心俱疲的益翔連開燈都懶,直接走入自己的房間,攤倒在那有著柔軟綿被的雙人床上。

  雙眼直視天花板不久,益翔便翻身,面向那置於床邊的全家福照,帶著一身疲憊沉沉睡去。

下集:請點此


                  分隔線啦

實體書計畫的稿子總算是完成(上半部)啦!
最終決定還是PO上巴哈,將作品的內容分享給大家閱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9329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心情|輕小說|生活|避風港|短篇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b09316328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心情不好?進來坐坐吧!要... 後一篇:[達人專欄] 心情不好?...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ndy567892酒瓶
[繪] 正月衣裝菈米♥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