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同人(含自創)】APH—《韶華勝極#終》(02)

作者:冬將軍™伊薩│2020-11-23 17:28:59│贊助:2│人氣:71
※APH自律聲明※
〈注意!這裡的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01.

  邁入早秋的莫斯科的天氣十分詭譎,空氣濕潤而有些悶,略顯黏膩的空氣順著呼吸灌進肺部,便有一股稠爛的感覺襲上。

  伊凡深呼吸了一口氣,待在這間屬於他的上司的辦公室裡,隔著玻璃看向外頭,雖然莫斯科已經是個有模有樣的城市了,他想起前幾日下了今年的第一場雪,雪很快的會融化,使外頭泥濘一片。

  外頭的行人腳步紛亂,裡頭還有一些穿著正式服裝的官員,人聲混雜,有志一同地往某個方向前進。伊凡想起來,那個方向會通往火車站。

  後頭傳來大門推開的吱呀聲響,伴隨一聲重重的嘆息,伊凡轉過了頭,看見他的上司穿著那套白色的軍服,踏著疲憊的步伐,鞋跟敲在地上的聲音鈍重,卻在迎上他的視線時又堆砌起滿臉笑容。

  「約瑟夫……」伊凡小心翼翼地靠了過去,他是少數,也是唯一,能夠這樣直呼男子名諱的人,但他神經敏感,深怕自己的行為讓對方不悅。

  「我沒事。」看出自己國家眼底的擔心,被稱為約瑟夫的男子笑了笑,嘗試讓眼前的人放心。

  伊凡隨著約瑟夫的步伐走到沙發邊,坐到了上司的身旁,他雙手緊抓著自己米色大衣的下襬,除此之外,他身體各處都有些疼痛,有些甚至出現了傷口,雖說影響不大。



  方才的會議,討論的內容讓伊凡耿耿於懷,「全軍覆沒」、「撤退」、「德軍」、「裝甲師」之類的,約瑟夫早已看出他眼底的焦慮,連哄帶騙的讓伊凡離開了會議廳,百無聊賴的他因此回到這間辦公室等待。

  而現在,約瑟夫打開了窗戶,良好的建築設計使那微涼的空氣灌進室內。他原本是坐著的,卻又像是感到煩躁,索性站了起來走到窗邊,拿出菸草跟菸斗抽起菸來。伊凡盯著他的側顏,高挺的鼻梁與顴骨,深邃的雙眼,末端微捲的頭髮,並不如西方人那樣狹長的臉型,仍然有些微小的跡象能夠看的出來,他並不是斯拉夫人這個事實。(3*)

  對上伊凡擔心而困惑的神情時,約瑟夫並沒有感到生氣亦或煩悶,只是嘆了口氣,盡可能地將語調放輕,顯得溫柔而充滿親和力,「稍微給我點時間,伊凡。」

  伊凡並不排斥菸草燃燒產生的味道,他知道的,他的上司幾乎不在他面前抽菸,而抽菸也意味著對方的心情不太好,不如說是糟透了。也許不在他面前展示自己惡劣性格的一面,就是對方的體貼。

  外頭依然人聲嘈雜,約瑟夫若有所思地望向窗外的人龍,口中吐出的煙霧適好的掩蓋去他的面容,使得伊凡看不清他的臉孔與表情。

  此時,伊凡很難去揣度約瑟夫的心裡想著什麼,他的視線聚焦在對方深陷於迷霧之中的面孔,觀察著任何細微的變化;微微瞇起的金眸,深鎖的眉頭,額前的碎髮在燈光照射下於他眼前留下錯落的影子。

  直到約瑟夫將菸草熄滅,暫時沒有想處理這些菸草的意思,他將菸斗放到桌上,坐回自己的辦公桌前,伊凡才走到他身旁,躊躇了一陣,默默地靠著厚實的木製辦公桌,坐到了地上,絲毫不在意自己的米色大衣是否會沾上塵土。

  「你想問什麼嗎?」唐突地開了話題,約瑟夫並沒有制止伊凡坐在他身邊的地板,以這樣不對等而不對勁的姿態,他偏過頭看著伊凡,後者與他四目交接。

  伊凡看向這名身為他的上司的男人,方才的陰沉與晦澀彷彿如同泡沫般的幻影,轉眼間就消失無蹤,約瑟夫一貫以來的笑容讓那些在伊凡心中逐漸蔓延,可怕而孤獨的空虛感獲得了滿足。

  知曉伊凡想問的太多,腦中仍然在組織語言,約瑟夫耐著性子等待。忽然他感覺到自己的手被誰給握住,他看見伊凡握著自己的手,屬於斯拉夫人的高大的體格如今卻瑟縮在一塊,半張臉都埋在圍巾中。

  約瑟夫頓了頓,任由伊凡這般行為,他早已聽過不少人勸說,以領導人與國家的關係而言,伊凡的各種舉止都逾距了——這是他深知,卻不打算改變的事實,畢竟是他一手造成。

  「你身上的傷口,很痛吧?」約瑟夫的聲音中帶著嘆息,他本可以阻止,卻錯過了時機,放任事態往越發嚴重的方向發展,「你是這個國家的化身……就算我不說,你也應該都知道了。」

  伊凡仍然握著他的手,紫羅蘭色的雙眼看向他,他沒有說完整句話,還懷抱一絲微小的期望,「德國,他們……」

  「白俄羅斯、烏克蘭、波羅的海區域,全都被德軍攻佔,過去援助的蘇軍也遭到俘虜,我們只能撤退,等待反擊的時機。」

  約瑟夫平靜地說,但這之下的意義卻不言而喻。烏克蘭與白俄羅斯被占領,短時間內沒辦法再派兵,失去了衛星國的屏障,蘇聯的主體猶如一塊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而靠近西邊的莫斯科更是危險而首當其衝。



  伊凡仍然看著他,也許是對德國撕毀條約感到錯愕,又也許是對姊妹已經遭德軍佔領而感到恐懼,約瑟夫從兩人接觸的那隻手清楚的感覺到顫抖。

  也有可能是那些戰火連天、充滿硝煙與鮮血,將士哭喊的撕心裂肺的記憶,又如噩夢般襲上了俄羅斯的國土,而使伊凡感到害怕。

  可約瑟夫仍然沒有說出,亦不會輕易地坦白,那些沒有必要,無可奉告的話。



  「抱歉,但是生存這兩個字是很勢利的,伊凡。」金黃色眼眸的男人笑道,他用另一隻仍然空閒的手撫摸身為俄羅斯化身的高大男子的髮絲,眼神中除了憐愛以外只有無奈。「我必須照顧好你,你知道的吧?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了。」

  伊凡似懂非懂,他聽進去是聽進去了,有沒有理解又是另一回事,此時此刻受戰爭摧殘而受了傷的他,索求貪圖那些從對方一貫的柔情而來的溫暖,那些如微小的火苗一般搖曳著,一掐就會熄滅的溫暖。他甚至沒有打算去判斷那些話語中的真偽,從上司口中說出的話語。

  斯拉夫人自古以來深受戰亂、殖民與嚴酷氣候的迫害,流淌於體內的血液傳承他們在過往千年以來承受的恐懼;這使得他們變得冷漠而防衛心重,並不是個好相處的民族,伊凡亦然。

  但不知為何,對於眼前這名他現任上司所說的話語,他完全可以毫無遲疑的相信,幾乎掏心挖肺,彷彿每字每句都是真實,從不存在虛假。

  他相信,他不會欺騙他——

  「納粹德國那些法西斯主義者,心懷不軌的想把你奪走。」他的上司面對他時,仍然面帶微笑,語氣雖然非常平穩,手卻微微地顫抖著,「抱歉,我沒辦法放心,甚至連蘇軍狀況都不樂觀……我夜不成寐,寢食難安。」

  伊凡不好回應,他知道德國撕毀兩年前他們所簽的那個條約,知道德軍的鐵騎已經踏上他的家鄉,但戰況他不知情。他的上司獨自一人承受著壓力,懊悔自己沒有提前準備。

  或者該說,懊悔自己相信阿道夫·羅薩爾,那個有著如鮮血一樣艷紅的雙眸的男子,相信他所說的話真的就如同他說的那樣單純膚淺。所以伊凡只是默默傾聽一切。

  回想起一切,約瑟夫不得不對自己的一意孤行、自負與愚蠢,感到懊悔萬分,他當時相信了阿道夫‧羅薩爾的話,對「英國在蘇聯與德國之間挑撥離間」這場漏洞百出的騙局深信不疑,甚至對理察‧佐爾格的情報置之不理(4*)

  「……我們被背叛了嗎?」伊凡問,他的語氣有些落寞,紫羅蘭般的眼眸不見平日的光彩,那個即便嚴寒的冬季降臨於大地、人們互相爭奪,仍舊笑容滿面的俄羅斯不見蹤影。

  「雖然我很不想這麼說,也不太想承認,不過…是的,我們確實被納粹擺了一道。」約瑟夫回應,他稍微瞇起那雙金黃色的眼眸,一瞬間伊凡看不清裡頭的情緒,「伊凡,我很抱歉。」

  「嗯,我沒問題的。」察覺到自己的上司幾乎處於情緒不穩的邊緣,精神狀況搖搖欲墜,伊凡又恢復成原先那名似乎無憂無慮的人,他微笑,嘗試讓眼前的人心安。

  這次約瑟夫看向伊凡,儘管憂心忡忡,他也沒有收起臉上那抹笑容。他頓了頓,才接著說,「我讓參謀總部跟一些官員們隨著民眾撤退,讓他們暫且遠離這兒。」

  畢竟德軍的坦克車就算受到泥濘阻礙,也依然是接近莫斯科郊外了。約瑟夫沒有說出口。

  「撤退……」伊凡呢喃著,他雖不清楚目前情況如何,不過既然已經到達需要「撤退」的階段,那大概只能說明十分不利吧。「我們也要離開莫斯科嗎?」

  「不,我們要留在莫斯科。」幾乎沒有任何遲疑,約瑟夫斬釘截鐵地回答。



  這是個危險的決定。約瑟夫自己心知肚明,他早已公開宣布會留在首都,而對於如今德軍已經兵臨城下,接近於莫斯科的情況,這無疑是拿自身的性命當作賭注。要是德軍裝甲師攻進莫斯科,那麼蘇聯的一切就結束了——

  他依然選擇了這麼做,不光只是政治考量,還有更多。

  他看著眼前難以掩飾自己的疲憊的伊凡,也許他身上的傷口讓他疼痛不堪,難以在夜裏入眠,伊凡雖不明白詳細情況如何,但想盡力明白一切情形,他身上那些大大小小被軍裝遮掩起來的傷口,隆隆炮火聲落在俄羅斯的土地,不知如何體現在他身上。

  他回想,他上一次看見伊凡身上帶傷,是二十幾年前的事情了。那時伊凡仍然很害怕他們,害怕推翻了一切的共產黨,猶如一頭茫然的待宰羔羊,旁觀著人民自相殘殺。

  那時伊凡‧布拉金斯基看著他,緩緩吐出了一個名字,他與那名字的主人之間並無除了槍聲與流血衝突以外的交集。

  但是那時伊凡仍然朝他伸出了手,抓住了他的衣服一角,在他轉過頭的那瞬間,露出了驚訝錯愕的神色。



  約瑟夫回過神來,看向仍然待在他旁邊的伊凡,後者疲累不已,靠著桌椅微微側著頭墜入夢鄉,手也已經漸漸地鬆開,也許在如今這個時刻,他必須有人陪伴才能安穩入睡。

  何時這個國家,這個名為伊凡‧布拉金斯基的人已經不再對他懷抱恐懼,只對他有著近乎癡愚的信任,即使滿身是傷,也依然不會掉下任何一滴眼淚。

  他好一陣子沒有發出聲音,任由秋日的涼風經由沒有關上的窗戶吹進室內,帶進那些似乎在近郊的德軍裝甲師的引擎與砲火聲,還有泥濘的濕潤氣味。他身在戰場之上,無路可退。



*3 - 約瑟夫‧史達林出生於喬治亞,其父母也是喬治亞人,屬於高加索人。

*4 - 20世紀最著名的蘇聯間諜,代號為「拉姆齊(Ramsay)」,輾轉在中國、德國、日本進行諜報工作,1941年6月時就有警告蘇聯:德國準備入侵蘇聯,但沒有得到重視。其後來在1942年於日本被揭發間諜身分,囚禁在巢鴨監獄後判處死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9065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同人|歷史|二戰|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g207700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同人(含自創)】APH... 後一篇:【同人(含自創)】APH...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vlittlelu大家
小屋更新繪圖喔喔喔喔 I WILL GROUND POUND ALL OF YOU!!!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