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匪類]-章節一:佩卓夫行動

作者:藤本直樹│紅色警戒2│2020-11-22 23:55:57│巴幣:2│人氣:92
==東方,但不算遠東的冷冽凍土==
*情報未加密
**參數,座標** 未知

雪山剛露出一點濕轆的泥漿,空氣中滿是初春的氣息。從勞動營延伸到山腳上方的封閉小徑好不容易在雪融之時逐漸現出,但地上還是泥濘不堪,匯聚成小河流,流到營區旁的水溝。

斗大的紅色旗幟仍然飄逸著,老實說,人民都很訝異,發動一次戰爭的蘇聯居然沒有完全被擊倒,人們在伏特加跟工廠往復的日子中,仍然找到了一線生機。勞動營依然運作中,KGB仍然在抓間諜,而勞工也沒停下來手中的鐵槌。

勞動營上游還有一個山地反應連隊,一個防空雷達站,以及一個實驗室。具體來說是研究什麼,仍完全未知。

上個月,英歐聯盟集團得知了一個俄籍科學家發出的脫逃座標,經過2周的時間,軍情局終於決定啟動潛伏在俄國邊境的特工。

英國在上次大戰中,最終與希臘聯軍破壞了俄羅斯最後防線,揪出了史達林,然而蘇聯沒有因此瓦解,但大戰最終以蘇聯投降告終,盟軍確實得益了不少。
滲透路線從山丘邊境開始,因為蒙古地帶滲透比較容易。徒步約莫20公里內會進入發起線,任務很簡單,在KGB完全掌握情報前,救出發出訊息的科學家,納斯柯爾.馬卡洛夫。

行動代號:佩卓夫行動
行動日期:四月某清晨

德黑蘭遠端的技術指導是一個叫做酋長的阿拉伯佬給的情資,自由鬥士花了近3年的時間在跟邊境俄國佬打交道,顯然不太順利,才想找我們這種純種「白人」處理骯髒事。

「迪米崔,過來,要進入鬧區了。」
「收到,還有,別叫我那名字,我會揍你。」

「前面,基地在望遠鏡可視範圍,直接沿著稜線移動到指定座標,接到人,沿原路線撤離。」
「好,阿特金森(簡稱金),告訴我,這個科學家的外型,以便我不要一槍誤殺了他。」
「還是一樣這麼討厭共產黨啊,雷。」金笑著說,往山頭快步走去。
「我只是討厭瘋子構成的組織。」我回答
「噢...難怪你討厭跟軍情局開會。」
關於這發言,真是無懈可擊。
「VIP目標是中年俄羅斯人,右臉頰下方有疤痕,身高約5呎10吋,金髮。他身上應該會有一份值得回去好好跟老大泡茶的情資。」
「抄收,到達高處通知我,我會到指定地點跟該員會合。」

隨後我移動到目標區,待了約莫到下午即將入夜前,出現了動靜。
「雷,醒醒,有動靜。」
「我沒睡,怎麼了?」
「我在偵查點F這邊發現蘇聯前哨基地有異狀,一輛中型輪車跟數十名武裝人員正在勞動營門口,有異狀。你那邊有看到人嗎?」
「有的話我早就出聲了。」我回著他的對講機,再次東張西望了一番。沒有任何活人接近。
「噢幹。雷,不妙,看來KGB跟我們一樣很會挑日子... ...,他們來帶人了,勞改營門口現在...」
話還沒說完,數聲槍響劃破死寂的山谷。
「半自動武器?」
「天殺的玩這麼大,KGB那些渾蛋... ...」
金又從對講機傳來一些消息,這次是好事。
「雷,他出門了!他抱著公事包跑出後門圍牆了!看樣子他非常需要協助。」
「欸,等等,我在下面比較衰是嗎?」
「嗯...可以這麼說。」
「記得提供掩護。」
「我當然知道。快去吧,迪米崔。」

「我說了別這樣叫我。」

陽光在樹林中消逝,從清晰,到20步的視野,到只剩2、3步的視野。
我相信我在接近他了。
「(俄文)救...救救我!」
「(俄文)槌子還是鐮刀?」我問
「(俄文)麵包與伏特加。」
我打量了他一番確定情報交代的特徵他都有了,稍稍對他進行搜身避免被追蹤,「歡迎登船,納斯柯爾博士。叫我迪米崔。」
「請救救我,KGB開始動作了,普特林斯基,他是基地負責人,他計畫叛變的情報今天早上剛好被流出去,KGB今天就是來抓他的。」我們一邊往回撤退,他開始說起他的故事。
「所以你是怕被牽連才選擇現在走還是其他原因?」
「我受不了了,蘇聯正強迫我們完成上次大戰的殘餘生化人實驗,下游的勞動營會提供活體實驗,我們負責拼裝以及武器整合。」
「你聽到了嗎,金,聽起來有夠噁爛的啦。」我挖苦著,一邊在懸崖邊探頭。
「美國有類似研究吧,只不過沒成功。還有多久能到會合點?」
「大概再10分鐘。」我回答,天色已經昏暗到不開燈沒辦法分辨方向的程度了。
「實驗室有動靜了,偵搜隊出來了,他們騎著雪車跟警犬出來了...兄弟快點,狀況要嚴峻了。」

「賭20英鎊,你不會開槍的。」我笑著,指示著科學家路線,夜晚的山區,一切都看起來很不美麗,昏暗潮濕,到處都是泥淖。

「說說你帶了哪些好東西」我問著,用手中的衝鋒槍探照燈晃了晃路線。
納斯柯爾思索了一會兒,摸摸他金色的西裝頭「我把生化軍犬的資料銷毀了,但是有幾個鐵幕裝置的蒸氣結構,還有一份情報資料,我回去再交給你們。」

「迫擊砲!」樹林突然被炸得亂七八糟,「金!怎麼回事?」
「反應連突然開始動作了!我也不曉得怎麼回事!」
「喬科維奇.諾馬洛夫...一定是他。」
「你怎麼知道這姓名的?」金問到,我也十分好奇,我只聽過這名號一次,他是前一次大戰的蘇聯政治委員,戰爭一結束就消失了。
「他人在戰爭結束後被丟進勞動營,但因為他的身分,大家反而很尊敬他,他很快地服完役期後,順理成章的接管了這一區的政治委員席位。」
「但你剛剛才提到KGB來肅清又是怎麼一回事?」
「是新任的KGB局長,伊凡霍夫.察丹科,他們之間有政治過節,他一定是聽到風聲才... ...」
「普特林斯基是傀儡!」金一定知道諾馬洛夫有多麼的不可思議。他可是活過大戰跟勞動營的人,要馬人脈廣到沒人動的了他,要馬他有很要命的特務在保護著。

「幹!狗要追上來了,金,現在立刻聯繫總部,我們要往撤離點移動!」
「你確定?整個蘇聯都要知道我們跑到他家後院啦!」
「還是你要看我們三個被抓去當生化人的材料?」
金在對講機另一頭無奈地嘆氣「(俄文)白令海,這裡是虎鯊,準備回航。」
「(不標準的俄文)虎鯊,這裡是白令海,準備回航作業,我們碼頭見。」
「該是時候了,兄弟。」我掏出手槍丟給納斯柯爾,說到「如果目標距離你20碼之外不要開槍,距離你10碼也不要開槍,直到他接近你2碼以內,再開槍。」
「真是貼心教學。」
「你不能期待1911手槍能做更多事。」
「至少不是左輪吧?很夠他用了。」
「汪!汪汪!」三隻軍犬快速飛奔了過來,他們甚至不需認路,就能找到我們。遠處的蘇聯士兵也開始狂奔掃射。
「幹幹幹!半自動武器準備!」我喊叫著,一邊回頭一邊索敵,夜晚光線十分薄弱,只聽到草叢不停的竄動,不曉得體型多大隻的狗正朝我們這逼近。
「把人接回來!座標不變,直升機接近中。」
「噢幹!」突然一陣飛撲,側面鑽出一隻軍犬咬住我的手臂,看起來他本來想咬住脖子的,想不到拿起對講機通話的這動作救了我。
「幹!很痛啊,操!」我拔出刺刀朝牠的腹部猛擊了三刀,然後戳了牠的眼睛,將牠甩到地上,角度的關係,沒有咬到神經,但有出血。
「納斯柯爾,你繼續往前,不要停下來!」我端起衝鋒槍,手開始有點麻。
大概在幾碼就到達撤離區了,絕對不能輕易放棄任務。
迫擊砲,第二輪開始射擊,這次打擊的精準度更加高了,彷彿他們算到了我們要走的每一步,火光短暫的照亮了樹林,我們繼續狂奔,狗吠聲再次逼近。
「(不標準的俄文)虎鯊,這是白令海,我抵達碼頭,沒有看到你們。」
「(俄文)噢,再等等,遭遇了一些小狀況。」
「(不標準俄文)撤離時間有限,開闊地下降容易吸引砲火。」
「(俄文)白令海... ...」
金吞了吞口水,然後用俄文罵了句髒話。
「(俄文)你他媽的問題很多。完畢。」
「(不標準俄文)嘿嘿嘿,好吧,等你回家。哈哈哈哈。」

我跑上岔路的右邊平坦小丘,終於再次見到金。
「迪米崔,這裡。」
「有狗,狗!媽的我被咬了一口。」
「還能更糟嗎?」
「當然,迫擊砲越打越準了,快離開這邊。」
「碰!」伴隨幾秒鐘的耳鳴,我連站都站不穩,一發迫擊砲把身旁的針葉林炸得四分五裂,木屑四散在空中,我被破片劃過臉頰,金更倒楣,分岔的樹枝直接砸到他的胸口。
「喂!沒事吧!?」
「咳咳... ...噢他媽的,我沒事,快走!」
三人顛簸的繼續奔跑著,聽到不遠處直升機的螺旋槳吵雜聲,應該是快到了。
但每走一步我就更加頭暈,我低頭看看手臂,貌似事失血過多,我喘著氣,腳步逐漸緩了下來。
「迪米崔!快點!」
耳朵好不容易從迫砲的摧殘下恢復聽力,軍犬的吠叫聲再次接近,我端起衝鋒槍以及探照燈,回頭環視,四個黑影高速衝刺而來,我腳後跟撞上了石頭,跌坐了下來,納斯柯爾和金找到了直升機,我緩緩站了起來,一隻哈士奇撞了上來,將我蹭到左方的下坡,金來不及回頭找我,我就被撸下了山溝。滾了三圈,我抓住一枝殘根,好不容易不再翻騰,兩隻軍犬再次爆衝而來,右手至此已經完全沒有知覺。

「滾!」我拿起衝鋒槍朝雪地亂瞄一通,但右手已經無法扣下扳機。我側身掏出手槍,這才發現,剛剛交給了那「俄籍人士」。

「汪!汪汪汪!」軍犬緩步靠近,總覺得這次不妙。
但他們卻沒有上前。

正當我納悶的時候,後方的雪地傳來樹枝斷裂的聲響。
「該不會...」我緩緩回頭,一隻棕熊正盯著我,還有前面幾隻小笨狗。
「操他媽狗熊杯子蛋糕...」我壓低身體及語調,咒罵了一聲。

「迪米崔!聽到回答!你在哪裡!?船隻要靠港了!」
我陷入異常沉默,緩緩向後退了幾步,小笨狗的生物本能發現這隻怪物體型落差太大,退到了數公尺之外,我看著牠們,接著緩緩跟著後退,爬上斜坡,而那高大個兒就這樣一直盯著我看,沒有接近我的意思,卻也沒有無視我的存在。

「我快到了... ...」過度驚嚇加上右手的傷口貌似失血過多,視線開始逐漸模糊。
「撐著點... ...迪米崔,我要去找你了。」金說完,我便跪了下來,搜索燈的光線筆直地照到我的眼睛,數聲槍響後,我再也無法睜開。


「然後呢?你看到什麼?」
「我看到...熊...在唱歌。」急診室的儀器轉動著,醫生的手輕輕地拍了我的肩膀。
「唔... ...」金語氣聽起來很不相信,但我不在乎。
「放心,麻藥退了就會正常了,視力也是。」
「碎片會取出來嗎?」金問到,語氣聽起來很焦躁。
「... ...那你還要聽我的熊唱歌的故事嗎?... ...我回過神來就...看到他... ...帶著鋼盔在唱...。」我到此才發現我說的話語無倫次。
醫生短短嘆了氣,聽起來很無奈,但我不在乎。「會,但右眼壓迫視神經程度太嚴重,可能會失明。」
「不要緊,一切會好轉的,對嗎?迪米崔?」

「哈... ...王八。叫我...雷納德凱爾。」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9009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紅色警戒2|劇情|小說|同人

留言共 1 篇留言

在巴哈姆特翱翔の少女
好厲害喔,第一次遇到兩者興趣能相容的人,你好讚喔。

11-23 09:02

藤本直樹
謝謝 嘿嘿 很久沒動筆寫小說了 節奏掌握還差了點11-23 09: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thomaslbar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近況報告--手繪近況報告... 後一篇:死霊の夜桜...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EnokiBOVOSO隱形藥水共舞
用跳舞慶祝520日。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