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巴哈姆特事紀】第88集〈旅程:迷途〉

作者:『。』│2020-11-22 23:25:49│巴幣:70│人氣:223
骯,大家好

終於終於終於

第二章終於步入尾聲了

現在想想,第一章寫了兩三年,第二章也是

後面還有那麼多東西能寫,看來這旅途不會那麼快結束呢

感謝一直以來支持的讀者朋友們,也歡迎更多新朋友一起加入這場旅程

如果想看之前幾集的話

小屋請在創作中尋找【巴哈姆特事紀】的標籤
場外請在搜尋中打上【巴哈姆特事紀】的屬性框即可找到作品(不過好像被系統吃了)



那麼,第八十八集要開始囉



(幾分鐘前,妖精區鬧區......

  「骯,你說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啊?」

  「喂,你不是主導人嗎?你不是一直對我們使喚來使喚去的嗎?」

  「做決定啊,是要過去還是不過去?喂!」句點望向正死盯著根據地方位的我妻有奶,講出的話越來越重,語速越來越快:「......要是做不出決定,就給我搖個頭,給大家知道。

  我妻有奶仍然無動於衷。

  「有奶,我們的行動已經失敗了,沒有什麼好考慮了,把你的想法給我們知道吧。」傻傻神荼顫抖著,輕柔的勸說向我妻有奶。負面情緒已經在她心裡種下種子,徬徨、無助,她現在渴望的,是一個一直以來她所信賴的人能夠拋出一句話,那將可能如同鎮心丸般強而有力。

  「我說過了,」

  我妻有奶把有著兔耳裝飾的高帽拿下,拍落了方才戰鬥中積攢的塵土,儘管西裝已經破爛不堪,但高帽除了髒一點以外幾乎完好無損。男子手撐著後頸,眼鏡映射出被燈火照亮的地板。

  「你們......真的很煩。」

  「......你這什麼意思?」句點發黃的雙眼在遠處火光的映射下更加明亮,且圓睜地死瞪著我妻有奶。

  「字面上的意思。」兔耳高帽男冷冷答道,他並不在乎自己現在正被多少雙帶著質疑或失望的雙眼盯著。

  「你......」句點右手伸進西裝外套內口袋,才正準備有所動作時,一陣吵鬧聲傳來。

  「找到你們了......!」首先,金屬撞擊地面的響聲傳來;而後,有如生長了幾十年沒斷過的雜草聲沙沙鳴起。

  「你是...!」

  「耐水...!」傻傻神荼臉上表情複雜地看向這名突然發出聲音引起眾人注意的傢伙,五官閃爍著綠光,而覆滿全身的乾稻草彷彿肌肉纖維似有規則的纏捲在一起,眼前的傢伙嚴格來說不是人,而他在這座城市以『超新星』耐水為人所知。

  「想不到你們還真的幹了一番大事啊?這就是你當初要拉攏我加入的組織嗎?我妻有奶?」稻草人耐水空虛的臉龐往上抽動且發出訕笑,他對我妻有奶講的話並沒有任何稱讚的意思。

  「有何貴幹?」我妻有奶看著這位不速之客。

  「看吧,所謂的革命,就這點程度?搞不懂真相的只有你們這幾個笨蛋而已。」耐水尖銳而空洞的笑聲穿透至眾人心中,尤其是傻傻神荼,「看看你們,一個比一個狼狽,怎麼樣,有死人嗎?告訴我在哪,我很樂意幫你們『收拾善後』。」

  「——耐水!」傻傻神荼忍不住了,她雙拳緊握並衝向持著鐮刀詭異笑著的稻草人,準備好在此時此地和這個來者不善的耐水繼續一個多月前在酒吧中沒結果的那場戰鬥。

  「傻傻神荼,不要衝動!」里格雷想拉住憤怒的長頸鹿女孩,但他的反應絲毫跟不上盛怒的傻傻神荼。

  「生氣啦?但要在這種狀態下跟我打,你不知道我很厲害嗎,小妹妹?」耐水操著不變的口吻向傻傻神荼叫囂,一手扛起巨大鐮刀而一手招手挑釁著。

  金髮的長頸鹿少女瞬身至耐水眼前——

  ——這一次,她的拳頭照樣被擋下來了,但不同的是,耐水這次並沒有任何反擊的反應。

  一名穿著古裝的男子伸出左掌,隻手就擋住了傻傻神荼充滿怒火的一擊。

  「是郭靖。」誠率先發現那身影,搶先說道並附帶一個嘖聲。

  「『英雄總是最晚到的』是嗎?」耐水看向郭靖,帶著不善的笑意講話。

  「郭...大俠...?」傻傻神荼因為自己的奮力一擊再度被同一個人接下,稍微遲疑了下思緒才重新運行。

  「沒錯,我是英雄。」

  耐水聽完便咯咯大笑,但郭靖的態度十分認真。

  「你們想做什麼?」誠不悅地問道。

  「幾天前我還想這樣問你們呢,現在由你們來問我這個......不太對吧?」耐水聳肩,身體跟著發出沙沙聲:「嘴上說得一口大義,去你的大義,說到底不過就是你們自己玩得很爽的扮家家酒罷了,改變場外城?少在那邊自以為,我對你們這些人看得很不爽啊。」

  「耐水...你這傢伙...!」傻傻神荼眼裡滿是怒火,但她的行動被郭靖給牽制住。

  「你們自己失敗就算了,好好的場外城現在還被你們搞成這樣?跟你們說吧,沒有你們這些人來搞事,場外城一樣很舒適。喂,這可是我們的『樂園』耶,你們要怎麼賠罪?」耐水的語氣咄咄逼人,並且指責著「創」一眾成員。

  「虧你講得出這種話......獸人區的景象你沒見識過嗎?」里格雷瞪大眼睛駁斥著,但耐水蠻不在乎的做出挖耳朵的舉動。

  「是是是,獸人區獸人區,講不膩啊?一個全是世界上最沒用的淘汰品所待的地方,還有底下那些單純是廢物中的廢物罷了,那是垃圾渣滓自然產生的味道。」耐水嘲笑著,引起眾人不悅。

  「沒想到你是這種人,郭靖,」句點看著那個曾經被宮崎說跟他打得不相上下的男人:「在我想像中,我以為你會是更有原則的人。」

  「我的原則,就是要來清理你們這些擾亂安寧的惡棍。」郭靖回答:「這就是你們所謂的『大義』造成的結果。」他指著遠處森林裡的熊熊大火。

  「不管你們還是那些執政者,哪一個都是為了自我滿足,噁心至極。」郭靖語氣平穩地講出斥責的話語,左手緊緊制住傻傻神荼的動作。

  「哈,說得好啊,膽敢擾亂我們舒適生活的傢伙就拿命來賠吧!」耐水掄起大鐮刀,作勢砍向傻傻神荼。

  ——*鏗*


  刀刃磨擦的聲音響亮而刺耳,擋在耐水的大鐮刀斬擊之前的,是另一把巨大鐮刀。

  「真是的,」巨大飛翼拍動的聲音沉重而柔順,那人將斬擊彈開後緩緩降落:「你說的也沒錯啦......」

  「你怎麼會在這裡......?」誠不可置信地看向那對翅膀的主人。

  「不過這些傢伙也讓我知道,日子有時候總得有些改變,才會有激情嘛。」「鬼魂」媧忽撥了下她的長髮,先看向誠再回頭對耐水說道。

  「少礙事!」郭靖用力甩開傻傻神荼,趁女孩還沒反應回來時衝向「創」一眾,而媧忽則得應付耐水,無法把注意力擺向其他地方;更別說其他的「創」成員,受傷的受傷,其餘也是目前行動不便的,大家幾乎都無法戰鬥了,只能眼睜睜看著強敵襲來。

  『可惡,要是現在還能戰鬥的話......!』句點心裡一個念頭閃過。

  「喂——先等一等!」一個身影從側面衝來,郭靖的一掌被肉身抵擋住!

  「想對我的信徒做什麼事啊?」

  另一位古裝男子紮實地接下郭靖的一掌,白髮蒼蒼的古裝男子回頭向句點打了個招呼。

  「喲,信徒!」

  「是你?!」句點睜大雙眼,不敢相信這個人竟然會出現在他眼前。

  「天蓬大元帥?」傻傻神荼回到夥伴身邊,提起那名男子的名字。

  「看起來你無法戰鬥了唷,信徒。」天蓬大元帥一面和郭靖接招一面背對著句點和眾人說到:「你們還有目的地得去吧?這些人交給我們!」

  「為什麼你會出現來幫我們?」句點仍不敢相信這名男子會前來幫助他們,他自知自己當初是以戲謔和敷衍的心態跟他『定下契約』的。

  「信徒有難,我當然會回應他們的懇求呀。」天蓬大元帥回答,他露出牙齒自信一笑:「要是失去我心愛的信徒,那我的面子往哪擺!」

  「什麼『信徒』?他從剛剛開始在說什麼?」傻傻神荼向句點問到。

  「沒事,沒什麼。」句點露出微笑,儘管其他人看不到那漆黑臉龐底下的表情。

  「各位,這裡就交給他們吧,我們還是得回去的,對吧?」句點看了誠、里格雷、傻傻神荼一眼,三人各自向句點微微點頭,「你也一起過來。」他同其他三人合力揪住我妻有奶的衣服,把這名遲遲未表態的男子一起拉著往根據地方向回去。

  「記住囉,只要信徒有難,天蓬大元帥必定前來協助!」句點回頭看最後一眼,天蓬大元帥發現前者的視線後則比了個大姆指微笑送行。

  「你們搞出這麼大的事情,我可不饒你們!快去處理你們的事情吧,下次我會好好陪你們玩喔!」在和耐水對刀時,媧忽抓準空檔回頭對著還沒走遠的「創」一眾喊到,她的視線瞄向當時在大競技場並肩作戰的四人,『都一個多月前的事了,那些人真是的,盡是惹出麻煩呢。』飛翼少女心想著,暗自露出一絲別有意義的笑容。


* * *


  「大致上就是這樣。」句點向清流大略報告了今晚發生的一切,大家都筋疲力盡並各自休息著,兩人半跪著在草皮上交換情報。

  「很遺憾聽到這些......」清流睜著雙眼,草地有多麼青翠,他早已忘記,如今,映入眼簾的景色在他瞳孔中燃燒著,清流嘆了一口氣:「句點,他們...真的...不行了嗎?

  「嗯...來不及了...。」句點輕觸幕末之花的脈搏,已經冰冷的身體感受不到一點生命的躍動,N冈、NigHtCorE、藍橋牌熱狗三人也是,身為醫者,句點所能做的最後一件事,是為他們闔上雙眼,讓他們靜靜睡去。

  「涼涼孟呢?也許靠他的治療法術還有希望!」宵夜擔憂的眼神閃爍著一絲祈望,她轉頭看向我妻有奶,這三個人早在「創」成立前就熟識。

  「他早就被那些人給帶走了。」我妻有奶站起身子並且總算是開口,這是這半個鐘頭以來他第一次開口說話。

  「怎麼會......」宵夜雙眼流下淚滴,為了不影響其他人情緒,當她意識到時便趕緊到旁邊樹林暗自哭泣。

  「都是那個可惡的叛徒,竟敢假冒煙餘!」誠咬牙切齒咒罵到,然而清流並沒有闡述更多實情。

  「不......

  一陣沉靜,只剩森林周圍的火聲響著,我妻有奶開口瞬間便吸引眾人注意。

  「他很安全,涼涼孟很安全。」

  這本該是好消息,讓身心緊繃又疲憊的眾人都鬆了口氣,唯獨幾人——句點、清流、醉仙望月步、優.曇華、燒杯杯眨了眨正睜圓的雙眼。

  句點首先起身,起身時一隻手向全身是傷的優.曇華和燒杯杯比了個手勢,看起來是要制止兩人起身一樣——她們兩個的眼神簡直是要殺了我妻有奶一般的銳利——當然,兔耳高帽男也察覺到這裡有些人的眼神變了,但他絲毫沒有動搖。

  「跟我過來一下。」他默默走向我妻有奶身旁,擦肩而過時留下這句話,兩人便一語不發往另一個方向的樹林走去。


* * *


  「你什麼意思!?」兩人來到樹林深處,這裡只剩句點和我妻有奶聽得到彼此的聲音,且所幸火勢已經逐漸緩下來,大致確定不會影響到接近「創」根據地的這塊森林了。句點一確定周邊已經沒人聽得到他們的聲音,一開口便劈頭大罵。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妻有奶的態度仍然敷衍而語氣冰冷:「涼涼孟很安全。」

  「我的朋友很安全,用不著擔心。」

  ——話剛說完,一道銳利的風從我妻有奶側臉擦過。


  「你把這些人當什麼?你把我們當什麼?」句點抽起他身上五彩的匕首——「魔動刀」其中一把赤紅的短刀刺向我妻有奶的衣領,有魔力的短刀受到句點能力聯動而微微飄起紫色的火星點,他看向樹林外,那已經被燒毀的根據地方向,再回頭怒視著戴著眼鏡的兔耳高帽男。

  我妻有奶沒有絲毫畏懼,他抬頭望向火光飄散的夜空,重重吐出一口氣:「我們都是有著愚蠢理想的......一群人。」

  「然後呢?」句點的臂膀上燃起紫色火焰,還有漸漸增強的趨勢,他繼續追問到:「這就是你的回答?」

  句點臂膀上的紫色烈火熊熊燃燒著,僅僅差一點就要延燒到我妻有奶身上:「你還真是開了一個過份至極的玩笑,我妻有奶。」

  「啊,我果然是個很過分的人吧?」我妻有奶眼鏡映照著火光而反射出光芒,以至於無法看到他的眼神:「白毛、NigHtCorE、黑桃、幕末之花都犧牲了呢。

  「他們根本沒打算履行承諾。」我妻有奶看向句點,句點漆黑的臉龐看不出他的怒火多麼旺盛;我妻有奶也因眼鏡的反射而遮擋住了眼神。

  「你果然跟政府勾結了。」句點的火焰稍微和緩下來,但他的手和短刀都沒有鬆開:「而且看起來是從一開始。」

  「你不會懂的。」我妻有奶冷冷吐出一句。

  「我當然懂,跟政府談條件,假裝要拉下政府而想盡辦法聚集我們這些人,接著在今晚將我們一網打盡......只為了保全你自己人。」儘管憤怒的火焰覆滿全身,句點仍冷靜的講出他的理解,「這個內幕,只有你、涼涼孟跟政府那些人知道吧?」

  「喔不......還有一個人。」句點回想起清流說的話,還有這一切開始不自然的原因。

  「告訴我,那個叛徒......是誰?」句點的臉色變了,原本盛怒的表情垮了一點下來,突然抱了些遲疑。

  「......誰知道,只知道那是政府交代我找來的人。」我妻有奶抬高下頷:「你的猜測完全沒錯,就是你說的那樣......但你永遠不會了解的。

  「現在,你可以殺了我了。」我妻有奶做好了準備,要是想反抗其實還是做得出來的,然而他並沒有那麼做。

  句點陷入沉默,他慢慢把手鬆開,將插在樹幹中的匕首抽出來。

  火焰漸漸和緩了。

  「確實,我不了解。」

  怒氣漸緩的刺客收起匕首:「但你最後一刻還是幫助我們逃了出來,這是事實。」

  「因此,」句點再次猙獰起臉色,用那別人看不清表情的臉龐怒視著我妻有奶:「我把這口氣留著,等到了解你動機的那一天...要是仍然是個讓人無法原諒的理由...我會毫不猶豫地要你賠這條命。」他右手緊握拳頭,對著我妻有奶的胸口死穴,握拳的白色手套上面,血跡清晰可見,來自剛才那灘尚未乾涸的血泊,N冈、NigHtCorE、藍橋牌熱狗,以及幕末之花都倒臥其上。

  「等到你懂的那天,你就不再是現在的你了。」

  「......我覺得累了,腳也不聽使喚了。」我妻有奶冷冷留下兩句話,和句點擦身而過,往根據地的方向回去。


* * *


(同一時間,妖精區,真鹿莊園廣場......)

  「咳......

  「哎呀,你還沒死?」小鈴A被一陣咳嗽聲吸引注意,在場聲音這麼虛弱的,肯定只有黑桃。

  「...殺了...我。」黑桃有氣無力地說著。

  「不行。」小鈴A語氣變得稍微溫和了些,或者說,從她出現在「創」面前到現在,頭一次這麼溫和的講話,但嘴裡講的仍然是斥責話:「真是的,嘴上說革命,結果搞得這麼狼狽,你們這些人就不怕被笑嗎?」

  戰鬥已經結束,倒在地上的除了死者以外,尚存意識的剩下黑桃,以及宮崎兩人。

  「我們還要去追捕其他漏網之魚嗎?」熾婕轉頭向靜白問到,戴著銀面具的執法者正作勢邁出腳步。

  「不用了。」

  聲音從後方傳來,幕僚們馬上就認出那聲音而轉身向後。

  「總管。」三位幕僚同時彎下腰行禮,一個穿著樸素,看來有點年紀的中年男子出現在三位幕僚面前,若他被幕僚們尊稱為「總管」,那他肯定是場外城職權最大的管理者,Yunski,或者更為人所知的小名——YUN。

  「總管,讓我去吧,我會清理剩下的惡徒。」靜白面對YUN,態度變得十分謙卑,他向長官毛遂自薦到。

  「別追了,」YUN搖搖頭,平靜地說到:「又少了三個,真是......」他輕輕嘆了一口氣。


  「Hearing-impaired、初代天霸─卍精油還有森茉莉,再加上晴天-Rêve......我已經失去一半以上的愛將了,」YUN看著剩餘的三名幕僚,緩緩說道:「我沒辦法再承受起失去部屬的風險。」

  「放心吧總管,剩下的那些人不過是些垃圾,交給我就——」

  「可以了,就這樣吧,」小鈴A話還沒說完,YUN便開口靜靜打斷:「那四個人也是和你們旗鼓相當的,但都已經無法挽回了。」

  「這是你們主動挑起的吧?跟那來歷不明的長髮男孩勾結只為了抓捕這群人,」YUN說:「要是你們幾個沒有私自做這種事,他們四個也不會犧牲了。」一想起四名得他信賴的下屬犧牲,場外城總管又不禁搖頭,不過他也知道這件事情,他的七位下屬肯定都有參與在內,心情十分複雜。

  總管繼續溫和地斥責:「要是我早在晴天敗在競技場那天就有發現這事,事情也不會演變成這樣了。」

  「因為私心,失去四名同僚,又造成全城的困擾......」YUN把手背在背後:「承認吧,這次是我們的失職。」

  「總管......」熾婕表情憂傷,看著YUN若有所思。

  「要是失去了你們,又有誰來保護這座城市呢?」YUN靜靜說到,小鈴A也露出了悔意,「別再做這種讓我頭痛又擔心的事了,現在去把火勢撲滅吧,協助那些市民和消防人員,麻煩你們了。」說完,他走近被綑綁直跪在地上的宮崎。

  「會後悔嗎?」YUN盤腿坐下,轉頭看向宮崎,這個他知道名字的政府同仁。

  宮崎頭也沒轉,他身上的傷並不少,不過不嚴重:「不會。」他簡短答道。

  「希望你的決定不會辜負你。」YUN轉過頭,往前直視,那是一整片熊熊燃燒中的樹林。

  「嗯,政府會怎麼處置我?」宮崎靜靜地向YUN問到,語氣隱隱透露出擔憂,不過只有YUN察覺到。

  「不知道,我也只能悉聽尊便。」YUN瞳孔裡閃著火光,自從場外城建立之前,這一整片樹海早就存在了吧,緩緩答道:「在命令到來之前,你們就待在牢裡吧。」

  場外城總管再看向已經連咬舌自盡的力氣都沒有的黑桃:「我想還是得讓你們知道,自己犯了多重的罪。」


* * *


  「走了,宵夜。」我妻有奶和句點回到被燒毀的根據地所在,兩人就好像剛才沒發生過什麼事一樣。

  「啊,有奶!」宵夜的眼淚已經乾了,看到我妻有奶叫喚自己名字又匆匆離去,她趕緊跟上前,把自己的體型縮小跳到我妻有奶的肩上。

  「唔...等...」鹿乃控本想跟過去,燒杯杯則拉住了她,向樹角少女默默搖頭。

  「怎麼了,句點?」傻傻神荼看往句點,彼此看起來都很疲憊。

  句點也搖搖頭,一句話都沒說。


* * *


(隔天,「創」的根據地遺址......


  「有奶跟宵夜已經一整晚沒回來了。」經過一晚的休息,誠看起來有精神多了,其他人也是。

  「他們不會回來了,大概。」優.曇華冷冷答道,眼神裡滿是不諒解。

  「這樣就好了。」窗外藍天站起身子,雙手插腰盯著七座用符咒建立起來的小土碑,上面貼著的符咒則寫著那些已故夥伴們的名字——其中也包括黑桃。

  「真多呢......」鹿乃控看著土碑,一股感傷自然而然脫口而出。

  「沒有他們,我們現在也無法站在這裡。」傻傻神荼表情凝重,心情有些低落。

  「度過了一個安全的深夜,幸好他們沒再追來了。」清流走向句點,拍肩搭話。




  『嗯,逃吧,小屁孩們!

  『記住囉,只要信徒有難,天蓬大元帥必定前來協助!

  『你們搞出這麼大的事情,我可不饒你們!快去處理你們的事情吧,下次我會好好陪你們玩喔!』




  「啊。」沉思半晌,句點開口應聲。

  「現在呢?我們該怎麼辦?」傻瓜AD吐著舌頭開口問到,就像他們平時愛對那個戴著高帽的男人問的話一樣。

  「還能怎麼辦呢,」旺旺雙手插腰:「看起來都已經結束了。」

  「那三人也不會回來了,『創』已經解散了吧。」燒杯杯眼神中透露出一點點怨念。

  「說實話,這段日子挺開心的呀!」醉仙望月步打斷凝重的氣氛,開朗地說到。

  「是啊,很高興認識你們這些人。」里格雷點頭短短附和到。

  「我還好。」優.曇華快速答道。

  「哼,也算是一段孽緣吧。」燒杯杯說。

  「看起來短時間都還會有麻煩呢。」旺旺看著遠方,位於城市中心,高聳入雲的無名之塔。

  「不知道接下來還會不會被政府那些人追捕,也許這次真的得離開場外城了?」傻瓜AD也盯著無名之塔說道。

  「如果之後在城裡遇到困難歡迎來找我!」誠拍拍胸脯說道。

  「我可是只幫妹子喔!」醉仙望月步掃視了在場的女孩子一眼。

  「我們可是很強的,不需要你幫!」傻傻神荼搭起鹿乃控的肩膀:「對吧?」

  「嗯?嗯......。」鹿乃控微微點頭應答。

  「清流,句點,你們在做什麼?」窗外藍天轉頭看向身處稍遠的那兩人。

  「句點,我們也過去吧。」清流輕聲呼喚句點,大家都在等著呢。




  『你不會懂的。』

  等到你懂的那天,你就不再是現在的你了。

  『......我覺得累了,腳也不聽使喚了。

  『等等......告訴我,那個叛徒......是誰?』




  「......句點?」

  眾人看向句點,輕微的叫喚把他從沉思中拉回來。

  「嗯?啊,是啊?什麼事?」

  「你怎麼了啊,」誠盯著句點,好奇問到:「什麼事讓你想這麼久?」

  「......

  整晚的大火驚奇積似的熄滅,幽藹蓊鬱的樹海如今多了一大片槁灰。

  晨光直射向不再被遮擋的青翠草地,總有一天,這片樹林會再死而復生吧。



  會的,沒錯吧?


  句點思索幾秒,緩緩答話。

  「我也......不知道呢。
  


《迷途之章:場外城》 完



碎碎念:

第二章,完結!

雖然現實時間耗時兩年多

但都說過了,這場旅程還會繼續

感謝大家的陪伴

接著就是《第三章》了,請務必繼續支持《巴哈姆特事紀》

我會帶來更多精采故事給大家的!

那這是本章最後一次了,我們

下一章見

如有發現錯字歡迎底下留言指正

有發現BGM等連結失效也歡迎留言提醒

接下來將會有更多角色陸續登場,請大家拭目以待

如果這集看得開心,歡迎GP、留言、收藏、推上首頁

希望大家喜歡的話能夠繼續支持,只要你們喜歡,我就有無限的動力寫下去

謝謝大家!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9006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巴哈姆特事紀】|巴哈姆特事紀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a45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推薦:格(捏)鬥(角)遊... 後一篇:[達人專欄] 《迷途之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teven204105散狐的快樂夥伴們
散狐的連載作品「符與青狐」即將正式出版啦!5/12即將發售,歡迎來小屋看看詳細資訊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