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Daily Elegy/第四章-13

作者:この桜は綺麗な│2020-11-22 20:36:49│巴幣:0│人氣:21
  那如戀人耳語般的話音一落。
  
  猛地,那群黑暗如解脫般暴竄,幾乎一個眨眼就將目前一切的光景侵蝕殆盡。
  
  第一拍心跳,黑暗遮隱了天上月明星爍;第二拍,闇幕吞噬了細沙廣漠;又一次心跳,其關籠了所有奔殺中的數萬兵將,再無聲息殺喊傳出。
  
  遼闊銀輝沙海裡一片方圓五百米的完全純黑獨立於天地,寂謬而死靜。
  
  Berserker什麼也感覺不到,雙耳聽不見任何聲音,眼界除了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了,肌膚所觸空間摸不著愛馬的鬃毛,鼻腔聞不到那久久未散的血腥味,就連自己面朝何方究竟是生是死也認不清。只記得被這黑暗裹覆前那魔王(Apollyon)冷漠的眼眸,所有感官無法作用,身軀就像被從地球拋卻,似飄浮著又似下墜幽淵,但他本能地明白胯下坐騎停下了馬蹄,不再肆意亂動。
  
  「⋯⋯⋯⋯⋯⋯⋯」
  
  ⋯⋯⋯⋯⋯⋯⋯⋯⋯⋯⋯⋯⋯⋯
  
  ⋯⋯⋯⋯⋯⋯⋯⋯⋯⋯⋯⋯⋯⋯⋯⋯⋯⋯⋯⋯
  
  ⋯⋯⋯⋯⋯⋯⋯⋯⋯⋯⋯⋯⋯⋯⋯⋯⋯⋯⋯⋯────────
  
  過了多久?
  
  永恆的經過,剎那的流逝?
  
  Berserker完全喪失了對時間及空間的感應,可是心繫這方固有結界對其中的一切生命瞭若指掌,感知著一個個熟悉的氣息消失回歸虛無,令他的心無論如何也平復不下。
  
  「────⋯⋯⋯⋯─────!!」
  
  他咧著嘴,『可能』正嘶吼咆哮著,卻連邁出一步也無能為力。
  
  黑闇過於孤寂,虛無太過飄渺。
  
  所做的任何事似乎已然失去了意義。
  
  揮舞手中鋼刀不知道在砍伐著什麼,也什麼都沒擊中。
  
  就在渡秒如年的某一刻,強烈的光芒刺入了眼簾──不,說實在的,那道光輝並沒有那麼眩目,反倒微弱平淡又帶有些清冽,不過是視覺神經在長時間沉浸完全的黑暗後,對突現的一絲光源受到的刺激會格外放大罷了──那是不久前仍能抬頭仰望得到的銀白月盤,Berserker與坐下戰馬在花費數秒重新習慣了繽紛顏色的視界,恍惚隔世,戰馬不知何時無力地癱趴於沙面,踩踏著的沙沙觸感帶給Berserker總算脫離那闇暗的些許寬慰。他輕拍愛馬的腦袋示意其可以好好休息了,隨後撐起各處乏力的壯碩身軀,然而他立即便察覺到了違和感。
  
  「────!」
  
  Berserker圓瞪著雙眼緩緩回過頭,一時僵止,全身不停地顫抖,寒意和殺意從頭傳遞腳底,握著鋼刀的手掌滴落滾燙鮮血染濕沙粒。
  
  四萬三千的甲冑屍骸遍佈沙場,人馬皆是。綺麗星夜襯著周邊銀晃的塵丘,讓那幅堪比地獄的光景更加真實,更加刻入記憶之中。圓月銀輝下血流成的湖泊上,浮載著的除了屍體還是屍體,全是一刀切喉,他們的臉上沒有一絲恐懼仍舊剛毅無畏,只是眼眸深處黯淡再不見靈魂宿留,如此一路六百米,風起風過而無聲。
  
  彼端,魔王緩緩閉起雙眼,彷彿聆聽雲遮月泣,彷彿聆聽星辰哀慟,彷彿聆聽大氣裡迴響的最後一道輓歌之音。
  
  平舉著的右手沒有放下,儘管體力魔力早已油盡燈枯。腳邊又再度匯聚著一團一團純粹漆黑,回歸安寧。
  
  對於冰冷屍骨就像習慣已久,完全無法掀起他心底一點波瀾──然而,另一側的蘇丹依舊不可置信地盯著這幅地獄繪,在自己的寶具被輕易破解的微不足道的惆悵之上,是眼看所有部下盡數被屠戮後無可抑制的怒焰。
  
  他安安靜靜地走到鄰近的一名死者旁,單膝跪了下去,替看上去不過三十歲的屍骸闔上眼睛,其自始至終手裡都緊緊握著那柄破損嚴重的大馬士革鋼刀,死也不願鬆手。這是當初第一次攻下聖地耶路撒冷後,在城外小鎮內招募到的年輕人,那時候他才不到二十歲卻在自己面前聲稱想要加入自己的軍隊,之後如他所願進入到親衛軍中,跟隨自己征戰無數歲月,最後其少年的稚嫩早已被打磨為如今的剛毅臉孔,總是在慶功宴上第一個對自己邀酒卻也是第一個被灌醉的小子。想起這些過往回憶Berserker沒有笑也沒有爆發憤怒,反而漸漸平靜,看著眼前四萬多的同伴化作光點離開固有結界回歸『座』裡,餘留滿地吸收了血泊的沙粒在月光下粼粼閃爍,如星點下凡間。
  
  他們生前死後都是我薩拉丁軍隊裡的勇士。
  
  一直都是。
  
  接著,他緩緩站直身體,一股無可匹敵的磅礴氣勢油然昇起。這一刻,月華星輝也因他的身影盡皆失色。
  
  雙目下兩道鮮紅血淚默默流落。
  
  「⋯⋯⋯⋯喔吼吼吼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Berserker仰天放吼,強大的迫力震盪著這方世界,一望無際的沙場部分地方陸續出現了裂縫。
  
  「⋯⋯不愧是勝利王的麾下,即使被我的寶具覆蓋時也仍能保持著冷靜,跟我那個時代的士兵簡直是天壤之別。」
  
  Apollyon轉過身子順勢揮去刀鋒上殘存的暗紅血滴,平淡的視線望向停下怒嚎的Berserker,後者毫不退讓地直視著他的雙眸。
  
  他們沒有更多交談,打從眼神交會的那一刻便決定好了,以一招、自身最強大最後的一擊做為必殺。
  
  Apollyon的狀態絕對稱不上完美,身上負有多處重傷,魔力也近乎枯竭,唯一不變的恐怕只有那份如天意無情的心境吧。
  
  至於Berserker除了剩下兩三成的魔力外,並不像Rider的魔力傳輸一樣出現問題,所以仍舊以穩定的速度回復中,而肉體方面則只有少許可以全然無視的小傷勢罷了。
  
  Berserker雙手緊握住大馬士革鋼刀的刀柄,乾燥的黑髮隨風飄蕩,被血色覆蓋的黃銅眼瞳惡狠地瞪著男子。
  
  龜裂開始蔓延世界,失去了五十萬勇士的魔力支持心象結界由外邊向內崩塌而來。
  
  取而代之,輝煌無匹的魔力匯聚在那柄承載一世榮光的大馬士革鋼刀上,層層包覆刀鋒的純白雷光四處流竄最後直奔天際,超越巔峰極限的電芒奪走月色所有的風采照耀天地,Berserker高持著那柄代表其信仰的鋼刀,宛若將勝利的榮績昭示天下,這是足夠令敵人灰飛煙滅的光幕,種種勝利所謳歌的具現光輝。
  
  Apollyon忽視身上一切負擔、不適及傷勢,輕巧地朝前跨一步,猶如拉奏小提琴似地把純黑的刀刃置於左肩當琴弦,左手則做琴身以中指和食指輕挾刀尖、拇指微抵刀背,頭傾指刀間就像準備聆聽接下來即將綻放的鳴音一樣,他向前稍稍沉下重心,擺開了Berserker從未見過的架勢,鋒芒不減卻斂去先前那股驚天氣勢的劍意帶動所剩無幾的魔力拂過刀身,形成彷彿薄霧般的漆黑遍蓋整把日本刀。
  
  這個世界逐漸支離,露出了原先世界的綠林缺月和此方夜幕黃沙相互交融,如夢與真實的陜間,似醒與醉之間的界線,模糊而朦朧。
  
  兩位當事者不管不顧,兩面的氣勢不停攀升,四周俱聲寂靜因他們的魔力和氣場而被壓迫得無法承受。一方的魔力越加狂暴,一方的呼吸則是愈漸淡歇。
  
  Berserker(薩拉丁)不再保留任何餘力,將精神全數集中在下一擊的宣洩中,他手中的鋼刀終於低嘆起不堪負荷的悲嚎。
  
  在幻想天空破碎墜落作為背景下,狂王一步、兩步率先縮短了間距⋯⋯當踏出第七步的時刻,其戰意也正好臻至最巔峰,他重重踩下崩落的血漬銀沙伴隨一陣聽不清的嘶吼,Berserker拖著那道奔驣白雷朝著對方飛馳而去。
  
  如千萬大軍橫穿戰場。
  
  轉眼過後,純白佔滿兩者之間六百公尺距離的空間。
  
  「Ar Bulkkkkkkkkkkkkkkkkkkkkkkkkkkkkkkkk!!」
  
  白洪對著靜立不動的Apollyon揮落而下!
  
  一瞬,光輝抹消了眼前的全部。
  
  沒有累贅的敘述,白瀑就像朝日落九天,天地被一片白芒籠罩,能見到的唯有蘊含無窮力量的純白閃動⋯⋯⋯⋯
  
  但然,此景也僅驚鴻一現剎那間。
  
  這一刻,輕微卻以明確的聲音道出了其第二個寶具之名──
  

  「生命終焉的殺戮曲(Elegeia)。」
  
  
  一曲先是平靜而後微昂最終無止下嘆的凄絕音調自平地響起,宛似輓歌深深勾盪人間心底對生命的哀怨和無奈,無意間便能讓普通人喪失對生存的希望。雜混著整個世界崩壞的節奏,那悲慟的旋律蕩漾在回歸沉默的夜森裡。那一劍彷彿就是為了稍後降臨的死亡而演奏,所過之處不留下一絲生機,因此連大氣、空間甚至是時間長河亦被斬斷撕裂,呈現絕對靜止的樣貌。
  
  絕對的靜止,便是絕對的死亡!!
  
  天地萬物,唯一能夠動的,只有一道光,劍光,漆黑如墨灑的劍光。
  
  那是一種帶著虛無、死亡的光。
  
  變化窮盡,生命枯竭。
  
  死!!
  
  死氣裡卻不帶一分殺意或其他任何情緒,竟是令人錯認為這是自然而來的生命終點的招呼。
  
  簡直是由死亡本身中誕生,不屬於人間的魔劍。
  
  至極的黑閃泯滅了一切光芒。
  
  然後世界又變得鮮明起來,Berserker手中的鋼刀掉落草壤上,他抬著頭若有所思地望向月亮,身體一道橫過胸腔的金黃裂痕斬碎了心臟連同內部的靈核,從中默默溢出攜有生命力的魔力粒子。
  
  Apollyon背對著他,一語不發,滿頭黑髮裡夾雜著一縷白色,癱軟無力的右手垂在身側,刀尖的血滴降到一株葉面上滯留不動。
  
  「啊啊⋯⋯」
  
  雄厚的嗓音是出自粗獷的喉嚨,帶有些許遺憾。
  
  「這一次⋯⋯也沒能、和那些傢伙一起,悠哉地邊看月亮邊喝酒了啊⋯⋯」
  
  在最後的片刻用盡殘留的細屑理性,依舊不捨自己的部署們。此便是勝利王的理想。
  
  再次和他們在美麗月下共同賞酒喧鬧、背誦古蘭經的夢又這樣遺憾地結束了。
  
  Berserker嘴角泛起對自己的自嘲,緩緩地闔上了雙眼。
  
  狂戰士消失的殘響為這首奏給勝利王的輓歌點上了最後的休止符。
  
  Apollyon直至薩拉丁的存在完全消散,才用顫抖著的手將刀還入鞘,雙手一段時間內基本上已經無法再被使用了。
  
  他眼神空虛地瞥向身後,那高過穹頂的白銀明月。
  
  有些淒涼。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8980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raiyuuu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Daily Elegy/... 後一篇:英靈創作-薩拉丁...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in881205大家
Reddit翻譯–「曾經的好友成了瘋癲的殺人犯」上線囉,一起來看看苦主的慘痛經歷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7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