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長篇恐怖-《窺》24.殘菸

作者:月雨海魅│2020-11-22 05:57:15│巴幣:12│人氣:79
24.殘菸
  5月29日,這天我來到地方分局,準備向林庚呈妻女失蹤案的負責人了解關於此案的細節,希望能從中找出與顏梓依案連結的線索,或許那正是使案情推動的重要關鍵。
  當然,我可不認為藉由提及親人,動之以情的做法會對林庚呈有效。
認為人都會有惻隱之心,遲早會迷途知返,甚至是被外人教化,本來就是很一廂情願的想法,那同時也是把責任轉嫁於他人的作法。看看當那些案例失敗時,那些當初支持這種作法的人又跑到哪去了?頓時認為人性會回歸善念的說法,變成慘痛的荒唐,而這個荒唐卻又會是全體人民來共同承受,那群偉人倒是瞬間不吭聲了?這不就是將責任轉嫁到他人身上,甚至是罪犯身上不負責任的鄉愿嗎?
  然而,罪犯會跟你談責任這種抽象問題嗎?因為在他決定犯罪時,就已經開始將社會責任轉嫁到他人身上了,這一點甚至不侷限僅出現在罪犯身上。從我們平常於職場、學校這類小型社會中就可窺見不少案例,真要探討起來的話,估計要寫到我這本日記的最末頁了吧?
  總之,在我看來,林庚呈的想法跟行為不會這麼簡單就受到影響。畢竟,他認為一切都不會脫離自己的掌握,所以我們又何必去承擔林庚呈在被動之以情後可能故態復萌的責任呢?
  對,這裡全都是我針對幾天下來的不順遂所做的抱怨。
  這一天難得放晴,我在上午就到達分局,與失蹤案負責人碰面,或許也可稱他是我許久不見的老同學。
  「喔!好、好的,我知道要說些什麼啦!人已經到了。」
  「景皓,真是大忙人啊!好久不見。」
  見到老同學的我,不顧這名案件負責人還未放下話筒,便是一個使勁拍打他的肩膀。
  李景皓,過去與我就讀同間警校的同班同學,我知道這裡說起來很像繞口令。
  只見他依依不捨般的掛上話筒,然後嘆了口氣,看來這小夥子經過幾年來的歷練老成了不少,不過要是他願意,利用那油嘴滑舌的功夫大概也能跟林庚呈不相上下吧?嘖!果然渣男的形象會重疊嗎?
  接著他便找我一起到外頭吸菸區,順便談失蹤案。那張帶著輕浮態度的小白臉,使我腦中閃過警校時期的記憶,因為若提到品行不佳,跟他相比,另外還有一個人根本有過之而無不及,也是這時候出現在記憶片段中的那個人。
  「還是沒抽菸嗎?」
  我舉起手拒絕他遞給我的菸,然後反射性閃過隨風飄至我臉上的有害物,對此他做出誇張的致歉舉動,移動到我的下風處。
  「雖然想敘敘舊,但還是等下次吧!畢竟景皓哥你看起來很忙啊……」
  果然這痞子馬上給了我一個「你有沒有搞錯」的表情,接著又吐了一口菸。
  「你最近也不容易啊!畢竟嫌疑犯是這麼難搞的人。」
  「嗯?你消息倒是挺靈通的,我記得沒有告訴你對方很難搞這件事。」
  吞雲吐霧的痞子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接著開始切入正題。
  「簡單來講,就是想知道失蹤案跟你現在手上案子的關聯性吧?我記得當初報案者是林庚呈,而且是帶著丈母娘一起過來報案的。」
  「哦?想必失蹤後也找過妻子婆家吧?然後他的岳母在知道後決定一起過來。」
  我如此思考的說道,不過在腦中閃過林庚呈那張臉後,隨即改變說法。
  「不,可能沒那麼簡單,說不定這也是對方的目的。」
  「目的?小高,你是不是把事情想得太複雜了?」
  這時候我轉頭認真看著對方,提出自己的假設:「比如說,為了製造出某種間差,或者是不想讓丈母娘在他無法掌控的情況下,接觸到犯案現場。當然,也有一種可能,那就是要讓對方被動的知道自己女兒失蹤,一起來分局報案的話就能在這件事上有著共同肯定。」
  「喂喂喂!小高,別擅自自己在那演出推理劇好嗎?而且你講這麼多,一時間我根本聽不懂。」
  我翻了一個白眼,接著目光又回到他身上,一邊揮掉突然飄向我這邊的二手菸。
  「簡單來講,就是他的妻女並非失蹤,而是被他──」
  「被他殺害,而且是在家中是嗎?然後為了避免丈母娘趁他不在家時進到裡面發現什麼他遺漏掉的關鍵證據,所以乾脆先通知對方,然後帶著她過來一起報案,這樣就能夠達到牽制住對方的效果,之後再搪塞個理由,讓對方沒有進入案發現場的機會。
  另外,林庚呈指出自己已找過任何可能性了,又報了案,這就讓家中已經不存在足以找出自己女兒跟孫女的線索這件事更具說服力。而且,報案後通常也是靜待消息,如果丈母娘真的執意要進屋的話,林庚呈也能同時在旁觀察是否有遺漏掉部分,也就是說,那個時候屍體早就被處理掉了。」
  「媽的!你這不是有聽到我剛才說的嗎?而且還犀利到中我的推測!平常吊兒啷噹的表現是故意的吧?」
  只見景皓噁心至極的吐出舌頭,接著又點燃第二支菸。
  「那你今天就不用找我談了啊!」
  「不不不,至少你得跟我說當初兩人一起過來時,是不是全程都由林庚呈說明他的妻女失蹤這件事。」
  「是的,福爾摩斯,跟你剛才的推理一模一樣,這樣就驗證林庚呈想讓丈母娘也認為自己的女兒跟孫女,如他所說的那樣失蹤了吧?」
  對於景皓這個說法我沒有給予回應,畢竟只是我單方面的推測,所以對方也就繼續陳述當初的報案內容。
  「兩人是在不同天失蹤的喔!聽林庚呈的說法是,他的女兒出門上課之後就沒有回家,他老婆則因為幾天後過於憂慮而出現精神恍惚,突然在夜裡自己一人跑出去,然後就沒有再回去了。」
  「兩人竟然是不同天失蹤的?難道林庚呈沒有透過手機聯繫?」
  沒想到一開始就出乎我預料,於是我直接提出在手機普及後,現代人為了找人絕對會有的正常邏輯。
  「女兒沒有聯繫上,最後手機被發現丟在上學路途旁,某處隱密的草叢堆裡,妻子是根本就忘記拿手機就跑出門了。」
  又來了!這種看似合理,卻又無法對其不合理之處有具體論證的描述。
  「嘖!還是很奇怪呢……無論是他的女兒手機被發現這點,還是妻子忘記帶手機這件事。」
  「會嗎?如果是預謀擄人的話,由於那片草叢是林庚呈女兒每天走到附近學校上課都會經過的,所以嫌犯利用其隱密又鮮少人會靠近這點事先躲在那裡,趁林小妹不注意的時候實行綁架,也不是說不可能。另外,林庚呈有提到自己的老婆是因為女兒失蹤後情緒失控,突然深夜自己跑出去,所以忘記帶手機也很正常吧?」
  就是這種違和感!於是我對景皓的說法提出反駁。
  「好。那為什麼林庚呈的女兒唯獨只掉了手機,沒有其他遺落物呢?我當然相信你們肯定找遍每個角落了,可是,光是手機從口袋掉出來,卻沒有其他──比如鑰匙,掙扎過程中從書包掉落的吊飾、書本、鉛筆,甚至是錢包等等,講白點,根本連頭髮都沒有出現在那片草叢裡吧?」
  「等一下!小高,你這樣講也太強人所難了吧?難道我們要因為一起常見的失蹤案在那片草叢裡大規模搜尋林小妹的頭髮?那是不是也要順便驗一驗血跡反應?這類案件的處理流程,根本就跟你現在負責的兇殺案完全不同啊!」
  景皓丟下僅剩的菸頭,提出自己認為不合理的地方。
  「你不能只因為自己對林庚呈的偏見,就認為所有事情都是他刻意為之的布局。就算是警察也不能什麼都懷疑吧?這樣根本沒完沒了!」
  「景皓,我跟你說,林庚呈現在根本就不是一個單純失蹤者的家屬,疑似跟他有染的女下屬被殺,而且還被殘忍分屍、拋屍了啊!你都知道對方難搞,說法跟行為也像面銅牆鐵壁無法突破,難道我能無視這些不去懷疑嗎?」
  顯然對方受不了我的反應,這名老同學無奈地用手抹了一下臉後接著嘆口,然後繼續說明關於失蹤案的部分。
  「算了,我繼續說吧!我猜你肯定也想知道兩人的失蹤日期。林小妹是在二月十八號的早上七點三十分後,然後他的妻子是在三天後的凌晨兩點。喔!目擊者的部分──」
  「沒有目擊者,或者該說,連監視器都沒拍到吧?」
  原本以為事情發展應該又是如我所猜想的這樣,沒想到景皓的回答再次出乎我預料。
  「不──」他搖搖頭,點燃第三根菸。「監視器有拍到林小妹經過那片草叢,然後就沒有出現在另一支路口監視器的畫面中了。」
  「等一下!你是想說,嫌犯利用了監視器死角進行綁架?現在路口監視器還會有死角嗎?」
  顯然我無法認同這個事實,只是景皓只給了我一個理所當然的聳肩。
  「的確是這樣的喔!小高。應該說,由於兩天前發生大停電的關係,所以那一段路上原本就老舊的監視器,都因此出現畫面訊號異常現象,但還是有拍到林小妹路過那裡的影像,扯的是,這個異常是一週後才被發現的。」
  「一週後……那不就也涵蓋了林庚呈妻子失蹤的那一天?不可能有這麼湊巧的事!監控系統的管理者到底在幹什麼?」
  「你也知道,薪水小偷嘛!我明白不可能這麼湊巧,但它就是發生了,能拍到兩人出門的畫面就算不錯了,特別是林庚呈的妻子。不過,如果你要說監視器被動手腳或是林庚呈對其故障這件事知情,我也不否定就是。」
  見鬼了,如同刻意安排好的戲碼,這時候我反而不認同景皓指出林庚呈能掌控這非他能力所及的意外。
  又或者是,他真的能夠做到這點?
  不過,正因為這樣,也令警方至今仍無法找到兩人這件事更具說服力了。這處於合理又不合理的模糊地帶再次出現了,只要符合其中一點,另外的部分就會顯得搖搖欲墜,反而模稜兩可才能為此帶來平衡。
  「你們確定沒有其他目擊者?」
  似乎是看到我情緒激動,景皓這次先做了思考才開口。
  「林太太的話就算了,林小妹的話……沒有。」
  對於這個答案我也只能接受,不過接下來我就沒有再繼續追問,只是看著再度逐漸被烏雲壟罩的天空,沉浸在思緒中。
  「感覺跟那時候一樣呢。」
  「什麼意思?」
  聽到我這麼說,景皓一臉疑惑地望向我,接著我將此時突然浮現在腦中的記憶片段脫口而出。
  「四年前那起案件,『女學生隨機擄人失蹤案』。怎麼了嗎?你的反應也未免太大了。」
  景皓的菸蒂掉落到自己的鞋子上,只見他在聽到我說這些後,表情短暫閃過吃驚。
  「那起案件至今未破啊!而且還造成很大的社會恐慌我當然會有這種反應。」癮君子吐了口長煙說道。
  「高層那時候還求助於非科學力量呢!不過,也是可以理解啦!」
  非科學力量?
  正當我對這莫名其妙出現在對話裡的名詞感到不解,準備詢問時,分局長的聲音突然自身後傳來,嚇了我好一大跳。
  不知道對方是什麼時候站在我們身後的,只見景皓趕緊丟掉手上的菸跑過去,的確對方也是來找他的。
  而我只能低頭看著那尚未熄滅的菸蒂,再次陷入沉思。
  直到我回過神來時,已是隻身一人再次來到林庚呈住家前的時候。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8924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長篇小說|懸疑|少女|靈異|恐怖|都市傳說|死亡|靈魂|推理|黑暗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h297723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長篇恐怖-《搔耳》參拾貳... 後一篇: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gagahuhu所有人
美琴:「但我無論如何,還是希望你活下去」 魔禁妹妹篇的補充全部撰寫完成,快來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